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只有公有制才能救中国 发表于  2019-02-11 09:17:37 30字 ( 0/194)

大于的这篇可与酒半仙的《再说填报数据是一件技术活》比照着看。

小岗村贫穷的另一个原因

作者:大于

    

    在过去的建设年代,即使在比较贫困的凤阳,小岗村也是贫穷落后的典型。否则“文化大革命”期间,为改变小岗村的面貌,县、区、公社和大队就不会有38人次到这个村搞过工作队、宣传队;1974年也不会有公社下决心要小岗队后进变先进,由公社书记挂帅,一行18人进驻小岗的事。在研究小岗的过程中,我发现小岗村之所以贫穷,除了小农意识严重,自私自利不团结与懒惰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计划生育,人口增长太快。这个问题几乎在所有研究小岗的文章中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意不去注意。

    许多材料都说到,“到1960年,小岗队只剩下10户39人”,而到1978年分田单干时的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是单身汉),115人。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可见小孩的比例很大。显然,这个数字大大高过全国的人口增长数。如果中国所有农村都像这样生育,中国的吃饭问题就不得不靠国际来救济了。

    具体可以分析一下“分田单干”带头人严俊昌、严宏昌大家庭的人口变化。资料说,严俊昌、严宏昌祖上七辈单传,至他们老太太(当地人称谓,即太爷爷)一代人丁开始兴旺,生了3个儿子。其中老二这一支尤其发达,有5个儿子。严俊昌的父亲严家琪是第三子,生的男孩就有3个,严俊昌是长子。严宏昌的父亲是第五子,共有5男2女7个子女,严宏昌为长子。到了严俊昌、严宏昌这一代更加人丁兴旺,严俊昌生了7男2女共9个,严宏昌少一点,也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他们的兄弟生育能力也很强,如严美昌、严金昌也都生了4个5个的,严家的女婿关友江也有4个孩子。算一算,仅这几兄弟就差不多生产出1960年时小岗队全队的人数。小岗村的人口变化,让我想起[数学]网友根据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提出的新中国“阶跃”现象。以后[数学]网友可以把小岗村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说明“阶跃”现象,他们的变化可以说是“阶跃”上面再“阶跃”了。

    各位还要看到,严氏家族到了昌字这一辈,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长大的。如严宏昌出生在1949年农历九月初九(阳历10月30日),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那一个月。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就是严俊昌说的“我自己、我家的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满意了”的时候出生成长的。当时是经济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还不顾一切地生一大堆孩子,孩子都带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和心思搞集体生产呢?这样重的负担,即使在生产技术条件比较好了的今天,要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把吃不饱饭归罪于集体生产,现在分田单干了,如果哪个农民也像他们一样生他8、9个孩子,不讨饭才怪了。他们还好意思埋怨人民公社是大锅饭,我看,他们实在应该感恩人民公社的大锅饭,请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像他们这样的情况,如果各顾各,没有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没有国家的救济款救济粮,完全靠他们去讨饭,他们能够把这么多孩子养大吗?

    我想,谁也不会否定孩子多负担重也是小岗村贫穷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问题在当时农村也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后来强调了计划生育。但是,许多对小岗村贫穷的研究,根本不分析其它的原因,一口咬定是集体生产把他们搞穷了,不符合辩证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违背了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

一是1 发表于  2019-02-11 09:30:02 31字 ( 0/156)

在那儿搞过外调,多少知道一些那儿历史和民性,有历史和民风原因。

小岗村贫穷的另一个原因

作者:大于

    

    在过去的建设年代,即使在比较贫困的凤阳,小岗村也是贫穷落后的典型。否则“文化大革命”期间,为改变小岗村的面貌,县、区、公社和大队就不会有38人次到这个村搞过工作队、宣传队;1974年也不会有公社下决心要小岗队后进变先进,由公社书记挂帅,一行18人进驻小岗的事。在研究小岗的过程中,我发现小岗村之所以贫穷,除了小农意识严重,自私自利不团结与懒惰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计划生育,人口增长太快。这个问题几乎在所有研究小岗的文章中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意不去注意。

    许多材料都说到,“到1960年,小岗队只剩下10户39人”,而到1978年分田单干时的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是单身汉),115人。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可见小孩的比例很大。显然,这个数字大大高过全国的人口增长数。如果中国所有农村都像这样生育,中国的吃饭问题就不得不靠国际来救济了。

