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官多民少 发表于  2019-02-11 21:24:57 7字 ( 0/10)

内容 不见了

这个国家灭洋教干得比“义和团”狠百倍
作者:  后沙月光 

无论你翻看欧洲历史还是亚洲历史,从来没有一个国家“迫害”基督教是如此酷烈,时间如此之长,对本国国民如此之狠毒,屠杀人数如此之多,只有日本能做到。义和团跟这些比比又算得了什么?义和团运动是一场自发的爱国运动,它所处的历史环境,决定了它的局限性。


关于义和团,现在成了一些人作“深刻反思”状的最好道具,将其污名化之后, 顺利的将它演变为指责爱国主义的专用名词。

有一种语境是“中国必须铲除滋生义和团的土壤。”至于我们小时候在历史课本上所看到的义和团爱国主义精神,则被彻底否认,推翻。因为光是被义和团杀死的国人数量远远在洋人之上(残杀基督教民),按此逻辑,爱国就成了“害国”。

脱离历史背景和当时社会认知,用今天文明高尚科学理智的立场看待过去,义和团运动显得很恐怖恐怖。他们反对一切与科学有关的东西,包括铁路、电线杆,摄像等等。(梵蒂冈也极力反对铁路,电线杆,请忽略)

那么该如何看待义和团?按网络流行观点来看,义和团已经被打入了“黑名单”,并直接引申出“爱国贼”一词。

然而,这种选择性的分析,既不客观也不公开,它的观点夹带着私货。直接了当的说,就是为了让中国人相信自己愚昧野蛮,西洋人,日本人科学文明。

一边自卑,一边仰视!

将历史做一个横向对比的话,你会发现义和团在这个国家的“灭教锁国”运动面前,显然不值一提。

这个国家灭洋教干得比“义和团”狠百倍

这个国家就是日本,诛杀的同样是本国民众,但这段血腥历史被有心人隐去了,你甚至只能在网上发现这叫“宗教冲突”,残杀的人数也绝口不提,轻描淡写,若无其事,总之,不能让日本挂上愚昧野蛮的牌子。

日本人口远少于中国,但杀掉的本国天主教民众却远远多于中国,手段也更残忍,而且它是一场官方武装与民间共同实施的屠杀行为。

揭历史伤疤总会令人无法直视,但这段历史还是要记录给大家看看,否则太不公平,不是吗?

天主教在日本的渗透

这个国家灭洋教干得比“义和团”狠百倍

长崎,西坂,《二十六聖人記念碑》。

碑是为了纪念1597年被丰臣秀吉下令处死26名长崎天主教徒。后来这26人被梵蒂冈封列为圣人。

1622年,徳川秀忠又下令处死55名天主教徒。地点也是长崎西坂。这55人被梵蒂冈封列为福者。

1638年,岛原之乱,幕府军出动12.58万人,包围消灭了3.7万天主教起义军。

以上是被中国知日派“学者”过滤的信息,给人感觉并不酷烈,最后的用词是“消灭”,而不是常常用在中国反洋教运动中的“屠杀”。

就算这样,你也可以发现日本反洋教运动时间跨度之长。

一般认为是在1549年,西班牙人为首的传教团来到日本后,天主教才在日本遍地开花。

实际上天主教对日本的渗透始于1546年,为天主教组团进入日本带路的人是萨摩藩武士弥次郎。当时他杀人后,为了逃避仇家追杀,躲进了葡萄牙人停在山川港的货船里。

葡萄牙人带他逃出日本的条件是:接受洗礼!弥次郎果断接受了。逃亡到马六甲后,他又遇上了耶稣会的传教士方济格。

方济格见他骨骼清奇,是块传教的好材料,就将他送到果阿(现在印度领土)进行了系统的天主教教义和葡萄牙语学习。

从1549年起,弥次郎带着大批葡萄牙,西班牙传教士进入日本本岛。天主教有个特点,就是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首先就要搞定当权者,然后利用他的权力去推行教义,吸收教众。

