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小土过后是多云 发表于  2014-12-10 08:56:21 2899字 ( 170/797210)

【观点】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83.198.33 发表于  2017-03-29 11:17:10 0字 ( 0/7)

劳动部都撤销了,可18年前的规定还在代替法被执行,这是法制社会吗?!是依法行政吗?!

劳动部都撤销了,可18年前的规定还在代替法被执行,这是法制社会吗?!是依法行政吗?!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7.136.16 发表于  2016-07-13 13:11:19 0字 ( 0/70)

回复@111.26.30.*:还有花椒树165棵,大池塘一个.用水或水管.药财重楼等毁灭损失.村书记挪用土地直补款.挪用退耕还林补偿款。判决原告书还是无理,这些

回复@111.26.30.*:还有花椒树165棵,大池塘一个.用水或水管.药财重楼等毁灭损失.村书记挪用土地直补款.挪用退耕还林补偿款。判决原告书还是无理,这些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7.136.16 发表于  2016-07-13 11:45:29 0字 ( 0/34)

回复@谷中巨杉177527:营运商修农村公路,侵害我所有权核桃树树267棵,核桃树林地19.5亩,永久毁失。判决反其而得不到支持,法律还有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吗?

回复@谷中巨杉177527:营运商修农村公路,侵害我所有权核桃树树267棵,核桃树林地19.5亩,永久毁失。判决反其而得不到支持,法律还有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吗?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7.214.73 发表于  2016-07-07 18:56:45 0字 ( 0/16)

吏不畏我严,而畏我廉;民不求我能,而求我公

吏不畏我严,而畏我廉;民不求我能,而求我公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谷中巨杉177527 发表于  2015-05-15 15:05:45 334字 ( 0/100)

我们的法制制度基本上还是计划经济时期的产物,而我国早已经进入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经济时期,如此与经济基础不相适应的上层建筑早就应改革,应充分发挥人大的民众监督和政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1.26.30 发表于  2015-03-30 19:13:43 30字 ( 0/111)

给社会组成人员监督的权利和平台。用政治管束执政者,执法者、。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瞬间坠落207353 发表于  2015-01-20 09:59:21 48字 ( 0/99)

说明中国 股市创业板老板蛇精病脑子里有虫子爬进去啦!!你们老年痴呆[木乃伊][木乃伊][木乃伊]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瞬间坠落207353 发表于  2015-01-20 07:00:45 127字 ( 0/107)

中国股市创业板应该退市,中国股市创业板的富豪买通媒体天天叫嚣推翻一夫一妻制要搞重婚多婚的阴谋老调,一定要让中国创业板统统退市给它们一击猛棍打死它们,它们是要有钱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5.149.18 发表于  2015-01-13 03:37:29 22字 ( 0/83)

执法队伍的素质不是不工具的种类。这是二码事。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高山孤狼 发表于  2015-01-13 01:07:59 30字 ( 0/89)

一道砍, 真正执行. 但不要一蹴而就, 适当地, 逐步演进.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海棠深处5534 发表于  2015-01-12 22:32:52 139字 ( 0/105)

利立言简谈“依法治国”:一要提高执政者的法律道德素养,严惩以权压法带头腐败的党政败类。二要提高立法者司法者执法者执纪者的综合素质,始终反腐打黑除恶,严惩执法犯法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多方位 发表于  2015-01-03 07:13:25 295字 ( 0/138)

一丝的生机,那怕是牵强附会的,也要不惜用上作为逃避承但法律责任之徒孙们的逃法保护伞。所以,法治的关键和真谛,不是在于法律条规能定立多少,而是肯依法运用、正确运用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多方位 发表于  2015-01-03 06:42:29 411字 ( 0/122)

而搞好规划建设,并不能以“经济发展的须要”而可任意大肆地去摧毁历史文物,或者借征地拆迁的合法借口,搞官商勾结,利用开发商征地的名义,串通司法公权机关,利用公判权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多方位 发表于  2015-01-03 06:41:30 382字 ( 0/150)