    具体可以分析一下“分田单干”带头人严俊昌、严宏昌大家庭的人口变化。资料说,严俊昌、严宏昌祖上七辈单传,至他们老太太(当地人称谓,即太爷爷)一代人丁开始兴旺,生了3个儿子。其中老二这一支尤其发达,有5个儿子。严俊昌的父亲严家琪是第三子,生的男孩就有3个,严俊昌是长子。严宏昌的父亲是第五子,共有5男2女7个子女,严宏昌为长子。到了严俊昌、严宏昌这一代更加人丁兴旺,严俊昌生了7男2女共9个,严宏昌少一点,也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他们的兄弟生育能力也很强,如严美昌、严金昌也都生了4个5个的,严家的女婿关友江也有4个孩子。算一算,仅这几兄弟就差不多生产出1960年时小岗队全队的人数。小岗村的人口变化,让我想起[数学]网友根据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提出的新中国“阶跃”现象。以后[数学]网友可以把小岗村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说明“阶跃”现象,他们的变化可以说是“阶跃”上面再“阶跃”了。

    各位还要看到,严氏家族到了昌字这一辈,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长大的。如严宏昌出生在1949年农历九月初九(阳历10月30日),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那一个月。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就是严俊昌说的“我自己、我家的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满意了”的时候出生成长的。当时是经济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还不顾一切地生一大堆孩子,孩子都带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和心思搞集体生产呢?这样重的负担,即使在生产技术条件比较好了的今天,要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把吃不饱饭归罪于集体生产,现在分田单干了,如果哪个农民也像他们一样生他8、9个孩子,不讨饭才怪了。他们还好意思埋怨人民公社是大锅饭,我看,他们实在应该感恩人民公社的大锅饭,请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像他们这样的情况,如果各顾各,没有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没有国家的救济款救济粮,完全靠他们去讨饭,他们能够把这么多孩子养大吗?

    我想,谁也不会否定孩子多负担重也是小岗村贫穷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问题在当时农村也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后来强调了计划生育。但是,许多对小岗村贫穷的研究,根本不分析其它的原因,一口咬定是集体生产把他们搞穷了,不符合辩证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违背了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9-02-11 09:43:51 42字 ( 0/230)

几百年以后的中国人,读到小岗人自私的历史时,很可能感到不可思议,不相信是真实的事情。

小岗村贫穷的另一个原因

作者:大于

    

    在过去的建设年代,即使在比较贫困的凤阳,小岗村也是贫穷落后的典型。否则“文化大革命”期间,为改变小岗村的面貌,县、区、公社和大队就不会有38人次到这个村搞过工作队、宣传队;1974年也不会有公社下决心要小岗队后进变先进,由公社书记挂帅,一行18人进驻小岗的事。在研究小岗的过程中,我发现小岗村之所以贫穷,除了小农意识严重,自私自利不团结与懒惰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计划生育,人口增长太快。这个问题几乎在所有研究小岗的文章中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意不去注意。

    许多材料都说到,“到1960年,小岗队只剩下10户39人”,而到1978年分田单干时的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是单身汉),115人。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可见小孩的比例很大。显然,这个数字大大高过全国的人口增长数。如果中国所有农村都像这样生育,中国的吃饭问题就不得不靠国际来救济了。

    具体可以分析一下“分田单干”带头人严俊昌、严宏昌大家庭的人口变化。资料说,严俊昌、严宏昌祖上七辈单传,至他们老太太(当地人称谓,即太爷爷)一代人丁开始兴旺,生了3个儿子。其中老二这一支尤其发达,有5个儿子。严俊昌的父亲严家琪是第三子,生的男孩就有3个,严俊昌是长子。严宏昌的父亲是第五子,共有5男2女7个子女,严宏昌为长子。到了严俊昌、严宏昌这一代更加人丁兴旺,严俊昌生了7男2女共9个,严宏昌少一点,也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他们的兄弟生育能力也很强,如严美昌、严金昌也都生了4个5个的,严家的女婿关友江也有4个孩子。算一算,仅这几兄弟就差不多生产出1960年时小岗队全队的人数。小岗村的人口变化,让我想起[数学]网友根据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提出的新中国“阶跃”现象。以后[数学]网友可以把小岗村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说明“阶跃”现象,他们的变化可以说是“阶跃”上面再“阶跃”了。

    各位还要看到,严氏家族到了昌字这一辈,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长大的。如严宏昌出生在1949年农历九月初九(阳历10月30日),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那一个月。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就是严俊昌说的“我自己、我家的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满意了”的时候出生成长的。当时是经济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还不顾一切地生一大堆孩子,孩子都带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和心思搞集体生产呢?这样重的负担,即使在生产技术条件比较好了的今天,要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把吃不饱饭归罪于集体生产,现在分田单干了,如果哪个农民也像他们一样生他8、9个孩子,不讨饭才怪了。他们还好意思埋怨人民公社是大锅饭,我看,他们实在应该感恩人民公社的大锅饭,请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像他们这样的情况,如果各顾各,没有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没有国家的救济款救济粮,完全靠他们去讨饭,他们能够把这么多孩子养大吗?