当时日本沿海各大名,为了确保跟葡萄牙人贸易顺利,也欢迎天主教在领地里传教,日本的天主教徒被称为“吉利支丹”。

这些大名之中:丰后的大友宗麟,肥前的大村纯忠,摄津的高山右近慢慢就被洗脑成了天主教徒。大名被洗脑,其领地内的民众更是纷纷信奉了天主教。

可怕的是,肥前的大村纯忠在1580年将长崎港及茂木地区心甘情愿的送给了耶稣会,其它大名拼死拼活抢不到的宝地,天主教凭一张巧嘴,得啵得啵就轻松到手。

1582年,有的大名开始向罗马教廷派遣了使节,这时全日本的教众已有15万人,东自美浓藩,西至萨摩藩,大小教堂二百多个,信洋教的瞧不起信土教的。

信徒的构成又是武士和商人为主,摄津的高山右近几乎成了神的侍者。大村纯忠之所以将长崎送给天主教,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龙造寺氏要侵占此地。

与其被长年的敌人占据,不如送给洋人,这样看起来对大村比较有利。用中国话说就是“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这个国家灭洋教干得比“义和团”狠百倍

打着“爱心,施善”的传教士真实目的是什么?方济格给罗马的密信中写道:“从异教徒手中拯救日本人的灵魂,使其成为罗马教皇所有,使之成为葡萄牙与西班牙国王的忠实臣民。”另外还有定期的情报收集和汇报。

天主教的背后就是领土野心和政治目的,方济格在密信中也毫不掩饰,长崎就成了日本的传教中心。其实就是葡萄牙殖民地,这个殖民地是不费一枪一炮而轻松笑纳的。

这样发展下去,一神论的天主教必然与丰臣秀吉和信仰佛教,神道教普通日本人发生冲突。

天主教讲究什么?“天主(DEUS)创造一切,主宰一切,除天主之外再无别的神灵,唯一的上帝高于一切,要保持永远虔诚。”

日本出版了《基督教要理》一书,以问答式进行传播,颠覆了当时的日本社会主流价值观(君臣父子夫妻纲常),同时,信洋教的教民也以高人一等自居,经常侵害教区内不信教的町人,农民的利益和财产。

这跟义和团运动发生前的社会冲突因素非常相近,而当时的织田信长却觉得天主教有利于他对付敌人,便有意纵容了它的扩散。

四十年之后,当天主教成了日本社会一个挥之不去,愈演愈烈的恶梦时,一场反抗运动便随之而来。

日本这时经历了两个时代 :

安土桃山时代:织田信长在安土城,丰臣秀吉在伏见城(桃山),两人掌控大权的混战时代

江户时代:1600年德川家康在关原之战取胜,1603年德川在江户(东京)建立幕府(中国明清时期)。

 

织田信长讨阀各藩,以及本能寺之变,到丰臣秀吉掌权,这些历史过程,限于篇幅,跳过。

对天主教徒的屠杀

丰臣秀吉在1587年远征九州地区时,第一次被天主教教徒吓到,长崎居然成了教会的领地,而且好多大名也是教徒。

有件事真正激怒了丰臣秀吉,当他在博多坐阵指挥时,打算在有马氏的地盘上找几位美女过夜。

这在日本根本不叫事儿,但选中的美女全部拒绝了丰臣秀吉的陪睡要求,因为这不符合教义。丰臣秀吉卫队以死相胁时,美女们毫无惧色。

丰臣秀吉怒的不是女人不跟他睡觉,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所产生的愤怒,同年六月,丰臣秀吉下令“日本乃是神国,天主教乃外来邪教。”

邪教,人人得而诛之,这样一场由军民结合的对天主教徒屠杀运动拉开了帷幕。

而义和团则只是北方省份爱国民众的自发运动(忍无可忍),教民的猖狂不是现在中国人能想像的,但官兵并没有参于对天主教徒的镇压,中国,日本,谁文明?谁野蛮?

