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绝地枭雄 发表于  2017-05-05 07:11:20 7968字 ( 129/38682)

人民日报:50、60岁“准老年人”发挥余热咋这么难?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01.21.123 发表于  2017-05-18 22:17:27 0字 ( 0/25)

与共和国小两岁,但有有太多的原因末能进高级学校学习,不是我甭只让我学大寨,如今变成小农,地也种不动了

与共和国小两岁,但有有太多的原因末能进高级学校学习,不是我甭只让我学大寨,如今变成小农,地也种不动了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寧靜致遠~ 发表于  2017-05-18 17:45:34 52字 ( 0/26)

传统观念、文化因素等影响了就业观念,岗位性质、技能特点的不同应该有不同的就业限制,让准老年人充分发挥余热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21.27.202 发表于  2017-05-12 20:44:47 0字 ( 0/21)

这两代人经的太多了

这两代人经的太多了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wbq2826072 发表于  2017-05-12 11:33:00 58字 ( 0/67)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83.4.43 发表于  2017-05-11 11:14:25 2字 ( 0/18)

支持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05-10 09:47:24 5字 ( 0/25)

准?余热?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期待中国 发表于  2017-05-10 09:06:51 64字 ( 0/12)

现在很多企业招聘年龄最高定在45岁,那些没退休的人都很难找到工作,何况已经退休的,还是把工作岗位留给那些没退休,还要养家的人吧。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7.158.210 发表于  2017-05-10 08:44:34 150字 ( 0/43)

有多少人感觉到目前所从事的职业的很幸福,退休了真的就没事干了吗?退休后管理本门是干什么的,有多少年轻人因上班孩子没人带?有多少年轻人父母生病没人管?怎么不把退休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家在城边 发表于  2017-05-10 08:10:46 0字 ( 0/12)

这是在浪费人力资源。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五十多岁其实真的是处在正当发挥自身优势的时候。

这是在浪费人力资源。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五十多岁其实真的是处在正当发挥自身优势的时候。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老有理 发表于  2017-05-09 22:58:22 15字 ( 0/7)

找对地方,找对方向,应该还行。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39.162.135 发表于  2017-05-09 16:22:13 0字 ( 0/17)

回复@李文坤:一个人啥时候该干啥,自有导演安排!15039682731

回复@李文坤:一个人啥时候该干啥,自有导演安排!15039682731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fys1104 发表于  2017-05-09 15:17:32 497字 ( 0/46)

夕阳无限好 只是近黄昏 目前,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新人接受新型事物快,适应能力较强,能很快上手工作,但是经验不足,实际操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为民言 发表于  2017-05-09 11:30:43 45字 ( 0/112)

老年人再就业,最大的问题就是得不到社会的承认和尊重,许多行业在招聘时就设置了45岁的门槛。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7.136.66 发表于  2017-05-09 09:10:56 0字 ( 0/47)

作为一名法律人,我知道检察院只审查法院判决是否错误,如果有错误才能监督。对当事人的实体权利,检察院是没有审判权的。你的诉求应该请法院裁判。而且你说的话没有案情、

作为一名法律人,我知道检察院只审查法院判决是否错误,如果有错误才能监督。对当事人的实体权利,检察院是没有审判权的。你的诉求应该请法院裁判。而且你说的话没有案情、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61.187.198 发表于  2017-05-08 16:22:19 67字 ( 0/25)

说白了,退休人员就是与年青人争饭吃,贪心不知足,实在闲不住,可以每天试着与各地的环卫工人起早贪黑试试看是否吃得消,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李文坤 发表于  2017-05-08 12:13:39 22字 ( 0/73)

我敢肯定,这个问题绝对不是清洁工人提出来的!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47.60 发表于  2017-05-08 09:43:11 11字 ( 0/27)

政府和国企的优越感惯的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36.63.113 发表于  2017-05-07 12:24:29 112字 ( 0/24)

