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白忙活了20年 发表于  2019-02-11 18:22:10 17字 ( 0/133)

你在说什么,你要说什么,没有看懂,

(人的尺度)2012@《星际穿越》@《流浪地球》

(人的尺度:分科@网络)
学术分科@技术分工是人的尺度,而不是其他动物、更不用说植物或地质乃至宇宙的尺度(《2012》)
然而,人的尺度一旦在物种的层面达到网络即时共享的程度,再配以物联网技术,
那么,钱学森所预见的从控制论到系统学的趋势必将实现,《星际穿越》@《流浪地球》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待你我言之、行之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出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伊达尔戈《增长的本质:秩序的进化》 (参考德日进《人在自然界的位置》)

  虽然我们知道,宇宙中有许多比地球质量、能量都更大的星球存在,但没有任何一个星球比地球拥有更多的信息了。

总之,我们星球的特别之处,并非在于拥有极大的质量或能量,而在于拥有极大的物理秩序,或者说,信息量。我们星球跟信息的关系,就像是黑洞跟质量的关系,星星和能量的关系。不同于宇宙其他星球信息量的贫瘠,我们的星球是信息狙击、生成和藏匿的地方。

信息不是一件事物,而是多个物理事物的组合。它是“物理秩序”,就如同你洗同一副牌,决定你每次洗出来的都不一样的那个东西。

含义来源于信息的背景和我们以前积累的知识,含义只是譬如人类这样是知识媒介对消息的一种解读,但是它和承载着信息的物理秩序是不同的,和消息本身也不同。(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从原子到人类,将原子的单一性和生命的多样性联系起来。

在我们的银河系中,正是那些从各个恒星辐射出来的,同时能够传导信息的光波促使了原子的合成聚变,其中包括碳、氧、钙、氮和铁这些对于生命构成所必不可少的原子,因此才有了生命的起源,新一代的恒星则在它的祖先辐射殆尽的遗骸中得到重生。

如果从广义上将信息解释为物理性秩序,那它正是我们的经济社会的生成之物,也是作为我们无论作为一种生物还是生产机器所唯一产生的实物。信息和消息不同:信息存在于我们生产和够早的一切物体中,这不是因为它们是通过人类地方思考而创造出来的,而是因为这些物体本身所体现的物理秩序,所有有序的物都是信息的具象化表现。

 

 

栩先生:《流浪地球》里最细思极恐的情节:我们仰望星空,是为了更好地脚踏实地

 “任何事物都不是凭空产生的,所有的未来都是历史变化的结果。

再科幻的将来都可能变成过去,唯有人性永远不变。

 

在这篇不算太长的小说中,关于地球为什么要逃离太阳系,用什么样的方式逃离铺陈了大半本书,甚至连那上万米高的发动机都进行了非常细致的描述,让人觉得在科幻方面似乎“硬的”不行。

但事实上,小说里的科幻仍然只是一个个有意思的“点子”。

先不说驾驶地球逃离太阳系的是否值得,光是那一亿五千万吨的推力作用到地球身上,估计也就像挠痒痒而已。

地球的地层结构本身更无法承受能将地球推离太阳系的力度。关于这一点,有人曾经做过比喻,在我们看起来厚得什么都能承受的大陆板块不过就像是鸡蛋外面那层薄薄的壳。

而更准确的比喻,应该是漂浮在蛋清上的一层卵膜。

带着地球去流浪,其实是大刘骨子里的“家国情怀”。

这是科幻里最软的部分,却又是最打动人心的浪漫设定。

(相比于木星引力对地球结构的影响(月-地引力“潮汐”)

人体自身的结构乃至地球生态系统受到“星际引力矢量”的影响更为明显

物种演化及文明史的过程再再证明了这一“奇点”)

(历史带给我们教训,但教训并不一定都要从中得来。

如果每件事情都需要经过历史的检验,才能从中吸取教训,那发展的代价也太大了。

历史就是将来的现实,当我们充分尊重现实、分析现实后,就能得出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开展什么样的工作,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任何一个决定的推出,都一定是一个反复论证、反复研究、反复思考和调研的过程。

而不是想当然、拍脑袋。

为什么民间科学家、民间哲学家、民间政治家很可怕,就因为他们很擅长渲染情绪,提出批评,长篇大论口若悬河地提出一大堆设想,但如果真的按照他们的想法去落实,很可能付出的就是历史的代价。

英国的诺贝尔经济学家科斯在《变革中国》中曾总结到:很多人误以为中国的改革是直接自上而下政府一声号令开始的,其实很多变革最先发生在基层……中央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看发展情况,发展好的予以认可,并在其他地区推广。

这样的做法后来被总结为8个字“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这样既保留了创新的科学和可能,又避免了大的决策失误后的巨大代价。

所谓历史唯物主义,就是既要历史,又要唯物,既要从历史的长河来看问题,更要实事求是地分析和解决问题。

前提是假设,关键则是求证。这才是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

正如任正非在2014年讲的,华为也需要仰望星空的思想家,他们要假设未来。

因为“只有有正确的假设,才有正确的思想;只有有正确的思想,才有正确的方向;只有有正确的方向,才有正确的理论;只有有正确的理论,才有正确的战略……”)

 

 

自然已越来越远,人将如何自处  2015     

 无论人如何发展,他仍是生物的一种,如果说他某种程度上征服了自然,他只是改变了自己的原始环境。正如爱因斯坦所说:“如果说到核子武器的危害,那么它早已存在在宇宙射线之中。”人改变了自然均衡以适应自身,但自然仍然以它固有的方式存在,毋宁说人类通过分工协作使得自己的社会属性克服了自然属性,使得自己更适应自然环境的整体变化。        所谓理性的含义并不在人的自然属性,而是说人类通过历史的技术积累和社会协作,使得他作为整体,拥有了调节自身和自然之间的偶然与必然的能力。如何在永恒变幻的自然之中保存自身,以使人类生存并发展,其根本在于认识到人类的整体性,以及自然的先在性。时间空间于自然是永恒绵延的,物种的生灭也是寻常之事。        

    但是人类如果造成结构性的毁灭或者代际的断层,将使得物种本身成为问题。所谓四大文明古国的大多数,以及更孤立的玛雅文明、太平洋岛国等等,是先在的例子。但那仍是自然经济时代的产物,工业文明则使得全球一体化空前加深,正如斯蒂格利茨所说:“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人类在做着生存还是毁灭的实验。”

 

    我们越接近自然本身,我们就越缺乏自然调节的资源。因为我们越是穷尽了自然物种的潜在可能性,甚至地质年代的生物能源,我们就愈无法行使任性的本能,因为周围已没有可以替代的同等级物种。这于自然时空的进退是可有可无的,已知宇宙里人类所占的时空是桑海之一粟,但于人类本身,乃至周遭物种生态的演化,人类却有莫大的责任。         我们不但是已知宇宙的产物,也是他的继承者,我们的历史、技术成就、生态改造都来自于我们的认识与实践能力,以及彼此与环境的互动。某种意识上我们是自身命运的主宰,但不是鲁滨逊式的,而是作为一种类存在。正如费孝通,乔姆斯基等哲人所指出的,人是可以自杀的动物,人同样也掌握着自身命运的钥匙。

 

 

阿伦特《过去与未来之间》:太空及人

    现代科学的进步已经十分强有力地证明了,这个被观察到的宇宙,从无限小到无限大,不仅逃脱了粗陋的人类感觉的把捉,而且逃脱了为了使感觉更加精细而制造出来的庞大精密器具的把握。现代物理研究涉及的数据看起来就像是“从真实世界发出的神秘线索”。
       
