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yiliasa 发表于  2019-02-10 19:07:22 132字 ( 0/168)

这不只是山东,东北也这样,除了给客人面子,女人也确实不适合与男性生人同桌(即便是熟人也不适合与男性同桌)(现在是都没这个忌讳了)(来客是女性还是会上桌的,男性会

  


      序幕:“为什么女的不能上桌?”我问老爷。“因为过去不宽裕,好东西得紧着客人。”老爷说。“有没有觉得男女不平等?”
“自古以来就这样。”“宴席上,我奶奶、我娘和婶子要是上桌了呢?”“她们保险(肯定)不敢,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不信你问她们。”他说。女随母规,婶子不上桌,女儿也来到豆腐坊喂自己三岁多的孩子。不过婶子希望,等孙女长大后,“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不吃剩菜剩饭”。

  人间万象 : 2019年2月1日,农历腊月二十七,适逢大奶奶(乡音,这里指爷爷的嫂子)85岁生日,生日宴席摆在大奶奶的儿子家,即由我的叔叔和婶子张罗。以往,起码15年前,红白之事,乃是农人们举全村之力才能完成的大事。东家借条凳,西家借碗筷,事主家提前两天赶集备菜,夏天,为防腐烂,备好的肉菜放在水桶里,水桶系在井口保鲜,全村各户也乐意贡献出水井,万一肉腐败变质,当然舍不得扔,非得用辣椒和咸盐才能遮味。

 
   每逢公事,家族长者接管了一切,我家自是老爷(乡音,即爷爷)主持。我的老爷今年80岁,是于庄红白理事会会长,掌管着全庄的婚丧大仪。他曾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干部,大背头,中山装,赵本山样式的帽子常年扣在头上,讲话时要把中山装披在肩上,一只手插腰,一只手在空中比画,十分威严。
 
  一堂顺理成章的宴席是关乎家族颜面的大事,菜肴的丰盛、座次的礼数、劝酒的热情,尽显男人们的待客之道。在后厨忙活的女眷们,烧火洗碗刷碟包水饺,哪怕无事也要专门候着。小孩子当然是更不能上桌的,大人给抓一把花生米,一张煎饼卷大肉,平时难得,十分解馋。“大娘,婶子,别忙活了,一起吃吧”——尽管客人有礼让女眷的习俗和环节,女眷们都以忙为由婉拒,以示贤惠。
 
  老爷告诉我,只有结婚和大家族办寿宴,来了女客,才有专门的女席,家族女眷依照辈分上席陪客,这才有机会上桌吃饭,刚过门的媳妇辈分最低,数年间上不了桌。相较于男人们坐条凳和大八仙桌,女席则是矮凳和小八仙桌,不过只要上席,女人饮酒也是无妨的。
其他时令待客,新女婿认门,新媳妇生孩子,喝上梁酒,或者麦收之后农闲时的来客,女人和孩子几乎没有上正桌吃饭的机会。
 
  大奶奶的寿宴在正午12点开席,因为客人不多,男女宾客凑成一桌,五次三番礼让之后,按长幼亲疏依次就座。以往,作为家里的男劳力,叔叔待客,陪酒,婶子炒菜,下水饺,伺候客人,这些操持已经给了她充足的理由,不上桌吃饭。如今,日子好过了,宴席少有人自家炒菜。只提前一天打个电话,饭店就准时把饭菜送上门。一桌客人,叔叔定了十二个菜,280元,丸子肘子,双鸡双鱼,是一桌体面的菜肴。
 
  即便是订菜上门,后厨没有可忙的,婶子仍然不上桌吃饭,推辞的理由是,“豆腐坊要磨豆子,忙。”磨豆子并不急于连一顿饭的工夫都没有,私下里,我问婶子,怎么不上桌吃饭,“都是客人,我坐下不好看。”她说。

  女随母规,婶子已经出嫁的亲生女儿,虽然是来给奶奶祝寿,也没有上桌吃饭。于庄的宴席往往在中午12点开始,两三点结束。没吃饭的女眷们不能当着客人面吃饭,待客人离去,女眷收拾狼藉杯盘,女人和孩子才开始吃客人剩下的残羹冷炙。尽管是客人的剩菜,哪怕如今看来,仍是比家常饭菜要可口的。
 
  儿时,娘领着我忙活一场婚宴,吃客人的剩菜时,一盆鸡肉仅剩几块,眼疾手快又嘴馋的堂弟,夹一块鸡肉,啃一口吐上唾沫,再夹一块,啃一口吐上唾沫,这样的伎俩夹走了所有的鸡肉,当时挨一顿揍,至今仍为笑谈,亦可见物质拮据时的笑中带泪。大概也正因如此,在勉强填饱肚皮的年代,老爷说,讲究的客人不会把盘子吃干净,多少留一点儿,而在有些地方,还流传着客人“吃鱼不翻身”的习俗,留下另一半鱼,给吃剩菜的女人和孩子。这日下午三点多,大奶奶寿宴上的客人离席散去,婶子和女儿这才收拾残局,用烧煤取暖的火炉热一下剩菜吃饭。不巧炉子无人照看,灭了,屋里的气温零下1摄氏度,半年多没见的娘俩,一起吃了一顿剩的冷菜。现在,我成了家族唯一念书走出去的男丁,可以随男劳力上席,陪酒,不用跟女眷一起吃剩菜,终于有底气跟老爷谈论女人不上桌的陈规旧俗。
 
   可能,只有一个例外。作为耕读走出去的男丁,老爷希望我能讨一个工业户口(城市)的媳妇。“如果城里的媳妇要上桌呢?”我问。“给她单独开一席。”老爷爽快地说。这里的民间文化认为,有阶层地位的女人,是被视为无性别的,或者是可以跟男人平起平坐的。或许,传宗接代和墨守成规之间,这个老农民需要一个妥协。
 
   大约19年前,我的爷(乡音,即爸爸)觉得我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未雨绸缪给我盖婚房。喝上梁酒的那一天,爷让我一起跪拜姜子牙之类的神仙,祈求上梁大吉,娘照例在厨房忙活,给盖房的男劳力们张罗一桌好菜。其时我才是一个初中生,不过历经思想洗礼,我学着课本里那些英雄人物,勇敢地站在神仙牌位前,大声斥责磕头拜神是封建礼教。
 
  作为一个晚辈,在于庄,这称得上是大逆不道。我爷颜面尽失,他甚至气得从房顶上跳下来,用拳脚平息了少年的忤逆。饥饿时的记忆就像身体上的一道疤痕,清晰无比,何况还挨了一顿揍,疤痕上撒了盐。男劳力们喝完上梁酒散去,娘带着我吃剩菜,她用筷子拨拉着盘里的菜汤抱怨,“下力的真能吃,一点儿好东西都没剩下。”这段话记忆犹新。
 
     十多年来,我一直佯装一个文化人,试图从庄里寻找出一个勇敢的女人或男人,像当时的懵懂少年,带领大家反叛女人不上桌这些陈规旧俗。春节磕头拜年,我寻遍于庄,始终没能找到我希望出现的那个反叛者,却发现反叛正在每个人的心里默默萌生。“现在比以前宽裕了,家族老人过生日,女人小孩都算进去,多订两桌菜,男人女人都能坐一起。”老爷说,女人不上桌因为是老旧风俗,政府、村委和红白理事会没有专门的规定,但这五六年以来,家家户户有钱了,女人不上桌的旧俗开始发生变化,“以前谁家女人上桌笑话谁,现在谁家新媳妇不上桌笑话谁,男人吃饭女人看着,确实不是那么回事。”
 
  2月7日,一位在镇上当领导的干部跟我说,女人不上桌的传统必然是陋习,目前并无专门的政策约束,但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陋习将逐步消退。几名留在县城家乡的女同学也告诉我,如今家里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年轻人参与到家族事务,女人不上桌的老礼儿失去了人心,“可能只有老辈人还讲究。” 这片土地上任劳任怨的女人们,陈规旧俗就像撒种的麦子地,偶尔也长出自由的蒲公英。婶子希望,无拘无束的生活在她三岁的外孙女身上生根发芽,“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绝不吃剩菜剩饭。”    

