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落日寻道 发表于  2017-03-20 15:27:42 15069字 ( 24/2690)

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7-03-20 17:01:06 35字 ( 0/89)

这个美国共产党是个真诚的同志,我们做的是同样的事情——宣传马克思主义。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83.160.51 发表于  2017-03-20 16:46:51 8字 ( 0/58)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39:27 26字 ( 0/72)

社会主义主要靠的是整体的觉悟,与集体领导核心的智慧。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7-03-20 16:38:29 20字 ( 0/66)

向这个美国共产党员表示敬意。他是真诚的。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第十阶层 发表于  2017-03-20 16:36:34 78字 ( 0/130)

“我有一些中国朋友是中共党员,他们在大学时期入党,但是有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读过一遍《共产党宣言》”,美共【伍淡然】可以不是标准党员,但他这句话足以使我们蒙羞。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211.162.235 发表于  2017-03-20 16:35:30 47字 ( 0/67)

希望更多的了解美国共产党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组织,这些政党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组成部分。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poot 发表于  2017-03-20 16:35:15 0字 ( 0/68)

他的历史欠账还没有清算呢,你们怎么掩盖也没有用哈!

他的历史欠账还没有清算呢,你们怎么掩盖也没有用哈!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59.46.36 发表于  2017-03-20 16:41:48 20字 ( 0/68)

蒋委员长都没算清郁郁而终,你还能算清吗?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40:30 22字 ( 0/69)

先算蒋介石的旧账,你敢吗???Poot!!!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33:33 39字 ( 0/62)

白求恩同志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背过吗????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32:02 46字 ( 0/57)

恶性竞争是可以避免的,经济危机也是可以避免的!!!我们要这样去理解社会主义,就对头啦!!!!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30:07 54字 ( 0/76)

要把美国政府与它们的人民相区别,要把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人们与一般的工作人员相区别。语出毛泽东纪念白求恩文。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20:40 32字 ( 0/72)

共同进步,整体提高,分工明确,合作无间,全民为公,公为全民!!!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11:19 38字 ( 0/66)

落后者认识先进、实践先进,对一个古老文明历史悠久的国民来说,是有难度的!!!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59.175.161 发表于  2017-03-20 16:06:16 23字 ( 0/51)

美国人民不知道社会主义,是否知道特色社会主义?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7-03-20 17:03:00 13字 ( 0/56)

人家只信仰《共产党宣言》。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59.172.111 发表于  2017-03-20 16:01:21 27字 ( 0/66)

美国共产党员大概是不会革命的吧?只好像是做做好事之类!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样板戏 发表于  2017-03-20 15:50:38 0字 ( 0/63)

整个民族像一个傻子,专门和西方骗子打交道。

整个民族像一个傻子,专门和西方骗子打交道。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5:49:53 37字 ( 0/74)

著名的寒春同志,就是美国科学家!!帮助中国的大工臣。我们不会忘记她的!!!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5:51:11 20字 ( 0/79)

大功臣。第一位获得新中国绿卡的美国公民。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218.94.132 发表于  2017-03-20 16:10:41 8字 ( 0/58)

享受了 高杆病房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75.188.97 发表于  2017-03-20 15:42:56 29字 ( 0/55)

那个经常赞颂红色中国的基辛格大骗子,盆满钵满了吧?[大笑]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75.188.97 发表于  2017-03-20 15:41:34 74字 ( 0/50)

那时候穷,没有进入共产主义的可能。现在富了,该有可能了吧?我建议;主张共产主义的人,率先把自己当财产充公,让人民共享,谁需要什么,就拿什么。[大笑]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75.188.97 发表于  2017-03-20 15:34:03 68字 ( 0/62)