然而,科学家和外行之间的这一分界线与实情相距甚远。事实上,不仅科学家的大半生是在一个和他的同胞们共享的感觉世界、常识世界、日常语言世界中度过的,而且他在进入他自己科学活动的特殊领域中的每一点上,都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外行人提出的幼稚问题和他们的焦虑,尽管他们的方式大相径庭。
       
令人伤感的事实真相是,感觉及现象世界和物理世界观之间断裂的纽带,还要考“水管工”而不是靠纯科学家来重建。是技术人员,在今天在所有“研究人员”中占绝大多数的技术人员,把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带回到了地球上。只有当人自己能够涉足到迄今为止只有人类的想象及抽象能力才能企及的地方,或者人类的设计及其制造能力够得着的地方时,人类才实现了对空间的征服。
      
海森堡:“在我们选择了哪一种测量方式的时候,我们就决定了自然的那一面要被测出来,那一面要被遮蔽”。他认为,“原子物理学最重要的新成果就是承认有可能将完全不同类型的自然规律无矛盾地用在同一个物理事件上。  反对“征服空间”的辩论要想有效果、有说服力,除非它们能够证明整个征服空间的事业将导致自我毁灭。
      
被发射到外太空的宇航员,深陷嵌满仪器的太空舱中,因为他和他周围环境的任何真正物理接触都会立刻 导致他丧生。这个宇航员也许可以作为海森堡式的人象征性化身,他越是热切地想从他和他周围非人世界的交往中消除一切人类中心主义的考虑,他越可能陷入他自己和人造物当中。
     
“人类有意识地扩大他的物质力量的结果,毋宁说它是一个大型的生物过程。” 我们释放核能的过程(这通常只在太阳里发生),我们企图在一个试管里发动宇宙演化的过程,想要建造在地球自然的家园里根本不存在的能量生产和控制机器。虽然还没有实际地占领阿基米德曾经想要站上去的点,但是我们已经找到一种方式,能对地球如此行动。
       
今天科学表现出的状况,颇为奇特地像是对弗兰茨@卡夫卡的一个评论作了精心的证明。卡夫卡说,人“发现了阿基米德原点,但是他用这个原点来反对他自己;而且似乎只有在他用这个原点来反对他自己的条件下,他才被允许发现它”。

 

兽道,人道,自然之道 (2015

物理世界遵循物自体的惯性,植物则开始自我繁殖形成生态循环,兽类进一步形成进化史,于是时空的物理边界开始被跨越。终于人类作为生物世界的自由意志出现在时空之间,历史是这样一种东西,开始作为一个个体观照自身,进而一个部落,一个地域,一个物种,以至于生物界,及至物理的时空边疆.... 人道就是格物致知,诚心正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勿施于兽,勿施于物,推己及人及兽及物,民胞物与,万物与我为一 ……

人类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有一种“万物之尺度”的自觉,然而人类仍只是万物之一种,即便是生物之首脑,是自然之中枢神经系统。“问题在于改造世界”,兽的方式,人的方式,还是自然的方式。 就生物金字塔来说,兽道已绝,而人道未立。作为百兽之王的人类,在驯化生态圈中的生物的过程中如何驯化自身成了关键的问题,问题不是核武器或者某一物种的灭绝,而是人能否把已知的生物世界应用于包裹着她的物理世界,或者为自身所噬。  

因为人不可能通过核武器或病毒消灭别的什么,物理、生物世界都先人而存在,所有的恒星都是核蛋,所有的生物都比人更适应人类之前的世界。问题只在于人类能否把生物世界、物理世界乃至人类世界改造得更适合于自身,而自身也更适合于世界。从而使得偶然出现于宇宙中的生物之自觉能栖身于核弹与太阳乃至其他恒星之间的合理距离,栖身于生物与人类之间的情理之中.....  《贺新郎@读史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无时无地宇宙中的天体在相互作用中引发核爆炸(质能转换),在这之间的某个天体因为恰当的位置,磁场的有序涨落使生命的产生成为可能,生命的协同产生自觉的智慧,从模仿生命到模仿宇宙,最原始最强大的力量也为其技术性的调控,核武器遏制了无休止的残杀(气候决定战争的反转@而气候是宇宙磁场的节律),核电能成为可持续的能源,智慧之网通过可控的电波连为织体,包括生命本身的密电码@生命世界与物理世界的链接:“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心)拱之”,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诺思《理解经济变迁过程》:

“模式认知而不是抽象的逻辑推理是人类神经网络运转的最基础的方式。“人们根据综合后的模式,而不是根据逻辑进行思考,因此,它通常可以超出句法或机械关系所能达到的范围”(Edelman@Tonini

社会环境是规定人类相互作用框架……的人为构建。其规律被细分为各个不同的学科……但我们需从中分辨出的人类意识的构建并非与这些人为的分类一致……我们的分析框架必须整合从这些人为的单个规律中得到的洞见,而且必须理解驱动人类做出构建的潜在力量。”

钱学森:“我用的方法是系统科学方法,将中国的古代传统(整体论)和西方还原论方法结合起来,就是系统科学方法。

    他非常强调系统思维不仅要把握系统客体的整体效应,而且还要研究系统客体微观机制,深入分析系统内部诸要素的相互作用、序列、层次、秩序和整体组合方式,分析各要素对整体效果的影响,这就是系统工程方法论的实质。它是先从整体性出发定性分析系统的结构和功能,然后借助于数量化的形式化的分析,从而达到对系统的定量化,最后在系统优化选择中进一步对系统进行定性分析,这样就为人们的科学认识提供了新的方法,从而丰富和发展了辩证法的内容。

 

                                                              

全球化:生命在于运动 2012

 狄德罗在想象中的与达兰贝尔的对话中,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表明了机械论解释的不当之处:

“你看见这个蛋吗?我们就是拿这个蛋来推翻一切神学学派和地球上的一切神庙。这个蛋是什么呢?在胚芽进来以前,是一块没有感觉的东西;……这块东西是怎样过渡到另一种组织,过渡到感受性,过渡到生命的呢?依靠温度。什么东西会产生温度呢?运动。运动的一连串的结果将是什么呢?请你不要回答我,你坐下,我们用眼睛一步一步紧跟着看。起初是一个震荡的点子,然后长出一根有颜色的细丝;然后形成了肉;然后出现了喙,翅膀尖儿,两只眼睛,两只脚爪;有一团黄黄的物质环绕着,产生出内脏;这就是一个动物。……牢狱碎了;它出来了,它走,它飞,它发怒,它逃走,它走近来,它哀鸣,它痛苦,它爱,它意欲,它享受;它有你的一切感情;你的一切动作它都做。你是不是和笛卡儿一样,主张这是一架纯粹的模仿机器?可是小孩们会讥笑你,哲学家们会答覆你说,如果这是一架机器,你就是另一架机器。如果你承认动物与你之间只有机体组织上的差异,那你就表明了自己是有意识和理性的,那你就是正直的;可是人家会从这里面得出一条结论来反对你,说用一种按一定方式构成的呆板的物质,浸染上另一种呆板的物质,加上温度和运动,就得出感受性,生命,记忆,意识,欲望,思想……你想一想,就会怜悯你自己了;你就会感觉到,要想不接受一个可以说明一切的简单假定,不接受感受性这一物质的一般特性或机体组织的产物,你就是抛弃常识,就是投入神秘、矛盾和荒谬的深渊。”

 

存在运动

  电子运动  分子运动  星体运动

    电子围绕原子核运动与行星围绕恒星运动具有同构性,在时空上是线性的。然而其中还是存在着演化的迹象,即是原子所存在的衰变期,进而高分子化合物就更是一个存在于电子轨道和行星轨道之间的中介组织,就像星云一样,为生命的创生提供了可能。

