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监督舆论pk舆论监督 发表于  2017-03-20 08:35:06 15679字 ( 4/1071)

农民的事情交给农民自己处理。

“空心房”不应该出现在汉语词汇里,农民的事情交给农民自己处理

 2017-03-20 鹿鸣君 呦呦鹿鸣

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发生了一个悲剧。乡人大主席卓某在到村民明经国家拆“空心房”时,被明经国用镰铲袭击,重伤不治。 


从那段抓捕视频看,明经国这位老农神志清楚,一看就是我非常熟悉的那种典型客家农民,老实巴交,可是,一旦下了决心,就异常狠绝。


官方第一时间发布的新闻说:

据警方初步了解,案发前,现场的乡村干部没有与明某某发生冲突,更没有强拆他家的“空心房”。


但随后上游新闻(来自重庆)的记者了解到:

明经国之子明帮伟说,从未与乡政府就拆房达成过共识,“政府的人没有来我们家做过拆房的协调和说明,当天来到我们家拆房的时候,我父亲就跑出来拦着不让拆。”明帮伟说,双方情绪就比较激动,“他们告诉我父亲,要是不让拆就送去坐牢。我父亲就生气了。”记者报道说:明经国的房屋被拆掉了一部分,余下的工程尚处在停工状态。


明帮伟所说,更在情理之中。之前当地第一时间放出来的消息,更像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


法律尚且有“自力救济”,我非常理解明经国为什么要举起那个镰铲。“不让拆就送去坐牢”,这种事请发生得太多太多。 


“空心房”到底是什么? “空心房”是一户多宅的闲置房。当我再搜索新闻时,发现,拆除“空心房”最狠的,恰恰就是赣州和旧汀州地区闽西的汀州、赣南的赣州、粤北的梅州,分属三省,但属于同一个地理和文化圈:客家核心区)。所以,这绝非个别情况。《闽西日报》的一个报道是这样说的:


鉴于“空心房”的严重危害,各级政府有必要下决心抓紧整治。

……让农民认识到土地是集体所有的公共财产,而非私有、祖传财产,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建房应符合村镇规划,使农民知法守法,改变“祖宗的家产不能舍”的旧观念。

 

闲置,就是严重危害?那么,大城市那么多“鬼城”怎么说?要不要拆?

某鬼城

这是11.4平米的学区房,2015年就卖出了530万元,这是在北京。按照江西这个逻辑,这个破破烂烂的房子是不是“空心房”,是不是该拆?这种“祖宗房”要不要舍掉?


恐怕,更多的是为了政绩,更多的时候是为了把地征过来政府高价卖出。据我在苏北地区亲眼所见,即便乡镇政府,也已经学到了“土地财政”那一套。

大拆空心房,很可能就是其中一个套路。


赣州市国土资源局南康分局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南康区“空心房”整治拆除任务459466平方米。南康区政府工作报告内容显示,将加大农村危旧“空心房”拆除力度,力争年内拆除300万平方米。


有人说,这些空心房都是老房子,没人住,破破烂烂。拆掉才是“美丽乡村”,这是造福农民。这句话一定程度是对的,农村确实有这样的一批房子,但是,从我在一些视频所见,这些拆掉的空心房,其实并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


什么叫做美丽?审美的标准是不断变化的。当年我们大力拆掉那么多古建筑,认为它们不美,今天又把一块破砖头当宝贝。当年我们认为首都建满烟囱是美的,今天避之不及。这种事情我们见少了?现在大力拆的赣州汀州地区,因为历史以来就是汉族避居之地,本来就是古建筑特别多的地方,这将拆掉什么?这是建设还是毁灭?


最重要的是,几千年来,房子会自然淘汰的。 

拆除空心房的政策依据是“一户一宅”。按照国家法律,农民宅基地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人不在了,似乎就可以拆掉。

但是,即便是这个法律,也规定农村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不是国有,因此,空心房如何处理,只有农民自己,至少是村集体自己,才有权决定。


关你乡政府干部什么事情?那么多事情该干不干,偏偏干这个。我们套用一下北京上海的逻辑:你是农民吗?你是这个村的人吗?有在这个村的暂住证吗?你有户籍吗?


