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绝地枭雄 发表于  2017-03-20 11:03:08 20549字 ( 22/2291)

揭秘天下第一村华西村 正在进行颠覆式改革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7-03-20 14:49:15 52字 ( 0/59)

中国的一怪事,只有一些村走社会主义,而乡、县呢??是不是给人一个印象——只有最基层的民众才社会主义呢??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59.172.111 发表于  2017-03-20 14:40:05 19字 ( 0/43)

实体举步危艰,靠金融,旅游。。。也难啊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7-03-20 13:41:31 74字 ( 0/60)

中国华西村,上面没有省市乡?中国华西村?我们亚洲唐山市。哪个大?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58.213.23 发表于  2017-03-20 14:05:57 7字 ( 0/64)

不改革死路一条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39.75.115 发表于  2017-03-20 17:11:16 52字 ( 0/55)

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华西华是成功范例,小岗村同华西村比天垠之别,有心裁花花不活无意插柳柳成荫。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39.75.115 发表于  2017-03-20 17:05:36 112字 ( 0/65)

在小岗分田到户的浪潮中,华西村逆流而上立志改革走集化道路,最后成了中国第一村,家家住别墅、家家存款几百万、家家都有车。全国村庄都能这样就成了大富村,成为全世界典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183.160.51 发表于  2017-03-20 16:56:45 12字 ( 0/65)

用这句话骗人,骗了不少人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7-03-20 14:37:56 20字 ( 0/75)

华西算改革还是不改革的典型,我总闹不清?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39.75.115 发表于  2017-03-20 17:15:08 32字 ( 0/50)

改革是单干,不改革是集体,华西村当然不改革典型应在全国发杨广大。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58.213.23 发表于  2017-03-20 14:46:12 10字 ( 0/55)

典型当不下去,露陷了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27.16.80 发表于  2017-03-20 13:11:37 153字 ( 0/75)

华西村的成功原因在于,发展经济的路子不限于农业,不限于华西村这一块土地,不限于华西村原有居民。这也是我国全国大部分地方农村改革成功的真正原因。华西村有特有的成功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7-03-20 14:40:04 15字 ( 0/62)

华西村成功了吗?富了就是成功?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39.75.241 发表于  2017-03-20 13:24:11 95字 ( 0/64)

华西村走集体化道踣,在分田到户时是顶着压力干的,现在成了天下第一村成功了,有人要下山摘桃子了,要归于改革开放,小岗村是全国分田到户的旗手为何仍过得如此寒酸?好就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59.46.36 发表于  2017-03-20 12:53:55 47字 ( 0/60)

从颠覆式改革标题看俺以为华西村也开始安红手印了?看来看去都是分红股份!唉!按手印俺也看个热闹。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39.75.241 发表于  2017-03-20 12:41:03 77字 ( 0/77)

华西村走集体主义道路强国富民。包产到户的小岗村,全国树立的农村改革的标杆。两村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结论是:农村还是集体主义好。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1.199.74 发表于  2017-03-20 12:45:14 73字 ( 0/60)

这个理由肯定是诡辩,全国都集体主义道路的时候,华西并没有富。倒是小岗人改革后不要饭了,证明了集体主义还不如包产到户。结论;还是改革开放好。[大笑]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高原雪神 发表于  2017-03-20 13:07:34 144字 ( 0/78)

“全国都集体主义道路的时候,华西并没有富。”,这是蠢货之言。世界上那有搞什么主义一个晚上就富了的?走集体主义道路是中国农村的发展方向、致富的方向!谁坚持下...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政治教师4 发表于  2017-03-20 15:32:49 35字 ( 0/57)

26年可不是一晚上啊,26年台湾香港可是起飞了,少数村庄富了应该可以啊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14.144.130 发表于  2017-03-20 13:04:38 43字 ( 0/62)

1000块钱,10个人分,1人得100元好,还是一人得八、九百,其他的人分剩下的钱好?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政治教师4 发表于  2017-03-20 15:35:30 49字 ( 0/51)

这要看你分完钱想干什么!你要想搞企业还是集中点好,否则没有资本,你要是解决吃的问题,平均分会好些。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39.75.241 发表于  2017-03-20 13:03:34 41字 ( 0/82)

小岗村比不上改革后的华西村南街村,也比不上改革前的大寨村,小岗村是人工拔高的产物。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只有公有制才能救中国 发表于  2017-03-20 14:40:49 25字 ( 0/62)

哪里哪里,小岗村不用拼死拼命可以不劳而获,强多了。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4周年。如今,后吴仁宝时代,工业致富的华西村正在改变。

  3月14日,由华西村村民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华西股份公告,拟参股成为稠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定增终止。参股银行,是主营化纤产品的华西股份转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路径之一。

