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babyface 发表于  2015-01-07 16:45:47 4310字 ( 995/361857)

【强坛老夫正在聊】没农民哪来的中国?强坛网友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7.157.176 发表于  2017-03-19 14:15:17 0字 ( 0/0)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1.226.207 发表于  2017-03-15 14:16:35 0字 ( 0/7)

我们村想给60岁的老人办养老还得交37000元,地都收回,不让种了,一年一亩补偿800元,60多岁的人哪有闲着,一辈子种菜用习惯了,一点都不让种了,没想到菜农也

我们村想给60岁的老人办养老还得交37000元,地都收回,不让种了,一年一亩补偿800元,60多岁的人哪有闲着,一辈子种菜用习惯了,一点都不让种了,没想到菜农也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3.104.105 发表于  2017-03-12 14:00:26 0字 ( 0/0)

熱情

熱情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9.52.37 发表于  2017-02-06 09:56:37 0字 ( 0/3)

回复@218.59.67.*:没有农民耕地种田,你吃啥,要感恩农民

回复@218.59.67.*:没有农民耕地种田,你吃啥,要感恩农民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18.59.67 发表于  2017-01-17 03:44:33 35字 ( 0/7)

没有这些不想改变的农村人拖后腿中国更发达。对不知改变的落后状况就是活该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2.115.133 发表于  2017-01-15 14:28:54 0字 ( 0/0)

中国工人阶级,是农民工组成的!

中国工人阶级,是农民工组成的!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71.81.87 发表于  2017-01-14 23:01:11 0字 ( 0/15)

我就是真正的老农民,六十多岁还种了五亩多水田,家里别人没有扦手,也没有请工。我提几点看法:一农村改革是完全必要的,过去那种集体道路是没有前途的;二农村改革,农民

我就是真正的老农民,六十多岁还种了五亩多水田,家里别人没有扦手,也没有请工。我提几点看法:一农村改革是完全必要的,过去那种集体道路是没有前途的;二农村改革,农民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3.140.51 发表于  2017-01-14 12:25:28 0字 ( 0/6)

坚持集体经济,走共同富裕道路是共产党建1党根本,是毛主席老人家一生的愿望,可惜在他身后被小人换了个框框!

坚持集体经济,走共同富裕道路是共产党建1党根本,是毛主席老人家一生的愿望,可惜在他身后被小人换了个框框!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18.11.226 发表于  2017-01-07 16:09:19 0字 ( 0/9)

电影老农民是污蔑计划经济,社会主义的毒草

电影老农民是污蔑计划经济,社会主义的毒草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83.202.246 发表于  2016-11-01 12:49:29 0字 ( 0/4)

这个不是很好的作文

这个不是很好的作文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0.163.70 发表于  2016-09-20 00:12:19 0字 ( 0/16)

中国的工人阶级,产生于老农!

中国的工人阶级,产生于老农!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48.234 发表于  2016-09-19 18:29:58 0字 ( 0/2)

我在骡子背上做过头相的

我在骡子背上做过头相的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8.74.248 发表于  2016-09-09 23:20:46 0字 ( 0/10)

回复@118.247.69.*:农民不是人呀

回复@118.247.69.*:农民不是人呀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8.74.248 发表于  2016-09-09 23:20:03 0字 ( 0/23)

回复@118.247.69.*:农民是老败姓。能提到人数里吗

回复@118.247.69.*:农民是老败姓。能提到人数里吗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3.57.246 发表于  2016-09-04 18:49:56 0字 ( 0/14)

你说那时侯农民干活都是偷懒的和磨洋工的那纯属污蔑,那情形是有的但绝不能代表大多数,否则粮食产量怎么会不断增加,以及超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如何能完成。那时侯的很多劳动

你说那时侯农民干活都是偷懒的和磨洋工的那纯属污蔑,那情形是有的但绝不能代表大多数,否则粮食产量怎么会不断增加,以及超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如何能完成。那时侯的很多劳动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3.73.255 发表于  2016-08-31 18:08:07 0字 ( 0/9)

