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双鱼座的风 发表于  2017-07-17 22:01:22 2948字 ( 9/1041)

诗落深海:星际间的交流向何处去?

星际间的交流向何处去?

文/临江

中国古代《大理古佚书抄》中有一篇题为“客星幻化”的文章,里面详细记载了一桩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异事,从中外所能见到诸多相关的文献记录来看,这可能是古代最详实的关于外星人劫持地球人到其它星球的文字笔录。在当时人类文明根本不具备观测外星环境的条件下,它为我们初次打开了一扇了解外星空间环境的窗户,该文字的记录极尽详实,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原文如下:

嘉靖七年夏五月初三,有客星出,由东南飞向西北,明亮如巨轮,时高时低,时行时停,见者上千人。次夜三更又出,由西北返,至点苍山绿桃村,降于村后。村后有一石匠和庚打石于山脚,见亮光,出棚观之。有一物似碾而大如屋,为五色光罩。中有二物,似人非人。捉庚入内,光明耀眼。取庚心出而观之,无痛而不流血。有言,声如人而不通。

至此不醒,幻化中似入仙境,非人间境。有日月星辰,仙境地色红而冷若冰冻,无房屋庄稼。人间似人非人,圆脸三眼,男女老幼难分,穿非人衣,言非人言。才观,眼前迷糊,不知所以。醒时仍在打石场,回家始知时隔一年余,家人以为被野物食。余知,亲往观之。观知庚胸腹均有一红色线痕,问之无疼。和庚后五十三岁见余,貌如当年而不老。客星幻化,世多有说,大理国记事簿有载。不知客星何物?人乎仙乎?与其交者难言祸福。


限于地球人类文明的局限性,显然当事人的描述与具体事实会有些差次,但我们仍旧能够依靠这些基本的文字描述,管窥相关外星的环境与科技。这恐怕是古代最详尽的一篇关于飞碟劫持人类的记载了,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明确,从中可知,外星人到地球,对人体进行检测已有相当长的历史。


另一件载入正史的UFO接触事件,虽然没有客星幻化这篇文章内容来得丰富,但它作为一例正式写入地方志历史的故事,其真实性几乎毋庸置疑,这也确定了其在UFO研究领域学术地位的重要性。

如下:

清德宗光绪六年五月初八,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捕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眛,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夫诧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内,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矣。 《湖北松滋县志》


通过《松滋县志》表面上的记载,当事人被远距离虏获至千里外的贵州,其中只是发生瞬间位移了,而问题实质却远非如此简单,这应是一例典型的UFO绑架事件。当事人本身其实已经进入到UFO内,并且被动接受了不明生物体观察检测所施加的影响,这是他感觉到神智糢糊,身体也不能自由动弹的原因所在,但这段在UFO内发生的过程记忆却被消除,当事人覃某的脑意识映像反应仍旧停留在与不明物体最初的接触时段。

在过去科技条件尚不发达的环境下,一些相关接触事件都曾悄悄地发生过,但却因为记忆被成功抹去而永久性的被埋没在当事人的大脑里永不见光,而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已经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还原一些事件的本来面目,这也是现代此类接触事件增多的原因所在。


从中外文献记载的一些典型星际接触事件来看,《客星幻化》的当事人和庚是幸运的,他没有被外星人完全抹去记忆,而是任由他最大化展开自己的思维方式,去面对一个全新未知的世界;其幸运的甚至被挟持到外星球,也能够安然无恙的平安回来。而国外的几起典型事件发生,当事人无一例外都被成功的抹去记忆,人们最终通过科学方法催眠的方式才得以了解到相关接触的细节,这也造成事件的真实性受到质疑,至今人们仍旧执着于喋喋不休的争论中;由此可以看出外星文明根本无意与地球文明正式接触,不干涉的原则几乎可以确定“存在”;但双方之间的交集从古至今却从未间断过,这是一个矛盾的互动,对双方来说都是无奈的。


显然,星际文明意识自始至终就与我们保持着某种接触,或者说地球文明多样性的展现就隐含着它们各类的影子,我们的存在就意味着它们的关注,只是它们的这种关注来得更深更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创造一个足够宽泛的空间,真正实现人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完善。


地球人渴望与其它星际文明交流互通,因为我们已经明白地球文明相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渺小;孱弱孤独的本能危机意识,使得它渴望寻求对自身文明的超越与解放。与星际文明展开互动交集显然是一条捷径,但外星文明的表现却宛如苍茫夜空中的星星,闪着冷漠的寒光,让人类远远的望见却又无法触摸;面对浩瀚无尽的宇宙探索我们的敬畏油然而生,也许它才是我们永不懈怠的根源所在。(完)


2017/7/16/10/37




双鱼座的风 发表于  2017-07-19 20:45:03 276字 ( 0/22)

为了最完整的传达对未知科技力量【神】的敬意,这些遗址上的文明应该付出了几乎全部的生产力智慧,这种过分崇拜、献祭于未可知力量的行为,耗费的却是大量文明赖以生存的产

星际间的交流向何处去?

文/临江

中国古代《大理古佚书抄》中有一篇题为“客星幻化”的文章,里面详细记载了一桩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异事,从中外所能见到诸多相关的文献记录来看,这可能是古代最详实的关于外星人劫持地球人到其它星球的文字笔录。在当时人类文明根本不具备观测外星环境的条件下,它为我们初次打开了一扇了解外星空间环境的窗户,该文字的记录极尽详实,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原文如下:

嘉靖七年夏五月初三,有客星出,由东南飞向西北,明亮如巨轮,时高时低,时行时停,见者上千人。次夜三更又出,由西北返,至点苍山绿桃村,降于村后。村后有一石匠和庚打石于山脚,见亮光,出棚观之。有一物似碾而大如屋,为五色光罩。中有二物,似人非人。捉庚入内,光明耀眼。取庚心出而观之,无痛而不流血。有言,声如人而不通。