一个法官,其对当事人对其官商勾结、违宪判决的抗议行为是如此嚣张,如此的权大于法,实在是伤透了百姓的心,其伤害的不仅仅只是个案的当于人的心,而是伤了全国被违法征地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多方位 发表于  2015-01-03 06:18:07 463字 ( 0/166)

我曾与共诉案的当事人陈志文对共诉案的违宪判决问题在法院大堂内与经办法官梁志铭产生了一场激烈的争议,当时,陈志文对法官梁志铭说:证据早已证明:开发商至今都从没有向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多方位 发表于  2015-01-03 06:16:06 376字 ( 0/138)

文主所说独到,的确说到点子上了。确实,现时的社会现实,仍然离不开官治、权治、钱治的氛围,权力,仍是属于垄断政治派系的专用设备和工具。权治,就是任谁,都要见官怕三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1.222.157 发表于  2015-01-02 09:50:33 5字 ( 0/118)

说的到位。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湍河浪 发表于  2014-12-31 10:14:23 136字 ( 0/97)

我们人民的法院,法庭上高悬‘宪法至上、法律至上大幅标语,庭审时不许被告讲话、不准律师及亲属辩护,不按程序不讲事实。问为什么不依法审判,答曰“我们虽违宪违法但符合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9.177.188 发表于  2014-12-29 08:34:46 79字 ( 0/127)

法治,第一,一断于法,第二,恶法非法。怎么判断恶法非法?第一,立法正义,第二,执法正义,第三,违宪审查。所以说,法家之治不是真正法治,宪政法治才是真正的法治。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草浪涛声 发表于  2014-12-22 09:38:24 41字 ( 0/225)

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政治方向,法治就会成为奢谈,官僚一族就是一个过不去的坎!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1.7.215 发表于  2014-12-21 23:13:46 25字 ( 0/241)

只问一句话,在中国,是法大还是权大,谁能回答正确?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长发飘飘54063 发表于  2014-12-17 16:34:43 2字 ( 0/160)

人权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长发飘飘54063 发表于  2014-12-17 15:37:09 4字 ( 0/230)

消灭特权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21.8.204 发表于  2014-12-17 15:12:18 7字 ( 0/141)

添加内容讲得好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8.247.181 发表于  2014-12-15 22:09:48 4字 ( 0/202)

呵呵呵呵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8.247.181 发表于  2014-12-15 20:03:21 2字 ( 0/236)

呵呵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花大 发表于  2014-12-15 19:14:08 5字 ( 0/193)

呵呵呵呵呵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骆明生 发表于  2014-12-15 13:33:50 14字 ( 0/284)

实现法治关建是执行法治的人。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长发飘飘54063 发表于  2014-12-17 16:36:55 2字 ( 0/183)

民权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骆明生 发表于  2014-12-15 12:42:58 241字 ( 0/272)

“犁"的比喻是错误的。二个用犁的农民犁的田地不样。二个用法判出来的案子也不一样。这是为什么?俗话说,死称活人护。法院的标志是天平。天平要法码。谁的法码重呢?说一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5.183.186 发表于  2014-12-15 11:16:00 12字 ( 0/243)

法制中国,永远是中国梦。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长发飘飘54063 发表于  2014-12-17 15:40:44 13字 ( 0/212)

打到特权。辽宁抚顺特权腐败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化羽成风 发表于  2014-12-15 08:19:37 34字 ( 0/195)

法制.离百姓到底有多远?失去护犁的手.光靠牛与犁本身不可能行进几步。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永不平公司 发表于  2014-12-18 18:38:26 17字 ( 0/191)

脱离民众的法,是不能保护民众的法!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事实坚持者 发表于  2014-12-14 21:41:20 148字 ( 0/312)

依法治国是社会发展要求,也是社会生产力达到一定程度后才能实现。想法治,有两点是必须的:一、有法可依,法律条文要与时俱进合乎社会发展要求;其二、如何让实际(执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康炳林 发表于  2014-12-14 06:38:01 165字 ( 0/307)