回复@10.9.61.*:工作了二十六年多现在就只拿到二百二十元工资,申请报告写了无数次都得不到解决!什么原因

回复@10.9.61.*:工作了二十六年多现在就只拿到二百二十元工资,申请报告写了无数次都得不到解决!什么原因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0.9.61 发表于  2016-08-26 09:22:29 0字 ( 0/4)

回复@60.160.71.*:9

回复@60.160.71.*:9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8.247.69 发表于  2016-08-13 07:21:40 0字 ( 0/10)

我也有同感 想补工龄 因为你以前是农民就不让补交

我也有同感 想补工龄 因为你以前是农民就不让补交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42.199.130 发表于  2016-07-16 18:44:55 0字 ( 0/11)

差距太大

差距太大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60.160.71 发表于  2016-06-26 08:27:51 0字 ( 0/17)

中央领导比谁都厉害。就你懂。有句话说:人人认为对的事,往往是错的,

中央领导比谁都厉害。就你懂。有句话说:人人认为对的事,往往是错的,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2.224.19 发表于  2016-06-20 12:55:09 0字 ( 0/4)

放屁

放屁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2.83.168 发表于  2016-06-08 10:35:41 0字 ( 0/5)

现在多少钱一个仔诸水

现在多少钱一个仔诸水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1.40.73 发表于  2016-05-25 16:20:11 0字 ( 0/62)

赞成,不和那退休金几千的比,但得基本能养老啊,还有没地没社保的高领农民工

赞成,不和那退休金几千的比,但得基本能养老啊,还有没地没社保的高领农民工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1.40.73 发表于  2016-05-25 16:16:11 0字 ( 0/9)

赞成

赞成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4.100.117 发表于  2016-05-23 13:28:52 0字 ( 0/14)

我特别赞成

我特别赞成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1.85.7 发表于  2016-05-23 13:23:52 0字 ( 0/3)

回复@朱回生:哦

回复@朱回生:哦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2.161.250 发表于  2016-05-22 20:10:07 0字 ( 0/21)

回复@西风长啸36332390:如民进党执政中国,人民选举领导人,穷人会好过些……

回复@西风长啸36332390:如民进党执政中国,人民选举领导人,穷人会好过些……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2.161.211 发表于  2016-05-22 20:06:09 0字 ( 0/18)

回复@120.210.169.*:中国城市农村差距极大,主要体现在社会福利保障一块呵??……

回复@120.210.169.*:中国城市农村差距极大,主要体现在社会福利保障一块呵??……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高山孤狼 发表于  2016-05-19 21:56:17 17字 ( 0/9)

没农民, 人的世界, 能生存吗?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1.198.135 发表于  2016-05-19 21:38:13 0字 ( 0/32)

回复@114.241.185.*:你他妈放屁你爷你爸妈要是在农村没钱治病你他妈就不这么说了

回复@114.241.185.*:你他妈放屁你爷你爸妈要是在农村没钱治病你他妈就不这么说了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11.161.163 发表于  2016-05-07 17:16:22 0字 ( 0/32)

沒田政府部门会怎样办?改决无田生活

沒田政府部门会怎样办?改决无田生活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西风长啸36332390 发表于  2016-01-27 16:22:32 44字 ( 0/66)

广西金秀县官员贪污严重,精准扶贫对象为干部亲戚,真正要扶持的对象不在名单,这真是好笑!!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25.86.151 发表于  2015-10-23 20:59:35 136字 ( 0/39)

这些年总的来说,农村、农民、农业问题还是解决、进不了不少,但农村老年人的那几十元养老金真是太少,即使有块土地,像我们这些丘陵、山区机械化还派不上多大用场,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25.86.151 发表于  2015-10-23 20:43:11 75字 ( 0/764)

尽快把农村老人的养老保险提高,特别是已满60岁以上的,不管以前缴费还是没缴费,几十块真是太少了,的确我们农村老年人口量大,但这差距拉得太大,有失公平。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朱回生 发表于  2015-05-19 01:27:58 326字 ( 0/77)