为什么农村的事情不能交给农村自己处理?为什么农民的事情不能交给农民自己处理? 据我所知,一些地方对“空心房”的处理很简单:引导改造后长期出租给城里人,各方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穷人的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能进。连德国19世纪的皇帝都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我们今天不懂么。


“空心房”,是一个被生造的而且变得越来越无耻的词语,这个词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汉语里。

写这样的文章很危险,但是,我是旧汀州人,我为客家山民代言。

112.229.139 发表于  2017-03-20 12:05:41 67字 ( 0/58)

农民的事情交给农民自已处理,工人的事情交给工人自己处理,士兵的事情交给士兵自己处理.中国的事情交给中国人民处理.这才是真正的人民民主.

“空心房”不应该出现在汉语词汇里,农民的事情交给农民自己处理

 2017-03-20 鹿鸣君 呦呦鹿鸣

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发生了一个悲剧。乡人大主席卓某在到村民明经国家拆“空心房”时,被明经国用镰铲袭击,重伤不治。 


从那段抓捕视频看,明经国这位老农神志清楚,一看就是我非常熟悉的那种典型客家农民,老实巴交,可是,一旦下了决心,就异常狠绝。


官方第一时间发布的新闻说:

据警方初步了解,案发前,现场的乡村干部没有与明某某发生冲突,更没有强拆他家的“空心房”。


但随后上游新闻(来自重庆)的记者了解到:

明经国之子明帮伟说,从未与乡政府就拆房达成过共识,“政府的人没有来我们家做过拆房的协调和说明,当天来到我们家拆房的时候,我父亲就跑出来拦着不让拆。”明帮伟说,双方情绪就比较激动,“他们告诉我父亲,要是不让拆就送去坐牢。我父亲就生气了。”记者报道说:明经国的房屋被拆掉了一部分,余下的工程尚处在停工状态。


明帮伟所说,更在情理之中。之前当地第一时间放出来的消息,更像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


法律尚且有“自力救济”,我非常理解明经国为什么要举起那个镰铲。“不让拆就送去坐牢”,这种事请发生得太多太多。 


“空心房”到底是什么? “空心房”是一户多宅的闲置房。当我再搜索新闻时,发现,拆除“空心房”最狠的,恰恰就是赣州和旧汀州地区闽西的汀州、赣南的赣州、粤北的梅州,分属三省,但属于同一个地理和文化圈:客家核心区)。所以,这绝非个别情况。《闽西日报》的一个报道是这样说的:


鉴于“空心房”的严重危害,各级政府有必要下决心抓紧整治。

……让农民认识到土地是集体所有的公共财产,而非私有、祖传财产,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建房应符合村镇规划,使农民知法守法,改变“祖宗的家产不能舍”的旧观念。

 

闲置,就是严重危害?那么,大城市那么多“鬼城”怎么说?要不要拆?

某鬼城

这是11.4平米的学区房,2015年就卖出了530万元,这是在北京。按照江西这个逻辑,这个破破烂烂的房子是不是“空心房”,是不是该拆?这种“祖宗房”要不要舍掉?


恐怕,更多的是为了政绩,更多的时候是为了把地征过来政府高价卖出。据我在苏北地区亲眼所见,即便乡镇政府,也已经学到了“土地财政”那一套。

大拆空心房,很可能就是其中一个套路。


赣州市国土资源局南康分局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南康区“空心房”整治拆除任务459466平方米。南康区政府工作报告内容显示,将加大农村危旧“空心房”拆除力度,力争年内拆除300万平方米。


有人说,这些空心房都是老房子,没人住,破破烂烂。拆掉才是“美丽乡村”,这是造福农民。这句话一定程度是对的,农村确实有这样的一批房子,但是,从我在一些视频所见,这些拆掉的空心房,其实并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


什么叫做美丽?审美的标准是不断变化的。当年我们大力拆掉那么多古建筑,认为它们不美,今天又把一块破砖头当宝贝。当年我们认为首都建满烟囱是美的,今天避之不及。这种事情我们见少了?现在大力拆的赣州汀州地区,因为历史以来就是汉族避居之地,本来就是古建筑特别多的地方,这将拆掉什么?这是建设还是毁灭?


