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八胡子爷 发表于  2019-01-12 16:00:01 27字 ( 0/139)

在强坛,尔的自广告最多。广告看多了也就觉着索然无味了!

就《世界河王之路----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年 (有关报道及其部分已发表文章目录。二十、2018年)。The Path of World’s River King (A Chinese Scientist’s 80 Years . Sec.20 .2018) 》一文答网友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世界河王之路----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年 (有关报道及其部分已发表文章目录。二十、2018年)。The Path of World’s River King (A Chinese Scientist’s 80 Years . Sec.20 .2018) 》一文发表后,获2200多点击并祝贺,非常感谢。也有网友提出一些问题,我已作答,现整理如后:


老老保老张工: 先生对雾霾,怎么看?前不久,我与我班(地大64届)老同学有个讨论和争论。我对地学界对此重大环境、环保问题的漠视,是相当的遗憾哦!


:谢谢你在《八十岁生日聚会致词》一文后对我的祝福,也祝地大64届学弟、学妹身体健康、阖家幸福。在我们这个年岁,除去身体、真理,恐怕就没什么更重要的东西了。 “雾霾”,更多的恐怕是气象、环保部门研究的对象。地学充其量说:历史上主要是雾;既然“高密度人口的经济及社会活动必然会排放大量细颗粒物(PM 2.5),一旦排放超过大气循环能力和承载度,细颗粒物浓度将持续积聚,此时如果受静稳天气等影响,极易出现大范围的雾霾”,那么就按照治理污染的一般原则,限制、减少“高密度人口的经济及社会活动的排放”就是了。很高兴论坛上有了一地学同行。欢迎从专业角度提出意见。


xfmingzi: 祝您“健健康康、舒舒服服,再活二、三十年”!


非常感谢。祝你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工作顺利,事业有成!


唐山居士: 八十称王太不容易了。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你具体成就呀。你先说一下:你治理好你们村哪条河。就行了。


我家并不住在村里,也没有村中的河。你问我治理好那条河,我的文章已经写道“我的考察对解决我国黄河断流、98洪灾、三峡工程……直至近日金沙江西藏江达特大滑坡断流、宜宾兴文地震都很有价值。可可西里开发、武汉天兴洲并岸否定、上海苏州河污染治理……每个项目对国民经济影响均为上百亿、上千亿,最早发表论述者均为作者”。由于已发表文章很多,现仅举从上游到下游几个治理长江的例子略作说明,供你研究---


【1】1985年1月16日,地质矿产部政策研究室出版的《地质工作研究》发表的是我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长江全程实地考察成果。该文含对重大经济建设项目的作用与在地学基础理论研究方面的重大成果两部分。前一部分涉及八大领域。其中,

5,流域开发(以长江流域为例)(1)为

(1)青藏高原上有四万平方公里土地无人过问,其面积与荷兰或比利时全部国土相当---长江上源地区,青藏公路东、西,一块四万平方公里土地,行政上属于一个县,管理上由另一个县代管,由于这块土地距离两县都很远,加之交通不便,所以两县均未实际管理,即一块相当荷兰或比利时全部国土面积的土地至今基本无人过问,以致玉树州长笑称我们发现了新大陆,问我们开发前景如何?依我们看,这块土地与周围并无区别,每亩产值以10元计,如果开发得体,一年上亿元产值问题不大,甚至可以成为青藏高原开发典范。             上文发表后,称我为老师的已故王琦组织考察队,并第一次采用可可西里做考察队名。1995年青海省将该区列为省自然保护区。1997年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同是8516日那篇文章一之4---4,水利、防洪

(2)长江下游武汉河道整治规划似有重大疏漏---正在积极筹备实施的集资六、七亿元的长江武汉河道整治规划值得再研究。天兴洲是武汉长江流向由北东转向南东时流速减慢、泥沙淤积而成的江心洲。现在长江主泓位于洲东南。但为人工造地而完全封堵长江西北汊,使天兴洲与汉口并岸似不甚妥,因为东南汊流路仍然位于长江流向由北东转向南东的转折端,西北汊堵后,东南汊流速不会有很大增加,泥沙仍会沉积,将来洪水一旦过境,河道仅剩一支,水面变窄,河底又淤高,水位势必增高,很可能危及青山武钢,所以西北汊不宜全部堵塞,要为洪水留条出路。《规划》注意了武汉长江大桥以上沌口至大桥以下阳逻50公里左右摆动的河势演变,但似忽视了自岳阳至武汉阳逻再至九江的全江90度大转折,故依据有失当之处。据说中央已批准这一规划,所以急需再研究。

98年武汉长江大堤上管涌不断,成千上万人日以继夜防守。如果没有上述意见,武汉遭灾几成定局,可见意见之重要。顺便感谢武汉副市长热情接待、供给全部资料,并考虑我的意见.我提意见也是不负信任,知无不言。


【3】该文6.水产与环境保护(2)统一进行江河污染的研究。

江河污染程度几乎与地区工农业发展程度呈正比。例如,长江污染主要位于宜宾以下河段,全国最黑的一条河流苏州河位于产值占全国1/9的上海,而且上海饮用水中漂白粉含量在全国名列前茅,外地人难以入口。这种情况不能不引起其它发展中的大、中城市和全流域重视。

污染只是长江、黄河二、三千年万年、二、三百万年历史中近期特有的现象,近年,沿江开始出现一些监测船,今后,似特别需要统一、长远的防止污染的工作并且加强环境保护部门的权力。

近日放映的《大浦东》透露198511412平米的静安证券交易部方开办,其时上海开放程度可见一斑,至于把苏州河视为全国污染最严重的河流,全国大、中城市和全流域需要重视、成立环保部更是后来的事了!


