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周蓬安 发表于  2015-04-17 08:08:24 4556字 ( 69/411770)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原创)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高山孤狼 发表于  2016-05-09 11:12:33 60字 ( 0/32)

剧本可以编, 有"天才"演员可以演. 只要有戏的地方, 就会有观众. 不花门票, 甚至有请来的, 当然会拍手叫好.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王佩财 发表于  2016-05-09 10:20:31 5字 ( 0/54)

咎由自取。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darklight 发表于  2016-03-17 01:56:10 21字 ( 0/52)

大概有必须跳走的原因 可能其实跟钱真的无关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darklight 发表于  2016-03-17 01:55:25 11字 ( 0/43)

这些个他们会不知道??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高山孤狼 发表于  2016-02-10 21:48:50 74字 ( 0/93)

想想, 在国外可以自由的玩, 自由的吃, 今天有孩子来探望, 明天有亲家来聊天, 闲时和老友打麻将. 多爽. 在国内“蹲大牢”, 只为"反省"?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梓芸 发表于  2016-02-10 17:21:53 133字 ( 0/139)

中国外逃贪官到底有多少?中国的錢被他,她们转走了多少可能也是一笔糊涂帐罢了,美国为什么那么欣赏中国也有历史来头,中国是自然产品丰富资源国样样具全有丰厚的人力物力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83.198.205 发表于  2016-02-01 20:04:34 32字 ( 0/121)

厉剑镇乾坤国泰民安歌盛世金箍澄玉宇开拓创新铸梦缘风清韵正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高山孤狼 发表于  2016-01-13 23:10:33 85字 ( 0/90)

新时代的"天方夜谭".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有这种"智者", 请介绍给半瓶水, 可以和他畅饮言欢. "掏宝中国, 税交外国, 利润归己", 那是最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春风似刀 发表于  2016-01-13 21:55:44 131字 ( 0/101)

数学中有正数和负数,发展中有正发展和负发展,腐败不除,正发展和负发展相抵消,我们的发展结果是:发展了一小步,发展为零,负发展。当负发展达到无穷大的时候,亡党亡国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萧瑟风中16202796 发表于  2015-11-19 11:16:18 30字 ( 0/97)

贪婪人性的弱点,只有加强法制,严惩严罚,才能起到震慑的作用。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狐狸的天鹅 发表于  2015-11-17 16:10:41 34字 ( 0/123)

就是因为他不会外语,以后不会外语的别往外国跑啊!会外语的就另当别论了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61.163.231 发表于  2015-09-09 19:38:18 9字 ( 0/150)

贪官再苦都是应该的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myllf 发表于  2015-08-19 23:31:37 113字 ( 0/249)

美国要包庇中国贪腐分子吗?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22.228.229 发表于  2015-08-16 11:31:41 31字 ( 0/265)

做官的那有不是贪官的,都是贪官。那有好官,好人倒不做官啦。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5.238.240 发表于  2015-08-08 21:16:05 27字 ( 0/205)

中国应该加紧对外逃贪官的追捕,早日将他们绳之以法。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5.238.240 发表于  2015-08-08 21:16:59 27字 ( 0/186)

中国应该加紧对外逃贪官的追捕,早日将他们绳之以法。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喜大狼133933 发表于  2015-08-09 20:17:57 13字 ( 0/164)

如此外逃贪官绝不会是 多数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老张头250 发表于  2015-07-26 15:42:57 52字 ( 0/238)

不管这样那样说辞,反正他(她)们把賘款都化完了,吃点洋苦头是理所当然的,回耒后叫他们去治理大沙漠赎罪吧!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就是说说也好 发表于  2015-07-24 10:56:22 50字 ( 0/274)

一、作者见过多少外逃贪官?二、作者在国内蹲过大牢?(体验不算哦,亲。就像我们的演习一样不能算能力哦)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221.11.84 发表于  2015-07-14 20:35:20 44字 ( 0/472)

为什么好多贪官的儿女国籍都在国外呢?换句话而言,儿女国籍在国外的官员是不是该查查了。。。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0.184.108 发表于  2015-07-08 11:18:32 116字 ( 0/366)

忽悠吧、如果外逃贪官加流氓不如国内坐大牢、那他们逃国外干什么、贪官流氓们都是傻子吗?他们都是经过多次以出国【访问】的名义旅游、考察,甚至经过很多次研究逃往国的政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重峦叠嶂17511 发表于  2015-07-06 16:29:42 29字 ( 0/238)

