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永胜龙须村 发表于  2018-12-07 09:56:58 15字 ( 0/134)

谢谢若溪放帖,弱翔是你弟弟吗?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12-07 10:11:47 49字 ( 0/139)

这个帖子已经是第二次发,还感谢什么。另外请教帖主,现在的主流意识形态是什么?它是为哪个JJ服务的?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12-07 10:17:31 128字 ( 0/135)

“宣传的实质”是宣传符合客观事实及其规律的真理,而不是宣扬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的谬论,后者误导公众,贻害无穷,离开宣传真理来谈“把握宣传实质”纯粹是无...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永胜龙须村 发表于  2018-12-07 10:45:03 39字 ( 0/138)

看来大家对“主流意识形态”这个概念的认识是不一致的,说明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IP比ID好 发表于  2018-12-07 10:53:20 0字 ( 0/198)

这个帖子在任何论坛都可以通过吧?哈哈哈哈······

这个帖子在任何论坛都可以通过吧?哈哈哈哈······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永胜龙须村 发表于  2018-12-07 10:55:45 99字 ( 0/192)

以前的作者们可以通过报纸、杂志发表一些文章,获得稿费和荣誉。现在许多刊物发表文章不仅没稿费,还要自己掏钱。知识分子的荣誉和价值大打折扣,有的人就开始另辟蹊径,追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永胜龙须村 发表于  2018-12-07 10:58:23 22字 ( 0/133)

哟感谢版主的推荐,没想到啊,没想到![大笑]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高山美(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8-12-07 11:51:12 26字 ( 0/144)

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当代人 发表于  2018-12-07 12:38:40 0字 ( 0/157)

少些,折腾糟蹋浪费污染破坏环境。要靠,官员领导干部素质品行能力。

少些,折腾糟蹋浪费污染破坏环境。要靠,官员领导干部素质品行能力。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12-07 13:44:49 19字 ( 0/5)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12-07 13:45:08 79字 ( 0/2)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12-07 13:45:25 87字 ( 0/1)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12-07 13:45:40 123字 ( 0/3)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12-07 13:45:56 138字 ( 0/2)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12-07 13:46:09 81字 ( 0/3)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12-07 13:46:23 89字 ( 0/3)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12-07 13:46:36 173字 ( 0/2)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12-07 13:46:50 156字 ( 0/3)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12-07 13:47:05 117字 ( 0/5)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12-07 14:09:28 185字 ( 0/165)

“宣传的实质”是宣传符合客观事实及其规律的真理,而不是宣扬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的谬论,后者误导公众,贻害无穷。真理是对客观事实及其规律的正确反映,真理...

把握宣传实质,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

一些耳熟能详的报刊、杂志渐渐离我们远去,它们中不乏有许多曾是意识形态的主流阵地,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发出过时代的声音,也承载了无数知识分子的梦想和荣誉。

历史的脚步不等人,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群众接受信息的渠道日益广泛,随着传统媒体的撤退,我们也应主动适应变化,考虑构建新的宣传阵地,防止群众思想被杂乱无章的垃圾信息所占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泛滥,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的声音在五花八门的消息中脱颖而出?正能量似乎已经成了大白菜,有些人对其嗤之以鼻,选择另辟蹊径,追求“奇、险、怪”。

何为“奇”,谈论一些无人谈论过的话题,以求标新立异,吸引观众眼球。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人物进行污蔑、诽谤;对历史事件进行过分的美化或是丑化;对早有定论的事实、著作和言论,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解读。这些颠覆众人三观的作品往往还能获得市场的巨大追捧,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何为“险”,一些人为了收获名利,不惜铤而走险,造谣以博关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有的凭空捏造事实,攻击他人、企业甚至是政府,以期当事人出面破财消灾。

何为“怪”,如今的媒体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文字,自拍视频就大受年轻人热捧,为了追求点击率,不惜搞怪自残,例如直播用盆喝酒、吃牙膏、吃玻璃、用头随酒瓶等等危险、低俗、怪异的内容。

新的媒体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传统媒体形式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其内涵,其精神实质,仍须我们去传承。过去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愿望,无疑是能在心中仰望的刊物上发表豆腐块般大小的文章,那是对自己的莫大肯定,再加上一些能添补家用的稿费,就更是脸上发光了。哪些声音才能获得青睐?对时代的讴歌、正能量的传播、给予读者心灵的慰藉与共鸣,是传统媒体不变的底色。

传统阵地的缺失,让一些曾经的战士,不得不选择随市场大流。时间久了,缺乏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和滋润,部分人开始为名利而动摇,初心渐失,进而秉持“不求名垂青史,但求遗臭万年”的理念。有些人却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让人喜欢,越出名,越赚钱。这既是市场的需求和文化的畸形,同时也是我们对意识形态阵地掌控出现松懈的表现。

乱花迷人眼,我们仍要不断探索和把握宣传的实质,不能让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低俗化。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任重道远,作为媒体同样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如何构建意识形态新阵地;如何让精兵强将重归麾下;如何让正能量永不过时,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