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9-01-11 15:58:50 6字 ( 0/102)

僵尸要还魂。

“老台独”最近频频亮相,为什么?

海外网

百家号01-1020:25



来源:环球时报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名字上次在媒体出现还是去年11月其在家中跌倒。一个多月后的1月4日和5日,日本《产经新闻》给他提供了再次露面的平台,在采访中,李登辉称大陆“吞并”台湾的手段不仅是武力,还从经济、科技等层面采取“切香肠战术”。《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新年伊始,与他几乎为“同龄人”的几个“独派”大佬也同样活跃起来: “总统府资政”吴澧培联合前“资政”彭明敏、基督教长老教会牧师高俊明、“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四人联合对蔡英文“逼宫”,而被网友讽刺“老糊涂”的史明则跳出来力挺蔡英文。

史明101岁、李登辉96岁、而“逼宫”蔡英文的彭明敏等人则被调侃为“年龄加起来快四百岁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老台独”的评语是“成不了气候”,而新党青年委员会召集人王炳忠则表示,虽然“老台独”已日薄西山,但台湾今天被绿营毒害却根源于他们。

蔡英文与史明(台媒)

揭秘“老台独”:日据时代的特权阶层

查阅资料便知,臭名昭著的“两国论”的提出者李登辉1923年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其父李金龙任职警界,而其兄李登钦(岩里武则)二战后期被日军征兵至菲律宾参加太平洋战争,并于当地阵亡,奉祀于靖国神社内。

原名施朝晖的史明父亲林济川早年留学日本,而其母亲则出身于士林的施家大户,在热播的纪录片《过台湾》中讲到施家在道光年间发迹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镜头,史明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施家族谱里。

而彭明敏的父亲从总督府台北医学校毕业后便在台中行医达18年,并拥有了以当时计量约合440甲(台湾农民田地计量单位,1甲约为0.97公顷)以上的田产,曾任高雄市参议会第一任议长。在彭明敏所写的《自由的滋味》中提到,“二二八事件”中,他的父亲因为卷入事件而被捕,导致他“心情粉碎,彻底幻灭了。”“他甚至扬言为身上的华人血统感到可耻,希望子孙与外国人通婚,直到后代再也不能宣称自己是华人。”

图:彭明敏

王炳忠总结,这些“老台独”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成长于日据时代的台湾,而且大多属于特权阶层,所以对那个时代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情结。由于极力鼓吹“台独”,外界常常将这些人统称“台独基本教义派”,但王炳忠认为这并不准确。他说:“‘台独’基本教义派主张回归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建立所谓‘台湾共和国’,但现在基本教义派已经几乎蒸发了,因为都知道不可能成功。”

“他们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挑动族群对立。”王炳忠说,“台湾人出头天”常被他们挂在嘴边,极力撕裂闽南人族群与其他族群。《环球时报》记者在史明的相关资料里看到,他自称在抗战时见识到“中国人的汉人种族歧视”,称“中共派台湾士兵往前线当炮灰,对台湾人实施分化政策,叫一个客家人来打福佬人,也叫一个福佬人来斗一个客家人。”史明从此认定“台湾人不能跟中国人一起”。然而,史明的这番说辞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高山族代表田富达“打脸”。田富达回忆,抗战期间,史明因无法顺利融入以工农子弟为主的八路军曾遭批评,而那个年代族群之间的矛盾多半在生活方面,并无史明所说情形。

为什么他们突然全都跳出来了?

这些“老台独”在年初突然“集体亮相”并非巧合,在王炳忠看来,首先是因为“独派”有危机感,“大陆领导人说‘两岸问题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在台湾的统派有促统的急迫感,同样,‘台独’有危机感,所以大家都在觉得2019年是关键年。‘九合一’选举的结果,高雄人民投票给韩国瑜了,说明台湾人民很务实,其实想要跟大陆有正常的关系。所以,‘独派’的危机感更浓,继续下去万一明年民进党不能连任怎么办?”

“另外一个急迫感来自于现在美国跟中国大陆打贸易战,‘独派’觉得这个是前所未有的好时机。”王炳忠的看法可以从李登辉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中印证,在谈到“切香肠”时,李登辉称“中国目前半导体技术仍不成熟,觊觎台湾的最先端技术,加上军事技术移转的风险在内,政府应该研拟对策防止这些技术外流到中国。”

“一旦‘武统’,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

“这些‘老台独’里有人具备个人魅力吗?没有。我必须要说,他们成不了气候。”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环球时报》说,这些“老台独”其实谁都不服谁,派系林立,山头主义很强。

“但不可忽视的是,虽然他们现在影响力弱,但台湾被绿营毒害,其根源就在这群人。王炳忠向记者回顾了“台独”论述的演变脉络,“上世纪90年代初民进党提出‘台独’党纲,1999年民进党为了选举,又开始推‘台湾前途决议文’,这就把‘台独’党纲往中间挪移,给台湾民众讲一套所谓‘台湾已经独立,不必再宣布独立,它目前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这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独台’的开始,这套‘独台’的理论甚至国民党内有一部分人似乎也接受了,而且越年轻的政治人物中接受度越高。”

王炳忠说,今天新一代“台独”的头目其实跟“老台独”是互通声息的,“比如当初‘时代力量’有人一当选立委,李登辉就接近他们,史明办募款餐会,‘时代力量’的好几个头目都会去。‘老台独’虽然已没影响力,但他们的观念、战略却传给了‘新台独’去执行。”

有网友在涉及李登辉的新闻留言中说“应该祈祷他们活得长一点,武统被当战犯审。”王炳忠认为,这反映了大多数希望两岸和平的民众的心声,“当年他们是‘台独’源头,然后从‘老独’传给了‘新独’,病毒一直在扩散,扩散到今天的台湾没药可治。如果哪一天真的发生了‘武统’,势必为中华民族带来不必要的生命财产及心灵损害,无辜的人为了他们这些都要进棺材的人一厢情愿的图谋付出牺牲,这些人就和伪满洲国勾结日本关东军差不多,寄望美国、日本抗‘中’,最后被帝国主义抛弃,他们必须为中华民族的损耗和牺牲付出代价,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9-01-11 16:22:01 16字 ( 0/117)

老台独频频亮相,这是僵尸要还魂。

“老台独”最近频频亮相,为什么?

海外网

百家号01-1020:25



来源:环球时报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名字上次在媒体出现还是去年11月其在家中跌倒。一个多月后的1月4日和5日,日本《产经新闻》给他提供了再次露面的平台,在采访中,李登辉称大陆“吞并”台湾的手段不仅是武力,还从经济、科技等层面采取“切香肠战术”。《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新年伊始,与他几乎为“同龄人”的几个“独派”大佬也同样活跃起来: “总统府资政”吴澧培联合前“资政”彭明敏、基督教长老教会牧师高俊明、“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四人联合对蔡英文“逼宫”,而被网友讽刺“老糊涂”的史明则跳出来力挺蔡英文。

史明101岁、李登辉96岁、而“逼宫”蔡英文的彭明敏等人则被调侃为“年龄加起来快四百岁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老台独”的评语是“成不了气候”,而新党青年委员会召集人王炳忠则表示,虽然“老台独”已日薄西山,但台湾今天被绿营毒害却根源于他们。

蔡英文与史明(台媒)

揭秘“老台独”:日据时代的特权阶层

查阅资料便知,臭名昭著的“两国论”的提出者李登辉1923年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其父李金龙任职警界,而其兄李登钦(岩里武则)二战后期被日军征兵至菲律宾参加太平洋战争,并于当地阵亡,奉祀于靖国神社内。

原名施朝晖的史明父亲林济川早年留学日本,而其母亲则出身于士林的施家大户,在热播的纪录片《过台湾》中讲到施家在道光年间发迹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镜头,史明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施家族谱里。

