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红甲 发表于  2017-04-17 10:57:04 4727字 ( 38/3968)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21.215.223 发表于  2017-04-23 14:15:31 42字 ( 0/14)

必须旗帜鲜明反对“考试加工厂”!为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质!为民族复兴,为伟大“中国梦”!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21.215.223 发表于  2017-04-23 13:00:49 39字 ( 0/12)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中国教育必须改革,“全面深化改革”必须的!不要成为民族罪人!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21.215.223 发表于  2017-04-23 12:17:42 57字 ( 0/9)

2014年8月6日,日本细胞专家卷入论文造假丑闻自杀身亡。中国“专家”专家应该自杀以洗国耻!教育的失败,学术悲哀!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39.65.70 发表于  2017-04-22 18:40:51 75字 ( 0/18)

4,20国际《肿瘤生物学》一下子撤销2012-2016来自中国的107篇论文,撤销造假和剽窃,丢人!“标准答案”从娃娃抓起,教育的失败。“一流大学”?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39.65.70 发表于  2017-04-22 17:54:56 100字 ( 0/43)

知名医学杂志《肿瘤生物学》一下子撤销2012-1016发表的来自中国107篇论文,涉嫌造假,伪造和剽窃,全国不少知名医院涉案,丢死人了!这就是教育的成果。应试教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10:55:50 115字 ( 0/29)

“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看点实事吧!教育从娃娃抓起,目前娃娃书包越来越重,作业写到12点,死记硬背,小眼镜越来越多,教师越来越狠,分分分学生命根,人格教育匮乏,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21.215.199 发表于  2017-04-20 13:32:10 28字 ( 0/11)

哈哈!孩子没有童年,大学生精子质量逐年下降。“双一流”?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111.226.19 发表于  2017-04-19 11:47:50 1字 ( 0/11)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青草碧绿 发表于  2017-04-18 18:03:26 94字 ( 0/143)

“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呵呵..看到了文章的最后. 建设的目的所在: 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然后呢?若是一流的学科进来啦啊..那么这所学校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11:00:36 59字 ( 0/17)

哈哈,把外国人用金钱买回来就成“一流大学”了,泱泱中华丢死人了!几十年教育培养“二流子”?面不改色心不跳,说得出口吗?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18.21.119 发表于  2017-04-18 16:36:28 21字 ( 0/18)

“双一流”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21.215.199 发表于  2017-04-20 14:09:57 32字 ( 0/9)

没有道德和人格教育的“双一流”,将把神州大地推向万劫不复的泥潭!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依真419457 发表于  2017-04-18 11:33:18 20字 ( 0/32)

一流的管理,一流的文学水平------。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18.21.105 发表于  2017-04-18 10:53:54 27字 ( 0/21)

“双一流”建设过程中, 出现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怎么办?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18.21.105 发表于  2017-04-18 10:50:13 12字 ( 0/36)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21.215.199 发表于  2017-04-20 14:13:23 59字 ( 0/19)

“双一流”就是伪命题!美国哈佛,耶鲁,斯坦福哪个是“一流”?哪个是“二流”?德国拿走一半诺贝尔奖,你“双一流”拿多少?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21.215.199 发表于  2017-04-20 14:41:18 61字 ( 0/17)

“双一流”的标准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杭州师范,培养出“世界杰出的企业家”马云:北京大学毕业卖猪肉,哪个是“双一流”?浮躁!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10:07:24 49字 ( 0/15)

答;;另一个一流是科学家,各行业大专家,全球大专家,大政治家出了多少,就这两个一流,别的都不算数。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10:04:42 43字 ( 0/15)

答;百分之90毕业生创业,这算一个一流。没这个永远都是单腿走路,胆小大学生的制造基地。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09:53:11 146字 ( 0/13)

答;;防和平演变,东欧裂变,苏联解体能从初中,高中教育最好,有内容,还有评论,政治不教这个教那个呢,别以为只有枪炮子弹才是武器,学政治,如没学的政治,安全警惕性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09:47:08 99字 ( 0/16)

答;如果大学政治这个学了,那个学了,古今中外政治都学了,怎样防和平演变,东欧裂变,苏联解体没学,没有非常高的警惕性,大学政治我看是白学,学无所用,反有可能被国内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09:43:48 113字 ( 0/7)

答;;大学政治必需要把和平演变,东欧巨变,苏联解体,解破后教,不要被国外人利用,大家是一家人,不要干卖国,卖党,卖民族的事;军事训练,可开学30天军训,以后每年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09:40:24 98字 ( 0/12)