至此不醒,幻化中似入仙境,非人间境。有日月星辰,仙境地色红而冷若冰冻,无房屋庄稼。人间似人非人,圆脸三眼,男女老幼难分,穿非人衣,言非人言。才观,眼前迷糊,不知所以。醒时仍在打石场,回家始知时隔一年余,家人以为被野物食。余知,亲往观之。观知庚胸腹均有一红色线痕,问之无疼。和庚后五十三岁见余,貌如当年而不老。客星幻化,世多有说,大理国记事簿有载。不知客星何物?人乎仙乎?与其交者难言祸福。


限于地球人类文明的局限性,显然当事人的描述与具体事实会有些差次,但我们仍旧能够依靠这些基本的文字描述,管窥相关外星的环境与科技。这恐怕是古代最详尽的一篇关于飞碟劫持人类的记载了,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明确,从中可知,外星人到地球,对人体进行检测已有相当长的历史。


另一件载入正史的UFO接触事件,虽然没有客星幻化这篇文章内容来得丰富,但它作为一例正式写入地方志历史的故事,其真实性几乎毋庸置疑,这也确定了其在UFO研究领域学术地位的重要性。

如下:

清德宗光绪六年五月初八,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捕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眛,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夫诧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内,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矣。 《湖北松滋县志》


通过《松滋县志》表面上的记载,当事人被远距离虏获至千里外的贵州,其中只是发生瞬间位移了,而问题实质却远非如此简单,这应是一例典型的UFO绑架事件。当事人本身其实已经进入到UFO内,并且被动接受了不明生物体观察检测所施加的影响,这是他感觉到神智糢糊,身体也不能自由动弹的原因所在,但这段在UFO内发生的过程记忆却被消除,当事人覃某的脑意识映像反应仍旧停留在与不明物体最初的接触时段。

在过去科技条件尚不发达的环境下,一些相关接触事件都曾悄悄地发生过,但却因为记忆被成功抹去而永久性的被埋没在当事人的大脑里永不见光,而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已经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还原一些事件的本来面目,这也是现代此类接触事件增多的原因所在。


从中外文献记载的一些典型星际接触事件来看,《客星幻化》的当事人和庚是幸运的,他没有被外星人完全抹去记忆,而是任由他最大化展开自己的思维方式,去面对一个全新未知的世界;其幸运的甚至被挟持到外星球,也能够安然无恙的平安回来。而国外的几起典型事件发生,当事人无一例外都被成功的抹去记忆,人们最终通过科学方法催眠的方式才得以了解到相关接触的细节,这也造成事件的真实性受到质疑,至今人们仍旧执着于喋喋不休的争论中;由此可以看出外星文明根本无意与地球文明正式接触,不干涉的原则几乎可以确定“存在”;但双方之间的交集从古至今却从未间断过,这是一个矛盾的互动,对双方来说都是无奈的。


显然,星际文明意识自始至终就与我们保持着某种接触,或者说地球文明多样性的展现就隐含着它们各类的影子,我们的存在就意味着它们的关注,只是它们的这种关注来得更深更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创造一个足够宽泛的空间,真正实现人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完善。


地球人渴望与其它星际文明交流互通,因为我们已经明白地球文明相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渺小;孱弱孤独的本能危机意识,使得它渴望寻求对自身文明的超越与解放。与星际文明展开互动交集显然是一条捷径,但外星文明的表现却宛如苍茫夜空中的星星,闪着冷漠的寒光,让人类远远的望见却又无法触摸;面对浩瀚无尽的宇宙探索我们的敬畏油然而生,也许它才是我们永不懈怠的根源所在。(完)


2017/7/16/10/37




双鱼座的风 发表于  2017-07-19 20:43:32 126字 ( 0/22)

诸如:玛雅文明遗址、哈拉帕文明遗址、奥尔梅克遗址、复活节岛遗址、哥贝克力遗址······,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得它们能够在那个时代创造出那样的奇迹,很显然这里面有文

星际间的交流向何处去?

文/临江

中国古代《大理古佚书抄》中有一篇题为“客星幻化”的文章,里面详细记载了一桩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异事,从中外所能见到诸多相关的文献记录来看,这可能是古代最详实的关于外星人劫持地球人到其它星球的文字笔录。在当时人类文明根本不具备观测外星环境的条件下,它为我们初次打开了一扇了解外星空间环境的窗户,该文字的记录极尽详实,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原文如下:

嘉靖七年夏五月初三,有客星出,由东南飞向西北,明亮如巨轮,时高时低,时行时停,见者上千人。次夜三更又出,由西北返,至点苍山绿桃村,降于村后。村后有一石匠和庚打石于山脚,见亮光,出棚观之。有一物似碾而大如屋,为五色光罩。中有二物,似人非人。捉庚入内,光明耀眼。取庚心出而观之,无痛而不流血。有言,声如人而不通。

至此不醒,幻化中似入仙境,非人间境。有日月星辰,仙境地色红而冷若冰冻,无房屋庄稼。人间似人非人,圆脸三眼,男女老幼难分,穿非人衣,言非人言。才观,眼前迷糊,不知所以。醒时仍在打石场,回家始知时隔一年余,家人以为被野物食。余知,亲往观之。观知庚胸腹均有一红色线痕,问之无疼。和庚后五十三岁见余,貌如当年而不老。客星幻化,世多有说,大理国记事簿有载。不知客星何物?人乎仙乎?与其交者难言祸福。


限于地球人类文明的局限性,显然当事人的描述与具体事实会有些差次,但我们仍旧能够依靠这些基本的文字描述,管窥相关外星的环境与科技。这恐怕是古代最详尽的一篇关于飞碟劫持人类的记载了,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明确,从中可知,外星人到地球,对人体进行检测已有相当长的历史。


另一件载入正史的UFO接触事件,虽然没有客星幻化这篇文章内容来得丰富,但它作为一例正式写入地方志历史的故事,其真实性几乎毋庸置疑,这也确定了其在UFO研究领域学术地位的重要性。

如下:

清德宗光绪六年五月初八,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捕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眛,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夫诧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内,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矣。 《湖北松滋县志》