演化运动

  菌类运动  植物运动  动物运动

    高分子化合物的闭路循环就是最早的生命体——细胞,菌类就是初量级的细胞组织。从植物开始在行星与恒星的中间地带,因为光合作用形成了开路循环,通常称之为流。而这一流通体系的形成又为动物的运动提供了阶梯,开始游走于物理时空之间,自运动起来。

生命运动

  繁殖运动  迁徙运动  体育运动

    菌类和植物的繁殖运动是尚未能脱离物理运动的范围,气流、洋流等等是其传播的主要媒介。迁徙运动虽然仍然没有脱离植物随星体轨迹的季节更替,但已能超越地理的限制。到得体育运动,则已是人类的自觉了,不再是仅为饥饿的驱使,而有为运动而运动。{人类的繁殖运动虽然仍从菌类开始(包括整个生命演化序列),但已经有了选择的自由}

经济运动

  生活运动  生产运动  金融运动

    生活运动是一个以家族-家庭为基本单位的自组织结构,其时空活动范围仍相当于动植物的基本维度。但是生产活动则开始超出人类之外的所有已知生命轨迹,由流域以致全球化。如果说自然经济时代的生产贸易仍没有游离于生物圈(从洋流、季风到动植物工具),那么对生化能源的运用开始超出了自然世界的范围,并且因为在时空上的超越式发展(200年消耗亿万年的能源积累),已到得人类不得不自创自然的程度(转基因、新能源等等)。然而当前金融运动的无政府状态,也超出了人类社会的界限,成为战争那样的类狩猎经济。

政治运动

  自体运动  阶层运动  社会运动

家庭是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细胞,中国在长期自然经济时代所形成的家族秩序,是现在广泛存在的法外调解的社会基础。西方社会因为地理历史的碎片化,社会法的体系较为完备,但因为人类智慧仍存在交往的阈限(150人法则),法律的社会成本较高。这也是间接选举与直接选举的利弊问题,所以科举制度、递进民主制(差序格局)是一个更合理有限的阶层协调机制。但是社会运动仍然是自体运动和阶层运动的某种高分子化合物,正如民主是民意的过滤所暗示的,群己权界仍是链式反应的中介环节。公权力是一个主体间组织,以生物性为基础的主体权利是其底线,这也是社保体系的必要性。

工业文明的基础设施对自然经济的超越,足以使人类免于应自然波动而导致的动物性匮乏。但当前的全球化危机不是总的生产不能满足总的生存需求的问题,而是少部分人的发展需求的过度以牺牲大多数人的生存需求为代价。这就不得不涉及地理历史的自然分布的物理形态,这以所谓的北纬30°为代表,东西问题、南北问题等等。但是既然世界已是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不但细菌的传布(流行病)、而且人口的流动都不能不具有全球化的共振。从911到阿拉伯之春再到占领华尔街的瞬间流散,无不表明以德-日、苏-中为代表的东方民族革命,以亚非拉运动为代表的南方民族革命,已发展为一个整体性的东西-南北全球化。

文化运动

  教育运动  传播运动  创造运动

教育运动是主体性的培养和社会性的实验,同时也是一个传播运动,但她仍是历时性和区域性的线性传播。当前的Internet模式我们可以称之为全球化的线性传播,这个传播的界限正不断为“维基解密”等黑客组织和民间网站所打破而趋于融合。

但是信息的公开本身并没有为世界创造新的东西,所谓“太阳底下无新事”。从传播到创生的转圜有赖于个体与阶层、部门信息在时空经纬间的全息共享和实时互动,实际上现在的很多发明都仅仅是发现。而之所以存在发现的时空阻隔或放大(衍射),正在于信息的“封建割据”,而发现的坎陷则一方面使得以他人为地狱、另一方面则更使得真正的发明无从产生。

   创造运动的根本在于做为生物界神经细胞的人类作为一个联合的整体,为自然界协调创化。如果生命的根本不在于关系的整体之中,我们很难设想以碳水为主的人类肌体如何成为生态圈的自觉,人类的基本构成仍是从物理世界(基本元素)到生物世界(孕育过程)的演化序列。

“生生之为易”,从电子到行星,从细菌到精子,从大脑到地球,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按照斯达尔的说法,普适的法则只有在判定生物要死亡、要腐烂的意义上才适用于生物;组成生物的物质是如此脆弱,如此易于分解,以至于假若它单单遵守物质的普通规律的话,它就无法逃脱在一瞬间腐烂和解体的命运。如果某个活的生物想不顾物理学的一般规律而幸存下来,哪怕它的寿命比起一块石头或另一个无生命物体来是多么短暂,它就必须在其自身之内具有一种“守恒原理”,以保持其身体的组织与结构的和谐的平衡状态。一个有生命的物体,和构成该物体的物质的极端易腐性相比,具有惊人的长寿命,这一点正好表现出某个“自然的、永恒的、内在的原理”在起作用,表现出某种特殊的原因在起作用,这种原因与那些非生命物质的规律完全不同,它与那些规律认为不可避免的不断腐败的过程经常地在抗争着。”                          

——《从存在到演化》(从混沌到有序)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9-02-11 20:00:09 24字 ( 0/130)

人类伟大,中国人更伟大。太阳、银河开道。我来了!

(人的尺度)2012@《星际穿越》@《流浪地球》

(人的尺度:分科@网络)
学术分科@技术分工是人的尺度,而不是其他动物、更不用说植物或地质乃至宇宙的尺度(《2012》)
然而,人的尺度一旦在物种的层面达到网络即时共享的程度,再配以物联网技术,
那么,钱学森所预见的从控制论到系统学的趋势必将实现,《星际穿越》@《流浪地球》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待你我言之、行之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出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伊达尔戈《增长的本质:秩序的进化》 (参考德日进《人在自然界的位置》)

  虽然我们知道,宇宙中有许多比地球质量、能量都更大的星球存在,但没有任何一个星球比地球拥有更多的信息了。

总之,我们星球的特别之处,并非在于拥有极大的质量或能量,而在于拥有极大的物理秩序,或者说,信息量。我们星球跟信息的关系,就像是黑洞跟质量的关系,星星和能量的关系。不同于宇宙其他星球信息量的贫瘠,我们的星球是信息狙击、生成和藏匿的地方。

信息不是一件事物,而是多个物理事物的组合。它是“物理秩序”,就如同你洗同一副牌,决定你每次洗出来的都不一样的那个东西。

含义来源于信息的背景和我们以前积累的知识,含义只是譬如人类这样是知识媒介对消息的一种解读,但是它和承载着信息的物理秩序是不同的,和消息本身也不同。(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从原子到人类,将原子的单一性和生命的多样性联系起来。

在我们的银河系中,正是那些从各个恒星辐射出来的,同时能够传导信息的光波促使了原子的合成聚变,其中包括碳、氧、钙、氮和铁这些对于生命构成所必不可少的原子,因此才有了生命的起源,新一代的恒星则在它的祖先辐射殆尽的遗骸中得到重生。

如果从广义上将信息解释为物理性秩序,那它正是我们的经济社会的生成之物,也是作为我们无论作为一种生物还是生产机器所唯一产生的实物。信息和消息不同:信息存在于我们生产和够早的一切物体中,这不是因为它们是通过人类地方思考而创造出来的,而是因为这些物体本身所体现的物理秩序,所有有序的物都是信息的具象化表现。

 

 

栩先生:《流浪地球》里最细思极恐的情节:我们仰望星空,是为了更好地脚踏实地

 “任何事物都不是凭空产生的,所有的未来都是历史变化的结果。

再科幻的将来都可能变成过去,唯有人性永远不变。

 