初夏微风 发表于  2019-02-10 20:09:36 103字 ( 0/170)

看到一个段子,年轻的小媳妇跟着老公春节回老家,颠簸了一天才到家也没休息好,第二天凌晨即被叫起准备年夜饭?好不容易忙活完坐到桌上饿得想赶紧开吃,不想被劝下去一边呆

  


      序幕:“为什么女的不能上桌?”我问老爷。“因为过去不宽裕,好东西得紧着客人。”老爷说。“有没有觉得男女不平等?”
“自古以来就这样。”“宴席上,我奶奶、我娘和婶子要是上桌了呢?”“她们保险(肯定)不敢,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不信你问她们。”他说。女随母规,婶子不上桌,女儿也来到豆腐坊喂自己三岁多的孩子。不过婶子希望,等孙女长大后,“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不吃剩菜剩饭”。

  人间万象 : 2019年2月1日,农历腊月二十七,适逢大奶奶(乡音,这里指爷爷的嫂子)85岁生日,生日宴席摆在大奶奶的儿子家,即由我的叔叔和婶子张罗。以往,起码15年前,红白之事,乃是农人们举全村之力才能完成的大事。东家借条凳,西家借碗筷,事主家提前两天赶集备菜,夏天,为防腐烂,备好的肉菜放在水桶里,水桶系在井口保鲜,全村各户也乐意贡献出水井,万一肉腐败变质,当然舍不得扔,非得用辣椒和咸盐才能遮味。

 
   每逢公事,家族长者接管了一切,我家自是老爷(乡音,即爷爷)主持。我的老爷今年80岁,是于庄红白理事会会长,掌管着全庄的婚丧大仪。他曾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干部,大背头,中山装,赵本山样式的帽子常年扣在头上,讲话时要把中山装披在肩上,一只手插腰,一只手在空中比画,十分威严。
 
  一堂顺理成章的宴席是关乎家族颜面的大事,菜肴的丰盛、座次的礼数、劝酒的热情,尽显男人们的待客之道。在后厨忙活的女眷们,烧火洗碗刷碟包水饺,哪怕无事也要专门候着。小孩子当然是更不能上桌的,大人给抓一把花生米,一张煎饼卷大肉,平时难得,十分解馋。“大娘,婶子,别忙活了,一起吃吧”——尽管客人有礼让女眷的习俗和环节,女眷们都以忙为由婉拒,以示贤惠。
 
  老爷告诉我,只有结婚和大家族办寿宴,来了女客,才有专门的女席,家族女眷依照辈分上席陪客,这才有机会上桌吃饭,刚过门的媳妇辈分最低,数年间上不了桌。相较于男人们坐条凳和大八仙桌,女席则是矮凳和小八仙桌,不过只要上席,女人饮酒也是无妨的。
其他时令待客,新女婿认门,新媳妇生孩子,喝上梁酒,或者麦收之后农闲时的来客,女人和孩子几乎没有上正桌吃饭的机会。
 
  大奶奶的寿宴在正午12点开席,因为客人不多,男女宾客凑成一桌,五次三番礼让之后,按长幼亲疏依次就座。以往,作为家里的男劳力,叔叔待客,陪酒,婶子炒菜,下水饺,伺候客人,这些操持已经给了她充足的理由,不上桌吃饭。如今,日子好过了,宴席少有人自家炒菜。只提前一天打个电话,饭店就准时把饭菜送上门。一桌客人,叔叔定了十二个菜,280元,丸子肘子,双鸡双鱼,是一桌体面的菜肴。
 
  即便是订菜上门,后厨没有可忙的,婶子仍然不上桌吃饭,推辞的理由是,“豆腐坊要磨豆子,忙。”磨豆子并不急于连一顿饭的工夫都没有,私下里,我问婶子,怎么不上桌吃饭,“都是客人,我坐下不好看。”她说。

  女随母规,婶子已经出嫁的亲生女儿,虽然是来给奶奶祝寿,也没有上桌吃饭。于庄的宴席往往在中午12点开始,两三点结束。没吃饭的女眷们不能当着客人面吃饭,待客人离去,女眷收拾狼藉杯盘,女人和孩子才开始吃客人剩下的残羹冷炙。尽管是客人的剩菜,哪怕如今看来,仍是比家常饭菜要可口的。
 
  儿时,娘领着我忙活一场婚宴,吃客人的剩菜时,一盆鸡肉仅剩几块,眼疾手快又嘴馋的堂弟,夹一块鸡肉,啃一口吐上唾沫,再夹一块,啃一口吐上唾沫,这样的伎俩夹走了所有的鸡肉,当时挨一顿揍,至今仍为笑谈,亦可见物质拮据时的笑中带泪。大概也正因如此,在勉强填饱肚皮的年代,老爷说,讲究的客人不会把盘子吃干净,多少留一点儿,而在有些地方,还流传着客人“吃鱼不翻身”的习俗,留下另一半鱼,给吃剩菜的女人和孩子。这日下午三点多,大奶奶寿宴上的客人离席散去,婶子和女儿这才收拾残局,用烧煤取暖的火炉热一下剩菜吃饭。不巧炉子无人照看,灭了,屋里的气温零下1摄氏度,半年多没见的娘俩,一起吃了一顿剩的冷菜。现在,我成了家族唯一念书走出去的男丁,可以随男劳力上席,陪酒,不用跟女眷一起吃剩菜,终于有底气跟老爷谈论女人不上桌的陈规旧俗。
 
   可能,只有一个例外。作为耕读走出去的男丁,老爷希望我能讨一个工业户口(城市)的媳妇。“如果城里的媳妇要上桌呢?”我问。“给她单独开一席。”老爷爽快地说。这里的民间文化认为,有阶层地位的女人,是被视为无性别的,或者是可以跟男人平起平坐的。或许,传宗接代和墨守成规之间,这个老农民需要一个妥协。
 
   大约19年前,我的爷(乡音,即爸爸)觉得我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未雨绸缪给我盖婚房。喝上梁酒的那一天,爷让我一起跪拜姜子牙之类的神仙,祈求上梁大吉,娘照例在厨房忙活,给盖房的男劳力们张罗一桌好菜。其时我才是一个初中生,不过历经思想洗礼,我学着课本里那些英雄人物,勇敢地站在神仙牌位前,大声斥责磕头拜神是封建礼教。
 
  作为一个晚辈,在于庄,这称得上是大逆不道。我爷颜面尽失,他甚至气得从房顶上跳下来,用拳脚平息了少年的忤逆。饥饿时的记忆就像身体上的一道疤痕,清晰无比,何况还挨了一顿揍,疤痕上撒了盐。男劳力们喝完上梁酒散去,娘带着我吃剩菜,她用筷子拨拉着盘里的菜汤抱怨,“下力的真能吃,一点儿好东西都没剩下。”这段话记忆犹新。
 
     十多年来,我一直佯装一个文化人,试图从庄里寻找出一个勇敢的女人或男人,像当时的懵懂少年,带领大家反叛女人不上桌这些陈规旧俗。春节磕头拜年,我寻遍于庄,始终没能找到我希望出现的那个反叛者,却发现反叛正在每个人的心里默默萌生。“现在比以前宽裕了,家族老人过生日,女人小孩都算进去,多订两桌菜,男人女人都能坐一起。”老爷说,女人不上桌因为是老旧风俗,政府、村委和红白理事会没有专门的规定,但这五六年以来,家家户户有钱了,女人不上桌的旧俗开始发生变化,“以前谁家女人上桌笑话谁,现在谁家新媳妇不上桌笑话谁,男人吃饭女人看着,确实不是那么回事。”
 
  2月7日,一位在镇上当领导的干部跟我说,女人不上桌的传统必然是陋习,目前并无专门的政策约束,但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陋习将逐步消退。几名留在县城家乡的女同学也告诉我,如今家里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年轻人参与到家族事务,女人不上桌的老礼儿失去了人心,“可能只有老辈人还讲究。” 这片土地上任劳任怨的女人们,陈规旧俗就像撒种的麦子地,偶尔也长出自由的蒲公英。婶子希望,无拘无束的生活在她三岁的外孙女身上生根发芽,“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绝不吃剩菜剩饭。”    

龙翔天下 发表于  2019-02-10 20:35:13 16字 ( 0/140)

老婆都娶不起,让光棍坚持不上席?

