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直隶巴人 发表于  2017-01-09 06:28:43 1244字 ( 44/9274)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221.194.254 发表于  2017-01-19 14:31:24 0字 ( 0/9)

强提要挂就挂专家号,其实是哀鸣

强提要挂就挂专家号,其实是哀鸣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121.27.206 发表于  2017-01-18 19:59:51 0字 ( 0/4)

改开以来实业工厂倒闭,医院扩张几倍,都入医保,医院热闹人多不能说是正常,都亚健或不健,还怎么保家为国,发展卫生经济就算强国?

改开以来实业工厂倒闭,医院扩张几倍,都入医保,医院热闹人多不能说是正常,都亚健或不健,还怎么保家为国,发展卫生经济就算强国?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老百姓800 发表于  2017-01-18 18:05:56 87字 ( 0/18)

60以上的老年人只要在12经络和任脉与督脉中找到9个主穴位和其它副穴位每天早晚按摩,天天运动,常吃“六位早餐糊”食疗保健,有病者逐渐减轻,无病者更加健康,医院少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老百姓800 发表于  2017-01-25 07:11:37 98字 ( 0/20)

向冯小迟教授学习,坚持食疗,早晚按摩,经常运动,早晨空服一百元能吃4到5个月的“六位早餐糊”,保证身体健康不生病,不吃药,几年后医院会逐渐减少,中国人会健康长寿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221.194.244 发表于  2017-01-17 22:11:20 0字 ( 0/14)

中国都知药食同原,建国70年只研西药,不大规模研究食物,怕老百姓学会延长寿命没价值吗

中国都知药食同原,建国70年只研西药,不大规模研究食物,怕老百姓学会延长寿命没价值吗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221.194.244 发表于  2017-01-17 22:05:07 0字 ( 0/10)

中国早就知道:药食同原,建国近70年了只研西药不研究食物就能保健,只要健还用吃药,只要不吃药,看病难与贵自行缓解

中国早就知道:药食同原,建国近70年了只研西药不研究食物就能保健,只要健还用吃药,只要不吃药,看病难与贵自行缓解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新乡县联通公司 发表于  2017-01-17 15:25:36 59字 ( 0/2)

医疗资源严重失衡,外道而来的病患者只能高价购买票贩子的专家号,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滋生票贩子的火焰。看病难的难题亟待解决。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金西瓜 发表于  2017-01-16 10:56:56 50字 ( 0/59)

关键是大医院好专家太少了,小医院的医疗条件和医生的技术也不行,大家都去大医院看病,挂个号能不困难吗?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永不平公司 发表于  2017-01-13 22:27:20 23字 ( 0/6)

业务专家了,医德发蒙生。看病不再难,一百年吧?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竹影随行 发表于  2017-01-12 16:00:27 10字 ( 0/10)

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合荣 发表于  2017-01-11 16:13:03 21字 ( 0/11)

优化医疗资源,平衡卫生资源,加强医疗监管。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青草碧绿 发表于  2017-01-11 15:23:22 110字 ( 0/33)

要挂就挂专家号?..嗯?“疑难病症”看嘚丫..生的欲望啊..看到最后的救命“稻草”?看看水污染空气霾污染.鸡鸭鱼肉喂激素宰时注水灌砂浆..大虾大闸蟹胶注射蔬菜水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天涯湘草16505 发表于  2017-01-11 13:27:42 45字 ( 0/4)

网民们到底从哪弄来的这么多的,年年月月喋喋不休个不停的这些怪闻,网闻?------真无聊!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36.62.61 发表于  2017-01-10 17:52:19 214字 ( 0/7)

(一)自然造物是完美无缺的,自然造物决定生物体选择头脑控制,由于头脑属自然造物范畴,其控制水平是最高的,是不可替代的;(二)自然造物规律是选择控制水平最高的,否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121.26.251 发表于  2017-01-10 14:30:40 73字 ( 0/13)

现在的医改都是在做秀的多,尤其是县级及以下的医改连个明白人都没有,一个县级的卫计局80余人,真正学医的董医的不超过10人,这样的医改只是政绩工程。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luominshen 发表于  2017-01-10 12:46:08 86字 ( 0/22)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行政管理不是放乱,就是管死;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贪污和盗窃。改革前没有听说过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 发表于  2017-01-10 12:19:02 141字 ( 0/8)