那是不是有好多在外国主子屁护下,挥金如土,过如国王的日子?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4621 发表于  2015-07-01 06:43:00 70字 ( 0/335)

贪官污吏为什么外逃:一是违犯中国法律,怕东窗事发入刑坐牢,二是捞得钱太多太多,国内不敢花,只有在国外消费,三是重要人物都如此,我们也可这样!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9.191.95 发表于  2015-06-23 11:05:48 23字 ( 0/347)

一看这两个败类就不是什么好鸟。应该抓回来枪毙。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政通人和18358 发表于  2015-06-12 22:14:43 481字 ( 0/429)

我们都是人,都生活地球上,每天都是一日三餐,要说区别也有许多,你有乌沙我没有,你有专车我没有,你有拥戴我没有,你有官职我没有,你的娱乐生活我没有也不想有,总之是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闲勤 发表于  2015-06-05 15:47:47 13字 ( 0/365)

外逃贪官是另类资金输出者。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27.190.206 发表于  2015-05-28 16:28:09 9字 ( 0/436)

比它刮民脂民膏时候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42.53.21 发表于  2015-05-24 20:54:06 46字 ( 0/828)

中国贪官有功劳,“监狱”都是 高级的,他们在“监狱”吃好的喝好的比咱们老百姓的 说话富多倍!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42.53.21 发表于  2015-05-24 20:49:53 26字 ( 0/739)

贪官国内“蹲监狱”比中国老百姓的 日子强百倍、千倍。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60.212.239 发表于  2015-05-20 08:28:47 18字 ( 0/562)

做人不做,去做狗,原来狗官是这样来的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高山孤狼 发表于  2015-05-19 20:43:40 46字 ( 0/519)

外逃贪官,可以"报效祖国, 造福乡亲", 回国投资. 可以掏宝中国, 税交外国, 利润归己.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0.184.108 发表于  2015-07-08 11:28:09 38字 ( 0/223)

外逃贪官真的可以;‘报效国家’吗???是不是我们的脑子出了问题、在白日做梦吧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2.244.74 发表于  2015-05-19 16:46:07 14字 ( 0/549)

一看这俩家伙就不是什么好鸟。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2.244.74 发表于  2015-05-19 16:49:20 27字 ( 0/469)

为贪官喊冤叫屈的狗屁文章少出笼,我们劳动人民不愿意看。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9.191.95 发表于  2015-06-23 11:09:25 15字 ( 0/320)

张二江之流最好少发表狗屁文章。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信1 发表于  2015-05-13 19:23:19 16字 ( 0/419)

o(>﹏<)o千万别将个别当普遍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82.32.81 发表于  2015-05-13 14:18:24 65字 ( 0/596)

hushuobadao胡说八道,故意掩饰外逃贪官的嘴脸,为他们叫屈。如是为嘛他们不回来坐牢,应该把他们卷走的中国人的血汗钱追回来!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23.15.57 发表于  2015-05-11 10:26:46 99字 ( 0/450)

什么外逃官员都是过着非人的生活?他们本来就不是人啊,鼠窃狗盗,这就应该是他们过得生活。畜生就得过畜生的生活吗。对吧。盗窃国家,盗窃人民。都是特大硕鼠。一人走错,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27.38.4 发表于  2015-05-07 06:25:11 18字 ( 0/414)

这篇文章的意思是,外逃贪官也不容易。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9.191.95 发表于  2015-06-23 11:12:24 13字 ( 0/210)

是在为贪官说话的狗屁文章。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0.52.157 发表于  2015-05-01 19:51:28 22字 ( 0/518)

这就叫恶有恶报,这种人做乞丐都不要给他吃的。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cxdzcj 发表于  2015-04-29 14:38:08 86字 ( 0/617)

贪官实在多,虽然拿着那么多钱,想必花着也不安心吧,为什么不好好为民办实事呢?做一个清清白白的官,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才是正道!中国应该加紧对外逃贪官的追捕,早日将他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4.220.63 发表于  2015-04-25 17:13:11 78字 ( 0/734)

现中国是需要更换一大批公务员了, 有好多公务员是以权谋私,只拿工资而为官不为,这种公务员多了是人民的灾难!现在是僧多粥少!跳槽几个无关大局,大可不必杞人忧天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9.191.95 发表于  2015-06-23 11:14:20 18字 ( 0/329)

