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lwwxyz伟文2 发表于  2017-08-12 18:12:00 12309字 ( 11/1100)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去伪求真 发表于  2017-08-13 12:46:48 68字 ( 0/49)

中国社会主义从理论探索到建设实践本来就有别于苏联模式。文中毛、周、朱的讲话没有一句是要长期停留在新民主主义阶段或补资本主义课,共识何在?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7-08-13 08:05:50 58字 ( 0/38)

说第一代领导人已对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形成共识,如果这个特色社会就是指眼前中国的这个社会,这将是一个十分勉强的结论。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7-08-13 08:56:58 15字 ( 0/24)

甚至是帖主自己编造的一个结论。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7-08-13 05:40:07 90字 ( 0/32)

可见,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17-08-13 00:59:30 12字 ( 0/32)

“共识”是“社会主义”!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lwwxyz伟文2 发表于  2017-08-12 21:17:14 28字 ( 0/39)

朱德:“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lwwxyz伟文2 发表于  2017-08-12 21:16:05 20字 ( 0/36)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7-08-13 05:36:39 15字 ( 0/31)

这个观点我同意,符合历史事实。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lwwxyz伟文2 发表于  2017-08-12 21:14:34 16字 ( 0/34)

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lwwxyz伟文2 发表于  2017-08-12 21:13:12 17字 ( 0/40)

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longlijushi 发表于  2017-08-12 18:25:57 27字 ( 0/42)

那是谁家孩子多最划来........没孩子的白干不落好

 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07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第一代已形成共识

 

新中国成立初期,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工业化建设中所取得的高速度显示了苏联模式的威力,并且这种模式又适应新中国在工业化初期着重发展重工业的需要。这样,建国初期就选择了苏联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苏联的成功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而且苏联模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如在苏联影响下,我国军队采用苏式着装,便有点不伦不类;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下,省市一级的经济被统得死死的,企业厂长只有几百元钱的财务机动权。毛泽东后来曾说,在经济建设上照抄苏联,这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同时又是一个缺点,“缺乏创造性,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当然不应当是长久之计。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特别是在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前后,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揭示了苏联模式存在的一些弊端,如管理体制高度集中统一、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牺牲农业来发展重工业、多数年份粮食年产量达不到四十年前沙俄时期的最高水平,等等。于是,一贯提倡从中国实际出发并对照搬苏联模式不满的毛泽东,主张重新审视苏联模式,以便“以苏为鉴”,少走弯路。与此同时,新中国在几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经验。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提出了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并于五十年代的后期进行了经济管理体制改进的尝试。

 

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提出。

1955年底,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率先提出了以苏联经验为鉴戒,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大问题。在19564月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毛泽东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开始考虑,先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考虑怎样把合作社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后来又在建设上考虑能否不用或者少用苏联的拐杖,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那样照搬苏联的一套,自己根据中国的国情,建设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现在感谢赫鲁晓夫揭开了盖子,我们应从各方面考虑如何按照中国的情况办事,不要再像过去那样迷信了。其实,过去我们也不是完全迷信,有自己的独创。现在更要努力找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

据吴冷西回忆:

毛主席在3月19日和3月24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说:

赫鲁晓夫这次揭了盖子,又捅了漏子。他破除了那种认为苏联、苏共和斯大林一切正确的迷信,有利于反对教条主义。不要再硬搬苏联的,应该用自己的头脑思索了。应该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探索在我们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了。

4月4日,毛主席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56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重要讲话,正式提出要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说:“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在这篇讲话中,毛泽东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了我国的经验,论述了正确处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基本方针,对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自此以后,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其他成员,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开始注意总结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努力进行理论上的探索和创造。

1961年2月,刘少奇会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保罗·汪戴尔,在交谈中说:1958年以前,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这个时期,对建设毫无经验,就是照抄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的自然条件、人口条件和政治条件,采取一定的办法进行建设。刘少奇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也是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一切国家的,但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来运用这个真理,就会有不同的形式。中国的条件和欧洲的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条件采取一些办法进行建设。……其中有些办法是苏联没有的。一九五八年时,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快,一快,各方面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这当然就产生了困难。但这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客观经济规律,知道该怎么办,使我们有可能找到一条中国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比较正确、比较完备的办法。”他说:“现在我们的经验还是不够的,要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就可以比较熟悉,就可以摸到一条适合中国的比较完备的路线。

1962年1月,周恩来接见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他对凯莱齐说:“现在我们正在开会讨论这种建设思想不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的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学苏联,建设思想是有毛病的。这怪我们,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1963年10月12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召开的五个专业会议的代表作报告,在谈到国内建设问题时说:“为建立起我国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需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概括的原则,计划经济,按比例地发展。但是具体的道路根据我们的总路线、总方针,还需要在实践中来发展,把它具体化,要创造自己的经验。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套完整的成功的经验。”周恩来认为过去“建设思想没有中国化”,现在要“摸索出一条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理论上都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

据《朱德年鉴》:

1963年3月19日,朱德: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19651230日,朱德指出: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朱德两次比较明确使用“中国式社会主义”概念,简单过程是这样:

1963年3月19日,朱德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陕西省在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中的设想。当听到手工业问题时,他指出:手工业要长期存在下去,取消不了。国家也不要包下来,它自己会找出路,并说: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军队也要参加经济建设。

19651230日,朱德主持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扩大的第24次会议,听取了第一轻工业部副部长曹鲁关于轻工业产品面向农村情况的报告。朱德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可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这在第一代领导集体中已形成了共识。邓小平在十二大的讲话是在全党全国全世界瞩目的场合,用更标准的语言,作了更明确的表述。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