在上海考察要感谢宝钢、上海航道局和同济大学,我的同班已故陈刚教授在同济做系主任。宝钢、上海用长江水代替定山湖,上海要充分利用以赤脚医生出名的川沙、(南汇)的土地都是我讲过的。汪品先院士可在同济同学中查一查。


【4】4,水利、防洪(3)黄河下游众多专家一致主张早选改道路线---豫、鲁等省,河、堤竞相比高,悬河日长,而两岸仍在建设,从二、三百万年黄河历史,二千多年有文字记载直至解放后三十多年黄河河道变迁历史看,黄河迟早要改道,为两岸几百亿元财产计,早日选线,早留出路,所选部位不再从事建设十分重要。黄河水利委员会原来推算现河道使用年限较长,我在《黄河的几个重大问题》一文提出上述建议后,水利电力部专家崔宗培在《水利建设中的几个重大战略问题》一文中指出“黄河生产堤内年平均淤高10厘米左右,主河槽迄今已淤高2米以上,一旦生产堤破坏,黄河大堤即面临洪水顶冲的严重局面”。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所长黄秉维指出“建国33年黄河洪峰九次超过1万立方米/秒,一次高达23000/秒,决徙威胁并未废除!”这种潜在的危险,确实是黄淮海平原地区心腹之患。目前据说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已经确定进行选线工作,十分可喜。         


【5】治理河流是复杂的事,但仅上述可可西里开发、武汉天兴洲并岸否定、上海苏州河污染治理、黄河下游早选改道路线……各例,你看是不是已被实践了的非常重要的、影响价值上百、上千亿元的决策性意见

至于小河。我家并不住在村里,我在北京的家出门不远是积水潭-后海---历史上积水洼地,元代经郭守敬扩大为京杭大运河最上方的一座河道水库;我在甘肃工作时,住兰州,出门不远是黄河,夏日常去游泳,故得知河底为新第三纪红土。不是我家的村上的小河我倒工作过,一是永昌找水,老乡请地质分队帮忙,我沿古河道考察,指出在其低洼处挖井,但队部调我回去批斗,事后方知那里确实打出了水。其事载于《人物》总第二期第一篇文章“杨联康”;我发表的 文章《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新领域》 一、6之(2)环境保护1)营造长江水系和黄河水系两大林带中所写-----“沿水系造林为绿化捷径。安徽长江沿岸造林成效非常显著,四川宜宾部分地区植被也在恢复,景观有明显变化。如果说国家营造三北等防护林是从需要出发,那么,从可能出发,应该是沿长江、黄河各大水系营造林带。黄河中游晋陕峡谷,地处黄土高原,水土流失严重,但不少地区人均耕地不足一亩,陡坡垦荒仍然时有所见,因此造林中实际问题需要确定可行方案切实解决。”这段文字就源自我从定西一些小干沟仍有树生长获得的启发。最早写于《狱中论文集。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建议》


唐山居士: 世界有河王吗?是玉皇大帝封的吗?


:2010年,英国爱德徒步亚马孙全程,并称大河全程徒步世界第一,1.3亿人看了他的录像。但除国內,1982《China Reconstructs》"He Surveyed the Yellow River on foot"一文早已用英、法、西、德、葡、阿、中文向世界报道了中国科学家的世界大河徒步考察,日本《朝日新闻》等外媒也做了报道。这在当时的中国都是极少有的时。所以美国朋友核实后,很快告诉了爱德,爱德也认同,并愿与我合作。“世界拳王”、“世界球王”你恐怕知道,甚至赞成,但你想过世界为什么有“世界拳王”、“世界球王”?他们是不是什么大帝封的吗?有的中国人有个不太好的习惯:不喜欢、不相信中国自己人成“世界王”,或者必须靠封。这不好。要保持与1.3亿世界人思想感情一致。过去做的好,大家都为中国人高兴,现在要继承、发扬,你看呢?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陈治平: 牛皮不是吹出来的。我就提“红旗河”的建设你有什么“建议”?这样的“设计方案”行的通吗?河水自天上来,你有没有研究“天上水”?如果我们设想,由西藏西部,也就是“利用夏夏藏布”,向“塔里木”引水,成为“湿地”,再“蒸发”补充西来之云,就能改变“气候”,形成“降雨”,整个“塔里木”以东……。为什么“塔里木”会干旱呢?造成的原因是什么?这些都回答不了,还能称“王”?探索“缺失”……

 

:建议你先阅读下面答复唐山居士的跟帖,然后比较一下1982年7月、1985年1月,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那时哪位科学家提出过更有价值的考察结论?然后再做是否吹牛结论。西线南水北调,我也写过,有部门甚至希望我负责调查。《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新领域》一、4水利、防洪(1)上游实现通天河调水,连长江、黄河为一源一段中写道:为开发我国西部,有必要从现在起就对江河上源水资源进行强有力的管理,以避免重复我国在东部地区无计划用水所导致的当前不少地区用水困难的教训。从现在起进行管理,不仅可以避免与农田争地、索赔等问题,而且可以容纳过剩劳动力。从自然条件看,江河上源所在的青藏高原地面平坦,古河道纵横,于西线南水北调,连江河为一源,或于黄河上游筑坝,用长江水解决黄河缺水问题,都可以从容研究。

我国西北属于干旱和半干旱区。黄河下游花园口,1969年至1978年十年实测流量比解放初期减少100亿方,黄河海口段七十年代以来七次断流,人畜可以徒步在河底来去,身临其境,断难设想这就是汹涌澎拜的黄河。凡此,都说明了向我国西部与黄河调水的紧迫性自通天河向黄河上源调水,距离只有200公里,不存在地形问题,如果考虑长江直门达有接近黄河花园口1/3的流量,那么,调水后对我国西北与黄河用水或稍有补益。

---85年1月我发表的西线南水北调方案无诱发地震等顾虑,即稳妥,但调水量可能偏小。我拜读过自黄委西线南水北调、朔天运河-评估朔天运河至最近雨露水同志的《问水大西北》等多种南水北调方案。雨露水同志寄给我两本《问水大西北》,我详细地写出了阅读后的意见。“红旗河”,我只知道大概,有些想法。但不知详情,无法发表具体意见。“天上河”的云量、雨量不清,更多的像定性意见。世界上因调水不当造成恶果的例子也有,如咸海露底,多数意见是一教训。进入高龄后钱正英院士有很多认识和意见很中肯,值得重视。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以上就是我整理出来的对《世界河王之路》一文的答复。再次感谢网友的祝贺、关注,感谢版主。八十岁生日纪念活动愉快、完美收关。欢迎阅读《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岁生日纪念活动》。如有学术方面问题,欢迎继续深入讨论。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1-12 19:30:05 61字 ( 0/169)

杨河王科学态度审慎:即使调水,“通天河才200多里”。“世界上有因调水不当产生恶果先例”。“调水量偏小但无诱发地震顾虑”。

就《世界河王之路----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年 (有关报道及其部分已发表文章目录。二十、2018年)。The Path of World’s River King (A Chinese Scientist’s 80 Years . Sec.20 .2018) 》一文答网友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世界河王之路----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年 (有关报道及其部分已发表文章目录。二十、2018年)。The Path of World’s River King (A Chinese Scientist’s 80 Years . Sec.20 .2018) 》一文发表后,获2200多点击并祝贺,非常感谢。也有网友提出一些问题,我已作答,现整理如后:


老老保老张工: 先生对雾霾,怎么看?前不久,我与我班(地大64届)老同学有个讨论和争论。我对地学界对此重大环境、环保问题的漠视,是相当的遗憾哦!


