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6-04-13 10:00:12 7354字 ( 22/5645)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西风长啸21303137 发表于  2016-05-08 10:10:12 51字 ( 0/26)

真实的赤裸裸的不许讲谎言的世界:你们把钱统统交出来,不许骗人。你们懂的[木乃伊][木乃伊][木乃伊]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疾风劲草35119343 发表于  2016-05-05 19:40:24 110字 ( 0/44)

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和希拉里是这样地:假如特朗普当就是冲进银行要钱,假如希拉里当就是要奥巴马请回来做国务卿投桃报李,就是美国大选的可能性会很嗨嗨嗨。。。是美国大选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陌上纤虹14195656 发表于  2016-04-25 17:26:57 95字 ( 0/29)

中国有社会的冷漠当然是老人进养老院,儿女会冷漠,为什么要养儿防老,没有义务的可以直接送进养老院的老人有什么尊严,是的老人没有尊严的即使养儿养女,你们死鬼死爹!!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高山孤狼 发表于  2016-04-20 00:14:11 67字 ( 0/19)

什么样的人, 是"特殊人才"?有背景的? 会扯会捧的? 有"外国籍"的? 只要有这重视"特殊人才", 到时一定会被人"好好利用".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111.137.211 发表于  2016-04-19 18:02:18 10字 ( 0/17)

成也人才,败也人才。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原点的约定 发表于  2016-04-18 23:26:59 12字 ( 0/27)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恩施人才 发表于  2016-04-14 16:37:49 421字 ( 0/42)

如果真正重视特殊人才,全面建成小康,大学生就业就容易解决,某生物医药高级工程师一辈子所做工作到退休,采集标夲10多万份,发表论文百余篇,政协交提案,发言200余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草根也言 发表于  2016-04-14 14:32:08 53字 ( 0/73)

对于特殊人才就要特殊关怀,就像陈景润那样的大科学家竟然让一个年轻人给撞了,若是关怀的够怎能闹出这样的事情。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58.221.5 发表于  2016-04-14 11:03:39 12字 ( 0/45)

文凭并非人才的唯一标签!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倔强弹簧907793 发表于  2016-04-14 10:40:01 132字 ( 0/50)

企业家都想赚钱的人,只要能带来利润,他是不会只看文凭的。关系人才,会吹人才,外籍人才,镀金人才,自以为是人才,给企业带不了利益,企业家就不认为是人才。企业家看的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高山孤狼 发表于  2016-04-14 09:37:42 155字 ( 0/58)

特殊人才? 什么样的"人才", 算是"特殊人才", 是有"关系"的人才? 是有"大嘴巴"的人才? 是有"外国籍"的人才? 是用打罗敲鼓, 起哄抬出来的"人才"?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许以琳 发表于  2016-04-14 09:14:25 34字 ( 0/49)

没学历,没经验的低层次人员也应该拥有实现价值的平台,不应该被边缘化!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119.164.188 发表于  2016-04-13 23:30:36 58字 ( 0/83)

说啥都是浮云,有能力不用你也是白瞎!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碰到英明领导也可能让小虾米给使绊呐!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112.9.245 发表于  2016-04-13 21:34:01 92字 ( 0/86)

人是时间的动物!!!工匠技术再高,也有老的动不了那天,没有新血液,就没有崭新的未来,老了,该休息就休息,别出来搞“尚能饭否”了!占了位置,阻碍了技术更新,比短暂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113.87.34 发表于  2016-04-14 12:08:23 19字 ( 0/39)

不知你贡献了什么技术更新,拿出来溜溜!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112.9.245 发表于  2016-04-14 20:39:58 30字 ( 0/28)

我把你看到的上面的这些话总结出来,就已经是贡献了!!蠢驴!!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123.181.3 发表于  2016-04-13 20:23:46 45字 ( 0/85)

有些为了职称的所谓论文,抄来抄去实在荒唐可笑。职称与工资挂钩已经成为阻碍社会进步的绊脚石。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100.76.7 发表于  2016-04-13 19:17:17 28字 ( 0/82)

鲁班是民族史上的巨匠,不知是啥文凭,啥学历,又是何职称。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而今流水1303 发表于  2016-04-13 17:52:01 19字 ( 0/56)

职称成为买卖,编制成为买卖,危害巨大呀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58.221.5 发表于  2016-04-13 14:04:32 38字 ( 0/73)

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片面性,绝对化。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58.221.5 发表于  2016-04-13 10:14:45 28字 ( 0/143)

弘扬“工匠精神”,首先要爱护尊重拥有一技之长的工匠师傅!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木鱼的鱼15602581 发表于  2016-04-13 14:33:02 5字 ( 0/54)

机会主义!