而彭明敏的父亲从总督府台北医学校毕业后便在台中行医达18年,并拥有了以当时计量约合440甲(台湾农民田地计量单位,1甲约为0.97公顷)以上的田产,曾任高雄市参议会第一任议长。在彭明敏所写的《自由的滋味》中提到,“二二八事件”中,他的父亲因为卷入事件而被捕,导致他“心情粉碎,彻底幻灭了。”“他甚至扬言为身上的华人血统感到可耻,希望子孙与外国人通婚,直到后代再也不能宣称自己是华人。”

图:彭明敏

王炳忠总结,这些“老台独”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成长于日据时代的台湾,而且大多属于特权阶层,所以对那个时代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情结。由于极力鼓吹“台独”,外界常常将这些人统称“台独基本教义派”,但王炳忠认为这并不准确。他说:“‘台独’基本教义派主张回归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建立所谓‘台湾共和国’,但现在基本教义派已经几乎蒸发了,因为都知道不可能成功。”

“他们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挑动族群对立。”王炳忠说,“台湾人出头天”常被他们挂在嘴边,极力撕裂闽南人族群与其他族群。《环球时报》记者在史明的相关资料里看到,他自称在抗战时见识到“中国人的汉人种族歧视”,称“中共派台湾士兵往前线当炮灰,对台湾人实施分化政策,叫一个客家人来打福佬人,也叫一个福佬人来斗一个客家人。”史明从此认定“台湾人不能跟中国人一起”。然而,史明的这番说辞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高山族代表田富达“打脸”。田富达回忆,抗战期间,史明因无法顺利融入以工农子弟为主的八路军曾遭批评,而那个年代族群之间的矛盾多半在生活方面,并无史明所说情形。

为什么他们突然全都跳出来了?

这些“老台独”在年初突然“集体亮相”并非巧合,在王炳忠看来,首先是因为“独派”有危机感,“大陆领导人说‘两岸问题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在台湾的统派有促统的急迫感,同样,‘台独’有危机感,所以大家都在觉得2019年是关键年。‘九合一’选举的结果,高雄人民投票给韩国瑜了,说明台湾人民很务实,其实想要跟大陆有正常的关系。所以,‘独派’的危机感更浓,继续下去万一明年民进党不能连任怎么办?”

“另外一个急迫感来自于现在美国跟中国大陆打贸易战,‘独派’觉得这个是前所未有的好时机。”王炳忠的看法可以从李登辉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中印证,在谈到“切香肠”时,李登辉称“中国目前半导体技术仍不成熟,觊觎台湾的最先端技术,加上军事技术移转的风险在内,政府应该研拟对策防止这些技术外流到中国。”

“一旦‘武统’,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

“这些‘老台独’里有人具备个人魅力吗?没有。我必须要说,他们成不了气候。”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环球时报》说,这些“老台独”其实谁都不服谁,派系林立,山头主义很强。

“但不可忽视的是,虽然他们现在影响力弱,但台湾被绿营毒害,其根源就在这群人。王炳忠向记者回顾了“台独”论述的演变脉络,“上世纪90年代初民进党提出‘台独’党纲,1999年民进党为了选举,又开始推‘台湾前途决议文’,这就把‘台独’党纲往中间挪移,给台湾民众讲一套所谓‘台湾已经独立,不必再宣布独立,它目前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这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独台’的开始,这套‘独台’的理论甚至国民党内有一部分人似乎也接受了,而且越年轻的政治人物中接受度越高。”

王炳忠说,今天新一代“台独”的头目其实跟“老台独”是互通声息的,“比如当初‘时代力量’有人一当选立委,李登辉就接近他们,史明办募款餐会,‘时代力量’的好几个头目都会去。‘老台独’虽然已没影响力,但他们的观念、战略却传给了‘新台独’去执行。”

有网友在涉及李登辉的新闻留言中说“应该祈祷他们活得长一点,武统被当战犯审。”王炳忠认为,这反映了大多数希望两岸和平的民众的心声,“当年他们是‘台独’源头,然后从‘老独’传给了‘新独’,病毒一直在扩散,扩散到今天的台湾没药可治。如果哪一天真的发生了‘武统’,势必为中华民族带来不必要的生命财产及心灵损害,无辜的人为了他们这些都要进棺材的人一厢情愿的图谋付出牺牲,这些人就和伪满洲国勾结日本关东军差不多,寄望美国、日本抗‘中’,最后被帝国主义抛弃,他们必须为中华民族的损耗和牺牲付出代价,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弯阅 发表于  2019-01-11 16:30:38 16字 ( 0/110)

可能美日要准备对我实行火力侦察。

“老台独”最近频频亮相,为什么?

海外网

百家号01-1020:25



来源:环球时报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名字上次在媒体出现还是去年11月其在家中跌倒。一个多月后的1月4日和5日,日本《产经新闻》给他提供了再次露面的平台,在采访中,李登辉称大陆“吞并”台湾的手段不仅是武力,还从经济、科技等层面采取“切香肠战术”。《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新年伊始,与他几乎为“同龄人”的几个“独派”大佬也同样活跃起来: “总统府资政”吴澧培联合前“资政”彭明敏、基督教长老教会牧师高俊明、“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四人联合对蔡英文“逼宫”,而被网友讽刺“老糊涂”的史明则跳出来力挺蔡英文。

史明101岁、李登辉96岁、而“逼宫”蔡英文的彭明敏等人则被调侃为“年龄加起来快四百岁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老台独”的评语是“成不了气候”,而新党青年委员会召集人王炳忠则表示,虽然“老台独”已日薄西山,但台湾今天被绿营毒害却根源于他们。

蔡英文与史明(台媒)

揭秘“老台独”:日据时代的特权阶层

查阅资料便知,臭名昭著的“两国论”的提出者李登辉1923年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其父李金龙任职警界,而其兄李登钦(岩里武则)二战后期被日军征兵至菲律宾参加太平洋战争,并于当地阵亡,奉祀于靖国神社内。

原名施朝晖的史明父亲林济川早年留学日本,而其母亲则出身于士林的施家大户,在热播的纪录片《过台湾》中讲到施家在道光年间发迹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镜头,史明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施家族谱里。

而彭明敏的父亲从总督府台北医学校毕业后便在台中行医达18年,并拥有了以当时计量约合440甲(台湾农民田地计量单位,1甲约为0.97公顷)以上的田产,曾任高雄市参议会第一任议长。在彭明敏所写的《自由的滋味》中提到,“二二八事件”中,他的父亲因为卷入事件而被捕,导致他“心情粉碎,彻底幻灭了。”“他甚至扬言为身上的华人血统感到可耻,希望子孙与外国人通婚,直到后代再也不能宣称自己是华人。”

图:彭明敏

王炳忠总结,这些“老台独”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成长于日据时代的台湾,而且大多属于特权阶层,所以对那个时代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情结。由于极力鼓吹“台独”,外界常常将这些人统称“台独基本教义派”,但王炳忠认为这并不准确。他说:“‘台独’基本教义派主张回归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建立所谓‘台湾共和国’,但现在基本教义派已经几乎蒸发了,因为都知道不可能成功。”

“他们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挑动族群对立。”王炳忠说,“台湾人出头天”常被他们挂在嘴边,极力撕裂闽南人族群与其他族群。《环球时报》记者在史明的相关资料里看到,他自称在抗战时见识到“中国人的汉人种族歧视”,称“中共派台湾士兵往前线当炮灰,对台湾人实施分化政策,叫一个客家人来打福佬人,也叫一个福佬人来斗一个客家人。”史明从此认定“台湾人不能跟中国人一起”。然而,史明的这番说辞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高山族代表田富达“打脸”。田富达回忆,抗战期间,史明因无法顺利融入以工农子弟为主的八路军曾遭批评,而那个年代族群之间的矛盾多半在生活方面,并无史明所说情形。

为什么他们突然全都跳出来了?

