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深山野叟 发表于  2017-05-07 12:57:14 4897字 ( 41/3415)

深山野叟: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原创首发)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175.7.186 发表于  2017-05-24 02:50:26 0字 ( 0/2)

回复@深山野叟:本来随着事物的变化早就该这样,但是谁这样想过农业出路,都在设计怎么私有市场经济,

回复@深山野叟:本来随着事物的变化早就该这样,但是谁这样想过农业出路,都在设计怎么私有市场经济,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221.194.242 发表于  2017-05-23 22:25:18 0字 ( 0/0)

农村种粮资金来源:组织入农保,吃大米白面先入农保,与入医保形式一样,入保吃保内价绿色,不入保吃保外价不绿色,有足够资金就不怕天气干旱与水澇。

农村种粮资金来源:组织入农保,吃大米白面先入农保,与入医保形式一样,入保吃保内价绿色,不入保吃保外价不绿色,有足够资金就不怕天气干旱与水澇。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221.194.242 发表于  2017-05-23 22:18:13 0字 ( 0/4)

农村资金来源,组织吃大米白面入农保,完全学医保的形式,入保了,(供绿色粮,入保吃保内价粮,不入用保外价(氮磷钾化肥粮),当然蔬菜副食同上。

农村资金来源,组织吃大米白面入农保,完全学医保的形式,入保了,(供绿色粮,入保吃保内价粮,不入用保外价(氮磷钾化肥粮),当然蔬菜副食同上。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xywwwb 发表于  2017-05-22 23:19:53 69字 ( 0/1)

经济衰退好惊讶,经济衰退了吗?作者的依据。“三农”这个问题好大,作者的“三农”问题解决方案有哪些?需要谁做什么?具体点,也好让大家看明白。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60.210.216 发表于  2017-05-22 21:46:20 0字 ( 0/0)

据老夫观察,解决不了。

据老夫观察,解决不了。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59.174.223 发表于  2017-05-22 21:28:51 103字 ( 0/2)

房价,贪官,传销。。经济衰退的根本愿意房价不用多说,贪官也不用多说。传销最大毒瘤,它不但不创造价值,而且毒害人的思想,对中国人危害最大。大家都想不劳而获,玩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59.174.223 发表于  2017-05-22 20:25:11 31字 ( 0/2)

祖国富强要首先整治3点。1.传销2.比特币3。贪官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119.129.53 发表于  2017-05-10 12:39:58 259字 ( 0/14)

阻止经济衰退应该是指阻止国民经济总产值下降。农产品产值不高,在实现了粮食自给有余的情况下,农产品占国民经济总产值中的比例不高,只会不断下降。国家发展的方向不是实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深山野叟 发表于  2017-05-11 17:02:06 199字 ( 0/13)

首先尊重朋友的意见,但朋友可能把GNP(国民生产总值)和GDP(国内生产总值)混淆了,而新兴的三农经济,应该是农工贸综合经营的,不再是1979年以前的单纯种粮,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千秋同 发表于  2017-05-10 10:30:39 90字 ( 0/62)

无论谁不真心实意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脚踏实地的真干四个现代化,特别是农业现代化,自然灾害的规律在历史上的重复GDP也只会哭天无泪唯有饿殍遍野,只有尽快实现农业现代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少女心事g 发表于  2017-05-10 09:13:06 95字 ( 0/19)

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田心相心 发表于  2017-05-09 12:03:48 134字 ( 0/17)

经济泡沫,就是透支未来经济。打个比方,必要性休息与睡眠时间为每天14小时,即每天持续工作时间累计上限正常为10小时,如果某阶段每天持续工作时间累计为12小时,则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微言大义9 发表于  2017-05-09 11:59:27 28字 ( 0/15)

土地所有权不明确,就没有人敢投资,那么农民就会永远贫困!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微言大义9 发表于  2017-05-09 11:58:34 176字 ( 0/6)