找几个关系好的朋友人,可以偶尔自带车子,方便饭,水,自带收动桌椅伞在农村大山或大树下打打小牌,欣赏大自然美丽风光,多么舒服啊,美国有钱人在农村买房子享受新鲜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222.218.141 发表于  2017-05-07 11:47:30 9字 ( 0/28)

请勿要为延退造势.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222.218.141 发表于  2017-05-07 11:46:22 121字 ( 0/53)

个人在社会中的价值,不仅表现在在职在岗时的收入待遇,还表现在退休后的养老待遇.不解决干得多(譬如工龄长)收入却低得不公平不公正的收入分配弊端,譬如总以职务级别岗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71.94.102 发表于  2017-05-07 11:23:22 22字 ( 0/36)

人人要有退休工资,特别是下岗工人、失地农民。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83.4.43 发表于  2017-05-11 11:24:02 82字 ( 0/32)

关照弱势群体,精准扶贫,雪中送炭,政府这方面要做的工作多呢。至于养老保险对于特别困难者应该有援助缴费机制,而不是白给。养老保险是保险而不完全是社会福利,两者要分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25.73.83 发表于  2017-05-07 08:08:36 32字 ( 0/25)

在经历沉淀、经验积累峰值期被迫退岗成为“闲散”人员,郁闷!困惑!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83.21.159 发表于  2017-05-06 21:33:03 3字 ( 0/29)

[赞]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退隠老者 发表于  2017-05-06 19:26:26 100字 ( 0/32)

老干部职工(基层)人员退休、特别是退养后,甘愿奉献者大有人在,只有社会需求无政策支撑令人寒心!有的基层人员退后所办的事(纯奉献)是现职基层工作人员的几倍、十几倍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康钦华 发表于  2017-05-06 18:33:39 267字 ( 0/94)

老年人发挥余热比较精准!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三斤籽姜不如一斤老姜。别的不说,现以大学生当月嫂为例:她们虽然能获取高格月工资。这与她们十载寒窗求到的知识格格不入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222.218.138 发表于  2017-05-06 17:45:30 51字 ( 0/38)

有知识无技术的高知阶层,还不如有技术无知识的低知阶层的收入高。例如,电器修理工比传授知识的教授收入高。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222.218.138 发表于  2017-05-06 17:48:48 80字 ( 0/39)

你教汉语言文学、数学、历史,哪怕在职时评聘上教授,退休后通常无职业可谋,还不如文化程度很低做点小买卖,搞点小修理的人总可赚钱,阳春白雪不如下里巴人。中国的悲哀!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06 13:05:56 119字 ( 0/45)

老年人发挥余热精神可隹,但前题也要保障其生活资金来源呀!如果体力劳动者没有正常退休金,三资企业又不肯聘请招收500、60岁的企业干部职工,那么如何保障他们的生活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53.149 发表于  2017-05-06 12:48:16 39字 ( 0/156)

某国有企业的高级会计师,退休后,到了一家私营企业任会计师,工资收入增加了两倍。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06 12:50:57 60字 ( 0/56)

如果你是个上班轻松又吃闲饭的公务员,可以活到老干到死,但只能领退休85%的工资待遇,那才真正精神可佳,你说好吗???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1.165.109 发表于  2017-05-06 12:26:51 121字 ( 0/292)

退休老人找工作大部是企业退休老年人,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但企业退休老人。既没有老有所养。也没有所乐。大部企业退休老有所为继续发挥余热,因为养老金太低,低于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2:03:50 290字 ( 0/85)

延迟和提前退休的条件,主要是以:国民经济的统计决定,以工农业生产总量和全社会的消费量决定;以就业人数和失业人数的比例决定。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机械化自动化设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2:04:40 238字 ( 0/65)

退休和医疗是一个法律法规的政策制度,全国城乡的劳动人民是一个整体,应分清就业和失业。在职人员在工作时企业依政府财政部门预算退休、医疗等社会保险福利事业的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2:02:51 348字 ( 0/62)