通过《松滋县志》表面上的记载,当事人被远距离虏获至千里外的贵州,其中只是发生瞬间位移了,而问题实质却远非如此简单,这应是一例典型的UFO绑架事件。当事人本身其实已经进入到UFO内,并且被动接受了不明生物体观察检测所施加的影响,这是他感觉到神智糢糊,身体也不能自由动弹的原因所在,但这段在UFO内发生的过程记忆却被消除,当事人覃某的脑意识映像反应仍旧停留在与不明物体最初的接触时段。

在过去科技条件尚不发达的环境下,一些相关接触事件都曾悄悄地发生过,但却因为记忆被成功抹去而永久性的被埋没在当事人的大脑里永不见光,而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已经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还原一些事件的本来面目,这也是现代此类接触事件增多的原因所在。


从中外文献记载的一些典型星际接触事件来看,《客星幻化》的当事人和庚是幸运的,他没有被外星人完全抹去记忆,而是任由他最大化展开自己的思维方式,去面对一个全新未知的世界;其幸运的甚至被挟持到外星球,也能够安然无恙的平安回来。而国外的几起典型事件发生,当事人无一例外都被成功的抹去记忆,人们最终通过科学方法催眠的方式才得以了解到相关接触的细节,这也造成事件的真实性受到质疑,至今人们仍旧执着于喋喋不休的争论中;由此可以看出外星文明根本无意与地球文明正式接触,不干涉的原则几乎可以确定“存在”;但双方之间的交集从古至今却从未间断过,这是一个矛盾的互动,对双方来说都是无奈的。


显然,星际文明意识自始至终就与我们保持着某种接触,或者说地球文明多样性的展现就隐含着它们各类的影子,我们的存在就意味着它们的关注,只是它们的这种关注来得更深更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创造一个足够宽泛的空间,真正实现人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完善。


地球人渴望与其它星际文明交流互通,因为我们已经明白地球文明相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渺小;孱弱孤独的本能危机意识,使得它渴望寻求对自身文明的超越与解放。与星际文明展开互动交集显然是一条捷径,但外星文明的表现却宛如苍茫夜空中的星星,闪着冷漠的寒光,让人类远远的望见却又无法触摸;面对浩瀚无尽的宇宙探索我们的敬畏油然而生,也许它才是我们永不懈怠的根源所在。(完)


2017/7/16/10/37




双鱼座的风 发表于  2017-07-19 20:46:06 222字 ( 0/31)

诸多文明因未知科技能量的助力而向我们有效彰显了自身创造力的伟大,它们不甘平凡而执著于辉煌,最终却因太过迷失于【星际文明】间的接触而走向消亡,最后就用前面文章的一

星际间的交流向何处去?

文/临江

中国古代《大理古佚书抄》中有一篇题为“客星幻化”的文章,里面详细记载了一桩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异事,从中外所能见到诸多相关的文献记录来看,这可能是古代最详实的关于外星人劫持地球人到其它星球的文字笔录。在当时人类文明根本不具备观测外星环境的条件下,它为我们初次打开了一扇了解外星空间环境的窗户,该文字的记录极尽详实,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原文如下:

嘉靖七年夏五月初三,有客星出,由东南飞向西北,明亮如巨轮,时高时低,时行时停,见者上千人。次夜三更又出,由西北返,至点苍山绿桃村,降于村后。村后有一石匠和庚打石于山脚,见亮光,出棚观之。有一物似碾而大如屋,为五色光罩。中有二物,似人非人。捉庚入内,光明耀眼。取庚心出而观之,无痛而不流血。有言,声如人而不通。

至此不醒,幻化中似入仙境,非人间境。有日月星辰,仙境地色红而冷若冰冻,无房屋庄稼。人间似人非人,圆脸三眼,男女老幼难分,穿非人衣,言非人言。才观,眼前迷糊,不知所以。醒时仍在打石场,回家始知时隔一年余,家人以为被野物食。余知,亲往观之。观知庚胸腹均有一红色线痕,问之无疼。和庚后五十三岁见余,貌如当年而不老。客星幻化,世多有说,大理国记事簿有载。不知客星何物?人乎仙乎?与其交者难言祸福。


限于地球人类文明的局限性,显然当事人的描述与具体事实会有些差次,但我们仍旧能够依靠这些基本的文字描述,管窥相关外星的环境与科技。这恐怕是古代最详尽的一篇关于飞碟劫持人类的记载了,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明确,从中可知,外星人到地球,对人体进行检测已有相当长的历史。


另一件载入正史的UFO接触事件,虽然没有客星幻化这篇文章内容来得丰富,但它作为一例正式写入地方志历史的故事,其真实性几乎毋庸置疑,这也确定了其在UFO研究领域学术地位的重要性。

如下:

清德宗光绪六年五月初八,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捕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眛,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夫诧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内,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矣。 《湖北松滋县志》


通过《松滋县志》表面上的记载,当事人被远距离虏获至千里外的贵州,其中只是发生瞬间位移了,而问题实质却远非如此简单,这应是一例典型的UFO绑架事件。当事人本身其实已经进入到UFO内,并且被动接受了不明生物体观察检测所施加的影响,这是他感觉到神智糢糊,身体也不能自由动弹的原因所在,但这段在UFO内发生的过程记忆却被消除,当事人覃某的脑意识映像反应仍旧停留在与不明物体最初的接触时段。

在过去科技条件尚不发达的环境下,一些相关接触事件都曾悄悄地发生过,但却因为记忆被成功抹去而永久性的被埋没在当事人的大脑里永不见光,而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已经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还原一些事件的本来面目,这也是现代此类接触事件增多的原因所在。


从中外文献记载的一些典型星际接触事件来看,《客星幻化》的当事人和庚是幸运的,他没有被外星人完全抹去记忆,而是任由他最大化展开自己的思维方式,去面对一个全新未知的世界;其幸运的甚至被挟持到外星球,也能够安然无恙的平安回来。而国外的几起典型事件发生,当事人无一例外都被成功的抹去记忆,人们最终通过科学方法催眠的方式才得以了解到相关接触的细节,这也造成事件的真实性受到质疑,至今人们仍旧执着于喋喋不休的争论中;由此可以看出外星文明根本无意与地球文明正式接触,不干涉的原则几乎可以确定“存在”;但双方之间的交集从古至今却从未间断过,这是一个矛盾的互动,对双方来说都是无奈的。