看你的描述,是开了个迷糊药方。明明是专家少病人多,咋被得出结论是优质资源分配的问题了?这是啥逻辑?就算每年200万专家号全部下乡,咋解决每天13万求诊人的需求?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为人民真理剑 发表于  2017-01-10 10:01:24 45字 ( 0/14)

不要太迷信砖家,医院为了钱把一些普通医生挂上砖家牌子骗病人。因国家没有标准什么才能称专家。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223.72.57 发表于  2017-01-10 09:50:27 10字 ( 0/11)

迷信,打破砖家权威。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月下荷塘27056073 发表于  2017-01-10 09:25:03 341字 ( 0/62)

强列要求国企用工签一种合同,取消劳务派遣或外包合同。90年代国企就打破铁饭碗已经是合同制了,为什么又来个节外生枝弄个派遣或外包合同。这么一来还能体现能者上庸者下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月下荷塘27056073 发表于  2017-01-10 09:28:58 123字 ( 0/65)

我是一位编外临工,多少年来发年终奖,我们都一分钱没有,我们是一年盼似一个,最终都是以失望告终。希望今年发年终奖时,在他们发二三万的基础上能考虑考虑我们,也给我们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60.171.156 发表于  2017-01-10 09:01:56 461字 ( 0/9)

反思:腐败分子何以长期潜伏,防治该从何处入手有媒体通过梳理发现,退休官员被查主要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在职时以权谋私,退休后被查处;二是退休后“发挥余热”,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张红918 发表于  2017-01-10 09:00:49 178字 ( 0/5)

如果我的家门口就有与大城市一样的大医院,谁又想跑这么远的地方去看病呢???最根本最关键的事,是国家能否下大力气加大医疗卫生方面的投入,多建一些设备先进的大型医院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122.139.206 发表于  2017-01-10 08:51:00 3字 ( 0/9)

帖子呢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122.139.206 发表于  2017-01-10 08:46:21 69字 ( 0/4)

只要想解决看病难、非常容易,就是高级官员没想办,在网络上培养大批,有志愿到各级医院的,有知识的有志青年,不用多少年ー定会解决看病难的问题。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popofu 发表于  2017-01-09 22:52:24 273字 ( 0/20)

国内正在推进分级诊疗,真正做到分级诊疗并不容易,因为中国长期缺少高端医疗资源,享受高端医疗服务是一种特权,要么有权,要么有钱。哪位省管干部生病会到基层诊所凑合?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36.63.28 发表于  2017-01-09 21:34:10 213字 ( 0/13)

现在村乡必须大力合并,并且规定一般地区村干部工资在3至4万之间,适当保险待遇,富裕村必须县里根据当地条件统一定位村干部工资并且直接定位村里去,开会,做事必须规范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zaolaotou 发表于  2017-01-09 20:44:08 38字 ( 0/14)

分清病情轻重缓急,专家只精通一门。头疼脑热,一般疾病,专家“有心无力”回天。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123.112.173 发表于  2017-01-09 20:24:47 10字 ( 0/8)

靠价值规律解决问题吧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还是暮鼓晚阳 发表于  2017-01-09 19:18:44 83字 ( 0/47)

深有同感,医院里都是人山人海,人头攒动,看一个病要排多少次队挂号,等待医生,化验缴费,做CT,取药排队,我还看到许多七八十岁的老人推着轮椅上面坐的是快八十多岁的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8:28:13 34字 ( 0/13)

答;;最后一句话总结【一号难求百好就不难求了一切困难都藏在改革里】。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8:26:26 252字 ( 0/7)

答;淮河大坝水库水多,国家防总不也分流吗;;搞多科专家联合出去办网店的股份提成制,股份之下必有勇医,那样赚钱更多,服务人更多,自己也不会太累,那么多人排队专家累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7:59:35 129字 ( 0/30)

答;;内地规划的养猪场全搬到了山里,虽说离开了城市周边没气味了,但还是不对,他们猪粪便没有去处,这个眼光干的事还要改革,修正,最好是【修法】,养猪场建在农田中间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101.39.7 发表于  2017-01-09 17:51:18 22字 ( 0/15)