:谢谢你在《八十岁生日聚会致词》一文后对我的祝福,也祝地大64届学弟、学妹身体健康、阖家幸福。在我们这个年岁,除去身体、真理,恐怕就没什么更重要的东西了。 “雾霾”,更多的恐怕是气象、环保部门研究的对象。地学充其量说:历史上主要是雾;既然“高密度人口的经济及社会活动必然会排放大量细颗粒物(PM 2.5),一旦排放超过大气循环能力和承载度,细颗粒物浓度将持续积聚,此时如果受静稳天气等影响,极易出现大范围的雾霾”,那么就按照治理污染的一般原则,限制、减少“高密度人口的经济及社会活动的排放”就是了。很高兴论坛上有了一地学同行。欢迎从专业角度提出意见。


xfmingzi: 祝您“健健康康、舒舒服服,再活二、三十年”!


非常感谢。祝你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工作顺利,事业有成!


唐山居士: 八十称王太不容易了。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你具体成就呀。你先说一下:你治理好你们村哪条河。就行了。


我家并不住在村里,也没有村中的河。你问我治理好那条河,我的文章已经写道“我的考察对解决我国黄河断流、98洪灾、三峡工程……直至近日金沙江西藏江达特大滑坡断流、宜宾兴文地震都很有价值。可可西里开发、武汉天兴洲并岸否定、上海苏州河污染治理……每个项目对国民经济影响均为上百亿、上千亿,最早发表论述者均为作者”。由于已发表文章很多,现仅举从上游到下游几个治理长江的例子略作说明,供你研究---


【1】1985年1月16日,地质矿产部政策研究室出版的《地质工作研究》发表的是我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长江全程实地考察成果。该文含对重大经济建设项目的作用与在地学基础理论研究方面的重大成果两部分。前一部分涉及八大领域。其中,

5,流域开发(以长江流域为例)(1)为

(1)青藏高原上有四万平方公里土地无人过问,其面积与荷兰或比利时全部国土相当---长江上源地区,青藏公路东、西,一块四万平方公里土地,行政上属于一个县,管理上由另一个县代管,由于这块土地距离两县都很远,加之交通不便,所以两县均未实际管理,即一块相当荷兰或比利时全部国土面积的土地至今基本无人过问,以致玉树州长笑称我们发现了新大陆,问我们开发前景如何?依我们看,这块土地与周围并无区别,每亩产值以10元计,如果开发得体,一年上亿元产值问题不大,甚至可以成为青藏高原开发典范。             上文发表后,称我为老师的已故王琦组织考察队,并第一次采用可可西里做考察队名。1995年青海省将该区列为省自然保护区。1997年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同是8516日那篇文章一之4---4,水利、防洪

(2)长江下游武汉河道整治规划似有重大疏漏---正在积极筹备实施的集资六、七亿元的长江武汉河道整治规划值得再研究。天兴洲是武汉长江流向由北东转向南东时流速减慢、泥沙淤积而成的江心洲。现在长江主泓位于洲东南。但为人工造地而完全封堵长江西北汊,使天兴洲与汉口并岸似不甚妥,因为东南汊流路仍然位于长江流向由北东转向南东的转折端,西北汊堵后,东南汊流速不会有很大增加,泥沙仍会沉积,将来洪水一旦过境,河道仅剩一支,水面变窄,河底又淤高,水位势必增高,很可能危及青山武钢,所以西北汊不宜全部堵塞,要为洪水留条出路。《规划》注意了武汉长江大桥以上沌口至大桥以下阳逻50公里左右摆动的河势演变,但似忽视了自岳阳至武汉阳逻再至九江的全江90度大转折,故依据有失当之处。据说中央已批准这一规划,所以急需再研究。

98年武汉长江大堤上管涌不断,成千上万人日以继夜防守。如果没有上述意见,武汉遭灾几成定局,可见意见之重要。顺便感谢武汉副市长热情接待、供给全部资料,并考虑我的意见.我提意见也是不负信任,知无不言。


【3】该文6.水产与环境保护(2)统一进行江河污染的研究。

江河污染程度几乎与地区工农业发展程度呈正比。例如,长江污染主要位于宜宾以下河段,全国最黑的一条河流苏州河位于产值占全国1/9的上海,而且上海饮用水中漂白粉含量在全国名列前茅,外地人难以入口。这种情况不能不引起其它发展中的大、中城市和全流域重视。

污染只是长江、黄河二、三千年万年、二、三百万年历史中近期特有的现象,近年,沿江开始出现一些监测船,今后,似特别需要统一、长远的防止污染的工作并且加强环境保护部门的权力。

近日放映的《大浦东》透露198511412平米的静安证券交易部方开办,其时上海开放程度可见一斑,至于把苏州河视为全国污染最严重的河流,全国大、中城市和全流域需要重视、成立环保部更是后来的事了!