  


      序幕:“为什么女的不能上桌?”我问老爷。“因为过去不宽裕,好东西得紧着客人。”老爷说。“有没有觉得男女不平等?”
“自古以来就这样。”“宴席上,我奶奶、我娘和婶子要是上桌了呢?”“她们保险(肯定)不敢,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不信你问她们。”他说。女随母规,婶子不上桌,女儿也来到豆腐坊喂自己三岁多的孩子。不过婶子希望,等孙女长大后,“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不吃剩菜剩饭”。

  人间万象 : 2019年2月1日,农历腊月二十七,适逢大奶奶(乡音,这里指爷爷的嫂子)85岁生日,生日宴席摆在大奶奶的儿子家,即由我的叔叔和婶子张罗。以往,起码15年前,红白之事,乃是农人们举全村之力才能完成的大事。东家借条凳,西家借碗筷,事主家提前两天赶集备菜,夏天,为防腐烂,备好的肉菜放在水桶里,水桶系在井口保鲜,全村各户也乐意贡献出水井,万一肉腐败变质,当然舍不得扔,非得用辣椒和咸盐才能遮味。

 
   每逢公事,家族长者接管了一切,我家自是老爷(乡音,即爷爷)主持。我的老爷今年80岁,是于庄红白理事会会长,掌管着全庄的婚丧大仪。他曾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干部,大背头,中山装,赵本山样式的帽子常年扣在头上,讲话时要把中山装披在肩上,一只手插腰,一只手在空中比画,十分威严。
 
  一堂顺理成章的宴席是关乎家族颜面的大事,菜肴的丰盛、座次的礼数、劝酒的热情,尽显男人们的待客之道。在后厨忙活的女眷们,烧火洗碗刷碟包水饺,哪怕无事也要专门候着。小孩子当然是更不能上桌的,大人给抓一把花生米,一张煎饼卷大肉,平时难得,十分解馋。“大娘,婶子,别忙活了,一起吃吧”——尽管客人有礼让女眷的习俗和环节,女眷们都以忙为由婉拒,以示贤惠。
 
  老爷告诉我,只有结婚和大家族办寿宴,来了女客,才有专门的女席,家族女眷依照辈分上席陪客,这才有机会上桌吃饭,刚过门的媳妇辈分最低,数年间上不了桌。相较于男人们坐条凳和大八仙桌,女席则是矮凳和小八仙桌,不过只要上席,女人饮酒也是无妨的。
其他时令待客,新女婿认门,新媳妇生孩子,喝上梁酒,或者麦收之后农闲时的来客,女人和孩子几乎没有上正桌吃饭的机会。
 
  大奶奶的寿宴在正午12点开席,因为客人不多,男女宾客凑成一桌,五次三番礼让之后,按长幼亲疏依次就座。以往,作为家里的男劳力,叔叔待客,陪酒,婶子炒菜,下水饺,伺候客人,这些操持已经给了她充足的理由,不上桌吃饭。如今,日子好过了,宴席少有人自家炒菜。只提前一天打个电话,饭店就准时把饭菜送上门。一桌客人,叔叔定了十二个菜,280元,丸子肘子,双鸡双鱼,是一桌体面的菜肴。
 
  即便是订菜上门,后厨没有可忙的,婶子仍然不上桌吃饭,推辞的理由是,“豆腐坊要磨豆子,忙。”磨豆子并不急于连一顿饭的工夫都没有,私下里,我问婶子,怎么不上桌吃饭,“都是客人,我坐下不好看。”她说。

  女随母规,婶子已经出嫁的亲生女儿,虽然是来给奶奶祝寿,也没有上桌吃饭。于庄的宴席往往在中午12点开始,两三点结束。没吃饭的女眷们不能当着客人面吃饭,待客人离去,女眷收拾狼藉杯盘,女人和孩子才开始吃客人剩下的残羹冷炙。尽管是客人的剩菜,哪怕如今看来,仍是比家常饭菜要可口的。
 
  儿时,娘领着我忙活一场婚宴,吃客人的剩菜时,一盆鸡肉仅剩几块,眼疾手快又嘴馋的堂弟,夹一块鸡肉,啃一口吐上唾沫,再夹一块,啃一口吐上唾沫,这样的伎俩夹走了所有的鸡肉,当时挨一顿揍,至今仍为笑谈,亦可见物质拮据时的笑中带泪。大概也正因如此,在勉强填饱肚皮的年代,老爷说,讲究的客人不会把盘子吃干净,多少留一点儿,而在有些地方,还流传着客人“吃鱼不翻身”的习俗,留下另一半鱼,给吃剩菜的女人和孩子。这日下午三点多,大奶奶寿宴上的客人离席散去,婶子和女儿这才收拾残局,用烧煤取暖的火炉热一下剩菜吃饭。不巧炉子无人照看,灭了,屋里的气温零下1摄氏度,半年多没见的娘俩,一起吃了一顿剩的冷菜。现在,我成了家族唯一念书走出去的男丁,可以随男劳力上席,陪酒,不用跟女眷一起吃剩菜,终于有底气跟老爷谈论女人不上桌的陈规旧俗。
 
   可能,只有一个例外。作为耕读走出去的男丁,老爷希望我能讨一个工业户口(城市)的媳妇。“如果城里的媳妇要上桌呢?”我问。“给她单独开一席。”老爷爽快地说。这里的民间文化认为,有阶层地位的女人,是被视为无性别的,或者是可以跟男人平起平坐的。或许,传宗接代和墨守成规之间,这个老农民需要一个妥协。
 
   大约19年前,我的爷(乡音,即爸爸)觉得我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未雨绸缪给我盖婚房。喝上梁酒的那一天,爷让我一起跪拜姜子牙之类的神仙,祈求上梁大吉,娘照例在厨房忙活,给盖房的男劳力们张罗一桌好菜。其时我才是一个初中生,不过历经思想洗礼,我学着课本里那些英雄人物,勇敢地站在神仙牌位前,大声斥责磕头拜神是封建礼教。
 
  作为一个晚辈,在于庄,这称得上是大逆不道。我爷颜面尽失,他甚至气得从房顶上跳下来,用拳脚平息了少年的忤逆。饥饿时的记忆就像身体上的一道疤痕,清晰无比,何况还挨了一顿揍,疤痕上撒了盐。男劳力们喝完上梁酒散去,娘带着我吃剩菜,她用筷子拨拉着盘里的菜汤抱怨,“下力的真能吃,一点儿好东西都没剩下。”这段话记忆犹新。
 
     十多年来,我一直佯装一个文化人,试图从庄里寻找出一个勇敢的女人或男人,像当时的懵懂少年,带领大家反叛女人不上桌这些陈规旧俗。春节磕头拜年,我寻遍于庄,始终没能找到我希望出现的那个反叛者,却发现反叛正在每个人的心里默默萌生。“现在比以前宽裕了,家族老人过生日,女人小孩都算进去,多订两桌菜,男人女人都能坐一起。”老爷说,女人不上桌因为是老旧风俗,政府、村委和红白理事会没有专门的规定,但这五六年以来,家家户户有钱了,女人不上桌的旧俗开始发生变化,“以前谁家女人上桌笑话谁,现在谁家新媳妇不上桌笑话谁,男人吃饭女人看着,确实不是那么回事。”
 
  2月7日,一位在镇上当领导的干部跟我说,女人不上桌的传统必然是陋习,目前并无专门的政策约束,但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陋习将逐步消退。几名留在县城家乡的女同学也告诉我,如今家里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年轻人参与到家族事务,女人不上桌的老礼儿失去了人心,“可能只有老辈人还讲究。” 这片土地上任劳任怨的女人们,陈规旧俗就像撒种的麦子地,偶尔也长出自由的蒲公英。婶子希望,无拘无束的生活在她三岁的外孙女身上生根发芽,“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绝不吃剩菜剩饭。”    

