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八胡子爷 发表于  2019-01-12 11:55:51 28字 ( 0/666)

被“火荣贵”睡过的女官员,一个都不能用,应统统打掉乌纱!

火荣贵被双开,睡出来的女干部更值得警惕

 

|清哲木

 

床上培养女干部”,甘肃省武威市前市委书记火荣贵日前和其一手提拔的前女副市长姜保红同日被“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两人均涉搞权色交易。

 

据中共甘肃省纪监委110日消息称,武威前市委书记火荣贵“违纪违法”案审查调查终结。火荣贵被开除党籍、公职,其违纪所得被没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审官方对火荣贵的通报指火荣贵搞阳奉阴违,自行其是;搞团团伙伙,对抗审查调查;辱骂殴打官员和身边工作人员,随意、频繁、大量调整官员;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搞权色交易等。

 

现年57岁的火荣贵,曾历任甘肃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武威市委书记。20174月,火荣贵被免去武威市委书记,后调任甘肃省政协,至2018713日落马。

110日同一天,武威市前副市长姜保红,被通报涉搞政治攀附,参与团团伙伙,搞权色交易等罪名。

 

姜保红是一名19744月出生的女官员,黑龙江呼兰人,是名法学博士。1997年从甘肃政法学院毕业之后,姜保红就在兰州市政法系统任职,20121月调任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

 

哲木观察注意到;在火荣贵任武威市一把手期间,姜保红的仕途几乎每年进步一个台阶,其中到武威任职3个月之后就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兼),次年10月又转任市发改委主任,还曾一度兼任天祝藏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后升任武威市副市长。

 

此次通报,武威市前女副市长姜保红因搞权色交易、受贿等案情被“双开”为罕见。过去不少官员涉权色交易落马,大多均以男性为主。

 

女性官员搞权色交易,本质上就是“卖淫求官”和普通的卖淫女并无而致,一个求财,一个求官,交易的筹码不同而已。这种交易是待价而沽的交易,资本就是公权,支出的是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集体利益,当事人不用自己花一毛钱,双方只有,没有损害的是党和人民的利益。其次,这种特殊的男女关系,不仅严重损害公共利益,而且严重扰乱社会秩序,败坏党风、政风,抵消正能量。其对社会的危害是无形的、巨大的。

 

“床上培养女干部”火荣贵并不是第一人,首创者,他最多算是“床上培养女干部”其中的一名“佼佼者”。

 

笔者通过梳理发现,此前有多名领导曾在床上培养出令人刮目相看的女干部,他们是:

 

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赵增军在担任绩溪县县长时,对一位20岁的美貌情人的许诺:“小乖乖,你年轻有文化,我要把你从床上的高潮培养到主席台上,让你当乡里的一把手,当县妇联主席。”赵增军说到做到,这个女孩子很快便当上了乡党委副书记,不久就当上了乡党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县妇联主任。当赵增军升任宣城市副市长后,这个女孩又被调到市人大当官。

 

 徐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陆正方任上以善于培养女干部著称。据说,陆正方在徐州提拔女干部的快慢以及级别高低,完全根据女性床上表现。他据此培养提拔了百余名女干部。

杭州市滨江区区委书记尚国胜对买官者说,男人就得“提钱进步”,女人就得“日”后提拔,除了这,在眼下,谁要能当上官,就不属人类,谁不服气的话,不花钱当个小科长叫我看看,真有那本事,我喊他大爷!话虽直白雷人,却深刻。

 

湖北省荆门市市委原书记焦俊贤,也是“在床上培养干部”的能手。他的情妇陈丽原是“三陪女”。为了“培养”她,“焦书记”指令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为这位“床上培养”的“干部苗子”,伪造了假档案:正式党员、正科级干部、大学本科学历,三人“合力”把她抬到了该市开发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副局长宝座!