在上海考察要感谢宝钢、上海航道局和同济大学,我的同班已故陈刚教授在同济做系主任。宝钢、上海用长江水代替定山湖,上海要充分利用以赤脚医生出名的川沙、(南汇)的土地都是我讲过的。汪品先院士可在同济同学中查一查。


【4】4,水利、防洪(3)黄河下游众多专家一致主张早选改道路线---豫、鲁等省,河、堤竞相比高,悬河日长,而两岸仍在建设,从二、三百万年黄河历史,二千多年有文字记载直至解放后三十多年黄河河道变迁历史看,黄河迟早要改道,为两岸几百亿元财产计,早日选线,早留出路,所选部位不再从事建设十分重要。黄河水利委员会原来推算现河道使用年限较长,我在《黄河的几个重大问题》一文提出上述建议后,水利电力部专家崔宗培在《水利建设中的几个重大战略问题》一文中指出“黄河生产堤内年平均淤高10厘米左右,主河槽迄今已淤高2米以上,一旦生产堤破坏,黄河大堤即面临洪水顶冲的严重局面”。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所长黄秉维指出“建国33年黄河洪峰九次超过1万立方米/秒,一次高达23000/秒,决徙威胁并未废除!”这种潜在的危险,确实是黄淮海平原地区心腹之患。目前据说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已经确定进行选线工作,十分可喜。         


【5】治理河流是复杂的事,但仅上述可可西里开发、武汉天兴洲并岸否定、上海苏州河污染治理、黄河下游早选改道路线……各例,你看是不是已被实践了的非常重要的、影响价值上百、上千亿元的决策性意见

至于小河。我家并不住在村里,我在北京的家出门不远是积水潭-后海---历史上积水洼地,元代经郭守敬扩大为京杭大运河最上方的一座河道水库;我在甘肃工作时,住兰州,出门不远是黄河,夏日常去游泳,故得知河底为新第三纪红土。不是我家的村上的小河我倒工作过,一是永昌找水,老乡请地质分队帮忙,我沿古河道考察,指出在其低洼处挖井,但队部调我回去批斗,事后方知那里确实打出了水。其事载于《人物》总第二期第一篇文章“杨联康”;我发表的 文章《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新领域》 一、6之(2)环境保护1)营造长江水系和黄河水系两大林带中所写-----“沿水系造林为绿化捷径。安徽长江沿岸造林成效非常显著,四川宜宾部分地区植被也在恢复,景观有明显变化。如果说国家营造三北等防护林是从需要出发,那么,从可能出发,应该是沿长江、黄河各大水系营造林带。黄河中游晋陕峡谷,地处黄土高原,水土流失严重,但不少地区人均耕地不足一亩,陡坡垦荒仍然时有所见,因此造林中实际问题需要确定可行方案切实解决。”这段文字就源自我从定西一些小干沟仍有树生长获得的启发。最早写于《狱中论文集。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建议》


唐山居士: 世界有河王吗?是玉皇大帝封的吗?


:2010年,英国爱德徒步亚马孙全程,并称大河全程徒步世界第一,1.3亿人看了他的录像。但除国內,1982《China Reconstructs》"He Surveyed the Yellow River on foot"一文早已用英、法、西、德、葡、阿、中文向世界报道了中国科学家的世界大河徒步考察,日本《朝日新闻》等外媒也做了报道。这在当时的中国都是极少有的时。所以美国朋友核实后,很快告诉了爱德,爱德也认同,并愿与我合作。“世界拳王”、“世界球王”你恐怕知道,甚至赞成,但你想过世界为什么有“世界拳王”、“世界球王”?他们是不是什么大帝封的吗?有的中国人有个不太好的习惯:不喜欢、不相信中国自己人成“世界王”,或者必须靠封。这不好。要保持与1.3亿世界人思想感情一致。过去做的好,大家都为中国人高兴,现在要继承、发扬,你看呢?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陈治平: 牛皮不是吹出来的。我就提“红旗河”的建设你有什么“建议”?这样的“设计方案”行的通吗?河水自天上来,你有没有研究“天上水”?如果我们设想,由西藏西部,也就是“利用夏夏藏布”,向“塔里木”引水,成为“湿地”,再“蒸发”补充西来之云,就能改变“气候”,形成“降雨”,整个“塔里木”以东……。为什么“塔里木”会干旱呢?造成的原因是什么?这些都回答不了,还能称“王”?探索“缺失”……

 

:建议你先阅读下面答复唐山居士的跟帖,然后比较一下1982年7月、1985年1月,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那时哪位科学家提出过更有价值的考察结论?然后再做是否吹牛结论。西线南水北调,我也写过,有部门甚至希望我负责调查。《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新领域》一、4水利、防洪(1)上游实现通天河调水,连长江、黄河为一源一段中写道:为开发我国西部,有必要从现在起就对江河上源水资源进行强有力的管理,以避免重复我国在东部地区无计划用水所导致的当前不少地区用水困难的教训。从现在起进行管理,不仅可以避免与农田争地、索赔等问题,而且可以容纳过剩劳动力。从自然条件看,江河上源所在的青藏高原地面平坦,古河道纵横,于西线南水北调,连江河为一源,或于黄河上游筑坝,用长江水解决黄河缺水问题,都可以从容研究。

我国西北属于干旱和半干旱区。黄河下游花园口,1969年至1978年十年实测流量比解放初期减少100亿方,黄河海口段七十年代以来七次断流,人畜可以徒步在河底来去,身临其境,断难设想这就是汹涌澎拜的黄河。凡此,都说明了向我国西部与黄河调水的紧迫性自通天河向黄河上源调水,距离只有200公里,不存在地形问题,如果考虑长江直门达有接近黄河花园口1/3的流量,那么,调水后对我国西北与黄河用水或稍有补益。

---85年1月我发表的西线南水北调方案无诱发地震等顾虑,即稳妥,但调水量可能偏小。我拜读过自黄委西线南水北调、朔天运河-评估朔天运河至最近雨露水同志的《问水大西北》等多种南水北调方案。雨露水同志寄给我两本《问水大西北》,我详细地写出了阅读后的意见。“红旗河”,我只知道大概,有些想法。但不知详情,无法发表具体意见。“天上河”的云量、雨量不清,更多的像定性意见。世界上因调水不当造成恶果的例子也有,如咸海露底,多数意见是一教训。进入高龄后钱正英院士有很多认识和意见很中肯,值得重视。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以上就是我整理出来的对《世界河王之路》一文的答复。再次感谢网友的祝贺、关注,感谢版主。八十岁生日纪念活动愉快、完美收关。欢迎阅读《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岁生日纪念活动》。如有学术方面问题,欢迎继续深入讨论。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9-01-12 21:12:21 185字 ( 0/154)