---神州梦正圆===*中崋多豪杰,祭天登泰山.红日普照大地,祈國泰家安.明心修身养性,忠义诚信仁孝,百姓皆喜欢.奋斗求复興,一统梦正圆!*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建业里 发表于  2014-12-13 22:33:20 95字 ( 0/262)

我针对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发放“三结合”假自学考试毕业证书而提起的“民告官”行政诉讼,上海市黄浦区法院在两年的时间里,既没有给我《立案通知书》,也拒绝给我《不予受理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草浪涛声 发表于  2014-12-22 11:10:05 17字 ( 0/141)

原来上海法院也与江苏法院一样浑啊?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猪无极 发表于  2014-12-13 20:50:32 35字 ( 0/257)

党中央国务院在高喊依法治国,地方政府在加强暴力执政,违法强拆民心散尽。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长发飘飘54063 发表于  2014-12-17 15:44:15 3字 ( 0/182)

任命制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追风少年27 发表于  2014-12-13 14:46:55 4字 ( 0/213)

阳光工程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木鱼的鱼143484 发表于  2014-12-13 10:33:51 23字 ( 0/236)

坚持阶级斗争,破除封资修,中国的法治才有可能。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23.115.50 发表于  2014-12-13 08:34:29 40字 ( 0/287)

法院太腐败,太黑暗,没有公平正义,日法院亏心娘,不严治法院,依法治国难实现。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长发飘飘54063 发表于  2014-12-17 15:46:47 4字 ( 0/172)

党的领导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2.89.111 发表于  2014-12-12 23:29:08 52字 ( 0/246)

人活百姓终需死, 不怕死的人才配活者, 社会让贪官么 折腾越来越不适合正常人生存. 这就是进化论?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0.250 发表于  2014-12-12 21:59:05 29字 ( 0/240)

法以经多的不能再多了,关键是谁来执行,架空法律,就是腐败!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矮人3 发表于  2014-12-12 19:01:16 83字 ( 0/257)

何时每位成年人都能体会到自己的权利了,法治社会也就实现了。政府权力部门处处冠以“人民”二字,却没能吧人民放在心中。人民何时能真正行使自己的权利了,法治社会也就实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长发飘飘54063 发表于  2014-12-17 15:49:05 2字 ( 0/190)

欺骗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秋水如镜221190 发表于  2014-12-12 18:01:16 461字 ( 0/305)

盼风调雨顺,题目太过大了;法治。别撒谎!人不能靠哄吓,诈骗活着、、、一样。 较贴切,见到恶人,恶事。就有说无法无天啦!环保法七九、八九过卅多年?情景,看官老板怎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84299341 发表于  2014-12-12 16:37:18 178字 ( 0/318)

官腐,官霸,官黑,官官相护,为官不仁,为官乱作为,为官不作为,以及一系列为官丑恶现象长期以来严重抹黑了党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严重动摇了党的执政地位,习大大高举反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8.0 发表于  2014-12-12 12:12:35 35字 ( 0/363)

法是公正的,公开的,平等的,无私的,无情的,法是没有特殊,没有特权的。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8.0 发表于  2014-12-12 11:56:13 35字 ( 0/502)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一个国家岂能无法,无法就无天,法是国家生命之保障。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8.0 发表于  2014-12-12 10:48:26 16字 ( 0/320)

司法系统腐败,是国家最大的耻辱。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长发飘飘54063 发表于  2014-12-17 15:55:05 3字 ( 0/201)

党员?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毛邓统一美必败 发表于  2014-12-12 11:50:41 31字 ( 0/258)

只认钱不认正义的律师抱团为集团利益服务,这正是我们国家的悲哀!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8.0 发表于  2014-12-12 10:41:20 34字 ( 0/272)

对于高贪判刑搞特殊,就是不尊重法制,对党和人民犯罪,对历史不负责任。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8.0 发表于  2014-12-12 10:33:33 56字 ( 0/283)