公务员太多,拖垮了国家,压坏了人民。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2.244.74 发表于  2015-05-19 16:23:57 17字 ( 0/499)

公务员数量过于庞大,加重人民负担。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218.93.233 发表于  2015-04-28 08:07:47 33字 ( 0/466)

事实也是这样,不少官员凭借手中的权力谋私,老百姓看在眼里恨在心上。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贵州欢迎你 发表于  2015-04-25 12:55:35 61字 ( 0/596)

外逃贪官有过着“非人”生活,也有过着“仙人”日子,不能“以点概全”,对任何事物的评判必须“实事求是”,绝不能“盲人摸象”!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海王八 发表于  2015-04-22 08:52:42 2字 ( 0/477)

自找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24.234.205 发表于  2015-04-21 06:49:32 41字 ( 0/886)

不要把外逃贪官说的那么惨,如果外逃官员都是过着非人的生活,谁会外逃哇?对不对???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2.244.74 发表于  2015-05-19 16:44:18 111字 ( 0/509)

外逃贪官也不容易,这是什么意思。让我们劳动人民可怜他们吗。这些腐败分子他们挥霍贪污几千万甚至高达数亿人民币,这不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吗。把这些腐败分子枪毙也不为过。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97.28 发表于  2015-04-20 23:07:00 42字 ( 0/867)

哪里能买到江泽民同志的三个代表重要著作啊,那可是宝书啊,本人已奔波数月多地没能买到。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槲寄生310783 发表于  2015-04-20 21:24:59 40字 ( 0/746)

自作自受,当了官就不知道你是老几了,腐败官员没有把法律放在眼里,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午后的心情 发表于  2015-04-20 16:19:37 25字 ( 0/647)

多行不义必自毙,在国外过再好的生活也逃不了良心债!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高山孤狼 发表于  2015-04-20 22:16:44 23字 ( 0/508)

什么是"良心"? "良心", 究竟不是"法".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高山孤狼 发表于  2015-04-19 23:19:27 105字 ( 0/685)

别单心. 在国企私有化, 或乱七八糟的"混合"制化实施后, 那些贪官, 奸商会用偷盗出去的黑钱, 在他们宗主国的保护下, 以"外资"名义, 在"报效祖国"的大旗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36.42.255 发表于  2015-04-19 16:40:49 24字 ( 0/573)

难道在国外金钱也买不到看门狗吗 没狗的国家真可悲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lsq九龙河 发表于  2015-04-18 22:10:14 58字 ( 0/663)

天方夜谭的故事。他们贪腐如此巨额的钱,在国外怎么不够生活呢?可能是在国外语言不通,没有国内那样可以”恣意妄为“罢了!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贵州欢迎你 发表于  2015-04-18 13:53:39 41字 ( 0/722)

外逃贪官“不如意”的多,“如意”的也不少,“不如意”就“自首”,“如意”就被抓回!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铲除既得利益阶层 发表于  2015-04-18 06:21:19 47字 ( 0/880)

上万逃官,人均贪 1亿美元左右,在国外日子好过的很,仅吃利息,几辈子也吃不完。你这是文过饰非。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2.244.74 发表于  2015-05-19 17:18:04 16字 ( 0/446)

为什么要替贪官说话,你是什么人。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2.244.74 发表于  2015-05-19 17:05:36 15字 ( 0/412)

为贪官说话的可能本身就是贪官。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9.191.95 发表于  2015-06-23 11:18:08 15字 ( 0/277)

什么人替贪官说话,大家都明白。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20.194.136 发表于  2015-04-17 20:17:40 14字 ( 0/655)

在中国贪官也是官,高民一等。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60.223.145 发表于  2015-04-21 08:24:49 186字 ( 0/683)

現行的法律对贪官太宽松了,应该凡贪腐百万元以上统统判死刑,百万以下至八十万判死缓或无期徒刑.八十万以下至五十万的判15年以上徒刑十万以上的判10年以上徒刑,十万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9.191.95 发表于  2015-06-23 11:22:05 34字 ( 0/274)

重典出盛世。法太轻导致犯罪成本太低,导致官官相护,最后导致腐败成风。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2.244.74 发表于  2015-05-19 16:57:56 55字 ( 0/568)

