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qglt8848 发表于  2015-05-09 10:31:29 34185字 ( 0/340)

《方法与参数(第二版)》修订送审报告中 部分错误简介

《方法与参数(第二版)》修订送审报告中

部分错误简介

 

《建设项目经济评价方法与参数(第二版)》修订送审报告(下称“《送审报告》”)不长,区区几页,但错误却不少,而且有些错误极为明显,以致该报告的主编单位原建设部标准定额研究所(下称“定额所”)主要领导对此不得不公开进行检讨,承认在“整个方法与参数的工作中,在过去确实存在一些问题”(见附P.1

现仅就《送审报告》中部分极为明显的错误,做一些简单的介绍。

 

一、关于改扩建项目评价方法

 

《送审报告》中称:“修改后的改扩建项目评价方法,基本解决了原方法在实际工作中因资料难于获取、操作难度太大而影响推广使用等问题”(见附P.2,并称之为《送审报告》的主要“创新”。实际上,这一“创新”,不经一驳。

1、现状数据是进行改扩建项目评价的基础,没有“获取”包括现状数据在内的企业资料,该类项目的经济评价则无法进行

正式发行的《方法与参数(第三版)》中称,“‘现状’数据是项目实施前的资产(注:还应有负债)与资源、效益与费用数据,也称可称基本值……‘现状’数据对于比较‘项目前’与‘项目后’的效果有重要作用。现状数据也是预测‘有项目’和‘无项目’的基础”(见附P.3);而在其之前的《送审报告》中却称,“修改后的改扩建项目评价方法,基本解决了原方法在实际工作中因资料难于获取”等问题(见附P.2),意即“修改后的改扩建项目评价方法”根本不需要“获取”包括现状数据在内的企业资料。两者完全相反,刚好相差180度。

实际上,改扩建项目是在企业现有基础上进行建设,其需利用包括现有资产在内的企业的各种资源,需偿还企业现有的各种债务。因此,必须“获取”企业现有资料,在其基础上才能对该类项目进行评价。

1)如没有“获取”“企业资料”,经济评价均从零开始,则在不同的企业建设同样的项目,得到的各种评价指标就会完全相同。

但实际情形绝非如此。如果财务状况相差悬殊的AB两家企业,均拟建设同样的项目。A企业经营及财务状况一直很好,有大量的固定资产可以调拨使用而可节约大量的投资,有足够的资金满足项目需要而无需负债融资,故其建项目所需投资少,且项目投产后,财务费用中不含长期借款利息,总成本费用低而导致利润进一步增加,使A的财务状况更加向好;而B财务状况一直恶劣,资产质量差,债务沉重,故乙上项目,现有资产无法利用而要全部购置,投资大,债务增加,项目投产后,利息支出增加,总成本费用上升而导致亏损更为严重,使B的财务状况进一步恶化。因此,尽管是同样的项目,在A企业建设财务状况能够更加向好;而在B建设,则雪上加霜,财务状况更加恶化。

如根据《送审报告》的“理论”,不同的企业建设同样的项目,无需获取资料,均从零开始,最后得到的计算指标就会完全相同。那似乎家乐福、沃尔玛这些商业巨头如在北京王府井开设大型商场,获得很好的


效益,则定额所隔壁卖百货的夫妻老婆店,就也能在王府井开同样的商场,也能取得同样的效益。这种说法,除了《送审报告》主编,大概别的无人相信。

2)如没有“获取”“企业资料”,即进行改扩建项目的经济评价,则企业对现有资产的折旧和摊销就不管不顾,这样显然违反相关财务制度和相关法律法规;则企业对现有负债就不管不顾,这样企业的形象显然会受到损害、融资和经营活动显然会受到影响,甚至还会被送上法庭而且必败无疑。尽管不是出自《送审报告》主编的本意,但这些确实是因其无知而可能给企业带来的部分恶果。

2、修改改扩建项目评价方法的“理由”与事实相悖,不能成立

《送审报告》称,“修改后的改扩建项目评价方法,基本解决了原方法在实际工作中因资料难于获取、操作难度太大而影响推广使用等问题”(见附P.2。此二“理由”与事实相悖,不能成立。

1)关于实际工作中“资料难于获取”

该“理由”完全系《送审报告》编造的、不值一驳的谎言。其实,所有咨询单位在为企业编制可行性报告时,首先就要企业提供各种相关资料,而且在相关协议中均会明确规定,企业需按时提供资料并要对资料的真实性、合法性负责,无一例外。

此外,在金融机构审查贷款时,就如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在其编著的《投资项目可行性研究指南》中所称,企业“需要提供项目建设前3-5年企业的主要财务报表”。企业不提供这些“资料”,金融机构则肯定对企业的贷款申请置之不理,不屑一顾。

2)关于改扩建项目经济评价“操作难度太大而影响推广使用”