君语 发表于  2019-02-10 20:36:45 58字 ( 0/163)

历史原因是有的,不上酒桌是怕沾上秦淮二字,现在取缔后只是惯性。女权要破的是妻随夫姓的陈旧风俗,可以区分是否汉传约教。

  


      序幕:“为什么女的不能上桌?”我问老爷。“因为过去不宽裕,好东西得紧着客人。”老爷说。“有没有觉得男女不平等?”
“自古以来就这样。”“宴席上,我奶奶、我娘和婶子要是上桌了呢?”“她们保险(肯定)不敢,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不信你问她们。”他说。女随母规,婶子不上桌,女儿也来到豆腐坊喂自己三岁多的孩子。不过婶子希望,等孙女长大后,“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不吃剩菜剩饭”。

  人间万象 : 2019年2月1日,农历腊月二十七,适逢大奶奶(乡音,这里指爷爷的嫂子)85岁生日,生日宴席摆在大奶奶的儿子家,即由我的叔叔和婶子张罗。以往,起码15年前,红白之事,乃是农人们举全村之力才能完成的大事。东家借条凳,西家借碗筷,事主家提前两天赶集备菜,夏天,为防腐烂,备好的肉菜放在水桶里,水桶系在井口保鲜,全村各户也乐意贡献出水井,万一肉腐败变质,当然舍不得扔,非得用辣椒和咸盐才能遮味。

 
   每逢公事,家族长者接管了一切,我家自是老爷(乡音,即爷爷)主持。我的老爷今年80岁,是于庄红白理事会会长,掌管着全庄的婚丧大仪。他曾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干部,大背头,中山装,赵本山样式的帽子常年扣在头上,讲话时要把中山装披在肩上,一只手插腰,一只手在空中比画,十分威严。
 
  一堂顺理成章的宴席是关乎家族颜面的大事,菜肴的丰盛、座次的礼数、劝酒的热情,尽显男人们的待客之道。在后厨忙活的女眷们,烧火洗碗刷碟包水饺,哪怕无事也要专门候着。小孩子当然是更不能上桌的,大人给抓一把花生米,一张煎饼卷大肉,平时难得,十分解馋。“大娘,婶子,别忙活了,一起吃吧”——尽管客人有礼让女眷的习俗和环节,女眷们都以忙为由婉拒,以示贤惠。
 
  老爷告诉我,只有结婚和大家族办寿宴,来了女客,才有专门的女席,家族女眷依照辈分上席陪客,这才有机会上桌吃饭,刚过门的媳妇辈分最低,数年间上不了桌。相较于男人们坐条凳和大八仙桌,女席则是矮凳和小八仙桌,不过只要上席,女人饮酒也是无妨的。
其他时令待客,新女婿认门,新媳妇生孩子,喝上梁酒,或者麦收之后农闲时的来客,女人和孩子几乎没有上正桌吃饭的机会。
 
  大奶奶的寿宴在正午12点开席,因为客人不多,男女宾客凑成一桌,五次三番礼让之后,按长幼亲疏依次就座。以往,作为家里的男劳力,叔叔待客,陪酒,婶子炒菜,下水饺,伺候客人,这些操持已经给了她充足的理由,不上桌吃饭。如今,日子好过了,宴席少有人自家炒菜。只提前一天打个电话,饭店就准时把饭菜送上门。一桌客人,叔叔定了十二个菜,280元,丸子肘子,双鸡双鱼,是一桌体面的菜肴。
 
  即便是订菜上门,后厨没有可忙的,婶子仍然不上桌吃饭,推辞的理由是,“豆腐坊要磨豆子,忙。”磨豆子并不急于连一顿饭的工夫都没有,私下里,我问婶子,怎么不上桌吃饭,“都是客人,我坐下不好看。”她说。

  女随母规,婶子已经出嫁的亲生女儿,虽然是来给奶奶祝寿,也没有上桌吃饭。于庄的宴席往往在中午12点开始,两三点结束。没吃饭的女眷们不能当着客人面吃饭,待客人离去,女眷收拾狼藉杯盘,女人和孩子才开始吃客人剩下的残羹冷炙。尽管是客人的剩菜,哪怕如今看来,仍是比家常饭菜要可口的。
 
  儿时,娘领着我忙活一场婚宴,吃客人的剩菜时,一盆鸡肉仅剩几块,眼疾手快又嘴馋的堂弟,夹一块鸡肉,啃一口吐上唾沫,再夹一块,啃一口吐上唾沫,这样的伎俩夹走了所有的鸡肉,当时挨一顿揍,至今仍为笑谈,亦可见物质拮据时的笑中带泪。大概也正因如此,在勉强填饱肚皮的年代,老爷说,讲究的客人不会把盘子吃干净,多少留一点儿,而在有些地方,还流传着客人“吃鱼不翻身”的习俗,留下另一半鱼,给吃剩菜的女人和孩子。这日下午三点多,大奶奶寿宴上的客人离席散去,婶子和女儿这才收拾残局,用烧煤取暖的火炉热一下剩菜吃饭。不巧炉子无人照看,灭了,屋里的气温零下1摄氏度,半年多没见的娘俩,一起吃了一顿剩的冷菜。现在,我成了家族唯一念书走出去的男丁,可以随男劳力上席,陪酒,不用跟女眷一起吃剩菜,终于有底气跟老爷谈论女人不上桌的陈规旧俗。
 
   可能,只有一个例外。作为耕读走出去的男丁,老爷希望我能讨一个工业户口(城市)的媳妇。“如果城里的媳妇要上桌呢?”我问。“给她单独开一席。”老爷爽快地说。这里的民间文化认为,有阶层地位的女人,是被视为无性别的,或者是可以跟男人平起平坐的。或许,传宗接代和墨守成规之间,这个老农民需要一个妥协。
 
   大约19年前,我的爷(乡音,即爸爸)觉得我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未雨绸缪给我盖婚房。喝上梁酒的那一天,爷让我一起跪拜姜子牙之类的神仙,祈求上梁大吉,娘照例在厨房忙活,给盖房的男劳力们张罗一桌好菜。其时我才是一个初中生,不过历经思想洗礼,我学着课本里那些英雄人物,勇敢地站在神仙牌位前,大声斥责磕头拜神是封建礼教。
 
  作为一个晚辈,在于庄,这称得上是大逆不道。我爷颜面尽失,他甚至气得从房顶上跳下来,用拳脚平息了少年的忤逆。饥饿时的记忆就像身体上的一道疤痕,清晰无比,何况还挨了一顿揍,疤痕上撒了盐。男劳力们喝完上梁酒散去,娘带着我吃剩菜,她用筷子拨拉着盘里的菜汤抱怨,“下力的真能吃,一点儿好东西都没剩下。”这段话记忆犹新。
 
     十多年来,我一直佯装一个文化人,试图从庄里寻找出一个勇敢的女人或男人,像当时的懵懂少年,带领大家反叛女人不上桌这些陈规旧俗。春节磕头拜年,我寻遍于庄,始终没能找到我希望出现的那个反叛者,却发现反叛正在每个人的心里默默萌生。“现在比以前宽裕了,家族老人过生日,女人小孩都算进去,多订两桌菜,男人女人都能坐一起。”老爷说,女人不上桌因为是老旧风俗,政府、村委和红白理事会没有专门的规定,但这五六年以来,家家户户有钱了,女人不上桌的旧俗开始发生变化,“以前谁家女人上桌笑话谁,现在谁家新媳妇不上桌笑话谁,男人吃饭女人看着,确实不是那么回事。”
 
  2月7日,一位在镇上当领导的干部跟我说,女人不上桌的传统必然是陋习,目前并无专门的政策约束,但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陋习将逐步消退。几名留在县城家乡的女同学也告诉我,如今家里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年轻人参与到家族事务,女人不上桌的老礼儿失去了人心,“可能只有老辈人还讲究。” 这片土地上任劳任怨的女人们,陈规旧俗就像撒种的麦子地,偶尔也长出自由的蒲公英。婶子希望,无拘无束的生活在她三岁的外孙女身上生根发芽,“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绝不吃剩菜剩饭。”    