农民是国之本,几千年的私有制到蒋介石执政三十八年里使中国贫穷落后到了最低谷。为了寻找光明,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在二十八年里打垮了独裁的蒋介石八百万美式装备的精兵,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6.205.255 发表于  2015-05-07 15:18:46 105字 ( 0/104)

农民是国之本,我是农民之子,我的父母很苦,但是很感恩国家,终于不受战争之苦。叮嘱我要报国,可 我父亲是活活 病死的,那年我上大学,没钱,他没进医院,不知死于什么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3.71.214 发表于  2015-04-14 18:19:13 125字 ( 0/78)

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的确一直存在两条路线斗争,在新民主主义时期和社会主义时期表现不同。解放以后主要表现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少数人服务,是相信两个95%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桃花时节1129 发表于  2015-03-12 14:21:03 50字 ( 0/77)

那时农民觉悟高,砸锅炼钢铁,吃着树皮学大寨,那时当官者心正的也朴实,但大队队长等滥用职权是普遍性的。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fangyanshijie99 发表于  2015-03-04 11:42:22 19字 ( 0/152)

我建议大家看平凡的世界。那更好更真实。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5.50.174 发表于  2015-03-04 09:49:57 83字 ( 0/157)

老农民演的真实,说的是大实话,实事求是难,文革明明是人民的劫难,可林彪、四人帮等人却偏偏说形势一派大好,谁不说批斗谁,欺骗和逼人睁眼说瞎话是经常的事。一句话祸国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5.50.174 发表于  2015-03-04 09:34:16 132字 ( 0/95)

要说老农民,演的真不错,但我说陕西农民文革十年比比老农民还惨,年年是饥寒交迫,一年就吃一次肉,但天天要说形势一派大好,逼着人睁眼说瞎话,谁不说,谁挨批斗;改革开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fangyanshijie99 发表于  2015-03-04 11:39:47 91字 ( 0/84)

改革开放好,农民温饱不是问题,可以任性的去打工,比文革人自由、平等多了,年满60,政府还每月给70—90元养老金,现在老农民说政府比儿好,比女强。叫儿每月给老人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22.95.206 发表于  2015-03-03 22:04:03 57字 ( 0/78)

摸摸良心讲,从小米加步枪到土地改革 抗美援朝 58年大跃进 农村联产承包上缴农业税等等,贡献最大的就是农民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23.138.207 发表于  2015-03-03 13:54:28 27字 ( 0/97)

《老农民》的历史是灰暗的——新中国的农民历史不是这样!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地平线一格 发表于  2015-02-28 14:54:10 76字 ( 0/67)

只有农场主取代农民,才是中国人的出路,才能提高中国农产品的信任度,不然中国就完了。前提必须统一工薪阶层养老金,也就是说,天王老子也不能多拿一分钱的退休金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十分斜阳5281 发表于  2015-02-28 00:05:15 25字 ( 0/40)

小岗村吃返销粮,是沒学大寨。他比大寨的条件好多了。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4.241.182 发表于  2015-02-27 12:53:49 141字 ( 0/146)

农民就是农民不在家种地出外打什么工把你们的土地都荒废了不觉的可惜吗?农民以农为本以地为食,国家给你们多好的政策,把你们都培养成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才。你们不把学到的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24.205.129 发表于  2015-09-05 14:32:38 107字 ( 0/27)

可以啊!禁止城市廉价工业产品,进入农村。禁止农村低价农产品流入城市!农村跟城市都吃商品粮!这样谁也不会去城市打工!你们还是继续当自己工人,别出国,别留学!跟农民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6.208.106 发表于  2015-02-28 18:15:57 25字 ( 0/34)

神经病!不是没有办法谁愿出去。田地太少,刚够糊口。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4.241.180 发表于  2015-03-03 19:46:31 87字 ( 0/86)

你才是神经病那,田地太少开梯田屋前房后都可以种,种好了地你们自己还享受那。最起码你们自己吃的还是绿色食品那,住的房子还不用交房租那,吃水也不用交钱,空气还新鲜,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中岳嵩山人 发表于  2015-02-26 11:33:04 83字 ( 0/115)