这些“老台独”在年初突然“集体亮相”并非巧合,在王炳忠看来,首先是因为“独派”有危机感,“大陆领导人说‘两岸问题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在台湾的统派有促统的急迫感,同样,‘台独’有危机感,所以大家都在觉得2019年是关键年。‘九合一’选举的结果,高雄人民投票给韩国瑜了,说明台湾人民很务实,其实想要跟大陆有正常的关系。所以,‘独派’的危机感更浓,继续下去万一明年民进党不能连任怎么办?”

“另外一个急迫感来自于现在美国跟中国大陆打贸易战,‘独派’觉得这个是前所未有的好时机。”王炳忠的看法可以从李登辉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中印证,在谈到“切香肠”时,李登辉称“中国目前半导体技术仍不成熟,觊觎台湾的最先端技术,加上军事技术移转的风险在内,政府应该研拟对策防止这些技术外流到中国。”

“一旦‘武统’,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

“这些‘老台独’里有人具备个人魅力吗?没有。我必须要说,他们成不了气候。”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环球时报》说,这些“老台独”其实谁都不服谁,派系林立,山头主义很强。

“但不可忽视的是,虽然他们现在影响力弱,但台湾被绿营毒害,其根源就在这群人。王炳忠向记者回顾了“台独”论述的演变脉络,“上世纪90年代初民进党提出‘台独’党纲,1999年民进党为了选举,又开始推‘台湾前途决议文’,这就把‘台独’党纲往中间挪移,给台湾民众讲一套所谓‘台湾已经独立,不必再宣布独立,它目前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这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独台’的开始,这套‘独台’的理论甚至国民党内有一部分人似乎也接受了,而且越年轻的政治人物中接受度越高。”

王炳忠说,今天新一代“台独”的头目其实跟“老台独”是互通声息的,“比如当初‘时代力量’有人一当选立委,李登辉就接近他们,史明办募款餐会,‘时代力量’的好几个头目都会去。‘老台独’虽然已没影响力,但他们的观念、战略却传给了‘新台独’去执行。”

有网友在涉及李登辉的新闻留言中说“应该祈祷他们活得长一点,武统被当战犯审。”王炳忠认为,这反映了大多数希望两岸和平的民众的心声,“当年他们是‘台独’源头,然后从‘老独’传给了‘新独’,病毒一直在扩散,扩散到今天的台湾没药可治。如果哪一天真的发生了‘武统’,势必为中华民族带来不必要的生命财产及心灵损害,无辜的人为了他们这些都要进棺材的人一厢情愿的图谋付出牺牲,这些人就和伪满洲国勾结日本关东军差不多,寄望美国、日本抗‘中’,最后被帝国主义抛弃,他们必须为中华民族的损耗和牺牲付出代价,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八胡子爷 发表于  2019-01-11 16:32:58 34字 ( 0/128)

设法促成台湾就两岸和统恭头,测试一下台湾民意,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老台独”最近频频亮相,为什么?

海外网

百家号01-1020:25



来源:环球时报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名字上次在媒体出现还是去年11月其在家中跌倒。一个多月后的1月4日和5日,日本《产经新闻》给他提供了再次露面的平台,在采访中,李登辉称大陆“吞并”台湾的手段不仅是武力,还从经济、科技等层面采取“切香肠战术”。《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新年伊始,与他几乎为“同龄人”的几个“独派”大佬也同样活跃起来: “总统府资政”吴澧培联合前“资政”彭明敏、基督教长老教会牧师高俊明、“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四人联合对蔡英文“逼宫”,而被网友讽刺“老糊涂”的史明则跳出来力挺蔡英文。

史明101岁、李登辉96岁、而“逼宫”蔡英文的彭明敏等人则被调侃为“年龄加起来快四百岁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老台独”的评语是“成不了气候”,而新党青年委员会召集人王炳忠则表示,虽然“老台独”已日薄西山,但台湾今天被绿营毒害却根源于他们。

蔡英文与史明(台媒)

揭秘“老台独”:日据时代的特权阶层

查阅资料便知,臭名昭著的“两国论”的提出者李登辉1923年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其父李金龙任职警界,而其兄李登钦(岩里武则)二战后期被日军征兵至菲律宾参加太平洋战争,并于当地阵亡,奉祀于靖国神社内。

原名施朝晖的史明父亲林济川早年留学日本,而其母亲则出身于士林的施家大户,在热播的纪录片《过台湾》中讲到施家在道光年间发迹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镜头,史明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施家族谱里。

而彭明敏的父亲从总督府台北医学校毕业后便在台中行医达18年,并拥有了以当时计量约合440甲(台湾农民田地计量单位,1甲约为0.97公顷)以上的田产,曾任高雄市参议会第一任议长。在彭明敏所写的《自由的滋味》中提到,“二二八事件”中,他的父亲因为卷入事件而被捕,导致他“心情粉碎,彻底幻灭了。”“他甚至扬言为身上的华人血统感到可耻,希望子孙与外国人通婚,直到后代再也不能宣称自己是华人。”

图:彭明敏

王炳忠总结,这些“老台独”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成长于日据时代的台湾,而且大多属于特权阶层,所以对那个时代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情结。由于极力鼓吹“台独”,外界常常将这些人统称“台独基本教义派”,但王炳忠认为这并不准确。他说:“‘台独’基本教义派主张回归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建立所谓‘台湾共和国’,但现在基本教义派已经几乎蒸发了,因为都知道不可能成功。”

“他们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挑动族群对立。”王炳忠说,“台湾人出头天”常被他们挂在嘴边,极力撕裂闽南人族群与其他族群。《环球时报》记者在史明的相关资料里看到,他自称在抗战时见识到“中国人的汉人种族歧视”,称“中共派台湾士兵往前线当炮灰,对台湾人实施分化政策,叫一个客家人来打福佬人,也叫一个福佬人来斗一个客家人。”史明从此认定“台湾人不能跟中国人一起”。然而,史明的这番说辞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高山族代表田富达“打脸”。田富达回忆,抗战期间,史明因无法顺利融入以工农子弟为主的八路军曾遭批评,而那个年代族群之间的矛盾多半在生活方面,并无史明所说情形。

为什么他们突然全都跳出来了?

这些“老台独”在年初突然“集体亮相”并非巧合,在王炳忠看来,首先是因为“独派”有危机感,“大陆领导人说‘两岸问题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在台湾的统派有促统的急迫感,同样,‘台独’有危机感,所以大家都在觉得2019年是关键年。‘九合一’选举的结果,高雄人民投票给韩国瑜了,说明台湾人民很务实,其实想要跟大陆有正常的关系。所以,‘独派’的危机感更浓,继续下去万一明年民进党不能连任怎么办?”

