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7-07-17 15:11:29 2679字 ( 1/909)

“池鱼之殇”,殃及他人,法律需要公平(原创首发)

                                       “池鱼之殇”,殃及他人,法律需要公平

                                      
                                                                      作者:冰剑穿心


    话说北魏孝文帝时,公元471年,池氏总代数49世之裔池仲鱼,封授城门侯,而因城里失火,皇上责罪于池仲鱼疏于护城不力,被革职,并诛其九族。以致池姓虽起源历史久远,但至今可能人口发展不怎么多,或许其原因之一有可能是受到此事件的影响吧。久而久之,后来人们便将池仲鱼家族无故遭受株连之事,说成了如今“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句顺口成语而被广为流传

    查酒驾需要“株连”同车者吗?最近,武汉市公安局交管局的一项新政引发热议:酒后驾车,除司机受罚之外,同车乘客乃至同桌饮酒者,均将视司机违法情节轻重,接受现场教育、1小时深度教育两种形式的处理。当地交管局称,新政是为加大对酒驾、醉驾的打击教育力度,关于对同车、同桌者开展教育具体举措目前还在研究当中。而这个事件无法让人不联想北齐的故事。

    执法必须在法律授权的基础上行使自己的职权,任何一个部门无权也不可能在法律之外另立标准。现代法治的基础是,每个人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而不能够任意波及、株连到他人。一个人醉驾,法律责任不能推及违法行为之外的人身上。《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酒驾处罚对象就是违法者,并没把同桌者、同饮者作为“共犯”来处罚。而“法无明文授权不得为”,是依法行政的重要原则。

    好意和好法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好意,即执法者出于人文关怀的角度,提出善意的批评和教育,或者指出某些人的缺点和错误。作为武汉市安局交管局的一项新政,其出发点基于好意。但是其行为却超越好意的范畴,属于法律的延伸。“酒后驾车,除司机受罚之外,同车乘客乃至同桌饮酒者,均将视司机违法情节轻重,接受现场教育、1小时深度教育两种形式的处理”。深度1小时,足见其法律的强制性而非一般意义的批评教育。“深度1小时”作为酒驾的附加条款。明显超越了法律自身的规定有限延伸的范畴。如果执法部门可以任意解释或者延伸法律条文,那法律强制性和刚性规则将会大打折扣。

    制定法律法规特别是下位法不能超越上位法,也不也能侵犯公民的其他权利。酒驾人的同车以及一起喝酒的同桌,并不是交通违法的行为人,特别是非同车的同桌与实施违法行为没有关系,目前没有任何法规规定此类情形可以作为执法的对象。其次,即便是“同车”明知驾驶者酒驾,还坐其车辆,也只能从安全风险的角度加以教育之外,而不宜以酒驾相关行为论处。或许有人认为喝酒同桌担责有法律规定,如喝酒致死同桌承担赔偿责任,但这属于民法的侵权责任范畴,带有私权相互救济的特性,交通执法不能照搬借鉴。《立法法》规定,涉及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通过制定法律来授权,任何部门都不能自定这些权力。

    “法无禁止即可为”是处于不限制行为人独立行使法律规范的职权。但若理解为“法律没禁止乘坐醉驾”就可以与其同道,也就是说明知对方是违法者,或者是犯罪者,而与其同行。虽不是法律处罚的主体,但是起码是被动的成了参与者。人民网小蒋随想认为:“但若理解为“法律没禁止乘坐醉驾者的车辆,就可以坐”,难道不是一种谬误?酒驾与醉驾不光对驾驶员与同车人产生严重隐患,还会对其他社会车辆与行人构成严重威胁。在酒后驾车、明知酒驾不劝阻的问题上,我个人倾向从严处理。生命只有一次,安全容不得侥幸。从重处罚,明显有教育的警示的积极意义,但不能把没有前提“好”理解法律规定的“好”

    如果说“1小时深度教育两种形式的处理”确实有好的法律效果,最好修改《道路交通安全法》。而不是自定规矩,这的确不符合我国的立法原则。假若任意解释和修改法律条文,那法律公平又如何谈起呢?

