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12-28 14:35:12 82字 ( 0/176)

投稿不能名利双收,就不存在一稿多投的问题了。譬如一篇美文被众人争相抄阅以致洛阳纸贵,也能称为聚众抄袭剽窃了。你说呢?争利,争理,要为天下人而不是为自己,希望你明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zeui 发表于  2018-12-28 14:37:08 9字 ( 0/153)

因为是皇帝的新衣。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高山美(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8-12-28 14:57:13 85字 ( 0/146)

只要是自己写的文章,如果是重要文章,当然应该加强宣传,中国地域这么辽阔,一稿多投有何不可?这不能算是学术腐败吧!你不投别人还要转载呢!而且转载率也是一个学术水平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2-28 15:09:52 65字 ( 0/137)

希望赶快推行代表作制度,推行了代表作制度,一稿多投就没有意义了,谁也不在乎论文数了,在乎的是你有什么拿出手的成果,而不是论文多少。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2-28 15:44:35 0字 ( 0/227)

回复@高山美(重新注册):惊诧妳价值偏好,惊愕妳认识概念!白居易深知并自我鞭挞:“名者公器,不可多取。”既窃时名,又欲窃时之富贵,使己为造物者,肯兼与之乎?“穷

回复@高山美(重新注册):惊诧妳价值偏好,惊愕妳认识概念!白居易深知并自我鞭挞:“名者公器,不可多取。”既窃时名,又欲窃时之富贵,使己为造物者,肯兼与之乎?“穷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2-28 15:51:14 0字 ( 0/152)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原以为你认知能力或许高于普通人!建议你从抢占资源与抢夺经费视角看待问题,也许你能认清“一稿多投”的后果!再建议你看看百度百科对“一稿多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原以为你认知能力或许高于普通人!建议你从抢占资源与抢夺经费视角看待问题,也许你能认清“一稿多投”的后果!再建议你看看百度百科对“一稿多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2-28 15:54:20 0字 ( 0/156)

回复@zeui:在我最高学术殿堂,一稿多投(刊)已经规模化、公开化、市场化。抢劫学术资源,抢夺科研经费,抢占学者福利!

回复@zeui:在我最高学术殿堂,一稿多投(刊)已经规模化、公开化、市场化。抢劫学术资源,抢夺科研经费,抢占学者福利!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一是1 发表于  2018-12-28 15:55:37 9字 ( 0/126)

位置差产生的势能。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2-28 16:00:03 0字 ( 0/150)

回复@aps267890:学者,乃社会良知!一稿多投,并非缺乏代表作制度之结果,而是学术湮灭、学者沉沦之事实!

回复@aps267890:学者,乃社会良知!一稿多投,并非缺乏代表作制度之结果,而是学术湮灭、学者沉沦之事实!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12-28 16:07:15 23字 ( 0/151)

经济学家的市场经济论文是我们老百姓要的论文吗?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12-28 16:10:32 47字 ( 0/118)

没有发表搞好公有制的论文,全民拥有公有制的份额及其收益分配越来越少,看改革没了国营企业的名称。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12-28 16:16:40 86字 ( 0/187)

一稿多投?属于德行范畴吧?与学术不端应该无关。呵呵。这个,应该由发稿刊物来起诉他:违反协议。如果没违反协议,即刊物同意其外投,那就是正常行为了。因此,只是德行: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8-12-28 17:32:28 16字 ( 0/308)

只要属于原创,一稿多投不算问题。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2-28 19:23:33 0字 ( 0/145)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中国社科院明码标价:权威刊物刊发“十万元/篇”;核心刊物刊发“一万元/篇”;普通刊物刊发“几千元/篇”。中国社科院明文规定:高级职称评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中国社科院明码标价:权威刊物刊发“十万元/篇”;核心刊物刊发“一万元/篇”;普通刊物刊发“几千元/篇”。中国社科院明文规定:高级职称评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2-28 19:25:43 0字 ( 0/127)

回复@夕阳宇楠:同意你观点!生殖器是自己,卖多少人,没关系,只要“属于”自愿!

回复@夕阳宇楠:同意你观点!生殖器是自己,卖多少人,没关系,只要“属于”自愿!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2-28 19:29:12 0字 ( 0/174)

回复@精装本:感谢!最高学术殿堂,乃马克思主义阵地,智囊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谎报科研成果,虚报学术产量,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人品问题

回复@精装本:感谢!最高学术殿堂,乃马克思主义阵地,智囊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谎报科研成果,虚报学术产量,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人品问题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2-28 19:36:22 0字 ( 0/157)

回复@猪一世狗一世:您高估事态了,哪有什么协议?!哪里存在这种理性?!充其量就是为了“评职称”或“捞名利”,甚至为了几袋银子!我院明码标价:权威刊物刊发“十万元

回复@猪一世狗一世:您高估事态了,哪有什么协议?!哪里存在这种理性?!充其量就是为了“评职称”或“捞名利”,甚至为了几袋银子!我院明码标价:权威刊物刊发“十万元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2-28 19:46:34 0字 ( 0/166)