答;;大学如不培养大量会创新,会创业,也会研发的人,只能算永远跟创新人后学习的大学,胆小大学,不爱搞研发的大学,身体反给读差了的地方;就是这么简单。这几个就是重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09:37:13 167字 ( 0/14)

答;;身体好,头脑灵活,非常爱国爱党爱民爱家爱地方,非常爱创新,创业研发,外语非常好学,达到这几点就是一流;;;;反之如果百分之90的人毕业后不敢,不想去搞创业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09:20:23 84字 ( 0/25)

答;;外语改革必需要把军人快速侦察求生之道,农民出国快速生活之道加进去。明明是非常简单的问题,非要搞很复杂,连拿到书人人都会自学的机会都没有,真不是个好东西,赵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09:13:45 135字 ( 0/12)

答;;外语教材必需要改革,这是改革时代,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放管服】时代,是复杂问题简单化时代,改革后,大学,高中,外语,小学生都能学好才对,所谓非常难学的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09:01:12 46字 ( 0/16)

答;;谁对道老百姓,对道学生,我们诽谤谁,粉刺谁,死板者就应该得到这么美好的粉刺和诽谤待遇。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09:09:50 108字 ( 0/13)

答;外语教材必需要把商家,兵家,广东话学习的方法,非常实用快速好学的方法掺进去改革,为了考试准备的外语教课书,不算数,且非常难学;把简单教育复杂难学化的教材,是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08:59:45 136字 ( 0/18)

答;;不能让初中生,或小学生都能自学,跟着学好英语的教材,最差要让高中生能自学好,看看就会的教材全是垃圾教材,纸上谈兵对道人的破烂教材,这种教材没有学后保留价值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老飞侠8468571 发表于  2017-04-18 08:55:39 294字 ( 0/17)

搭;;1;很难推成;2;速度太慢;3;教育太死板;4;很多大学生不会说外语或几国童话;5;在深圳时学广东话,学英语非常简单,就是在广东话下,英语下面每一句,每一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18.21.110 发表于  2017-04-18 08:18:36 22字 ( 0/12)

高校不应争排名,而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18.21.110 发表于  2017-04-18 07:06:15 20字 ( 0/12)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longlijushi 发表于  2017-04-17 13:11:04 46字 ( 0/46)

我以人民的名义呼吁各个军医大学.........通力合作拿下顶尖智能医生,大笔天下患者俱欢颜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113.4.216 发表于  2017-04-17 13:40:42 21字 ( 0/48)

大医院都用运钞车,用你那玩意,还能运钞吗?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18.21.118 发表于  2017-04-17 12:47:05 24字 ( 0/52)

双一流建设挣的是利益,==== 还有: 争名!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218.21.118 发表于  2017-04-17 12:44:28 26字 ( 0/50)

避免 “211” 和 “985” 建设的翻版难避免!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对酒要当歌1010 发表于  2017-04-17 12:32:32 22字 ( 0/45)

双一流建设挣的是利益,学雷锋就没有这么多人争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longlijushi 发表于  2017-04-17 12:23:10 38字 ( 0/12)

我觉得韩国人素质很差......没有仁义之心还好吹大牛,欺负朴女士不带留情撒

媒体:“双一流”建设 -- 大家在争什么?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这个春天,全国的高校最关注的词语非“双一流”莫属。仅从3月底至今,各地的支持计划就层出不穷:河南省提出将支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争创“双一流”;山东省财政下达2017年高校“双一流”建设奖补资金7.3亿元;福建省计划每年安排16亿元用于实施“双一流”建设计划,首轮共80亿元……

  事实上,早在“双一流”建设规划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和高校就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而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到“争取今年上半年公布第一批‘双一流’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更是让本已备受关注的“双一流”问题再“添一把火”。

  如何能够搭上“双一流”的快车,不仅成为众多高校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少专家对于“双一流”建设如何定位与评选观点不一。“世界一流”这几个字如何实现,已成我国高校需要共同努力的头号课题。

  “双一流”是否需要照顾区域教育平衡

  “双一流”,也就是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被列入2017年的教育工作要点。

  众所周知,“985”“211”工程成就了一批优秀高校。然而一直以来,不少人对其分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省份甚至连一所“985”高校都没有,造成了教育资源稀缺、人才外流等问题。

  对此,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原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向陈宝生建议:应以“双一流”为契机破解区域教育失衡。

  “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等问题导致中西部高校与部属院校、经济发达高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突出。”黄德宽说。

  黄德宽建议,在建设“双一流”的同时,应指导和支持地方政府结合各地实际建设中西部地区的国内一流高校和特色学科,对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规划的地方高校和学科,中央财政要加大经费转移支付比例,政策上予以重点支持和倾斜。