    我想,谁也不会否定孩子多负担重也是小岗村贫穷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问题在当时农村也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后来强调了计划生育。但是,许多对小岗村贫穷的研究,根本不分析其它的原因,一口咬定是集体生产把他们搞穷了,不符合辩证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违背了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

当代人 发表于  2019-02-11 09:52:25 0字 ( 0/307)

自然资源贫乏,自然环境恶劣,怎么发展。最好的办法就是温饱之后,认真培养孩子成人才。教育的红利,最伟大。

自然资源贫乏,自然环境恶劣,怎么发展。最好的办法就是温饱之后,认真培养孩子成人才。教育的红利,最伟大。

小岗村贫穷的另一个原因

作者:大于

    

    在过去的建设年代,即使在比较贫困的凤阳,小岗村也是贫穷落后的典型。否则“文化大革命”期间,为改变小岗村的面貌,县、区、公社和大队就不会有38人次到这个村搞过工作队、宣传队;1974年也不会有公社下决心要小岗队后进变先进,由公社书记挂帅,一行18人进驻小岗的事。在研究小岗的过程中,我发现小岗村之所以贫穷,除了小农意识严重,自私自利不团结与懒惰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计划生育,人口增长太快。这个问题几乎在所有研究小岗的文章中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意不去注意。

    许多材料都说到,“到1960年,小岗队只剩下10户39人”,而到1978年分田单干时的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是单身汉),115人。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可见小孩的比例很大。显然,这个数字大大高过全国的人口增长数。如果中国所有农村都像这样生育,中国的吃饭问题就不得不靠国际来救济了。

    具体可以分析一下“分田单干”带头人严俊昌、严宏昌大家庭的人口变化。资料说,严俊昌、严宏昌祖上七辈单传,至他们老太太(当地人称谓,即太爷爷)一代人丁开始兴旺,生了3个儿子。其中老二这一支尤其发达,有5个儿子。严俊昌的父亲严家琪是第三子,生的男孩就有3个,严俊昌是长子。严宏昌的父亲是第五子,共有5男2女7个子女,严宏昌为长子。到了严俊昌、严宏昌这一代更加人丁兴旺,严俊昌生了7男2女共9个,严宏昌少一点,也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他们的兄弟生育能力也很强,如严美昌、严金昌也都生了4个5个的,严家的女婿关友江也有4个孩子。算一算,仅这几兄弟就差不多生产出1960年时小岗队全队的人数。小岗村的人口变化,让我想起[数学]网友根据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提出的新中国“阶跃”现象。以后[数学]网友可以把小岗村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说明“阶跃”现象,他们的变化可以说是“阶跃”上面再“阶跃”了。

    各位还要看到,严氏家族到了昌字这一辈,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长大的。如严宏昌出生在1949年农历九月初九(阳历10月30日),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那一个月。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就是严俊昌说的“我自己、我家的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满意了”的时候出生成长的。当时是经济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还不顾一切地生一大堆孩子,孩子都带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和心思搞集体生产呢?这样重的负担,即使在生产技术条件比较好了的今天,要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把吃不饱饭归罪于集体生产,现在分田单干了,如果哪个农民也像他们一样生他8、9个孩子,不讨饭才怪了。他们还好意思埋怨人民公社是大锅饭,我看,他们实在应该感恩人民公社的大锅饭,请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像他们这样的情况,如果各顾各,没有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没有国家的救济款救济粮,完全靠他们去讨饭,他们能够把这么多孩子养大吗?

    我想,谁也不会否定孩子多负担重也是小岗村贫穷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问题在当时农村也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后来强调了计划生育。但是,许多对小岗村贫穷的研究,根本不分析其它的原因,一口咬定是集体生产把他们搞穷了,不符合辩证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违背了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

万众一心a 发表于  2019-02-11 09:57:54 27字 ( 0/164)

一针见血,客观公正,有理有据,人口太多,计划生育!

