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6-03-22 10:06:57 8794字 ( 53/17347)

大学生就业难与教育供给侧改革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48.220 发表于  2016-03-29 11:21:18 59字 ( 0/37)

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48.220 发表于  2016-03-29 11:35:25 192字 ( 0/54)

"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这句话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1.国家将调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219.159.144 发表于  2016-03-28 17:00:27 483字 ( 0/100)

首先说我本人不是大学生,是上世纪的高中生,父母送我读高中与今天父母送你们读大学一样不容易,学费不高,但父母交不起,都是借钱给读完的,而且那时的高中不是谁想读就能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黎明军师119 发表于  2016-03-27 12:02:23 168字 ( 0/35)

中国的大学学科设置过于偏重社会管理,而忽视了培养社会生产需求的人才,学历、学位设置也严重偏向社会管理专业,忽视了社会生产需求的技术工种专业!各地职业技术院校四年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13.14.96 发表于  2016-03-25 09:01:46 54字 ( 0/76)

学校政治化,高门槛进低门槛出,有文凭无水平,学非所用,假就业被就业.这就是大学生就业难与教育供给侧改革的焦点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挂挂机及 发表于  2016-03-24 16:14:06 70字 ( 0/72)

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若是MBA的留学生也就只有回国。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融者 发表于  2016-03-24 15:30:44 415字 ( 0/38)

马鼎奇先生!您好我百度了您的贴文,并表示认同和支持!在此基础上,我也谈两点拙见,请您融教!第一,“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的观点不成立,就业难是个现实问题,不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36.48.100 发表于  2016-03-24 13:25:40 39字 ( 0/56)

大学生不应该是缓解国家就业压力的一种工具.而是怎样利用人才.让这些人才发挥作用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云飘天涯 发表于  2016-03-24 12:56:03 54字 ( 0/45)

生产过剩,劳动力必然过剩,毕业生当然就业困难。因此要彻底解决问题,必须尽快纠正私有化和市场化的错误 [呕吐]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南海军演 发表于  2016-03-24 12:19:44 7字 ( 0/61)

网购打击了就业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16.220 发表于  2016-03-24 10:52:29 93字 ( 0/34)

请问你是专家吗?不设户籍障碍?你实际考察过这些问题了?不设户籍障碍可能导致怎样的问题,条件好的地方人才蜂拥着去,条件不好的地方依然没人愿意去,这样是从实际出发解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补天人 发表于  2016-03-24 09:15:10 126字 ( 0/51)

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若是MBA的留学生也就只有回国。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马一毛 发表于  2016-03-24 07:24:05 85字 ( 0/34)

陈文“教育供给侧改革”是真知灼见,可惜说“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秋水如镜35263798 发表于  2016-03-23 22:28:36 33字 ( 0/28)

卖力卖力巧克力,摇旗吶喊,国人梦想当然是开银行数钱数到手抽筋啦!!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恩施人才 发表于  2016-03-23 14:01:27 204字 ( 0/69)

这几年党和政府及有关部门年年在喊大学生就业难,西部地区嘞么多的就业渠道和途径,但就是没拿出解决大学生就业切实可行的办法和措施.....其实解决大学生就业并不难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42.91.117 发表于  2016-03-23 12:21:08 86字 ( 0/60)

提高学费的确是“砖家们”们方法,本砖家认为可以这样:高中生英语五级才可以读大专,英语六级以上+熟练掌握道德经、论语、大学、中庸、诗经、周易等中华传统文化才可以读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25.39.162 发表于  2016-03-23 11:45:12 150字 ( 0/66)

过去一位导师曾经指出:我们的教育方针是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等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现在的是:高额收费,精英教育,体面就业。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20.192.76 发表于  2016-03-23 11:11:03 13字 ( 0/42)

当前教育最要紧的是彻底整顿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25.39.162 发表于  2016-03-23 11:00:06 40字 ( 0/56)

通篇是违背市场竞争的废话,“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才是你们的又一大改革之目的。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恩施人才 发表于  2016-03-23 09:49:21 483字 ( 0/53)

其实就业并不难,如果引起有关部门重视,穷地区每年增加财富万亿甚至数万亿以上,致少要解决数万人的工作问题,关键是要解放思想,党委书记要当好脚踷实地"干"的抓手,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220.165.149 发表于  2016-03-23 09:13:31 126字 ( 0/49)

加大职业教育的力度,我认为是解决就业难的主要方法之一,但是高职教育存在这样的局面:一是多数属于民办学校,学费收费较高,特别是西部地区贫困面大,对于个人家庭高职教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陈治平 发表于  2016-03-23 01:09:00 123字 ( 0/91)

大学,就应当是一个”高级职业培训”的性质。搞那些“一流”不是真正“培训”,而只是提高“知名度”。大学一定要“针对性”地培训,要对口。这才是真正的“供给侧”……只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民用情报所 发表于  2016-03-22 21:47:53 55字 ( 0/62)