  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涉足金融行业,如今效果正在显现。更大的改变,华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在记者几天的走访中,这座被外界报道为管理封闭的村庄,却表现的极度开放,希望外界能对其有更多的了解。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表示,外界对华西村有很多看法,他们希望外界对华西村有个客观的认识。

  3月13日-17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华西村,采访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华西村旗下华西集团各板块负责人,还原华西村从工业向金融、服务转型的变局。



旅游板块年收益数千万

  江苏华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号,吸引着众多游人。华西村景区北门前的金塔路,也是华西村主要的商业街之一。

  张丽(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板,来华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刚来华西村时,张丽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当时人多,一个导游能带近300人的团队”。那时店里一天接待3个团队,“挣钱就像捡钱一样”。

  但前几年,张丽发现生意难做了,“游客没以前多了,现在导游一般都带30人的团队。”由于旅游纪念品不好卖了,张丽将门店改做超市,主要为本地人服务。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游纪念品商店。华西村景区北门旁集体经营的华西村商场,门口虽标有旅游纪念品的字样,内部也已是超市模样,售卖华西村旅游纪念品的只剩一排柜台。

  刘海东(化名)要比张丽早来华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纪初期,华西旅游业蓬勃。刘海东当时跑三轮车载客,好的时候一天挣六七百块。后来他将三轮车换成轿车,“只要把车往景区门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刘海东现在对华西村旅游业最大的感受。现在他开起了网约车。

  “景区现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万人次略少一点,以前多的时候在250万人次。”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包丽君3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节假日组织来学习参观的团队游多,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类团队游少了,但私家自驾游多了。”

  “我们也在动脑筋拓展,和全国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签约,现在看旅游收入还是可以的。”包丽君表示,整个旅游板块,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投资30亿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龙希酒店,去年营收3个亿,产生收益1000万元左右。

  钢铁业贡献华西集团过半营收

  旅游业,在华西村经济中并不占据重要份额。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旗下庞大产业版图。目前,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达到90亿元,股权结构上,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

  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钢铁业,开始成为华西村的产业支撑。

  华西村的钢铁布局,正好赶上了行业“黄金时期”。华西集团2009年的发债说明书显示,2005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营业收入达到149.28亿元,占华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57.59%。2007年,钢铁业务营收已达267.48亿元,对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也提高到66.31%。



 2007年,华西集团实现净利润8.77亿元。由华西集团控股75%的华西钢铁,净利润达到了2.89亿元,成为华西集团净利润的重要贡献者。

  “那时候赶上了行业的好时候,产品供不应求,挣钱也容易。”3月17日,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说。

  但2011年开始,钢铁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华西村的钢铁企业也从2008年的历史高点走下坡路,到2015年,钢铁板块收入128.39亿元,仅为2007年的一半。钢铁板块毛利率也从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华西集团的3大钢企2015年全面亏损,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钢铁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2015年可以说是全行业最差的时候,我们也一样。”杨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时候,华西集团一些钢铁下游企业选择给员工放假。亏损的华西钢铁没有停工,仍保持生产。“冶炼企业高炉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虑就业,所以即使亏损,我们也要维持运转。”杨永昌说。

  “从去年3月份开始,钢铁行情又好转了。我们现在一点库存都没有,生产完就出货,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按照杨永昌的估计,今年华西集团钢铁板块的收益会比2016年可观。

  包丽君提供的数据显示,华西集团2016年未经审计营收为266.88亿元,净利润4.5亿元。过半的营收仍来自钢铁行业。2016年华西钢铁板块营收169.53亿元,净利润1.27亿元。

  杨永昌表示华西钢铁绝不会扩张。实际上,华西集团已在考虑钢铁这一支柱产业的未来。

  “华西通过钢铁等传统产业先发展起来,但现在土地成本、环境容量,都不够传统行业发展。如果再这样一味扩张,今后一定会遇到大困难,所以下决心调整。”3月17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华西集团旗下企业208家,3年发债近百亿

  如何调整,成为摆在华西集团面前的难题。目前华西集团员工人数在2.5万人,钢铁板块吸纳了多数就业。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目前还需先行保留传统行业,同时向服务型行业转型。村民就业上,能够安排到服务型行业的就安排,对年轻人则多鼓励到新岗位。

  在谈及华西集团的转型时,吴协恩形容是用时间换空间。“不能和企业一样直接转了,还要讲时间、方法,这五年先让我把经济弄好。”吴协恩说。

  2003年7月,吴仁宝退休,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西集团的多元化转型,便从吴协恩执掌华西村开始。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海运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3月,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186家,联营企业19家,合营企业3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多元化发展,增加了企业资金需求。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华西集团发债频繁,三年累计发债92.9亿元。

