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流年蝶梦1 发表于  2017-01-12 09:08:06 3957字 ( 32/8433)

胜诉率不到10%,“民告官”到底有多难?(原创首发)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为民解优 发表于  2017-01-15 10:45:44 10字 ( 0/11)

除去'四风'会好转!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高寒清泉 发表于  2017-01-14 21:58:30 99字 ( 0/6)

民告官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缺乏正确司法环境,就是法律,没有对官员 违法行政违法司法违法执法指定如何纸质的有效条款,遏制有权的人违法,上个月,完玩具枪拍卖仅仅道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36.62.61 发表于  2017-01-14 17:43:22 10字 ( 0/3)

思想以电波形式存在。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福启达 发表于  2017-01-14 06:25:37 46字 ( 0/14)

人民政府为人民,民告官胜诉率低,说明政府工作人员以原则办事的人是大多数。否则的话,就危险了。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11.14.81 发表于  2017-01-13 15:57:26 51字 ( 0/26)

同一个案子的胜败与社会大环境有关。例如在“精英路线”下,精英胜诉率高。在“群众路线”下,群众胜诉率高。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12.96.176 发表于  2017-01-13 14:54:09 0字 ( 0/9)

一小怒,有10%已经相当不错喽,已经是法治的一大进步喽。像从前,想告官,没门!

一小怒,有10%已经相当不错喽,已经是法治的一大进步喽。像从前,想告官,没门!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42.243.110 发表于  2017-01-13 13:04:03 59字 ( 0/10)

我去年五月诉昆明市官渡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一案,仅立案审查就两个月;立案至今已经半年,依然没有拿到判决。你说有多难?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11.14.81 发表于  2017-01-13 15:50:59 83字 ( 0/23)

http://bbs.chinacourt.org/index.php?showtopic=645793这个链接是我发到中国法院网上状告济南市人社局的确认之诉,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223.158.153 发表于  2017-01-13 12:35:23 0字 ( 0/3)

回复@220.162.203.*:刁民作乱只因为社会有毛病

回复@220.162.203.*:刁民作乱只因为社会有毛病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39.85.154 发表于  2017-01-13 12:33:45 6字 ( 0/6)

说的有理,攒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220.162.203 发表于  2017-01-13 12:29:19 8字 ( 0/12)

刁民作乱也胜诉?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01.106.233 发表于  2017-01-13 11:09:42 50字 ( 0/9)

有权 算有权耍无赖百姓怎能赢?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16.208.93 发表于  2017-01-13 09:22:20 61字 ( 0/7)

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在《危险思想与言论自由》一文中说:思想自由与言论自由,都是为保障人生达于光明与真实的境界而设的。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12.192.90 发表于  2017-01-13 09:10:18 19字 ( 0/15)

贫不跟富斗,民不跟官斗。否则头破血流!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何处似江南 发表于  2017-01-13 09:09:14 28字 ( 0/23)

加大上诉信访问责媒体追踪!涉法涉诉野营担责自我认账改正!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83.204.16 发表于  2017-01-13 09:07:40 5字 ( 0/9)

体制有问题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19.51.181 发表于  2017-01-13 08:51:52 5字 ( 0/11)

难太难了!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坚守信念者 发表于  2017-01-13 08:15:16 130字 ( 0/1910)

原河北邢机公司的卖官团伙公开长期迫害抵制买官卖官的党委会确定的党委副书记人选的案件已经被检举了十三年了,至今我们的执法执纪机关仍然在逐级推诿扯皮,视而不见,听之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12.39.54 发表于  2017-01-13 04:34:31 6字 ( 0/11)

难于上青天。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223.158.4 发表于  2017-01-12 22:04:37 0字 ( 0/12)

回复@36.62.227.*:想得简单,都说有了法制就没事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事呢?