 

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把生于河北省馆陶县农村姑娘柳海平,从保姆发展成情人,然后培养成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机关党委干部,兼任局机关团总支副书记。段义和从床上培养女干部最为慷慨,提拔情人的同时,还把其情妇的父母由无业人员“照顾”为济南市的国家干部,并办理了退休手续,情妇的妹妹也成了济南市某机关的公务员。

 

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尚军,由一名仅有初中文化的女工人,幸运地成为公安系统的“一朵花”,凭借1.68米的身高和超群的“交际”能力,她在“以色谋权”傍上两位省级高官后,演绎了现代版“二凤戏凰”高级妓女故事。在两位省级高官精心培育下,一路春风得意,从阜阳市中级法院副院长、院长,阜阳市副市长,阜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直至阜阳市委副书记,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一路扶摇直上,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从副科级到副厅级的升迁,因此外界给予其“直升机厅长”的绰号。

 

身份、年龄、履历、档案均涉嫌造假,被称作“一身是假”的王亚丽,从一名普通的农村女子,一步步升迁至石家庄市团市委副书记,也是官员们从床上培养起来的。王亚丽先是认下了大款干爹王破盘,成功征服干爹贴上了石家庄市交通局长王志峰,王局长从床上把她培养成市交通局科长。王局长外逃以后,石家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振江接下了继续培养的重任。此后,张的每一次升迁,总会伴着王亚丽的升迁。20018月,张振江任石家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当年10月王亚丽调任正处级单位西柏坡纪念馆馆长助理,级别正科;次年8月,王亚丽作为被培养的后备干部下派至鹿泉市经济开发区任科技副主任。20032月,张振江任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当年9月,王亚丽在鹿泉一年挂职期满,出任鹿泉市经济开发区党委书记。20073月,张振江出任石家庄市人大副主任,而当年4月王亚丽则当选为石家庄团市委副书记。

 

被判刑14年半的前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被曝涉权色交易,获其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均先要和他发生关系据称,仇和在向中纪委交代问题时,亲笔写下他在昆明市委书记任上,与他睡觉得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的名字,这23个女干部现在有一个统一外号:仇宝宝。通常都是他在办公室找女干部谈话,谈完话后,就到办公室里间的卧室睡觉。睡过觉的女干部都得到提拔。

 

        官员因权色交易落马,借色提拔等违规现象的发生。给为官之人都敲响一记响钟,令人反思。腐败是社会的毒瘤,也是为官者不可触碰的红线,更是党和人民伟大事业的绊脚石。只为己、只谋权、只谋利、谋色就是背弃自己的良心,更是违背入党为仕的誓言。不守法、不为民、不廉洁就是对党的不忠,更是辜负人民期望。官员因权色交易落马不断的刷新数量,这凸显党中央坚决反腐,严打老虎苍蝇的信心和决心。

aps267890 发表于  2019-01-12 14:05:02 22字 ( 0/214)

有一名贪官说,女人是日后提拔,男人是提钱提拔

火荣贵被双开,睡出来的女干部更值得警惕

 

|清哲木

 

床上培养女干部”,甘肃省武威市前市委书记火荣贵日前和其一手提拔的前女副市长姜保红同日被“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两人均涉搞权色交易。

 

据中共甘肃省纪监委110日消息称,武威前市委书记火荣贵“违纪违法”案审查调查终结。火荣贵被开除党籍、公职,其违纪所得被没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审官方对火荣贵的通报指火荣贵搞阳奉阴违,自行其是;搞团团伙伙,对抗审查调查;辱骂殴打官员和身边工作人员,随意、频繁、大量调整官员;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搞权色交易等。

 

现年57岁的火荣贵,曾历任甘肃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武威市委书记。20174月,火荣贵被免去武威市委书记,后调任甘肃省政协,至2018713日落马。

110日同一天,武威市前副市长姜保红,被通报涉搞政治攀附,参与团团伙伙,搞权色交易等罪名。

 

姜保红是一名19744月出生的女官员,黑龙江呼兰人,是名法学博士。1997年从甘肃政法学院毕业之后,姜保红就在兰州市政法系统任职,20121月调任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

 