黄明玉 发表于  2019-02-10 21:19:28 44字 ( 0/226)

不是山东女人吃饭不上桌,是最起码的礼貌,如果有女客人,女客人如果要上桌,绝对得上桌培的。

  


      序幕:“为什么女的不能上桌?”我问老爷。“因为过去不宽裕,好东西得紧着客人。”老爷说。“有没有觉得男女不平等?”
“自古以来就这样。”“宴席上,我奶奶、我娘和婶子要是上桌了呢?”“她们保险(肯定)不敢,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不信你问她们。”他说。女随母规,婶子不上桌,女儿也来到豆腐坊喂自己三岁多的孩子。不过婶子希望,等孙女长大后,“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不吃剩菜剩饭”。

  人间万象 : 2019年2月1日,农历腊月二十七,适逢大奶奶(乡音,这里指爷爷的嫂子)85岁生日,生日宴席摆在大奶奶的儿子家,即由我的叔叔和婶子张罗。以往,起码15年前,红白之事,乃是农人们举全村之力才能完成的大事。东家借条凳,西家借碗筷,事主家提前两天赶集备菜,夏天,为防腐烂,备好的肉菜放在水桶里,水桶系在井口保鲜,全村各户也乐意贡献出水井,万一肉腐败变质,当然舍不得扔,非得用辣椒和咸盐才能遮味。

 
   每逢公事,家族长者接管了一切,我家自是老爷(乡音,即爷爷)主持。我的老爷今年80岁,是于庄红白理事会会长,掌管着全庄的婚丧大仪。他曾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干部,大背头,中山装,赵本山样式的帽子常年扣在头上,讲话时要把中山装披在肩上,一只手插腰,一只手在空中比画,十分威严。
 
  一堂顺理成章的宴席是关乎家族颜面的大事,菜肴的丰盛、座次的礼数、劝酒的热情,尽显男人们的待客之道。在后厨忙活的女眷们,烧火洗碗刷碟包水饺,哪怕无事也要专门候着。小孩子当然是更不能上桌的,大人给抓一把花生米,一张煎饼卷大肉,平时难得,十分解馋。“大娘,婶子,别忙活了,一起吃吧”——尽管客人有礼让女眷的习俗和环节,女眷们都以忙为由婉拒,以示贤惠。
 
  老爷告诉我,只有结婚和大家族办寿宴,来了女客,才有专门的女席,家族女眷依照辈分上席陪客,这才有机会上桌吃饭,刚过门的媳妇辈分最低,数年间上不了桌。相较于男人们坐条凳和大八仙桌,女席则是矮凳和小八仙桌,不过只要上席,女人饮酒也是无妨的。
其他时令待客,新女婿认门,新媳妇生孩子,喝上梁酒,或者麦收之后农闲时的来客,女人和孩子几乎没有上正桌吃饭的机会。
 
  大奶奶的寿宴在正午12点开席,因为客人不多,男女宾客凑成一桌,五次三番礼让之后,按长幼亲疏依次就座。以往,作为家里的男劳力,叔叔待客,陪酒,婶子炒菜,下水饺,伺候客人,这些操持已经给了她充足的理由,不上桌吃饭。如今,日子好过了,宴席少有人自家炒菜。只提前一天打个电话,饭店就准时把饭菜送上门。一桌客人,叔叔定了十二个菜,280元,丸子肘子,双鸡双鱼,是一桌体面的菜肴。
 
  即便是订菜上门,后厨没有可忙的,婶子仍然不上桌吃饭,推辞的理由是,“豆腐坊要磨豆子,忙。”磨豆子并不急于连一顿饭的工夫都没有,私下里,我问婶子,怎么不上桌吃饭,“都是客人,我坐下不好看。”她说。

  女随母规,婶子已经出嫁的亲生女儿,虽然是来给奶奶祝寿,也没有上桌吃饭。于庄的宴席往往在中午12点开始,两三点结束。没吃饭的女眷们不能当着客人面吃饭,待客人离去,女眷收拾狼藉杯盘,女人和孩子才开始吃客人剩下的残羹冷炙。尽管是客人的剩菜,哪怕如今看来,仍是比家常饭菜要可口的。
 
  儿时,娘领着我忙活一场婚宴,吃客人的剩菜时,一盆鸡肉仅剩几块,眼疾手快又嘴馋的堂弟,夹一块鸡肉,啃一口吐上唾沫,再夹一块,啃一口吐上唾沫,这样的伎俩夹走了所有的鸡肉,当时挨一顿揍,至今仍为笑谈,亦可见物质拮据时的笑中带泪。大概也正因如此,在勉强填饱肚皮的年代,老爷说,讲究的客人不会把盘子吃干净,多少留一点儿,而在有些地方,还流传着客人“吃鱼不翻身”的习俗,留下另一半鱼,给吃剩菜的女人和孩子。这日下午三点多,大奶奶寿宴上的客人离席散去,婶子和女儿这才收拾残局,用烧煤取暖的火炉热一下剩菜吃饭。不巧炉子无人照看,灭了,屋里的气温零下1摄氏度,半年多没见的娘俩,一起吃了一顿剩的冷菜。现在,我成了家族唯一念书走出去的男丁,可以随男劳力上席,陪酒,不用跟女眷一起吃剩菜,终于有底气跟老爷谈论女人不上桌的陈规旧俗。
 
   可能,只有一个例外。作为耕读走出去的男丁,老爷希望我能讨一个工业户口(城市)的媳妇。“如果城里的媳妇要上桌呢?”我问。“给她单独开一席。”老爷爽快地说。这里的民间文化认为,有阶层地位的女人,是被视为无性别的,或者是可以跟男人平起平坐的。或许,传宗接代和墨守成规之间,这个老农民需要一个妥协。
 
   大约19年前,我的爷(乡音,即爸爸)觉得我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未雨绸缪给我盖婚房。喝上梁酒的那一天,爷让我一起跪拜姜子牙之类的神仙,祈求上梁大吉,娘照例在厨房忙活,给盖房的男劳力们张罗一桌好菜。其时我才是一个初中生,不过历经思想洗礼,我学着课本里那些英雄人物,勇敢地站在神仙牌位前,大声斥责磕头拜神是封建礼教。
 
  作为一个晚辈,在于庄,这称得上是大逆不道。我爷颜面尽失,他甚至气得从房顶上跳下来,用拳脚平息了少年的忤逆。饥饿时的记忆就像身体上的一道疤痕,清晰无比,何况还挨了一顿揍,疤痕上撒了盐。男劳力们喝完上梁酒散去,娘带着我吃剩菜,她用筷子拨拉着盘里的菜汤抱怨,“下力的真能吃,一点儿好东西都没剩下。”这段话记忆犹新。
 
     十多年来,我一直佯装一个文化人,试图从庄里寻找出一个勇敢的女人或男人,像当时的懵懂少年,带领大家反叛女人不上桌这些陈规旧俗。春节磕头拜年,我寻遍于庄,始终没能找到我希望出现的那个反叛者,却发现反叛正在每个人的心里默默萌生。“现在比以前宽裕了,家族老人过生日,女人小孩都算进去,多订两桌菜,男人女人都能坐一起。”老爷说,女人不上桌因为是老旧风俗,政府、村委和红白理事会没有专门的规定,但这五六年以来,家家户户有钱了,女人不上桌的旧俗开始发生变化,“以前谁家女人上桌笑话谁,现在谁家新媳妇不上桌笑话谁,男人吃饭女人看着,确实不是那么回事。”
 
  2月7日,一位在镇上当领导的干部跟我说,女人不上桌的传统必然是陋习,目前并无专门的政策约束,但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陋习将逐步消退。几名留在县城家乡的女同学也告诉我,如今家里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年轻人参与到家族事务,女人不上桌的老礼儿失去了人心,“可能只有老辈人还讲究。” 这片土地上任劳任怨的女人们,陈规旧俗就像撒种的麦子地,偶尔也长出自由的蒲公英。婶子希望,无拘无束的生活在她三岁的外孙女身上生根发芽,“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绝不吃剩菜剩饭。”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9-02-10 21:24:51 5字 ( 0/145)