“另外一个急迫感来自于现在美国跟中国大陆打贸易战,‘独派’觉得这个是前所未有的好时机。”王炳忠的看法可以从李登辉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中印证,在谈到“切香肠”时,李登辉称“中国目前半导体技术仍不成熟,觊觎台湾的最先端技术,加上军事技术移转的风险在内,政府应该研拟对策防止这些技术外流到中国。”

“一旦‘武统’,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

“这些‘老台独’里有人具备个人魅力吗?没有。我必须要说,他们成不了气候。”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环球时报》说,这些“老台独”其实谁都不服谁,派系林立,山头主义很强。

“但不可忽视的是,虽然他们现在影响力弱,但台湾被绿营毒害,其根源就在这群人。王炳忠向记者回顾了“台独”论述的演变脉络,“上世纪90年代初民进党提出‘台独’党纲,1999年民进党为了选举,又开始推‘台湾前途决议文’,这就把‘台独’党纲往中间挪移,给台湾民众讲一套所谓‘台湾已经独立,不必再宣布独立,它目前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这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独台’的开始,这套‘独台’的理论甚至国民党内有一部分人似乎也接受了,而且越年轻的政治人物中接受度越高。”

王炳忠说,今天新一代“台独”的头目其实跟“老台独”是互通声息的,“比如当初‘时代力量’有人一当选立委,李登辉就接近他们,史明办募款餐会,‘时代力量’的好几个头目都会去。‘老台独’虽然已没影响力,但他们的观念、战略却传给了‘新台独’去执行。”

有网友在涉及李登辉的新闻留言中说“应该祈祷他们活得长一点,武统被当战犯审。”王炳忠认为,这反映了大多数希望两岸和平的民众的心声,“当年他们是‘台独’源头,然后从‘老独’传给了‘新独’,病毒一直在扩散,扩散到今天的台湾没药可治。如果哪一天真的发生了‘武统’,势必为中华民族带来不必要的生命财产及心灵损害,无辜的人为了他们这些都要进棺材的人一厢情愿的图谋付出牺牲,这些人就和伪满洲国勾结日本关东军差不多,寄望美国、日本抗‘中’,最后被帝国主义抛弃,他们必须为中华民族的损耗和牺牲付出代价,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八胡子爷 发表于  2019-01-11 16:37:26 6字 ( 0/101)

测试全审……

“老台独”最近频频亮相,为什么?

海外网

百家号01-1020:25



来源:环球时报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名字上次在媒体出现还是去年11月其在家中跌倒。一个多月后的1月4日和5日,日本《产经新闻》给他提供了再次露面的平台,在采访中,李登辉称大陆“吞并”台湾的手段不仅是武力,还从经济、科技等层面采取“切香肠战术”。《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新年伊始,与他几乎为“同龄人”的几个“独派”大佬也同样活跃起来: “总统府资政”吴澧培联合前“资政”彭明敏、基督教长老教会牧师高俊明、“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四人联合对蔡英文“逼宫”,而被网友讽刺“老糊涂”的史明则跳出来力挺蔡英文。

史明101岁、李登辉96岁、而“逼宫”蔡英文的彭明敏等人则被调侃为“年龄加起来快四百岁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老台独”的评语是“成不了气候”,而新党青年委员会召集人王炳忠则表示,虽然“老台独”已日薄西山,但台湾今天被绿营毒害却根源于他们。

蔡英文与史明(台媒)

揭秘“老台独”:日据时代的特权阶层

查阅资料便知,臭名昭著的“两国论”的提出者李登辉1923年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其父李金龙任职警界,而其兄李登钦(岩里武则)二战后期被日军征兵至菲律宾参加太平洋战争,并于当地阵亡,奉祀于靖国神社内。

原名施朝晖的史明父亲林济川早年留学日本,而其母亲则出身于士林的施家大户,在热播的纪录片《过台湾》中讲到施家在道光年间发迹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镜头,史明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施家族谱里。

而彭明敏的父亲从总督府台北医学校毕业后便在台中行医达18年,并拥有了以当时计量约合440甲(台湾农民田地计量单位,1甲约为0.97公顷)以上的田产,曾任高雄市参议会第一任议长。在彭明敏所写的《自由的滋味》中提到,“二二八事件”中,他的父亲因为卷入事件而被捕,导致他“心情粉碎,彻底幻灭了。”“他甚至扬言为身上的华人血统感到可耻,希望子孙与外国人通婚,直到后代再也不能宣称自己是华人。”

图:彭明敏

王炳忠总结,这些“老台独”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成长于日据时代的台湾,而且大多属于特权阶层,所以对那个时代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情结。由于极力鼓吹“台独”,外界常常将这些人统称“台独基本教义派”,但王炳忠认为这并不准确。他说:“‘台独’基本教义派主张回归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建立所谓‘台湾共和国’,但现在基本教义派已经几乎蒸发了,因为都知道不可能成功。”

“他们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挑动族群对立。”王炳忠说,“台湾人出头天”常被他们挂在嘴边,极力撕裂闽南人族群与其他族群。《环球时报》记者在史明的相关资料里看到,他自称在抗战时见识到“中国人的汉人种族歧视”,称“中共派台湾士兵往前线当炮灰,对台湾人实施分化政策,叫一个客家人来打福佬人,也叫一个福佬人来斗一个客家人。”史明从此认定“台湾人不能跟中国人一起”。然而,史明的这番说辞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高山族代表田富达“打脸”。田富达回忆,抗战期间,史明因无法顺利融入以工农子弟为主的八路军曾遭批评,而那个年代族群之间的矛盾多半在生活方面,并无史明所说情形。

为什么他们突然全都跳出来了?

这些“老台独”在年初突然“集体亮相”并非巧合,在王炳忠看来,首先是因为“独派”有危机感,“大陆领导人说‘两岸问题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在台湾的统派有促统的急迫感,同样,‘台独’有危机感,所以大家都在觉得2019年是关键年。‘九合一’选举的结果,高雄人民投票给韩国瑜了,说明台湾人民很务实,其实想要跟大陆有正常的关系。所以,‘独派’的危机感更浓,继续下去万一明年民进党不能连任怎么办?”

“另外一个急迫感来自于现在美国跟中国大陆打贸易战,‘独派’觉得这个是前所未有的好时机。”王炳忠的看法可以从李登辉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中印证,在谈到“切香肠”时,李登辉称“中国目前半导体技术仍不成熟,觊觎台湾的最先端技术,加上军事技术移转的风险在内,政府应该研拟对策防止这些技术外流到中国。”

“一旦‘武统’,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

“这些‘老台独’里有人具备个人魅力吗?没有。我必须要说,他们成不了气候。”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环球时报》说,这些“老台独”其实谁都不服谁,派系林立,山头主义很强。

“但不可忽视的是,虽然他们现在影响力弱,但台湾被绿营毒害,其根源就在这群人。王炳忠向记者回顾了“台独”论述的演变脉络,“上世纪90年代初民进党提出‘台独’党纲,1999年民进党为了选举,又开始推‘台湾前途决议文’,这就把‘台独’党纲往中间挪移,给台湾民众讲一套所谓‘台湾已经独立,不必再宣布独立,它目前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这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独台’的开始,这套‘独台’的理论甚至国民党内有一部分人似乎也接受了,而且越年轻的政治人物中接受度越高。”

王炳忠说,今天新一代“台独”的头目其实跟“老台独”是互通声息的,“比如当初‘时代力量’有人一当选立委,李登辉就接近他们,史明办募款餐会,‘时代力量’的好几个头目都会去。‘老台独’虽然已没影响力,但他们的观念、战略却传给了‘新台独’去执行。”

有网友在涉及李登辉的新闻留言中说“应该祈祷他们活得长一点,武统被当战犯审。”王炳忠认为,这反映了大多数希望两岸和平的民众的心声,“当年他们是‘台独’源头,然后从‘老独’传给了‘新独’,病毒一直在扩散,扩散到今天的台湾没药可治。如果哪一天真的发生了‘武统’,势必为中华民族带来不必要的生命财产及心灵损害,无辜的人为了他们这些都要进棺材的人一厢情愿的图谋付出牺牲,这些人就和伪满洲国勾结日本关东军差不多,寄望美国、日本抗‘中’,最后被帝国主义抛弃,他们必须为中华民族的损耗和牺牲付出代价,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9-01-11 16:38:32 40字 ( 0/106)

蒋介石重孙行为,值得注意!美帝的行为,更值得注意!总是自我愿景甚好,是会受伤的!