哲木观察注意到;在火荣贵任武威市一把手期间,姜保红的仕途几乎每年进步一个台阶,其中到武威任职3个月之后就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兼),次年10月又转任市发改委主任,还曾一度兼任天祝藏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后升任武威市副市长。

 

此次通报,武威市前女副市长姜保红因搞权色交易、受贿等案情被“双开”为罕见。过去不少官员涉权色交易落马,大多均以男性为主。

 

女性官员搞权色交易,本质上就是“卖淫求官”和普通的卖淫女并无而致,一个求财,一个求官,交易的筹码不同而已。这种交易是待价而沽的交易,资本就是公权,支出的是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集体利益,当事人不用自己花一毛钱,双方只有,没有损害的是党和人民的利益。其次,这种特殊的男女关系,不仅严重损害公共利益,而且严重扰乱社会秩序,败坏党风、政风,抵消正能量。其对社会的危害是无形的、巨大的。

 

“床上培养女干部”火荣贵并不是第一人,首创者,他最多算是“床上培养女干部”其中的一名“佼佼者”。

 

笔者通过梳理发现,此前有多名领导曾在床上培养出令人刮目相看的女干部,他们是:

 

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赵增军在担任绩溪县县长时,对一位20岁的美貌情人的许诺:“小乖乖,你年轻有文化,我要把你从床上的高潮培养到主席台上,让你当乡里的一把手,当县妇联主席。”赵增军说到做到,这个女孩子很快便当上了乡党委副书记,不久就当上了乡党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县妇联主任。当赵增军升任宣城市副市长后,这个女孩又被调到市人大当官。

 

 徐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陆正方任上以善于培养女干部著称。据说,陆正方在徐州提拔女干部的快慢以及级别高低,完全根据女性床上表现。他据此培养提拔了百余名女干部。

杭州市滨江区区委书记尚国胜对买官者说,男人就得“提钱进步”,女人就得“日”后提拔,除了这,在眼下,谁要能当上官,就不属人类,谁不服气的话,不花钱当个小科长叫我看看,真有那本事,我喊他大爷!话虽直白雷人,却深刻。

 

湖北省荆门市市委原书记焦俊贤,也是“在床上培养干部”的能手。他的情妇陈丽原是“三陪女”。为了“培养”她,“焦书记”指令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为这位“床上培养”的“干部苗子”,伪造了假档案:正式党员、正科级干部、大学本科学历,三人“合力”把她抬到了该市开发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副局长宝座!

 

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把生于河北省馆陶县农村姑娘柳海平,从保姆发展成情人,然后培养成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机关党委干部,兼任局机关团总支副书记。段义和从床上培养女干部最为慷慨,提拔情人的同时,还把其情妇的父母由无业人员“照顾”为济南市的国家干部,并办理了退休手续,情妇的妹妹也成了济南市某机关的公务员。

 

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尚军,由一名仅有初中文化的女工人,幸运地成为公安系统的“一朵花”,凭借1.68米的身高和超群的“交际”能力,她在“以色谋权”傍上两位省级高官后,演绎了现代版“二凤戏凰”高级妓女故事。在两位省级高官精心培育下,一路春风得意,从阜阳市中级法院副院长、院长,阜阳市副市长,阜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直至阜阳市委副书记,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一路扶摇直上,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从副科级到副厅级的升迁,因此外界给予其“直升机厅长”的绰号。

 

身份、年龄、履历、档案均涉嫌造假,被称作“一身是假”的王亚丽,从一名普通的农村女子,一步步升迁至石家庄市团市委副书记,也是官员们从床上培养起来的。王亚丽先是认下了大款干爹王破盘,成功征服干爹贴上了石家庄市交通局长王志峰,王局长从床上把她培养成市交通局科长。王局长外逃以后,石家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振江接下了继续培养的重任。此后,张的每一次升迁,总会伴着王亚丽的升迁。20018月,张振江任石家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当年10月王亚丽调任正处级单位西柏坡纪念馆馆长助理,级别正科;次年8月,王亚丽作为被培养的后备干部下派至鹿泉市经济开发区任科技副主任。20032月,张振江任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当年9月,王亚丽在鹿泉一年挂职期满,出任鹿泉市经济开发区党委书记。20073月,张振江出任石家庄市人大副主任,而当年4月王亚丽则当选为石家庄团市委副书记。

