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04-18 10:09:35 4849字 ( 19/3148)

直播涉财平台乱象当治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36.63.115 发表于  2017-04-19 17:16:42 50字 ( 0/6)

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应该价格下降,库存量减少才正常,怎么去库存反而价格上涨了呢?这极不符合逻辑的。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13667217634 发表于  2017-04-19 12:00:26 21字 ( 0/10)

庸俗低级的看似受欢迎,是不是真赚到钱很难说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燕山之石 发表于  2017-04-19 10:54:40 48字 ( 0/5)

直播涉财平台乱象如此严重,看来不仅仅是有关部门不作为的问题,很可能这些部门还得到了某种利益输送!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8 20:26:32 56字 ( 0/22)

答,,那有那么多忘关摄像头的事,上街她们怎没忘穿衣服了就出去了呢,天下没有那么多忘关,女孩子在这方面是不会忘的。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8 20:24:34 74字 ( 0/16)

答;;是所有直播都不该收费,中国人很善良,很老实,滑头的【这可不算聪明,真聪明是造福别人,不是索取----风气不正】编几个故事就有人给钱,这可不行。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8 19:46:10 143字 ( 0/19)

答;;;1;很多直播是合法的;2;也有很多直播是不合情理,没有道德的;;3;但直播收费肯定不合情理,这就不合法了【修法】严禁直播收钱,有法就不合法;4;我看了很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旗帜下的少年 发表于  2017-04-18 16:05:25 18字 ( 0/21)

制定出台管理办法,让平台规范化起来。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依真419457 发表于  2017-04-18 11:40:22 20字 ( 0/42)

网民就是网络犯罪的源头之一------。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122.194.34 发表于  2017-04-18 12:32:42 68字 ( 0/52)

[雷人]须要帮助你把这种【严重脑残】的话语【更正】一下,不然你自己都成为你说的【犯罪】之一了;【网络就是网民犯罪的源头之一-----】。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1.202.13 发表于  2017-04-18 11:25:40 13字 ( 0/47)

全世界都是黄色网站最赚钱。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222.60.1 发表于  2017-04-18 11:21:36 57字 ( 0/44)

就算没有黄货,无数俊男靓女,无所事事济作一团,大眼瞪小眼地扯淡,整个地无聊至极,选秀般诱导众生,这叫什么事儿[晕]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58.221.5 发表于  2017-04-18 11:18:41 7字 ( 0/49)

为啥屡整屡犯?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58.221.5 发表于  2017-04-18 11:21:18 13字 ( 0/46)

相关部门不作为或利益攸关?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58.221.5 发表于  2017-04-18 11:24:07 12字 ( 0/43)

直播涉黄涉赌已屡见不鲜!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222.143.24 发表于  2017-04-18 11:16:12 22字 ( 0/45)

和诈骗没两样!就是骗钱!!!毒害青少年!!!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60.218.191 发表于  2017-04-18 11:10:59 18字 ( 0/39)

法无禁止即可为嘛,这算不算是创业呢?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58.221.5 发表于  2017-04-18 10:47:55 12字 ( 0/48)

直播乱象丛生,危害甚大!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58.221.5 发表于  2017-04-18 10:50:43 11字 ( 0/40)

有伤风化,腐蚀青少年!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58.221.5 发表于  2017-04-18 10:42:35 33字 ( 0/41)

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在直播间里,不但有美女主播,还有可供下注的竞猜游戏。这些类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游戏,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他们充值购买游戏币,在40秒一局的竞猜游戏中进行下注,一旦赢得游戏可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更让一些玩家兴奋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刷“专属礼物”的方式,将所赢得的游戏币变成真实的钱。“充值-游戏-变现”的赌博利益链条就此形成。(417日《新京报》)

  充值购游戏币,竞猜进行下注,按赔率获得更多的游戏币,之后通过变现又转化成现金,网络赌博就以竞猜游戏的方式公然存在。凡有赌博则有胜负,有人满载而归,有人黯然收场,当主播最后也成为投注者,也难免落个欠下巨债,而以辞职而谋求退出。只是那些损失惨重的赌客,大多人如同84级大神跌下神坛后,留下“为什么自己一直输钱”的疑问。

   吊诡的是,针对外界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调查,平台方不是积极配合而是讳莫如深,并把责任推给节目主播和玩家私下交易,以图摆脱自身干系。然而主播暴露的分成,涉嫌倍率控制的软件,客服人员的故弄玄虚,都表明直播平台涉嫌开设赌场罪,《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相关人员最高可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赌博网站,还为其提供服务或帮助的直播间主播。不作死就不会死,相信平台控制方、营运方和相关人员,将会为此付出就有的代价。

  从涉赌,再到封建迷信,再到直播打猎,网络直播这个新生的事物,越来越多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企图把自己置身于“法外之地”。为了达到吸粉效果,直播平台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主播在房间里直播“造人”的、在大街上“撩妹”、还有火烧汽车、脚踏警车等等,相对于网下,网络行为因为涉及面广,运行效率高,再加上行为相对隐蔽,因而具有更大的破坏性。网络乱象之所以久治不绝,在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一方面跟认识不足有关系。网络行为实施者认为网络行为隐蔽而神秘,自己脱在后面就可以操控,安全性相对较高;而公众与治理方对网络行为的认识也相当初渐,对其危害性也估计不足;另一方面是治理的手段还相对滞后。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常态化的技术手段,都大多是末端治理和事后之治,未能做到事前防范和预防为主。

  “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愈演愈烈,在网络上尤为严重,足以证明网络治理的成效并不明显,与期待和要求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治理网络乱象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除了提高网络自身的网络素养,恪守应有的法律边界,增强是非鉴别的能力,还需要明确平台方的第三方责任,实行更为严格的责任连带,让其真正当好“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不是网络乱象的制造者、助推者。在此基础上,要通过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网络治理法律法规,将网络行为率先纳入法制化的范畴,优先解决“有法可依”的基础性环节。

  现在的最大问题恐怕在于,网络行为和网络乱象已形之在前,而治理的认识、手段却跟之在后,既未能先行一步充当好把关者,又未能跟上步伐而全程掌控,只能充当“问题处理者”,扮演“消防救火员”的角色。网络治理是一个体系性工程,需要从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程监控,需要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的法律手段,需要发挥平台、公众、民间组织、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的作用。总之,唯有把“效果好不好”作为检验手段的唯一标准,如此才能让低效而滞后的治理水平“更上层楼”。(堂吉伟德)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