  包丽君介绍,华西集团近三年发行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均为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6年末,华西集团债券余额还有54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银行授信总额183亿元,已使用了163亿元,使用率89%。2016年末华西集团未经审计的总资产533.88亿元,总负债357.37亿元,负债率66.94%,可动用资金29.34亿元。

  包丽君称,华西集团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并不大。“如不发债,我们可以解决的”。

  金融收益为利润主要来源

  进入金融、海运海工是吴协恩主导。据媒体报道,吴协恩曾表示,金融这方面能拿的牌照尽量拿,不能拿的就参股。

  从2005年起,华西村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目前华西集团已拥有包括投资担保、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典当等在内的金融服务企业。

  对于选择转型金融,吴协恩解释,“华西集团的转型方向是服务业,而进军服务业,最好、最快来体现效应、能打好基础的,就是金融业。”

  华西集团2016年发债说明书显示,2015年,华西集团投资收益达到27.69亿元,占当年华西集团利润总额的193.25%。包丽君提供的最新数据则显示,2016年华西集团金融营收16.26亿元,净利润6.07亿元,是华西集团净利润(2016年为4.5亿元)的主要贡献板块。

  与之对比的数据是,华西集团内部金融业务营收金额不及钢铁板块的1/10,但利润却5倍于钢铁板块。

  海运海工板块,则未扭亏。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于2009年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3月17日,华西集团海运海工板块负责人吕苏君表示,目前华西集团拥有10艘海运船,年运输能力2500万吨。“2010-2013年行情不错,2015-2016年后又是低谷。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两年都很困难。”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的宝立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华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亏,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亿元。

  2016年,华西集团的海工板块仍未扭亏,海工业务营收2000.91万元,净利润亏损2.26亿元。

  吕苏君介绍,海运海工业务对资金、装备、技术要求都很高,资金主要靠集团筹集,目前集团已经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做海运海工,也是希望做起来后,给集团更多的发展机会,可以参与到更多领域中去。这块业务投入期结束,今年的海工业务收益会比前两年有较大增幅。

  华西村村民福利、分红年开支超两亿

  在吴协恩看来,外人并不了解华西,或者只是看到了华西的一面。“华西本身是个村,又是一个企业。”因2001年吴仁宝主持的“帮带”,形成了大华西村。大华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从华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华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华西村民每年能领到现金福利,过节发放油米等,工作上也会被安排进华西集团下属的各个工厂。



(华西村的别墅)

  负责大华西各村庄事物沟通、协调的大华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中祥表示,华西村每年用于大华西村民的各项福利开支,接近一个亿。

  “2002年,周边20个村合并成13个,由华西村帮带,土地归华西村统一规划使用,当时华西村支付了8000万,2016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9600万元。”张中祥说,这笔支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只会涨不会降。

  接近一个亿的开支中,村民口粮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领到的现金福利)支出占大头。

  张中祥称,按照每个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获得的口粮款从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实物发放,现为现金)。各项支出还包括老年人的保养金、各村公共设施维护运营开支、村干部工资等。

  原华西村村民,则不在这13村中,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位处大华西中心,被当地人称为华西中心村。

  “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万元左右。”3月17日,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称,9万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从华西集团获得的分红。



(华西村投资建设的文体中心,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电影院等一应俱全。)

  包丽君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红金额达到1.1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别是9506.34万元、1.05亿元。除分红之外,华西中心村村民还享受住房、免费体检、旅游、教育培训等其他福利。

  不过对中心村村民的分红并不是全部发放现金。“20%以现金的形式发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再投资资金使用。”瞿全兴表示。

  自1993年组建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华西中心村实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红模式,如今被吴协恩实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丽君称,华西村支付大华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红的资金来源,绝大部分来自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分红。

 “村民说的80%作为再投资,用现在的说法其实是期股,20%是奖金。这种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业无论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他得到的奖金,大锅饭。”吴协恩解释,从今年1月1日起,华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实行二八分红,而是通过股份改革,凭借持股享受全额现金分红,在企业中则与外来员工同工同酬。

  包丽君给记者举例:“比如在集团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设一年下来有100万的奖励,这里面20万作为奖金发下来,剩下的再投资到村委会中。现在股份改革,把股份与奖励的关系理顺,村民竞聘上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则,在企业获得相应的奖励,其作为中心村村民的优越性,则通过每年村委对其持有的股份分红体现。”

  在新的股份分红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间接持有的华西集团股份将在较长时间维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长,村民委员会集体控股部分,也将会视发展情况,拿出一部分,预留给合伙人制、股权激励等吸引外部人才机制,但仍会保持集体控股。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