最重要的是,几千年来,房子会自然淘汰的。 

拆除空心房的政策依据是“一户一宅”。按照国家法律,农民宅基地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人不在了,似乎就可以拆掉。

但是,即便是这个法律,也规定农村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不是国有,因此,空心房如何处理,只有农民自己,至少是村集体自己,才有权决定。


关你乡政府干部什么事情?那么多事情该干不干,偏偏干这个。我们套用一下北京上海的逻辑:你是农民吗?你是这个村的人吗?有在这个村的暂住证吗?你有户籍吗?


为什么农村的事情不能交给农村自己处理?为什么农民的事情不能交给农民自己处理? 据我所知,一些地方对“空心房”的处理很简单:引导改造后长期出租给城里人,各方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穷人的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能进。连德国19世纪的皇帝都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我们今天不懂么。


“空心房”,是一个被生造的而且变得越来越无耻的词语,这个词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汉语里。

写这样的文章很危险,但是,我是旧汀州人,我为客家山民代言。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7-03-20 11:25:28 69字 ( 0/88)

说的好,说的对。文章作者把法律和权利,宪法和行政关系也厘清了。这样的知识,北京大学的博士生官员搞不懂的,也永远学不会的,这就叫生活和实践。

“空心房”不应该出现在汉语词汇里,农民的事情交给农民自己处理

 2017-03-20 鹿鸣君 呦呦鹿鸣

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发生了一个悲剧。乡人大主席卓某在到村民明经国家拆“空心房”时,被明经国用镰铲袭击,重伤不治。 


从那段抓捕视频看,明经国这位老农神志清楚,一看就是我非常熟悉的那种典型客家农民,老实巴交,可是,一旦下了决心,就异常狠绝。


官方第一时间发布的新闻说:

据警方初步了解,案发前,现场的乡村干部没有与明某某发生冲突,更没有强拆他家的“空心房”。


但随后上游新闻(来自重庆)的记者了解到:

明经国之子明帮伟说,从未与乡政府就拆房达成过共识,“政府的人没有来我们家做过拆房的协调和说明,当天来到我们家拆房的时候,我父亲就跑出来拦着不让拆。”明帮伟说,双方情绪就比较激动,“他们告诉我父亲,要是不让拆就送去坐牢。我父亲就生气了。”记者报道说:明经国的房屋被拆掉了一部分,余下的工程尚处在停工状态。


明帮伟所说,更在情理之中。之前当地第一时间放出来的消息,更像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


法律尚且有“自力救济”,我非常理解明经国为什么要举起那个镰铲。“不让拆就送去坐牢”,这种事请发生得太多太多。 


“空心房”到底是什么? “空心房”是一户多宅的闲置房。当我再搜索新闻时,发现,拆除“空心房”最狠的,恰恰就是赣州和旧汀州地区闽西的汀州、赣南的赣州、粤北的梅州,分属三省,但属于同一个地理和文化圈:客家核心区)。所以,这绝非个别情况。《闽西日报》的一个报道是这样说的:


鉴于“空心房”的严重危害,各级政府有必要下决心抓紧整治。

……让农民认识到土地是集体所有的公共财产,而非私有、祖传财产,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建房应符合村镇规划,使农民知法守法,改变“祖宗的家产不能舍”的旧观念。

 

闲置,就是严重危害?那么,大城市那么多“鬼城”怎么说?要不要拆?

