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1-12 20:38:03 0字 ( 0/152)

让每个人都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与发展方式又不违背社会普适的规矩。

让每个人都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与发展方式又不违背社会普适的规矩。

一个好的制度应当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牛顿的苹果

 

    有网友发了一篇文章《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作者认为:因为体制,说到底也是管制人,限制人,而不是激发人,促进人的。而从这意义上讲就是,体制、制度,也即无论什么样的体制、制度,其实都是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

 

    对他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作者为此,举了一个例子:改革前,那时农村没有承包地。而改革后一有承包地,大家都踊跃积极的去参与。可到后来,到把承包(其实就是单干)当成一种制度,当成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的时候,那到这时,农民、农村,对承包地还那么感兴趣吗?根本不感兴趣了。

 

     现在农村坚守在土地上的还有改革初期多吗?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抛荒现象,农村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不事耕种。这说明,改革的动力一般只在初期表现明显,改革的新鲜感也只出现在初期,一旦改革成为固定模式和制度后,就成了旧事物,就成了一种新的束缚,就面临着再次改革。这说明,任何制度要具有持久生命力,都必须顺应人性,不能一味守旧。同时也说明,任何制度一旦成为不可逾越的陈规,就不再是动力,而是一种阻力。

 

    我们国家向来流行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中国也是自古以来就遵循礼教的国家,最重要的思想应当就是等级、尊卑制度。这些思想应当是中国制度文化的根源。在新民主主义时代,当时的文人对礼教进行了批驳。1919111日,吴虞在《新青年》第6卷第6号上发表了《吃人与礼教》一文,他说:"我们如今应该明白了!吃人的就是讲礼教的!讲礼教的就是吃人的呀!"。鲁迅《花边文学·论秦理斋夫人事》:"这几年来,报章上常见有因经济的压迫,礼教的制裁而自杀的记事,但为了这些,便来开口或动笔的人是很少的。"叶圣陶《倪焕之》二十:"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

 

     今天,有网友发帖说:《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一个53岁一个49岁正值壮年,在社会上和学校里也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职务,到底是什么仇怨让谢冬青选择下如此不记后果、毁掉两个家庭的狠手?事发后有网友爆料称,谢冬青此前曾在网上发帖揭露两人其实积怨已久,很可能与罗交晚掌控的科研经费有关。

 

    一个搞科研项目,一个掌管着科研经费。项目需要经费支持,经费的申请和拨付,有着一套制度和程序。广州大学这个悲剧的发生,与其说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项目经费制度矛盾的爆发。突显了项目研究与经费支持之间的矛盾。同时也说明,这种制度已经成为限制科研发展的绊脚石、致命伤。

 

     2019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讲话,提到要给科学家松绑减负:“我们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造活力。科技创新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围绕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把科技体制改革引向深入,完善科研管理、科技评价奖励等制度,为科研主体简除烦苛、松绑放权。创新科技投入政策和经费管理制度,扩大科研人员在技术路线选择、资金使用、团队组建、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自主权。落实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薪酬激励制度......”

 

  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简政放权,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就是在制度上做减法,在行动上添活力,在管理上更灵活。制度最大的作用,更在于避免损失,而不在于规避风险。现在的制度追求精良完美,就在于将制度目的定位在规避风险,对每一步就细致规定,导致人们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创造性、主动性。有风险不一定导致损失,事实上只要有行动就会有风险。每每在投资上,我们的宣传口径是,风险越大,效益越高。因此,对制度的定位,应当是避免损失,而不是规避风险,即只要没有造成损失,就可以不给予处罚。比如说,某个人的某种操作,如果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损失,或者损失追回来了,则可以认为没有违反制度,不予以处罚。这样的制度,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的发生,而且更加人性化,更能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这就是这些年来,国家不断地简政放权,将很多事项由审批变为备案甚至无需备案,就在于这种认识。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9-01-12 21:06:21 22字 ( 0/125)

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这是想搞无政府主义吗?

一个好的制度应当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牛顿的苹果

 

    有网友发了一篇文章《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作者认为:因为体制,说到底也是管制人,限制人,而不是激发人,促进人的。而从这意义上讲就是,体制、制度,也即无论什么样的体制、制度,其实都是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

 

    对他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作者为此,举了一个例子:改革前,那时农村没有承包地。而改革后一有承包地,大家都踊跃积极的去参与。可到后来,到把承包(其实就是单干)当成一种制度,当成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的时候,那到这时,农民、农村,对承包地还那么感兴趣吗?根本不感兴趣了。

 

     现在农村坚守在土地上的还有改革初期多吗?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抛荒现象,农村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不事耕种。这说明,改革的动力一般只在初期表现明显,改革的新鲜感也只出现在初期,一旦改革成为固定模式和制度后,就成了旧事物,就成了一种新的束缚,就面临着再次改革。这说明,任何制度要具有持久生命力,都必须顺应人性,不能一味守旧。同时也说明,任何制度一旦成为不可逾越的陈规,就不再是动力,而是一种阻力。

 