显然,星际文明意识自始至终就与我们保持着某种接触,或者说地球文明多样性的展现就隐含着它们各类的影子,我们的存在就意味着它们的关注,只是它们的这种关注来得更深更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创造一个足够宽泛的空间,真正实现人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完善。


地球人渴望与其它星际文明交流互通,因为我们已经明白地球文明相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渺小;孱弱孤独的本能危机意识,使得它渴望寻求对自身文明的超越与解放。与星际文明展开互动交集显然是一条捷径,但外星文明的表现却宛如苍茫夜空中的星星,闪着冷漠的寒光,让人类远远的望见却又无法触摸;面对浩瀚无尽的宇宙探索我们的敬畏油然而生,也许它才是我们永不懈怠的根源所在。(完)


2017/7/16/10/37




双鱼座的风 发表于  2017-07-19 20:42:33 133字 ( 0/22)

在地球上曾经出现过一些高度发达却又神秘消失的文明,而当时人类的科技生产力水平是无法创造那些辉煌成就的,通过考古发现,甚至有的遗迹残存即使以今天人类的科技水平也难

星际间的交流向何处去?

文/临江

中国古代《大理古佚书抄》中有一篇题为“客星幻化”的文章,里面详细记载了一桩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异事,从中外所能见到诸多相关的文献记录来看,这可能是古代最详实的关于外星人劫持地球人到其它星球的文字笔录。在当时人类文明根本不具备观测外星环境的条件下,它为我们初次打开了一扇了解外星空间环境的窗户,该文字的记录极尽详实,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原文如下:

嘉靖七年夏五月初三,有客星出,由东南飞向西北,明亮如巨轮,时高时低,时行时停,见者上千人。次夜三更又出,由西北返,至点苍山绿桃村,降于村后。村后有一石匠和庚打石于山脚,见亮光,出棚观之。有一物似碾而大如屋,为五色光罩。中有二物,似人非人。捉庚入内,光明耀眼。取庚心出而观之,无痛而不流血。有言,声如人而不通。

至此不醒,幻化中似入仙境,非人间境。有日月星辰,仙境地色红而冷若冰冻,无房屋庄稼。人间似人非人,圆脸三眼,男女老幼难分,穿非人衣,言非人言。才观,眼前迷糊,不知所以。醒时仍在打石场,回家始知时隔一年余,家人以为被野物食。余知,亲往观之。观知庚胸腹均有一红色线痕,问之无疼。和庚后五十三岁见余,貌如当年而不老。客星幻化,世多有说,大理国记事簿有载。不知客星何物?人乎仙乎?与其交者难言祸福。


限于地球人类文明的局限性,显然当事人的描述与具体事实会有些差次,但我们仍旧能够依靠这些基本的文字描述,管窥相关外星的环境与科技。这恐怕是古代最详尽的一篇关于飞碟劫持人类的记载了,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明确,从中可知,外星人到地球,对人体进行检测已有相当长的历史。


另一件载入正史的UFO接触事件,虽然没有客星幻化这篇文章内容来得丰富,但它作为一例正式写入地方志历史的故事,其真实性几乎毋庸置疑,这也确定了其在UFO研究领域学术地位的重要性。

如下:

清德宗光绪六年五月初八,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捕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眛,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夫诧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内,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矣。 《湖北松滋县志》


通过《松滋县志》表面上的记载,当事人被远距离虏获至千里外的贵州,其中只是发生瞬间位移了,而问题实质却远非如此简单,这应是一例典型的UFO绑架事件。当事人本身其实已经进入到UFO内,并且被动接受了不明生物体观察检测所施加的影响,这是他感觉到神智糢糊,身体也不能自由动弹的原因所在,但这段在UFO内发生的过程记忆却被消除,当事人覃某的脑意识映像反应仍旧停留在与不明物体最初的接触时段。

在过去科技条件尚不发达的环境下,一些相关接触事件都曾悄悄地发生过,但却因为记忆被成功抹去而永久性的被埋没在当事人的大脑里永不见光,而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已经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还原一些事件的本来面目,这也是现代此类接触事件增多的原因所在。


从中外文献记载的一些典型星际接触事件来看,《客星幻化》的当事人和庚是幸运的,他没有被外星人完全抹去记忆,而是任由他最大化展开自己的思维方式,去面对一个全新未知的世界;其幸运的甚至被挟持到外星球,也能够安然无恙的平安回来。而国外的几起典型事件发生,当事人无一例外都被成功的抹去记忆,人们最终通过科学方法催眠的方式才得以了解到相关接触的细节,这也造成事件的真实性受到质疑,至今人们仍旧执着于喋喋不休的争论中;由此可以看出外星文明根本无意与地球文明正式接触,不干涉的原则几乎可以确定“存在”;但双方之间的交集从古至今却从未间断过,这是一个矛盾的互动,对双方来说都是无奈的。


显然,星际文明意识自始至终就与我们保持着某种接触,或者说地球文明多样性的展现就隐含着它们各类的影子,我们的存在就意味着它们的关注,只是它们的这种关注来得更深更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创造一个足够宽泛的空间,真正实现人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完善。


地球人渴望与其它星际文明交流互通,因为我们已经明白地球文明相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渺小;孱弱孤独的本能危机意识,使得它渴望寻求对自身文明的超越与解放。与星际文明展开互动交集显然是一条捷径,但外星文明的表现却宛如苍茫夜空中的星星,闪着冷漠的寒光,让人类远远的望见却又无法触摸;面对浩瀚无尽的宇宙探索我们的敬畏油然而生,也许它才是我们永不懈怠的根源所在。(完)


2017/7/16/10/37




双鱼座的风 发表于  2017-07-19 20:41:36 220字 ( 0/16)

作为一个生活在当今时代的人类,看待地球科技创造的飞行器已经不会茫然不知所措了,但如果面对茫茫宇宙远道而来的更高层级的飞行器,并且其科技原理与我们所拥有的科技理论

星际间的交流向何处去?