感谢先生惠于答复。我有一点说错了,我们是64级,69届(实际是70年毕业的)。对于雾霾,先生说的,我班同学大多持相近认识。而我认为,雾霾的形成,应是“气象地质”

就《世界河王之路----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年 (有关报道及其部分已发表文章目录。二十、2018年)。The Path of World’s River King (A Chinese Scientist’s 80 Years . Sec.20 .2018) 》一文答网友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世界河王之路----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年 (有关报道及其部分已发表文章目录。二十、2018年)。The Path of World’s River King (A Chinese Scientist’s 80 Years . Sec.20 .2018) 》一文发表后,获2200多点击并祝贺,非常感谢。也有网友提出一些问题,我已作答,现整理如后:


老老保老张工: 先生对雾霾,怎么看?前不久,我与我班(地大64届)老同学有个讨论和争论。我对地学界对此重大环境、环保问题的漠视,是相当的遗憾哦!


:谢谢你在《八十岁生日聚会致词》一文后对我的祝福,也祝地大64届学弟、学妹身体健康、阖家幸福。在我们这个年岁,除去身体、真理,恐怕就没什么更重要的东西了。 “雾霾”,更多的恐怕是气象、环保部门研究的对象。地学充其量说:历史上主要是雾;既然“高密度人口的经济及社会活动必然会排放大量细颗粒物(PM 2.5),一旦排放超过大气循环能力和承载度,细颗粒物浓度将持续积聚,此时如果受静稳天气等影响,极易出现大范围的雾霾”,那么就按照治理污染的一般原则,限制、减少“高密度人口的经济及社会活动的排放”就是了。很高兴论坛上有了一地学同行。欢迎从专业角度提出意见。


xfmingzi: 祝您“健健康康、舒舒服服,再活二、三十年”!


非常感谢。祝你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工作顺利,事业有成!


唐山居士: 八十称王太不容易了。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你具体成就呀。你先说一下:你治理好你们村哪条河。就行了。


我家并不住在村里,也没有村中的河。你问我治理好那条河,我的文章已经写道“我的考察对解决我国黄河断流、98洪灾、三峡工程……直至近日金沙江西藏江达特大滑坡断流、宜宾兴文地震都很有价值。可可西里开发、武汉天兴洲并岸否定、上海苏州河污染治理……每个项目对国民经济影响均为上百亿、上千亿,最早发表论述者均为作者”。由于已发表文章很多,现仅举从上游到下游几个治理长江的例子略作说明,供你研究---


【1】1985年1月16日,地质矿产部政策研究室出版的《地质工作研究》发表的是我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长江全程实地考察成果。该文含对重大经济建设项目的作用与在地学基础理论研究方面的重大成果两部分。前一部分涉及八大领域。其中,

5,流域开发(以长江流域为例)(1)为

(1)青藏高原上有四万平方公里土地无人过问,其面积与荷兰或比利时全部国土相当---长江上源地区,青藏公路东、西,一块四万平方公里土地,行政上属于一个县,管理上由另一个县代管,由于这块土地距离两县都很远,加之交通不便,所以两县均未实际管理,即一块相当荷兰或比利时全部国土面积的土地至今基本无人过问,以致玉树州长笑称我们发现了新大陆,问我们开发前景如何?依我们看,这块土地与周围并无区别,每亩产值以10元计,如果开发得体,一年上亿元产值问题不大,甚至可以成为青藏高原开发典范。             上文发表后,称我为老师的已故王琦组织考察队,并第一次采用可可西里做考察队名。1995年青海省将该区列为省自然保护区。1997年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同是8516日那篇文章一之4---4,水利、防洪

(2)长江下游武汉河道整治规划似有重大疏漏---正在积极筹备实施的集资六、七亿元的长江武汉河道整治规划值得再研究。天兴洲是武汉长江流向由北东转向南东时流速减慢、泥沙淤积而成的江心洲。现在长江主泓位于洲东南。但为人工造地而完全封堵长江西北汊,使天兴洲与汉口并岸似不甚妥,因为东南汊流路仍然位于长江流向由北东转向南东的转折端,西北汊堵后,东南汊流速不会有很大增加,泥沙仍会沉积,将来洪水一旦过境,河道仅剩一支,水面变窄,河底又淤高,水位势必增高,很可能危及青山武钢,所以西北汊不宜全部堵塞,要为洪水留条出路。《规划》注意了武汉长江大桥以上沌口至大桥以下阳逻50公里左右摆动的河势演变,但似忽视了自岳阳至武汉阳逻再至九江的全江90度大转折,故依据有失当之处。据说中央已批准这一规划,所以急需再研究。

98年武汉长江大堤上管涌不断,成千上万人日以继夜防守。如果没有上述意见,武汉遭灾几成定局,可见意见之重要。顺便感谢武汉副市长热情接待、供给全部资料,并考虑我的意见.我提意见也是不负信任,知无不言。


【3】该文6.水产与环境保护(2)统一进行江河污染的研究。

江河污染程度几乎与地区工农业发展程度呈正比。例如,长江污染主要位于宜宾以下河段,全国最黑的一条河流苏州河位于产值占全国1/9的上海,而且上海饮用水中漂白粉含量在全国名列前茅,外地人难以入口。这种情况不能不引起其它发展中的大、中城市和全流域重视。

污染只是长江、黄河二、三千年万年、二、三百万年历史中近期特有的现象,近年,沿江开始出现一些监测船,今后,似特别需要统一、长远的防止污染的工作并且加强环境保护部门的权力。

近日放映的《大浦东》透露198511412平米的静安证券交易部方开办,其时上海开放程度可见一斑,至于把苏州河视为全国污染最严重的河流,全国大、中城市和全流域需要重视、成立环保部更是后来的事了!