法治不能只对平民百姓来实施,法治是对人人实施的,是平等公正的,无情的,无私的,没有特殊的,对党政官员要从严执法。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8.0 发表于  2014-12-12 10:18:49 53字 ( 0/348)

对于腐败高官,带头违纪违法,无视法律,应该重判,死刑不能免,依法治国,就要法律公正,执法公正,不能有特殊。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长发飘飘54063 发表于  2014-12-17 15:58:21 4字 ( 0/208)

公务员?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8.0 发表于  2014-12-12 10:27:15 62字 ( 0/288)

法治是公正的,是平等的,无私的无情的,法制要从党政官员做起,从高层领导干部做起,从执法队伍做起,从司法系统做起,从法律做起。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礼花二十一 发表于  2014-12-27 22:27:46 33字 ( 0/110)

也许你从沒见到过法不公正的人和亊!或许你就是一个视而不见的执法者!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刚钻 发表于  2014-12-12 09:48:10 186字 ( 0/260)

“法治”是什么?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8.117.175 发表于  2014-12-12 09:35:55 140字 ( 0/261)

法是公正的,主要看是否执行。如国家上位法身份证法第十三条赋予公民的权利被特权部门的以自管自控随时变造的随意愿填写的无法效的档案年龄为准核批公民是达到法定退休年龄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016晴天 发表于  2014-12-12 09:09:51 100字 ( 0/311)

法院是人民的法院,不是少数腐败者徇私枉法的法院!山东潍坊昌乐法院法官何忠义枉法裁判(原创首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家之男 发表于  2014-12-12 09:06:03 37字 ( 0/252)

第一是官、第二是官、第三还是官,谁设定法律,谁执行法律,老百姓只有遵守的份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2.208.63 发表于  2014-12-12 08:47:03 22字 ( 0/212)

法是犁,官是掌犁的人,官需要官和民共同来选。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60.171.110 发表于  2014-12-12 09:31:27 47字 ( 0/246)

这个比喻很形象,人民就是那拉犁的牛!现在,牛和犁都没问题,就是扶犁的人坏了良心,黑了真心!!!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2.208.63 发表于  2014-12-12 08:54:42 72字 ( 0/290)

要有民主就要有公开的竞争。要有公开的竞争就要公务员能进能出、能出能进。公务员能进能出、能出能进,就要公务员的养老并轨,公务员的招录取消年龄限制。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璀璨繁星381729 发表于  2014-12-12 01:06:55 17字 ( 0/232)

法制,我这辈子见不到了,除非在国外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毛邓统一美必败 发表于  2014-12-12 08:44:43 32字 ( 0/221)

在你向往的国外如美国,黑人跟你一样,一辈子都见不到法制。[哈哈]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黄明玉 发表于  2014-12-11 23:31:12 11字 ( 0/251)

法制归根结底还是人制。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3.198.58 发表于  2014-12-11 23:19:26 327字 ( 0/265)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最亮的星436868 发表于  2014-12-11 22:57:33 268字 ( 0/383)

从严治党,坚持制度面前人人平等、执行制度没有例外,不留“暗门”、不开“天窗”,使制度成为硬约束而不是橡皮筋。黑龙江省齐市铁锋法院院长的权就大于一切法!已结的案子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花花团长 发表于  2014-12-11 17:48:01 13字 ( 0/232)

感觉我们国家离法制还有很远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花花团长 发表于  2014-12-11 17:54:16 21字 ( 0/261)

短时间内彻底法制也不可取,国情在这儿摆着,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71.37.34 发表于  2014-12-11 17:07:26 46字 ( 0/255)

很多官员都是依靠手中的权力刁难办事者,如果每个部门在网上设立官员的举报箱,会出现贪污腐败吗?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2.208.63 发表于  2014-12-11 17:02:57 18字 ( 0/275)

法治社会需要上治下,同时需要下制上。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2.208.63 发表于  2014-12-11 17:19:39 22字 ( 0/248)

选官、用官,民不能做主,就永远没有法治社会。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2.130.111 发表于  2014-12-11 14:54:57 38字 ( 0/254)

