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中庸思维 发表于  2017-04-19 14:52:51 1840字 ( 29/7338)

还有多少个“蹲式窗口”需要整改?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118.26.137 发表于  2017-04-23 19:17:46 42字 ( 0/25)

哪里有 “蹲式窗口” 哪里就是彰显权利的高贵与傲慢,就是以人民的名义在挂羊头卖狗肉。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青草碧绿 发表于  2017-04-21 14:10:14 142字 ( 0/50)

,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真的吗?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bqhy999 发表于  2017-04-21 13:34:34 15字 ( 0/23)

服务窗口让群众应该不要跑二次。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有来有往816 发表于  2017-04-21 11:37:32 133字 ( 0/23)

除了蹲式窗口,还有不少奇葩的东西,只是媒体不曝光,众人不知道而已,这些都是官僚者的作品,他们哪里听取百姓意见、建议,如许多地方的市长、县长信箱,形同虚设。百姓见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xywwwb 发表于  2017-04-20 23:04:06 15字 ( 0/23)

《人民的名义》可真实尺度大啊!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106.115.215 发表于  2017-04-20 20:21:17 9字 ( 0/10)

享受高高在上的感觉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218.21.113 发表于  2017-04-20 19:28:31 17字 ( 0/11)

“蹲式” , 服务窗口咋服务?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lanenf664 发表于  2017-04-20 16:42:19 204字 ( 0/13)

今日关注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痞子哦男爵 发表于  2017-04-20 11:45:36 27字 ( 0/42)

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反腐方针!!!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58.222.101 发表于  2017-04-20 09:20:14 22字 ( 0/20)

姜堰区民政局的门厅是封闭的,百姓无法进去办事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gj0328 发表于  2017-04-20 09:12:08 63字 ( 0/23)

比“蹲式窗口”更令人深恶痛绝的是基层服务部门间的推诿扯皮、敷衍搪塞,如果服务人民的心态摆正了,“蹲式窗口”的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谁能想的到71 发表于  2017-04-20 09:01:26 35字 ( 0/20)

什么样的窗口没什么关系,百姓盼的是窗口里的人有一颗为百姓真心办事的心。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222.216.179 发表于  2017-04-20 08:53:27 14字 ( 0/19)

下步可能出现五米高的举报箱。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铿锵玫瑰45696917 发表于  2017-04-20 08:42:10 13字 ( 0/20)

等级制度进入不了共产主义!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218.21.115 发表于  2017-04-19 21:25:55 12字 ( 0/25)

“蹲式窗口” 属有意没计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218.21.115 发表于  2017-04-19 21:23:52 11字 ( 0/19)

这些单位不是为人民着想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111.226.18 发表于  2017-04-19 21:09:34 22字 ( 0/29)

一些职能部门希望被仰视,高高在上的感觉好极了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36.63.115 发表于  2017-04-19 20:45:46 102字 ( 0/32)

大城市那么紧张,高房价高利润,为什么不大量开发,大量供应土地呢?最好办法征收空闲房产税,产业必须下移,好学校医院外面迁移,象雄安新区一样建立第二深圳,就不相信解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徐徐清风2382599 发表于  2017-04-19 20:11:41 43字 ( 0/47)

信访局和群众工作部的官员瞎忽悠推诿扯皮敷衍塞责慵懒散不作为不办事比“跪式窗口”更可恶!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36.63.115 发表于  2017-04-19 19:42:19 47字 ( 0/32)

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应该价格下降,库存量减少才正常,怎么去库存反而价格上涨了呢?这极不符合逻辑的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36.63.115 发表于  2017-04-19 20:16:38 47字 ( 0/13)

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应该价格下降,库存量减少才正常,怎么去库存反而价格上涨了呢?这极不符合逻辑的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218.21.105 发表于  2017-04-19 18:41:54 54字 ( 0/37)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218.21.105 发表于  2017-04-19 18:24:39 63字 ( 0/17)

[大笑][大笑]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燕山之石 发表于  2017-04-19 17:15:13 47字 ( 0/34)

“蹲式窗口”本就是特意为屁民们设计的!如果整改了,又怎能体现“官民有别”、尊卑有序的社会秩序?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36.62.81 发表于  2017-04-19 16:31:30 34字 ( 0/22)

1953年反攻大陆,1958年基本控制人民政权,用的是探测思想技术。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125.69.182 发表于  2017-04-19 15:45:07 22字 ( 0/34)

撤除隔心的“窗口”,面对面心贴心干群鱼水情。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第十阶层 发表于  2017-04-19 15:41:57 80字 ( 0/24)

“蹲式窗口”反映的是如何对待人民的一种思想和意识。这也怨不得基层,我们的工人阶级和农民所以成为了弱势阶层,恰恰是“蹲式窗口”制度的必然。人民,不应成为弱势阶层。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111.176.7 发表于  2017-04-19 15:36:37 32字 ( 0/19)

政府服务窗口应向企业学习,设立评价器或回访电话,看百姓是否满意?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121.116.178 发表于  2017-04-19 15:25:41 28字 ( 0/28)

与民为垒,真是寡廉鲜耻。搞这东西的官应当查办,以儆效尤。

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这个制证窗口是由一扇铁门改造而成,铁门中间部分,有一个长约20厘米的正方形窗口,距离地面约80厘米左右。在铁门外,设有一排橘黄色塑料连座,但座位却不是面向办证窗口。办证人坐下来办证时,必须扭转身体,或直接蹲在地上咨询。(4月18日《株洲日报》)

前几天,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的“蹲式窗口”曝光后,引发网友集体吐槽,认为是《人民的名义》现实版,进而郑州市社保局回应调查和整改,随后将“蹲式窗口”改为开放式柜台。而此次曝光的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的“蹲式窗口”,亦同出一辙,都是将窗口设置过低,令办证民众只能弯腰或半蹲,在媒体曝光后,窗口部门回应迅速,并承诺整改。

虽然这两个“蹲式窗口”承诺整改、拆除的速度都很快,但其暴露出的问题却值得深思。这两个“蹲式窗口”并非最近才安装的,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早在2014年就有人反映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开口过低、交谈中不适用扩音器造成交流困难等情况,一个3年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整改,而是在《人民的名义》热播效应下,等到网络爆料、媒体曝光之后,才被动着手解决。

可见,在郑州市社保局和株洲派出所的眼里,“蹲式窗口”并非啥大不了的事,当初设置的时候,就只图自己办公方便,丝毫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给民众造成麻烦。而且,笔者相信“蹲式窗口”并非只有这两个,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还存在着不少“蹲式窗口”,只是没有被曝光出来。那么,借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的东风,各地政府部门也该自我检验下,看自己有无“蹲式窗口”,有的话及早整改、拆除掉,别再等着民众曝光了。

“蹲式窗口”主要出现在政府基层部门,面对普通民众办事,本来是服务型窗口,却因设置不当,令民众倍感屈辱、刁难,充分暴露出基层“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实尴尬。这些基层单位缺乏服务人民的意识,依然把自己摆在高位,没有考虑到民众的现实需求,没有做到贴近民众的要求。

改变“蹲式窗口”很容易,只要学习“达康书记”,让基层人员换位置亲身体验下,就能明白“蹲式窗口”有多么折磨人。当然,改变物理上的“蹲式窗口”容易,只需拆除、整改即可,但要改变政府部门思维里的“蹲式窗口”,则就难得多了。需要扭转基层单位的管理性质,转变为服务型政府部门,以服务质量为考评标准,并将考评权交到民众手里,从而倒逼基层单位转变服务思维。(江德斌)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