在这篇不算太长的小说中,关于地球为什么要逃离太阳系,用什么样的方式逃离铺陈了大半本书,甚至连那上万米高的发动机都进行了非常细致的描述,让人觉得在科幻方面似乎“硬的”不行。

但事实上,小说里的科幻仍然只是一个个有意思的“点子”。

先不说驾驶地球逃离太阳系的是否值得,光是那一亿五千万吨的推力作用到地球身上,估计也就像挠痒痒而已。

地球的地层结构本身更无法承受能将地球推离太阳系的力度。关于这一点,有人曾经做过比喻,在我们看起来厚得什么都能承受的大陆板块不过就像是鸡蛋外面那层薄薄的壳。

而更准确的比喻,应该是漂浮在蛋清上的一层卵膜。

带着地球去流浪,其实是大刘骨子里的“家国情怀”。

这是科幻里最软的部分,却又是最打动人心的浪漫设定。

(相比于木星引力对地球结构的影响(月-地引力“潮汐”)

人体自身的结构乃至地球生态系统受到“星际引力矢量”的影响更为明显

物种演化及文明史的过程再再证明了这一“奇点”)

(历史带给我们教训,但教训并不一定都要从中得来。

如果每件事情都需要经过历史的检验,才能从中吸取教训,那发展的代价也太大了。

历史就是将来的现实,当我们充分尊重现实、分析现实后,就能得出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开展什么样的工作,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任何一个决定的推出,都一定是一个反复论证、反复研究、反复思考和调研的过程。

而不是想当然、拍脑袋。

为什么民间科学家、民间哲学家、民间政治家很可怕,就因为他们很擅长渲染情绪,提出批评,长篇大论口若悬河地提出一大堆设想,但如果真的按照他们的想法去落实,很可能付出的就是历史的代价。

英国的诺贝尔经济学家科斯在《变革中国》中曾总结到:很多人误以为中国的改革是直接自上而下政府一声号令开始的,其实很多变革最先发生在基层……中央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看发展情况,发展好的予以认可,并在其他地区推广。

这样的做法后来被总结为8个字“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这样既保留了创新的科学和可能,又避免了大的决策失误后的巨大代价。

所谓历史唯物主义,就是既要历史,又要唯物,既要从历史的长河来看问题,更要实事求是地分析和解决问题。

前提是假设,关键则是求证。这才是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

正如任正非在2014年讲的,华为也需要仰望星空的思想家,他们要假设未来。

因为“只有有正确的假设,才有正确的思想;只有有正确的思想,才有正确的方向;只有有正确的方向,才有正确的理论;只有有正确的理论,才有正确的战略……”)

 

 

自然已越来越远,人将如何自处  2015     

 无论人如何发展,他仍是生物的一种,如果说他某种程度上征服了自然,他只是改变了自己的原始环境。正如爱因斯坦所说:“如果说到核子武器的危害,那么它早已存在在宇宙射线之中。”人改变了自然均衡以适应自身,但自然仍然以它固有的方式存在,毋宁说人类通过分工协作使得自己的社会属性克服了自然属性,使得自己更适应自然环境的整体变化。        所谓理性的含义并不在人的自然属性,而是说人类通过历史的技术积累和社会协作,使得他作为整体,拥有了调节自身和自然之间的偶然与必然的能力。如何在永恒变幻的自然之中保存自身,以使人类生存并发展,其根本在于认识到人类的整体性,以及自然的先在性。时间空间于自然是永恒绵延的,物种的生灭也是寻常之事。        

    但是人类如果造成结构性的毁灭或者代际的断层,将使得物种本身成为问题。所谓四大文明古国的大多数,以及更孤立的玛雅文明、太平洋岛国等等,是先在的例子。但那仍是自然经济时代的产物,工业文明则使得全球一体化空前加深,正如斯蒂格利茨所说:“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人类在做着生存还是毁灭的实验。”

 

    我们越接近自然本身,我们就越缺乏自然调节的资源。因为我们越是穷尽了自然物种的潜在可能性,甚至地质年代的生物能源,我们就愈无法行使任性的本能,因为周围已没有可以替代的同等级物种。这于自然时空的进退是可有可无的,已知宇宙里人类所占的时空是桑海之一粟,但于人类本身,乃至周遭物种生态的演化,人类却有莫大的责任。         我们不但是已知宇宙的产物,也是他的继承者,我们的历史、技术成就、生态改造都来自于我们的认识与实践能力,以及彼此与环境的互动。某种意识上我们是自身命运的主宰,但不是鲁滨逊式的,而是作为一种类存在。正如费孝通,乔姆斯基等哲人所指出的,人是可以自杀的动物,人同样也掌握着自身命运的钥匙。

 

 

阿伦特《过去与未来之间》:太空及人

    现代科学的进步已经十分强有力地证明了,这个被观察到的宇宙,从无限小到无限大,不仅逃脱了粗陋的人类感觉的把捉,而且逃脱了为了使感觉更加精细而制造出来的庞大精密器具的把握。现代物理研究涉及的数据看起来就像是“从真实世界发出的神秘线索”。
       
然而,科学家和外行之间的这一分界线与实情相距甚远。事实上,不仅科学家的大半生是在一个和他的同胞们共享的感觉世界、常识世界、日常语言世界中度过的,而且他在进入他自己科学活动的特殊领域中的每一点上,都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外行人提出的幼稚问题和他们的焦虑,尽管他们的方式大相径庭。
       
令人伤感的事实真相是,感觉及现象世界和物理世界观之间断裂的纽带,还要考“水管工”而不是靠纯科学家来重建。是技术人员,在今天在所有“研究人员”中占绝大多数的技术人员,把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带回到了地球上。只有当人自己能够涉足到迄今为止只有人类的想象及抽象能力才能企及的地方,或者人类的设计及其制造能力够得着的地方时,人类才实现了对空间的征服。
      
海森堡:“在我们选择了哪一种测量方式的时候,我们就决定了自然的那一面要被测出来,那一面要被遮蔽”。他认为,“原子物理学最重要的新成果就是承认有可能将完全不同类型的自然规律无矛盾地用在同一个物理事件上。  反对“征服空间”的辩论要想有效果、有说服力,除非它们能够证明整个征服空间的事业将导致自我毁灭。
      
被发射到外太空的宇航员,深陷嵌满仪器的太空舱中,因为他和他周围环境的任何真正物理接触都会立刻 导致他丧生。这个宇航员也许可以作为海森堡式的人象征性化身,他越是热切地想从他和他周围非人世界的交往中消除一切人类中心主义的考虑,他越可能陷入他自己和人造物当中。
     
“人类有意识地扩大他的物质力量的结果,毋宁说它是一个大型的生物过程。” 我们释放核能的过程(这通常只在太阳里发生),我们企图在一个试管里发动宇宙演化的过程,想要建造在地球自然的家园里根本不存在的能量生产和控制机器。虽然还没有实际地占领阿基米德曾经想要站上去的点,但是我们已经找到一种方式,能对地球如此行动。
       
今天科学表现出的状况,颇为奇特地像是对弗兰茨@卡夫卡的一个评论作了精心的证明。卡夫卡说,人“发现了阿基米德原点,但是他用这个原点来反对他自己;而且似乎只有在他用这个原点来反对他自己的条件下,他才被允许发现它”。

 

兽道,人道,自然之道 (2015

物理世界遵循物自体的惯性,植物则开始自我繁殖形成生态循环,兽类进一步形成进化史,于是时空的物理边界开始被跨越。终于人类作为生物世界的自由意志出现在时空之间,历史是这样一种东西,开始作为一个个体观照自身,进而一个部落,一个地域,一个物种,以至于生物界,及至物理的时空边疆.... 人道就是格物致知,诚心正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勿施于兽,勿施于物,推己及人及兽及物,民胞物与,万物与我为一 ……

