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Westvutntor 发表于  2017-04-11 16:39:05 1603字 ( 25/6221)

以平常心看待衡水中学开"分号"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alison529 发表于  2017-04-24 17:59:06 136字 ( 0/13)

衡水模式植根于中国特色的应试教育,只要应试教育的土壤存在,衡水模式就会存在。其实,我们这些年的素质教育很多也是学了西方国家的形式。在西方,上层阶级家的孩子在学业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寧靜致遠~ 发表于  2017-04-20 16:13:06 88字 ( 0/22)

一种教育模式的产生都与当时的教育制度分不开,而衡水中学开“分号”则余当前的唯分数论的教育紧密相关,这种教学模式是否可以久远,就要看其是否能适应不断变化的教育形式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公平自在人间 发表于  2017-04-17 20:58:33 61字 ( 0/19)

衡水中学开分号是有一定道理的,它能配养出高分数学生,学校欢迎,家长满意。只要走以分数论高底的路子这样的学校永远最好的学校。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公平自在人间 发表于  2017-04-17 21:05:46 26字 ( 0/20)

配养学生要全面发展,否则可能配养出一部分高分底能儿。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一抹斜阳5011 发表于  2017-04-17 16:00:52 133字 ( 0/17)

不需要轻易去批评和否定“衡水模式”,至少衡中在应试高考这个模式下它是成功的。违规了,当然该治;违法了,甚至该关。不过,在升学就是硬道理,应试高考没有彻底改变的语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红枫正当时 发表于  2017-04-16 20:19:09 141字 ( 0/21)

衡水中学开“分号”折射出了当下应试教育的许多问题,高校招生以高分论英雄,为了培养或跻身于高分行列,一些家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培出高分生,即所谓的高材生;而学生自己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云中来客26665550 发表于  2017-04-14 20:32:48 49字 ( 0/24)

在高考的屋檐下,衡水中学只要不违规,就有自己的决定权,只要学生和家长喜欢就读,也算适应教育市场了!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125.122.86 发表于  2017-04-14 17:17:05 41字 ( 0/15)

时间就是金钱 时间就是生命 请将温州市玫琳凯楼三星级宾馆后面的中学更名“大禹中学”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220.162.203 发表于  2017-04-13 11:43:28 21字 ( 0/18)

追逐名利,不专心办正事的人,早晚要摔倒的。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余鉴2012 发表于  2017-04-13 00:38:11 119字 ( 0/59)

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这种非正常现象之存在或蔓延,值得警惕,因为它在扰乱中国教育改革的科学有序发展,何况那些竞逐者也不可能来自贫寒家庭或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120.239.183 发表于  2017-04-12 23:13:03 240字 ( 0/13)

不能将素质高和高分对立起来,绝大多数在校的高分学生都是高素质的,读过高中参加过高考的人都知道,高考取得高分的学生,一定是勤学好问的、虚心向学的、思想端正、有顽强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223.149.255 发表于  2017-04-12 11:52:08 22字 ( 0/25)

这在教育早已极端功利化的今天,有什么不妥吗?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111.121.193 发表于  2017-04-12 09:24:04 136字 ( 0/31)

衡水模式也称衡水现象,是衡水中学适应当前高考制度而形成的一种应试教育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学校如同一座高考加工厂,学生如加工厂中的机器不停运转,在备战氛围和题海战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39.65.71 发表于  2017-04-12 06:15:31 26字 ( 0/20)

教育怪相!衡水现象违背教育法,怎么可以容忍为所欲为?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2399522297 发表于  2017-04-11 23:38:31 44字 ( 0/32)

当今要找平常心太难了!思维模式更迭造成得。物质世界貭是由量决定的!饿着肚皮喊精神荒唐吗。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2399522297 发表于  2017-04-11 23:28:05 374字 ( 0/25)

能有个平常心多好!突辨应试教育啦。民族之文化底蕴?如何塑造!物极必返操之过急本无所谓,猪拱地,地闹哄的不亦乐乎!撼动摇倚着,纲举目张原本真谛。好几十年加码应试汇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中国云南甘明 发表于  2017-04-11 22:40:37 283字 ( 0/26)

人类健全健康的文明教育须知识教育、智慧教育、品德教育并举。三方合成教育才是造就社会文明新人的科学教育,偏执于知识教育的应试教育一直都有问题,其教育模式过分强调知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120.239.183 发表于  2017-04-11 22:19:02 230字 ( 0/33)

不能将素质高和高分对立起来,绝大多数在校的高分学生都是高素质的,读过高中参加过高考的人都知道,高考取得高分的学生,一定是勤学好问的、虚心向学的、思想端正、有顽强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惟有为谁3797 发表于  2017-04-11 21:09:29 10字 ( 0/18)

恨水中学能否走向世界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7-04-11 21:06:55 40字 ( 0/32)

只要是报名招生就可,不是拔尖录取低于多少分的不要,最后能考出好成绩才会令人信服。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日出东方c 发表于  2017-04-11 20:24:38 76字 ( 0/23)

国家就是要通过严格的考试,凭考试分数录取大学生,为国家输送优秀合格的人才。衡水中学能够教出众多高分学生,说明他们的教学方式是卓越的,这样的中学越多越好。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thomas8848 发表于  2017-04-11 19:12:04 12字 ( 0/24)

无必要,回归本地才根本。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106.115.153 发表于  2017-04-11 19:05:18 8字 ( 0/30)

赚钱无所不用其极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中国云南甘明 发表于  2017-04-11 18:22:44 177字 ( 0/66)

中国教育进步,就得从清华北大下手!!!中国教育改革,就得从清华北大改革!!!“中国一流”算什么?距离世界一流还有多远?!真值得再坚持而不求进变吗?!!应试的高分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106.115.153 发表于  2017-04-11 17:40:12 5字 ( 0/28)

产业化好吗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超级中学”,它以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以及被外界风传的军事化管理闻名全国。近日,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某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这标志着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浙江。此校是按“名校办民校”模式成立的。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4月5日《钱江晚报》)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何勇海)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