文/临江

中国古代《大理古佚书抄》中有一篇题为“客星幻化”的文章,里面详细记载了一桩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异事,从中外所能见到诸多相关的文献记录来看,这可能是古代最详实的关于外星人劫持地球人到其它星球的文字笔录。在当时人类文明根本不具备观测外星环境的条件下,它为我们初次打开了一扇了解外星空间环境的窗户,该文字的记录极尽详实,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原文如下:

嘉靖七年夏五月初三,有客星出,由东南飞向西北,明亮如巨轮,时高时低,时行时停,见者上千人。次夜三更又出,由西北返,至点苍山绿桃村,降于村后。村后有一石匠和庚打石于山脚,见亮光,出棚观之。有一物似碾而大如屋,为五色光罩。中有二物,似人非人。捉庚入内,光明耀眼。取庚心出而观之,无痛而不流血。有言,声如人而不通。

至此不醒,幻化中似入仙境,非人间境。有日月星辰,仙境地色红而冷若冰冻,无房屋庄稼。人间似人非人,圆脸三眼,男女老幼难分,穿非人衣,言非人言。才观,眼前迷糊,不知所以。醒时仍在打石场,回家始知时隔一年余,家人以为被野物食。余知,亲往观之。观知庚胸腹均有一红色线痕,问之无疼。和庚后五十三岁见余,貌如当年而不老。客星幻化,世多有说,大理国记事簿有载。不知客星何物?人乎仙乎?与其交者难言祸福。


限于地球人类文明的局限性,显然当事人的描述与具体事实会有些差次,但我们仍旧能够依靠这些基本的文字描述,管窥相关外星的环境与科技。这恐怕是古代最详尽的一篇关于飞碟劫持人类的记载了,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明确,从中可知,外星人到地球,对人体进行检测已有相当长的历史。


另一件载入正史的UFO接触事件,虽然没有客星幻化这篇文章内容来得丰富,但它作为一例正式写入地方志历史的故事,其真实性几乎毋庸置疑,这也确定了其在UFO研究领域学术地位的重要性。

如下:

清德宗光绪六年五月初八,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捕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眛,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夫诧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内,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矣。 《湖北松滋县志》


通过《松滋县志》表面上的记载,当事人被远距离虏获至千里外的贵州,其中只是发生瞬间位移了,而问题实质却远非如此简单,这应是一例典型的UFO绑架事件。当事人本身其实已经进入到UFO内,并且被动接受了不明生物体观察检测所施加的影响,这是他感觉到神智糢糊,身体也不能自由动弹的原因所在,但这段在UFO内发生的过程记忆却被消除,当事人覃某的脑意识映像反应仍旧停留在与不明物体最初的接触时段。

在过去科技条件尚不发达的环境下,一些相关接触事件都曾悄悄地发生过,但却因为记忆被成功抹去而永久性的被埋没在当事人的大脑里永不见光,而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已经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还原一些事件的本来面目,这也是现代此类接触事件增多的原因所在。


从中外文献记载的一些典型星际接触事件来看,《客星幻化》的当事人和庚是幸运的,他没有被外星人完全抹去记忆,而是任由他最大化展开自己的思维方式,去面对一个全新未知的世界;其幸运的甚至被挟持到外星球,也能够安然无恙的平安回来。而国外的几起典型事件发生,当事人无一例外都被成功的抹去记忆,人们最终通过科学方法催眠的方式才得以了解到相关接触的细节,这也造成事件的真实性受到质疑,至今人们仍旧执着于喋喋不休的争论中;由此可以看出外星文明根本无意与地球文明正式接触,不干涉的原则几乎可以确定“存在”;但双方之间的交集从古至今却从未间断过,这是一个矛盾的互动,对双方来说都是无奈的。


显然,星际文明意识自始至终就与我们保持着某种接触,或者说地球文明多样性的展现就隐含着它们各类的影子,我们的存在就意味着它们的关注,只是它们的这种关注来得更深更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创造一个足够宽泛的空间,真正实现人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完善。


地球人渴望与其它星际文明交流互通,因为我们已经明白地球文明相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渺小;孱弱孤独的本能危机意识,使得它渴望寻求对自身文明的超越与解放。与星际文明展开互动交集显然是一条捷径,但外星文明的表现却宛如苍茫夜空中的星星,闪着冷漠的寒光,让人类远远的望见却又无法触摸;面对浩瀚无尽的宇宙探索我们的敬畏油然而生,也许它才是我们永不懈怠的根源所在。(完)


2017/7/16/10/37




双鱼座的风 发表于  2017-07-19 20:39:43 85字 ( 0/19)

反观自诩为现代文明人类的我们,拥有诸多高科技,创造了大量在古人看来不可思议的飞行器,却对诸多UFO存在并与人类接触过的的事实置若罔闻,头脑的思考能力简单的点连古

星际间的交流向何处去?

文/临江

中国古代《大理古佚书抄》中有一篇题为“客星幻化”的文章,里面详细记载了一桩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异事,从中外所能见到诸多相关的文献记录来看,这可能是古代最详实的关于外星人劫持地球人到其它星球的文字笔录。在当时人类文明根本不具备观测外星环境的条件下,它为我们初次打开了一扇了解外星空间环境的窗户,该文字的记录极尽详实,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原文如下:

嘉靖七年夏五月初三,有客星出,由东南飞向西北,明亮如巨轮,时高时低,时行时停,见者上千人。次夜三更又出,由西北返,至点苍山绿桃村,降于村后。村后有一石匠和庚打石于山脚,见亮光,出棚观之。有一物似碾而大如屋,为五色光罩。中有二物,似人非人。捉庚入内,光明耀眼。取庚心出而观之,无痛而不流血。有言,声如人而不通。

