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古洋斋 发表于  2017-07-12 07:03:09 5850字 ( 3/3806)

又到就业季,别当啃老族(原创首发)

又到就业季,别当啃老族


古洋斋


清明前后,南方农村几乎昼夜都能听到“布谷布谷……”“快快播谷!”那急促、宏亮而又透着丝丝凄凉的叫唤,这便是布谷鸟的叫声。

布谷鸟的故事有很多种版本,我小时候是听妈妈给我讲的,她说:很久很久以前,山坡下住着一家善良勤劳的农民,靠一亩薄田根本养活不了一家人,男主人常年还得给地主家打短工、上山砍柴卖草,女主人除了料理家务,还靠纺纱卖布共同维持生计,谁知那年大旱,庄稼颗粒无收,男主人拼命干活,结果活活累死了,把一对才三岁的双抱胎儿子留给了妻子,这位妈妈哭肿了眼睛,看着幼小的儿子,她得挑起责任抚养他们成人呵,于是她更是没明没夜地干活:白天打柴卖草、编竹栏竹筐、养鸡卖蛋,夜晚则纺纱卖布,凌乱而花白的头发始终在她早衰的脸颊旁飘扬着,原已黝黑的皮肤日复一日,竟成古铜似的颜色。布满青筋的枯竹似的手上,总是留着黑而长的指甲;身上补丁摞补丁的衣服早已辨不出色彩。(我的母亲何尝不是这样?)生活过的如此辛苦,她却从不给人哀告求助。其所以她仍活的十分自尊、十分刚毅,是因为她有“希望”之星在照耀着,她把美好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两个儿子身上,然而她却彻底失败了。因为她怕儿子们吃苦受累,从小就不让他们干脏、苦、累的活;她怕儿子们在外面受人欺负,从小就不让他们跟别的小孩来往、去外面创荡;她自己吃尽千辛万苦,也要让儿子们吃饱吃好。过分的溺爱,使孩子没养成勤劳、自强的品质。还不到40岁的她终于累倒了,看到儿子们虽然已经长的人高马大,但知道他们都没学到养活自己的本领,于是忏悔不已,泪流满面但已无能为力。临终前她把他们叫到床前一一嘱咐怎么耕种、怎么砍柴编织……,依然放心不下,就告诉他们她死后会变成一只鸟,到下种的时候会来招呼他们千万勿误了“农时”。这只鸟便是布谷鸟。大概这是我国从洪荒时代就流传下来的故事,颇富教益。

还有一件对我感触很深的事:1975年我从部队去上海岳父母家探亲,本来狭窄的房子,却在顶层的阁楼里住上了一对70多岁的老年夫妇,要知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呵,怎么会来住在我家腰都伸不直的阁楼里?我打招呼说这太委屈您们了,老专家却微笑着回答(我看他眼里噙满了泪花):不好意思,给你们增添麻烦了。几天下来熟悉了他才告诉我,他出生在上海大资本家,苏州河畔的洋房是文革初期才收走而把他们赶回浙江老家去的,现在回来看看政策有没有松动。聊天中他说了这样一段话让我终生难忘,他说,当年他到德国去留学时,虽然家大业大,但掌管家业的他大哥每月只给他吃饭钱,买书籍及零花钱一分都不给,要他勤工俭学自己挣。看来很刻薄,但他在留学期间愣是这样做了,勤工俭学做过苦役杂工吃了不少辛苦,但他悟出了人生的深遽哲理:人首先要靠自强自立,才能求得生存和自尊,一个寄生的人还能奢谈什么本领、创造、奉献和孝顺?就靠自强自立的精神,他求得了真才实学,新中国一成立他便携妻儿返回祖国,分配到中科院专事医疗器械研究,出了20多个成果,其中包括我国第一代X光透视仪,多次受到周总理接见和表彰。呵!为什么过去有句老话叫“富不出三代”?我看,如果端端正正走这位老专家之路,富而不奢,仍然自立自强,千秋万代也不会变色呵!