农民土地权益归属不明确,就不可能解决三农问题。土地没人耕种,就叫农民使用,就说土地是农民的。土地要是利用有点效益了,就说土地是归集体所以的,村乡镇干部随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周到群众 发表于  2017-05-09 11:50:50 60字 ( 0/18)

决策层别让许小年之流密室忽悠了,要提防他们塞进私货,大家的事业最好在网上公开讨论,求得共识后才能获得大家的鼎力支持。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老头说梦好 发表于  2017-05-09 10:18:27 129字 ( 0/9)

好文章,说的有道理,把几亿农民转城市民的巨大投资,改成在农村或者小城镇建设工厂,发展工业,农村劳动力就近转化,没有了留守儿童问题,没有了空穴老人问题,没有了社会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周到群众 发表于  2017-05-09 08:52:14 91字 ( 0/18)

在政策倾斜、国企无偿的技术支援下,大力扶植乡镇企业、产品走出省门、国门,城市化才有坚实的根基;而给倒爷们贷款炒楼,银行就会出现大量坏账。赶紧出台乡镇企业2.0版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221.194.253 发表于  2017-05-09 05:42:50 0字 ( 0/3)

鼓舞民心的政策是生产资料公有制,集体主义思想,三级所有,大农机耕种,水利能灌溉旱田,有猪肥,生产队有驴,牛,羊群积有机费,搭配点化肥,很少用农药。

鼓舞民心的政策是生产资料公有制,集体主义思想,三级所有,大农机耕种,水利能灌溉旱田,有猪肥,生产队有驴,牛,羊群积有机费,搭配点化肥,很少用农药。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美丽中国不是梦 发表于  2017-05-09 03:14:57 132字 ( 0/11)

应该讲是城镇化,工业城休闲小镇,山区、边远农村没有开发意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也即会破坏生态,按国家即将粮食功能区划分实现现代化农业,基本上很多农民边缘化,等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121.27.207 发表于  2017-05-08 17:21:00 0字 ( 0/4)

农业学小岗,等省財拔款或按手印要饭,

农业学小岗,等省財拔款或按手印要饭,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唐山琳 发表于  2017-05-08 15:15:12 59字 ( 0/31)

农民市民不能稳定就业都进城凭什么提高消费?农民都进城岂不真正农村空化?将农村的幢幢楼房闲置都拥挤城市也可发展经济???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千秋同 发表于  2017-05-09 08:12:06 33字 ( 0/67)

不尽快实现农业现代化,一切都是空谈,十四亿人张嘴吃饭,凭什么养活!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08 16:25:57 20字 ( 0/12)

言之有理!实话实说!!求真务实!!!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171.109.250 发表于  2017-05-08 12:40:44 0字 ( 0/5)

我是一个失业农民工,窝在租屋里不敢出来,我该退回农村吗

我是一个失业农民工,窝在租屋里不敢出来,我该退回农村吗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223.88.165 发表于  2017-05-08 13:34:52 17字 ( 0/8)

同情!你觉得学小岗如何,能再学吗?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我们很好的 发表于  2017-05-08 11:46:48 0字 ( 0/10)

我点赞只能赞一票,但我要用文字给你一万个赞·三农真的是太重要了。〞放〞就活,〝管卡〞就死了。

我点赞只能赞一票,但我要用文字给你一万个赞·三农真的是太重要了。〞放〞就活,〝管卡〞就死了。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110.90.34 发表于  2017-05-08 10:57:03 85字 ( 0/8)

消除思想上的不平等, 人为的划分城市与农村高低,城市就是好,农村就是不好,提供公平的机会,实现双向流动机制,有实质的帮助上农村城市化,提高城市和农村的人民思想素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苏鲁豫皖 发表于  2017-05-08 10:01:52 26字 ( 0/10)

农业是国家发展的重要支柱。发展好农村有利于国家建设。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124.237.8 发表于  2017-05-08 09:30:20 53字 ( 0/4)