“老台独”最近频频亮相,为什么?

海外网

百家号01-1020:25



来源:环球时报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名字上次在媒体出现还是去年11月其在家中跌倒。一个多月后的1月4日和5日,日本《产经新闻》给他提供了再次露面的平台,在采访中,李登辉称大陆“吞并”台湾的手段不仅是武力,还从经济、科技等层面采取“切香肠战术”。《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新年伊始,与他几乎为“同龄人”的几个“独派”大佬也同样活跃起来: “总统府资政”吴澧培联合前“资政”彭明敏、基督教长老教会牧师高俊明、“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四人联合对蔡英文“逼宫”,而被网友讽刺“老糊涂”的史明则跳出来力挺蔡英文。

史明101岁、李登辉96岁、而“逼宫”蔡英文的彭明敏等人则被调侃为“年龄加起来快四百岁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老台独”的评语是“成不了气候”,而新党青年委员会召集人王炳忠则表示,虽然“老台独”已日薄西山,但台湾今天被绿营毒害却根源于他们。

蔡英文与史明(台媒)

揭秘“老台独”:日据时代的特权阶层

查阅资料便知,臭名昭著的“两国论”的提出者李登辉1923年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其父李金龙任职警界,而其兄李登钦(岩里武则)二战后期被日军征兵至菲律宾参加太平洋战争,并于当地阵亡,奉祀于靖国神社内。

原名施朝晖的史明父亲林济川早年留学日本,而其母亲则出身于士林的施家大户,在热播的纪录片《过台湾》中讲到施家在道光年间发迹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镜头,史明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施家族谱里。

而彭明敏的父亲从总督府台北医学校毕业后便在台中行医达18年,并拥有了以当时计量约合440甲(台湾农民田地计量单位,1甲约为0.97公顷)以上的田产,曾任高雄市参议会第一任议长。在彭明敏所写的《自由的滋味》中提到,“二二八事件”中,他的父亲因为卷入事件而被捕,导致他“心情粉碎,彻底幻灭了。”“他甚至扬言为身上的华人血统感到可耻,希望子孙与外国人通婚,直到后代再也不能宣称自己是华人。”

图:彭明敏

王炳忠总结,这些“老台独”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成长于日据时代的台湾,而且大多属于特权阶层,所以对那个时代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情结。由于极力鼓吹“台独”,外界常常将这些人统称“台独基本教义派”,但王炳忠认为这并不准确。他说:“‘台独’基本教义派主张回归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建立所谓‘台湾共和国’,但现在基本教义派已经几乎蒸发了,因为都知道不可能成功。”

“他们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挑动族群对立。”王炳忠说,“台湾人出头天”常被他们挂在嘴边,极力撕裂闽南人族群与其他族群。《环球时报》记者在史明的相关资料里看到,他自称在抗战时见识到“中国人的汉人种族歧视”,称“中共派台湾士兵往前线当炮灰,对台湾人实施分化政策,叫一个客家人来打福佬人,也叫一个福佬人来斗一个客家人。”史明从此认定“台湾人不能跟中国人一起”。然而,史明的这番说辞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高山族代表田富达“打脸”。田富达回忆,抗战期间,史明因无法顺利融入以工农子弟为主的八路军曾遭批评,而那个年代族群之间的矛盾多半在生活方面,并无史明所说情形。

为什么他们突然全都跳出来了?

这些“老台独”在年初突然“集体亮相”并非巧合,在王炳忠看来,首先是因为“独派”有危机感,“大陆领导人说‘两岸问题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在台湾的统派有促统的急迫感,同样,‘台独’有危机感,所以大家都在觉得2019年是关键年。‘九合一’选举的结果,高雄人民投票给韩国瑜了,说明台湾人民很务实,其实想要跟大陆有正常的关系。所以,‘独派’的危机感更浓,继续下去万一明年民进党不能连任怎么办?”

“另外一个急迫感来自于现在美国跟中国大陆打贸易战,‘独派’觉得这个是前所未有的好时机。”王炳忠的看法可以从李登辉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中印证,在谈到“切香肠”时,李登辉称“中国目前半导体技术仍不成熟,觊觎台湾的最先端技术,加上军事技术移转的风险在内,政府应该研拟对策防止这些技术外流到中国。”

“一旦‘武统’,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

“这些‘老台独’里有人具备个人魅力吗?没有。我必须要说,他们成不了气候。”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环球时报》说,这些“老台独”其实谁都不服谁,派系林立,山头主义很强。

“但不可忽视的是,虽然他们现在影响力弱,但台湾被绿营毒害,其根源就在这群人。王炳忠向记者回顾了“台独”论述的演变脉络,“上世纪90年代初民进党提出‘台独’党纲,1999年民进党为了选举,又开始推‘台湾前途决议文’,这就把‘台独’党纲往中间挪移,给台湾民众讲一套所谓‘台湾已经独立,不必再宣布独立,它目前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这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独台’的开始,这套‘独台’的理论甚至国民党内有一部分人似乎也接受了,而且越年轻的政治人物中接受度越高。”

王炳忠说,今天新一代“台独”的头目其实跟“老台独”是互通声息的,“比如当初‘时代力量’有人一当选立委,李登辉就接近他们,史明办募款餐会,‘时代力量’的好几个头目都会去。‘老台独’虽然已没影响力,但他们的观念、战略却传给了‘新台独’去执行。”

有网友在涉及李登辉的新闻留言中说“应该祈祷他们活得长一点,武统被当战犯审。”王炳忠认为,这反映了大多数希望两岸和平的民众的心声,“当年他们是‘台独’源头,然后从‘老独’传给了‘新独’,病毒一直在扩散,扩散到今天的台湾没药可治。如果哪一天真的发生了‘武统’,势必为中华民族带来不必要的生命财产及心灵损害,无辜的人为了他们这些都要进棺材的人一厢情愿的图谋付出牺牲,这些人就和伪满洲国勾结日本关东军差不多,寄望美国、日本抗‘中’,最后被帝国主义抛弃,他们必须为中华民族的损耗和牺牲付出代价,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一是1 发表于  2019-01-11 16:48:45 25字 ( 0/119)

也许是误判形势,也许是狗急跳墙,也许还有许多也许。

“老台独”最近频频亮相,为什么?

海外网

百家号01-1020:25



来源:环球时报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名字上次在媒体出现还是去年11月其在家中跌倒。一个多月后的1月4日和5日,日本《产经新闻》给他提供了再次露面的平台,在采访中,李登辉称大陆“吞并”台湾的手段不仅是武力,还从经济、科技等层面采取“切香肠战术”。《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新年伊始,与他几乎为“同龄人”的几个“独派”大佬也同样活跃起来: “总统府资政”吴澧培联合前“资政”彭明敏、基督教长老教会牧师高俊明、“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四人联合对蔡英文“逼宫”,而被网友讽刺“老糊涂”的史明则跳出来力挺蔡英文。

史明101岁、李登辉96岁、而“逼宫”蔡英文的彭明敏等人则被调侃为“年龄加起来快四百岁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老台独”的评语是“成不了气候”,而新党青年委员会召集人王炳忠则表示,虽然“老台独”已日薄西山,但台湾今天被绿营毒害却根源于他们。

蔡英文与史明(台媒)

揭秘“老台独”:日据时代的特权阶层

查阅资料便知,臭名昭著的“两国论”的提出者李登辉1923年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其父李金龙任职警界,而其兄李登钦(岩里武则)二战后期被日军征兵至菲律宾参加太平洋战争,并于当地阵亡,奉祀于靖国神社内。

原名施朝晖的史明父亲林济川早年留学日本,而其母亲则出身于士林的施家大户,在热播的纪录片《过台湾》中讲到施家在道光年间发迹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镜头,史明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施家族谱里。