唉!早在2005年,中国老龄科研中心就公布过一份调查,说我国已有30%左右的成年人被父母供养着。他们认为,在家里吃老人的、用老人的天经地义,做父母的就应该俯首甘为子女。有人用啃老族来形容这些年轻人的生存状态。(78日 国际在线)

一边是劳心劳力、白发苍苍的父母,一边是赖在父母怀里不断乳的子女。他们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却整天躺在父母的关怀中,上网聊天混迹社会,听任父母为生计而奔波。太辛苦太累啃老族拒绝工作的重要理由,他们本领不强却又好高骛远、害怕竞争、责任心偏差,勤劳、勤俭意识淡漠。加上父母的溺爱,让他们心高气傲,价值观出位,往往陷入一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就业与婚姻困惑中。

这是一种社会之痛,尤其是对那些只有退休金作为生活保障的家庭,更是一种难以言状的精神负荷。 对啃老族自身而言,长期游离于社会就业群体之外,会使自己不断边缘化,身心发育不仅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成熟,反会钝化自身的生存嗅觉,最后成为饱食终日的社会累赘,愧对青春,愧对父母的养育。在精神上无法断奶、经济上不能独立的人,永远无从谈起其作为的社会意义,更不可能承担起推进社会发展的应尽义务。

手写评论 发表于  2017-07-12 20:35:38 223字 ( 0/48)

我发现了一种大量真实存在力量强大却无费用的动力。发电关键就是动力,用这无费用的动力可以推动大中型发电机发电,为人们提供无费用的电力。用它发电,就像用风水光能做动

又到就业季,别当啃老族


古洋斋


清明前后,南方农村几乎昼夜都能听到“布谷布谷……”“快快播谷!”那急促、宏亮而又透着丝丝凄凉的叫唤,这便是布谷鸟的叫声。

布谷鸟的故事有很多种版本,我小时候是听妈妈给我讲的,她说:很久很久以前,山坡下住着一家善良勤劳的农民,靠一亩薄田根本养活不了一家人,男主人常年还得给地主家打短工、上山砍柴卖草,女主人除了料理家务,还靠纺纱卖布共同维持生计,谁知那年大旱,庄稼颗粒无收,男主人拼命干活,结果活活累死了,把一对才三岁的双抱胎儿子留给了妻子,这位妈妈哭肿了眼睛,看着幼小的儿子,她得挑起责任抚养他们成人呵,于是她更是没明没夜地干活:白天打柴卖草、编竹栏竹筐、养鸡卖蛋,夜晚则纺纱卖布,凌乱而花白的头发始终在她早衰的脸颊旁飘扬着,原已黝黑的皮肤日复一日,竟成古铜似的颜色。布满青筋的枯竹似的手上,总是留着黑而长的指甲;身上补丁摞补丁的衣服早已辨不出色彩。(我的母亲何尝不是这样?)生活过的如此辛苦,她却从不给人哀告求助。其所以她仍活的十分自尊、十分刚毅,是因为她有“希望”之星在照耀着,她把美好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两个儿子身上,然而她却彻底失败了。因为她怕儿子们吃苦受累,从小就不让他们干脏、苦、累的活;她怕儿子们在外面受人欺负,从小就不让他们跟别的小孩来往、去外面创荡;她自己吃尽千辛万苦,也要让儿子们吃饱吃好。过分的溺爱,使孩子没养成勤劳、自强的品质。还不到40岁的她终于累倒了,看到儿子们虽然已经长的人高马大,但知道他们都没学到养活自己的本领,于是忏悔不已,泪流满面但已无能为力。临终前她把他们叫到床前一一嘱咐怎么耕种、怎么砍柴编织……,依然放心不下,就告诉他们她死后会变成一只鸟,到下种的时候会来招呼他们千万勿误了“农时”。这只鸟便是布谷鸟。大概这是我国从洪荒时代就流传下来的故事,颇富教益。