陈主任的文章体现了中央精神 你的文章与中央精神背道而驰 我们要深刻的学习领会中央精神 这样才会有光明的前途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106.81.213 发表于  2017-05-08 08:44:23 25字 ( 0/5)

黑经济黄经济毒经济滥发纸币祸国殃民的经济不要也罢!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100.65.67 发表于  2017-05-08 07:42:28 59字 ( 0/6)

主贴很关注三农,也我们农村很了解,我侬农民很感激您。不过我猜想,只要小岗还是旗帜,三农困局便难破,农民安居乐业便是梦。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110.152.208 发表于  2017-05-07 21:44:50 389字 ( 0/15)

城市表明人口、生产工具、资本、享受和需求的集中, 而乡村里所看到的却是相反的情况 ;孤立和 分散。----- 【 马恩选集】 第一卷56页 ---- 、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一只老猫43849789 发表于  2017-05-07 19:57:48 109字 ( 0/10)

一 政社合一它不据有公共财产的合法根本条件主要购件要件和要素。 注:不是通过合法劳动价值所得生产生活所有权。它没有通过大公无私的、公买公卖不能成了霸道的等价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红鳄天鹰 发表于  2017-05-07 19:45:18 14字 ( 0/15)

没有销售平台,说再多都白搭。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山里猎人 发表于  2017-05-07 19:41:11 32字 ( 0/39)

我村近十几年来所建房屋200余间,没有审批?也没有土地证为什么?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山里猎人 发表于  2017-05-07 19:36:15 18字 ( 0/17)

操动村委会选举,国家的法律尊严???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山里猎人 发表于  2017-05-07 19:32:18 4字 ( 0/28)

以租代征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119.181.121 发表于  2017-05-07 17:48:48 52字 ( 0/15)

《农业》《农民》《农村》的【三农】问题,事关【全民】《生存生活》《人口数量》和《劳动力价值》的【高低】!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老头说梦好 发表于  2017-05-07 17:32:28 71字 ( 0/13)

很有见地的好文章,实事求是的好建议,多么好的理论,只要是脱离了具体国情,脱离了具体实际情况,都是水中月,空中花,只能对国家和社会造成巨大伤害。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36.62.81 发表于  2017-05-07 16:43:45 267字 ( 0/11)

一代身份证在银行无法取钱问题: (1) 不论现金支付还是通过银行卡支付工资,是工人与企业二者之间的关系,在法律范围内与任何第三方都没有关系,否则,是反动派侵犯公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223.158.10 发表于  2017-05-07 14:16:58 0字 ( 0/15)

刚才谁还说市场经济成功了,成功了经济衰退,难道要的是这个成功

刚才谁还说市场经济成功了,成功了经济衰退,难道要的是这个成功

解决好了三农问题才能止住经济衰退

 

拜读到两位重量级大人物的大作:中央农办主任陈锡文撰文说,近二亿离乡进城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市民待遇,关键是农民工身份没有转正成为市民,但转为市民,就要涉及到有足够的钱,才能解决农民工进城后的就业、住房、福利和子女入学问题。近些年,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文章很多,大都归咎于农民工进城没能获得市民的资格,但陈锡文指出了难以转正身份的原因——钱,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城乡二元户口迟迟不能废除的原因,这才导致因户口藩篱让异地务工的人们受尽了岐遇。通读陈文,该文旨在分析问题和解决农民工的不公平待遇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则撰文,说如果通过推动城市化,把近9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提高到目前城市人口的水平,中国的消费规模将会增加2.5倍,可保9%以上的增长率继续20年,当前的生产过剩压力自然会消除,住宅将变得严重供应不足,房地产与银行间的不良债务循环也可被消除。王建认为,农民的务农收入增长缓慢,抑制了农民消费,农民在城市打工挣钱却不在城市消费,直接压低了消费率,农民社保水平低,收入中就会有一部分转化成社保储蓄起来,直接影响了农民消费,如果未来20年有8亿农民进城,平均每年就需要安排4000万农民转为市民,要求城市化率的年均提升速度是5.4%,是目前的5倍。根据有关方面的分析,每个农民转化为市民,包括居住、社保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共需25万元,8亿农民进城,20年内总共需要支出200万亿,分解到每年4000万人进城,就是10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15%。王文也提到了因增加消费规模可保209%的增长,可只算增长账而忽略了陈文提到的投入账,现在不到2亿农民进城都难转正为市民,8亿农民都进城,难道印刷纸钱来解决失业、住房、福利、入学?

