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直隶巴人 发表于  2017-01-11 06:22:50 1086字 ( 13/3481)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36.62.81 发表于  2017-01-12 16:25:22 10字 ( 0/3)

思想以电波形式存在。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竹影随行 发表于  2017-01-12 16:03:48 11字 ( 0/3)

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林中鸟43102268 发表于  2017-01-11 22:14:13 488字 ( 0/16)

电商立法回应四大热点;;;;答;1;互联网络公司必需要登记和交税的;2;网店不需要登记,也不需要交税,这块全放开;3;重点是抓打击假货,网上假货是非常少的;4;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58.39.232 发表于  2017-01-11 17:07:22 414字 ( 0/16)

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水源地是自然界在产生水形成溪流、河道的为水的源头。南水北调中线水是长江取水“北调”源头和长江的源头相同。---北方中、下的河道水应当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58.39.232 发表于  2017-01-11 17:04:57 436字 ( 0/11)

河道航道维护维修不需要什么“河长制”,应成立水上巡逻警察部队,对全国的河道进行水上巡逻、飞机巡逻和卫星监控,无人机遥控巡逻,发现有违反部颁“三废”排放的,有水上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58.39.232 发表于  2017-01-11 17:04:04 364字 ( 0/11)

要分清内河水系的上游,要取廉价清洁干净的河道航道水。 中国九大水系、流域的维护保养须全国统一,保证上下游的河道通畅,河道、航道的维护保养主流主航道、河道不能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58.39.232 发表于  2017-01-11 17:02:30 435字 ( 0/9)

河道的水位不得超过当地居民生活用水排水系统的高度,防止河道水通过当地排水系统大量涌入城市城镇形成水灾。 水上运输,人民用水,更加需要河道畅通,需要湖泊、池塘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58.39.232 发表于  2017-01-11 17:01:54 472字 ( 0/13)

要分清内河水系的上游,要取廉价清洁干净的河道航道水。保护河道航道的清洁干净,水系畅通,开路架桥。 没有污染产生的工农业生产企业在改建、扩建、新建生产相同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58.39.232 发表于  2017-01-11 16:59:33 449字 ( 0/10)

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水源地是自然界在产生水形成溪流、河道的为水的源头。南水北调中线水是长江取水“北调”源头和长江的源头相同。---北方中、下的河道水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58.39.232 发表于  2017-01-11 16:57:43 357字 ( 0/15)

“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水源地是自然界在产生水形成溪流、河道的为水的源头。南水北调中线水是长江取水“北调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58.39.232 发表于  2017-01-11 16:48:44 472字 ( 0/12)

水源地是国家自然资源,属于国家保护区域,有的水源地有多个源头多应当保护,冠名权是历史已经形成的,没有不要改变,一般以高山地区的名称取名,已有名称的不应该更改,继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36.62.61 发表于  2017-01-11 16:45:13 10字 ( 0/12)

思想以电波形式存在。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36.62.61 发表于  2017-01-11 16:45:48 208字 ( 0/6)

(一)自然造物是完美无缺的,自然造物决定生物体选择头脑控制,由于头脑属自然造物范畴,其控制水平是最高的,是不可替代的;(二)自然造物规律是选择控制水平最高的,否

 【原创】争抢水源地冠名权  莫丢了责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前夕,关于水源地冠名之争就已“白热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到底在哪?“源起安康”、“源起南阳”还是“源自丹江口”?在水源地问题上,陕鄂豫三地打起了宣传暗战,互不相让,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经济参考报1月9日)


   “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欢迎您”在十堰丹江口市主要街区,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南水北调源起南阳”, 南阳市南水北调官网则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并同时在北京火车站等地宣传展播;而陕西媒体在报道中称“汉江之水引向北京,南阳只是引水工程流经地。汉江下游湖北段流向长江,十堰只是南水北调的蓄水地。”


   三省暗地较劲争抢冠名权,公众很是晕头转向。三地如此白热化争夺水源地冠名权,到底在争什么?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三地争抢冠名权,自然背后少不了利益之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群龙治水”的背后,谁控制了水源地,谁就控制了中线最大卖水权,国家利益补偿以及水源地最终管理权。
 

   别以为三地争冠名权这么起劲,他们保护水源地环境就真值得称道吗?由于受当时的认识所限,对包括管理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并未能给出良好的设计方案,也因此存在“九龙治水”现状。当前库区涉及三省多个县市区,污染治理基本上“各扫门前雪”局面,有关资料显示,鄂豫陕三省库区共有1032万农村人口,每年排放污水约3亿吨,COD达到6.18万吨,氨氮1.5万吨;至去年上半年,丹江口库区的十堰市、河南的淅川和西峡县污水收集率仍有待提高,争抢背后“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却令人担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被“分割”管理,各自为政,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线调水工程的种种“乱战”,结果导致“九龙治水”全责不清的现状。在利益面前一哄而上,在治理上却各扫门前雪,结果不仅不能保证源源不断提供清水,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环境治理问题。


   三地争冠名同时,别忘了肩上的责任,南水北调工程事关千千万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眼前的利益而忽视环境治理问题。要结束当前“九龙治水”的格局,亟待加强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各地方政府少一些利益之争,多一些承担责任的勇气。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