重视特殊人才的聘用(原创)

马鼎奇

我国各行各业职工队伍中,历来不乏有一批身怀绝技、谙熟产品工艺、生产流程、设备维修的能工巧匠、行家里手。他们是产业大军里的“草根”专家、土工裎师型的特殊人才,往往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与一定的创造性和学习悟性。

在长期实践中,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维修和研发方面的宝贵经验。对某一方面的专业,不仅有感性认识,而且也有相当的理性认识,所以他们对某个范畴内的技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从经验积累的角度考量,这是一般的技校生,特别是刚走出校门的高校生所望其项背,不能比拟的。建国以来的历史雄辨证明:能工巧匠与那些学有所长、具有系统理论水平的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分工协同,相辅相成,彼此学习、取长补短,构成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研发产品、组织生产的有机体恰到好处,也是科学的卓有成效的企业团队组合。

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的改制、重组,这些长期为共和国各个历史时期作出了一定贡献,并且奉献了汗水和青春的能工巧匠,逐渐边缘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部份人还未到退休年龄,就因种种原因,陷入下岗失业,生活无着,仅靠微薄的救济金,艰难度日的窘境。也有少部份人自谋出路,被迫从事个体户或服务性行业,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日日催行役,艰难念此时” 。为养家糊口、改善生存条件,“睡半夜、起五更”竭力打拼。

目前,许多企业在招聘人才方面,过份强调学历、职称,造成社会总体人才取向扭曲和滑坡,实际上是认识上片面性,绝对化。奉行“文凭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文凭是万万不能的”信条。似乎没有文凭、职称,“神马都是浮云”。连“是驴子是马垃出来遛遛的”机会都不给。严重挫伤和制约了包括农民工(对体力、劳动密集型是个例外。)在内的从业人员学技术的积极性。

笔者曾目睹某企业招聘人才时,对一名自学成才,颇有建树、成果累累的技术工人拿来的一堆摞证书、证明,不屑一顾,婉言拒绝。道理很简单对方唯一缺少大学文凭。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能工巧匠,鄙夷不屑,打入另类,不纳入招聘对象,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定制行规。大学文凭和职称成了特殊人才难以逾越的再就业门坎和“魔咒,”并长期困扰他们,将这个工匠群体打入“冷宫” ,难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这有失公允,显然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虽然,企业也有这方面人才的需求,并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已将培养新时代技术工人,作为振兴我国制造业的一项长期的战略性的举措,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与扶持政策。但是,收效有限、步伐不快。从目前企业生产的迫切性来看,当务之急要解决实用人才匮乏所形成的“青黄不接”的断层,首先用人单位要从人才认识误区中解放出来,把拥有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都作为人才看待,当成财富增长,企业壮大的“潜力股” ,目前的当务之急的过渡阶段,可以从以往那些下岗的能工巧匠中量才聘用,挖掘适合人才,以老带新,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条捷径。也许,他们当中惟一的共同弱点是年龄偏大,其中也有已经习惯了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勉强糊口的游兵散勇式的生活模式,但毕竟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无疑也是一大人才浪费。

笔者认为只要这些人身体允许,也有“重操旧业”的主观意愿;同时,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能幡然感悟,转换观念,拼弃“唯文凭是举”的狭隘人才观,拿出诚意,“不拘一格选人才”,在工资福利方面给予“工匠”适当的倾斜,那么,不知道有多少许振超、包起帆式的人才脱颖而出。笔者认为这不失为解决企业一线实用人才匮乏,转换经济增长方式“瓶颈”的高棋。还可以提高能工巧匠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这对构建和谐社会,打造合理人才梯队框架有着现实和历史意义

这批能工巧匠还可以以老带新、身体力行,为企业传、帮、带,传承生产经验,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给企业生产带来的新的活力和生机。为我国面对挑战应对国际经济危机,实施制造业战略大转移,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且拥有更多的知识产权,丰富后备人才储备资源,对于这样一举数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招聘状况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由来已久的现象。人们己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但笔者对此颇多感慨,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当然,这只是笔者坐井观天,一孔之见,难免言之过激,失之偏颇,欢迎各版主拍砖。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