    我们国家向来流行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中国也是自古以来就遵循礼教的国家,最重要的思想应当就是等级、尊卑制度。这些思想应当是中国制度文化的根源。在新民主主义时代,当时的文人对礼教进行了批驳。1919111日,吴虞在《新青年》第6卷第6号上发表了《吃人与礼教》一文,他说:"我们如今应该明白了!吃人的就是讲礼教的!讲礼教的就是吃人的呀!"。鲁迅《花边文学·论秦理斋夫人事》:"这几年来,报章上常见有因经济的压迫,礼教的制裁而自杀的记事,但为了这些,便来开口或动笔的人是很少的。"叶圣陶《倪焕之》二十:"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

 

     今天,有网友发帖说:《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一个53岁一个49岁正值壮年,在社会上和学校里也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职务,到底是什么仇怨让谢冬青选择下如此不记后果、毁掉两个家庭的狠手?事发后有网友爆料称,谢冬青此前曾在网上发帖揭露两人其实积怨已久,很可能与罗交晚掌控的科研经费有关。

 

    一个搞科研项目,一个掌管着科研经费。项目需要经费支持,经费的申请和拨付,有着一套制度和程序。广州大学这个悲剧的发生,与其说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项目经费制度矛盾的爆发。突显了项目研究与经费支持之间的矛盾。同时也说明,这种制度已经成为限制科研发展的绊脚石、致命伤。

 

     2019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讲话,提到要给科学家松绑减负:“我们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造活力。科技创新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围绕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把科技体制改革引向深入,完善科研管理、科技评价奖励等制度,为科研主体简除烦苛、松绑放权。创新科技投入政策和经费管理制度,扩大科研人员在技术路线选择、资金使用、团队组建、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自主权。落实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薪酬激励制度......”

 

  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简政放权,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就是在制度上做减法,在行动上添活力,在管理上更灵活。制度最大的作用,更在于避免损失,而不在于规避风险。现在的制度追求精良完美,就在于将制度目的定位在规避风险,对每一步就细致规定,导致人们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创造性、主动性。有风险不一定导致损失,事实上只要有行动就会有风险。每每在投资上,我们的宣传口径是,风险越大,效益越高。因此,对制度的定位,应当是避免损失,而不是规避风险,即只要没有造成损失,就可以不给予处罚。比如说,某个人的某种操作,如果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损失,或者损失追回来了,则可以认为没有违反制度,不予以处罚。这样的制度,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的发生,而且更加人性化,更能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这就是这些年来,国家不断地简政放权,将很多事项由审批变为备案甚至无需备案,就在于这种认识。

   

 

   

当代人 发表于  2019-01-12 21:19:15 0字 ( 0/125)

疏堵结合,领导为主。

疏堵结合,领导为主。

一个好的制度应当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牛顿的苹果

 

    有网友发了一篇文章《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作者认为:因为体制,说到底也是管制人,限制人,而不是激发人,促进人的。而从这意义上讲就是,体制、制度,也即无论什么样的体制、制度,其实都是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

 

    对他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作者为此,举了一个例子:改革前,那时农村没有承包地。而改革后一有承包地,大家都踊跃积极的去参与。可到后来,到把承包(其实就是单干)当成一种制度,当成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的时候,那到这时,农民、农村,对承包地还那么感兴趣吗?根本不感兴趣了。

 

     现在农村坚守在土地上的还有改革初期多吗?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抛荒现象,农村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不事耕种。这说明,改革的动力一般只在初期表现明显,改革的新鲜感也只出现在初期,一旦改革成为固定模式和制度后,就成了旧事物,就成了一种新的束缚,就面临着再次改革。这说明,任何制度要具有持久生命力,都必须顺应人性,不能一味守旧。同时也说明,任何制度一旦成为不可逾越的陈规,就不再是动力,而是一种阻力。

 

    我们国家向来流行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中国也是自古以来就遵循礼教的国家,最重要的思想应当就是等级、尊卑制度。这些思想应当是中国制度文化的根源。在新民主主义时代,当时的文人对礼教进行了批驳。1919111日,吴虞在《新青年》第6卷第6号上发表了《吃人与礼教》一文,他说:"我们如今应该明白了!吃人的就是讲礼教的!讲礼教的就是吃人的呀!"。鲁迅《花边文学·论秦理斋夫人事》:"这几年来,报章上常见有因经济的压迫,礼教的制裁而自杀的记事,但为了这些,便来开口或动笔的人是很少的。"叶圣陶《倪焕之》二十:"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

 

     今天,有网友发帖说:《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一个53岁一个49岁正值壮年,在社会上和学校里也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职务,到底是什么仇怨让谢冬青选择下如此不记后果、毁掉两个家庭的狠手?事发后有网友爆料称,谢冬青此前曾在网上发帖揭露两人其实积怨已久,很可能与罗交晚掌控的科研经费有关。

 

    一个搞科研项目,一个掌管着科研经费。项目需要经费支持,经费的申请和拨付,有着一套制度和程序。广州大学这个悲剧的发生,与其说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项目经费制度矛盾的爆发。突显了项目研究与经费支持之间的矛盾。同时也说明,这种制度已经成为限制科研发展的绊脚石、致命伤。

 

     2019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讲话,提到要给科学家松绑减负:“我们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造活力。科技创新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围绕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把科技体制改革引向深入,完善科研管理、科技评价奖励等制度,为科研主体简除烦苛、松绑放权。创新科技投入政策和经费管理制度,扩大科研人员在技术路线选择、资金使用、团队组建、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自主权。落实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薪酬激励制度......”