很明显是出自虚妄无知,社会主义都还没有影子呢,就认识了共产主义?我觉得,就是认识,认识的也是跑步进入又更快的跑步退出的大跃进共产主义吧。

观察者网专访留学中国的美国共产党员:是毛泽东带我认识了共产主义



观察者网在《中国诗词大赛》播出期间报道过一名美国小伙子背诵毛泽东《七律·长征》的新闻。这位小伙子名叫伍淡然,是一名留学生。他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在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本科。有趣的是,伍淡然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美国留学生这么简单,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美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联系采访到了伍淡然,他的中文说得十分流利,甚至没有什么口音。在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话题当然从中文和诗词开始,他告诉我们,认识共产主义就是从阅读毛泽东诗词开始的。

【以下为参访全文】

观察者网:小伍你好,我们发现你的中文特别的好,但是你在中国读书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那么你是如何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伍淡然:我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的一个小镇,我5、6岁的时候,和我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学中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一个华人教会上中文课。所以我在来中国前已经学了5、6年的中文。

观察者网:那么是什么让你决定来中国的?

伍淡然:我在读大学前曾经来过几次中国。我2012年就参加了一个教英文的夏令营来到中国。教了两个星期的英文。当时很喜欢,但是跨国旅行很贵,我父母就说以后再想去就要自己挣钱。所以我就自己挣钱,2014年的时候买了机票又来北京待了两个星期。后来是又回美国。

高中毕业第二天,又来了一次中国,是去了镇江。那次是帮助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在那里弄了一个夏令营,我就相当于是去帮他工作。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回美国之后,在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就决定了来中国。于是就在美国退学,申请来到了北京语言大学。所以去年3月我就来到这里读书了。

观察者网:在诗词大赛上,你说你很喜欢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其中的缘由吗?

伍淡然:我2012年的时候曾经跟一个英语夏令营的活动一起来过中国,当时我买了一本《毛泽东语录》。通过阅读《毛泽东语录》,我对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我回到美国之后,我就找了各种关于毛泽东还有中国共产党的资料来阅读。我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后来我通过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在美国也有共产党,我又开始了解我们美共的信息还有他们的主张。我就每天看新闻,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

当时是15、16岁左右。我当时就决定了,18岁我一定要入党的。当时我的家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表哥就说如果我要加入美共的话他就再也不跟我讲话了。后来,入党第二天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和我说话。

但是我觉得,主要就是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和毛泽东的经历,我才知道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组织和这个信仰。

观察者网:那么民主党对于美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伍淡然:这个很复杂。他们肯定不会宣传我们,也不会在报道中提到我们。不过我们党的领导层都知道我们做的就是支持民主党。我们会派人参加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竞选集会,支持他们。虽然桑德斯也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愿意说出来他会与美共合作。他如果敢向美国公众说他要和美共合作,那当总统肯定没戏了。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共产党的规模和成员分部如何呢?

伍淡然:目前我们党的规模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我们的党员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目前我推测应该有五千到一万人左右。

麻省有一个党组织,一个俱乐部。但是离我家太远。我们是可以通过网上入党,或者直接去俱乐部申请入党。我就是通过网上递交申请书入党的。一般如果所在地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政治生活就是和最近的俱乐部共同进行。比如我所在的小镇没有俱乐部,所以我是和麻省另外一个小镇的俱乐部合作。我是通过那个俱乐部参加活动。如果一个州没有俱乐部的话,那么就和附近州的俱乐部合作。

观察者网:美国共产党是否会主动吸收成员?

伍淡然:我们经常会有活动,但是目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我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面有主页。我们大部分美国老百姓其实并不愿意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党是1919年成立的,比中共还要大两岁,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美国还有共产党。美共对于美国建立社会安全体系,还有工会运动等都有很大的贡献。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政府不会说,课本也不会说。所以很多美国老百姓总会以为我们这些党员就是特别极端。以为我们和ISIS一样,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来吸引党员,或者和现有党员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社会已经将特朗普选举为总统,那么你如何评价目前的美国社会。还有希拉里和桑德斯在选举中失败,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失败和特朗普的胜选?