人类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有一种“万物之尺度”的自觉,然而人类仍只是万物之一种,即便是生物之首脑,是自然之中枢神经系统。“问题在于改造世界”,兽的方式,人的方式,还是自然的方式。 就生物金字塔来说,兽道已绝,而人道未立。作为百兽之王的人类,在驯化生态圈中的生物的过程中如何驯化自身成了关键的问题,问题不是核武器或者某一物种的灭绝,而是人能否把已知的生物世界应用于包裹着她的物理世界,或者为自身所噬。  

因为人不可能通过核武器或病毒消灭别的什么,物理、生物世界都先人而存在,所有的恒星都是核蛋,所有的生物都比人更适应人类之前的世界。问题只在于人类能否把生物世界、物理世界乃至人类世界改造得更适合于自身,而自身也更适合于世界。从而使得偶然出现于宇宙中的生物之自觉能栖身于核弹与太阳乃至其他恒星之间的合理距离,栖身于生物与人类之间的情理之中.....  《贺新郎@读史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无时无地宇宙中的天体在相互作用中引发核爆炸(质能转换),在这之间的某个天体因为恰当的位置,磁场的有序涨落使生命的产生成为可能,生命的协同产生自觉的智慧,从模仿生命到模仿宇宙,最原始最强大的力量也为其技术性的调控,核武器遏制了无休止的残杀(气候决定战争的反转@而气候是宇宙磁场的节律),核电能成为可持续的能源,智慧之网通过可控的电波连为织体,包括生命本身的密电码@生命世界与物理世界的链接:“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心)拱之”,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诺思《理解经济变迁过程》:

“模式认知而不是抽象的逻辑推理是人类神经网络运转的最基础的方式。“人们根据综合后的模式,而不是根据逻辑进行思考,因此,它通常可以超出句法或机械关系所能达到的范围”(Edelman@Tonini

社会环境是规定人类相互作用框架……的人为构建。其规律被细分为各个不同的学科……但我们需从中分辨出的人类意识的构建并非与这些人为的分类一致……我们的分析框架必须整合从这些人为的单个规律中得到的洞见,而且必须理解驱动人类做出构建的潜在力量。”

钱学森:“我用的方法是系统科学方法,将中国的古代传统(整体论)和西方还原论方法结合起来,就是系统科学方法。

    他非常强调系统思维不仅要把握系统客体的整体效应,而且还要研究系统客体微观机制,深入分析系统内部诸要素的相互作用、序列、层次、秩序和整体组合方式,分析各要素对整体效果的影响,这就是系统工程方法论的实质。它是先从整体性出发定性分析系统的结构和功能,然后借助于数量化的形式化的分析,从而达到对系统的定量化,最后在系统优化选择中进一步对系统进行定性分析,这样就为人们的科学认识提供了新的方法,从而丰富和发展了辩证法的内容。

 

                                                              

全球化:生命在于运动 2012

 狄德罗在想象中的与达兰贝尔的对话中,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表明了机械论解释的不当之处:

“你看见这个蛋吗?我们就是拿这个蛋来推翻一切神学学派和地球上的一切神庙。这个蛋是什么呢?在胚芽进来以前,是一块没有感觉的东西;……这块东西是怎样过渡到另一种组织,过渡到感受性,过渡到生命的呢?依靠温度。什么东西会产生温度呢?运动。运动的一连串的结果将是什么呢?请你不要回答我,你坐下,我们用眼睛一步一步紧跟着看。起初是一个震荡的点子,然后长出一根有颜色的细丝;然后形成了肉;然后出现了喙,翅膀尖儿,两只眼睛,两只脚爪;有一团黄黄的物质环绕着,产生出内脏;这就是一个动物。……牢狱碎了;它出来了,它走,它飞,它发怒,它逃走,它走近来,它哀鸣,它痛苦,它爱,它意欲,它享受;它有你的一切感情;你的一切动作它都做。你是不是和笛卡儿一样,主张这是一架纯粹的模仿机器?可是小孩们会讥笑你,哲学家们会答覆你说,如果这是一架机器,你就是另一架机器。如果你承认动物与你之间只有机体组织上的差异,那你就表明了自己是有意识和理性的,那你就是正直的;可是人家会从这里面得出一条结论来反对你,说用一种按一定方式构成的呆板的物质,浸染上另一种呆板的物质,加上温度和运动,就得出感受性,生命,记忆,意识,欲望,思想……你想一想,就会怜悯你自己了;你就会感觉到,要想不接受一个可以说明一切的简单假定,不接受感受性这一物质的一般特性或机体组织的产物,你就是抛弃常识,就是投入神秘、矛盾和荒谬的深渊。”

 

存在运动

  电子运动  分子运动  星体运动

    电子围绕原子核运动与行星围绕恒星运动具有同构性,在时空上是线性的。然而其中还是存在着演化的迹象,即是原子所存在的衰变期,进而高分子化合物就更是一个存在于电子轨道和行星轨道之间的中介组织,就像星云一样,为生命的创生提供了可能。

演化运动

  菌类运动  植物运动  动物运动

    高分子化合物的闭路循环就是最早的生命体——细胞,菌类就是初量级的细胞组织。从植物开始在行星与恒星的中间地带,因为光合作用形成了开路循环,通常称之为流。而这一流通体系的形成又为动物的运动提供了阶梯,开始游走于物理时空之间,自运动起来。

生命运动

  繁殖运动  迁徙运动  体育运动

    菌类和植物的繁殖运动是尚未能脱离物理运动的范围,气流、洋流等等是其传播的主要媒介。迁徙运动虽然仍然没有脱离植物随星体轨迹的季节更替,但已能超越地理的限制。到得体育运动,则已是人类的自觉了,不再是仅为饥饿的驱使,而有为运动而运动。{人类的繁殖运动虽然仍从菌类开始(包括整个生命演化序列),但已经有了选择的自由}

经济运动

  生活运动  生产运动  金融运动

    生活运动是一个以家族-家庭为基本单位的自组织结构,其时空活动范围仍相当于动植物的基本维度。但是生产活动则开始超出人类之外的所有已知生命轨迹,由流域以致全球化。如果说自然经济时代的生产贸易仍没有游离于生物圈(从洋流、季风到动植物工具),那么对生化能源的运用开始超出了自然世界的范围,并且因为在时空上的超越式发展(200年消耗亿万年的能源积累),已到得人类不得不自创自然的程度(转基因、新能源等等)。然而当前金融运动的无政府状态,也超出了人类社会的界限,成为战争那样的类狩猎经济。

政治运动

  自体运动  阶层运动  社会运动

家庭是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细胞,中国在长期自然经济时代所形成的家族秩序,是现在广泛存在的法外调解的社会基础。西方社会因为地理历史的碎片化,社会法的体系较为完备,但因为人类智慧仍存在交往的阈限(150人法则),法律的社会成本较高。这也是间接选举与直接选举的利弊问题,所以科举制度、递进民主制(差序格局)是一个更合理有限的阶层协调机制。但是社会运动仍然是自体运动和阶层运动的某种高分子化合物,正如民主是民意的过滤所暗示的,群己权界仍是链式反应的中介环节。公权力是一个主体间组织,以生物性为基础的主体权利是其底线,这也是社保体系的必要性。