 

  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简政放权,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就是在制度上做减法,在行动上添活力,在管理上更灵活。制度最大的作用,更在于避免损失,而不在于规避风险。现在的制度追求精良完美,就在于将制度目的定位在规避风险,对每一步就细致规定,导致人们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创造性、主动性。有风险不一定导致损失,事实上只要有行动就会有风险。每每在投资上,我们的宣传口径是,风险越大,效益越高。因此,对制度的定位,应当是避免损失,而不是规避风险,即只要没有造成损失,就可以不给予处罚。比如说,某个人的某种操作,如果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损失,或者损失追回来了,则可以认为没有违反制度,不予以处罚。这样的制度,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的发生,而且更加人性化,更能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这就是这些年来,国家不断地简政放权,将很多事项由审批变为备案甚至无需备案,就在于这种认识。

   

 

   

花虫子X 发表于  2019-01-12 21:43:01 18字 ( 0/136)

与时俱进到奴隶社会,想达到什么目的?

一个好的制度应当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牛顿的苹果

 

    有网友发了一篇文章《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作者认为:因为体制,说到底也是管制人,限制人,而不是激发人,促进人的。而从这意义上讲就是,体制、制度,也即无论什么样的体制、制度,其实都是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

 

    对他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作者为此,举了一个例子:改革前,那时农村没有承包地。而改革后一有承包地,大家都踊跃积极的去参与。可到后来,到把承包(其实就是单干)当成一种制度,当成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的时候,那到这时,农民、农村,对承包地还那么感兴趣吗?根本不感兴趣了。

 

     现在农村坚守在土地上的还有改革初期多吗?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抛荒现象,农村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不事耕种。这说明,改革的动力一般只在初期表现明显,改革的新鲜感也只出现在初期,一旦改革成为固定模式和制度后,就成了旧事物,就成了一种新的束缚,就面临着再次改革。这说明,任何制度要具有持久生命力,都必须顺应人性,不能一味守旧。同时也说明,任何制度一旦成为不可逾越的陈规,就不再是动力,而是一种阻力。

 

    我们国家向来流行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中国也是自古以来就遵循礼教的国家,最重要的思想应当就是等级、尊卑制度。这些思想应当是中国制度文化的根源。在新民主主义时代,当时的文人对礼教进行了批驳。1919111日,吴虞在《新青年》第6卷第6号上发表了《吃人与礼教》一文,他说:"我们如今应该明白了!吃人的就是讲礼教的!讲礼教的就是吃人的呀!"。鲁迅《花边文学·论秦理斋夫人事》:"这几年来,报章上常见有因经济的压迫,礼教的制裁而自杀的记事,但为了这些,便来开口或动笔的人是很少的。"叶圣陶《倪焕之》二十:"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

 

     今天,有网友发帖说:《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一个53岁一个49岁正值壮年,在社会上和学校里也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职务,到底是什么仇怨让谢冬青选择下如此不记后果、毁掉两个家庭的狠手?事发后有网友爆料称,谢冬青此前曾在网上发帖揭露两人其实积怨已久,很可能与罗交晚掌控的科研经费有关。

 

    一个搞科研项目,一个掌管着科研经费。项目需要经费支持,经费的申请和拨付,有着一套制度和程序。广州大学这个悲剧的发生,与其说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项目经费制度矛盾的爆发。突显了项目研究与经费支持之间的矛盾。同时也说明,这种制度已经成为限制科研发展的绊脚石、致命伤。

 

     2019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讲话,提到要给科学家松绑减负:“我们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造活力。科技创新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围绕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把科技体制改革引向深入,完善科研管理、科技评价奖励等制度,为科研主体简除烦苛、松绑放权。创新科技投入政策和经费管理制度,扩大科研人员在技术路线选择、资金使用、团队组建、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自主权。落实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薪酬激励制度......”

 

  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简政放权,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就是在制度上做减法,在行动上添活力,在管理上更灵活。制度最大的作用,更在于避免损失,而不在于规避风险。现在的制度追求精良完美,就在于将制度目的定位在规避风险,对每一步就细致规定,导致人们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创造性、主动性。有风险不一定导致损失,事实上只要有行动就会有风险。每每在投资上,我们的宣传口径是,风险越大,效益越高。因此,对制度的定位,应当是避免损失,而不是规避风险,即只要没有造成损失,就可以不给予处罚。比如说,某个人的某种操作,如果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损失,或者损失追回来了,则可以认为没有违反制度,不予以处罚。这样的制度,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的发生,而且更加人性化,更能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这就是这些年来,国家不断地简政放权,将很多事项由审批变为备案甚至无需备案,就在于这种认识。

   

 

   

当代人 发表于  2019-01-12 21:57:47 0字 ( 0/141)

尊重知识产权,重奖科学创新。莫,反其道而行之。

尊重知识产权,重奖科学创新。莫,反其道而行之。

一个好的制度应当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牛顿的苹果

 

    有网友发了一篇文章《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作者认为:因为体制,说到底也是管制人,限制人,而不是激发人,促进人的。而从这意义上讲就是,体制、制度,也即无论什么样的体制、制度,其实都是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

 

