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红甲 发表于  2017-03-20 15:19:04 2864字 ( 26/2523)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223.198.64 发表于  2017-03-21 19:18:16 74字 ( 0/61)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是完全正确的!结果要看施为者的主观故意是什么。若小偷被抓后老实听话,施为者再将其往死里打,已经超出了见义勇为的范畴。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218.21.110 发表于  2017-03-20 18:32:22 46字 ( 0/85)

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218.21.110 发表于  2017-03-20 17:48:37 55字 ( 0/88)

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7:24:06 34字 ( 0/63)

见义勇为受伤的补偿费用,由施害者、受益者、及保险公司共同承担????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7:27:38 69字 ( 0/79)

美国公民的民事义务及责任有:成年人有受教育、承担家庭义务和责任、参加司法陪审团成员的遴选义务、服兵役的义务、选举与被选举的权力义务,等等。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 发表于  2017-03-20 17:01:27 171字 ( 0/57)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就是作恶和为善的逻辑。小偷被围殴成重伤,谁来担责?当然他自己担责,自作孽不可活。打他至伤的人,用西方的理论看,叫做上帝的使者。用东方的理论看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第十阶层 发表于  2017-03-20 17:36:09 72字 ( 0/75)

小偷只要被擒拿,就应该交法律机关惩处。如果被擒拿后“被围殴成重伤”就应该由群殴者承担法律责任。这个【井冈山】是个是个法盲,好人千万不要被他忽悠。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 发表于  2017-03-20 18:23:07 88字 ( 0/60)

喔,这次你说对啦,我也可以算法盲。既没有看完过已制定的十几部法律条文,也从来没打算去看完过。我既不是为法律活着,也不打算为法律活着。我的信条就是“了不起重上井冈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第十阶层 发表于  2017-03-21 09:04:03 10字 ( 0/53)

不要亵渎了革命圣地。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7:01:08 17字 ( 0/64)

民事义务及责任,表述得不清晰!!!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54:09 29字 ( 0/54)

官法通则呢?????美国称警察,就叫Officer滴!!!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55:59 34字 ( 0/57)

官法通则第一条:进入官员序列的公务员,都要向民政部申报财产收入!!!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7-03-20 16:51:35 37字 ( 0/60)

见义勇为与其失当要区分,见义勇为既要认定,又要对其失当追责,做到奖罚分明。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50:48 43字 ( 0/72)

民法通则,一个大缺陷,就是没有定义:什么是民事!!!换句话说,什么是官法通则呢???e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52:28 20字 ( 0/54)

一场恶斗,架打完了,警察才到,怎么讲??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48:34 26字 ( 0/239)

全国报警电话号码都是110吗????请到处警示!!!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125.120.194 发表于  2017-03-20 16:42:10 9字 ( 0/57)

报警就行啦!!!!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7-03-20 16:39:53 38字 ( 0/61)

见义勇为就是见义勇为,莽撞蛮干就不是见义勇为,不要把莽撞蛮干来否定见义勇为。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7-03-20 16:45:04 60字 ( 0/86)

是不是见义勇为,法律要给其有说法。法律不给其说法,见义勇为的举动就有可能被抛弃,就会眼看着坏人在做坏事,没有人挺身而出。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7-03-20 16:32:21 0字 ( 0/74)

见义勇为,重大义与勇。关键在勇,无勇何来"见义勇为"?

见义勇为,重大义与勇。关键在勇,无勇何来"见义勇为"?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7-03-20 16:30:58 0字 ( 0/65)

紧急救助同见义勇为是毫不相干的概念。

紧急救助同见义勇为是毫不相干的概念。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冬瓜糊涂.blog 发表于  2017-03-20 15:51:58 78字 ( 0/137)

义愤激起的激情防卫可正当?因此,“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国度的解释这个条款是否有保护坏人之嫌[猜想]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175.188.97 发表于  2017-03-20 15:29:45 53字 ( 0/104)

法律一旦嫁给了政治,那么,肯定会有人超越法律的权威。法律沦为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欺压工具将是必然的状态。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第十阶层 发表于  2017-03-20 15:46:39 77字 ( 0/83)

法律不是“嫁”给了政治,它们原本就不可分割。社会主义宪法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体现的就只是社会主义政治,工人阶级的政治,而不是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政治。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61.227.55 发表于  2017-03-20 15:37:15 5字 ( 0/51)

不无道理。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218.21.106 发表于  2017-03-20 15:29:30 3字 ( 0/47)

[心]

“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须澄清: 法律不鼓励莽撞蛮干!


见义勇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但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法律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但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民法总则,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前送审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最后通过的民法总则删去了这一条款,确立了“见义勇为不担责”原则。

  

民法总则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明确规定只要是自愿实施紧急救助的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这项被称为“好人法”的规定,无疑为见义勇为者免除了后顾之忧,有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倡导乐于助人的良好社会风向。不过,民法总则草案从之前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提交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其间舆论都有对“好人法”的误解误读。现在总则已经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有必要就舆论误读涉及的一些重点内容,进行认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总则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表述在很多场合被简化为“见义勇为不担责”。简化表述大体上符合法律条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严格限定,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进而产生误读。首先需要明确,法律规定的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可免责,而不是见义勇为行为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可免责。

  

民法总则正式通过后,一家报纸刊发评论提出,公交车上一名男子骚扰女乘客,多名小伙子劝说无效后,将男子围殴致重伤,“若根据现在彻底的‘好人法’,这些小伙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担责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该男子所受的伤害应由谁负责呢?”作者有这样的疑问,说明他把“好人法”规定理解成了“见义勇为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显然是不小的误解。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那些小伙子把骚扰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伤,可视同防卫过当造成不应有损害,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对“好人法”规定的另一个误解是,认为这项规定可以消除人们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励人们看见老人摔倒后,勇敢地上前实施救助。近年来,扶起摔倒老人却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时有发生,本是救助者却被反诬为施害者,的确让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并无助于解决“不敢扶”问题,解决“不敢扶”问题也用不着依靠“好人法”,因为“不敢扶”主要缘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诬告,而要遏制惩处受助人的“碰瓷”、诬告行为,只需严格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由受助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只要的确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无法进行充分的举证,其主张就不能得到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可,也就不能达到“碰瓷”、诬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主要包括在灾害场所、交通事故现场、人身伤害事件等院外环境紧急救助伤者、患者的过程中,由于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设备或出现失误等客观原因,给受助人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不会经常发生,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个案。

  

按照法律规定,院外医疗救助首先应当由专业医务人员实施,鼓励经过培训、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未经培训、不具备急救技能的社会人员,对紧急救助行为一般只应当予以必要的辅助,万不得已时才应直接实施紧急救助,以尽量避免对受助人造成损害。虽然法律规定,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担责,但法律也不鼓励简单粗暴的见义“勇”为,不鼓励实施紧急救助时盲目莽撞、硬干蛮干。


[ 2017-03-20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员: 潘洪其]

  

原标题:《澄清对“见义勇为不担责”的误读》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