这个国家灭洋教干得比“义和团”狠百倍

一开始日本人对日本教民是杀杀停停,因为各大名战乱不断,以互撕为主,但后来从理论上提出杀教民有理的是德川幕府的顾问林罗山,他认为天主教会夺摄人心,最终全日本会沦为政教合一的傀儡国家。

林罗山没有公开主张杀教民,但他的逻辑使幕府相信,教民只能从肉体上消灭,别无他法,同时全日本锁国,宁可放弃与天主教国家贸易。

德川家康时代,天主教经历丰臣秀吉镇压之后,虽然长崎领地被没收,传教士被驱逐。

但是丰臣秀吉同时又宣布贸易不受影响,传教士偷偷搭商船进来的不减反增,不仅耶稣会,连圣方济各会,圣多明戈会也利用西班牙商船进入日本。

天主教力量反而后劲十足,连虾夷地(北海道)也有了教民,全国信众达75万人左右。

外国传教士越来越多,然后是本国神甫和修士的大量出现,天草岛,是熊本县的一个海岛,就这样一个地方,有耶稣教会学校,有日文版的各种传教书,还有《伊曾保物语》,这本书说中文名大家都知道《伊索寓言》。

教会音乐(弥撒经),唱诗,油画,铜版画等基督教文化载体在日本的渗入,无论是广度还是深度都超过了丰臣秀吉时代。

德川家康对天主教已经起了杀心,但碍于贸易需要,起初还保持宽大的态度,随着中国和荷兰商船的到来,幕府对葡萄牙和西班牙的依赖渐渐弱化。

1612年,骏府城(静冈市)内德川家康的心腹中出现了天主教徒,他们效忠教会,而只是在表面上效忠幕府,这让德川家康感到无比的恐惧。八格,摸到我的身边来了。

幕府马上清洗了这些人,并下令严禁天主教在京都,骏府等幕府直辖领地活动,禁令得到了饱受教民侵害的日本民众大力拥护。

德川家康观望一年后,这刀就举了起来。德川不举,将来日本民间也会有“义和团”运动。

一方面, 天主教对本土神道教和佛教的排斥(一神教得势永远是排它的),另一方面,日本当时很多家庭是一人信教,全家发狂,进而要邻居也信教,。

1613年,禁令推向全日本,再次宣布天主教为邪教,因为有很多殉教者。德川家康在举刀前两个月,还派出使节支仓常长去罗马朝见教皇,麻痹对方。

1615年,幕府再发禁令,外国商船只能开到平户和长崎港以外,其它各港一律禁止(中国船除外)。接着,日本船也不能开往菲律宾。

1633年,除了有将军奉书之外的日本船只不得出国,在国外居住五年以上的日本人不得回国(可能是天主教徒)。

1635年开始,只要是从海外回国的日本人一律处于死刑。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国民,另一个侧面也说明天主教渗入日本手段之厉害。

以上是锁国的几点主要政策,本质已经完成了日本锁国的准备工作。

屠杀方面,可谓花样百出,极其残忍,民众可以将教民捆绑起来,装进草袋,然后点火焚烧,大家来围观教民被活活烧烤的壮观场面。

还有一种是将教民装进草袋,吊放到深井里,村民在上面围观,吐口水,几天后再把死尸拉上来,再让更多的人围观教育一次。

但是一神教的东西一旦入脑,几乎无法摆脱,大多数教民仍然不惧酷刑,1622年由政府(幕府)出面在长崎宣判的有55人,25人火刑,30人斩首。

肥前岛原(长崎县)内,天主教根深蒂固,效忠幕府的领主松仓重政采取了锯脑袋的方式来震慑教民。

锯还不是铁锯,而是竹锯。对抓到的教民,全家不分男女老幼一个一个锯过去,竹锯其实并不是锯,画面你就脑补吧。

天草岛的寺泽广高来岛原学习交流杀人技术,觉得竹锯不错,就开始在天草岛也采用了这种方式。

这个国家灭洋教干得比“义和团”狠百倍

1637年10月,天草岛原大名(天主教徒)小西行长的家臣益田好次的儿子天草四郎,当时16岁,被岛原和天草两地天主教徒推选为首领,以天主教武士们为参谋,发动了教民起义。