伍淡然:首先美国人民希望找到改变,他们觉得希拉里奥巴马说话都是空话假话,说的一样。每当人们问他们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直面问题。但是桑德斯每次都会直接回答问题,说实话,会讲事实。希拉里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

特朗普给我的感觉更像希特勒或者墨索里尼,每次说话就让老百姓特别激动。但是他都是乱说话话,没有事实,没有根据,只是为了让老百姓激动而已。他每次辩论也只是在攻击对手个人,而不是去谈事实真相。他不礼貌,不尊重对手。

而且他还是欺骗老百姓。他说他要搞“禁穆令”,他的确搞了,但是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现在已经被取消了。他还说他要取消奥巴马医保法案,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取消。所以他说的都是在欺骗老百姓。

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更有政治经验。她说话更加深思熟虑,更加冷静。但是人们觉得她的空话太多了。当时大选的时候,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票,但是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这也说明更多的老百姓希望希拉里当总统,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说话不太直接,但是她至少比特朗普好多了。

桑德斯的话,很多人觉得他太极端。他们觉得他是社会主义者,他们不太习惯这样一个人,每次都直面问题,而且摆出事实。他们不太习惯。他在医保,工人阶级方面都太直接。但是我觉得如果美国媒体没有故意把桑德斯炒作成一个共产党的话,他会有更多的机会当总统,至少可以打败希拉里,和特朗普竞争。但是就是因为媒体希望希拉里当,所以他就已经没戏了。

Wikileaks也透露民主党内排斥桑德斯。民主党和希拉里都与大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希拉里当总统,那么她不会去攻击大企业,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是大公司在管理政府,政府没法正常管理国家,比如枪支就有枪支的游说团体给了右派很多钱,所以政府不可能通过一个严厉的枪支法案。

观察者网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你们和美国自由派合作也是因为你们认为自由派代表了底层阶级。但是这一次选举中,你们口中的右派特朗普却得到了美国蓝领工人的支持。那么这次大选之后,美共内部有没有什么反思和讨论?就算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共产党内,你们甚至不能够把工人阶级争取到自由派阵营内?

伍淡然:我觉得以前民主党也是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有穷人的。后来民主党自己也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老百姓。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权力和地位。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党内也开了几次会,反思了为什么工人阶级还会给特朗普投票。他们的观点是特朗普说的话是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就是在玩弄民意。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工作,而特朗普说会把工作弄回来。他们肯定想听这种话。但是最后他肯定没办法把工作弄回来,他们给特朗普投票其实是最后会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来讨论和反思如何可以把我们党的主张和想法传播到美国老百姓中。如何让他们知道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最好的,为什么我们觉得社会主义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在美国制造的问题,让工人阶级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目前美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经历过50年代麦卡锡时代的美国老百姓都不太愿意听共产主义这个东西。麦卡锡时代政府会逮捕我们美共党员,说我们是卖国贼和极端分子。就是通过这种洗脑和宣传,美国政府让老百姓觉得共产主义是邪恶的,特别坏。让老百姓觉得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美国只能走一条路,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很多美国人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们党也是一直在说,当美国人民需要社会主义的时候,我们的时代才会到来。现在美国人民不太了解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所以现在不可能实现。但是将来他们了解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们的。目前我们的党在搞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教育美国人民。我们不会逼着任何人加入我们党,这是一个自由。

观察者网: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如丧考妣,在特朗普没有出台任何政策的时候就已经反复上街抗议。而且反特朗普的行动已经符号化,只要是特朗普支持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比如特朗普称穆斯林恐怖分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而他们强调在语言上不能加上穆斯林,只能称为恐怖分子。这种现象和群体在中国被戏称为“白左”。那么美共如何看待这种欧美“退行性左派”?美共的主张跟他们有何异同?