至此不醒,幻化中似入仙境,非人间境。有日月星辰,仙境地色红而冷若冰冻,无房屋庄稼。人间似人非人,圆脸三眼,男女老幼难分,穿非人衣,言非人言。才观,眼前迷糊,不知所以。醒时仍在打石场,回家始知时隔一年余,家人以为被野物食。余知,亲往观之。观知庚胸腹均有一红色线痕,问之无疼。和庚后五十三岁见余,貌如当年而不老。客星幻化,世多有说,大理国记事簿有载。不知客星何物?人乎仙乎?与其交者难言祸福。


限于地球人类文明的局限性,显然当事人的描述与具体事实会有些差次,但我们仍旧能够依靠这些基本的文字描述,管窥相关外星的环境与科技。这恐怕是古代最详尽的一篇关于飞碟劫持人类的记载了,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明确,从中可知,外星人到地球,对人体进行检测已有相当长的历史。


另一件载入正史的UFO接触事件,虽然没有客星幻化这篇文章内容来得丰富,但它作为一例正式写入地方志历史的故事,其真实性几乎毋庸置疑,这也确定了其在UFO研究领域学术地位的重要性。

如下:

清德宗光绪六年五月初八,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捕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眛,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夫诧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内,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矣。 《湖北松滋县志》


通过《松滋县志》表面上的记载,当事人被远距离虏获至千里外的贵州,其中只是发生瞬间位移了,而问题实质却远非如此简单,这应是一例典型的UFO绑架事件。当事人本身其实已经进入到UFO内,并且被动接受了不明生物体观察检测所施加的影响,这是他感觉到神智糢糊,身体也不能自由动弹的原因所在,但这段在UFO内发生的过程记忆却被消除,当事人覃某的脑意识映像反应仍旧停留在与不明物体最初的接触时段。

在过去科技条件尚不发达的环境下,一些相关接触事件都曾悄悄地发生过,但却因为记忆被成功抹去而永久性的被埋没在当事人的大脑里永不见光,而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已经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还原一些事件的本来面目,这也是现代此类接触事件增多的原因所在。


从中外文献记载的一些典型星际接触事件来看,《客星幻化》的当事人和庚是幸运的,他没有被外星人完全抹去记忆,而是任由他最大化展开自己的思维方式,去面对一个全新未知的世界;其幸运的甚至被挟持到外星球,也能够安然无恙的平安回来。而国外的几起典型事件发生,当事人无一例外都被成功的抹去记忆,人们最终通过科学方法催眠的方式才得以了解到相关接触的细节,这也造成事件的真实性受到质疑,至今人们仍旧执着于喋喋不休的争论中;由此可以看出外星文明根本无意与地球文明正式接触,不干涉的原则几乎可以确定“存在”;但双方之间的交集从古至今却从未间断过,这是一个矛盾的互动,对双方来说都是无奈的。


显然,星际文明意识自始至终就与我们保持着某种接触,或者说地球文明多样性的展现就隐含着它们各类的影子,我们的存在就意味着它们的关注,只是它们的这种关注来得更深更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创造一个足够宽泛的空间,真正实现人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完善。


地球人渴望与其它星际文明交流互通,因为我们已经明白地球文明相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渺小;孱弱孤独的本能危机意识,使得它渴望寻求对自身文明的超越与解放。与星际文明展开互动交集显然是一条捷径,但外星文明的表现却宛如苍茫夜空中的星星,闪着冷漠的寒光,让人类远远的望见却又无法触摸;面对浩瀚无尽的宇宙探索我们的敬畏油然而生,也许它才是我们永不懈怠的根源所在。(完)


2017/7/16/10/37




双鱼座的风 发表于  2017-07-19 20:40:53 120字 ( 0/13)

《客星幻化》按字面上的意思可以作这样的简单理解,天上的星星飞抵地球,落地则变成了当时古人不明就里的具体的飞行物;结合人类文明发展至今已有的科技理论,其实就是外星

星际间的交流向何处去?

文/临江

中国古代《大理古佚书抄》中有一篇题为“客星幻化”的文章,里面详细记载了一桩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异事,从中外所能见到诸多相关的文献记录来看,这可能是古代最详实的关于外星人劫持地球人到其它星球的文字笔录。在当时人类文明根本不具备观测外星环境的条件下,它为我们初次打开了一扇了解外星空间环境的窗户,该文字的记录极尽详实,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原文如下:

嘉靖七年夏五月初三,有客星出,由东南飞向西北,明亮如巨轮,时高时低,时行时停,见者上千人。次夜三更又出,由西北返,至点苍山绿桃村,降于村后。村后有一石匠和庚打石于山脚,见亮光,出棚观之。有一物似碾而大如屋,为五色光罩。中有二物,似人非人。捉庚入内,光明耀眼。取庚心出而观之,无痛而不流血。有言,声如人而不通。

至此不醒,幻化中似入仙境,非人间境。有日月星辰,仙境地色红而冷若冰冻,无房屋庄稼。人间似人非人,圆脸三眼,男女老幼难分,穿非人衣,言非人言。才观,眼前迷糊,不知所以。醒时仍在打石场,回家始知时隔一年余,家人以为被野物食。余知,亲往观之。观知庚胸腹均有一红色线痕,问之无疼。和庚后五十三岁见余,貌如当年而不老。客星幻化,世多有说,大理国记事簿有载。不知客星何物?人乎仙乎?与其交者难言祸福。


限于地球人类文明的局限性,显然当事人的描述与具体事实会有些差次,但我们仍旧能够依靠这些基本的文字描述,管窥相关外星的环境与科技。这恐怕是古代最详尽的一篇关于飞碟劫持人类的记载了,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明确,从中可知,外星人到地球,对人体进行检测已有相当长的历史。


另一件载入正史的UFO接触事件,虽然没有客星幻化这篇文章内容来得丰富,但它作为一例正式写入地方志历史的故事,其真实性几乎毋庸置疑,这也确定了其在UFO研究领域学术地位的重要性。

如下:

清德宗光绪六年五月初八,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捕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眛,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夫诧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内,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矣。 《湖北松滋县志》