无锡梁林 发表于  2017-07-19 11:50:44 10字 ( 0/3)

[大红包][大红包]

                                       “池鱼之殇”,殃及他人,法律需要公平

                                      
                                                                      作者:冰剑穿心


    话说北魏孝文帝时,公元471年,池氏总代数49世之裔池仲鱼,封授城门侯,而因城里失火,皇上责罪于池仲鱼疏于护城不力,被革职,并诛其九族。以致池姓虽起源历史久远,但至今可能人口发展不怎么多,或许其原因之一有可能是受到此事件的影响吧。久而久之,后来人们便将池仲鱼家族无故遭受株连之事,说成了如今“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句顺口成语而被广为流传

    查酒驾需要“株连”同车者吗?最近,武汉市公安局交管局的一项新政引发热议:酒后驾车,除司机受罚之外,同车乘客乃至同桌饮酒者,均将视司机违法情节轻重,接受现场教育、1小时深度教育两种形式的处理。当地交管局称,新政是为加大对酒驾、醉驾的打击教育力度,关于对同车、同桌者开展教育具体举措目前还在研究当中。而这个事件无法让人不联想北齐的故事。

    执法必须在法律授权的基础上行使自己的职权,任何一个部门无权也不可能在法律之外另立标准。现代法治的基础是,每个人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而不能够任意波及、株连到他人。一个人醉驾,法律责任不能推及违法行为之外的人身上。《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酒驾处罚对象就是违法者,并没把同桌者、同饮者作为“共犯”来处罚。而“法无明文授权不得为”,是依法行政的重要原则。

    好意和好法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好意,即执法者出于人文关怀的角度,提出善意的批评和教育,或者指出某些人的缺点和错误。作为武汉市安局交管局的一项新政,其出发点基于好意。但是其行为却超越好意的范畴,属于法律的延伸。“酒后驾车,除司机受罚之外,同车乘客乃至同桌饮酒者,均将视司机违法情节轻重,接受现场教育、1小时深度教育两种形式的处理”。深度1小时,足见其法律的强制性而非一般意义的批评教育。“深度1小时”作为酒驾的附加条款。明显超越了法律自身的规定有限延伸的范畴。如果执法部门可以任意解释或者延伸法律条文,那法律强制性和刚性规则将会大打折扣。

    制定法律法规特别是下位法不能超越上位法,也不也能侵犯公民的其他权利。酒驾人的同车以及一起喝酒的同桌,并不是交通违法的行为人,特别是非同车的同桌与实施违法行为没有关系,目前没有任何法规规定此类情形可以作为执法的对象。其次,即便是“同车”明知驾驶者酒驾,还坐其车辆,也只能从安全风险的角度加以教育之外,而不宜以酒驾相关行为论处。或许有人认为喝酒同桌担责有法律规定,如喝酒致死同桌承担赔偿责任,但这属于民法的侵权责任范畴,带有私权相互救济的特性,交通执法不能照搬借鉴。《立法法》规定,涉及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通过制定法律来授权,任何部门都不能自定这些权力。

    “法无禁止即可为”是处于不限制行为人独立行使法律规范的职权。但若理解为“法律没禁止乘坐醉驾”就可以与其同道,也就是说明知对方是违法者,或者是犯罪者,而与其同行。虽不是法律处罚的主体,但是起码是被动的成了参与者。人民网小蒋随想认为:“但若理解为“法律没禁止乘坐醉驾者的车辆,就可以坐”,难道不是一种谬误?酒驾与醉驾不光对驾驶员与同车人产生严重隐患,还会对其他社会车辆与行人构成严重威胁。在酒后驾车、明知酒驾不劝阻的问题上,我个人倾向从严处理。生命只有一次,安全容不得侥幸。从重处罚,明显有教育的警示的积极意义,但不能把没有前提“好”理解法律规定的“好”

    如果说“1小时深度教育两种形式的处理”确实有好的法律效果,最好修改《道路交通安全法》。而不是自定规矩,这的确不符合我国的立法原则。假若任意解释和修改法律条文,那法律公平又如何谈起呢?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