小岗村贫穷的另一个原因

作者:大于

    

    在过去的建设年代,即使在比较贫困的凤阳,小岗村也是贫穷落后的典型。否则“文化大革命”期间,为改变小岗村的面貌,县、区、公社和大队就不会有38人次到这个村搞过工作队、宣传队;1974年也不会有公社下决心要小岗队后进变先进,由公社书记挂帅,一行18人进驻小岗的事。在研究小岗的过程中,我发现小岗村之所以贫穷,除了小农意识严重,自私自利不团结与懒惰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计划生育,人口增长太快。这个问题几乎在所有研究小岗的文章中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意不去注意。

    许多材料都说到,“到1960年,小岗队只剩下10户39人”,而到1978年分田单干时的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是单身汉),115人。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可见小孩的比例很大。显然,这个数字大大高过全国的人口增长数。如果中国所有农村都像这样生育,中国的吃饭问题就不得不靠国际来救济了。

    具体可以分析一下“分田单干”带头人严俊昌、严宏昌大家庭的人口变化。资料说,严俊昌、严宏昌祖上七辈单传,至他们老太太(当地人称谓,即太爷爷)一代人丁开始兴旺,生了3个儿子。其中老二这一支尤其发达,有5个儿子。严俊昌的父亲严家琪是第三子,生的男孩就有3个,严俊昌是长子。严宏昌的父亲是第五子,共有5男2女7个子女,严宏昌为长子。到了严俊昌、严宏昌这一代更加人丁兴旺,严俊昌生了7男2女共9个,严宏昌少一点,也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他们的兄弟生育能力也很强,如严美昌、严金昌也都生了4个5个的,严家的女婿关友江也有4个孩子。算一算,仅这几兄弟就差不多生产出1960年时小岗队全队的人数。小岗村的人口变化,让我想起[数学]网友根据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提出的新中国“阶跃”现象。以后[数学]网友可以把小岗村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说明“阶跃”现象,他们的变化可以说是“阶跃”上面再“阶跃”了。

    各位还要看到,严氏家族到了昌字这一辈,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长大的。如严宏昌出生在1949年农历九月初九(阳历10月30日),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那一个月。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就是严俊昌说的“我自己、我家的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满意了”的时候出生成长的。当时是经济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还不顾一切地生一大堆孩子,孩子都带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和心思搞集体生产呢?这样重的负担,即使在生产技术条件比较好了的今天,要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把吃不饱饭归罪于集体生产,现在分田单干了,如果哪个农民也像他们一样生他8、9个孩子,不讨饭才怪了。他们还好意思埋怨人民公社是大锅饭,我看,他们实在应该感恩人民公社的大锅饭,请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像他们这样的情况,如果各顾各,没有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没有国家的救济款救济粮,完全靠他们去讨饭,他们能够把这么多孩子养大吗?

    我想,谁也不会否定孩子多负担重也是小岗村贫穷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问题在当时农村也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后来强调了计划生育。但是,许多对小岗村贫穷的研究,根本不分析其它的原因,一口咬定是集体生产把他们搞穷了,不符合辩证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违背了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9-02-11 10:20:21 107字 ( 0/396)

当年确实有部分农民温饱未解决,其中有农业生产条件恶劣,土地贫瘠易旱易涝,有的地方人均耕地很少,即使高产也难温饱!但小岗村人均耕地很多,自然条件也不差,亩产1-2

小岗村贫穷的另一个原因

作者:大于

    

    在过去的建设年代,即使在比较贫困的凤阳,小岗村也是贫穷落后的典型。否则“文化大革命”期间,为改变小岗村的面貌,县、区、公社和大队就不会有38人次到这个村搞过工作队、宣传队;1974年也不会有公社下决心要小岗队后进变先进,由公社书记挂帅,一行18人进驻小岗的事。在研究小岗的过程中,我发现小岗村之所以贫穷,除了小农意识严重,自私自利不团结与懒惰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计划生育,人口增长太快。这个问题几乎在所有研究小岗的文章中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意不去注意。

    许多材料都说到,“到1960年,小岗队只剩下10户39人”,而到1978年分田单干时的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是单身汉),115人。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可见小孩的比例很大。显然,这个数字大大高过全国的人口增长数。如果中国所有农村都像这样生育,中国的吃饭问题就不得不靠国际来救济了。

    具体可以分析一下“分田单干”带头人严俊昌、严宏昌大家庭的人口变化。资料说,严俊昌、严宏昌祖上七辈单传,至他们老太太(当地人称谓,即太爷爷)一代人丁开始兴旺,生了3个儿子。其中老二这一支尤其发达,有5个儿子。严俊昌的父亲严家琪是第三子,生的男孩就有3个,严俊昌是长子。严宏昌的父亲是第五子,共有5男2女7个子女,严宏昌为长子。到了严俊昌、严宏昌这一代更加人丁兴旺,严俊昌生了7男2女共9个,严宏昌少一点,也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他们的兄弟生育能力也很强,如严美昌、严金昌也都生了4个5个的,严家的女婿关友江也有4个孩子。算一算,仅这几兄弟就差不多生产出1960年时小岗队全队的人数。小岗村的人口变化,让我想起[数学]网友根据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提出的新中国“阶跃”现象。以后[数学]网友可以把小岗村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说明“阶跃”现象,他们的变化可以说是“阶跃”上面再“阶跃”了。