    对他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作者为此,举了一个例子:改革前,那时农村没有承包地。而改革后一有承包地,大家都踊跃积极的去参与。可到后来,到把承包(其实就是单干)当成一种制度,当成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的时候,那到这时,农民、农村,对承包地还那么感兴趣吗?根本不感兴趣了。

 

     现在农村坚守在土地上的还有改革初期多吗?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抛荒现象,农村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不事耕种。这说明,改革的动力一般只在初期表现明显,改革的新鲜感也只出现在初期,一旦改革成为固定模式和制度后,就成了旧事物,就成了一种新的束缚,就面临着再次改革。这说明,任何制度要具有持久生命力,都必须顺应人性,不能一味守旧。同时也说明,任何制度一旦成为不可逾越的陈规,就不再是动力,而是一种阻力。

 

    我们国家向来流行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中国也是自古以来就遵循礼教的国家,最重要的思想应当就是等级、尊卑制度。这些思想应当是中国制度文化的根源。在新民主主义时代,当时的文人对礼教进行了批驳。1919111日,吴虞在《新青年》第6卷第6号上发表了《吃人与礼教》一文,他说:"我们如今应该明白了!吃人的就是讲礼教的!讲礼教的就是吃人的呀!"。鲁迅《花边文学·论秦理斋夫人事》:"这几年来,报章上常见有因经济的压迫,礼教的制裁而自杀的记事,但为了这些,便来开口或动笔的人是很少的。"叶圣陶《倪焕之》二十:"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

 

     今天,有网友发帖说:《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一个53岁一个49岁正值壮年,在社会上和学校里也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职务,到底是什么仇怨让谢冬青选择下如此不记后果、毁掉两个家庭的狠手?事发后有网友爆料称,谢冬青此前曾在网上发帖揭露两人其实积怨已久,很可能与罗交晚掌控的科研经费有关。

 

    一个搞科研项目,一个掌管着科研经费。项目需要经费支持,经费的申请和拨付,有着一套制度和程序。广州大学这个悲剧的发生,与其说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项目经费制度矛盾的爆发。突显了项目研究与经费支持之间的矛盾。同时也说明,这种制度已经成为限制科研发展的绊脚石、致命伤。

 

     2019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讲话,提到要给科学家松绑减负:“我们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造活力。科技创新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围绕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把科技体制改革引向深入,完善科研管理、科技评价奖励等制度,为科研主体简除烦苛、松绑放权。创新科技投入政策和经费管理制度,扩大科研人员在技术路线选择、资金使用、团队组建、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自主权。落实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薪酬激励制度......”

 

  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简政放权,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就是在制度上做减法,在行动上添活力,在管理上更灵活。制度最大的作用,更在于避免损失,而不在于规避风险。现在的制度追求精良完美,就在于将制度目的定位在规避风险,对每一步就细致规定,导致人们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创造性、主动性。有风险不一定导致损失,事实上只要有行动就会有风险。每每在投资上,我们的宣传口径是,风险越大,效益越高。因此,对制度的定位,应当是避免损失,而不是规避风险,即只要没有造成损失,就可以不给予处罚。比如说,某个人的某种操作,如果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损失,或者损失追回来了,则可以认为没有违反制度,不予以处罚。这样的制度,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的发生,而且更加人性化,更能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这就是这些年来,国家不断地简政放权,将很多事项由审批变为备案甚至无需备案,就在于这种认识。

   

 

   

当代人 发表于  2019-01-12 21:59:35 0字 ( 0/145)

以好制度好策略,让强国论坛成为强国的先锋论坛

以好制度好策略,让强国论坛成为强国的先锋论坛

一个好的制度应当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牛顿的苹果

 

    有网友发了一篇文章《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作者认为:因为体制,说到底也是管制人,限制人,而不是激发人,促进人的。而从这意义上讲就是,体制、制度,也即无论什么样的体制、制度,其实都是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

 

    对他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作者为此,举了一个例子:改革前,那时农村没有承包地。而改革后一有承包地,大家都踊跃积极的去参与。可到后来,到把承包(其实就是单干)当成一种制度,当成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的时候,那到这时,农民、农村,对承包地还那么感兴趣吗?根本不感兴趣了。

 

     现在农村坚守在土地上的还有改革初期多吗?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抛荒现象,农村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不事耕种。这说明,改革的动力一般只在初期表现明显,改革的新鲜感也只出现在初期,一旦改革成为固定模式和制度后,就成了旧事物,就成了一种新的束缚,就面临着再次改革。这说明,任何制度要具有持久生命力,都必须顺应人性,不能一味守旧。同时也说明,任何制度一旦成为不可逾越的陈规,就不再是动力,而是一种阻力。

 

    我们国家向来流行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中国也是自古以来就遵循礼教的国家,最重要的思想应当就是等级、尊卑制度。这些思想应当是中国制度文化的根源。在新民主主义时代,当时的文人对礼教进行了批驳。1919111日,吴虞在《新青年》第6卷第6号上发表了《吃人与礼教》一文,他说:"我们如今应该明白了!吃人的就是讲礼教的!讲礼教的就是吃人的呀!"。鲁迅《花边文学·论秦理斋夫人事》:"这几年来,报章上常见有因经济的压迫,礼教的制裁而自杀的记事,但为了这些,便来开口或动笔的人是很少的。"叶圣陶《倪焕之》二十:"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

 