北京市高院,二中院更腐败,更黑暗。现在对他们没有力部门监督,他们是无法无天。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2.130.111 发表于  2014-12-11 14:45:48 31字 ( 0/243)

中国还有法吗?生效的判决,搞人情案,多年不给执行,日法亏心娘。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2.130.111 发表于  2014-12-11 14:46:31 233字 ( 0/260)

法院最腐败,最黑暗,比黑社会还黑,没有公平正义,有权有钱就有理,没权没钱就歪判,冤案错案遍人间,执行更是难上难,钱不送到物难还,日法院亏心娘,如不整治,依法治国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最亮的星436868 发表于  2014-12-11 23:27:08 234字 ( 0/357)

从严治党,坚持制度面前人人平等、执行制度没有例外,不留“暗门”、不开“天窗”,使制度成为硬约束而不是橡皮筋。黑龙江省齐市铁锋法院院长的权就大于一切法!已结的案子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最亮的星436868 发表于  2014-12-11 23:19:31 234字 ( 0/300)

从严治党,坚持制度面前人人平等、执行制度没有例外,不留“暗门”、不开“天窗”,使制度成为硬约束而不是橡皮筋。黑龙江省齐市铁锋法院院长的权就大于一切法!已结的案子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222.130.111 发表于  2014-12-11 14:41:05 185字 ( 0/242)

法院腐败已成风,天平已成亏心称。法院好比私人开,案件久审不宣判。有理无理拿钱来,有权有钱便有理。无权钱少就歪判,法治社会难实现。执行更是难上难,钱不送到物难还。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8.0 发表于  2014-12-11 14:11:22 25字 ( 0/269)

司法系统腐败是腐败的重灾区。必须严查严惩,层层查。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最亮的星436868 发表于  2014-12-11 23:23:14 234字 ( 0/300)

从严治党,坚持制度面前人人平等、执行制度没有例外,不留“暗门”、不开“天窗”,使制度成为硬约束而不是橡皮筋。黑龙江省齐市铁锋法院院长的权就大于一切法!已结的案子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wsmwrw 发表于  2014-12-11 14:07:31 38字 ( 0/264)

公检法腐败严惩,依法治国得力按案情大小奖励或提升,真正把依法治国落实到实处。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wsmwrw 发表于  2014-12-11 14:07:20 63字 ( 0/233)

各地方(市)公检法负责人应由中央公检法部委直属领导与地方政府负责人平级,可为裸官(家属子女在国内),防止地方政府干扰依法治国。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wsmwrw 发表于  2014-12-11 14:07:01 62字 ( 0/304)

这不应该成为中国特有。中央巡视组应成为常态,腐败投述电话应和“110”一样家喻户晓,真实揭露腐败有奖励,打击报复者罪加一等。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wsmwrw 发表于  2014-12-11 14:06:38 67字 ( 0/228)

现在不允许上访,敢当“叛徒”你找死,“走廊医生”为先例,我才是地方老大,依法治国只是对老百姓,对我无效,惊现“塌方式腐败” 才涉及我。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wsmwrw 发表于  2014-12-11 14:06:16 73字 ( 0/277)

权大于法,有权者性丑闻成灾只是腐败的毛毛雨,没有中央巡视组谁敢管我我撤谁,况且你半斤我八两、都是既得利益集团成员否则甭想在这当官,官官相护为常态,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最亮的星436868 发表于  2014-12-11 23:17:15 234字 ( 0/369)

从严治党,坚持制度面前人人平等、执行制度没有例外,不留“暗门”、不开“天窗”,使制度成为硬约束而不是橡皮筋。黑龙江省齐市铁锋法院院长的权就大于一切法!已结的案子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最亮的星436868 发表于  2014-12-11 22:47:38 239字 ( 0/347)

从严治党,坚持制度面前人人平等、执行制度没有例外,不留“暗门”、不开“天窗”,使制度成为硬约束而不是橡皮筋。黑龙江省齐市铁锋法院院长的权就大于一切法!已结的案子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wsmwrw 发表于  2014-12-11 14:05:53 51字 ( 0/261)