    各位还要看到,严氏家族到了昌字这一辈,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长大的。如严宏昌出生在1949年农历九月初九(阳历10月30日),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那一个月。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就是严俊昌说的“我自己、我家的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满意了”的时候出生成长的。当时是经济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还不顾一切地生一大堆孩子,孩子都带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和心思搞集体生产呢?这样重的负担,即使在生产技术条件比较好了的今天,要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把吃不饱饭归罪于集体生产,现在分田单干了,如果哪个农民也像他们一样生他8、9个孩子,不讨饭才怪了。他们还好意思埋怨人民公社是大锅饭,我看,他们实在应该感恩人民公社的大锅饭,请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像他们这样的情况,如果各顾各,没有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没有国家的救济款救济粮,完全靠他们去讨饭,他们能够把这么多孩子养大吗?

    我想,谁也不会否定孩子多负担重也是小岗村贫穷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问题在当时农村也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后来强调了计划生育。但是,许多对小岗村贫穷的研究,根本不分析其它的原因,一口咬定是集体生产把他们搞穷了,不符合辩证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违背了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9-02-11 10:37:52 142字 ( 0/163)

现代社会发展规律是:由过去资本主义社会财富私有制经过现代社会财富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而发展到未来共产主义社会财富公有制,这就决定了只有集体化和国有化改革...

小岗村贫穷的另一个原因

作者:大于

    

    在过去的建设年代,即使在比较贫困的凤阳,小岗村也是贫穷落后的典型。否则“文化大革命”期间,为改变小岗村的面貌,县、区、公社和大队就不会有38人次到这个村搞过工作队、宣传队;1974年也不会有公社下决心要小岗队后进变先进,由公社书记挂帅,一行18人进驻小岗的事。在研究小岗的过程中,我发现小岗村之所以贫穷,除了小农意识严重,自私自利不团结与懒惰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计划生育,人口增长太快。这个问题几乎在所有研究小岗的文章中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意不去注意。

    许多材料都说到,“到1960年,小岗队只剩下10户39人”,而到1978年分田单干时的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是单身汉),115人。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可见小孩的比例很大。显然,这个数字大大高过全国的人口增长数。如果中国所有农村都像这样生育,中国的吃饭问题就不得不靠国际来救济了。

    具体可以分析一下“分田单干”带头人严俊昌、严宏昌大家庭的人口变化。资料说,严俊昌、严宏昌祖上七辈单传,至他们老太太(当地人称谓,即太爷爷)一代人丁开始兴旺,生了3个儿子。其中老二这一支尤其发达,有5个儿子。严俊昌的父亲严家琪是第三子,生的男孩就有3个,严俊昌是长子。严宏昌的父亲是第五子,共有5男2女7个子女,严宏昌为长子。到了严俊昌、严宏昌这一代更加人丁兴旺,严俊昌生了7男2女共9个,严宏昌少一点,也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他们的兄弟生育能力也很强,如严美昌、严金昌也都生了4个5个的,严家的女婿关友江也有4个孩子。算一算,仅这几兄弟就差不多生产出1960年时小岗队全队的人数。小岗村的人口变化,让我想起[数学]网友根据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提出的新中国“阶跃”现象。以后[数学]网友可以把小岗村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说明“阶跃”现象,他们的变化可以说是“阶跃”上面再“阶跃”了。

    各位还要看到,严氏家族到了昌字这一辈,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长大的。如严宏昌出生在1949年农历九月初九(阳历10月30日),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那一个月。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就是严俊昌说的“我自己、我家的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满意了”的时候出生成长的。当时是经济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还不顾一切地生一大堆孩子,孩子都带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和心思搞集体生产呢?这样重的负担,即使在生产技术条件比较好了的今天,要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把吃不饱饭归罪于集体生产,现在分田单干了,如果哪个农民也像他们一样生他8、9个孩子,不讨饭才怪了。他们还好意思埋怨人民公社是大锅饭,我看,他们实在应该感恩人民公社的大锅饭,请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像他们这样的情况,如果各顾各,没有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没有国家的救济款救济粮,完全靠他们去讨饭,他们能够把这么多孩子养大吗?