几千年的私有制使中国贫穷落后到了低谷,为了寻找光明,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另辟蹊径、勇敢探索,走点弯路,在所难免。电视剧〈老农民〉刻意放大其中负面,抹黑共产党,实属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1.204.242 发表于  2015-02-25 21:39:34 89字 ( 0/92)

我是农民阶级和工人阶级的儿子!后代!我是无产阶级的一员!无论别人说什么……我依然感谢父辈!感谢农民老大伯!感谢工人老大哥!感谢解放军叔叔!感谢科学家!感谢赤脚医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60.223.226 发表于  2015-02-25 21:25:51 161字 ( 0/68)

任何时候都应该尊重农民!感谢农民!理解农民!关心农民!这是必须的!起码的!因为我们谁都要吃饭!因为只有吃饭才能活着!没有这个起码的,基本的需要保障,什么问题,什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4.241.185 发表于  2015-03-04 14:19:56 56字 ( 0/185)

现在的农民还叫农民吗,不在家种地都出来打工了,农民以农为本以地食,现在成了农民包围城市。享受的待遇比城市人都好。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1.204.242 发表于  2015-02-25 21:33:44 128字 ( 0/60)

个人主义太可怕!不站在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社会历史,前途命运……等高度来全面科学看待,认识……就不可能得出一个比较客观,全面,正确的结论来!千言万语一句话:感谢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83.202.31 发表于  2015-02-25 21:17:28 289字 ( 0/88)

历史的车轮无论怎样弯弯曲曲……就像河流……都是滚滚向前的!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都是这样的!关键是说它里面的具体内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1.204.242 发表于  2015-02-25 21:50:28 147字 ( 0/286)

当我无限留恋幸福的时候……我是那样多情地感谢生命曾经给了我一首苦难的歌……苦难就是人生的一本最好的教科书!它使我不断成长,进步,反思,觉悟……更加懂得珍惜,感恩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庄先生 发表于  2015-02-25 13:00:28 47字 ( 0/73)

我为中国农民点赞,有些官员和企业主吃的是农民种的粮,穿的是农民种的棉,而专干欺负歧视农民的事。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40.237.100 发表于  2015-02-24 18:19:31 17字 ( 0/71)

延迟退休对不起真正的人民群众!!!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40.237.100 发表于  2015-02-24 18:19:42 17字 ( 0/43)

延迟退休对不起真正的人民群众!!!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40.237.100 发表于  2015-02-24 18:19:54 17字 ( 0/33)

延迟退休对不起真正的人民群众!!!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19.150.235 发表于  2015-02-24 15:59:36 88字 ( 0/106)

《老农民》时代真正的是跟党走,为实现现代化,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着实解决人人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有工做的问题。消灭剥削和压迫。缩小城乡差别。是广大人民群众跟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沂蒙老区草民哥 发表于  2015-02-24 15:31:35 149字 ( 0/65)

我的评价就是:缺乏真实的农村生活锻炼,不接地气!总体上来说还可以。。。。现在的导演嘛,也就这水平了,都是坐在书房里上上网,写写剧本的人,不能要求多高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0.53.93 发表于  2015-02-23 09:52:31 17字 ( 0/28)

望多拍这样的电视.但是要遵重历史.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1.5.49 发表于  2015-02-23 08:43:52 182字 ( 0/64)

面朝黄土背朝天,酸心,多少人愿做农民?愿始劳动,原始心愿,城市化,所有的农民都在各显神通地摆脱淤泥缠身。策划者们也是功怕跌后地一味砖石让中国农民远离那人类千年赖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1.5.49 发表于  2015-02-23 08:44:30 184字 ( 0/123)

面朝黄土背朝天,酸心,多少人愿做农民?愿始劳动,原始心愿,城市化,所有的农民都在各显神通地摆脱淤泥缠身。策划者们也是功怕跌后地一味砖石让中国农民远离那人类千年赖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9.185.16 发表于  2015-02-22 09:06:08 20字 ( 0/99)