陈规陋习。

  


      序幕:“为什么女的不能上桌?”我问老爷。“因为过去不宽裕,好东西得紧着客人。”老爷说。“有没有觉得男女不平等?”
“自古以来就这样。”“宴席上,我奶奶、我娘和婶子要是上桌了呢?”“她们保险(肯定)不敢,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不信你问她们。”他说。女随母规,婶子不上桌,女儿也来到豆腐坊喂自己三岁多的孩子。不过婶子希望,等孙女长大后,“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不吃剩菜剩饭”。

  人间万象 : 2019年2月1日,农历腊月二十七,适逢大奶奶(乡音,这里指爷爷的嫂子)85岁生日,生日宴席摆在大奶奶的儿子家,即由我的叔叔和婶子张罗。以往,起码15年前,红白之事,乃是农人们举全村之力才能完成的大事。东家借条凳,西家借碗筷,事主家提前两天赶集备菜,夏天,为防腐烂,备好的肉菜放在水桶里,水桶系在井口保鲜,全村各户也乐意贡献出水井,万一肉腐败变质,当然舍不得扔,非得用辣椒和咸盐才能遮味。

 
   每逢公事,家族长者接管了一切,我家自是老爷(乡音,即爷爷)主持。我的老爷今年80岁,是于庄红白理事会会长,掌管着全庄的婚丧大仪。他曾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干部,大背头,中山装,赵本山样式的帽子常年扣在头上,讲话时要把中山装披在肩上,一只手插腰,一只手在空中比画,十分威严。
 
  一堂顺理成章的宴席是关乎家族颜面的大事,菜肴的丰盛、座次的礼数、劝酒的热情,尽显男人们的待客之道。在后厨忙活的女眷们,烧火洗碗刷碟包水饺,哪怕无事也要专门候着。小孩子当然是更不能上桌的,大人给抓一把花生米,一张煎饼卷大肉,平时难得,十分解馋。“大娘,婶子,别忙活了,一起吃吧”——尽管客人有礼让女眷的习俗和环节,女眷们都以忙为由婉拒,以示贤惠。
 
  老爷告诉我,只有结婚和大家族办寿宴,来了女客,才有专门的女席,家族女眷依照辈分上席陪客,这才有机会上桌吃饭,刚过门的媳妇辈分最低,数年间上不了桌。相较于男人们坐条凳和大八仙桌,女席则是矮凳和小八仙桌,不过只要上席,女人饮酒也是无妨的。
其他时令待客,新女婿认门,新媳妇生孩子,喝上梁酒,或者麦收之后农闲时的来客,女人和孩子几乎没有上正桌吃饭的机会。
 
  大奶奶的寿宴在正午12点开席,因为客人不多,男女宾客凑成一桌,五次三番礼让之后,按长幼亲疏依次就座。以往,作为家里的男劳力,叔叔待客,陪酒,婶子炒菜,下水饺,伺候客人,这些操持已经给了她充足的理由,不上桌吃饭。如今,日子好过了,宴席少有人自家炒菜。只提前一天打个电话,饭店就准时把饭菜送上门。一桌客人,叔叔定了十二个菜,280元,丸子肘子,双鸡双鱼,是一桌体面的菜肴。
 
  即便是订菜上门,后厨没有可忙的,婶子仍然不上桌吃饭,推辞的理由是,“豆腐坊要磨豆子,忙。”磨豆子并不急于连一顿饭的工夫都没有,私下里,我问婶子,怎么不上桌吃饭,“都是客人,我坐下不好看。”她说。

  女随母规,婶子已经出嫁的亲生女儿,虽然是来给奶奶祝寿,也没有上桌吃饭。于庄的宴席往往在中午12点开始,两三点结束。没吃饭的女眷们不能当着客人面吃饭,待客人离去,女眷收拾狼藉杯盘,女人和孩子才开始吃客人剩下的残羹冷炙。尽管是客人的剩菜,哪怕如今看来,仍是比家常饭菜要可口的。
 
  儿时,娘领着我忙活一场婚宴,吃客人的剩菜时,一盆鸡肉仅剩几块,眼疾手快又嘴馋的堂弟,夹一块鸡肉,啃一口吐上唾沫,再夹一块,啃一口吐上唾沫,这样的伎俩夹走了所有的鸡肉,当时挨一顿揍,至今仍为笑谈,亦可见物质拮据时的笑中带泪。大概也正因如此,在勉强填饱肚皮的年代,老爷说,讲究的客人不会把盘子吃干净,多少留一点儿,而在有些地方,还流传着客人“吃鱼不翻身”的习俗,留下另一半鱼,给吃剩菜的女人和孩子。这日下午三点多,大奶奶寿宴上的客人离席散去,婶子和女儿这才收拾残局,用烧煤取暖的火炉热一下剩菜吃饭。不巧炉子无人照看,灭了,屋里的气温零下1摄氏度,半年多没见的娘俩,一起吃了一顿剩的冷菜。现在,我成了家族唯一念书走出去的男丁,可以随男劳力上席,陪酒,不用跟女眷一起吃剩菜,终于有底气跟老爷谈论女人不上桌的陈规旧俗。
 
   可能,只有一个例外。作为耕读走出去的男丁,老爷希望我能讨一个工业户口(城市)的媳妇。“如果城里的媳妇要上桌呢?”我问。“给她单独开一席。”老爷爽快地说。这里的民间文化认为,有阶层地位的女人,是被视为无性别的,或者是可以跟男人平起平坐的。或许,传宗接代和墨守成规之间,这个老农民需要一个妥协。
 
   大约19年前,我的爷(乡音,即爸爸)觉得我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未雨绸缪给我盖婚房。喝上梁酒的那一天,爷让我一起跪拜姜子牙之类的神仙,祈求上梁大吉,娘照例在厨房忙活,给盖房的男劳力们张罗一桌好菜。其时我才是一个初中生,不过历经思想洗礼,我学着课本里那些英雄人物,勇敢地站在神仙牌位前,大声斥责磕头拜神是封建礼教。
 
  作为一个晚辈,在于庄,这称得上是大逆不道。我爷颜面尽失,他甚至气得从房顶上跳下来,用拳脚平息了少年的忤逆。饥饿时的记忆就像身体上的一道疤痕,清晰无比,何况还挨了一顿揍,疤痕上撒了盐。男劳力们喝完上梁酒散去,娘带着我吃剩菜,她用筷子拨拉着盘里的菜汤抱怨,“下力的真能吃,一点儿好东西都没剩下。”这段话记忆犹新。
 
     十多年来,我一直佯装一个文化人,试图从庄里寻找出一个勇敢的女人或男人,像当时的懵懂少年,带领大家反叛女人不上桌这些陈规旧俗。春节磕头拜年,我寻遍于庄,始终没能找到我希望出现的那个反叛者,却发现反叛正在每个人的心里默默萌生。“现在比以前宽裕了,家族老人过生日,女人小孩都算进去,多订两桌菜,男人女人都能坐一起。”老爷说,女人不上桌因为是老旧风俗,政府、村委和红白理事会没有专门的规定,但这五六年以来,家家户户有钱了,女人不上桌的旧俗开始发生变化,“以前谁家女人上桌笑话谁,现在谁家新媳妇不上桌笑话谁,男人吃饭女人看着,确实不是那么回事。”
 
  2月7日,一位在镇上当领导的干部跟我说,女人不上桌的传统必然是陋习,目前并无专门的政策约束,但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陋习将逐步消退。几名留在县城家乡的女同学也告诉我,如今家里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年轻人参与到家族事务,女人不上桌的老礼儿失去了人心,“可能只有老辈人还讲究。” 这片土地上任劳任怨的女人们,陈规旧俗就像撒种的麦子地,偶尔也长出自由的蒲公英。婶子希望,无拘无束的生活在她三岁的外孙女身上生根发芽,“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绝不吃剩菜剩饭。”    

一是1 发表于  2019-02-10 21:35:10 82字 ( 0/382)