贪污几千万元和强盗区别大吗。但是如果抢了别人几千万元钱应该判多重的刑,这是不言而喻的。一句话,对贪官太宽松了。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9.191.95 发表于  2015-06-23 11:23:47 11字 ( 0/323)

官官相护才会腐败成风。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12.244.74 发表于  2015-05-19 17:02:13 25字 ( 0/497)

重典出盛世,贪官们付出的代价太小,所有才前腐后继。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芒刺儿 发表于  2015-04-17 10:33:55 26字 ( 0/866)

在国内为官,在国外乞讨——中国的官员水平的最好诠释。

外逃贪官,还不如国内“蹲大牢”

今天《市场星报》一篇题为《安徽官员外逃7年被劝返潦倒时靠妻拉二胡谋生》的文章,报道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葛某某7年前携妻女外逃,投靠已加入新西兰国籍的儿子,因为不懂英语而找不到工作,导致收入不算高的儿子不得不打起了双份工。在儿子的帮助下,葛某某和妻子在自己的租住处开了家小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和开支。因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儿子虽已经30出头,一直没敢找女朋友,成了“剩男”。


首先我要说,葛某某这辈子过于“悲剧”了。担任过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啤酒的领导和总裁,有着“啤酒大佬”声誉的葛某某,从青岛被淮南市委负责人陈某某(此时段淮南市委书记为陈世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引入淮南,帮助淮南啤酒厂走出困境,因为有功,摇身一变成了淮南市某开发区工委委员、副主任,由企业老板变身为政府官员,也为自己后来逃亡海外埋下了祸根。

葛某某为何要外逃?当然与他的官员身份有直接关系。因为葛某某此前以中国对外建设青岛公司名义和淮南一家房产公司联合开发小区项目,在市委负责人陈某某秘书王某某的帮助下,项目进展顺利。为表示感谢,送给王某某9.5万元人民币和1千美元。而他自己则因工程,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利润报酬。

按说,企业为了办事方便而给官员行贿10万元左右,还未听说有人获罪的。但因为王某某案发时葛某某已成为官员,因不懂法而害怕自己将被判刑,所在才选择出逃。

笔者一直不看好某些人由“商”变“官”,认为这种转变是“太傻太天真”。既然有人脉资源让自己当官,何不利用这些资源在商场上大展身手,而去趟官场这种“浑水”?

而出逃后的葛某某就更悲剧了。在国内,葛某某在青岛、上海等地都有住房,而且估计还不会是小房子,而他逃亡新西兰时,在国内享受公主般生活的女儿只能与他们夫妻二人同挤在既是小超市,也是卧室、厨房的10多平米小屋里;原本早就“先富起来”的葛家,此前的“老总夫人”、“主任夫人”在异国却只能靠拉二胡卖唱,教授华人小孩练习二胡演奏来换取微薄报酬,以维持一家生计;葛某某无限风光时,有财力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到新西兰读书,而逃亡后连女儿的学费都成了问题;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语言不通,生活的艰辛不言而喻;思念远在国内的母亲,却不知此生能否相见;思念故土,却不知此生能否魂归故里;因为涉案外逃,还不知道何时被国内司法机关缉拿?林林总总,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令人唏嘘。

当然,也有官员外逃后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比如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于2002年携情妇成功出逃澳大利亚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至今仍未被缉拿归案。但相信随着“猎狐”行动的推进,高严也必将回国受审。

但出逃贪官在国外“不如意”的应该更多。比如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去年年底回国投案自首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就对已外逃或准备外逃的贪官现身说法,称“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他披露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有钱不敢花,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王国强称“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就连妻子遭房客淫光偷窥,也敢怒不敢言。”

这样的日子,对外逃贪官来说当然不能算人过的日子。况且这些在国内“一言九鼎”,出门享受前呼后拥的官员,在国外成了比“二等公民”还低等的“在逃犯”,心理反差太大。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表明,对贪官的处罚程度已趋于缓和。笔者在《领刑15年,季建业还真未获轻判》一文中曾就此进行过较为详细的分析。此外,越来越法制,越来越讲究人性化管理的监狱,对案犯的管理也是越来越讲究人道,这些经济犯在监狱里人格都能得到尊重。而任上曾给与照顾、支持的企业或下属,此前未给好处费的,也有后来照顾其亲属,或给以资助以示“知恩图报”的。

综上所述,多数贪官外逃真的没有必要,在国外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国内“蹲监狱”强,何况外逃还会影响妻儿跟着受苦。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