工业文明的基础设施对自然经济的超越,足以使人类免于应自然波动而导致的动物性匮乏。但当前的全球化危机不是总的生产不能满足总的生存需求的问题,而是少部分人的发展需求的过度以牺牲大多数人的生存需求为代价。这就不得不涉及地理历史的自然分布的物理形态,这以所谓的北纬30°为代表,东西问题、南北问题等等。但是既然世界已是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不但细菌的传布(流行病)、而且人口的流动都不能不具有全球化的共振。从911到阿拉伯之春再到占领华尔街的瞬间流散,无不表明以德-日、苏-中为代表的东方民族革命,以亚非拉运动为代表的南方民族革命,已发展为一个整体性的东西-南北全球化。

文化运动

  教育运动  传播运动  创造运动

教育运动是主体性的培养和社会性的实验,同时也是一个传播运动,但她仍是历时性和区域性的线性传播。当前的Internet模式我们可以称之为全球化的线性传播,这个传播的界限正不断为“维基解密”等黑客组织和民间网站所打破而趋于融合。

但是信息的公开本身并没有为世界创造新的东西,所谓“太阳底下无新事”。从传播到创生的转圜有赖于个体与阶层、部门信息在时空经纬间的全息共享和实时互动,实际上现在的很多发明都仅仅是发现。而之所以存在发现的时空阻隔或放大(衍射),正在于信息的“封建割据”,而发现的坎陷则一方面使得以他人为地狱、另一方面则更使得真正的发明无从产生。

   创造运动的根本在于做为生物界神经细胞的人类作为一个联合的整体,为自然界协调创化。如果生命的根本不在于关系的整体之中,我们很难设想以碳水为主的人类肌体如何成为生态圈的自觉,人类的基本构成仍是从物理世界(基本元素)到生物世界(孕育过程)的演化序列。

“生生之为易”,从电子到行星,从细菌到精子,从大脑到地球,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按照斯达尔的说法,普适的法则只有在判定生物要死亡、要腐烂的意义上才适用于生物;组成生物的物质是如此脆弱,如此易于分解,以至于假若它单单遵守物质的普通规律的话,它就无法逃脱在一瞬间腐烂和解体的命运。如果某个活的生物想不顾物理学的一般规律而幸存下来,哪怕它的寿命比起一块石头或另一个无生命物体来是多么短暂,它就必须在其自身之内具有一种“守恒原理”,以保持其身体的组织与结构的和谐的平衡状态。一个有生命的物体,和构成该物体的物质的极端易腐性相比,具有惊人的长寿命,这一点正好表现出某个“自然的、永恒的、内在的原理”在起作用,表现出某种特殊的原因在起作用,这种原因与那些非生命物质的规律完全不同,它与那些规律认为不可避免的不断腐败的过程经常地在抗争着。”                          

——《从存在到演化》(从混沌到有序)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9-02-11 20:52:43 74字 ( 0/158)

当年火星上的人比地球人能耐多了,可是后来都跑到地球上了。现在的地球人还是准备往金星上跑。因为金星正在孕育生命。玉皇大帝正在命令太白金星欢迎地球人呢。

(人的尺度)2012@《星际穿越》@《流浪地球》

(人的尺度:分科@网络)
学术分科@技术分工是人的尺度,而不是其他动物、更不用说植物或地质乃至宇宙的尺度(《2012》)
然而,人的尺度一旦在物种的层面达到网络即时共享的程度,再配以物联网技术,
那么,钱学森所预见的从控制论到系统学的趋势必将实现,《星际穿越》@《流浪地球》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待你我言之、行之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出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伊达尔戈《增长的本质:秩序的进化》 (参考德日进《人在自然界的位置》)

  虽然我们知道,宇宙中有许多比地球质量、能量都更大的星球存在,但没有任何一个星球比地球拥有更多的信息了。

总之,我们星球的特别之处,并非在于拥有极大的质量或能量,而在于拥有极大的物理秩序,或者说,信息量。我们星球跟信息的关系,就像是黑洞跟质量的关系,星星和能量的关系。不同于宇宙其他星球信息量的贫瘠,我们的星球是信息狙击、生成和藏匿的地方。

信息不是一件事物,而是多个物理事物的组合。它是“物理秩序”,就如同你洗同一副牌,决定你每次洗出来的都不一样的那个东西。

含义来源于信息的背景和我们以前积累的知识,含义只是譬如人类这样是知识媒介对消息的一种解读,但是它和承载着信息的物理秩序是不同的,和消息本身也不同。(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从原子到人类,将原子的单一性和生命的多样性联系起来。

在我们的银河系中,正是那些从各个恒星辐射出来的,同时能够传导信息的光波促使了原子的合成聚变,其中包括碳、氧、钙、氮和铁这些对于生命构成所必不可少的原子,因此才有了生命的起源,新一代的恒星则在它的祖先辐射殆尽的遗骸中得到重生。

如果从广义上将信息解释为物理性秩序,那它正是我们的经济社会的生成之物,也是作为我们无论作为一种生物还是生产机器所唯一产生的实物。信息和消息不同:信息存在于我们生产和够早的一切物体中,这不是因为它们是通过人类地方思考而创造出来的,而是因为这些物体本身所体现的物理秩序,所有有序的物都是信息的具象化表现。

 

 

栩先生:《流浪地球》里最细思极恐的情节:我们仰望星空,是为了更好地脚踏实地

 “任何事物都不是凭空产生的,所有的未来都是历史变化的结果。

再科幻的将来都可能变成过去,唯有人性永远不变。

 

在这篇不算太长的小说中,关于地球为什么要逃离太阳系,用什么样的方式逃离铺陈了大半本书,甚至连那上万米高的发动机都进行了非常细致的描述,让人觉得在科幻方面似乎“硬的”不行。

但事实上,小说里的科幻仍然只是一个个有意思的“点子”。

先不说驾驶地球逃离太阳系的是否值得,光是那一亿五千万吨的推力作用到地球身上,估计也就像挠痒痒而已。

地球的地层结构本身更无法承受能将地球推离太阳系的力度。关于这一点,有人曾经做过比喻,在我们看起来厚得什么都能承受的大陆板块不过就像是鸡蛋外面那层薄薄的壳。

而更准确的比喻,应该是漂浮在蛋清上的一层卵膜。

带着地球去流浪,其实是大刘骨子里的“家国情怀”。

这是科幻里最软的部分,却又是最打动人心的浪漫设定。

(相比于木星引力对地球结构的影响(月-地引力“潮汐”)

人体自身的结构乃至地球生态系统受到“星际引力矢量”的影响更为明显

物种演化及文明史的过程再再证明了这一“奇点”)

(历史带给我们教训,但教训并不一定都要从中得来。

如果每件事情都需要经过历史的检验,才能从中吸取教训,那发展的代价也太大了。

历史就是将来的现实,当我们充分尊重现实、分析现实后,就能得出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开展什么样的工作,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任何一个决定的推出,都一定是一个反复论证、反复研究、反复思考和调研的过程。

而不是想当然、拍脑袋。

为什么民间科学家、民间哲学家、民间政治家很可怕,就因为他们很擅长渲染情绪,提出批评,长篇大论口若悬河地提出一大堆设想,但如果真的按照他们的想法去落实,很可能付出的就是历史的代价。

英国的诺贝尔经济学家科斯在《变革中国》中曾总结到:很多人误以为中国的改革是直接自上而下政府一声号令开始的,其实很多变革最先发生在基层……中央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看发展情况,发展好的予以认可,并在其他地区推广。

这样的做法后来被总结为8个字“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这样既保留了创新的科学和可能,又避免了大的决策失误后的巨大代价。

所谓历史唯物主义,就是既要历史,又要唯物,既要从历史的长河来看问题,更要实事求是地分析和解决问题。

前提是假设,关键则是求证。这才是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

正如任正非在2014年讲的,华为也需要仰望星空的思想家,他们要假设未来。

因为“只有有正确的假设,才有正确的思想;只有有正确的思想,才有正确的方向;只有有正确的方向,才有正确的理论;只有有正确的理论,才有正确的战略……”)