俺所在乡始迁祖来自山东,妇女不上桌曾有过,已淡去。老区留下的姊妹团传统很强势,加上这些年教育开化,女生已不是弱势,而小年幼的也从不会拿小大姐开玩笑,大老爷们更规

  


      序幕:“为什么女的不能上桌?”我问老爷。“因为过去不宽裕,好东西得紧着客人。”老爷说。“有没有觉得男女不平等?”
“自古以来就这样。”“宴席上,我奶奶、我娘和婶子要是上桌了呢?”“她们保险(肯定)不敢,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不信你问她们。”他说。女随母规,婶子不上桌,女儿也来到豆腐坊喂自己三岁多的孩子。不过婶子希望,等孙女长大后,“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不吃剩菜剩饭”。

  人间万象 : 2019年2月1日,农历腊月二十七,适逢大奶奶(乡音,这里指爷爷的嫂子)85岁生日,生日宴席摆在大奶奶的儿子家,即由我的叔叔和婶子张罗。以往,起码15年前,红白之事,乃是农人们举全村之力才能完成的大事。东家借条凳,西家借碗筷,事主家提前两天赶集备菜,夏天,为防腐烂,备好的肉菜放在水桶里,水桶系在井口保鲜,全村各户也乐意贡献出水井,万一肉腐败变质,当然舍不得扔,非得用辣椒和咸盐才能遮味。

 
   每逢公事,家族长者接管了一切,我家自是老爷(乡音,即爷爷)主持。我的老爷今年80岁,是于庄红白理事会会长,掌管着全庄的婚丧大仪。他曾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干部,大背头,中山装,赵本山样式的帽子常年扣在头上,讲话时要把中山装披在肩上,一只手插腰,一只手在空中比画,十分威严。
 
  一堂顺理成章的宴席是关乎家族颜面的大事,菜肴的丰盛、座次的礼数、劝酒的热情,尽显男人们的待客之道。在后厨忙活的女眷们,烧火洗碗刷碟包水饺,哪怕无事也要专门候着。小孩子当然是更不能上桌的,大人给抓一把花生米,一张煎饼卷大肉,平时难得,十分解馋。“大娘,婶子,别忙活了,一起吃吧”——尽管客人有礼让女眷的习俗和环节,女眷们都以忙为由婉拒,以示贤惠。
 
  老爷告诉我,只有结婚和大家族办寿宴,来了女客,才有专门的女席,家族女眷依照辈分上席陪客,这才有机会上桌吃饭,刚过门的媳妇辈分最低,数年间上不了桌。相较于男人们坐条凳和大八仙桌,女席则是矮凳和小八仙桌,不过只要上席,女人饮酒也是无妨的。
其他时令待客,新女婿认门,新媳妇生孩子,喝上梁酒,或者麦收之后农闲时的来客,女人和孩子几乎没有上正桌吃饭的机会。
 
  大奶奶的寿宴在正午12点开席,因为客人不多,男女宾客凑成一桌,五次三番礼让之后,按长幼亲疏依次就座。以往,作为家里的男劳力,叔叔待客,陪酒,婶子炒菜,下水饺,伺候客人,这些操持已经给了她充足的理由,不上桌吃饭。如今,日子好过了,宴席少有人自家炒菜。只提前一天打个电话,饭店就准时把饭菜送上门。一桌客人,叔叔定了十二个菜,280元,丸子肘子,双鸡双鱼,是一桌体面的菜肴。
 
  即便是订菜上门,后厨没有可忙的,婶子仍然不上桌吃饭,推辞的理由是,“豆腐坊要磨豆子,忙。”磨豆子并不急于连一顿饭的工夫都没有,私下里,我问婶子,怎么不上桌吃饭,“都是客人,我坐下不好看。”她说。

  女随母规,婶子已经出嫁的亲生女儿,虽然是来给奶奶祝寿,也没有上桌吃饭。于庄的宴席往往在中午12点开始,两三点结束。没吃饭的女眷们不能当着客人面吃饭,待客人离去,女眷收拾狼藉杯盘,女人和孩子才开始吃客人剩下的残羹冷炙。尽管是客人的剩菜,哪怕如今看来,仍是比家常饭菜要可口的。
 
  儿时,娘领着我忙活一场婚宴,吃客人的剩菜时,一盆鸡肉仅剩几块,眼疾手快又嘴馋的堂弟,夹一块鸡肉,啃一口吐上唾沫,再夹一块,啃一口吐上唾沫,这样的伎俩夹走了所有的鸡肉,当时挨一顿揍,至今仍为笑谈,亦可见物质拮据时的笑中带泪。大概也正因如此,在勉强填饱肚皮的年代,老爷说,讲究的客人不会把盘子吃干净,多少留一点儿,而在有些地方,还流传着客人“吃鱼不翻身”的习俗,留下另一半鱼,给吃剩菜的女人和孩子。这日下午三点多,大奶奶寿宴上的客人离席散去,婶子和女儿这才收拾残局,用烧煤取暖的火炉热一下剩菜吃饭。不巧炉子无人照看,灭了,屋里的气温零下1摄氏度,半年多没见的娘俩,一起吃了一顿剩的冷菜。现在,我成了家族唯一念书走出去的男丁,可以随男劳力上席,陪酒,不用跟女眷一起吃剩菜,终于有底气跟老爷谈论女人不上桌的陈规旧俗。
 
   可能,只有一个例外。作为耕读走出去的男丁,老爷希望我能讨一个工业户口(城市)的媳妇。“如果城里的媳妇要上桌呢?”我问。“给她单独开一席。”老爷爽快地说。这里的民间文化认为,有阶层地位的女人,是被视为无性别的,或者是可以跟男人平起平坐的。或许,传宗接代和墨守成规之间,这个老农民需要一个妥协。
 
   大约19年前,我的爷(乡音,即爸爸)觉得我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未雨绸缪给我盖婚房。喝上梁酒的那一天,爷让我一起跪拜姜子牙之类的神仙,祈求上梁大吉,娘照例在厨房忙活,给盖房的男劳力们张罗一桌好菜。其时我才是一个初中生,不过历经思想洗礼,我学着课本里那些英雄人物,勇敢地站在神仙牌位前,大声斥责磕头拜神是封建礼教。
 
  作为一个晚辈,在于庄,这称得上是大逆不道。我爷颜面尽失,他甚至气得从房顶上跳下来,用拳脚平息了少年的忤逆。饥饿时的记忆就像身体上的一道疤痕,清晰无比,何况还挨了一顿揍,疤痕上撒了盐。男劳力们喝完上梁酒散去,娘带着我吃剩菜,她用筷子拨拉着盘里的菜汤抱怨,“下力的真能吃,一点儿好东西都没剩下。”这段话记忆犹新。
 
     十多年来,我一直佯装一个文化人,试图从庄里寻找出一个勇敢的女人或男人,像当时的懵懂少年,带领大家反叛女人不上桌这些陈规旧俗。春节磕头拜年,我寻遍于庄,始终没能找到我希望出现的那个反叛者,却发现反叛正在每个人的心里默默萌生。“现在比以前宽裕了,家族老人过生日,女人小孩都算进去,多订两桌菜,男人女人都能坐一起。”老爷说,女人不上桌因为是老旧风俗,政府、村委和红白理事会没有专门的规定,但这五六年以来,家家户户有钱了,女人不上桌的旧俗开始发生变化,“以前谁家女人上桌笑话谁,现在谁家新媳妇不上桌笑话谁,男人吃饭女人看着,确实不是那么回事。”
 
  2月7日,一位在镇上当领导的干部跟我说,女人不上桌的传统必然是陋习,目前并无专门的政策约束,但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陋习将逐步消退。几名留在县城家乡的女同学也告诉我,如今家里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年轻人参与到家族事务,女人不上桌的老礼儿失去了人心,“可能只有老辈人还讲究。” 这片土地上任劳任怨的女人们,陈规旧俗就像撒种的麦子地,偶尔也长出自由的蒲公英。婶子希望,无拘无束的生活在她三岁的外孙女身上生根发芽,“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绝不吃剩菜剩饭。”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9-02-11 20:19:25 166字 ( 0/117)