通过《松滋县志》表面上的记载,当事人被远距离虏获至千里外的贵州,其中只是发生瞬间位移了,而问题实质却远非如此简单,这应是一例典型的UFO绑架事件。当事人本身其实已经进入到UFO内,并且被动接受了不明生物体观察检测所施加的影响,这是他感觉到神智糢糊,身体也不能自由动弹的原因所在,但这段在UFO内发生的过程记忆却被消除,当事人覃某的脑意识映像反应仍旧停留在与不明物体最初的接触时段。

在过去科技条件尚不发达的环境下,一些相关接触事件都曾悄悄地发生过,但却因为记忆被成功抹去而永久性的被埋没在当事人的大脑里永不见光,而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已经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还原一些事件的本来面目,这也是现代此类接触事件增多的原因所在。


从中外文献记载的一些典型星际接触事件来看,《客星幻化》的当事人和庚是幸运的,他没有被外星人完全抹去记忆,而是任由他最大化展开自己的思维方式,去面对一个全新未知的世界;其幸运的甚至被挟持到外星球,也能够安然无恙的平安回来。而国外的几起典型事件发生,当事人无一例外都被成功的抹去记忆,人们最终通过科学方法催眠的方式才得以了解到相关接触的细节,这也造成事件的真实性受到质疑,至今人们仍旧执着于喋喋不休的争论中;由此可以看出外星文明根本无意与地球文明正式接触,不干涉的原则几乎可以确定“存在”;但双方之间的交集从古至今却从未间断过,这是一个矛盾的互动,对双方来说都是无奈的。


显然,星际文明意识自始至终就与我们保持着某种接触,或者说地球文明多样性的展现就隐含着它们各类的影子,我们的存在就意味着它们的关注,只是它们的这种关注来得更深更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创造一个足够宽泛的空间,真正实现人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完善。


地球人渴望与其它星际文明交流互通,因为我们已经明白地球文明相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渺小;孱弱孤独的本能危机意识,使得它渴望寻求对自身文明的超越与解放。与星际文明展开互动交集显然是一条捷径,但外星文明的表现却宛如苍茫夜空中的星星,闪着冷漠的寒光,让人类远远的望见却又无法触摸;面对浩瀚无尽的宇宙探索我们的敬畏油然而生,也许它才是我们永不懈怠的根源所在。(完)


2017/7/16/10/37




双鱼座的风 发表于  2017-07-19 20:39:16 186字 ( 0/28)

古人是没有见过现代飞行器的,所以才会把UFO着陆接触事件,看作是天上突然出现的星星落地变幻而成的,能够作出这样的理解已经是了不起的前瞻思考了。试想一下,一个在高

星际间的交流向何处去?

文/临江

中国古代《大理古佚书抄》中有一篇题为“客星幻化”的文章,里面详细记载了一桩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异事,从中外所能见到诸多相关的文献记录来看,这可能是古代最详实的关于外星人劫持地球人到其它星球的文字笔录。在当时人类文明根本不具备观测外星环境的条件下,它为我们初次打开了一扇了解外星空间环境的窗户,该文字的记录极尽详实,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原文如下:

嘉靖七年夏五月初三,有客星出,由东南飞向西北,明亮如巨轮,时高时低,时行时停,见者上千人。次夜三更又出,由西北返,至点苍山绿桃村,降于村后。村后有一石匠和庚打石于山脚,见亮光,出棚观之。有一物似碾而大如屋,为五色光罩。中有二物,似人非人。捉庚入内,光明耀眼。取庚心出而观之,无痛而不流血。有言,声如人而不通。

至此不醒,幻化中似入仙境,非人间境。有日月星辰,仙境地色红而冷若冰冻,无房屋庄稼。人间似人非人,圆脸三眼,男女老幼难分,穿非人衣,言非人言。才观,眼前迷糊,不知所以。醒时仍在打石场,回家始知时隔一年余,家人以为被野物食。余知,亲往观之。观知庚胸腹均有一红色线痕,问之无疼。和庚后五十三岁见余,貌如当年而不老。客星幻化,世多有说,大理国记事簿有载。不知客星何物?人乎仙乎?与其交者难言祸福。


限于地球人类文明的局限性,显然当事人的描述与具体事实会有些差次,但我们仍旧能够依靠这些基本的文字描述,管窥相关外星的环境与科技。这恐怕是古代最详尽的一篇关于飞碟劫持人类的记载了,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明确,从中可知,外星人到地球,对人体进行检测已有相当长的历史。


另一件载入正史的UFO接触事件,虽然没有客星幻化这篇文章内容来得丰富,但它作为一例正式写入地方志历史的故事,其真实性几乎毋庸置疑,这也确定了其在UFO研究领域学术地位的重要性。

如下:

清德宗光绪六年五月初八,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捕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眛,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夫诧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内,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矣。 《湖北松滋县志》


通过《松滋县志》表面上的记载,当事人被远距离虏获至千里外的贵州,其中只是发生瞬间位移了,而问题实质却远非如此简单,这应是一例典型的UFO绑架事件。当事人本身其实已经进入到UFO内,并且被动接受了不明生物体观察检测所施加的影响,这是他感觉到神智糢糊,身体也不能自由动弹的原因所在,但这段在UFO内发生的过程记忆却被消除,当事人覃某的脑意识映像反应仍旧停留在与不明物体最初的接触时段。

在过去科技条件尚不发达的环境下,一些相关接触事件都曾悄悄地发生过,但却因为记忆被成功抹去而永久性的被埋没在当事人的大脑里永不见光,而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已经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还原一些事件的本来面目,这也是现代此类接触事件增多的原因所在。