 

被判刑14年半的前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被曝涉权色交易,获其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均先要和他发生关系据称,仇和在向中纪委交代问题时,亲笔写下他在昆明市委书记任上,与他睡觉得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的名字,这23个女干部现在有一个统一外号:仇宝宝。通常都是他在办公室找女干部谈话,谈完话后,就到办公室里间的卧室睡觉。睡过觉的女干部都得到提拔。

 

        官员因权色交易落马,借色提拔等违规现象的发生。给为官之人都敲响一记响钟,令人反思。腐败是社会的毒瘤,也是为官者不可触碰的红线,更是党和人民伟大事业的绊脚石。只为己、只谋权、只谋利、谋色就是背弃自己的良心,更是违背入党为仕的誓言。不守法、不为民、不廉洁就是对党的不忠,更是辜负人民期望。官员因权色交易落马不断的刷新数量,这凸显党中央坚决反腐,严打老虎苍蝇的信心和决心。

aps267890 发表于  2019-01-12 14:16:01 30字 ( 0/195)

怪不得现在的女官员个个打扮得描眉画眼,原来是为了日后提拔啊!

火荣贵被双开,睡出来的女干部更值得警惕

 

|清哲木

 

床上培养女干部”,甘肃省武威市前市委书记火荣贵日前和其一手提拔的前女副市长姜保红同日被“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两人均涉搞权色交易。

 

据中共甘肃省纪监委110日消息称,武威前市委书记火荣贵“违纪违法”案审查调查终结。火荣贵被开除党籍、公职,其违纪所得被没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审官方对火荣贵的通报指火荣贵搞阳奉阴违,自行其是;搞团团伙伙,对抗审查调查;辱骂殴打官员和身边工作人员,随意、频繁、大量调整官员;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搞权色交易等。

 

现年57岁的火荣贵,曾历任甘肃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武威市委书记。20174月,火荣贵被免去武威市委书记,后调任甘肃省政协,至2018713日落马。

110日同一天,武威市前副市长姜保红,被通报涉搞政治攀附,参与团团伙伙,搞权色交易等罪名。

 

姜保红是一名19744月出生的女官员,黑龙江呼兰人,是名法学博士。1997年从甘肃政法学院毕业之后,姜保红就在兰州市政法系统任职,20121月调任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

 

哲木观察注意到;在火荣贵任武威市一把手期间,姜保红的仕途几乎每年进步一个台阶,其中到武威任职3个月之后就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兼),次年10月又转任市发改委主任,还曾一度兼任天祝藏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后升任武威市副市长。

 

此次通报,武威市前女副市长姜保红因搞权色交易、受贿等案情被“双开”为罕见。过去不少官员涉权色交易落马,大多均以男性为主。

 

女性官员搞权色交易,本质上就是“卖淫求官”和普通的卖淫女并无而致,一个求财,一个求官,交易的筹码不同而已。这种交易是待价而沽的交易,资本就是公权,支出的是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集体利益,当事人不用自己花一毛钱,双方只有,没有损害的是党和人民的利益。其次,这种特殊的男女关系,不仅严重损害公共利益,而且严重扰乱社会秩序,败坏党风、政风,抵消正能量。其对社会的危害是无形的、巨大的。

 

“床上培养女干部”火荣贵并不是第一人,首创者,他最多算是“床上培养女干部”其中的一名“佼佼者”。

 

笔者通过梳理发现,此前有多名领导曾在床上培养出令人刮目相看的女干部,他们是:

 