淘宝让好多人下岗了,农民你进城去干什么。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24.205.129 发表于  2015-09-05 14:36:31 26字 ( 0/16)

这话问的! 凭什么你要在城里呆着啊!现在是市场经济!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9.185.16 发表于  2015-02-22 09:10:23 38字 ( 0/76)

卖裤的卖袄的卖鞋的卖手表的卖电器的,都要关张了。大街上的人少了,都去淘宝了,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24.224.165 发表于  2015-02-22 00:55:55 159字 ( 0/50)

为什么不把“荆、荆、宜”为三角的大都市规划,作为未来50年-100年即将转移的中部崛起之策。未来首都受制于地域、水资源、环境破坏、文化不平衡的压力,应当考虑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海v 发表于  2015-02-21 11:49:35 60字 ( 0/107)

饮水不忘掘井人。人要讲实话,要懂好坏,要长脑子,要有良心,要有正义感。忘记过去是背叛。文人心不正了,这个国家麻烦就多了。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23.149.157 发表于  2015-02-21 08:49:49 24字 ( 0/71)

[党徽][国旗]民心国本哦,忘民必亡,弃民必败。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4.230.132 发表于  2015-02-20 23:08:25 130字 ( 0/128)

农民是最了解农村发展的,大集体年代农民自巳种田都吃不好,国家也没有及时拿出好的方法,后来是小冈村农民想出了个好主意,被国家得以应用,现在我们只里集体和农民争地,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江似責罗带 发表于  2015-02-19 15:41:19 19字 ( 0/60)

污染空气,喧啸环境,药迷生灵,蚁空砥柱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83.93.136 发表于  2015-02-18 20:02:33 10字 ( 0/453)

什么人喜欢投机取巧?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panzs 发表于  2015-02-18 10:44:24 209字 ( 0/255)

刚看完这部电视剧,好!,比较真实。这里不说主要的,说两个不足,第一喝酒太多,其实那个年代城里人有酒票,可以限量喝到酒,农村人既没有酒票也不允许酿酒,喝酒当然非常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9.190.87 发表于  2015-03-03 09:09:39 67字 ( 0/82)

你先说说你多大了?再发表这样的说法!“老农民”就是在胡说八道!!现在的水库、平整的土地、很多公路、铁路、工厂等等是不是都是那时干出来的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20.192.76 发表于  2015-07-23 22:48:16 25字 ( 0/54)

你先先说说你多大了,你经历那个世道了吗,你垃圾一个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千里传音355590 发表于  2015-02-17 23:20:25 55字 ( 0/145)

当时的农民真的太苦太累了,饿死累死病死国家征购一分都不能少,现在科学又发达干活也相对轻松年轻人生在福中不知福。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红袖添香493203 发表于  2015-02-17 22:27:52 18字 ( 0/74)

民以食为天,农民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3.133.245 发表于  2015-02-17 11:33:56 18字 ( 0/45)

谁不相信请问一下他那下过乡的老爸妈!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沈运桂 发表于  2015-02-17 10:22:51 201字 ( 0/75)

[地图]农村教育是中国教育的重点之一,更是中国国计民生的一个重点。制约教育的重要因素是教师资源。根据我国国情,我国农村教师资源的品质品位始终无法与城市相攀比。目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39.205.22 发表于  2015-02-16 08:16:22 54字 ( 0/423)

当今中国对于没有退休金的老年农民,一个月70元,和叫花子没有区别。他们可是把中国从一穷二白建设到现在的功臣。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83.204.154 发表于  2015-06-07 22:13:04 8字 ( 0/20)

你说的都是大实话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23.174.149 发表于  2015-02-27 08:19:26 95字 ( 0/107)

不要说空话,关心农民要实点,老农民缴了几十年税和公粮,他们吃不饱无恕言,当年吃粮的和种粮的都老了,吃粮的每月拿几千元种粮的拿几十元。政府觉得合理码?官员们良心能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4.242.97 发表于  2015-02-22 19:06:54 29字 ( 0/77)