    我想,谁也不会否定孩子多负担重也是小岗村贫穷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问题在当时农村也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后来强调了计划生育。但是,许多对小岗村贫穷的研究,根本不分析其它的原因,一口咬定是集体生产把他们搞穷了,不符合辩证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违背了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

打狗欺主人 发表于  2019-02-11 11:26:23 27字 ( 0/204)

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人间奇迹。

小岗村贫穷的另一个原因

作者:大于

    

    在过去的建设年代,即使在比较贫困的凤阳,小岗村也是贫穷落后的典型。否则“文化大革命”期间,为改变小岗村的面貌,县、区、公社和大队就不会有38人次到这个村搞过工作队、宣传队;1974年也不会有公社下决心要小岗队后进变先进,由公社书记挂帅,一行18人进驻小岗的事。在研究小岗的过程中,我发现小岗村之所以贫穷,除了小农意识严重,自私自利不团结与懒惰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计划生育,人口增长太快。这个问题几乎在所有研究小岗的文章中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意不去注意。

    许多材料都说到,“到1960年,小岗队只剩下10户39人”,而到1978年分田单干时的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是单身汉),115人。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可见小孩的比例很大。显然,这个数字大大高过全国的人口增长数。如果中国所有农村都像这样生育,中国的吃饭问题就不得不靠国际来救济了。

    具体可以分析一下“分田单干”带头人严俊昌、严宏昌大家庭的人口变化。资料说,严俊昌、严宏昌祖上七辈单传,至他们老太太(当地人称谓,即太爷爷)一代人丁开始兴旺,生了3个儿子。其中老二这一支尤其发达,有5个儿子。严俊昌的父亲严家琪是第三子,生的男孩就有3个,严俊昌是长子。严宏昌的父亲是第五子,共有5男2女7个子女,严宏昌为长子。到了严俊昌、严宏昌这一代更加人丁兴旺,严俊昌生了7男2女共9个,严宏昌少一点,也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他们的兄弟生育能力也很强,如严美昌、严金昌也都生了4个5个的,严家的女婿关友江也有4个孩子。算一算,仅这几兄弟就差不多生产出1960年时小岗队全队的人数。小岗村的人口变化,让我想起[数学]网友根据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提出的新中国“阶跃”现象。以后[数学]网友可以把小岗村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说明“阶跃”现象,他们的变化可以说是“阶跃”上面再“阶跃”了。

    各位还要看到,严氏家族到了昌字这一辈,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长大的。如严宏昌出生在1949年农历九月初九(阳历10月30日),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那一个月。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就是严俊昌说的“我自己、我家的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满意了”的时候出生成长的。当时是经济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还不顾一切地生一大堆孩子,孩子都带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和心思搞集体生产呢?这样重的负担,即使在生产技术条件比较好了的今天,要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把吃不饱饭归罪于集体生产,现在分田单干了,如果哪个农民也像他们一样生他8、9个孩子,不讨饭才怪了。他们还好意思埋怨人民公社是大锅饭,我看,他们实在应该感恩人民公社的大锅饭,请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像他们这样的情况,如果各顾各,没有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没有国家的救济款救济粮,完全靠他们去讨饭,他们能够把这么多孩子养大吗?

    我想,谁也不会否定孩子多负担重也是小岗村贫穷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问题在当时农村也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后来强调了计划生育。但是,许多对小岗村贫穷的研究,根本不分析其它的原因,一口咬定是集体生产把他们搞穷了,不符合辩证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违背了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9-02-11 13:28:23 77字 ( 0/215)

贫穷的原因是多种的。国家贫穷可以导致大多数人集体贫穷。而少数人富裕。国家富裕也可以导致小数人贫穷,大多数人富足。让小数人先富起来,可能导致大多数人穷起来。

小岗村贫穷的另一个原因

作者:大于

    

    在过去的建设年代,即使在比较贫困的凤阳,小岗村也是贫穷落后的典型。否则“文化大革命”期间,为改变小岗村的面貌,县、区、公社和大队就不会有38人次到这个村搞过工作队、宣传队;1974年也不会有公社下决心要小岗队后进变先进,由公社书记挂帅,一行18人进驻小岗的事。在研究小岗的过程中,我发现小岗村之所以贫穷,除了小农意识严重,自私自利不团结与懒惰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计划生育,人口增长太快。这个问题几乎在所有研究小岗的文章中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意不去注意。

    许多材料都说到,“到1960年,小岗队只剩下10户39人”,而到1978年分田单干时的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是单身汉),115人。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可见小孩的比例很大。显然,这个数字大大高过全国的人口增长数。如果中国所有农村都像这样生育,中国的吃饭问题就不得不靠国际来救济了。