尽快结束大学教育的独生子女时代才是关键,还社会教育一个公平健康的人才培育环境,期待教育的“二孩”时代尽早到来。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71.105.14 发表于  2016-03-22 21:21:20 24字 ( 0/67)

我学的是临床医学专业,成人教育大专,至今打零工。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蓬莱十分2797 发表于  2016-03-22 21:02:43 17字 ( 0/78)

大学办学方向要转变,培养实用型人才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223.72.66 发表于  2016-03-22 21:24:15 39字 ( 0/46)

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的为问题,大学毕业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应是大学办学方向。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82.134.250 发表于  2016-03-22 18:56:27 23字 ( 0/65)

目前恐怕只有去库存最迫切的房地产不提供给侧改革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15.52.230 发表于  2016-03-22 18:49:48 119字 ( 0/61)

分流,分流,分流。关键是要有接纳、接纳再接纳的经济投入和经济实体,也就是应有的市场氛围、资本(已有---政府已表态),剩下的就要看经济实体和老百姓的购买力和购买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12.115.137 发表于  2016-03-22 18:47:16 19字 ( 0/56)

不将需求侧掏空,供给侧就是无源之水了!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热血深思 发表于  2016-03-25 22:31:00 22字 ( 0/31)

应是“将需求侧掏空,供给侧就是无源之水了!”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黎明军师119 发表于  2016-03-22 18:15:02 294字 ( 0/100)

中国的大学布局需要改革,采用每个地区建一所产业技术型大学!每个省建一所综合管理类学科的大学,各种国家专业性大学根据各省发展状况,由教育部合理布局,国家建立几所关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12.244.223 发表于  2016-03-22 16:56:06 42字 ( 0/48)

不去研究怎么能让企业多招人,招的起人,却在研究怎么减少大学生,真是奇谈怪论!!!!呸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5 发表于  2016-03-22 16:25:09 65字 ( 0/132)

你即使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满腹经伦,甚至在某技术方面有所发明,有所建树,但你如果没一张大学文凭,那则阻力重重,发展无望,前途黯然!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5 发表于  2016-03-22 16:31:06 48字 ( 0/72)

这就是为什么明知上大学未必有出路,家长还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要将子女培养成大学生的现实原因!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黎明军师119 发表于  2016-03-22 16:03:25 192字 ( 0/81)

各大、中、小学:除了语文、数学、法律课,其他科、课都作为阅读和选修课,谁想选修什么课、科,就报什么课、科,将来考什么大学,就主攻什么科。作到学以致专!把学校、学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山青水绿 发表于  2016-03-22 15:50:09 51字 ( 0/151)

什么供给侧改革,一介遮遮掩掩,脱离群众的语言。为什么就不能把话说直白,让老百姓一听就懂,一看就明白呢?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12.115.137 发表于  2016-03-22 18:49:35 38字 ( 0/85)

人家专门就是不想让老百姓听懂!听懂了,如何实施需求侧?如何掏空老百姓的口袋?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5 发表于  2016-03-22 15:30:36 39字 ( 0/83)

亲戚的孙女大学毕业,一直闲赋宅家,最后嫁给"富二代",成了养尊处优的专职太太!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06.120.49 发表于  2016-03-22 12:37:41 15字 ( 0/68)

市场经济只有正反馈没有负反馈。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159 发表于  2016-03-22 12:28:39 13字 ( 0/92)

上大学只对“考研”有意义!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159 发表于  2016-03-22 12:19:06 20字 ( 0/56)

大学也要迫不及待“去库存,去过剩产能”!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5 发表于  2016-03-22 11:05:10 29字 ( 0/69)

也不要盲目崇拜西方的高教模式,"毕业即失业",也并不少见!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218.89.69 发表于  2016-03-22 10:47:38 178字 ( 0/93)

就业主要是技能,大学则是研究充实人类知识满足人类解惑的需要。大学的专业本身就不是为就业作准备的。只不过有的专业知识与就业接合更容易而已。纯研究性的专业原本也不面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159 发表于  2016-03-22 12:38:01 24字 ( 0/76)

我们社区办事员个个是大学生,可没有一人专业对口!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25.64.219 发表于  2016-03-22 16:46:59 76字 ( 0/60)

公共事务不太可能专业对口。只能说读个大学毕竟提高了能力,做好的可能性更大。事实上,一般事务用不着多高的能力,过高能力的人干一般公务员是浪费人才。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159 发表于  2016-03-22 13:11:28 18字 ( 0/64)

大学生社区办事员本事不大,脾气不小!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159 发表于  2016-03-22 13:14:09 12字 ( 0/59)

女的忙嫁人,男的忙跳嘈!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风之别鹤23887097 发表于  2016-03-22 10:37:47 81字 ( 0/57)

【高学历】【低学历】,就业都难。多数人【苦熬】【苦撑】了三十余年。【少数先富】们,在经济危机中也【苦】了三次!——全民变国企,国企变私企!变、变、变!信不信由你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5 发表于  2016-03-22 10:33:54 31字 ( 0/64)