过去,家家户户都是用【炉灶】做饭菜。由此,过去家里有客人来【喝酒吃饭】的时候,一般都是家里的【女人】在【灶房】里面忙着做饭做菜,其当然是没有时间上桌吃饭的啦。而

  


      序幕:“为什么女的不能上桌?”我问老爷。“因为过去不宽裕,好东西得紧着客人。”老爷说。“有没有觉得男女不平等?”
“自古以来就这样。”“宴席上,我奶奶、我娘和婶子要是上桌了呢?”“她们保险(肯定)不敢,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不信你问她们。”他说。女随母规,婶子不上桌,女儿也来到豆腐坊喂自己三岁多的孩子。不过婶子希望,等孙女长大后,“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不吃剩菜剩饭”。

  人间万象 : 2019年2月1日,农历腊月二十七,适逢大奶奶(乡音,这里指爷爷的嫂子)85岁生日,生日宴席摆在大奶奶的儿子家,即由我的叔叔和婶子张罗。以往,起码15年前,红白之事,乃是农人们举全村之力才能完成的大事。东家借条凳,西家借碗筷,事主家提前两天赶集备菜,夏天,为防腐烂,备好的肉菜放在水桶里,水桶系在井口保鲜,全村各户也乐意贡献出水井,万一肉腐败变质,当然舍不得扔,非得用辣椒和咸盐才能遮味。

 
   每逢公事,家族长者接管了一切,我家自是老爷(乡音,即爷爷)主持。我的老爷今年80岁,是于庄红白理事会会长,掌管着全庄的婚丧大仪。他曾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干部,大背头,中山装,赵本山样式的帽子常年扣在头上,讲话时要把中山装披在肩上,一只手插腰,一只手在空中比画,十分威严。
 
  一堂顺理成章的宴席是关乎家族颜面的大事,菜肴的丰盛、座次的礼数、劝酒的热情,尽显男人们的待客之道。在后厨忙活的女眷们,烧火洗碗刷碟包水饺,哪怕无事也要专门候着。小孩子当然是更不能上桌的,大人给抓一把花生米,一张煎饼卷大肉,平时难得,十分解馋。“大娘,婶子,别忙活了,一起吃吧”——尽管客人有礼让女眷的习俗和环节,女眷们都以忙为由婉拒,以示贤惠。
 
  老爷告诉我,只有结婚和大家族办寿宴,来了女客,才有专门的女席,家族女眷依照辈分上席陪客,这才有机会上桌吃饭,刚过门的媳妇辈分最低,数年间上不了桌。相较于男人们坐条凳和大八仙桌,女席则是矮凳和小八仙桌,不过只要上席,女人饮酒也是无妨的。
其他时令待客,新女婿认门,新媳妇生孩子,喝上梁酒,或者麦收之后农闲时的来客,女人和孩子几乎没有上正桌吃饭的机会。
 
  大奶奶的寿宴在正午12点开席,因为客人不多,男女宾客凑成一桌,五次三番礼让之后,按长幼亲疏依次就座。以往,作为家里的男劳力,叔叔待客,陪酒,婶子炒菜,下水饺,伺候客人,这些操持已经给了她充足的理由,不上桌吃饭。如今,日子好过了,宴席少有人自家炒菜。只提前一天打个电话,饭店就准时把饭菜送上门。一桌客人,叔叔定了十二个菜,280元,丸子肘子,双鸡双鱼,是一桌体面的菜肴。
 
  即便是订菜上门,后厨没有可忙的,婶子仍然不上桌吃饭,推辞的理由是,“豆腐坊要磨豆子,忙。”磨豆子并不急于连一顿饭的工夫都没有,私下里,我问婶子,怎么不上桌吃饭,“都是客人,我坐下不好看。”她说。

  女随母规,婶子已经出嫁的亲生女儿,虽然是来给奶奶祝寿,也没有上桌吃饭。于庄的宴席往往在中午12点开始,两三点结束。没吃饭的女眷们不能当着客人面吃饭,待客人离去,女眷收拾狼藉杯盘,女人和孩子才开始吃客人剩下的残羹冷炙。尽管是客人的剩菜,哪怕如今看来,仍是比家常饭菜要可口的。
 
  儿时,娘领着我忙活一场婚宴,吃客人的剩菜时,一盆鸡肉仅剩几块,眼疾手快又嘴馋的堂弟,夹一块鸡肉,啃一口吐上唾沫,再夹一块,啃一口吐上唾沫,这样的伎俩夹走了所有的鸡肉,当时挨一顿揍,至今仍为笑谈,亦可见物质拮据时的笑中带泪。大概也正因如此,在勉强填饱肚皮的年代,老爷说,讲究的客人不会把盘子吃干净,多少留一点儿,而在有些地方,还流传着客人“吃鱼不翻身”的习俗,留下另一半鱼,给吃剩菜的女人和孩子。这日下午三点多,大奶奶寿宴上的客人离席散去,婶子和女儿这才收拾残局,用烧煤取暖的火炉热一下剩菜吃饭。不巧炉子无人照看,灭了,屋里的气温零下1摄氏度,半年多没见的娘俩,一起吃了一顿剩的冷菜。现在,我成了家族唯一念书走出去的男丁,可以随男劳力上席,陪酒,不用跟女眷一起吃剩菜,终于有底气跟老爷谈论女人不上桌的陈规旧俗。
 
   可能,只有一个例外。作为耕读走出去的男丁,老爷希望我能讨一个工业户口(城市)的媳妇。“如果城里的媳妇要上桌呢?”我问。“给她单独开一席。”老爷爽快地说。这里的民间文化认为,有阶层地位的女人,是被视为无性别的,或者是可以跟男人平起平坐的。或许,传宗接代和墨守成规之间,这个老农民需要一个妥协。
 
   大约19年前,我的爷(乡音,即爸爸)觉得我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未雨绸缪给我盖婚房。喝上梁酒的那一天,爷让我一起跪拜姜子牙之类的神仙,祈求上梁大吉,娘照例在厨房忙活,给盖房的男劳力们张罗一桌好菜。其时我才是一个初中生,不过历经思想洗礼,我学着课本里那些英雄人物,勇敢地站在神仙牌位前,大声斥责磕头拜神是封建礼教。
 
  作为一个晚辈,在于庄,这称得上是大逆不道。我爷颜面尽失,他甚至气得从房顶上跳下来,用拳脚平息了少年的忤逆。饥饿时的记忆就像身体上的一道疤痕,清晰无比,何况还挨了一顿揍,疤痕上撒了盐。男劳力们喝完上梁酒散去,娘带着我吃剩菜,她用筷子拨拉着盘里的菜汤抱怨,“下力的真能吃,一点儿好东西都没剩下。”这段话记忆犹新。
 
     十多年来,我一直佯装一个文化人,试图从庄里寻找出一个勇敢的女人或男人,像当时的懵懂少年,带领大家反叛女人不上桌这些陈规旧俗。春节磕头拜年,我寻遍于庄,始终没能找到我希望出现的那个反叛者,却发现反叛正在每个人的心里默默萌生。“现在比以前宽裕了,家族老人过生日,女人小孩都算进去,多订两桌菜,男人女人都能坐一起。”老爷说,女人不上桌因为是老旧风俗,政府、村委和红白理事会没有专门的规定,但这五六年以来,家家户户有钱了,女人不上桌的旧俗开始发生变化,“以前谁家女人上桌笑话谁,现在谁家新媳妇不上桌笑话谁,男人吃饭女人看着,确实不是那么回事。”
 
  2月7日,一位在镇上当领导的干部跟我说,女人不上桌的传统必然是陋习,目前并无专门的政策约束,但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陋习将逐步消退。几名留在县城家乡的女同学也告诉我,如今家里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年轻人参与到家族事务,女人不上桌的老礼儿失去了人心,“可能只有老辈人还讲究。” 这片土地上任劳任怨的女人们,陈规旧俗就像撒种的麦子地,偶尔也长出自由的蒲公英。婶子希望,无拘无束的生活在她三岁的外孙女身上生根发芽,“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绝不吃剩菜剩饭。”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