三万七千人,包括妇女儿童在岛原南端的原城巩固工事,城内高处立起巨大的十字架,城墙上悬挂十字架旗帜和圣像。

城内的佛教徒和不信天主教民众,不参战,既可杀,于是,出现了佛教徒与天主教徒联合作战场的场面。

幕府派兵围剿起义军,以板仓重昌为大将,军队由板仓家兵和九州各大名的家兵组成。

1638年1月1日,板仓重昌战死。城内一片欢呼,这是天主显灵。

幕府老中松平信纲接过总指挥职务,以12万5千人围攻原城,断绝粮路,城内天主教徒仍坚信天主会显灵再次弄死对方主将。

1月11日,松平向荷兰海军求助,信奉新教的荷兰人非常乐意帮忙弄死这帮天主教徒,荷兰军舰连续炮轰原城14天。

一直到2月28日,原城才被攻破,天草四郎及部将全部战死,松平放手让手下武士开始屠城。

这些日本武士将信教的日本男人一律虐杀,而女人则要被脱光衣服游街示众,再将她们的孩子(包括乳婴)当面杀死,最后将女人凌辱至死,这就是武士道的精神。

从1613到1635期间,被屠杀的天主教徒有28万之多,这还不算原岛起义的这些人。

义和团杀了多少教民?一万不到吧,而且中国历代统治者从没有下令说因为宗教杀人,跟日本从上到下,全国动员杀教民怎么比?

肉体消灭之外还需要思想工作,这样才能彻底结束天主教在日本的传播。日本是如何甄别教民的?

1628年长崎地方官发明了“踏绘”法,就是将圣经或基督或圣母画像放在地上,让各户人家,一一往上踩过去,是不是天主教徒,一试便知。不踩的,直接抓走。

另外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举报也非常重要,包括家庭成员之间。

这个国家灭洋教干得比“义和团”狠百倍

1635年,踏绘法在全日本推广,非常有效,它把一些大屠杀之后的隐藏者也甄别了出来。要不是怎么说日本人聪明呢?

同时进到日本人的外国人(包括中国人,有天主教徒)也要进行这项测试后,敢踩圣像的才能来到日本。

踏绘法一直实行到了明治时期,1873年才完全结束,前后共实施了两百多年,中国历史上什么时候有这种做法?为什么非要说中国人排外野蛮愚昧?

既然信不信洋教甄别出来,那么就要给非教民以证明,这时期日本实行了“寺请证文”政策,即不论町人(工商业)农民,武士,也不论年龄,都要到佛寺里领一张证明,领证之前你必需成为该寺的终身施主。日本佛教也开始与政治紧密挂钩,成了思想警察。

无论你翻看欧洲历史还是亚洲历史,从来没有一个国家“迫害”基督教是如此酷烈,时间如此之长,对本国国民如此之狠毒,屠杀人数如此之多,只有日本能做到。

义和团跟这些比比又算得了什么?义和团运动是一场自发的爱国运动,它所处的历史环境,决定了它的局限性。

可怕的不是历史本身,而是有人在中国一直进行信息过滤,我相信绝大多数人是不知道日本这段历史的。

信息过滤的目的是什么?那些天天打着追求历史真相的各种帐号心知肚明。

我这种东西就算写了,它也是得不到传播的,因为不对网媒口味,实在瞒不住就一句话扔过来“不要比烂”。难道这就是追求真相的精神?

久而久之,网上的中国就变成了:从古至今,从头到脚都是黑暗的,世世代代要低头做人,认真反思。

义和团折射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有的人会自觉的替日本隐恶扬善,对自己国家却恰恰相反,甚至不惜歪曲?

真正值得我们反思的是,如何铲除滋生带路党的土壤?

【后沙月光,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后沙月光论古今”】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705/3582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