培养“眼高手低”过剩的大学生,既浪费教育资源,又增加家庭负担!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36.48.204 发表于  2016-03-22 12:17:58 11字 ( 0/57)

利益集团收钱发财了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159 发表于  2016-03-22 12:23:16 23字 ( 0/73)

大学现在不以输送人才为目标,而嬗变成牟利机构!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58.221.5 发表于  2016-03-22 10:26:02 19字 ( 0/70)

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于国于已未必划算!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刘矿 发表于  2016-03-22 10:24:22 17字 ( 0/322)

供给侧为大学生就业提供更多机遇……


  765万,大学毕业生再次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毕业生一直在连续增长,20多年不断刷新纪录,尤其在1999年开始的大扩招后,增长突飞猛进。但随着GDP增速减缓,加之经济转型,就业岗位难以大幅增加,就业难必然出现。

  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绝不只是教育部门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比如,各地人力资源部门不要再设障碍,尤其是户籍障碍,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再比如国家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高校直接肩负着大学生就业的指导培训工作,国家每年有数百亿用于促进就业的资金,是否应该分配一些到高校,加强就业辅导与服务的力度?当然,还有学生家长的观念问题,需要调整到适当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体面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说是伪命题?与大学生就业难伴生的是大量的用工荒、用工难,同时还伴生了有业不就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学生就业难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即社会需要与供给之间的脱节,不是绝对的难。从这个角度看,大学生就业难的治理上,从教育本身来看,可能需要从劳动力的“供给侧”改革下手,这也是长久的治理之道。

  从整个社会用人需求角度看,用工荒最突出的,恰恰是学历层次更低的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服务人才,不是大学生。但供给上明显呈现了结构性问题,近5年,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与招生人数持续下降。

  从大学生本身的就业情况看,长期以来有几个鲜明的结构性特点。首先,从学历层次看,两头容易,即研究生与专科生(高职高专)相对容易,最难的在中间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中,最难的是一部分地方普通本科生,“985”“211”高校一般较好;从专业维度看,工科类专业普遍好于人文社科类专业;从区域分布上看,东部地区明显好于西部地区。

  研究生就业情况好,大家好理解。专科生就业好,一个原因是技能型强、实用、上手快、用人单位欢迎。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期望值低,这是一个隐性却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国高等教育长期奉行精英教育路线。1977年恢复高考时,录取人数27万人,录取率只有4.7%,即便到了上世纪末的1998年,全国招生总量也只有108万人,录取率普遍低于30%,大学生仍然是稀缺资源,考上大学也就意味着会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伴随1999年的大扩招,高等教育迅速迈进大众化,全国各地的录取比例普遍超过80%,甚至高达90%,毛入学率也快速达到40%,甚至马上跨越普及化的门槛——50%。大学生已经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了。

  巨变之后,整个社会观念依然滞后,依然期待大学生都能“体面”就业。当然,观念的调整是漫长的,更何况家长们花了很多钱与时间,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必然有一些过高的期望值,怎么办?

  专科生就业情况好于本科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很显然,在我们国家,就业期望值与学历是成正比的,与其等待观念调整,不如我们直接在供给侧下手,在高校招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直接下调本科生以上的比例,增加专科生的比例。目前,每年大学生招生总额为700多万(还没有包括成人高校的招生)。其中本科生近400万,专科生约为300万,研究生为60多万。如果我们把本科生的招生比例逐年下调5个百分点,4年后就可能把本科生招生总量下调至300万,最后逐步下调到200万左右,让专科生成为就业巿场的主体。这种“强制性”的调整,在直接降低期望值的同时,也可以有效地解决大学生职业技能训练差,缺少一技之长的问题。

  现在,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的学生规模大约在200多万,就业最困难的就是这部分群体。因为定位不准,盲目追求模仿研究型大学,直接导致了这部分学生技能上不如专科生,学历能力与综合素养上不如“985”“211”大学的毕业生。目前教育部开出的药方是引导这类高校,转型为应用型大学。这个思路是对的,只是可能速度缓慢,强制压缩这部分招生比例,能迫使这些地方大学调整办学定位与方向,加快转型。

  另外,我们还有必要用经济杠杆提高高等教育门槛。高等教育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属于义务教育,不是国家应该保障的。我们有必要在加大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同时,适当提高一些高校的学费,让更多家长与学生算算经济账,而不是盲目追求更高的学历。

  从专业上,国家有必要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引导性的调控。理论上我们不能干预高校的专业设置,但是多数高校千校一面,在专业设置上盲目跟风现象普遍。对于工科类专业普遍就业好的现状,国家有必要对工科专业招生计划给予鼓励性支持,同时,在学生的培养经费上加大资金支持力度。美国对不同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就业就采取了这种政策,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合法滞留时间大大长于其他专业。对于那些就业不好的专业,比如大量的管理专业,有必要下狠手,大规模缩减招生总量与财政投入力度,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们也有必要反思目前的高校扶持政策。对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对于部分战略需要的高校与专业,可以从总体布局角度做一定的扶持。但是,如果人才需求不旺,我们还加大培养力度,只能加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陈志文)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