陈文很客观地指出农民工进城难以转正的原因,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王文则只看到繁茂的枝叶而忽略了供给水分营养的根系主干,提倡8亿农民全部进城去消费,以为人口都进城消费了,就经济腾飞了——要是为保9%而大量扩城修楼,用20年把8亿农民都转移进城里,谁都能想像出中国将是一番啥样的风景!

这些重磅人物为啥就不换个思路来看待三农和中国的经济呢?

中国经济走向衰退,本身就是在片面城市化思想指导下,过度推高房地产扩大城市规模以及资源过度向城市集中;解散集体农业使三农长期荒废,三农资源被闲置;一头钻进美国规则,被国际资本不停扫荡所造成的,怎么不去反思和总结,却还在“城市化”这个陷阱里打转转出不来呢?为什么就不深入理解“城市化”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呢?难道真的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城里去居住就叫城市化吗?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理解,在“城市化”里,“化”是普及的意思,而城市化的核心不是人为地把人口聚集在城里,而是把城市的生产水平、生活素质、公民福利和公共设施普及到乡下,全国乡村都与城里人过上同等的生活了,才叫城市化。上面发声的,个个儿都是大专家大学者,看问题怎么就不尝试着统筹看待社会和经济问题呢?你们想想看,当前的产能过剩,能够再用引发过剩的房地产大基建来消化过剩吗?目前的企业倒闭潮,是能够把维权工人摆平就消除矛盾的吗?目前的工人大量失业,是一句鼓励就业和双创就能实现就业的吗?目前的消费疲软,是把人口留在城里消费就能拉动的吗?目前各行各业的产能无不大大过剩,是什么原因?目前最广大的中下层群众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你们深入了解过吗?……站在国家层面,社会的、经济的问题,岂能以一叶而障目?岂能孤立地看待某一问题?

从上层到底层都有必要试着设想一下,要是全国的并没产生过价值的深山老林、荒滩沙漠、滩涂小岛,都鼓励私人资本去开发特色产业和旅游;全国的平原和丘陵地区,都转型成新型的、集体性质的农业组织,从事农工贸综合经营,那么,每个村的新型集体组织都要进行连片土地、修路补渠、新建农副产品深加工厂和土特产品工厂,添置设备,那该消化多少过剩产能啊?三农激活了,该吸纳多少失业劳动力啊?劳动力都有用武之地了,多年来弃农挤进低们槛工商业的多余人力回归本位了,全国的所有过剩产能还能存在?市场供需岂不会自行趋向平衡?全国农村在以新型集体农业为主、私人资本和个体经营为辅的大形势中经营上三五年了,都有实力改善村民居住、福利和公益事业了,全国城镇化岂不就实现了?虽然初期转型国家需要投资,可三五年后,不仅不需要国家直补和扶持,反而每个经营体每年都能向国家上交一万到数万元税收,岂不国库充盈?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经济被激活了,所有家庭每年收入增多了、支出减少了,特别是异地入学、就医的费用省下来了,全都能由生存型消费转为改善型消费了,全国的内需还能不十分强劲?占多数的家庭不再四分五裂、不再有空巢留守和春运了,全社会伦理回归正常了,社会岂不就自然趋于合谐了?……奉劝那些能为中央决策层说上话的专家学者和专业研究部门,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传承,为了自己胸腔里那颗良心,别再做梦一般梦到啥就说啥,尽量站在中国国情的立场上,用统筹思维来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吧!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