伍淡然:在反穆斯林这个问题上。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你的宗教还是你的国家,你到了美国都有同样的机会,同时你还可以保证你的文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特朗普认为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这就是在乱说话。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肯定是支持自由派的。并不是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只是在曲解教义。这个宗教是讲和平爱和平的,但是现在美国的右派看到穆斯林就会打骂他们,要求他们说英语,如果不能说英语那么就回到自己的国家去。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在美国不安全,反而是自己的国家更加安全。他们离开伊拉克、阿富汗都是为了躲避危险,但是到了美国他们反而觉得这里一样危险。

目前美共的一些党员也是有宗教信仰的,甚至有神父参加美共。不过我认为参加共产党的就应该放弃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所以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要求。但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有自己的观点。比如外交政策,我们支持一切平等。比如取消签证。

观察者网:冷战时期美国社会有一种浓郁的“红色恐怖”的情绪,许多美国老百姓对于共产主义这个词都带有负面情绪。那么这一次桑德斯的出现是否给这样的情况带来改变?

伍淡然:肯定的,肯定带来了改变。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有许多人加入了美共。不过这一次大选,桑德斯的出现让更多人加入了美共还有其他左翼党派,比如社会主义党和工党等等。以前美国冷战时期的人他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政府、媒体和老师都说共产党的坏话。所以这一次桑德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们肯定是十分支持的。

观察者网:刚才你说到了美国还有其他左翼政党。现在美国的左翼政治力量的版图都是如何?

伍淡然:其他党派我不太了解。我知道有一个叫做美国革命共产党的组织,不过那个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他们有点像朝鲜,把他们的领导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话说回来,我个人支持一个党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还是要团结在一个领导的周围,不然做不出什么来。

我们美共是最早的共产党,我们的数量也是最大的。我们是民主党之外最大的左派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来领导这个党。

观察者网:你们是否有青年组织?

伍淡然:曾经有,叫做青年共产主义者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但是前几年我们已经不再资助他们了。因为人太少,能够起到的影响力和作用都太小。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了。

观察者网:你刚才说美国政府会压制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那么美国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压你们的活动和组织呢?

伍淡然:美国政府在50年代的时候称我们是叛国者。这个思想延续了下来,许多人已经不需要政府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天然有着对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抵触情绪和反感。所以一些企业主就会拒绝招聘共产党员。

美国媒体我不认为是独立的。CNN很明显是自由派的,是民主党的。Fox News就是保守派的,是共和党的。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出手,媒体会主动做这些工作。有一次我们的前总书记上了Fox News的节目,他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主持人扯到斯大林,大清洗,冷战等话题,根本不给他讨论今日美国和美国共产党的机会。在学校里,课本里还有老师都会传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弊端。所以政府不需要直接搞宣传,而是由许多途径让美国人认为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

很多人还认为我们这些美共党员都是被洗脑的,但是其实不是的,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和一般美国政党不同的是,美共也是采用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的。我们也是少数服从多数,听从中央最后的民主决定。如果我们不这样,不团结,那么我们最后怎么取得政权领导国家?而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经常党内的人还会在特定政策上互相反对同党党员,他们内部都不团结。我们必须团结党内的政治生活。

我们不是被希望,我们加入共产党都是自愿的。我们都是希望帮助人民,帮助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对党的爱是真正的爱,不是什么党搞的什么宣传,强迫我们去支持它。我每天都会佩戴党徽,不是谁逼我,是因为我希望别人知道共产党员是好人。我们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党员行为来体现党的优秀品质和先进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不是党强迫我们信仰的,而是我们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我认为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就不应该入党。

观察者网:你在中国会参加什么政治生活吗?或者你在中国还认识其他的美共党员吗?

伍淡然:没有,美国共产党人太少,在我周围没有那么多。我一般参加自由派的讨论组。不过在讨论组内他们不允许我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他们会说如果想要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话就另外去开一个讨论组,不要在这个组里面。所以没有。

观察者网:来聊聊你在中国的生活吧,你喜欢在中国的生活吗?

伍淡然:特别喜欢,我觉得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手机支付。我出门几乎不需要带手机。而且在中国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在美国大家的业余活动就太无聊了,很多年轻人都会去酒吧。而我不喜欢去酒吧,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读书和打工上。

观察者网:不过有很多外国人甚至是中国人都经常批评北京的雾霾哦。

伍淡然:雾霾算什么,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雾霾算什么问题了。我在北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次我回国我都会跟我妈妈说:“我一下飞机就想回中国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