     今天,有网友发帖说:《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一个53岁一个49岁正值壮年,在社会上和学校里也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职务,到底是什么仇怨让谢冬青选择下如此不记后果、毁掉两个家庭的狠手?事发后有网友爆料称,谢冬青此前曾在网上发帖揭露两人其实积怨已久,很可能与罗交晚掌控的科研经费有关。

 

    一个搞科研项目,一个掌管着科研经费。项目需要经费支持,经费的申请和拨付,有着一套制度和程序。广州大学这个悲剧的发生,与其说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项目经费制度矛盾的爆发。突显了项目研究与经费支持之间的矛盾。同时也说明,这种制度已经成为限制科研发展的绊脚石、致命伤。

 

     2019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讲话,提到要给科学家松绑减负:“我们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造活力。科技创新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围绕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把科技体制改革引向深入,完善科研管理、科技评价奖励等制度,为科研主体简除烦苛、松绑放权。创新科技投入政策和经费管理制度,扩大科研人员在技术路线选择、资金使用、团队组建、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自主权。落实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薪酬激励制度......”

 

  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简政放权,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就是在制度上做减法,在行动上添活力,在管理上更灵活。制度最大的作用,更在于避免损失,而不在于规避风险。现在的制度追求精良完美,就在于将制度目的定位在规避风险,对每一步就细致规定,导致人们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创造性、主动性。有风险不一定导致损失,事实上只要有行动就会有风险。每每在投资上,我们的宣传口径是,风险越大,效益越高。因此,对制度的定位,应当是避免损失,而不是规避风险,即只要没有造成损失,就可以不给予处罚。比如说,某个人的某种操作,如果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损失,或者损失追回来了,则可以认为没有违反制度,不予以处罚。这样的制度,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的发生,而且更加人性化,更能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这就是这些年来,国家不断地简政放权,将很多事项由审批变为备案甚至无需备案,就在于这种认识。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9-01-13 00:07:55 137字 ( 0/197)

只能说,不打算为防止问题殚精竭虑的人,就必然要为怎么解决问题而焦头烂额。能意识到这点并去持续努力的,叫高瞻远瞩,意识不到但为之苦恼却依然鼓足干劲去面对的,叫尽心

一个好的制度应当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牛顿的苹果

 

    有网友发了一篇文章《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作者认为:因为体制,说到底也是管制人,限制人,而不是激发人,促进人的。而从这意义上讲就是,体制、制度,也即无论什么样的体制、制度,其实都是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

 

    对他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作者为此,举了一个例子:改革前,那时农村没有承包地。而改革后一有承包地,大家都踊跃积极的去参与。可到后来,到把承包(其实就是单干)当成一种制度,当成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的时候,那到这时,农民、农村,对承包地还那么感兴趣吗?根本不感兴趣了。

 

     现在农村坚守在土地上的还有改革初期多吗?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抛荒现象,农村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不事耕种。这说明,改革的动力一般只在初期表现明显,改革的新鲜感也只出现在初期,一旦改革成为固定模式和制度后,就成了旧事物,就成了一种新的束缚,就面临着再次改革。这说明,任何制度要具有持久生命力,都必须顺应人性,不能一味守旧。同时也说明,任何制度一旦成为不可逾越的陈规,就不再是动力,而是一种阻力。

 

    我们国家向来流行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中国也是自古以来就遵循礼教的国家,最重要的思想应当就是等级、尊卑制度。这些思想应当是中国制度文化的根源。在新民主主义时代,当时的文人对礼教进行了批驳。1919111日,吴虞在《新青年》第6卷第6号上发表了《吃人与礼教》一文,他说:"我们如今应该明白了!吃人的就是讲礼教的!讲礼教的就是吃人的呀!"。鲁迅《花边文学·论秦理斋夫人事》:"这几年来,报章上常见有因经济的压迫,礼教的制裁而自杀的记事,但为了这些,便来开口或动笔的人是很少的。"叶圣陶《倪焕之》二十:"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

 

     今天,有网友发帖说:《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一个53岁一个49岁正值壮年,在社会上和学校里也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职务,到底是什么仇怨让谢冬青选择下如此不记后果、毁掉两个家庭的狠手?事发后有网友爆料称,谢冬青此前曾在网上发帖揭露两人其实积怨已久,很可能与罗交晚掌控的科研经费有关。

 

    一个搞科研项目,一个掌管着科研经费。项目需要经费支持,经费的申请和拨付,有着一套制度和程序。广州大学这个悲剧的发生,与其说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项目经费制度矛盾的爆发。突显了项目研究与经费支持之间的矛盾。同时也说明,这种制度已经成为限制科研发展的绊脚石、致命伤。

 

     2019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讲话,提到要给科学家松绑减负:“我们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造活力。科技创新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围绕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把科技体制改革引向深入,完善科研管理、科技评价奖励等制度,为科研主体简除烦苛、松绑放权。创新科技投入政策和经费管理制度,扩大科研人员在技术路线选择、资金使用、团队组建、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自主权。落实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薪酬激励制度......”