国家财政预算、收入和支出,是有预见的正常范围内的收入和支出;超出正常现象外的范围支出需要额外的资金解决问题,国家财政就需要资金积累和物资储备,对付意外问题。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2:02:06 453字 ( 0/75)

国务院财政部和劳动部应在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财政部对国家财政收入和支出的报告中汇报税收利润中退休养老金项目财政赤字和社会保险福利金中养老金的赤字问题,解决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2:01:20 345字 ( 0/76)

国营国企是人民的税收,利润投资,投资人是全体劳动人民,利润归全国人民所有,国务院对国营国企统一领导管理,有利于全国的物价的统一、稳定,有利于节约人力物力,节约人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1:59:50 255字 ( 0/64)

国营国企是人民的税收,利润投资,投资人是全体劳动人民,独立、完整、自负盈亏的国营国企有国务院国营国企统一领导,全国统一价格,国营国企的利润归人民所有,全部上缴国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1:58:40 410字 ( 0/58)

●以《宪法》为基础,依法行政、依法管理、依法监督,保护劳动人民的合法权益、劳动成果,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确保人民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1:57:25 410字 ( 0/74)

●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 ●内容相同的法律只能有一个名称,法律不能有内容相同的另一个法律的名称。依法行政、依法监督是国务院和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1:56:28 392字 ( 0/93)

1995年5月1日,实行双休日,实行每日工作8小时,一周40小时。●以人民的税收利润领取工资的政府领导人和国营企业集团的领导人工资水平有人民代表大会和国务院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1:55:46 432字 ( 0/58)

●阶级斗争政治运动中包含了经济斗争、法律斗争;经济斗争和法律斗争被阶级斗争中的政治运动所包含,不知道经济斗争和法律斗争只知道阶级斗争中的政治运动,是没有看清政治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1:54:49 343字 ( 0/60)

●国营国企是上交利润,民营集体是上交税收,国家在税收、利润中支出,保证了中国劳动保险条例制度的执行。●退休养老金在税收、利润中支出,发放退休养老金。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1:53:36 412字 ( 0/69)

法律法规的修改以《宪法》为原则,以原法、所修改的法律法规为基础修改提高,完善法律法规,不得抵触、低于、违背、矛盾。提高劳动人民的保险福利是对税收利润政策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82.4 发表于  2017-05-06 11:51:37 163字 ( 0/71)

多地非正常提前退休、待退的现象悄然增多,提前退休,一是企业集团更新换代人工被机械化自动化的大规模生产设备代替,二是企业因市场竞争不利因素转产停车,三是企业因需要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3.251.139 发表于  2017-05-06 11:39:02 49字 ( 0/266)

公务员事业单位上了五十岁了还有几个在认真上班?特别是退居二线改非领导职务的官员。全国上下哪里不是。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53.149 发表于  2017-05-06 11:35:30 32字 ( 0/174)

年事己高,体力脑力不济的离退休老年人,主要是安心休养,安度晚年。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53.149 发表于  2017-05-06 12:29:24 38字 ( 0/50)

离退休老人对待退休应持积极、乐观的态度。因为退休和衰老一样,是一种自然规律。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53.149 发表于  2017-05-06 12:42:12 68字 ( 0/37)

离退休老人要合理安排自己的生活、工作和学习,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社会贡献“余热”。这不但有益于社会,增加经济收入,同时也可充实退休生活。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83.207.174 发表于  2017-05-06 11:33:11 14字 ( 0/348)

各人情况迥异,不可一概而论!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39.78.205 发表于  2017-05-06 11:32:37 22字 ( 0/87)

等65岁退休的时候就不难了,不发挥还不行呐。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53.149 发表于  2017-05-06 11:24:39 28字 ( 0/55)

活到老,学到老,干到老。一息尚存,就要为共产主义而奋斗!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06 12:49:39 60字 ( 0/56)