在上海考察要感谢宝钢、上海航道局和同济大学,我的同班已故陈刚教授在同济做系主任。宝钢、上海用长江水代替定山湖,上海要充分利用以赤脚医生出名的川沙、(南汇)的土地都是我讲过的。汪品先院士可在同济同学中查一查。


【4】4,水利、防洪(3)黄河下游众多专家一致主张早选改道路线---豫、鲁等省,河、堤竞相比高,悬河日长,而两岸仍在建设,从二、三百万年黄河历史,二千多年有文字记载直至解放后三十多年黄河河道变迁历史看,黄河迟早要改道,为两岸几百亿元财产计,早日选线,早留出路,所选部位不再从事建设十分重要。黄河水利委员会原来推算现河道使用年限较长,我在《黄河的几个重大问题》一文提出上述建议后,水利电力部专家崔宗培在《水利建设中的几个重大战略问题》一文中指出“黄河生产堤内年平均淤高10厘米左右,主河槽迄今已淤高2米以上,一旦生产堤破坏,黄河大堤即面临洪水顶冲的严重局面”。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所长黄秉维指出“建国33年黄河洪峰九次超过1万立方米/秒,一次高达23000/秒,决徙威胁并未废除!”这种潜在的危险,确实是黄淮海平原地区心腹之患。目前据说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已经确定进行选线工作,十分可喜。         


【5】治理河流是复杂的事,但仅上述可可西里开发、武汉天兴洲并岸否定、上海苏州河污染治理、黄河下游早选改道路线……各例,你看是不是已被实践了的非常重要的、影响价值上百、上千亿元的决策性意见

至于小河。我家并不住在村里,我在北京的家出门不远是积水潭-后海---历史上积水洼地,元代经郭守敬扩大为京杭大运河最上方的一座河道水库;我在甘肃工作时,住兰州,出门不远是黄河,夏日常去游泳,故得知河底为新第三纪红土。不是我家的村上的小河我倒工作过,一是永昌找水,老乡请地质分队帮忙,我沿古河道考察,指出在其低洼处挖井,但队部调我回去批斗,事后方知那里确实打出了水。其事载于《人物》总第二期第一篇文章“杨联康”;我发表的 文章《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新领域》 一、6之(2)环境保护1)营造长江水系和黄河水系两大林带中所写-----“沿水系造林为绿化捷径。安徽长江沿岸造林成效非常显著,四川宜宾部分地区植被也在恢复,景观有明显变化。如果说国家营造三北等防护林是从需要出发,那么,从可能出发,应该是沿长江、黄河各大水系营造林带。黄河中游晋陕峡谷,地处黄土高原,水土流失严重,但不少地区人均耕地不足一亩,陡坡垦荒仍然时有所见,因此造林中实际问题需要确定可行方案切实解决。”这段文字就源自我从定西一些小干沟仍有树生长获得的启发。最早写于《狱中论文集。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建议》


唐山居士: 世界有河王吗?是玉皇大帝封的吗?


:2010年,英国爱德徒步亚马孙全程,并称大河全程徒步世界第一,1.3亿人看了他的录像。但除国內,1982《China Reconstructs》"He Surveyed the Yellow River on foot"一文早已用英、法、西、德、葡、阿、中文向世界报道了中国科学家的世界大河徒步考察,日本《朝日新闻》等外媒也做了报道。这在当时的中国都是极少有的时。所以美国朋友核实后,很快告诉了爱德,爱德也认同,并愿与我合作。“世界拳王”、“世界球王”你恐怕知道,甚至赞成,但你想过世界为什么有“世界拳王”、“世界球王”?他们是不是什么大帝封的吗?有的中国人有个不太好的习惯:不喜欢、不相信中国自己人成“世界王”,或者必须靠封。这不好。要保持与1.3亿世界人思想感情一致。过去做的好,大家都为中国人高兴,现在要继承、发扬,你看呢?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陈治平: 牛皮不是吹出来的。我就提“红旗河”的建设你有什么“建议”?这样的“设计方案”行的通吗?河水自天上来,你有没有研究“天上水”?如果我们设想,由西藏西部,也就是“利用夏夏藏布”,向“塔里木”引水,成为“湿地”,再“蒸发”补充西来之云,就能改变“气候”,形成“降雨”,整个“塔里木”以东……。为什么“塔里木”会干旱呢?造成的原因是什么?这些都回答不了,还能称“王”?探索“缺失”……

 

:建议你先阅读下面答复唐山居士的跟帖,然后比较一下1982年7月、1985年1月,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那时哪位科学家提出过更有价值的考察结论?然后再做是否吹牛结论。西线南水北调,我也写过,有部门甚至希望我负责调查。《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新领域》一、4水利、防洪(1)上游实现通天河调水,连长江、黄河为一源一段中写道:为开发我国西部,有必要从现在起就对江河上源水资源进行强有力的管理,以避免重复我国在东部地区无计划用水所导致的当前不少地区用水困难的教训。从现在起进行管理,不仅可以避免与农田争地、索赔等问题,而且可以容纳过剩劳动力。从自然条件看,江河上源所在的青藏高原地面平坦,古河道纵横,于西线南水北调,连江河为一源,或于黄河上游筑坝,用长江水解决黄河缺水问题,都可以从容研究。

我国西北属于干旱和半干旱区。黄河下游花园口,1969年至1978年十年实测流量比解放初期减少100亿方,黄河海口段七十年代以来七次断流,人畜可以徒步在河底来去,身临其境,断难设想这就是汹涌澎拜的黄河。凡此,都说明了向我国西部与黄河调水的紧迫性自通天河向黄河上源调水,距离只有200公里,不存在地形问题,如果考虑长江直门达有接近黄河花园口1/3的流量,那么,调水后对我国西北与黄河用水或稍有补益。

---85年1月我发表的西线南水北调方案无诱发地震等顾虑,即稳妥,但调水量可能偏小。我拜读过自黄委西线南水北调、朔天运河-评估朔天运河至最近雨露水同志的《问水大西北》等多种南水北调方案。雨露水同志寄给我两本《问水大西北》,我详细地写出了阅读后的意见。“红旗河”,我只知道大概,有些想法。但不知详情,无法发表具体意见。“天上河”的云量、雨量不清,更多的像定性意见。世界上因调水不当造成恶果的例子也有,如咸海露底,多数意见是一教训。进入高龄后钱正英院士有很多认识和意见很中肯,值得重视。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以上就是我整理出来的对《世界河王之路》一文的答复。再次感谢网友的祝贺、关注,感谢版主。八十岁生日纪念活动愉快、完美收关。欢迎阅读《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岁生日纪念活动》。如有学术方面问题,欢迎继续深入讨论。

刘功勤 发表于  2019-01-12 21:47:55 24字 ( 0/213)

中国的水利建设 还要靠首席科学家发明家我刘功勤

就《世界河王之路----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年 (有关报道及其部分已发表文章目录。二十、2018年)。The Path of World’s River King (A Chinese Scientist’s 80 Years . Sec.20 .2018) 》一文答网友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世界河王之路----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年 (有关报道及其部分已发表文章目录。二十、2018年)。The Path of World’s River King (A Chinese Scientist’s 80 Years . Sec.20 .2018) 》一文发表后,获2200多点击并祝贺,非常感谢。也有网友提出一些问题,我已作答,现整理如后:


老老保老张工: 先生对雾霾,怎么看?前不久,我与我班(地大64届)老同学有个讨论和争论。我对地学界对此重大环境、环保问题的漠视,是相当的遗憾哦!