    具体可以分析一下“分田单干”带头人严俊昌、严宏昌大家庭的人口变化。资料说,严俊昌、严宏昌祖上七辈单传,至他们老太太(当地人称谓,即太爷爷)一代人丁开始兴旺,生了3个儿子。其中老二这一支尤其发达,有5个儿子。严俊昌的父亲严家琪是第三子,生的男孩就有3个,严俊昌是长子。严宏昌的父亲是第五子,共有5男2女7个子女,严宏昌为长子。到了严俊昌、严宏昌这一代更加人丁兴旺,严俊昌生了7男2女共9个,严宏昌少一点,也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他们的兄弟生育能力也很强,如严美昌、严金昌也都生了4个5个的,严家的女婿关友江也有4个孩子。算一算,仅这几兄弟就差不多生产出1960年时小岗队全队的人数。小岗村的人口变化,让我想起[数学]网友根据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提出的新中国“阶跃”现象。以后[数学]网友可以把小岗村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说明“阶跃”现象,他们的变化可以说是“阶跃”上面再“阶跃”了。

    各位还要看到,严氏家族到了昌字这一辈,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长大的。如严宏昌出生在1949年农历九月初九(阳历10月30日),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那一个月。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就是严俊昌说的“我自己、我家的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满意了”的时候出生成长的。当时是经济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还不顾一切地生一大堆孩子,孩子都带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和心思搞集体生产呢?这样重的负担,即使在生产技术条件比较好了的今天,要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把吃不饱饭归罪于集体生产,现在分田单干了,如果哪个农民也像他们一样生他8、9个孩子,不讨饭才怪了。他们还好意思埋怨人民公社是大锅饭,我看,他们实在应该感恩人民公社的大锅饭,请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像他们这样的情况,如果各顾各,没有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没有国家的救济款救济粮,完全靠他们去讨饭,他们能够把这么多孩子养大吗?

    我想,谁也不会否定孩子多负担重也是小岗村贫穷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问题在当时农村也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后来强调了计划生育。但是,许多对小岗村贫穷的研究,根本不分析其它的原因,一口咬定是集体生产把他们搞穷了,不符合辩证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违背了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

621119 发表于  2019-02-11 13:39:40 62字 ( 0/148)

扶贫先扶志,像小岗这种村最缺的是志,不是钱;按手印前靠反销粮,靠救济款,按手印后,靠政府和外来钱,总靠天上掉馅饼,能富裕吗?

小岗村贫穷的另一个原因

作者:大于

    

    在过去的建设年代,即使在比较贫困的凤阳,小岗村也是贫穷落后的典型。否则“文化大革命”期间,为改变小岗村的面貌,县、区、公社和大队就不会有38人次到这个村搞过工作队、宣传队;1974年也不会有公社下决心要小岗队后进变先进,由公社书记挂帅,一行18人进驻小岗的事。在研究小岗的过程中,我发现小岗村之所以贫穷,除了小农意识严重,自私自利不团结与懒惰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计划生育,人口增长太快。这个问题几乎在所有研究小岗的文章中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意不去注意。

    许多材料都说到,“到1960年,小岗队只剩下10户39人”,而到1978年分田单干时的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是单身汉),115人。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可见小孩的比例很大。显然,这个数字大大高过全国的人口增长数。如果中国所有农村都像这样生育,中国的吃饭问题就不得不靠国际来救济了。

    具体可以分析一下“分田单干”带头人严俊昌、严宏昌大家庭的人口变化。资料说,严俊昌、严宏昌祖上七辈单传,至他们老太太(当地人称谓,即太爷爷)一代人丁开始兴旺,生了3个儿子。其中老二这一支尤其发达,有5个儿子。严俊昌的父亲严家琪是第三子,生的男孩就有3个,严俊昌是长子。严宏昌的父亲是第五子,共有5男2女7个子女,严宏昌为长子。到了严俊昌、严宏昌这一代更加人丁兴旺,严俊昌生了7男2女共9个,严宏昌少一点,也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他们的兄弟生育能力也很强,如严美昌、严金昌也都生了4个5个的,严家的女婿关友江也有4个孩子。算一算,仅这几兄弟就差不多生产出1960年时小岗队全队的人数。小岗村的人口变化,让我想起[数学]网友根据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提出的新中国“阶跃”现象。以后[数学]网友可以把小岗村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说明“阶跃”现象,他们的变化可以说是“阶跃”上面再“阶跃”了。