还有一件对我感触很深的事:1975年我从部队去上海岳父母家探亲,本来狭窄的房子,却在顶层的阁楼里住上了一对70多岁的老年夫妇,要知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呵,怎么会来住在我家腰都伸不直的阁楼里?我打招呼说这太委屈您们了,老专家却微笑着回答(我看他眼里噙满了泪花):不好意思,给你们增添麻烦了。几天下来熟悉了他才告诉我,他出生在上海大资本家,苏州河畔的洋房是文革初期才收走而把他们赶回浙江老家去的,现在回来看看政策有没有松动。聊天中他说了这样一段话让我终生难忘,他说,当年他到德国去留学时,虽然家大业大,但掌管家业的他大哥每月只给他吃饭钱,买书籍及零花钱一分都不给,要他勤工俭学自己挣。看来很刻薄,但他在留学期间愣是这样做了,勤工俭学做过苦役杂工吃了不少辛苦,但他悟出了人生的深遽哲理:人首先要靠自强自立,才能求得生存和自尊,一个寄生的人还能奢谈什么本领、创造、奉献和孝顺?就靠自强自立的精神,他求得了真才实学,新中国一成立他便携妻儿返回祖国,分配到中科院专事医疗器械研究,出了20多个成果,其中包括我国第一代X光透视仪,多次受到周总理接见和表彰。呵!为什么过去有句老话叫“富不出三代”?我看,如果端端正正走这位老专家之路,富而不奢,仍然自立自强,千秋万代也不会变色呵!

唉!早在2005年,中国老龄科研中心就公布过一份调查,说我国已有30%左右的成年人被父母供养着。他们认为,在家里吃老人的、用老人的天经地义,做父母的就应该俯首甘为子女。有人用啃老族来形容这些年轻人的生存状态。(78日 国际在线)

一边是劳心劳力、白发苍苍的父母,一边是赖在父母怀里不断乳的子女。他们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却整天躺在父母的关怀中,上网聊天混迹社会,听任父母为生计而奔波。太辛苦太累啃老族拒绝工作的重要理由,他们本领不强却又好高骛远、害怕竞争、责任心偏差,勤劳、勤俭意识淡漠。加上父母的溺爱,让他们心高气傲,价值观出位,往往陷入一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就业与婚姻困惑中。

这是一种社会之痛,尤其是对那些只有退休金作为生活保障的家庭,更是一种难以言状的精神负荷。 对啃老族自身而言,长期游离于社会就业群体之外,会使自己不断边缘化,身心发育不仅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成熟,反会钝化自身的生存嗅觉,最后成为饱食终日的社会累赘,愧对青春,愧对父母的养育。在精神上无法断奶、经济上不能独立的人,永远无从谈起其作为的社会意义,更不可能承担起推进社会发展的应尽义务。

熬雪寒梅 发表于  2017-07-12 15:45:29 71字 ( 0/100)

很赞成作者观点,现在的年轻人从小就受到父母的溺爱不能吃半点辛苦。靠啃老终究不能啃一辈子还是要靠自己,只要自立自强、勇于吃苦勇于担当必定有回报。

又到就业季,别当啃老族


古洋斋


清明前后,南方农村几乎昼夜都能听到“布谷布谷……”“快快播谷!”那急促、宏亮而又透着丝丝凄凉的叫唤,这便是布谷鸟的叫声。

布谷鸟的故事有很多种版本,我小时候是听妈妈给我讲的,她说:很久很久以前,山坡下住着一家善良勤劳的农民,靠一亩薄田根本养活不了一家人,男主人常年还得给地主家打短工、上山砍柴卖草,女主人除了料理家务,还靠纺纱卖布共同维持生计,谁知那年大旱,庄稼颗粒无收,男主人拼命干活,结果活活累死了,把一对才三岁的双抱胎儿子留给了妻子,这位妈妈哭肿了眼睛,看着幼小的儿子,她得挑起责任抚养他们成人呵,于是她更是没明没夜地干活:白天打柴卖草、编竹栏竹筐、养鸡卖蛋,夜晚则纺纱卖布,凌乱而花白的头发始终在她早衰的脸颊旁飘扬着,原已黝黑的皮肤日复一日,竟成古铜似的颜色。布满青筋的枯竹似的手上,总是留着黑而长的指甲;身上补丁摞补丁的衣服早已辨不出色彩。(我的母亲何尝不是这样?)生活过的如此辛苦,她却从不给人哀告求助。其所以她仍活的十分自尊、十分刚毅,是因为她有“希望”之星在照耀着,她把美好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两个儿子身上,然而她却彻底失败了。因为她怕儿子们吃苦受累,从小就不让他们干脏、苦、累的活;她怕儿子们在外面受人欺负,从小就不让他们跟别的小孩来往、去外面创荡;她自己吃尽千辛万苦,也要让儿子们吃饱吃好。过分的溺爱,使孩子没养成勤劳、自强的品质。还不到40岁的她终于累倒了,看到儿子们虽然已经长的人高马大,但知道他们都没学到养活自己的本领,于是忏悔不已,泪流满面但已无能为力。临终前她把他们叫到床前一一嘱咐怎么耕种、怎么砍柴编织……,依然放心不下,就告诉他们她死后会变成一只鸟,到下种的时候会来招呼他们千万勿误了“农时”。这只鸟便是布谷鸟。大概这是我国从洪荒时代就流传下来的故事,颇富教益。