某鬼城

这是11.4平米的学区房,2015年就卖出了530万元,这是在北京。按照江西这个逻辑,这个破破烂烂的房子是不是“空心房”,是不是该拆?这种“祖宗房”要不要舍掉?


恐怕,更多的是为了政绩,更多的时候是为了把地征过来政府高价卖出。据我在苏北地区亲眼所见,即便乡镇政府,也已经学到了“土地财政”那一套。

大拆空心房,很可能就是其中一个套路。


赣州市国土资源局南康分局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南康区“空心房”整治拆除任务459466平方米。南康区政府工作报告内容显示,将加大农村危旧“空心房”拆除力度,力争年内拆除300万平方米。


有人说,这些空心房都是老房子,没人住,破破烂烂。拆掉才是“美丽乡村”,这是造福农民。这句话一定程度是对的,农村确实有这样的一批房子,但是,从我在一些视频所见,这些拆掉的空心房,其实并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


什么叫做美丽?审美的标准是不断变化的。当年我们大力拆掉那么多古建筑,认为它们不美,今天又把一块破砖头当宝贝。当年我们认为首都建满烟囱是美的,今天避之不及。这种事情我们见少了?现在大力拆的赣州汀州地区,因为历史以来就是汉族避居之地,本来就是古建筑特别多的地方,这将拆掉什么?这是建设还是毁灭?


最重要的是,几千年来,房子会自然淘汰的。 

拆除空心房的政策依据是“一户一宅”。按照国家法律,农民宅基地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人不在了,似乎就可以拆掉。

但是,即便是这个法律,也规定农村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不是国有,因此,空心房如何处理,只有农民自己,至少是村集体自己,才有权决定。


关你乡政府干部什么事情?那么多事情该干不干,偏偏干这个。我们套用一下北京上海的逻辑:你是农民吗?你是这个村的人吗?有在这个村的暂住证吗?你有户籍吗?


为什么农村的事情不能交给农村自己处理?为什么农民的事情不能交给农民自己处理? 据我所知,一些地方对“空心房”的处理很简单:引导改造后长期出租给城里人,各方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穷人的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能进。连德国19世纪的皇帝都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我们今天不懂么。


“空心房”,是一个被生造的而且变得越来越无耻的词语,这个词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汉语里。

写这样的文章很危险,但是,我是旧汀州人,我为客家山民代言。

112.96.170 发表于  2017-03-20 10:58:58 0字 ( 0/58)

~小怒,有的人的头脑是很善变的,你英国可以`羊吃人',有的人就来个`房吃人'。《磨坊的故事》有的人不是不知,而是装糊涂。

~小怒,有的人的头脑是很善变的,你英国可以`羊吃人',有的人就来个`房吃人'。《磨坊的故事》有的人不是不知,而是装糊涂。

“空心房”不应该出现在汉语词汇里,农民的事情交给农民自己处理

 2017-03-20 鹿鸣君 呦呦鹿鸣

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发生了一个悲剧。乡人大主席卓某在到村民明经国家拆“空心房”时,被明经国用镰铲袭击,重伤不治。 


从那段抓捕视频看,明经国这位老农神志清楚,一看就是我非常熟悉的那种典型客家农民,老实巴交,可是,一旦下了决心,就异常狠绝。


官方第一时间发布的新闻说:

据警方初步了解,案发前,现场的乡村干部没有与明某某发生冲突,更没有强拆他家的“空心房”。


但随后上游新闻(来自重庆)的记者了解到:

明经国之子明帮伟说,从未与乡政府就拆房达成过共识,“政府的人没有来我们家做过拆房的协调和说明,当天来到我们家拆房的时候,我父亲就跑出来拦着不让拆。”明帮伟说,双方情绪就比较激动,“他们告诉我父亲,要是不让拆就送去坐牢。我父亲就生气了。”记者报道说:明经国的房屋被拆掉了一部分,余下的工程尚处在停工状态。


明帮伟所说,更在情理之中。之前当地第一时间放出来的消息,更像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