 

 

自然已越来越远,人将如何自处  2015     

 无论人如何发展,他仍是生物的一种,如果说他某种程度上征服了自然,他只是改变了自己的原始环境。正如爱因斯坦所说:“如果说到核子武器的危害,那么它早已存在在宇宙射线之中。”人改变了自然均衡以适应自身,但自然仍然以它固有的方式存在,毋宁说人类通过分工协作使得自己的社会属性克服了自然属性,使得自己更适应自然环境的整体变化。        所谓理性的含义并不在人的自然属性,而是说人类通过历史的技术积累和社会协作,使得他作为整体,拥有了调节自身和自然之间的偶然与必然的能力。如何在永恒变幻的自然之中保存自身,以使人类生存并发展,其根本在于认识到人类的整体性,以及自然的先在性。时间空间于自然是永恒绵延的,物种的生灭也是寻常之事。        

    但是人类如果造成结构性的毁灭或者代际的断层,将使得物种本身成为问题。所谓四大文明古国的大多数,以及更孤立的玛雅文明、太平洋岛国等等,是先在的例子。但那仍是自然经济时代的产物,工业文明则使得全球一体化空前加深,正如斯蒂格利茨所说:“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人类在做着生存还是毁灭的实验。”

 

    我们越接近自然本身,我们就越缺乏自然调节的资源。因为我们越是穷尽了自然物种的潜在可能性,甚至地质年代的生物能源,我们就愈无法行使任性的本能,因为周围已没有可以替代的同等级物种。这于自然时空的进退是可有可无的,已知宇宙里人类所占的时空是桑海之一粟,但于人类本身,乃至周遭物种生态的演化,人类却有莫大的责任。         我们不但是已知宇宙的产物,也是他的继承者,我们的历史、技术成就、生态改造都来自于我们的认识与实践能力,以及彼此与环境的互动。某种意识上我们是自身命运的主宰,但不是鲁滨逊式的,而是作为一种类存在。正如费孝通,乔姆斯基等哲人所指出的,人是可以自杀的动物,人同样也掌握着自身命运的钥匙。

 

 

阿伦特《过去与未来之间》:太空及人

    现代科学的进步已经十分强有力地证明了,这个被观察到的宇宙,从无限小到无限大,不仅逃脱了粗陋的人类感觉的把捉,而且逃脱了为了使感觉更加精细而制造出来的庞大精密器具的把握。现代物理研究涉及的数据看起来就像是“从真实世界发出的神秘线索”。
       
然而,科学家和外行之间的这一分界线与实情相距甚远。事实上,不仅科学家的大半生是在一个和他的同胞们共享的感觉世界、常识世界、日常语言世界中度过的,而且他在进入他自己科学活动的特殊领域中的每一点上,都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外行人提出的幼稚问题和他们的焦虑,尽管他们的方式大相径庭。
       
令人伤感的事实真相是,感觉及现象世界和物理世界观之间断裂的纽带,还要考“水管工”而不是靠纯科学家来重建。是技术人员,在今天在所有“研究人员”中占绝大多数的技术人员,把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带回到了地球上。只有当人自己能够涉足到迄今为止只有人类的想象及抽象能力才能企及的地方,或者人类的设计及其制造能力够得着的地方时,人类才实现了对空间的征服。
      
海森堡:“在我们选择了哪一种测量方式的时候,我们就决定了自然的那一面要被测出来,那一面要被遮蔽”。他认为,“原子物理学最重要的新成果就是承认有可能将完全不同类型的自然规律无矛盾地用在同一个物理事件上。  反对“征服空间”的辩论要想有效果、有说服力,除非它们能够证明整个征服空间的事业将导致自我毁灭。
      
被发射到外太空的宇航员,深陷嵌满仪器的太空舱中,因为他和他周围环境的任何真正物理接触都会立刻 导致他丧生。这个宇航员也许可以作为海森堡式的人象征性化身,他越是热切地想从他和他周围非人世界的交往中消除一切人类中心主义的考虑,他越可能陷入他自己和人造物当中。
     
“人类有意识地扩大他的物质力量的结果,毋宁说它是一个大型的生物过程。” 我们释放核能的过程(这通常只在太阳里发生),我们企图在一个试管里发动宇宙演化的过程,想要建造在地球自然的家园里根本不存在的能量生产和控制机器。虽然还没有实际地占领阿基米德曾经想要站上去的点,但是我们已经找到一种方式,能对地球如此行动。
       
今天科学表现出的状况,颇为奇特地像是对弗兰茨@卡夫卡的一个评论作了精心的证明。卡夫卡说,人“发现了阿基米德原点,但是他用这个原点来反对他自己;而且似乎只有在他用这个原点来反对他自己的条件下,他才被允许发现它”。

 

兽道,人道,自然之道 (2015

物理世界遵循物自体的惯性,植物则开始自我繁殖形成生态循环,兽类进一步形成进化史,于是时空的物理边界开始被跨越。终于人类作为生物世界的自由意志出现在时空之间,历史是这样一种东西,开始作为一个个体观照自身,进而一个部落,一个地域,一个物种,以至于生物界,及至物理的时空边疆.... 人道就是格物致知,诚心正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勿施于兽,勿施于物,推己及人及兽及物,民胞物与,万物与我为一 ……

人类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有一种“万物之尺度”的自觉,然而人类仍只是万物之一种,即便是生物之首脑,是自然之中枢神经系统。“问题在于改造世界”,兽的方式,人的方式,还是自然的方式。 就生物金字塔来说,兽道已绝,而人道未立。作为百兽之王的人类,在驯化生态圈中的生物的过程中如何驯化自身成了关键的问题,问题不是核武器或者某一物种的灭绝,而是人能否把已知的生物世界应用于包裹着她的物理世界,或者为自身所噬。  

因为人不可能通过核武器或病毒消灭别的什么,物理、生物世界都先人而存在,所有的恒星都是核蛋,所有的生物都比人更适应人类之前的世界。问题只在于人类能否把生物世界、物理世界乃至人类世界改造得更适合于自身,而自身也更适合于世界。从而使得偶然出现于宇宙中的生物之自觉能栖身于核弹与太阳乃至其他恒星之间的合理距离,栖身于生物与人类之间的情理之中.....  《贺新郎@读史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无时无地宇宙中的天体在相互作用中引发核爆炸(质能转换),在这之间的某个天体因为恰当的位置,磁场的有序涨落使生命的产生成为可能,生命的协同产生自觉的智慧,从模仿生命到模仿宇宙,最原始最强大的力量也为其技术性的调控,核武器遏制了无休止的残杀(气候决定战争的反转@而气候是宇宙磁场的节律),核电能成为可持续的能源,智慧之网通过可控的电波连为织体,包括生命本身的密电码@生命世界与物理世界的链接:“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心)拱之”,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诺思《理解经济变迁过程》:

“模式认知而不是抽象的逻辑推理是人类神经网络运转的最基础的方式。“人们根据综合后的模式,而不是根据逻辑进行思考,因此,它通常可以超出句法或机械关系所能达到的范围”(Edelman@Tonini

社会环境是规定人类相互作用框架……的人为构建。其规律被细分为各个不同的学科……但我们需从中分辨出的人类意识的构建并非与这些人为的分类一致……我们的分析框架必须整合从这些人为的单个规律中得到的洞见,而且必须理解驱动人类做出构建的潜在力量。”