    各位还要看到,严氏家族到了昌字这一辈,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长大的。如严宏昌出生在1949年农历九月初九(阳历10月30日),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那一个月。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就是严俊昌说的“我自己、我家的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满意了”的时候出生成长的。当时是经济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还不顾一切地生一大堆孩子,孩子都带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和心思搞集体生产呢?这样重的负担,即使在生产技术条件比较好了的今天,要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把吃不饱饭归罪于集体生产,现在分田单干了,如果哪个农民也像他们一样生他8、9个孩子,不讨饭才怪了。他们还好意思埋怨人民公社是大锅饭,我看,他们实在应该感恩人民公社的大锅饭,请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像他们这样的情况,如果各顾各,没有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没有国家的救济款救济粮,完全靠他们去讨饭,他们能够把这么多孩子养大吗?

    我想,谁也不会否定孩子多负担重也是小岗村贫穷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问题在当时农村也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后来强调了计划生育。但是,许多对小岗村贫穷的研究,根本不分析其它的原因,一口咬定是集体生产把他们搞穷了,不符合辩证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违背了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

野林虎 发表于  2019-02-13 19:43:51 80字 ( 0/6)

我们这里,当年七到八个孩子多的是,我们这里的人团结互助,生产队没有懒汉,几个村联合栏河筑坝建了不少小水库保农业,年年交公粮不断过,大部分不愿分田单干,但没办法!

小岗村贫穷的另一个原因

作者:大于

    

    在过去的建设年代,即使在比较贫困的凤阳,小岗村也是贫穷落后的典型。否则“文化大革命”期间,为改变小岗村的面貌,县、区、公社和大队就不会有38人次到这个村搞过工作队、宣传队;1974年也不会有公社下决心要小岗队后进变先进,由公社书记挂帅,一行18人进驻小岗的事。在研究小岗的过程中,我发现小岗村之所以贫穷,除了小农意识严重,自私自利不团结与懒惰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计划生育,人口增长太快。这个问题几乎在所有研究小岗的文章中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意不去注意。

    许多材料都说到,“到1960年,小岗队只剩下10户39人”,而到1978年分田单干时的小岗村有20户人家(其中两户是单身汉),115人。18年时间,户数翻了一倍,人口翻了近3倍,可见小孩的比例很大。显然,这个数字大大高过全国的人口增长数。如果中国所有农村都像这样生育,中国的吃饭问题就不得不靠国际来救济了。

    具体可以分析一下“分田单干”带头人严俊昌、严宏昌大家庭的人口变化。资料说,严俊昌、严宏昌祖上七辈单传,至他们老太太(当地人称谓,即太爷爷)一代人丁开始兴旺,生了3个儿子。其中老二这一支尤其发达,有5个儿子。严俊昌的父亲严家琪是第三子,生的男孩就有3个,严俊昌是长子。严宏昌的父亲是第五子,共有5男2女7个子女,严宏昌为长子。到了严俊昌、严宏昌这一代更加人丁兴旺,严俊昌生了7男2女共9个,严宏昌少一点,也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他们的兄弟生育能力也很强,如严美昌、严金昌也都生了4个5个的,严家的女婿关友江也有4个孩子。算一算,仅这几兄弟就差不多生产出1960年时小岗队全队的人数。小岗村的人口变化,让我想起[数学]网友根据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提出的新中国“阶跃”现象。以后[数学]网友可以把小岗村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说明“阶跃”现象,他们的变化可以说是“阶跃”上面再“阶跃”了。

    各位还要看到,严氏家族到了昌字这一辈,基本上都是在新中国长大的。如严宏昌出生在1949年农历九月初九(阳历10月30日),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那一个月。而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就是严俊昌说的“我自己、我家的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满意了”的时候出生成长的。当时是经济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还不顾一切地生一大堆孩子,孩子都带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和心思搞集体生产呢?这样重的负担,即使在生产技术条件比较好了的今天,要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把吃不饱饭归罪于集体生产,现在分田单干了,如果哪个农民也像他们一样生他8、9个孩子,不讨饭才怪了。他们还好意思埋怨人民公社是大锅饭,我看,他们实在应该感恩人民公社的大锅饭,请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像他们这样的情况,如果各顾各,没有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没有国家的救济款救济粮,完全靠他们去讨饭,他们能够把这么多孩子养大吗?

    我想,谁也不会否定孩子多负担重也是小岗村贫穷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问题在当时农村也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后来强调了计划生育。但是,许多对小岗村贫穷的研究,根本不分析其它的原因,一口咬定是集体生产把他们搞穷了,不符合辩证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违背了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