法律尚且有“自力救济”,我非常理解明经国为什么要举起那个镰铲。“不让拆就送去坐牢”,这种事请发生得太多太多。 


“空心房”到底是什么? “空心房”是一户多宅的闲置房。当我再搜索新闻时,发现,拆除“空心房”最狠的,恰恰就是赣州和旧汀州地区闽西的汀州、赣南的赣州、粤北的梅州,分属三省,但属于同一个地理和文化圈:客家核心区)。所以,这绝非个别情况。《闽西日报》的一个报道是这样说的:


鉴于“空心房”的严重危害,各级政府有必要下决心抓紧整治。

……让农民认识到土地是集体所有的公共财产,而非私有、祖传财产,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建房应符合村镇规划,使农民知法守法,改变“祖宗的家产不能舍”的旧观念。

 

闲置,就是严重危害?那么,大城市那么多“鬼城”怎么说?要不要拆?

某鬼城

这是11.4平米的学区房,2015年就卖出了530万元,这是在北京。按照江西这个逻辑,这个破破烂烂的房子是不是“空心房”,是不是该拆?这种“祖宗房”要不要舍掉?


恐怕,更多的是为了政绩,更多的时候是为了把地征过来政府高价卖出。据我在苏北地区亲眼所见,即便乡镇政府,也已经学到了“土地财政”那一套。

大拆空心房,很可能就是其中一个套路。


赣州市国土资源局南康分局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南康区“空心房”整治拆除任务459466平方米。南康区政府工作报告内容显示,将加大农村危旧“空心房”拆除力度,力争年内拆除300万平方米。


有人说,这些空心房都是老房子,没人住,破破烂烂。拆掉才是“美丽乡村”,这是造福农民。这句话一定程度是对的,农村确实有这样的一批房子,但是,从我在一些视频所见,这些拆掉的空心房,其实并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


什么叫做美丽?审美的标准是不断变化的。当年我们大力拆掉那么多古建筑,认为它们不美,今天又把一块破砖头当宝贝。当年我们认为首都建满烟囱是美的,今天避之不及。这种事情我们见少了?现在大力拆的赣州汀州地区,因为历史以来就是汉族避居之地,本来就是古建筑特别多的地方,这将拆掉什么?这是建设还是毁灭?


最重要的是,几千年来,房子会自然淘汰的。 

拆除空心房的政策依据是“一户一宅”。按照国家法律,农民宅基地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人不在了,似乎就可以拆掉。

但是,即便是这个法律,也规定农村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不是国有,因此,空心房如何处理,只有农民自己,至少是村集体自己,才有权决定。


关你乡政府干部什么事情?那么多事情该干不干,偏偏干这个。我们套用一下北京上海的逻辑:你是农民吗?你是这个村的人吗?有在这个村的暂住证吗?你有户籍吗?


为什么农村的事情不能交给农村自己处理?为什么农民的事情不能交给农民自己处理? 据我所知,一些地方对“空心房”的处理很简单:引导改造后长期出租给城里人,各方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穷人的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能进。连德国19世纪的皇帝都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我们今天不懂么。


“空心房”,是一个被生造的而且变得越来越无耻的词语,这个词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汉语里。

写这样的文章很危险,但是,我是旧汀州人,我为客家山民代言。

121.28.12 发表于  2017-03-20 10:21:43 31字 ( 0/59)

拆房只是为了地,到现在为止,土地问题还是没有让大家明白说清。唉

“空心房”不应该出现在汉语词汇里,农民的事情交给农民自己处理

 2017-03-20 鹿鸣君 呦呦鹿鸣

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发生了一个悲剧。乡人大主席卓某在到村民明经国家拆“空心房”时,被明经国用镰铲袭击,重伤不治。 


从那段抓捕视频看,明经国这位老农神志清楚,一看就是我非常熟悉的那种典型客家农民,老实巴交,可是,一旦下了决心,就异常狠绝。


官方第一时间发布的新闻说:

据警方初步了解,案发前,现场的乡村干部没有与明某某发生冲突,更没有强拆他家的“空心房”。


但随后上游新闻(来自重庆)的记者了解到:

明经国之子明帮伟说,从未与乡政府就拆房达成过共识,“政府的人没有来我们家做过拆房的协调和说明,当天来到我们家拆房的时候,我父亲就跑出来拦着不让拆。”明帮伟说,双方情绪就比较激动,“他们告诉我父亲,要是不让拆就送去坐牢。我父亲就生气了。”记者报道说:明经国的房屋被拆掉了一部分,余下的工程尚处在停工状态。


明帮伟所说,更在情理之中。之前当地第一时间放出来的消息,更像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


法律尚且有“自力救济”,我非常理解明经国为什么要举起那个镰铲。“不让拆就送去坐牢”,这种事请发生得太多太多。 


“空心房”到底是什么? “空心房”是一户多宅的闲置房。当我再搜索新闻时,发现,拆除“空心房”最狠的,恰恰就是赣州和旧汀州地区闽西的汀州、赣南的赣州、粤北的梅州,分属三省,但属于同一个地理和文化圈:客家核心区)。所以,这绝非个别情况。《闽西日报》的一个报道是这样说的:


鉴于“空心房”的严重危害,各级政府有必要下决心抓紧整治。

……让农民认识到土地是集体所有的公共财产,而非私有、祖传财产,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建房应符合村镇规划,使农民知法守法,改变“祖宗的家产不能舍”的旧观念。

 

闲置,就是严重危害?那么,大城市那么多“鬼城”怎么说?要不要拆?

某鬼城

这是11.4平米的学区房,2015年就卖出了530万元,这是在北京。按照江西这个逻辑,这个破破烂烂的房子是不是“空心房”,是不是该拆?这种“祖宗房”要不要舍掉?


恐怕,更多的是为了政绩,更多的时候是为了把地征过来政府高价卖出。据我在苏北地区亲眼所见,即便乡镇政府,也已经学到了“土地财政”那一套。

大拆空心房,很可能就是其中一个套路。


赣州市国土资源局南康分局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南康区“空心房”整治拆除任务459466平方米。南康区政府工作报告内容显示,将加大农村危旧“空心房”拆除力度,力争年内拆除300万平方米。


有人说,这些空心房都是老房子,没人住,破破烂烂。拆掉才是“美丽乡村”,这是造福农民。这句话一定程度是对的,农村确实有这样的一批房子,但是,从我在一些视频所见,这些拆掉的空心房,其实并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


什么叫做美丽?审美的标准是不断变化的。当年我们大力拆掉那么多古建筑,认为它们不美,今天又把一块破砖头当宝贝。当年我们认为首都建满烟囱是美的,今天避之不及。这种事情我们见少了?现在大力拆的赣州汀州地区,因为历史以来就是汉族避居之地,本来就是古建筑特别多的地方,这将拆掉什么?这是建设还是毁灭?


最重要的是,几千年来,房子会自然淘汰的。 

拆除空心房的政策依据是“一户一宅”。按照国家法律,农民宅基地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人不在了,似乎就可以拆掉。

但是,即便是这个法律,也规定农村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不是国有,因此,空心房如何处理,只有农民自己,至少是村集体自己,才有权决定。


关你乡政府干部什么事情?那么多事情该干不干,偏偏干这个。我们套用一下北京上海的逻辑:你是农民吗?你是这个村的人吗?有在这个村的暂住证吗?你有户籍吗?


为什么农村的事情不能交给农村自己处理?为什么农民的事情不能交给农民自己处理? 据我所知,一些地方对“空心房”的处理很简单:引导改造后长期出租给城里人,各方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穷人的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能进。连德国19世纪的皇帝都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我们今天不懂么。


“空心房”,是一个被生造的而且变得越来越无耻的词语,这个词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汉语里。

写这样的文章很危险,但是,我是旧汀州人,我为客家山民代言。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