:谢谢你在《八十岁生日聚会致词》一文后对我的祝福,也祝地大64届学弟、学妹身体健康、阖家幸福。在我们这个年岁,除去身体、真理,恐怕就没什么更重要的东西了。 “雾霾”,更多的恐怕是气象、环保部门研究的对象。地学充其量说:历史上主要是雾;既然“高密度人口的经济及社会活动必然会排放大量细颗粒物(PM 2.5),一旦排放超过大气循环能力和承载度,细颗粒物浓度将持续积聚,此时如果受静稳天气等影响,极易出现大范围的雾霾”,那么就按照治理污染的一般原则,限制、减少“高密度人口的经济及社会活动的排放”就是了。很高兴论坛上有了一地学同行。欢迎从专业角度提出意见。


xfmingzi: 祝您“健健康康、舒舒服服,再活二、三十年”!


非常感谢。祝你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工作顺利,事业有成!


唐山居士: 八十称王太不容易了。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你具体成就呀。你先说一下:你治理好你们村哪条河。就行了。


我家并不住在村里,也没有村中的河。你问我治理好那条河,我的文章已经写道“我的考察对解决我国黄河断流、98洪灾、三峡工程……直至近日金沙江西藏江达特大滑坡断流、宜宾兴文地震都很有价值。可可西里开发、武汉天兴洲并岸否定、上海苏州河污染治理……每个项目对国民经济影响均为上百亿、上千亿,最早发表论述者均为作者”。由于已发表文章很多,现仅举从上游到下游几个治理长江的例子略作说明,供你研究---


【1】1985年1月16日,地质矿产部政策研究室出版的《地质工作研究》发表的是我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长江全程实地考察成果。该文含对重大经济建设项目的作用与在地学基础理论研究方面的重大成果两部分。前一部分涉及八大领域。其中,

5,流域开发(以长江流域为例)(1)为

(1)青藏高原上有四万平方公里土地无人过问,其面积与荷兰或比利时全部国土相当---长江上源地区,青藏公路东、西,一块四万平方公里土地,行政上属于一个县,管理上由另一个县代管,由于这块土地距离两县都很远,加之交通不便,所以两县均未实际管理,即一块相当荷兰或比利时全部国土面积的土地至今基本无人过问,以致玉树州长笑称我们发现了新大陆,问我们开发前景如何?依我们看,这块土地与周围并无区别,每亩产值以10元计,如果开发得体,一年上亿元产值问题不大,甚至可以成为青藏高原开发典范。             上文发表后,称我为老师的已故王琦组织考察队,并第一次采用可可西里做考察队名。1995年青海省将该区列为省自然保护区。1997年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同是8516日那篇文章一之4---4,水利、防洪

(2)长江下游武汉河道整治规划似有重大疏漏---正在积极筹备实施的集资六、七亿元的长江武汉河道整治规划值得再研究。天兴洲是武汉长江流向由北东转向南东时流速减慢、泥沙淤积而成的江心洲。现在长江主泓位于洲东南。但为人工造地而完全封堵长江西北汊,使天兴洲与汉口并岸似不甚妥,因为东南汊流路仍然位于长江流向由北东转向南东的转折端,西北汊堵后,东南汊流速不会有很大增加,泥沙仍会沉积,将来洪水一旦过境,河道仅剩一支,水面变窄,河底又淤高,水位势必增高,很可能危及青山武钢,所以西北汊不宜全部堵塞,要为洪水留条出路。《规划》注意了武汉长江大桥以上沌口至大桥以下阳逻50公里左右摆动的河势演变,但似忽视了自岳阳至武汉阳逻再至九江的全江90度大转折,故依据有失当之处。据说中央已批准这一规划,所以急需再研究。

98年武汉长江大堤上管涌不断,成千上万人日以继夜防守。如果没有上述意见,武汉遭灾几成定局,可见意见之重要。顺便感谢武汉副市长热情接待、供给全部资料,并考虑我的意见.我提意见也是不负信任,知无不言。


【3】该文6.水产与环境保护(2)统一进行江河污染的研究。

江河污染程度几乎与地区工农业发展程度呈正比。例如,长江污染主要位于宜宾以下河段,全国最黑的一条河流苏州河位于产值占全国1/9的上海,而且上海饮用水中漂白粉含量在全国名列前茅,外地人难以入口。这种情况不能不引起其它发展中的大、中城市和全流域重视。

污染只是长江、黄河二、三千年万年、二、三百万年历史中近期特有的现象,近年,沿江开始出现一些监测船,今后,似特别需要统一、长远的防止污染的工作并且加强环境保护部门的权力。

近日放映的《大浦东》透露198511412平米的静安证券交易部方开办,其时上海开放程度可见一斑,至于把苏州河视为全国污染最严重的河流,全国大、中城市和全流域需要重视、成立环保部更是后来的事了!