  “同时,建议国家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学科,制定‘双一流’认定标准时,既要体现‘世界标准’,也要坚持‘中国特色’。”黄德宽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友也认为,双一流建设应该有“普惠”性质。

  “实际上,我国在人才建设方面早有面向地方的倾斜政策。这几年,我多次参加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的评审,这两类人才都有面向地方高校,尤其是西部和东北高校的倾斜政策。参照这个做法,我呼吁双一流建设也应该有类似的政策。”何友说。

  何友打了个比方:“我们国家高校众多,好比一个大家庭的多个子女。根据生活经验,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家当中,父母投入心血多、照顾得多的往往是老大、老二。但对家庭贡献大、回报率高的,却是那些不太受重视的老三、老四。”

  关键在于如何评定

  如何挤进“双一流”的名单之内,如今已经成为各地高校的首要任务,因此“双一流”高校通过什么方式进行评选,未来这一名单是否应像“985”“211”一样长期固定,都成为了高校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遴选“双一流”建设名单,陈宝生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为了避免成为“211”和“985”建设的翻版,“双一流”建设明确了遴选范围,确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将被平等对待,通过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等进行遴选。

  而在黄德宽看来,在聘请“双一流”认定专家时,要注意聘请一定比例的了解实际情况的高水平地方院校的专家,以保证相关评价原则和标准能够落实到具体的评价活动中。

  另外,黄德宽提出,要加大对“双一流”建设的监督和督察力度,严防“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出现高校新一轮的盲目攀比和利益争夺,以致脱离“双一流”建设的目标追求。要加强对有关管理部门的监督,防止少数人以权谋私和滋生新的腐败,确保“双一流”建设的良好政治生态。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东岭认为,如果“双一流”建设仍然以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科学家、院士等高层次的人才数量为依据来排名,那么人才抢夺大战在所难免。

  “现在人才流动无序的根本在于,学校不考虑流动的人才是否对学科建设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增加一顶‘帽子’。因此,‘双一流’的评选不能‘数帽子’。”左东岭还表示,“双一流”建设要重视大学精神和文化的塑造,为人才提供适宜的文化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朱和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双一流”的评选应该把“评”和“建”分开。

  “‘双一流’有一个‘评’的问题,即大家申报,学校够不够双一流,够不够评选标准,可以请专家或者国际标准来评。还有一个是‘建’,学校如果不够这个标准,但是国家需要,怎么办?”朱和平说。

  朱和平表示,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下决心搞两弹一星,那时候的相关学科是达不到“一流”的,“那一代老科学家回国的时候,我国的相关学科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国家需要,我们就建。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我们才有了两弹一星,才有了中国的国防工业”。

  朱和平认为,我国很多的“一流”都是根据国家的需要建起来的。如今我国仍有很多领域是急需建设的。“比如说材料专业、基础理论研究、电子芯片、核心器件、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航海发动机等,但他们和国际一流差距很大,要不要‘评’,要不要‘建’?我认为应该评,应该建”。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

  当一些高校还在为“双一流”的“地区分配问题”而苦恼时,不少专家指出,“双一流”的关键在于“世界一流”,而这“世界”二字则定位了“双一流”建设的国际化方向。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扶持地方高校建设,而是为了让中国高等教育水平更高。

  “‘双一流’不是分蛋糕的计划,这样的导向是错的,是自毁前程。”王树国表示,“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把以前的“糟粕”去掉,让更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的体制成长起来,通过深化改革,让更多的大学生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

  “现在,一些学校把自己的名号看得太重了。学校不要过分关注名利,不应争排名,应把高等教育的内涵做起来。因此,‘双一流’建设应推动高校自发改革,而不是为了‘分钱’。”王树国说。

  王树国认为,放眼世界,我国各大高校实际上处在一个相似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领先的位置,因此要提高整体实力,也是提出“双一流”建设的背景所在。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表示,“双一流”的定位非常清晰。“首先是服务谁,即学术水平、人才队伍建设能否与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重大建设需求结合。‘双一流’的基本标准,应该是培养人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吸引全世界顶级人才来中国”。

  陈十一认为,从“985”“211”到如今的“双一流”,这些高等教育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双一流”也将会推动中国高校走上更高的台阶。

  陈十一提出,大学环境中,不同文化碰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现在我国国力已经具备了吸引全世界英才来中国做研究的条件,但是在体制机制上还要继续做好,这也是“双一流”建设的目的所在。(中国青年报)


 2017-04-17 06:02:44 来源: 未来网   原标题:“双一流”建设  大家在争什么?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