 

  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简政放权,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就是在制度上做减法,在行动上添活力,在管理上更灵活。制度最大的作用,更在于避免损失,而不在于规避风险。现在的制度追求精良完美,就在于将制度目的定位在规避风险,对每一步就细致规定,导致人们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创造性、主动性。有风险不一定导致损失,事实上只要有行动就会有风险。每每在投资上,我们的宣传口径是,风险越大,效益越高。因此,对制度的定位,应当是避免损失,而不是规避风险,即只要没有造成损失,就可以不给予处罚。比如说,某个人的某种操作,如果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损失,或者损失追回来了,则可以认为没有违反制度,不予以处罚。这样的制度,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的发生,而且更加人性化,更能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这就是这些年来,国家不断地简政放权,将很多事项由审批变为备案甚至无需备案,就在于这种认识。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1-13 06:37:35 0字 ( 0/146)

权力进笼子

权力进笼子

一个好的制度应当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牛顿的苹果

 

    有网友发了一篇文章《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作者认为:因为体制,说到底也是管制人,限制人,而不是激发人,促进人的。而从这意义上讲就是,体制、制度,也即无论什么样的体制、制度,其实都是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

 

    对他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作者为此,举了一个例子:改革前,那时农村没有承包地。而改革后一有承包地,大家都踊跃积极的去参与。可到后来,到把承包(其实就是单干)当成一种制度,当成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的时候,那到这时,农民、农村,对承包地还那么感兴趣吗?根本不感兴趣了。

 

     现在农村坚守在土地上的还有改革初期多吗?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抛荒现象,农村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不事耕种。这说明,改革的动力一般只在初期表现明显,改革的新鲜感也只出现在初期,一旦改革成为固定模式和制度后,就成了旧事物,就成了一种新的束缚,就面临着再次改革。这说明,任何制度要具有持久生命力,都必须顺应人性,不能一味守旧。同时也说明,任何制度一旦成为不可逾越的陈规,就不再是动力,而是一种阻力。

 

    我们国家向来流行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中国也是自古以来就遵循礼教的国家,最重要的思想应当就是等级、尊卑制度。这些思想应当是中国制度文化的根源。在新民主主义时代,当时的文人对礼教进行了批驳。1919111日,吴虞在《新青年》第6卷第6号上发表了《吃人与礼教》一文,他说:"我们如今应该明白了!吃人的就是讲礼教的!讲礼教的就是吃人的呀!"。鲁迅《花边文学·论秦理斋夫人事》:"这几年来,报章上常见有因经济的压迫,礼教的制裁而自杀的记事,但为了这些,便来开口或动笔的人是很少的。"叶圣陶《倪焕之》二十:"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

 

     今天,有网友发帖说:《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一个53岁一个49岁正值壮年,在社会上和学校里也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职务,到底是什么仇怨让谢冬青选择下如此不记后果、毁掉两个家庭的狠手?事发后有网友爆料称,谢冬青此前曾在网上发帖揭露两人其实积怨已久,很可能与罗交晚掌控的科研经费有关。

 

    一个搞科研项目,一个掌管着科研经费。项目需要经费支持,经费的申请和拨付,有着一套制度和程序。广州大学这个悲剧的发生,与其说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项目经费制度矛盾的爆发。突显了项目研究与经费支持之间的矛盾。同时也说明,这种制度已经成为限制科研发展的绊脚石、致命伤。

 

     2019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讲话,提到要给科学家松绑减负:“我们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造活力。科技创新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围绕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把科技体制改革引向深入,完善科研管理、科技评价奖励等制度,为科研主体简除烦苛、松绑放权。创新科技投入政策和经费管理制度,扩大科研人员在技术路线选择、资金使用、团队组建、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自主权。落实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薪酬激励制度......”

 

  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简政放权,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就是在制度上做减法,在行动上添活力,在管理上更灵活。制度最大的作用,更在于避免损失,而不在于规避风险。现在的制度追求精良完美,就在于将制度目的定位在规避风险,对每一步就细致规定,导致人们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创造性、主动性。有风险不一定导致损失,事实上只要有行动就会有风险。每每在投资上,我们的宣传口径是,风险越大,效益越高。因此,对制度的定位,应当是避免损失,而不是规避风险,即只要没有造成损失,就可以不给予处罚。比如说,某个人的某种操作,如果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损失,或者损失追回来了,则可以认为没有违反制度,不予以处罚。这样的制度,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的发生,而且更加人性化,更能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这就是这些年来,国家不断地简政放权,将很多事项由审批变为备案甚至无需备案,就在于这种认识。

   

 

   

qnyt 发表于  2019-01-13 09:28:21 12字 ( 0/179)

先看到官员公开个人财产。

一个好的制度应当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牛顿的苹果

 

    有网友发了一篇文章《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作者认为:因为体制,说到底也是管制人,限制人,而不是激发人,促进人的。而从这意义上讲就是,体制、制度,也即无论什么样的体制、制度,其实都是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

 

    对他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作者为此,举了一个例子:改革前,那时农村没有承包地。而改革后一有承包地,大家都踊跃积极的去参与。可到后来,到把承包(其实就是单干)当成一种制度,当成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的时候,那到这时,农民、农村,对承包地还那么感兴趣吗?根本不感兴趣了。

 

     现在农村坚守在土地上的还有改革初期多吗?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抛荒现象,农村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不事耕种。这说明,改革的动力一般只在初期表现明显,改革的新鲜感也只出现在初期,一旦改革成为固定模式和制度后,就成了旧事物,就成了一种新的束缚,就面临着再次改革。这说明,任何制度要具有持久生命力,都必须顺应人性,不能一味守旧。同时也说明,任何制度一旦成为不可逾越的陈规,就不再是动力,而是一种阻力。