回复@36.62.227.*:想得简单,都说有了法制就没事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事呢?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36.62.227 发表于  2017-01-12 21:33:00 107字 ( 0/13)

答;以现在新法律,如真有理不需要到地市,省会,更不需要去首都了,就到周边县,地起诉,就这么简单,,当然想搞污告那是决对不行的。不管是县长还是地市长,谁打你那就到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23.122.79 发表于  2017-01-12 21:08:21 6字 ( 0/20)

社会太黑暗。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223.158.4 发表于  2017-01-12 19:35:15 0字 ( 0/9)

画个饼充饥

画个饼充饥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222.131.4 发表于  2017-01-12 19:00:43 35字 ( 0/28)

行政诉讼,老百姓胜诉率低,也说明政府依法执政、依法办事了,不怕打官司!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非常事件 发表于  2017-01-12 18:49:18 20字 ( 0/19)

民告官在山东青岛难于上青天!太难太难了!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realyno 发表于  2017-01-12 16:43:59 21字 ( 0/14)

民告官不容易,但其难易不能以胜诉率来衡量。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36.62.81 发表于  2017-01-12 16:27:18 10字 ( 0/6)

思想以电波形式存在。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现代曹龟 发表于  2017-01-12 15:44:46 6字 ( 0/48)

原本就是忽悠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22.190.197 发表于  2017-01-12 12:58:20 11字 ( 0/21)

封建时代的说法复活了,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7-01-12 12:27:00 67字 ( 0/54)

什么意思啊,以“胜诉率不到10%”,来判断“民告官’到底有多难”?哪以胜诉率达到70-80%,是说明民告官不难呢,还是官员违法率高呢?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第十阶层 发表于  2017-01-12 10:03:49 78字 ( 0/67)

问题不是难在“民告官”,而是民和官不处在一个法律平等的位置上。宪法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和其他的许多条款,都不被官员所接受。依法治国比反腐败更重要,也更难。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61.158.68 发表于  2017-01-12 09:32:41 41字 ( 0/95)

有个特殊程序,叫“院长发现(确有错误)”程序,能引发再审。特朗普案件,翻出来没有?

“民告官”想赢官司有多难?据报道,2010年~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中国青年报  1月11日)

其实,这样的结果可谓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就在于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尤其是着重强调行政机关要严格依法行政。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政府在向法治政府转变。因此,乍一看,人们会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但是考虑到十八届四中全会是在2014年10月召开的,2010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然就只具备参考作用。而且,毫不避讳的说,当前“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的“官本位”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大有市场,因此,出现这样的数据完全在意料之中。

尽管,2010年至2014年5年间,我国行政诉讼的胜诉率不到10%这个数据只有参考意义,但从中也不难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民告官”很难,难于上青天。难在哪里?笔者认为主要有三:

一是立案难。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问题,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司法权与行政权并非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关的关系。“民告官”要想成功立案,往往会遭遇到种种有意无意的刁难与阻挠。

二是胜诉难。由于长期以来“一家独大”形成的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对于应诉或者是不理不睬甚至压根不会出庭,或者交由法律顾问处理。而且在时间上旷日持久,在金钱上好整以暇,在法律专业层面也是呈碾压之势,不仅让司法机关难以取证、宣判,让群众也苦不堪言。

三是执行难。经过一场场“较量”,当你熬到了司法判决,满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殊不知那只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那就是败诉的行政机关对司法判决结果不回应、不执行,让胜诉的群众依旧在失败者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原本,行政诉讼是限制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尤其是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和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过去行政诉讼立案难、判决难的问题有了很大改善,行政长官也有了开始出庭应诉的良好迹象,传递出了一种放下姿态、尊重法律、寻求平等的态度。但因为长期受到行政权的干预,在地方的权力版图中,司法权的地位仍然尴尬,仍然无法保证行政权对司法权应有的尊敬。在判决之后的强制执行环节,司法机关仍仍然缺乏挑战行政机关的魄力。这就导致了“民告官”胜诉率不足10%的最终结果。

那么,“民告官”是否真的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破解这个难题却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法治的教育引导、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与执行落实上下功夫,将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将官与民放在平等地位,完善立法保障,探索实践越级审理、异地审理等办法,着力冲破地方保护主义和权力壁垒,才能真正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才能真正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才能推动全面依法治国向纵深发展。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