社区与上级医院专家的转诊要准确、通畅、双向。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7:46:27 239字 ( 0/25)

答;不存在老专家,内地老医生也很多,专家,说白了就是【文凭高,设备好,祖传的名中医后代也有上的区别】;黄山不在北京游客也多,小鱼村能建成深圳特区,内地省和发达地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7:24:02 279字 ( 0/17)

答;地,县,乡,村很多人知道小孩考了个大中专本科分会来,研究生,博士的不在省会北上广深还能在那里呢,杨利伟上天他们都没去,就在省会和首都藏做呢,那大病还不去找他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7:10:28 326字 ( 0/12)

答;;1;合肥南京大病去住院也要排队,也要等;;2;说白了不就高端医生,高端设备,大品牌的可复制问题吗;3;【修法】省和省以上专家带的学员增加一倍;4;对在职的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夏萱92204 发表于  2017-01-09 17:04:06 15字 ( 0/16)

shanggongewubin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112.239.134 发表于  2017-01-09 16:24:42 21字 ( 0/14)

中国医疗制度的偏差,走的太远了......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218.11.233 发表于  2017-01-09 13:35:44 0字 ( 0/16)

吃添加剂剂,转基因毒坏肝肾,挂协和,北大专家号也不能好。

吃添加剂剂,转基因毒坏肝肾,挂协和,北大专家号也不能好。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龙翔天下 发表于  2017-01-09 08:23:07 18字 ( 0/59)

敢把毛泽东思想请回来指导医疗战线吗?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101.30.211 发表于  2017-01-11 12:03:40 3字 ( 0/8)

[赞]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青瑶180801 发表于  2017-01-09 08:39:38 10字 ( 0/41)

赞。对不忘初心的考核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1.15.206 发表于  2017-01-09 08:18:26 10字 ( 0/40)

有几个医生不是专家?

【原创】要挂就挂专家号  看病何时不再难


  1月4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一层挂号大厅,人头攒动,一个个窗口前向外延伸出一条条长队。记者从排队等候的人群中了解到,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全国其他各省市,为了挂到一个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不惜长途奔袭。不少到医疗条件优越的大城市求医的“疑难病症”患者,都是在地方医院遇到了问诊无果、无法根治的情况。“要挂就挂专家号”与“专家号挂不到”成了牵扯在一起的待解难题。(工人日报1月8日)


   北京协和的专家号有多难挂?相信去过的都知道。路途上的车马劳顿且不说,就算通宵达旦排队,两天也不一定能挂上,要么就无功而返,等下次再来,要么就从号贩子手里高价买号,一个十几元稀缺的专家号会被票贩子炒至一千多元,甚至更高。北京一年的专家号仅二百万个左右,而每天有13万外地人来北京看病,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比?可以想象这个数字有多大,民生看病就有多难。


   既然这么难,为何一定要挂北京的专家号?每年上亿患者到北京看病挂专家号,一是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地方医疗水平低,无法满足患者看病的需求,尤其是乡镇、县城的基层医院,看个头疼脑热和常见病还行,或者在老人康复阶段治疗,也可以适当考虑。但一旦遇上疑难杂病,或重病大病,则爱莫能助。在地方看病,有时钱花了不少,却连诊都确不了,有的还延误病情。因此全国患者到协和,要挂就挂专家号,医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是造成专家号一号难求的根源。二是号源太少。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我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就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80%又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分级诊疗的塔尖人满为患,即便专家不吃不休不眠也看不过来。


   出于对生命的渴望本能,每个患者都想得到最好的救治,而最好的救治在哪里?显然,是在北京,是北京的专家。但有数的专家号面对每天大量的患者,也只能是一声“对不起”。看病难、看专家更难,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民生之痛,恐怕只有患者才有切身体会。


   2009年,新一轮医改提出了“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样一个奋斗目标。但现实却仍然是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大院名院人满为患,民众看病何时不再难?近几年全国多地都在探索不同形式的“分级诊疗”制,强基层打牢塔基的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包括配备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更为重要的,用有竞争力的薪资留住医疗人才,让基层医院有承担“分级诊疗”的能力。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费用的投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聘请大医院医生或返聘退休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通过分级医疗体系的完善,让聚集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更多下沉到其他地方,彻底解决百姓看病难。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