在上海考察要感谢宝钢、上海航道局和同济大学,我的同班已故陈刚教授在同济做系主任。宝钢、上海用长江水代替定山湖,上海要充分利用以赤脚医生出名的川沙、(南汇)的土地都是我讲过的。汪品先院士可在同济同学中查一查。


【4】4,水利、防洪(3)黄河下游众多专家一致主张早选改道路线---豫、鲁等省,河、堤竞相比高,悬河日长,而两岸仍在建设,从二、三百万年黄河历史,二千多年有文字记载直至解放后三十多年黄河河道变迁历史看,黄河迟早要改道,为两岸几百亿元财产计,早日选线,早留出路,所选部位不再从事建设十分重要。黄河水利委员会原来推算现河道使用年限较长,我在《黄河的几个重大问题》一文提出上述建议后,水利电力部专家崔宗培在《水利建设中的几个重大战略问题》一文中指出“黄河生产堤内年平均淤高10厘米左右,主河槽迄今已淤高2米以上,一旦生产堤破坏,黄河大堤即面临洪水顶冲的严重局面”。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所长黄秉维指出“建国33年黄河洪峰九次超过1万立方米/秒,一次高达23000/秒,决徙威胁并未废除!”这种潜在的危险,确实是黄淮海平原地区心腹之患。目前据说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已经确定进行选线工作,十分可喜。         


【5】治理河流是复杂的事,但仅上述可可西里开发、武汉天兴洲并岸否定、上海苏州河污染治理、黄河下游早选改道路线……各例,你看是不是已被实践了的非常重要的、影响价值上百、上千亿元的决策性意见

至于小河。我家并不住在村里,我在北京的家出门不远是积水潭-后海---历史上积水洼地,元代经郭守敬扩大为京杭大运河最上方的一座河道水库;我在甘肃工作时,住兰州,出门不远是黄河,夏日常去游泳,故得知河底为新第三纪红土。不是我家的村上的小河我倒工作过,一是永昌找水,老乡请地质分队帮忙,我沿古河道考察,指出在其低洼处挖井,但队部调我回去批斗,事后方知那里确实打出了水。其事载于《人物》总第二期第一篇文章“杨联康”;我发表的 文章《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新领域》 一、6之(2)环境保护1)营造长江水系和黄河水系两大林带中所写-----“沿水系造林为绿化捷径。安徽长江沿岸造林成效非常显著,四川宜宾部分地区植被也在恢复,景观有明显变化。如果说国家营造三北等防护林是从需要出发,那么,从可能出发,应该是沿长江、黄河各大水系营造林带。黄河中游晋陕峡谷,地处黄土高原,水土流失严重,但不少地区人均耕地不足一亩,陡坡垦荒仍然时有所见,因此造林中实际问题需要确定可行方案切实解决。”这段文字就源自我从定西一些小干沟仍有树生长获得的启发。最早写于《狱中论文集。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建议》


唐山居士: 世界有河王吗?是玉皇大帝封的吗?


:2010年,英国爱德徒步亚马孙全程,并称大河全程徒步世界第一,1.3亿人看了他的录像。但除国內,1982《China Reconstructs》"He Surveyed the Yellow River on foot"一文早已用英、法、西、德、葡、阿、中文向世界报道了中国科学家的世界大河徒步考察,日本《朝日新闻》等外媒也做了报道。这在当时的中国都是极少有的时。所以美国朋友核实后,很快告诉了爱德,爱德也认同,并愿与我合作。“世界拳王”、“世界球王”你恐怕知道,甚至赞成,但你想过世界为什么有“世界拳王”、“世界球王”?他们是不是什么大帝封的吗?有的中国人有个不太好的习惯:不喜欢、不相信中国自己人成“世界王”,或者必须靠封。这不好。要保持与1.3亿世界人思想感情一致。过去做的好,大家都为中国人高兴,现在要继承、发扬,你看呢?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陈治平: 牛皮不是吹出来的。我就提“红旗河”的建设你有什么“建议”?这样的“设计方案”行的通吗?河水自天上来,你有没有研究“天上水”?如果我们设想,由西藏西部,也就是“利用夏夏藏布”,向“塔里木”引水,成为“湿地”,再“蒸发”补充西来之云,就能改变“气候”,形成“降雨”,整个“塔里木”以东……。为什么“塔里木”会干旱呢?造成的原因是什么?这些都回答不了,还能称“王”?探索“缺失”……

 

:建议你先阅读下面答复唐山居士的跟帖,然后比较一下1982年7月、1985年1月,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那时哪位科学家提出过更有价值的考察结论?然后再做是否吹牛结论。西线南水北调,我也写过,有部门甚至希望我负责调查。《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新领域》一、4水利、防洪(1)上游实现通天河调水,连长江、黄河为一源一段中写道:为开发我国西部,有必要从现在起就对江河上源水资源进行强有力的管理,以避免重复我国在东部地区无计划用水所导致的当前不少地区用水困难的教训。从现在起进行管理,不仅可以避免与农田争地、索赔等问题,而且可以容纳过剩劳动力。从自然条件看,江河上源所在的青藏高原地面平坦,古河道纵横,于西线南水北调,连江河为一源,或于黄河上游筑坝,用长江水解决黄河缺水问题,都可以从容研究。

我国西北属于干旱和半干旱区。黄河下游花园口,1969年至1978年十年实测流量比解放初期减少100亿方,黄河海口段七十年代以来七次断流,人畜可以徒步在河底来去,身临其境,断难设想这就是汹涌澎拜的黄河。凡此,都说明了向我国西部与黄河调水的紧迫性自通天河向黄河上源调水,距离只有200公里,不存在地形问题,如果考虑长江直门达有接近黄河花园口1/3的流量,那么,调水后对我国西北与黄河用水或稍有补益。

---85年1月我发表的西线南水北调方案无诱发地震等顾虑,即稳妥,但调水量可能偏小。我拜读过自黄委西线南水北调、朔天运河-评估朔天运河至最近雨露水同志的《问水大西北》等多种南水北调方案。雨露水同志寄给我两本《问水大西北》,我详细地写出了阅读后的意见。“红旗河”,我只知道大概,有些想法。但不知详情,无法发表具体意见。“天上河”的云量、雨量不清,更多的像定性意见。世界上因调水不当造成恶果的例子也有,如咸海露底,多数意见是一教训。进入高龄后钱正英院士有很多认识和意见很中肯,值得重视。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以上就是我整理出来的对《世界河王之路》一文的答复。再次感谢网友的祝贺、关注,感谢版主。八十岁生日纪念活动愉快、完美收关。欢迎阅读《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八十岁生日纪念活动》。如有学术方面问题,欢迎继续深入讨论。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