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Westvutntor 发表于  2017-02-17 15:54:04 4113字 ( 13/3081)

贫困县吸引“归雁”,靠的是耐心和诚意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changgui 发表于  2017-02-19 10:21:55 15字 ( 0/16)

频繁调动,也不利于“当地发展”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当代人 发表于  2017-02-18 15:34:03 22字 ( 0/10)

官员,频繁调动,如果自己都不扎根,这怎么行?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曦睿陈 发表于  2017-02-18 10:52:24 12字 ( 0/23)

风清气正,主官清正廉明。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周志红13714744319 发表于  2017-02-18 08:26:27 0字 ( 0/34)

落叶归根是我中华民族数千年的传统,功成名就回家光宗耀组也是在外成功人士的心愿,但是在我们湖北省天门市那些窝居老巢的地头蛇土皇帝似的乡村干部们每时每刻都要在他们身

落叶归根是我中华民族数千年的传统,功成名就回家光宗耀组也是在外成功人士的心愿,但是在我们湖北省天门市那些窝居老巢的地头蛇土皇帝似的乡村干部们每时每刻都要在他们身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122.191.180 发表于  2017-02-17 21:33:36 96字 ( 0/18)

破解冤假错案难题的“恩施经验”已经被打回原形: 恩施法院违法立案、枉法审理、错误执行应该推广到最高法院去,让全中国法官都向恩施法院陈雪松门推广违法立案、枉法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123.112.153 发表于  2017-02-17 19:05:45 18字 ( 0/14)

耀祖光宗吸引他们回老家发展,。。。。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36.62.193 发表于  2017-02-17 18:46:20 52字 ( 0/28)

答;好政策只是翅膀是翼,全民的创业工商业教育风气是虎,这两点都有是如虎添翼;;;别以为阿斗就能扶得起来。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qhhyl7777 发表于  2017-02-17 18:10:55 14字 ( 0/31)

青海官员办事难,老百姓跑腿多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qhhyl7777 发表于  2017-02-17 18:12:59 29字 ( 0/45)

青海官员不上班,不讲实话,不办实事,不解决老百姓8年的困难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101.39.77 发表于  2017-02-17 17:38:15 3字 ( 0/30)

靠市场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36.62.193 发表于  2017-02-17 16:47:56 22字 ( 0/23)

答;有了工商业发展社会风气的地方都不可能穷。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36.62.193 发表于  2017-02-17 16:50:02 77字 ( 0/45)

答;有工商业家庭风气的家庭也不可能穷;反之,富也是靠不住的假富临时腐,这个道理两抢,偷盗,吃拿卡要,贪腐等搞歪门邪道搞到钱的人不懂这其中的哲学规律的奥妙。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36.62.193 发表于  2017-02-17 16:32:36 94字 ( 0/69)

香港7名警员涉嫌殴打“占中者”获刑2年;;;;答;1;把这7个人特招到广州或深圳当正式警官,做室内或侦察工作;2;香港那里判决有问题,内地不能干事也有问题,要特

  “归雁”群体往往有发展头脑,有经济实力,也有技术和人脉等资源。然而,如何让他们适应当地各项软硬环境,让他们手头身上的各项资源有效“落地”,恐怕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对西部县乡两级政府来说,如何适应并服务好这些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回来的“归雁”,更是对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
  需要“归雁”群体支持的中西部地区由于经济、技术尤其是思维方面比较落后,在对接“归雁”群体的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种种不足。一名已经回到西部家乡投资的“归雁”告诉记者,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思维方式的不适应。“回家乡投资,有些当地老百姓不理解,总觉得我们来赚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有些老乡对我们持怀疑甚至是否定态度。”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认为,自己做出成绩的同时,当地政府应该做好协调沟通工作,不能让大家回来还得破除众多阻力开展工作。
  其次,政府职能部门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另一名“归雁”告诉记者,中央部委曾出台了一项补贴政策,自己所在的企业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享受数百万元的补贴,但无人通知他。等他填好材料提交到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已经过了申报时间。类似例子为数不少。这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此前在与另一家企业竞标某个项目时胜出,后来那位企业主仗着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自家企业进行百般刁难,还在社会上进行各种诋毁,“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另一个问题也引起“归雁”们的担忧。当前许多地方热切地进行招商引资,往往青睐那些看似规模庞大、数字也很漂亮的企业,却容易忽视一些真正愿意做实事但规模不大的企业。“谁都喜欢听漂亮话,也愿意看到政绩,但你不能因此就寒了小企业的心吧?”这名企业家说。
  与前述几名“归雁”令人心酸的亲身经历相较,云南省镇雄县过去一年来在开展社会扶贫方面的尝试,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和诚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借鉴。
  说起镇雄,云南恐怕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一则镇雄县人多,160万的总人口甚至超过很多地级市的规模;二则镇雄县穷,截至2016年底,该县还有28.248万贫困人口。穷则思变。2016年初,镇雄县正式启动社会扶贫,引导镇雄籍在外成功人士等社会力量回来投资创业、助力脱贫攻坚。
  镇雄县开展社会扶贫的第一大措施就是将“归雁”们请回来建设家乡。针对镇雄籍在外企业家和公职人员多的优势,镇雄县先进行了情况梳理:首先对在外企业家、公职人员及外来企业家情况进行梳理,甚至连镇雄人的女婿和亲戚都进行了细致统计;其次是对镇雄亟须解决但上级暂无计划的扶贫项目进行梳理。接着,镇雄县各方面动员企业家来认领项目,出钱出智均可。镇雄县还多次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前往镇雄在外人士集中的昆明、深圳和浙江永康等地开座谈会,用乡音乡情号召他们回来建设家乡。
  邓坤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加入了镇雄脱贫攻坚“大业”。在昆明从事家居建材行业11年后,邓坤回到家乡,先在县城开了一家家居建材城,一下子解决了近400人的就业问题。去年,他又在老家赤水源镇投资了一个涉及104户贫困户的易地扶贫安置项目,政府负责盖房,邓坤则负责解决土地、道路、绿化、广场等公共措施,颇具远见的他还在安置点挖了两个人工湖。
  除了住房,易地扶贫安置最大的问题在于安置后贫困户的就业问题。邓坤看中的正是这点。在他的规划中,附近3个村都将被纳入进来,以种植养殖为核心,开展农村休闲旅游。“安置点离县城就20分钟,到时来的人肯定多。”邓坤算了一笔账:公共设施部分建设已经招纳150多名农民工,等休闲旅游点建好后,更是可以带动3个村1100多人共同致富。
  与邓坤一样,杨友也是在外面闯荡多年后回到镇雄投资创业。他去年在大湾镇投资500多万元开展香菇种植,建成58个现代化大棚,去年底已经出产20多万斤香菇,带动上百名当地群众就业。杨友计划今年出产200万斤香菇,“这样带动的群众就更多了。”
  据镇雄县统计,当地目前已经与以邓坤、杨友为代表的“归雁”签订了204份社会扶贫帮扶意向协议,涉及资金4.2亿元,到位资金8500万元,还聘请了25位企业家担任家乡村级经济发展顾问。镇雄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吴洪香告诉记者,镇雄县积极联系协调,切实帮助“归雁”们解决遇到的现实问题,同时建立信息动态反馈机制,让“归雁”们回乡创业顺心、安心。邓坤也表示,到哪个部门去办手续都很方便,他们都通力配合,真正感到了家乡的诚意。(白靖利)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