作为维护司法尊严的政府领导人,我别无选择。” 这才真正是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诚信、公平、公正。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wsmwrw 发表于  2014-12-11 14:05:29 84字 ( 0/212)

美国有国会、参议院 、众议院 监督政府,1998年,前总统克林顿因性丑闻险遭弹劾,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 说:“堂堂的美国总统竟然在联邦法官面前公然撒谎,是可忍,孰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8.0 发表于  2014-12-11 13:35:07 31字 ( 0/262)

管好权,执好法,治好管好中国党政官员是中国所有问题之关键所在。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8.0 发表于  2014-12-11 13:25:16 31字 ( 0/222)

执好法,管好权,治好管好中国党政官员是中国所有问题关键之所在。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长发飘飘54063 发表于  2014-12-17 16:10:36 5字 ( 0/161)

能作到妈?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14.248.0 发表于  2014-12-11 13:20:03 29字 ( 0/229)

执好法,管好权,管好中国所有党政官员是中国所有问题之所在。

                                                      实现“法治”还要跨过多少坎?

                                                           
           这两天,“法治”问题在论坛聊得火热,版主也在鼓励大家展开讨论。我看了其中部分帖子,感觉有不少网友对“法治”和“人治”的定义含糊不清,争论中,大部分言论白费了口水。

         所谓“法治”,并不是一些网友说的“法律治理”,法律本身是不能治理任何东西的。它只是一个治理社会的工具,用与不用,如何使用,还是在人。“法治”说的是“依法治理”,也就是说,要按照法律要求治理国家治理社会。说得更明白点,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人治”,是指“不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治理”。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法”和“人”之间,而在是否“依法”上。

        可以打个比方。法是一张犁,耕地用犁是最恰当的。现在,有人要耕地了,他如果选择了犁,他就是“法治”,而他弃犁不顾,却去用锹,用扁担,这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或是其它什么“治”。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虽然我们时时听到“建设法制社会”的口号,但法的真实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官员们每天喊在嘴上的,它是老大。可这个“老大”太厚道,太软弱,太任官摆布。因此,就有人说了个顺口溜,说“领导批示第一,人情关系第二,金钱疏通第三,依法处理第四”是否准确形象,谁心里都有数。

        这领导批示是“权治”,人情关系是“情治”,金钱疏通恐怕就得是“钱治”了。权治也好,情治也好,钱治也好,都是耕地不用犁,而用锹,用扁担,这是用错了工具,效率低事小,有时更起反作用。
    
        道理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会出现有犁不用而用锹的局面呢?道理并不难懂,“官大于法”、“权大于法”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还不是根本因素。在中国社会,虽然成天在喊着要改革了,成天说要“依法治国”了,但整个社会还是靠“官制”在管着。比如“审批”问题,“任命”问题等,有油水有好处,则官们坚决把持,绝不让“法制”沾手。只有“官制”不愿管,不想管,管不了的事情,才找个借口推给“法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依法治国要跨过的坎实在太多了。要让法治成老大,那就至少必须割除权治,这不通过大的社会变革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改革”喊到今天,没有对官权力动一根毫毛,相反,在许多领域,权力的霸主地位还被成倍地放大。谁敢不听领导“批示”?谁敢只听法律召唤而不听领导差遣?不进行“杀出一条血路”的对权力机制的改革,法律的老四地位能轻易改变吗?这是其一。

         其二,社会文化氛围使“情治”、“钱治”像野草一样在蔓延,无权盼法,得权忘法,权大欺法是目前中国的基本社会心态,犁就在那里摆着,可有权的人扛着锹,没权的人握着扁担,就是没人去扶犁,对耕田来说,犁最好,可弃之不用,它就永远是一堆废铁,就永远屁钱不值。看看《环境保护法》吧,1979年制定,1989年修订,“保护”了30多年,终于把中国“保护”得空气成霾,是水含毒了。可以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犁,而是犁总是被踢到角落里,爬不过它前面的三道坎啊!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