哈哈终于有人站出來為老一代农民说公道话了这话可说到根子上了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1.204.185 发表于  2015-02-16 00:08:18 4字 ( 0/52)

[哈哈]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kelly321 发表于  2015-02-15 22:54:58 87字 ( 0/220)

中央的政策是好的,可惜执行力不够,到了地方就变成“土政策”。亲身经历过的人真心“伤不起”,只有土皇帝才有土政策,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土政策”!简直不把国家、不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14.242.97 发表于  2015-02-22 19:28:57 23字 ( 0/46)

人家说这不叫土政策这叫村民自治实纪就是自治村民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傻子美时 发表于  2015-02-15 22:38:52 21字 ( 0/41)

[火车][大红包][地图][蒙面][如花]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2.161.213 发表于  2015-02-15 16:08:16 28字 ( 0/97)

现在的农民起义不好干了,现在就像个无阻的乞丐,只差被清理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58.244.191 发表于  2015-02-15 15:28:37 66字 ( 0/329)

现在的国家,现在的政府,现在的政策,包括中央一号文件反复提到三农问题,中央的惠民政策能否落实到农民身上,是所有农民关注的,值得期待。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60.223.237 发表于  2015-10-06 19:25:19 39字 ( 0/33)

中央对三农的政策是好的,可是下边的官员一层一层扒皮,到农民手里基本没有什么了。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58.53.100 发表于  2015-02-20 12:37:16 30字 ( 0/44)

不知民指的是全体农民还是少数大户?还是即有大户又有全体农民?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222.42.241 发表于  2015-02-15 11:57:27 76字 ( 0/173)

从古到今,每一个朝代都称"农民是自己的衣食父母",但是,每一个朝代都欺压农民,今天,明天,后天一直在坚持、残暴的欺骗,欺压农民⋯⋯什么时候农民不受欺压?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24.67.20 发表于  2015-03-03 09:16:35 187字 ( 0/74)

曾经的农民,自己种田打的粮食先把国家的公粮交够,保障城市人口吃粮问题,剩下的才是自己的口粮!常年是饿着肚子干农活。请问那个时代的工人们,当时农民们供你们吃的,你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老牛小唐 发表于  2015-02-14 22:06:55 382字 ( 0/157)

记忆中那一片红 你红得让我好心动风雨藏在岁月的背后而我依旧能读懂你沧桑的笑容 眺望中那一片红你红得让我好感动 故事虽然已经很遥远 而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笑谈人生233 发表于  2015-02-14 14:39:40 55字 ( 0/78)

电视剧老农民;大部分都是真实的;因为是剧;它是有1定的艺术性农民的演技形象;还是挺到位的;2015;2;14日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笑谈人生233 发表于  2015-02-14 14:16:02 239字 ( 0/248)

老农民;我今年69岁47年生人;看过老农民剧'我是经历了全过程;那时咱国家径过军阀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国相当困难;接着又抗美援朝;毛主席真伟大'如果不抗美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故事,对于亲历者却是切身的喜悦和感伤。

  日前,电视剧《老农民》在山东卫视持续热播,这部以建国60年时代变革为背景,讲述了农民喜怒哀乐的史诗巨制以零差评的口碑堪称年度级剧王。该剧从1948年讲起,将解放初期的土地改革到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制、取消农业税……一直到2008农民最终获得土地使用证的历史在山东齐鲁大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强坛老夫们如何评说?哪些深水评论让您产生共鸣或感动?《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新农村建设该如何推进?欢迎您参与讨论!

  《老农民》真实反映了中国农民60年改革风云史吗?

  我的母亲就是个老农民

  母亲一辈子是个农民。1963年,母亲45岁时生下了我。母亲不识字,但母亲跟文化有缘,可以说,母亲是个文化人。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搓草绳,我蹲在她身边,往她手里添草,她就给我讲故事。孙敬悬梁,苏秦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故事,就是她那时说给我听的。后来,还听她跟我说过孟姜女哭长城,张万郎休天香等故事,这些来自于三字经和传统戏曲里的故事,有没有一点文化品位?母亲会说一套一套的俚语歇后语,比如“只有大病害死人,没有生活累死人”,“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如此充满哲学思维的话语,能没一点文化格调?