还有一件对我感触很深的事:1975年我从部队去上海岳父母家探亲,本来狭窄的房子,却在顶层的阁楼里住上了一对70多岁的老年夫妇,要知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呵,怎么会来住在我家腰都伸不直的阁楼里?我打招呼说这太委屈您们了,老专家却微笑着回答(我看他眼里噙满了泪花):不好意思,给你们增添麻烦了。几天下来熟悉了他才告诉我,他出生在上海大资本家,苏州河畔的洋房是文革初期才收走而把他们赶回浙江老家去的,现在回来看看政策有没有松动。聊天中他说了这样一段话让我终生难忘,他说,当年他到德国去留学时,虽然家大业大,但掌管家业的他大哥每月只给他吃饭钱,买书籍及零花钱一分都不给,要他勤工俭学自己挣。看来很刻薄,但他在留学期间愣是这样做了,勤工俭学做过苦役杂工吃了不少辛苦,但他悟出了人生的深遽哲理:人首先要靠自强自立,才能求得生存和自尊,一个寄生的人还能奢谈什么本领、创造、奉献和孝顺?就靠自强自立的精神,他求得了真才实学,新中国一成立他便携妻儿返回祖国,分配到中科院专事医疗器械研究,出了20多个成果,其中包括我国第一代X光透视仪,多次受到周总理接见和表彰。呵!为什么过去有句老话叫“富不出三代”?我看,如果端端正正走这位老专家之路,富而不奢,仍然自立自强,千秋万代也不会变色呵!

唉!早在2005年,中国老龄科研中心就公布过一份调查,说我国已有30%左右的成年人被父母供养着。他们认为,在家里吃老人的、用老人的天经地义,做父母的就应该俯首甘为子女。有人用啃老族来形容这些年轻人的生存状态。(78日 国际在线)

一边是劳心劳力、白发苍苍的父母,一边是赖在父母怀里不断乳的子女。他们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却整天躺在父母的关怀中,上网聊天混迹社会,听任父母为生计而奔波。太辛苦太累啃老族拒绝工作的重要理由,他们本领不强却又好高骛远、害怕竞争、责任心偏差,勤劳、勤俭意识淡漠。加上父母的溺爱,让他们心高气傲,价值观出位,往往陷入一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就业与婚姻困惑中。

这是一种社会之痛,尤其是对那些只有退休金作为生活保障的家庭,更是一种难以言状的精神负荷。 对啃老族自身而言,长期游离于社会就业群体之外,会使自己不断边缘化,身心发育不仅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成熟,反会钝化自身的生存嗅觉,最后成为饱食终日的社会累赘,愧对青春,愧对父母的养育。在精神上无法断奶、经济上不能独立的人,永远无从谈起其作为的社会意义,更不可能承担起推进社会发展的应尽义务。

panzs 发表于  2017-07-12 15:07:37 317字 ( 0/101)

年轻一代有相当一部分人缺少做人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担当精神,一个人来到人间总得有所贡献吧,成年了对社会对家庭应该有担当吧,老是想着社会应该的给予家庭其他成员的付出