如果你是个上班轻松又吃闲饭的公务员,可以活到老干到死,但只能领退休85%的工资待遇,那才真正精神可佳,你说好吗???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luoyg4990 发表于  2017-05-06 11:18:56 49字 ( 0/80)

普通百姓年轻的找工作都难,别说退休后了,如果你是官员什么事情都不难!官越大越不难,而且退休还越晚!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2.247.135 发表于  2017-05-06 11:13:53 69字 ( 0/60)

经过改革浪潮冲洗过后的50,60岁”准老人”,身上保留些许预热的人数有几何?层面有几多?大小时代区别开来的有几个?混沌求纯度只是自以为了。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06 10:48:44 99字 ( 0/66)

如果机关事业单位退休时,能享受在职工资和所有福利待遇,还能整天嚷嚷吵着要延迟退休了呢?肯定巴不得提前早退休才好了呢??如果机关事业单位换位置到三资企业干几年,还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01.126.132 发表于  2017-05-06 10:31:39 21字 ( 0/79)

时代进步了丶科技发展丶技能跟不上了丶休息吧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06 10:22:51 30字 ( 0/98)

楼主站着说话不腰疼,请它到三资企业干几年再来说大话???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83.68.236 发表于  2017-05-06 10:10:29 35字 ( 0/49)

机关事业职工退休延迟至70岁吧,企业职工退休提前至55岁吧,皆大欢喜.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遥看远方 发表于  2017-05-06 09:52:27 122字 ( 0/196)

老人虽然有经验,但是现代的高科技发展和运用日新月异,绝大部分老人对于这些都是力不从心的,也就是说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每个老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不如在家庭和社会上多多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7.136.80 发表于  2017-05-06 09:47:16 116字 ( 0/73)

下到农村来干吧!有你虚畅的,天睛下雨白天夜晚趴山涉水都适合你意,想干百年随你愿,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ᅳ切国家保底,工资又高,那个都愿意干,我们企业单位干ᅳ年除了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9.86.31 发表于  2017-05-06 09:46:08 15字 ( 0/85)

公务员坐着拿钱很喜欢发挥余热!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221.1.80 发表于  2017-05-06 09:41:50 37字 ( 0/55)

我很自豪,我已经退休4年了,又找了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每天忙的顾不上郁闷。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53.149 发表于  2017-05-06 09:32:17 51字 ( 0/133)

离退休老人再就业或创业创新,不仅可以贡献余热,促进社会的发展,而且对老年人自身的生活和健康有很多益处。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53.149 发表于  2017-05-06 09:46:04 67字 ( 0/62)

离退休后再就业或创业创新,老年人的精神可以有所寄托。一心想工作,排除了其他杂念,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而且心情舒畅,消除了老年人的孤独感。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53.149 发表于  2017-05-06 10:07:27 70字 ( 0/48)

离退休老人再就业或创业创新,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为进入高龄以后过上较好的小康生活奠定经济基础,也可以拿出一部分收入帮助贫困地区生活困难的人。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53.149 发表于  2017-05-06 10:42:16 79字 ( 0/110)

某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毕业的大学生,在幼儿师范学校从教几十年,退休后,办了一所私立幼儿园,满足了社会的需要,培养了许多“四有”幼儿,扩大了就业,余热的价值不小。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53.149 发表于  2017-05-06 11:17:04 92字 ( 0/50)

某师范大学毕业在重点中学从教几十年的著名教师,退休后,办高考补习学校,使许多一次甚至二次没有考取大学的高中毕业生,通过补习考取了大学,甚至考取了名牌大学。为培养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114.253.149 发表于  2017-05-06 09:20:33 159字 ( 0/59)

在离退休老人中,聚集了一大批各类人才。其中,有德才兼备的党政军领导干部,有又红又专的老专家老教授老教师老工程师老医生,有精通业务的科技干部和管理人员,有大量技术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219.72.202 发表于  2017-05-06 09:19:22 222字 ( 0/126)