  从小岗村吃“返销粮”谈起

  只要是有过这段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过去吃商品粮的那个粮食定量,是根据每一个人的年龄和工种来确定的。工种这个方面很好理解,就是像搬运工、炉前工等工种,粮食定量就高,每天差不多是两斤。而那些坐办公室的,月粮食定量可能只有三十斤。与年龄有关,这主要是指的是从幼儿到高中这一段,随着年岁增加,其定量是一同增加的,高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比一般职工定量高。再一个,就是因为区域不同,所吃的“商品粮”的类别有差异,这定量也不同。南方地区吃稻米,粮食定量要高一点。北方地区,商品粮供应面粉的,定量要低一点。

  我说《老农民》:有代表性但不全面

  那个年代究竟是不是这样“差”?也即人民公社或集体土地时代,“老农民”是不是一点幸福也没有?本人出生于文革开始那年,老家在山东农村,小时候放假就常常去奶奶家,所以多少有些体验,但因为还小,也不谈不上什么认识。在看《老农民》的时候,也的确不断问老母亲,那时候真是这样吗?因为妈妈早年参加工作,也不在农村生活,所以谈起来都不是很确定。但有些问题,我们回想一下,还是存在的,但时间并不长,政策变化很快。

  《老农民》的作者可能缺乏农村生活经历

  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失误。比如高考的当晚在县城发榜,等等,都是不真实的。这些都说明作者和导演没有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尽管如此,本人还是肯定这个电视剧。希望多拍、多演这样题材的电视剧。关键的问题是编剧和作家要去研究历史,体验生活。农村在毛时代有很多故事值得挖掘。农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老农民》写的要可怜得多。《老农民》写了两个好的大队长,这也不对劲,因为那个时候大队支书是头头,还有副支书、大队长、民兵营长、妇联主任、会计等六七个干部。它是一个领导班子。一个大队一般1000人左右,下面的小队(生产队)一般是60到100人左右。生产队干部很可怜,和农民一样干活。大队干部是不干活的,这些干部很多都是作福作威、在农民家吃吃喝喝的。集体化,农民在队里干活都是偷懒的、磨洋工的。等等。这些实际情况,电视剧都没有反映。说明都编剧和导演不了解那时农民生活。

  强国网友讲述“我的农村生活”

  我在农村十年的感受(1969-1978)

  我是1969年元月随母亲干部下放到农村去的,1978年回城。这十年农村变化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十年,我就谈谈个人感受!
  1、住房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住房有三种:土草房(多)、土坯草房(少)、青砖瓦房(极少,都是地主富农留下来的)。到我离开的时,土坯瓦房(多)、青砖瓦房(少)基本上都是新建的。
  2、照明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基本上都是用最简的土油灯,经过煤油灯时代,我离开的时基本上都用上了电灯。
  3、农具的变化。我才到农村时农业生产工具都很原始的,我离开时所有生产队基本上都用上了拖拉机、抽水机、打稻等现代化机械了。

  一个过来人讲述真实的“老农民”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那时普遍确实比较穷。那时城镇人口每星期能吃一顿肉,我们那地方叫打牙祭,但说那时的人基本没水果吃,甚至没见过水果,就是不折不扣的造谣。事实上,那时的蔬菜水果十分便宜,农村人背或挑到城里卖,一般就是几分钱一斤,家家都吃得起,水果上市时,我记得几乎天天都能吃水果。我们当地小孩子玩赌博游戏,都是拿杏子核玩,若赢了一堆,就可以敲开拿到中药店卖个几毛钱。农村几乎家家都有果树,比如核桃、樱桃、杏子和梨树等。农村还有很多野菜(现在叫山珍),很多农民也挖野菜到城里卖。

1 2 3 4 5 页号:1/10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