而彭明敏的父亲从总督府台北医学校毕业后便在台中行医达18年,并拥有了以当时计量约合440甲(台湾农民田地计量单位,1甲约为0.97公顷)以上的田产,曾任高雄市参议会第一任议长。在彭明敏所写的《自由的滋味》中提到,“二二八事件”中,他的父亲因为卷入事件而被捕,导致他“心情粉碎,彻底幻灭了。”“他甚至扬言为身上的华人血统感到可耻,希望子孙与外国人通婚,直到后代再也不能宣称自己是华人。”

图:彭明敏

王炳忠总结,这些“老台独”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成长于日据时代的台湾,而且大多属于特权阶层,所以对那个时代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情结。由于极力鼓吹“台独”,外界常常将这些人统称“台独基本教义派”,但王炳忠认为这并不准确。他说:“‘台独’基本教义派主张回归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建立所谓‘台湾共和国’,但现在基本教义派已经几乎蒸发了,因为都知道不可能成功。”

“他们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挑动族群对立。”王炳忠说,“台湾人出头天”常被他们挂在嘴边,极力撕裂闽南人族群与其他族群。《环球时报》记者在史明的相关资料里看到,他自称在抗战时见识到“中国人的汉人种族歧视”,称“中共派台湾士兵往前线当炮灰,对台湾人实施分化政策,叫一个客家人来打福佬人,也叫一个福佬人来斗一个客家人。”史明从此认定“台湾人不能跟中国人一起”。然而,史明的这番说辞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高山族代表田富达“打脸”。田富达回忆,抗战期间,史明因无法顺利融入以工农子弟为主的八路军曾遭批评,而那个年代族群之间的矛盾多半在生活方面,并无史明所说情形。

为什么他们突然全都跳出来了?

这些“老台独”在年初突然“集体亮相”并非巧合,在王炳忠看来,首先是因为“独派”有危机感,“大陆领导人说‘两岸问题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在台湾的统派有促统的急迫感,同样,‘台独’有危机感,所以大家都在觉得2019年是关键年。‘九合一’选举的结果,高雄人民投票给韩国瑜了,说明台湾人民很务实,其实想要跟大陆有正常的关系。所以,‘独派’的危机感更浓,继续下去万一明年民进党不能连任怎么办?”

“另外一个急迫感来自于现在美国跟中国大陆打贸易战,‘独派’觉得这个是前所未有的好时机。”王炳忠的看法可以从李登辉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中印证,在谈到“切香肠”时,李登辉称“中国目前半导体技术仍不成熟,觊觎台湾的最先端技术,加上军事技术移转的风险在内,政府应该研拟对策防止这些技术外流到中国。”

“一旦‘武统’,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

“这些‘老台独’里有人具备个人魅力吗?没有。我必须要说,他们成不了气候。”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环球时报》说,这些“老台独”其实谁都不服谁,派系林立,山头主义很强。

“但不可忽视的是,虽然他们现在影响力弱,但台湾被绿营毒害,其根源就在这群人。王炳忠向记者回顾了“台独”论述的演变脉络,“上世纪90年代初民进党提出‘台独’党纲,1999年民进党为了选举,又开始推‘台湾前途决议文’,这就把‘台独’党纲往中间挪移,给台湾民众讲一套所谓‘台湾已经独立,不必再宣布独立,它目前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这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独台’的开始,这套‘独台’的理论甚至国民党内有一部分人似乎也接受了,而且越年轻的政治人物中接受度越高。”

王炳忠说,今天新一代“台独”的头目其实跟“老台独”是互通声息的,“比如当初‘时代力量’有人一当选立委,李登辉就接近他们,史明办募款餐会,‘时代力量’的好几个头目都会去。‘老台独’虽然已没影响力,但他们的观念、战略却传给了‘新台独’去执行。”

有网友在涉及李登辉的新闻留言中说“应该祈祷他们活得长一点,武统被当战犯审。”王炳忠认为,这反映了大多数希望两岸和平的民众的心声,“当年他们是‘台独’源头,然后从‘老独’传给了‘新独’,病毒一直在扩散,扩散到今天的台湾没药可治。如果哪一天真的发生了‘武统’,势必为中华民族带来不必要的生命财产及心灵损害,无辜的人为了他们这些都要进棺材的人一厢情愿的图谋付出牺牲,这些人就和伪满洲国勾结日本关东军差不多,寄望美国、日本抗‘中’,最后被帝国主义抛弃,他们必须为中华民族的损耗和牺牲付出代价,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青山好 发表于  2019-01-11 17:35:37 5字 ( 0/119)

大陆缺人。

“老台独”最近频频亮相,为什么?

海外网

百家号01-1020:25



来源:环球时报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名字上次在媒体出现还是去年11月其在家中跌倒。一个多月后的1月4日和5日,日本《产经新闻》给他提供了再次露面的平台,在采访中,李登辉称大陆“吞并”台湾的手段不仅是武力,还从经济、科技等层面采取“切香肠战术”。《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新年伊始,与他几乎为“同龄人”的几个“独派”大佬也同样活跃起来: “总统府资政”吴澧培联合前“资政”彭明敏、基督教长老教会牧师高俊明、“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四人联合对蔡英文“逼宫”,而被网友讽刺“老糊涂”的史明则跳出来力挺蔡英文。

史明101岁、李登辉96岁、而“逼宫”蔡英文的彭明敏等人则被调侃为“年龄加起来快四百岁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老台独”的评语是“成不了气候”,而新党青年委员会召集人王炳忠则表示,虽然“老台独”已日薄西山,但台湾今天被绿营毒害却根源于他们。

蔡英文与史明(台媒)

揭秘“老台独”:日据时代的特权阶层

查阅资料便知,臭名昭著的“两国论”的提出者李登辉1923年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其父李金龙任职警界,而其兄李登钦(岩里武则)二战后期被日军征兵至菲律宾参加太平洋战争,并于当地阵亡,奉祀于靖国神社内。

原名施朝晖的史明父亲林济川早年留学日本,而其母亲则出身于士林的施家大户,在热播的纪录片《过台湾》中讲到施家在道光年间发迹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镜头,史明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施家族谱里。

而彭明敏的父亲从总督府台北医学校毕业后便在台中行医达18年,并拥有了以当时计量约合440甲(台湾农民田地计量单位,1甲约为0.97公顷)以上的田产,曾任高雄市参议会第一任议长。在彭明敏所写的《自由的滋味》中提到,“二二八事件”中,他的父亲因为卷入事件而被捕,导致他“心情粉碎,彻底幻灭了。”“他甚至扬言为身上的华人血统感到可耻,希望子孙与外国人通婚,直到后代再也不能宣称自己是华人。”

图:彭明敏

王炳忠总结,这些“老台独”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成长于日据时代的台湾,而且大多属于特权阶层,所以对那个时代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情结。由于极力鼓吹“台独”,外界常常将这些人统称“台独基本教义派”,但王炳忠认为这并不准确。他说:“‘台独’基本教义派主张回归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建立所谓‘台湾共和国’,但现在基本教义派已经几乎蒸发了,因为都知道不可能成功。”

“他们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挑动族群对立。”王炳忠说,“台湾人出头天”常被他们挂在嘴边,极力撕裂闽南人族群与其他族群。《环球时报》记者在史明的相关资料里看到,他自称在抗战时见识到“中国人的汉人种族歧视”,称“中共派台湾士兵往前线当炮灰,对台湾人实施分化政策,叫一个客家人来打福佬人,也叫一个福佬人来斗一个客家人。”史明从此认定“台湾人不能跟中国人一起”。然而,史明的这番说辞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高山族代表田富达“打脸”。田富达回忆,抗战期间,史明因无法顺利融入以工农子弟为主的八路军曾遭批评,而那个年代族群之间的矛盾多半在生活方面,并无史明所说情形。

为什么他们突然全都跳出来了?