《送审报告》表述很明显,即之所以要对改扩建项目评价方法进行修改,不是因为其主编不会做,而是因为原方法“操作难度太大”,尔等芸芸众生,接受不了,以致“影响”其主编“推广使用”。

但是,有个问题就随之而来:如《送审报告》主编自已所称,资产负债表在“检查(经济评价)计算结果是否正确时,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见附P.4),而该主编在其编写的所有改扩建案例中,均靠弄虚作假才使资产负债表“平衡”(见附P.56),难道也是因为怕芸芸众生不能接受、“影响推广使用”,才不得已而为之?不过,弄虚作假系各行各业之大忌,该主编如这样考虑,则无异于“舍身趟雷区”,付出的代价也忒大了。

当然,一些方法或技术刚问世时,是会面临“资料难于获取”、“操作难度太大而影响推广使用”这些问题,诸如核电设备、高速铁路等等。但似乎不能因此就要修改核电设备、高速铁路的相关技术,更加不能因此而去弄虚作假。

在《送审报告》之前,其主编在《中国工程咨询协会》网站上发表文章就称,“应当对改扩建项目的评价方法进行修改”,其理由也是:“专家们仍然认为方法比较难掌握,‘总量’、‘增量’、‘新增’、‘存量’等界定比较困难”;“特别是由于难得到企业的财务报表资料,‘总量’清偿分析基本无法进行”;“如果不小心,‘总量’计算时往往会虚增一块资本金”(见附P.4。面对这些高论,简直令人莫名其妙。

按照常理,要对某种方法进行修改,是因采用该方法得到的结果错误。但《送审报告》主编竟将“方法比较难掌握”、“界定比较困难”、“难得到企业的财务报表资料”,甚至将“如果不小心”都当作“应当对改扩建项目的评价方法进行修改”的“理由”,可算是天下奇闻。小学生经常“不小心”,犯粗心错误,那是否也“应当”对小学算术进行修改?

其实,事实很明显,《送审报告》主编之所以要修改改扩建项目评价方法,既不是因“资料难于获取”,也不是怕“影响推广使用”,而是因改扩建项目经济评价方法“操作难度太大”,其一直未能解决,在《方法与参数》中弄虚作假(见附P.56),已被揭示。其便利用修订《方法与参数(第二版)》之机,端出“资料难于获取”、“影响推广使用”这些端不上台面的“理由”,要对改扩建项目经济评价方法进行修改,以免再穿帮露馅。

 

 

二、关于借款偿还期、利息备付率和偿债备付率

 

《送审报告》称“偿债能力指标不再使用借款偿还期而使用利息备付率和偿债备付率”,并称其“更符合当前债务融资的实际情况”(见附P.2)。在此之前,其主编就在《中国工程咨询协会》网站上发表文章称,“相当一部分专家认为还款期已经不能再用作评判项目的依据,现行还款期是谈判出来的,如果要评估项目的还款能力,应采用偿债备付率和利息备付率”(见附P.4)。

确实,企业向银行申请贷款,无论是等额还本或者是等额还本息和,还款期都是“谈判出来的”,但此还款期仅涉及长期借款,而在经济评价中,除了长期借款,还有两种情况需要筹借短期贷款:累计盈余资金出现负值(见附P.5②可用于还款的资金不能足额偿还到期债务(见附P.7)。对这两种短期借款,在企业向银行申请长期借款时,根本无法预见。故“谈判出来”的还款期,系长期借款的还款期而与短期借款毫不相干。而“如果要评估项目的还款能力”,当然就不能仅仅计算长期借款的还本付息,而须将其与短期借款一并计算(见附P.7)。

如果“谈判出来”的还款期是几年,以后就一定能在这几年中如约还款,那所有的项目就都具有还款能力,还要什么“评估”?如果“谈判出来”如何还款,以后就能如约履行,那银行还有什么呆账坏账?世上还有什么“老赖”?这些都是极浅显的生活常识,《送审报告》主编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

在《方法与参数》第一、二版中,均将借款偿还期作为偿债能力指标而未提及利息备付率和偿债备付率。在《送审报告》及《方法与参数(第三版)》中,“偿债能力指标不再使用借款偿还期而使用利息备付率和偿债备付率”,是一种常识性错误,不仅不“符合当前债务融资的实际情况”,而且与任何时候的“债务融资的实际情况”都不符合,是一种百分之百的倒退。

 

三、关于“新修订《方法与参数》实施的作用与效益预测”

 

《方法与参数(第二版)》修订工作开始于2000年,经过6年,于2005年终于对其进行审查,这中间其主编并呕心沥血,“通过各种渠道,赴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和世界银行、亚洲银行”3次出国进行考察(见附P.2,眼看就要功成名就。其主编自然游兴未尽,成就感又生,以致在写至报告结尾的“五、新修订《方法与参数》实施的作用与效益预测”时,激情澎湃,高吭地宣称:“仅举一例说明,所有项目都做好项目评价工作,通过优化方案,对拟建项目的财务可行性和经济合理性进行充分的分析论证,做出全面科学地评价,为建设项目提供科学依据。我国2004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70073亿元,今年计划增加16%,达81285亿元。如果节约1%,一年就节约700亿到800亿元,相当于2005年的国债资金总量”(见附P.2

