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潘科龙 发表于  2019-02-11 18:00:35 13字 ( 0/130)

个人悲剧什么时候都有,

                                 我的七奶奶郭普

                  郭普,一九二一年出生于南化塘豪富之家,诗书门第,家庭殷实,家教甚严 。自幼曾攻经吏,长成亭亭玉立,四书五经,中庸大学无所不通,二九之龄嫁与东溪王家湾田近湄。近湄乃谦谦君子,知书达礼,也是豪门之第。真可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夫妇二人皆有一手相当漂亮的书法,名震滔河二岸。满腹经纶得到郧阳府役赏识,更让国民党文署部门褒赏,高薪聘请到郧阳八高任教,近湄则被选拔到白桑任教。夫妇二人所教生员大多从政从军。黄埔军校学员二十余人,建国后从事政界者不计其数。然而,好景不长,一场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 ,将夫妻二人列入到地富反坏右的行列。近湄则是重点批斗对象,受不尽百般折磨,挨不完千种批斗,惨死在会场之上,一溇轻烟伴随着凄凉的哀鸣,漂浮到西方世界。
                  郭普为使二子不被这场运动所催毁,忍辱负重,含辛茹苦,最终还使长子植堂死亡。忍过了夫死子亡的二十年后,唯一的一个儿子也不幸病逝,一年后一个孙子也病故。留下了五个孙女,小的却还在嗷嗷待哺 。两间土房摇摇欲坠,人民公社化的各类出勤不可短缺,千斤重担全压在这位年近六十的郭普身上,无奈之余填写了一首词。词意哀惋凄凉,道尽了人间沧桑。然而,一个七女之家,没有一位男人支撑,恐怕要不了多久,终久会墙倒屋塌。
                  两年后,家门堂兄植国勇敢地承担起这个家庭,尽到了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职责。

                            终日惶惶夜难眠,孤灯亮,披衣裳。

                            旧忧未去,又添新伤!

                            细雨绵绵无休长,夜幕黑,秋风凉。

                            人在他方始牵肠,灯摇曳,影子晃。

                            空空四壁,热心对冷墙!

                            只愿有一帘幽梦,借秋风,送君旁。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