如果我在事业单位上班我也舍不得退啊 每个月轻轻松松的万儿八千的收入何乐不为呢,要是退休了能和上班的时候工资一样,巴不得早点退休 反观农村的(我家就是农村的)老年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一曲今日4343 发表于  2017-05-06 08:51:23 17字 ( 0/56)

去流水线上干几天,治高烧、说胡话。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展职业培训、社会招聘、劳动保障等工作,并实施严格监管。郭海英认为,中介机构要实现双向对接,一方面让企业了解退休人员的优势,如人力成本低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同时经验更丰富;另一方面也告诉有意愿的退休人员怎么找到有需求、可信赖的正规企业,以及如何适应企业要求等。

大众心态要更加包容。“我们都会老去,总有一天也将面临退休,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身边想继续工作的老人。是否再工作只是个人选择,应该尊重。此外,退休人员再工作会导致年轻人就业机会减少的看法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老年人和年轻人从事的工作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关系。”郭海英表示。

实际上,百姓社区可以在“老有所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退休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退了休比以前有更多的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打发,容易陷入焦虑。社区应该帮助他们找到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方式,例如开设培训班、定期举行讲座等。让医疗、护理等工作进社区,形成多极覆盖的服务网络。”于海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持续上升,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上门看病、上门做家务和康复护理。其实,老年人的年龄层次、身体状况千差万别,有助老意愿的老年人数量也很可观。2015年,有45.6%的老人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总规模突破一亿人,高达72.9%的老年人愿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人。专家建议,一些经过培训就能上岗、强度不大的护理、服务类工作,可以鼓励老人来做,实现“以老助老”,既能减轻照护负担,又能提供就业机会。

“十三五”时期,我国仍处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机遇期。有关政策强调“要让国民有保障有尊严地步入老年”,而社会价值的实现正是保障和尊严的一部分。“老有所养”,养的应该是质量;“老有所乐”,乐的可以是兴趣,也可以是工作。当你老了,还能“老有所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阳”,只要愿意,就能继续发光发热。

行者abc1234 发表于  2017-05-06 08:43:20 37字 ( 0/60)

成千上万的广场大妈大爷成天无所事事,还尽给社会找麻烦,政府想过这个问题吗?

“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呢,怎么也能算下午的太阳。”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爱华曾在央企做财务工作,55岁正式退休。刚退下来那几天,张爱华觉得每天买菜遛弯比上班轻松不少。但渐渐地,她开始心情抑郁,“父母身体硬朗,不需要我每天看护;孩子还没结婚,不存在照顾下一代的问题,我在家也是闲着。早晨出门看到匆匆赶路的上班族,心里还挺失落的。这一退休,真的就老了、不适合再工作了吗?”

“别说已经退休的,我还没退呢,就开始有危机感了。”张爱华的邻居方兰也加入了讨论,“我在一所高中当体育老师,按规定明年退休。本来对工作不算特别热爱,但即将离开职场时,反而舍不得,还想再干几年。”

这并非个例。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的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的50多岁,有的60岁出头,既有专业技工等蓝领,也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等白领。那么,退休是不是开始变老的分水岭?

根据全国老龄办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老年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2015年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总数的56.1%,70—79岁的中龄老年人口占30%,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仅占13.9%。

低龄老人又被称为“准老年人”。考虑到现代人类的平均寿命,五六十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以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因为在古代的生活条件下,70岁的老人非常稀有。但随着科技、医疗水平的进步,我国居民平均寿命增长了很多。以上海为例,如今男性平均寿命接近80岁,女性则超过80岁,古稀老人并不罕见。”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总体来看,我国居民不足55岁的平均退休年龄不算高,有人感觉自己“还没老就退了”属于正常现象。