回复@猪一世狗一世:见您很高兴!一稿多投是德行问题,也是学术不端问题,亦是科研腐败问题!一稿多投或弄虚作假“科研成果”与“谎报产量”,以便抢占学术资源,抢夺科研

回复@猪一世狗一世:见您很高兴!一稿多投是德行问题,也是学术不端问题,亦是科研腐败问题!一稿多投或弄虚作假“科研成果”与“谎报产量”,以便抢占学术资源,抢夺科研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2-28 19:48:55 0字 ( 0/167)

回复@无名小卒也:正确!国家最高领导人强调指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根本性、原则性问题。”

回复@无名小卒也:正确!国家最高领导人强调指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根本性、原则性问题。”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2-29 08:40:12 0字 ( 0/176)

回复@夕阳宇楠: “卖淫比初夜权更不道德、更残暴!”(马克思语)同理,蓄意一稿多投(刊)要比故意抄袭剽窃,更荒诞、更无耻!前者伤害可溯,后者沉沦无罪;前者仅祸害

回复@夕阳宇楠: “卖淫比初夜权更不道德、更残暴!”(马克思语)同理,蓄意一稿多投(刊)要比故意抄袭剽窃,更荒诞、更无耻!前者伤害可溯,后者沉沦无罪;前者仅祸害

我清楚,人世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人世间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学术殿堂不可能独善其身!然而,中国社科院,乃国家马克思主义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本应为“建设社会主义理论”尽心尽责!竟然如此多学部委员、学术精英、学科带头人,谎报科研成果,弄虚作假论文产量!不端行为及不良品格被举报,仍然这般无耻抵赖并删贴!吾心——祖国独立人格;吾情——中华民族尊严!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学术湮灭,学者沉沦,影响社会,污浊思想!

 经查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多名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学术精英、创新首席、科研能手、产量大户,普遍存在“一稿多投”或重复刊发,以及自我抄袭、自我循窃“学术不端”行为,败坏学风,污浊学术,玷污殿堂,影响恶劣,危害深重。

经济学科片主管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四篇”(未完全统计,不计一刊一报,不算无刊多报),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而且跨世纪、跨专业,从九十年代阈至二十一世纪,从农村劳动力转移袭至农民工市民化,从户籍制度改革剽到比较制度优势,从人口红利计划生育窃到改革红利拉动经济,完全可堪称学界在职之最与殿堂在岗之王!

新擢拔副院长、学部委员,一稿多刊稿件数“五十二篇”,而且一丝不挂赤裸裸,从天津“阈”到北京,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副校长“袭”至正所长,从教育界“剽”至学术界,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从普通教员“贼”到权重官员。如此阈线,这样套现,这种无耻,这般贪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盛开一朵罕见“奇葩”!

三农科研泰斗、国务院津贴获得者,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之实。

 国家级三农研究机构掌门人、农发所所长、学科带头人、重大科研项目牵头人、学术精英,“二十二篇”稿件“一稿多刊”或多篇挂名“搭便车”,从城市“阈”到农村,从城乡统筹“抄”到乡村振兴,从西部大开发“袭”到农民工市民化,从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剽”至供给侧改革,从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窃”至中国特色结构性改革,从经济产量“急”到产品质量,从城市环境所“功”到农村发展研究所。这样学术殿堂鲜有具有“良知与厚德”的学者,也这般阈线套现,毋庸置疑,殿堂蜕变了,科研沦陷了,学术湮灭了,学者沉沦了!

农产品市场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农产品市场科研项目牵头人、农业部转基因农产品发言人,“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博士生导师、生态研究室主任、首席研究员——于法稳“二十八篇”稿件“一稿多刊”!

一稿多投学术不端行为(现象),在中国社科院如此普遍化,这样公开化,这般规模化,这份泛滥,这种风靡全殿,惊愕之余,不禁要问——为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拥有”这一特权?!甚至怀疑是否有关部门早已赐予这般学术权威科研泰斗这份特权?!为何|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特权?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学术期刊论文不端行为的界定标准》(CNKI):一稿多投 duplicate /multiple submissions,即同一篇论文或只有微小差别(如论文题目、关键词、摘要、作者排序、作者单位不同,或论文正文有少量内容不同)的多篇论文,投给多个期刊,或在约定或法定期限内再转投其他期刊 。拆分发表 (slicing publication),特指将实质上基于同一主题、数据、资料的研究结果,本可以一次发表而拆分成若干可发表的单元,作为多篇论文发表。

事实表明,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并受到“七项”严厉惩罚。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六篇”(北青报记者)。

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知识分子,乃社会良知!中国社科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抵制并鞭挞一稿多投、阈线套现、弄虚作假、名者私器“学术不端”行为,是悲壮,是使命!

1 2 3 页号:1/3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