 

    我们国家向来流行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中国也是自古以来就遵循礼教的国家,最重要的思想应当就是等级、尊卑制度。这些思想应当是中国制度文化的根源。在新民主主义时代,当时的文人对礼教进行了批驳。1919111日,吴虞在《新青年》第6卷第6号上发表了《吃人与礼教》一文,他说:"我们如今应该明白了!吃人的就是讲礼教的!讲礼教的就是吃人的呀!"。鲁迅《花边文学·论秦理斋夫人事》:"这几年来,报章上常见有因经济的压迫,礼教的制裁而自杀的记事,但为了这些,便来开口或动笔的人是很少的。"叶圣陶《倪焕之》二十:"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

 

     今天,有网友发帖说:《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一个53岁一个49岁正值壮年,在社会上和学校里也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职务,到底是什么仇怨让谢冬青选择下如此不记后果、毁掉两个家庭的狠手?事发后有网友爆料称,谢冬青此前曾在网上发帖揭露两人其实积怨已久,很可能与罗交晚掌控的科研经费有关。

 

    一个搞科研项目,一个掌管着科研经费。项目需要经费支持,经费的申请和拨付,有着一套制度和程序。广州大学这个悲剧的发生,与其说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项目经费制度矛盾的爆发。突显了项目研究与经费支持之间的矛盾。同时也说明,这种制度已经成为限制科研发展的绊脚石、致命伤。

 

     2019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讲话,提到要给科学家松绑减负:“我们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造活力。科技创新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围绕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把科技体制改革引向深入,完善科研管理、科技评价奖励等制度,为科研主体简除烦苛、松绑放权。创新科技投入政策和经费管理制度,扩大科研人员在技术路线选择、资金使用、团队组建、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自主权。落实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薪酬激励制度......”

 

  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简政放权,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就是在制度上做减法,在行动上添活力,在管理上更灵活。制度最大的作用,更在于避免损失,而不在于规避风险。现在的制度追求精良完美,就在于将制度目的定位在规避风险,对每一步就细致规定,导致人们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创造性、主动性。有风险不一定导致损失,事实上只要有行动就会有风险。每每在投资上,我们的宣传口径是,风险越大,效益越高。因此,对制度的定位,应当是避免损失,而不是规避风险,即只要没有造成损失,就可以不给予处罚。比如说,某个人的某种操作,如果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损失,或者损失追回来了,则可以认为没有违反制度,不予以处罚。这样的制度,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的发生,而且更加人性化,更能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这就是这些年来,国家不断地简政放权,将很多事项由审批变为备案甚至无需备案,就在于这种认识。

   

 

   

一是1 发表于  2019-01-13 12:03:39 5字 ( 0/136)

要看站位。

一个好的制度应当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牛顿的苹果

 

    有网友发了一篇文章《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作者认为:因为体制,说到底也是管制人,限制人,而不是激发人,促进人的。而从这意义上讲就是,体制、制度,也即无论什么样的体制、制度,其实都是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

 

    对他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作者为此,举了一个例子:改革前,那时农村没有承包地。而改革后一有承包地,大家都踊跃积极的去参与。可到后来,到把承包(其实就是单干)当成一种制度,当成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的时候,那到这时,农民、农村,对承包地还那么感兴趣吗?根本不感兴趣了。

 

     现在农村坚守在土地上的还有改革初期多吗?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抛荒现象,农村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不事耕种。这说明,改革的动力一般只在初期表现明显,改革的新鲜感也只出现在初期,一旦改革成为固定模式和制度后,就成了旧事物,就成了一种新的束缚,就面临着再次改革。这说明,任何制度要具有持久生命力,都必须顺应人性,不能一味守旧。同时也说明,任何制度一旦成为不可逾越的陈规,就不再是动力,而是一种阻力。

 

    我们国家向来流行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中国也是自古以来就遵循礼教的国家,最重要的思想应当就是等级、尊卑制度。这些思想应当是中国制度文化的根源。在新民主主义时代,当时的文人对礼教进行了批驳。1919111日,吴虞在《新青年》第6卷第6号上发表了《吃人与礼教》一文,他说:"我们如今应该明白了!吃人的就是讲礼教的!讲礼教的就是吃人的呀!"。鲁迅《花边文学·论秦理斋夫人事》:"这几年来,报章上常见有因经济的压迫,礼教的制裁而自杀的记事,但为了这些,便来开口或动笔的人是很少的。"叶圣陶《倪焕之》二十:"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

 

     今天,有网友发帖说:《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一个53岁一个49岁正值壮年,在社会上和学校里也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职务,到底是什么仇怨让谢冬青选择下如此不记后果、毁掉两个家庭的狠手?事发后有网友爆料称,谢冬青此前曾在网上发帖揭露两人其实积怨已久,很可能与罗交晚掌控的科研经费有关。

 

    一个搞科研项目,一个掌管着科研经费。项目需要经费支持,经费的申请和拨付,有着一套制度和程序。广州大学这个悲剧的发生,与其说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项目经费制度矛盾的爆发。突显了项目研究与经费支持之间的矛盾。同时也说明,这种制度已经成为限制科研发展的绊脚石、致命伤。

 

     2019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讲话,提到要给科学家松绑减负:“我们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造活力。科技创新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围绕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把科技体制改革引向深入,完善科研管理、科技评价奖励等制度,为科研主体简除烦苛、松绑放权。创新科技投入政策和经费管理制度,扩大科研人员在技术路线选择、资金使用、团队组建、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自主权。落实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薪酬激励制度......”

