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9-02-11 10:40:07 4字 ( 0/146)

写得扎实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2-11 10:42:26 53字 ( 0/135)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圣人可以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但小萌们不能当成是欠你们的,啥都应该免费……[微笑]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9-02-11 11:12:46 153字 ( 0/248)

医改陷入困局的根本原因在于国家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医保,使得医保入不敷出,而国家获得足够资金的唯一出路在于公有化改革,你把医改陷入困局的原因说成是“结算...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刘鸿德 发表于  2019-02-11 11:34:12 7字 ( 0/162)

对联很好实在!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弯阅 发表于  2019-02-11 11:34:22 41字 ( 0/178)

先结算再看病?这个逻辑也不好使。因为你既然钱都交了,医护们还会很认真的给你治病吗?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1 12:00:36 57字 ( 0/169)

集体所有制,合作医疗就在走向免费。古巴,朝鲜实现看病免费,俄罗斯是看病免费吗?事实摆在眼前能说不能实现看病免费吗?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1 12:01:24 20字 ( 0/162)

看病免费是发展公益事业而不是医疗产业化。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1 12:02:06 14字 ( 0/152)

私有制谈看病,哪来看病免费。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1 12:04:21 36字 ( 0/166)

不去劳动创造物质价值,不去兴办公益卫生事业,何来的医药、医生的看病免费。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昊胜 发表于  2019-02-11 13:52:29 57字 ( 0/165)

不好实施,第一步就无法实施,请细说说第一步怎么实施?如何把医保的钱先分下去?要知道还有大批的外地人进京,进省城看病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1 14:05:21 49字 ( 0/160)

天上不会掉馅饼!不去劳动,就没有劳动创造物质价值。不去劳动,就会坐吃山空。不去劳动,这没带薪休假。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1 14:39:30 55字 ( 0/162)

改革前的农村合作医疗就在使农民看病走向免费。集体是走向免费的有效做法,现在讲市场经济根本没法解决看不起的问题。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2-11 14:40:44 16字 ( 0/153)

啥都想免费的人是可耻的![鄙视]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1 14:45:28 25字 ( 0/190)

使人不解的是,为何有的医保卡有钱,有的医保卡没钱?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1 14:52:01 72字 ( 0/149)

医保是看病报销,不是给钱给私有自己支付看病,这公私不分明之漏洞,但在农民身上为何不会出现呢?为私的权力者是为自己利益的医改还是为患者着想的医改?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当代人 发表于  2019-02-11 19:04:09 0字 ( 0/167)

在美帝,所有的医院在大门口镌刻着这样一句话:不论你是什么种族,也不论你是否有钱,更不论你是什么身份,你都有权在本医院得到精心的治疗。求证

在美帝,所有的医院在大门口镌刻着这样一句话:不论你是什么种族,也不论你是否有钱,更不论你是什么身份,你都有权在本医院得到精心的治疗。求证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免费。所谓的免费不过是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把收费掩盖了!比如通过税收,或者以前的提留、统筹等,说到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免费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捋顺逻辑,设计更合理的运行机制,花小钱办大事……咱今天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下:    
  
    医改之所以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跟市场化
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更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一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某医疗团队负责为1000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2000元/年算,先把200万结算给这个团队,该医生团队为这1000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疗团队在结余中按其所服务人群(社会)的满意度提取收入。那么这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医术不高,200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1000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10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0,虽然结余190万,但还是1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80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1000个人中有8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20万中获得80%,即96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60万用于服务,1000个人中有900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团队可以从结余的140万中获得90%,即126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疗团队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团队成员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疗团队扩展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存在各种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明显!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只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消耗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药、械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械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种、自己采、自己制,器械可以反复用,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不仅每年可以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医疗支出!还可以充分激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