从中外文献记载的一些典型星际接触事件来看,《客星幻化》的当事人和庚是幸运的,他没有被外星人完全抹去记忆,而是任由他最大化展开自己的思维方式,去面对一个全新未知的世界;其幸运的甚至被挟持到外星球,也能够安然无恙的平安回来。而国外的几起典型事件发生,当事人无一例外都被成功的抹去记忆,人们最终通过科学方法催眠的方式才得以了解到相关接触的细节,这也造成事件的真实性受到质疑,至今人们仍旧执着于喋喋不休的争论中;由此可以看出外星文明根本无意与地球文明正式接触,不干涉的原则几乎可以确定“存在”;但双方之间的交集从古至今却从未间断过,这是一个矛盾的互动,对双方来说都是无奈的。


显然,星际文明意识自始至终就与我们保持着某种接触,或者说地球文明多样性的展现就隐含着它们各类的影子,我们的存在就意味着它们的关注,只是它们的这种关注来得更深更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创造一个足够宽泛的空间,真正实现人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完善。


地球人渴望与其它星际文明交流互通,因为我们已经明白地球文明相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渺小;孱弱孤独的本能危机意识,使得它渴望寻求对自身文明的超越与解放。与星际文明展开互动交集显然是一条捷径,但外星文明的表现却宛如苍茫夜空中的星星,闪着冷漠的寒光,让人类远远的望见却又无法触摸;面对浩瀚无尽的宇宙探索我们的敬畏油然而生,也许它才是我们永不懈怠的根源所在。(完)


2017/7/16/10/37




双鱼座的风 发表于  2017-07-19 19:55:11 249字 ( 0/23)

客星,是中国古代对天空中新出现的星的统称,主要是指新星、超新星和彗星,偶尔也包括流星、极光等其他天象;在古代,人类的观测手段十分有限,对天空中突然出现的闪耀着光

星际间的交流向何处去?

文/临江

中国古代《大理古佚书抄》中有一篇题为“客星幻化”的文章,里面详细记载了一桩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异事,从中外所能见到诸多相关的文献记录来看,这可能是古代最详实的关于外星人劫持地球人到其它星球的文字笔录。在当时人类文明根本不具备观测外星环境的条件下,它为我们初次打开了一扇了解外星空间环境的窗户,该文字的记录极尽详实,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原文如下:

嘉靖七年夏五月初三,有客星出,由东南飞向西北,明亮如巨轮,时高时低,时行时停,见者上千人。次夜三更又出,由西北返,至点苍山绿桃村,降于村后。村后有一石匠和庚打石于山脚,见亮光,出棚观之。有一物似碾而大如屋,为五色光罩。中有二物,似人非人。捉庚入内,光明耀眼。取庚心出而观之,无痛而不流血。有言,声如人而不通。

至此不醒,幻化中似入仙境,非人间境。有日月星辰,仙境地色红而冷若冰冻,无房屋庄稼。人间似人非人,圆脸三眼,男女老幼难分,穿非人衣,言非人言。才观,眼前迷糊,不知所以。醒时仍在打石场,回家始知时隔一年余,家人以为被野物食。余知,亲往观之。观知庚胸腹均有一红色线痕,问之无疼。和庚后五十三岁见余,貌如当年而不老。客星幻化,世多有说,大理国记事簿有载。不知客星何物?人乎仙乎?与其交者难言祸福。


限于地球人类文明的局限性,显然当事人的描述与具体事实会有些差次,但我们仍旧能够依靠这些基本的文字描述,管窥相关外星的环境与科技。这恐怕是古代最详尽的一篇关于飞碟劫持人类的记载了,其中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明确,从中可知,外星人到地球,对人体进行检测已有相当长的历史。


另一件载入正史的UFO接触事件,虽然没有客星幻化这篇文章内容来得丰富,但它作为一例正式写入地方志历史的故事,其真实性几乎毋庸置疑,这也确定了其在UFO研究领域学术地位的重要性。

如下:

清德宗光绪六年五月初八,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捕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眛,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夫诧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内,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矣。 《湖北松滋县志》


通过《松滋县志》表面上的记载,当事人被远距离虏获至千里外的贵州,其中只是发生瞬间位移了,而问题实质却远非如此简单,这应是一例典型的UFO绑架事件。当事人本身其实已经进入到UFO内,并且被动接受了不明生物体观察检测所施加的影响,这是他感觉到神智糢糊,身体也不能自由动弹的原因所在,但这段在UFO内发生的过程记忆却被消除,当事人覃某的脑意识映像反应仍旧停留在与不明物体最初的接触时段。

在过去科技条件尚不发达的环境下,一些相关接触事件都曾悄悄地发生过,但却因为记忆被成功抹去而永久性的被埋没在当事人的大脑里永不见光,而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已经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还原一些事件的本来面目,这也是现代此类接触事件增多的原因所在。


从中外文献记载的一些典型星际接触事件来看,《客星幻化》的当事人和庚是幸运的,他没有被外星人完全抹去记忆,而是任由他最大化展开自己的思维方式,去面对一个全新未知的世界;其幸运的甚至被挟持到外星球,也能够安然无恙的平安回来。而国外的几起典型事件发生,当事人无一例外都被成功的抹去记忆,人们最终通过科学方法催眠的方式才得以了解到相关接触的细节,这也造成事件的真实性受到质疑,至今人们仍旧执着于喋喋不休的争论中;由此可以看出外星文明根本无意与地球文明正式接触,不干涉的原则几乎可以确定“存在”;但双方之间的交集从古至今却从未间断过,这是一个矛盾的互动,对双方来说都是无奈的。


显然,星际文明意识自始至终就与我们保持着某种接触,或者说地球文明多样性的展现就隐含着它们各类的影子,我们的存在就意味着它们的关注,只是它们的这种关注来得更深更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创造一个足够宽泛的空间,真正实现人类文明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完善。


地球人渴望与其它星际文明交流互通,因为我们已经明白地球文明相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渺小;孱弱孤独的本能危机意识,使得它渴望寻求对自身文明的超越与解放。与星际文明展开互动交集显然是一条捷径,但外星文明的表现却宛如苍茫夜空中的星星,闪着冷漠的寒光,让人类远远的望见却又无法触摸;面对浩瀚无尽的宇宙探索我们的敬畏油然而生,也许它才是我们永不懈怠的根源所在。(完)


2017/7/16/10/37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