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赵增军在担任绩溪县县长时,对一位20岁的美貌情人的许诺:“小乖乖,你年轻有文化,我要把你从床上的高潮培养到主席台上,让你当乡里的一把手,当县妇联主席。”赵增军说到做到,这个女孩子很快便当上了乡党委副书记,不久就当上了乡党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县妇联主任。当赵增军升任宣城市副市长后,这个女孩又被调到市人大当官。

 

 徐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陆正方任上以善于培养女干部著称。据说,陆正方在徐州提拔女干部的快慢以及级别高低,完全根据女性床上表现。他据此培养提拔了百余名女干部。

杭州市滨江区区委书记尚国胜对买官者说,男人就得“提钱进步”,女人就得“日”后提拔,除了这,在眼下,谁要能当上官,就不属人类,谁不服气的话,不花钱当个小科长叫我看看,真有那本事,我喊他大爷!话虽直白雷人,却深刻。

 

湖北省荆门市市委原书记焦俊贤,也是“在床上培养干部”的能手。他的情妇陈丽原是“三陪女”。为了“培养”她,“焦书记”指令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为这位“床上培养”的“干部苗子”,伪造了假档案:正式党员、正科级干部、大学本科学历,三人“合力”把她抬到了该市开发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副局长宝座!

 

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把生于河北省馆陶县农村姑娘柳海平,从保姆发展成情人,然后培养成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机关党委干部,兼任局机关团总支副书记。段义和从床上培养女干部最为慷慨,提拔情人的同时,还把其情妇的父母由无业人员“照顾”为济南市的国家干部,并办理了退休手续,情妇的妹妹也成了济南市某机关的公务员。

 

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尚军,由一名仅有初中文化的女工人,幸运地成为公安系统的“一朵花”,凭借1.68米的身高和超群的“交际”能力,她在“以色谋权”傍上两位省级高官后,演绎了现代版“二凤戏凰”高级妓女故事。在两位省级高官精心培育下,一路春风得意,从阜阳市中级法院副院长、院长,阜阳市副市长,阜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直至阜阳市委副书记,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一路扶摇直上,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从副科级到副厅级的升迁,因此外界给予其“直升机厅长”的绰号。

 

身份、年龄、履历、档案均涉嫌造假,被称作“一身是假”的王亚丽,从一名普通的农村女子,一步步升迁至石家庄市团市委副书记,也是官员们从床上培养起来的。王亚丽先是认下了大款干爹王破盘,成功征服干爹贴上了石家庄市交通局长王志峰,王局长从床上把她培养成市交通局科长。王局长外逃以后,石家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振江接下了继续培养的重任。此后,张的每一次升迁,总会伴着王亚丽的升迁。20018月,张振江任石家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当年10月王亚丽调任正处级单位西柏坡纪念馆馆长助理,级别正科;次年8月,王亚丽作为被培养的后备干部下派至鹿泉市经济开发区任科技副主任。20032月,张振江任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当年9月,王亚丽在鹿泉一年挂职期满,出任鹿泉市经济开发区党委书记。20073月,张振江出任石家庄市人大副主任,而当年4月王亚丽则当选为石家庄团市委副书记。

 

被判刑14年半的前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被曝涉权色交易,获其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均先要和他发生关系据称,仇和在向中纪委交代问题时,亲笔写下他在昆明市委书记任上,与他睡觉得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的名字,这23个女干部现在有一个统一外号:仇宝宝。通常都是他在办公室找女干部谈话,谈完话后,就到办公室里间的卧室睡觉。睡过觉的女干部都得到提拔。

 

        官员因权色交易落马,借色提拔等违规现象的发生。给为官之人都敲响一记响钟,令人反思。腐败是社会的毒瘤,也是为官者不可触碰的红线,更是党和人民伟大事业的绊脚石。只为己、只谋权、只谋利、谋色就是背弃自己的良心,更是违背入党为仕的誓言。不守法、不为民、不廉洁就是对党的不忠,更是辜负人民期望。官员因权色交易落马不断的刷新数量,这凸显党中央坚决反腐,严打老虎苍蝇的信心和决心。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