这些“老台独”在年初突然“集体亮相”并非巧合,在王炳忠看来,首先是因为“独派”有危机感,“大陆领导人说‘两岸问题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在台湾的统派有促统的急迫感,同样,‘台独’有危机感,所以大家都在觉得2019年是关键年。‘九合一’选举的结果,高雄人民投票给韩国瑜了,说明台湾人民很务实,其实想要跟大陆有正常的关系。所以,‘独派’的危机感更浓,继续下去万一明年民进党不能连任怎么办?”

“另外一个急迫感来自于现在美国跟中国大陆打贸易战,‘独派’觉得这个是前所未有的好时机。”王炳忠的看法可以从李登辉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中印证,在谈到“切香肠”时,李登辉称“中国目前半导体技术仍不成熟,觊觎台湾的最先端技术,加上军事技术移转的风险在内,政府应该研拟对策防止这些技术外流到中国。”

“一旦‘武统’,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

“这些‘老台独’里有人具备个人魅力吗?没有。我必须要说,他们成不了气候。”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环球时报》说,这些“老台独”其实谁都不服谁,派系林立,山头主义很强。

“但不可忽视的是,虽然他们现在影响力弱,但台湾被绿营毒害,其根源就在这群人。王炳忠向记者回顾了“台独”论述的演变脉络,“上世纪90年代初民进党提出‘台独’党纲,1999年民进党为了选举,又开始推‘台湾前途决议文’,这就把‘台独’党纲往中间挪移,给台湾民众讲一套所谓‘台湾已经独立,不必再宣布独立,它目前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这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独台’的开始,这套‘独台’的理论甚至国民党内有一部分人似乎也接受了,而且越年轻的政治人物中接受度越高。”

王炳忠说,今天新一代“台独”的头目其实跟“老台独”是互通声息的,“比如当初‘时代力量’有人一当选立委,李登辉就接近他们,史明办募款餐会,‘时代力量’的好几个头目都会去。‘老台独’虽然已没影响力,但他们的观念、战略却传给了‘新台独’去执行。”

有网友在涉及李登辉的新闻留言中说“应该祈祷他们活得长一点,武统被当战犯审。”王炳忠认为,这反映了大多数希望两岸和平的民众的心声,“当年他们是‘台独’源头,然后从‘老独’传给了‘新独’,病毒一直在扩散,扩散到今天的台湾没药可治。如果哪一天真的发生了‘武统’,势必为中华民族带来不必要的生命财产及心灵损害,无辜的人为了他们这些都要进棺材的人一厢情愿的图谋付出牺牲,这些人就和伪满洲国勾结日本关东军差不多,寄望美国、日本抗‘中’,最后被帝国主义抛弃,他们必须为中华民族的损耗和牺牲付出代价,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9-01-11 21:16:55 112字 ( 0/115)

个人认为,该作一是需要分清楚是【台独】穷途末路,还是【台独政客】穷途末路的问题。该作二是还需要知道和明白【台独】有没有【穷途末路】,应该是以【台湾选民】的【选票

“老台独”最近频频亮相,为什么?

海外网

百家号01-1020:25



来源:环球时报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名字上次在媒体出现还是去年11月其在家中跌倒。一个多月后的1月4日和5日,日本《产经新闻》给他提供了再次露面的平台,在采访中,李登辉称大陆“吞并”台湾的手段不仅是武力,还从经济、科技等层面采取“切香肠战术”。《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新年伊始,与他几乎为“同龄人”的几个“独派”大佬也同样活跃起来: “总统府资政”吴澧培联合前“资政”彭明敏、基督教长老教会牧师高俊明、“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四人联合对蔡英文“逼宫”,而被网友讽刺“老糊涂”的史明则跳出来力挺蔡英文。

史明101岁、李登辉96岁、而“逼宫”蔡英文的彭明敏等人则被调侃为“年龄加起来快四百岁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老台独”的评语是“成不了气候”,而新党青年委员会召集人王炳忠则表示,虽然“老台独”已日薄西山,但台湾今天被绿营毒害却根源于他们。

蔡英文与史明(台媒)

揭秘“老台独”:日据时代的特权阶层

查阅资料便知,臭名昭著的“两国论”的提出者李登辉1923年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其父李金龙任职警界,而其兄李登钦(岩里武则)二战后期被日军征兵至菲律宾参加太平洋战争,并于当地阵亡,奉祀于靖国神社内。

原名施朝晖的史明父亲林济川早年留学日本,而其母亲则出身于士林的施家大户,在热播的纪录片《过台湾》中讲到施家在道光年间发迹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镜头,史明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施家族谱里。

而彭明敏的父亲从总督府台北医学校毕业后便在台中行医达18年,并拥有了以当时计量约合440甲(台湾农民田地计量单位,1甲约为0.97公顷)以上的田产,曾任高雄市参议会第一任议长。在彭明敏所写的《自由的滋味》中提到,“二二八事件”中,他的父亲因为卷入事件而被捕,导致他“心情粉碎,彻底幻灭了。”“他甚至扬言为身上的华人血统感到可耻,希望子孙与外国人通婚,直到后代再也不能宣称自己是华人。”

图:彭明敏

王炳忠总结,这些“老台独”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成长于日据时代的台湾,而且大多属于特权阶层,所以对那个时代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情结。由于极力鼓吹“台独”,外界常常将这些人统称“台独基本教义派”,但王炳忠认为这并不准确。他说:“‘台独’基本教义派主张回归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建立所谓‘台湾共和国’,但现在基本教义派已经几乎蒸发了,因为都知道不可能成功。”

“他们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挑动族群对立。”王炳忠说,“台湾人出头天”常被他们挂在嘴边,极力撕裂闽南人族群与其他族群。《环球时报》记者在史明的相关资料里看到,他自称在抗战时见识到“中国人的汉人种族歧视”,称“中共派台湾士兵往前线当炮灰,对台湾人实施分化政策,叫一个客家人来打福佬人,也叫一个福佬人来斗一个客家人。”史明从此认定“台湾人不能跟中国人一起”。然而,史明的这番说辞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高山族代表田富达“打脸”。田富达回忆,抗战期间,史明因无法顺利融入以工农子弟为主的八路军曾遭批评,而那个年代族群之间的矛盾多半在生活方面,并无史明所说情形。

为什么他们突然全都跳出来了?

这些“老台独”在年初突然“集体亮相”并非巧合,在王炳忠看来,首先是因为“独派”有危机感,“大陆领导人说‘两岸问题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在台湾的统派有促统的急迫感,同样,‘台独’有危机感,所以大家都在觉得2019年是关键年。‘九合一’选举的结果,高雄人民投票给韩国瑜了,说明台湾人民很务实,其实想要跟大陆有正常的关系。所以,‘独派’的危机感更浓,继续下去万一明年民进党不能连任怎么办?”