对很多工作岗位而言,五六十岁的员工正处于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融合的黄金期,“赋闲”实在可惜。“经验对于教师、医生等职业很重要,就连机器人都很难取代需要经验积累的复杂劳动。有些工作并不是越年轻做得越好。比如说,四五十岁的护士比年轻护士更令人放心。”于海表示。

对正在“变老”的社会来说,合理开发老人再就业市场,能弥补人口红利消退导致的劳动力短缺。于海表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需要充分、合理利用优质人力资源。很多从业者年龄渐长但经验老到,工作质量不降反升,他们不仅不会拖后腿,反而可以是新动能。

从老人自身角度出发,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那么“退休不退岗”能让生活更充实、更有归属感。张爱华之所以郁闷,就是因为无法再实现社会价值,产生了身份认同危机。同时,老人退休后工资变少,再工作可以增加一点收入,提高生活质量。

发挥“余热”为啥这么难

政策支撑不足,缺乏专业机构,社会仍存偏见

为更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我国已开始逐步实施一系列政策。然而,退了休想找份差事并不容易。“各种报纸、网站上的招聘信息五花八门,基本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年大学都是兴趣班,没啥职业培训。我又不是医生之类的‘技术流’,很难找到对口工作。”退休前在事业单位做文职工作的李斌无奈地说:“对于再找活儿干,我真是有劲没处使。老伴儿和孩子不理解,都嫌我瞎折腾。”

方兰在即将退休的当口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语文、数学等高考必考科目的老师,不愁找不到民办学校、教辅机构。我认识的几位大学教授和外企高管,退休后也在各自的领域照样活跃。反而是我这样专业技能有限的难找下家。好不容易有几个机构抛出橄榄枝了,看着又不靠谱,怕上当受骗。”

为啥退休人员“有心有力”再工作,却摸不着门儿?专家分析,这是制度、管理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所致。

制度上,政策支撑和保障不足。现有的改善养老机构、开办老年大学等政策措施,更多着眼于老年人的“养”,而非“用”。于海举例,日本一流大学经常为退休人员专门开设课程。相比之下,我国的老年大学更像社区组织,课程内容也以书法、绘画、音乐等为主,几乎与就业市场脱节,老人们无法将兴趣与就业机会结合起来。

管理上,缺乏规范的中介机构和严格的监管。中国传媒大学公共管理系讲师郭海英认为,除了专业知识要求高的职业以外,市场不乏适合老人工作的普通岗位,但老人本身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如果没有机构针对退休人群特点搭建便捷的平台,就会出现供需双方互相找不到的双向障碍。有些企业为劳动力短缺造成的“无人可用”而苦恼,却没想到或没办法开发退休人群这一“自家后院的宝藏”,无形中浪费了资源。此外,监管不力、鱼龙混杂的就业市场很难取信于人,也不利于老人维护劳动权利。

文化上,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可能对老人造成心理压力。于海指出,国内的部分就业文化对老人不算友好。例如,不少国外航班的乘务员年龄偏大,但国内航空公司大多还是雇佣“空姐”“空少”,存在年龄歧视。舆论方面,日本老人退休后再就业的现象非常普遍,无论是当大巴司机还是售票员,人们都习以为常。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一现象的包容度有待提高。有时亲人的不理解,朋友、邻里的猜测,也可能让老人对退休后再去工作望而却步。

老人面临退休危机,但“危”中有“机”。未来,应该如何帮助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退休人员延长职业生涯?

国家政策要更加细化。专家表示,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比我们早,相应的政策调整已经到位,值得我们借鉴。过几年我国面临的“准老年人”就业问题将更严峻,应当提前做好准备,调整目前不利于退休人员再工作的政策,鼓励一些行业吸纳有技能的退休人员。同时完善规章制度,消除部分行业的年龄歧视。制定政策时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差异性、特殊性,实行弹性、灵活的再就业制度。此外,要在市场化调节基础上做好劳动保障,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对老人每天或每周的工作时间进行限制。

市场机制要更加完善。应建立规范的退休人员再就业平台,系统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