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9-02-10 10:16:49 34字 ( 0/158)

现在的假期都不是过节,是黄金周。当然黄金周也是一种文化,是发财文化。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刘朝阳政协委员 发表于  2019-02-10 10:36:53 0字 ( 0/211)

轻轻的你走了,正如你轻轻的来;你轻轻的招手,作别故乡的云彩。

轻轻的你走了,正如你轻轻的来;你轻轻的招手,作别故乡的云彩。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刘朝阳政协委员 发表于  2019-02-10 10:38:14 0字 ( 0/266)

汉斯回北京了,留言说:相聚总是短暂,祝愿却是永久:祝愿我亲爱的同学们一切顺利!事事顺意!再会!

汉斯回北京了,留言说:相聚总是短暂,祝愿却是永久:祝愿我亲爱的同学们一切顺利!事事顺意!再会!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强国2013 发表于  2019-02-10 11:50:58 0字 ( 0/167)

很写实,又哲理,像鲁迅和朱自清的结合体

很写实,又哲理,像鲁迅和朱自清的结合体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强国2013 发表于  2019-02-10 12:37:28 0字 ( 0/198)

过年满满的期待,劳累地奔波,飞快的时光,见到同学的喜悦,就是现在过年的收获!

过年满满的期待,劳累地奔波,飞快的时光,见到同学的喜悦,就是现在过年的收获!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强国2013 发表于  2019-02-10 12:41:07 0字 ( 0/168)

年,现在也叫春节,就这样过去了。年年岁岁曾相似,岁岁年年有不同。闲遐之时,不由得回忆起过去尤其小的时候过年的情景。我们的儿时,记事应从72年73年开始吧,那时的

年,现在也叫春节,就这样过去了。年年岁岁曾相似,岁岁年年有不同。闲遐之时,不由得回忆起过去尤其小的时候过年的情景。我们的儿时,记事应从72年73年开始吧,那时的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强国2013 发表于  2019-02-10 12:42:36 0字 ( 0/161)

觉得那时的年味很浓的,孩子们非常喜欢过年,快要过年时都显得比较兴奋;小孩子平时就不知道什么忧愁的,过年了更是觉得幸福得没得了。现在的孩子过年也应该是很高兴的,但

觉得那时的年味很浓的,孩子们非常喜欢过年,快要过年时都显得比较兴奋;小孩子平时就不知道什么忧愁的,过年了更是觉得幸福得没得了。现在的孩子过年也应该是很高兴的,但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强国2013 发表于  2019-02-10 12:43:22 0字 ( 0/172)

最让我们高兴的就是过年可以吃好的,穿新的:家里无论穷富,到了过年总要为孩子添置一两件新衣服和新鞋子;春节期间还可以享受好几天平时难以企望的美食,过年前几乎家家户

最让我们高兴的就是过年可以吃好的,穿新的:家里无论穷富,到了过年总要为孩子添置一两件新衣服和新鞋子;春节期间还可以享受好几天平时难以企望的美食,过年前几乎家家户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强国2013 发表于  2019-02-10 12:45:14 0字 ( 0/161)

大人可以较多地陪伴孩子,而且图吉利不因小事责罚孩子;过年要走亲访友,可以与远亲近朋的孩子交往和玩耍;春节前家家户户都要打扫卫生,家前屋后里里外外都比较干净,给人

大人可以较多地陪伴孩子,而且图吉利不因小事责罚孩子;过年要走亲访友,可以与远亲近朋的孩子交往和玩耍;春节前家家户户都要打扫卫生,家前屋后里里外外都比较干净,给人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强国2013 发表于  2019-02-10 12:46:38 0字 ( 0/174)

过年还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看戏,与鲁迅先生笔下的社戏差不多。有很多文艺爱好者,各有所长,他们在年前几个月就利用业余时间排练节目,节目內容主要是古装戏和时装戏,有时

过年还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看戏,与鲁迅先生笔下的社戏差不多。有很多文艺爱好者,各有所长,他们在年前几个月就利用业余时间排练节目,节目內容主要是古装戏和时装戏,有时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强国2013 发表于  2019-02-10 12:47:35 0字 ( 0/171)

有时是日场,有时有夜场,春节期间正是大冷天,演员们顶着严寒,十分认真投入;观众有本村的也有命邻村的,观赏热情远胜于现在人们看央视春晚。

有时是日场,有时有夜场,春节期间正是大冷天,演员们顶着严寒,十分认真投入;观众有本村的也有命邻村的,观赏热情远胜于现在人们看央视春晚。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西部修士 发表于  2019-02-10 14:18:47 0字 ( 0/150)

应该不是92粉,是90粉

应该不是92粉,是90粉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西部修士 发表于  2019-02-10 14:19:16 0字 ( 0/175)

没有富强粉的时候是标准粉

没有富强粉的时候是标准粉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西部修士 发表于  2019-02-10 14:20:15 0字 ( 0/141)

标准粉的饺子过年肯定是都吃到的,没人用黑面包饺子

标准粉的饺子过年肯定是都吃到的,没人用黑面包饺子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西部修士 发表于  2019-02-10 14:26:05 0字 ( 0/144)

那时候不是面的问题,而是肉一个月一斤,油三两。73年后,每年过年定量内粮食调剂每人改供1或2斤白面,1斤大米,增供1斤肉,粉碎四人帮后每月每人油增加1两

那时候不是面的问题,而是肉一个月一斤,油三两。73年后,每年过年定量内粮食调剂每人改供1或2斤白面,1斤大米,增供1斤肉,粉碎四人帮后每月每人油增加1两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西部修士 发表于  2019-02-10 17:48:45 0字 ( 0/143)