“另外一个急迫感来自于现在美国跟中国大陆打贸易战,‘独派’觉得这个是前所未有的好时机。”王炳忠的看法可以从李登辉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中印证,在谈到“切香肠”时,李登辉称“中国目前半导体技术仍不成熟,觊觎台湾的最先端技术,加上军事技术移转的风险在内,政府应该研拟对策防止这些技术外流到中国。”

“一旦‘武统’,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

“这些‘老台独’里有人具备个人魅力吗?没有。我必须要说,他们成不了气候。”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环球时报》说,这些“老台独”其实谁都不服谁,派系林立,山头主义很强。

“但不可忽视的是,虽然他们现在影响力弱,但台湾被绿营毒害,其根源就在这群人。王炳忠向记者回顾了“台独”论述的演变脉络,“上世纪90年代初民进党提出‘台独’党纲,1999年民进党为了选举,又开始推‘台湾前途决议文’,这就把‘台独’党纲往中间挪移,给台湾民众讲一套所谓‘台湾已经独立,不必再宣布独立,它目前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这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独台’的开始,这套‘独台’的理论甚至国民党内有一部分人似乎也接受了,而且越年轻的政治人物中接受度越高。”

王炳忠说,今天新一代“台独”的头目其实跟“老台独”是互通声息的,“比如当初‘时代力量’有人一当选立委,李登辉就接近他们,史明办募款餐会,‘时代力量’的好几个头目都会去。‘老台独’虽然已没影响力,但他们的观念、战略却传给了‘新台独’去执行。”

有网友在涉及李登辉的新闻留言中说“应该祈祷他们活得长一点,武统被当战犯审。”王炳忠认为,这反映了大多数希望两岸和平的民众的心声,“当年他们是‘台独’源头,然后从‘老独’传给了‘新独’,病毒一直在扩散,扩散到今天的台湾没药可治。如果哪一天真的发生了‘武统’,势必为中华民族带来不必要的生命财产及心灵损害,无辜的人为了他们这些都要进棺材的人一厢情愿的图谋付出牺牲,这些人就和伪满洲国勾结日本关东军差不多,寄望美国、日本抗‘中’,最后被帝国主义抛弃,他们必须为中华民族的损耗和牺牲付出代价,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定国军师120 发表于  2019-01-12 11:57:12 12字 ( 0/26)

查查应该都是原日本侨民。

“老台独”最近频频亮相,为什么?

海外网

百家号01-1020:25



来源:环球时报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名字上次在媒体出现还是去年11月其在家中跌倒。一个多月后的1月4日和5日,日本《产经新闻》给他提供了再次露面的平台,在采访中,李登辉称大陆“吞并”台湾的手段不仅是武力,还从经济、科技等层面采取“切香肠战术”。《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新年伊始,与他几乎为“同龄人”的几个“独派”大佬也同样活跃起来: “总统府资政”吴澧培联合前“资政”彭明敏、基督教长老教会牧师高俊明、“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四人联合对蔡英文“逼宫”,而被网友讽刺“老糊涂”的史明则跳出来力挺蔡英文。

史明101岁、李登辉96岁、而“逼宫”蔡英文的彭明敏等人则被调侃为“年龄加起来快四百岁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老台独”的评语是“成不了气候”,而新党青年委员会召集人王炳忠则表示,虽然“老台独”已日薄西山,但台湾今天被绿营毒害却根源于他们。

蔡英文与史明(台媒)

揭秘“老台独”:日据时代的特权阶层

查阅资料便知,臭名昭著的“两国论”的提出者李登辉1923年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其父李金龙任职警界,而其兄李登钦(岩里武则)二战后期被日军征兵至菲律宾参加太平洋战争,并于当地阵亡,奉祀于靖国神社内。

原名施朝晖的史明父亲林济川早年留学日本,而其母亲则出身于士林的施家大户,在热播的纪录片《过台湾》中讲到施家在道光年间发迹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镜头,史明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施家族谱里。

而彭明敏的父亲从总督府台北医学校毕业后便在台中行医达18年,并拥有了以当时计量约合440甲(台湾农民田地计量单位,1甲约为0.97公顷)以上的田产,曾任高雄市参议会第一任议长。在彭明敏所写的《自由的滋味》中提到,“二二八事件”中,他的父亲因为卷入事件而被捕,导致他“心情粉碎,彻底幻灭了。”“他甚至扬言为身上的华人血统感到可耻,希望子孙与外国人通婚,直到后代再也不能宣称自己是华人。”

图:彭明敏

王炳忠总结,这些“老台独”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成长于日据时代的台湾,而且大多属于特权阶层,所以对那个时代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情结。由于极力鼓吹“台独”,外界常常将这些人统称“台独基本教义派”,但王炳忠认为这并不准确。他说:“‘台独’基本教义派主张回归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建立所谓‘台湾共和国’,但现在基本教义派已经几乎蒸发了,因为都知道不可能成功。”

“他们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挑动族群对立。”王炳忠说,“台湾人出头天”常被他们挂在嘴边,极力撕裂闽南人族群与其他族群。《环球时报》记者在史明的相关资料里看到,他自称在抗战时见识到“中国人的汉人种族歧视”,称“中共派台湾士兵往前线当炮灰,对台湾人实施分化政策,叫一个客家人来打福佬人,也叫一个福佬人来斗一个客家人。”史明从此认定“台湾人不能跟中国人一起”。然而,史明的这番说辞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高山族代表田富达“打脸”。田富达回忆,抗战期间,史明因无法顺利融入以工农子弟为主的八路军曾遭批评,而那个年代族群之间的矛盾多半在生活方面,并无史明所说情形。

为什么他们突然全都跳出来了?

这些“老台独”在年初突然“集体亮相”并非巧合,在王炳忠看来,首先是因为“独派”有危机感,“大陆领导人说‘两岸问题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在台湾的统派有促统的急迫感,同样,‘台独’有危机感,所以大家都在觉得2019年是关键年。‘九合一’选举的结果,高雄人民投票给韩国瑜了,说明台湾人民很务实,其实想要跟大陆有正常的关系。所以,‘独派’的危机感更浓,继续下去万一明年民进党不能连任怎么办?”

“另外一个急迫感来自于现在美国跟中国大陆打贸易战,‘独派’觉得这个是前所未有的好时机。”王炳忠的看法可以从李登辉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中印证,在谈到“切香肠”时,李登辉称“中国目前半导体技术仍不成熟,觊觎台湾的最先端技术,加上军事技术移转的风险在内,政府应该研拟对策防止这些技术外流到中国。”

“一旦‘武统’,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

“这些‘老台独’里有人具备个人魅力吗?没有。我必须要说,他们成不了气候。”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邵宗海对《环球时报》说,这些“老台独”其实谁都不服谁,派系林立,山头主义很强。

“但不可忽视的是,虽然他们现在影响力弱,但台湾被绿营毒害,其根源就在这群人。王炳忠向记者回顾了“台独”论述的演变脉络,“上世纪90年代初民进党提出‘台独’党纲,1999年民进党为了选举,又开始推‘台湾前途决议文’,这就把‘台独’党纲往中间挪移,给台湾民众讲一套所谓‘台湾已经独立,不必再宣布独立,它目前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这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独台’的开始,这套‘独台’的理论甚至国民党内有一部分人似乎也接受了,而且越年轻的政治人物中接受度越高。”

王炳忠说,今天新一代“台独”的头目其实跟“老台独”是互通声息的,“比如当初‘时代力量’有人一当选立委,李登辉就接近他们,史明办募款餐会,‘时代力量’的好几个头目都会去。‘老台独’虽然已没影响力,但他们的观念、战略却传给了‘新台独’去执行。”

有网友在涉及李登辉的新闻留言中说“应该祈祷他们活得长一点,武统被当战犯审。”王炳忠认为,这反映了大多数希望两岸和平的民众的心声,“当年他们是‘台独’源头,然后从‘老独’传给了‘新独’,病毒一直在扩散,扩散到今天的台湾没药可治。如果哪一天真的发生了‘武统’,势必为中华民族带来不必要的生命财产及心灵损害,无辜的人为了他们这些都要进棺材的人一厢情愿的图谋付出牺牲,这些人就和伪满洲国勾结日本关东军差不多,寄望美国、日本抗‘中’,最后被帝国主义抛弃,他们必须为中华民族的损耗和牺牲付出代价,总要有几个战犯来负责!”(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