 

  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简政放权,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就是在制度上做减法,在行动上添活力,在管理上更灵活。制度最大的作用,更在于避免损失,而不在于规避风险。现在的制度追求精良完美,就在于将制度目的定位在规避风险,对每一步就细致规定,导致人们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创造性、主动性。有风险不一定导致损失,事实上只要有行动就会有风险。每每在投资上,我们的宣传口径是,风险越大,效益越高。因此,对制度的定位,应当是避免损失,而不是规避风险,即只要没有造成损失,就可以不给予处罚。比如说,某个人的某种操作,如果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损失,或者损失追回来了,则可以认为没有违反制度,不予以处罚。这样的制度,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的发生,而且更加人性化,更能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这就是这些年来,国家不断地简政放权,将很多事项由审批变为备案甚至无需备案,就在于这种认识。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1-13 13:24:50 0字 ( 0/149)

科研体制要面相全民,科技资源机会按身份证分配,科研投入全社会公开,剥离高校科研院所的资源控制权。

科研体制要面相全民,科技资源机会按身份证分配,科研投入全社会公开,剥离高校科研院所的资源控制权。

一个好的制度应当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牛顿的苹果

 

    有网友发了一篇文章《最好的体制是没有体制》。作者认为:因为体制,说到底也是管制人,限制人,而不是激发人,促进人的。而从这意义上讲就是,体制、制度,也即无论什么样的体制、制度,其实都是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

 

    对他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作者为此,举了一个例子:改革前,那时农村没有承包地。而改革后一有承包地,大家都踊跃积极的去参与。可到后来,到把承包(其实就是单干)当成一种制度,当成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的时候,那到这时,农民、农村,对承包地还那么感兴趣吗?根本不感兴趣了。

 

     现在农村坚守在土地上的还有改革初期多吗?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抛荒现象,农村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不事耕种。这说明,改革的动力一般只在初期表现明显,改革的新鲜感也只出现在初期,一旦改革成为固定模式和制度后,就成了旧事物,就成了一种新的束缚,就面临着再次改革。这说明,任何制度要具有持久生命力,都必须顺应人性,不能一味守旧。同时也说明,任何制度一旦成为不可逾越的陈规,就不再是动力,而是一种阻力。

 

    我们国家向来流行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中国也是自古以来就遵循礼教的国家,最重要的思想应当就是等级、尊卑制度。这些思想应当是中国制度文化的根源。在新民主主义时代,当时的文人对礼教进行了批驳。1919111日,吴虞在《新青年》第6卷第6号上发表了《吃人与礼教》一文,他说:"我们如今应该明白了!吃人的就是讲礼教的!讲礼教的就是吃人的呀!"。鲁迅《花边文学·论秦理斋夫人事》:"这几年来,报章上常见有因经济的压迫,礼教的制裁而自杀的记事,但为了这些,便来开口或动笔的人是很少的。"叶圣陶《倪焕之》二十:"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

 

     今天,有网友发帖说:《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一个53岁一个49岁正值壮年,在社会上和学校里也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职务,到底是什么仇怨让谢冬青选择下如此不记后果、毁掉两个家庭的狠手?事发后有网友爆料称,谢冬青此前曾在网上发帖揭露两人其实积怨已久,很可能与罗交晚掌控的科研经费有关。

 

    一个搞科研项目,一个掌管着科研经费。项目需要经费支持,经费的申请和拨付,有着一套制度和程序。广州大学这个悲剧的发生,与其说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不如说是项目经费制度矛盾的爆发。突显了项目研究与经费支持之间的矛盾。同时也说明,这种制度已经成为限制科研发展的绊脚石、致命伤。

 

     2019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讲话,提到要给科学家松绑减负:“我们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造活力。科技创新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围绕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把科技体制改革引向深入,完善科研管理、科技评价奖励等制度,为科研主体简除烦苛、松绑放权。创新科技投入政策和经费管理制度,扩大科研人员在技术路线选择、资金使用、团队组建、成果转化等方面的自主权。落实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薪酬激励制度......”

 

  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简政放权,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就是在制度上做减法,在行动上添活力,在管理上更灵活。制度最大的作用,更在于避免损失,而不在于规避风险。现在的制度追求精良完美,就在于将制度目的定位在规避风险,对每一步就细致规定,导致人们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创造性、主动性。有风险不一定导致损失,事实上只要有行动就会有风险。每每在投资上,我们的宣传口径是,风险越大,效益越高。因此,对制度的定位,应当是避免损失,而不是规避风险,即只要没有造成损失,就可以不给予处罚。比如说,某个人的某种操作,如果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损失,或者损失追回来了,则可以认为没有违反制度,不予以处罚。这样的制度,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的发生,而且更加人性化,更能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这就是这些年来,国家不断地简政放权,将很多事项由审批变为备案甚至无需备案,就在于这种认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