回复@第十阶层1:过年好

回复@第十阶层1:过年好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西部修士 发表于  2019-02-10 20:13:30 0字 ( 0/153)

那时候过年还凭票供应香烟

那时候过年还凭票供应香烟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西部修士 发表于  2019-02-10 20:15:15 0字 ( 0/140)

过年凭票供应的烟有各种卷烟厂的烟,可以买10盒

过年凭票供应的烟有各种卷烟厂的烟,可以买10盒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西部修士 发表于  2019-02-10 20:18:10 0字 ( 0/175)

如今过年都旅游了,相比过去的各地旅游景点、景区热,今年各地特色小镇在春节期间的热度明显提升,民俗节庆和特色民宿在春节期间都具有一定吸引力。

如今过年都旅游了,相比过去的各地旅游景点、景区热,今年各地特色小镇在春节期间的热度明显提升,民俗节庆和特色民宿在春节期间都具有一定吸引力。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刘朝阳政协委员 发表于  2019-02-10 21:51:09 0字 ( 0/148)

今年北方没有下雪

今年北方没有下雪 远离家乡到银川四十年了。但过年回家,回家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小的时候,过年过什么?主要是年夜饭和放鞭炮,后来我上大学那一年才有了看春晚。
        记得小时候的包头,一到年跟前总要下大雪。一个晚上过来,房前屋后被白雪覆盖,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
        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年的氛围渐渐地浓起来。
        备年货是家家必不可少的事。小时候食品紧张,吃豆腐、白菜、粉条、猪羊肉都要票。放寒假,我们哥俩总盯着附近的副食品店。记得有一年,在二百货附近的副食品店买回了一盆豆腐。当我们抬着一脸盆豆腐走过楼前的时候,引来了众多邻居啧啧称赞的目光,哥俩别提有多兴奋了。
       年前,父母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套新衣服。新衣服是照例要在腊月三十才能穿的。年夜饭、压岁钱也要等到年三十,只有放鞭炮可以提前。
       年三十前,孩子们通常是舍不得放鞭炮的,要等着到了30晚上,比拼谁家的鞭炮响!有时候,为了尝鲜,我会把家里的一长串鞭炮偷偷拆下几个来放。还有一种摔炮,一摔就响。于是墙上、地上、马路上、台阶上都留下了摔炮的痕迹。
        小时候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年味够足。为了祈求明年更美好,家里会多买一些鞭炮。小鞭、大鞭,尤其是二踢脚、窜天猴、彩花筒等。
放鞭炮虽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却有很多乐趣。
       二踢脚是一种双响的大炮仗,有一指节粗,十厘米长。
       其原理是将火药卷在密实的纸张内,利用火药爆炸产生的膨胀,炸开纸张,造成响声。因有二声响,所以叫二踢脚。一开始,下层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流”“乒”的一声冲开后门向下喷射。下喷的气流产生出向上的推力,将爆竹推向空中。紧接着,导火线恰好又引燃了上端密闭的火药,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爆开花。
        放二踢脚,包钢人是有些特点的。毕竟是钢厂。有的家长会利用废旧的细钢管做放鞭炮的钢架子。鞭炮架很实用,把二踢脚放到架子上一点,即安全又拉风。有的家里还做了放礼花的钢架子,把一尺粗的礼花放到架子上燃放,确实既安全又有档次。
        小时候,家里通常都有几个孩子。大家相互鼓励着放鞭炮,男孩子尤其要挑战二踢脚,能手拿着二踢脚放,被视为一种荣耀。
       每到三十,邻居和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放鞭炮。相互都要交流放炮经验。放二踢脚,先是在地下点燃放,接着是带着棉手套拿在手里放。有胆大的,摘了手套放。当摘了手套的孩子放了二踢脚时,眼睛里充满着得意和自豪,在小孩子眼中,那是勇敢的象征。
        我的胆子比较小一点,经常被耻笑,最后也会撞着胆子手拿着放二踢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放鞭炮充满了挑战性。
        三十的下午,父母齐上阵。通常要炒几个菜。记得是七八年,刚刚有了冻着的虾仁。这可是很多年见不到的好东西。冻着的虾仁放到碗里渐渐融化后,在油锅里炸,油焖虾仁。那在当时来讲,不亚于饕餮盛宴。当时吃虾仁的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吃肉都要买肥肉,肥肉可以榨油。用肥肉榨油剩下的肉渣,颜色焦黄,沾着糖很好吃。包头是不产木耳的。家里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木耳,年夜饭的时候就多了一道木耳炒肉。别提有多香了!以致于现在一到饭馆,见到有木耳炒肉,我总忍不住要点。
        小的时候,很少有白面吃。包出来的饺子都是黑黑的皮,俗称92粉。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就很奢侈了。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一年,头一次吃上了加拿大饺子粉。从此以后,家里逐渐有了白面饺子。
       没有春晚的时候,守岁是很难的事。三十晚上放鞭炮,包饺子到夜里12点吃饺子,早已成为惯例。可我总是等不到12点就睡着了。多年来一直如此。守岁的时候,家里照例要开灯,通常是我哥哥在夜里熬着不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了79年,家里买了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过年变得丰富和有趣了。那时春晚并没有直播,不过电视台倒是有些好节目。
        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施鸿鄂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于淑珍、朱逢博等。为此,我专门找了施鸿鄂、于淑珍、朱逢博等的专辑来听,当《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苏尼达之歌》等名曲响起来的时候,四十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现了出来。
        相比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是小时候的年味足。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喜欢小时候的过年。
(范力于银川先河)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