又到就业季,别当啃老族


古洋斋


清明前后,南方农村几乎昼夜都能听到“布谷布谷……”“快快播谷!”那急促、宏亮而又透着丝丝凄凉的叫唤,这便是布谷鸟的叫声。

布谷鸟的故事有很多种版本,我小时候是听妈妈给我讲的,她说:很久很久以前,山坡下住着一家善良勤劳的农民,靠一亩薄田根本养活不了一家人,男主人常年还得给地主家打短工、上山砍柴卖草,女主人除了料理家务,还靠纺纱卖布共同维持生计,谁知那年大旱,庄稼颗粒无收,男主人拼命干活,结果活活累死了,把一对才三岁的双抱胎儿子留给了妻子,这位妈妈哭肿了眼睛,看着幼小的儿子,她得挑起责任抚养他们成人呵,于是她更是没明没夜地干活:白天打柴卖草、编竹栏竹筐、养鸡卖蛋,夜晚则纺纱卖布,凌乱而花白的头发始终在她早衰的脸颊旁飘扬着,原已黝黑的皮肤日复一日,竟成古铜似的颜色。布满青筋的枯竹似的手上,总是留着黑而长的指甲;身上补丁摞补丁的衣服早已辨不出色彩。(我的母亲何尝不是这样?)生活过的如此辛苦,她却从不给人哀告求助。其所以她仍活的十分自尊、十分刚毅,是因为她有“希望”之星在照耀着,她把美好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两个儿子身上,然而她却彻底失败了。因为她怕儿子们吃苦受累,从小就不让他们干脏、苦、累的活;她怕儿子们在外面受人欺负,从小就不让他们跟别的小孩来往、去外面创荡;她自己吃尽千辛万苦,也要让儿子们吃饱吃好。过分的溺爱,使孩子没养成勤劳、自强的品质。还不到40岁的她终于累倒了,看到儿子们虽然已经长的人高马大,但知道他们都没学到养活自己的本领,于是忏悔不已,泪流满面但已无能为力。临终前她把他们叫到床前一一嘱咐怎么耕种、怎么砍柴编织……,依然放心不下,就告诉他们她死后会变成一只鸟,到下种的时候会来招呼他们千万勿误了“农时”。这只鸟便是布谷鸟。大概这是我国从洪荒时代就流传下来的故事,颇富教益。

还有一件对我感触很深的事:1975年我从部队去上海岳父母家探亲,本来狭窄的房子,却在顶层的阁楼里住上了一对70多岁的老年夫妇,要知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呵,怎么会来住在我家腰都伸不直的阁楼里?我打招呼说这太委屈您们了,老专家却微笑着回答(我看他眼里噙满了泪花):不好意思,给你们增添麻烦了。几天下来熟悉了他才告诉我,他出生在上海大资本家,苏州河畔的洋房是文革初期才收走而把他们赶回浙江老家去的,现在回来看看政策有没有松动。聊天中他说了这样一段话让我终生难忘,他说,当年他到德国去留学时,虽然家大业大,但掌管家业的他大哥每月只给他吃饭钱,买书籍及零花钱一分都不给,要他勤工俭学自己挣。看来很刻薄,但他在留学期间愣是这样做了,勤工俭学做过苦役杂工吃了不少辛苦,但他悟出了人生的深遽哲理:人首先要靠自强自立,才能求得生存和自尊,一个寄生的人还能奢谈什么本领、创造、奉献和孝顺?就靠自强自立的精神,他求得了真才实学,新中国一成立他便携妻儿返回祖国,分配到中科院专事医疗器械研究,出了20多个成果,其中包括我国第一代X光透视仪,多次受到周总理接见和表彰。呵!为什么过去有句老话叫“富不出三代”?我看,如果端端正正走这位老专家之路,富而不奢,仍然自立自强,千秋万代也不会变色呵!

唉!早在2005年,中国老龄科研中心就公布过一份调查,说我国已有30%左右的成年人被父母供养着。他们认为,在家里吃老人的、用老人的天经地义,做父母的就应该俯首甘为子女。有人用啃老族来形容这些年轻人的生存状态。(78日 国际在线)

一边是劳心劳力、白发苍苍的父母,一边是赖在父母怀里不断乳的子女。他们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却整天躺在父母的关怀中,上网聊天混迹社会,听任父母为生计而奔波。太辛苦太累啃老族拒绝工作的重要理由,他们本领不强却又好高骛远、害怕竞争、责任心偏差,勤劳、勤俭意识淡漠。加上父母的溺爱,让他们心高气傲,价值观出位,往往陷入一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就业与婚姻困惑中。

这是一种社会之痛,尤其是对那些只有退休金作为生活保障的家庭,更是一种难以言状的精神负荷。 对啃老族自身而言,长期游离于社会就业群体之外,会使自己不断边缘化,身心发育不仅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成熟,反会钝化自身的生存嗅觉,最后成为饱食终日的社会累赘,愧对青春,愧对父母的养育。在精神上无法断奶、经济上不能独立的人,永远无从谈起其作为的社会意义,更不可能承担起推进社会发展的应尽义务。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