钱学森:“我用的方法是系统科学方法,将中国的古代传统(整体论)和西方还原论方法结合起来,就是系统科学方法。

    他非常强调系统思维不仅要把握系统客体的整体效应,而且还要研究系统客体微观机制,深入分析系统内部诸要素的相互作用、序列、层次、秩序和整体组合方式,分析各要素对整体效果的影响,这就是系统工程方法论的实质。它是先从整体性出发定性分析系统的结构和功能,然后借助于数量化的形式化的分析,从而达到对系统的定量化,最后在系统优化选择中进一步对系统进行定性分析,这样就为人们的科学认识提供了新的方法,从而丰富和发展了辩证法的内容。

 

                                                              

全球化:生命在于运动 2012

 狄德罗在想象中的与达兰贝尔的对话中,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表明了机械论解释的不当之处:

“你看见这个蛋吗?我们就是拿这个蛋来推翻一切神学学派和地球上的一切神庙。这个蛋是什么呢?在胚芽进来以前,是一块没有感觉的东西;……这块东西是怎样过渡到另一种组织,过渡到感受性,过渡到生命的呢?依靠温度。什么东西会产生温度呢?运动。运动的一连串的结果将是什么呢?请你不要回答我,你坐下,我们用眼睛一步一步紧跟着看。起初是一个震荡的点子,然后长出一根有颜色的细丝;然后形成了肉;然后出现了喙,翅膀尖儿,两只眼睛,两只脚爪;有一团黄黄的物质环绕着,产生出内脏;这就是一个动物。……牢狱碎了;它出来了,它走,它飞,它发怒,它逃走,它走近来,它哀鸣,它痛苦,它爱,它意欲,它享受;它有你的一切感情;你的一切动作它都做。你是不是和笛卡儿一样,主张这是一架纯粹的模仿机器?可是小孩们会讥笑你,哲学家们会答覆你说,如果这是一架机器,你就是另一架机器。如果你承认动物与你之间只有机体组织上的差异,那你就表明了自己是有意识和理性的,那你就是正直的;可是人家会从这里面得出一条结论来反对你,说用一种按一定方式构成的呆板的物质,浸染上另一种呆板的物质,加上温度和运动,就得出感受性,生命,记忆,意识,欲望,思想……你想一想,就会怜悯你自己了;你就会感觉到,要想不接受一个可以说明一切的简单假定,不接受感受性这一物质的一般特性或机体组织的产物,你就是抛弃常识,就是投入神秘、矛盾和荒谬的深渊。”

 

存在运动

  电子运动  分子运动  星体运动

    电子围绕原子核运动与行星围绕恒星运动具有同构性,在时空上是线性的。然而其中还是存在着演化的迹象,即是原子所存在的衰变期,进而高分子化合物就更是一个存在于电子轨道和行星轨道之间的中介组织,就像星云一样,为生命的创生提供了可能。

演化运动

  菌类运动  植物运动  动物运动

    高分子化合物的闭路循环就是最早的生命体——细胞,菌类就是初量级的细胞组织。从植物开始在行星与恒星的中间地带,因为光合作用形成了开路循环,通常称之为流。而这一流通体系的形成又为动物的运动提供了阶梯,开始游走于物理时空之间,自运动起来。

生命运动

  繁殖运动  迁徙运动  体育运动

    菌类和植物的繁殖运动是尚未能脱离物理运动的范围,气流、洋流等等是其传播的主要媒介。迁徙运动虽然仍然没有脱离植物随星体轨迹的季节更替,但已能超越地理的限制。到得体育运动,则已是人类的自觉了,不再是仅为饥饿的驱使,而有为运动而运动。{人类的繁殖运动虽然仍从菌类开始(包括整个生命演化序列),但已经有了选择的自由}

经济运动

  生活运动  生产运动  金融运动

    生活运动是一个以家族-家庭为基本单位的自组织结构,其时空活动范围仍相当于动植物的基本维度。但是生产活动则开始超出人类之外的所有已知生命轨迹,由流域以致全球化。如果说自然经济时代的生产贸易仍没有游离于生物圈(从洋流、季风到动植物工具),那么对生化能源的运用开始超出了自然世界的范围,并且因为在时空上的超越式发展(200年消耗亿万年的能源积累),已到得人类不得不自创自然的程度(转基因、新能源等等)。然而当前金融运动的无政府状态,也超出了人类社会的界限,成为战争那样的类狩猎经济。

政治运动

  自体运动  阶层运动  社会运动

家庭是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细胞,中国在长期自然经济时代所形成的家族秩序,是现在广泛存在的法外调解的社会基础。西方社会因为地理历史的碎片化,社会法的体系较为完备,但因为人类智慧仍存在交往的阈限(150人法则),法律的社会成本较高。这也是间接选举与直接选举的利弊问题,所以科举制度、递进民主制(差序格局)是一个更合理有限的阶层协调机制。但是社会运动仍然是自体运动和阶层运动的某种高分子化合物,正如民主是民意的过滤所暗示的,群己权界仍是链式反应的中介环节。公权力是一个主体间组织,以生物性为基础的主体权利是其底线,这也是社保体系的必要性。

工业文明的基础设施对自然经济的超越,足以使人类免于应自然波动而导致的动物性匮乏。但当前的全球化危机不是总的生产不能满足总的生存需求的问题,而是少部分人的发展需求的过度以牺牲大多数人的生存需求为代价。这就不得不涉及地理历史的自然分布的物理形态,这以所谓的北纬30°为代表,东西问题、南北问题等等。但是既然世界已是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不但细菌的传布(流行病)、而且人口的流动都不能不具有全球化的共振。从911到阿拉伯之春再到占领华尔街的瞬间流散,无不表明以德-日、苏-中为代表的东方民族革命,以亚非拉运动为代表的南方民族革命,已发展为一个整体性的东西-南北全球化。

文化运动

  教育运动  传播运动  创造运动

教育运动是主体性的培养和社会性的实验,同时也是一个传播运动,但她仍是历时性和区域性的线性传播。当前的Internet模式我们可以称之为全球化的线性传播,这个传播的界限正不断为“维基解密”等黑客组织和民间网站所打破而趋于融合。

但是信息的公开本身并没有为世界创造新的东西,所谓“太阳底下无新事”。从传播到创生的转圜有赖于个体与阶层、部门信息在时空经纬间的全息共享和实时互动,实际上现在的很多发明都仅仅是发现。而之所以存在发现的时空阻隔或放大(衍射),正在于信息的“封建割据”,而发现的坎陷则一方面使得以他人为地狱、另一方面则更使得真正的发明无从产生。

   创造运动的根本在于做为生物界神经细胞的人类作为一个联合的整体,为自然界协调创化。如果生命的根本不在于关系的整体之中,我们很难设想以碳水为主的人类肌体如何成为生态圈的自觉,人类的基本构成仍是从物理世界(基本元素)到生物世界(孕育过程)的演化序列。

“生生之为易”,从电子到行星,从细菌到精子,从大脑到地球,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按照斯达尔的说法,普适的法则只有在判定生物要死亡、要腐烂的意义上才适用于生物;组成生物的物质是如此脆弱,如此易于分解,以至于假若它单单遵守物质的普通规律的话,它就无法逃脱在一瞬间腐烂和解体的命运。如果某个活的生物想不顾物理学的一般规律而幸存下来,哪怕它的寿命比起一块石头或另一个无生命物体来是多么短暂,它就必须在其自身之内具有一种“守恒原理”,以保持其身体的组织与结构的和谐的平衡状态。一个有生命的物体,和构成该物体的物质的极端易腐性相比,具有惊人的长寿命,这一点正好表现出某个“自然的、永恒的、内在的原理”在起作用,表现出某种特殊的原因在起作用,这种原因与那些非生命物质的规律完全不同,它与那些规律认为不可避免的不断腐败的过程经常地在抗争着。”                          

——《从存在到演化》(从混沌到有序)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