不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经常进行预测。预测一经提出,则需进行严格、细致和缜密的论证,这样相关学科才能在预测和论证中取得进展。

而《送审报告》预测新修订《方法与参数》“一年就节约700亿到800亿元”时,是以假设“如果节约1%”为依据。对这个“如果节约1%”,根本未进行论证,不知从何而来。不知为什么是1%,而不是10%100%,而不是-1%-10%-100%。看来《送审报告》主编对胡适先生的“大胆的设想,小心的求证”,仅仅记住了前半句而后半句却被其抛到了九霄云外(注:其后,该主编又在《中国工程咨询》刊物上著文,重弹此1%的老调)。

而且《送审报告》此处是在偷换概念。“节约”固定资产投资与“做好项目评价工作……为建设项目提供科学依据完全不同。后者是测算项目在整个计算期内的效益和费用,进而计算项目的偿还能力、盈利能力及对国民经济的净贡献,有着一整套的计算指标,诸如固定资产投资、流动资金、投资利润率、投资利税率、内部收益率、净现值、资产负债率、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借款偿还期等等,而前者只是其中一项;后者有几十张报表,而固定资产投资估算表仅是其中的一张,并且是参考报表而不是像财务现金流量表、资产负债表那样的基本报表(见附P.8)。

可见,所谓“做好项目评价工作”绝不是根据总投资的多少而是要规范、准确地计算内部收益率、净现值、借款偿还期、平均资产负债率等经济评价指标,这样才能“为建设项目提供科学依据

实际工作中,一些项目虽“节约”了固定资产投资,但因购置的设备质量差、性能不全,而影响生产导致企业亏损,并非鲜见。因此,“做好项目评价工作”并非概算,绝不能以节约投资作为其衡量标准。

再说,经济评价属于软科学,对于软科学向来无法进行“效益预测”。《送审报告》预测实施新修订《方法与参数》“一年就节约700亿到800亿元”,纯属空穴来风、恣意编造。

其实新修订的《方法与参数》及为其配套的《建设项目经济评价案例》,粗制滥造,连中专生甚至连小学生也不应犯的错误都成百上千。现考虑篇幅,仅将其中一小部分列于附P.9-26。特别在其所有的15个案例中,9删掉其主编自称的在“验算计算结果是否正确时,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的资产负债表(见P.4;而其余的6个案例,在案例四的资产负债表中,资产不等于负债加权益(P.27),另5个案例的资产负债表,均靠篡改及捏造数据而使其“平衡”P.1013202428,无一例外。

倘若真如《送审报告》所称,“所有项目”都按做“项目评价工作”,提供错误甚至虚假依据,那还不知有多少项目要损失浪费甚至要胎死腹中!那还不知有多少企业要亏损连连甚至要破产关门!

 

四、关于《送审报告》的检讨

 

对《送审报告》中形形色色的错误“理论”,许多同行纷纷向有关部门反映,故其主编不得不公开检讨,承认“整个方法与参数的工作中,在过去确实存在一些问题”(P.1)。

不过该主编的检讨只是形式,其检讨是假,推诿是真。其在承认“整个方法与参数的工作中,在过去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后,立即补充,称这些“问题”系“国家的参数和行业的参数不尽协调,行业和行业之间的参数也不完善;另外,参数的时效性也存在问题等等”(P.1)。

这些不提也罢,一提更显得该主编无知。检讨中提出什么“国家的参数”,那我们国家的参数是多少?俄罗斯的、美国的参数是多少?伊拉克的、利比亚的参数又是多少?还提出什么“行业和行业之间的参数”的“完善”,敲锣卖糖各管各行,农业有农业的参数,工业有工业的参数,甚至同样的石油开采行业,陆上的与海上的参数都毫不相干,它们“之间”如何“完善”?

此外,检讨称“行业的参数不尽协调,行业和行业之间的参数也不完善P.1,那是行业的责任,是其没有执行你们的标准,你们做检讨岂不是代人受过?

而且,在方法与参数中,方法部分占比很大,相比之下,参数部分仅是个零头。《送审报告》主编检讨中既然承认“整个方法与参数的工作中而不仅仅是“整个参数的工作”中“确实存在一些问题”,那为何对方法部分的错误只字不提(同行反映的也均是方法部分的问题)而仅在只能算作零头的参数部分大做文章P.1

但不管怎么说,《送审报告》主编能形式上做个检讨,承认错误,已属不易。弹指之间,变化沧桑。《送审报告》主编在承认“整个方法与参数的工作中,在过去确实存在一些问题”(P.1)时,其宣称新修订《方法与参数》“一年就节约700亿到800亿元P.2的激情大概还未消失,高吭的声音似乎还围绕着房梁盘旋回响。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