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15:36:57 33字 ( 0/130)

"濠滨复夜"曾被全国总工会评为"优秀广场文化"品牌,蜚声大江南北!

永不幕的舞台(原创)

马鼎奇

春风无痕,岁月如歌。三十八年,在时间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但是,受到广大市民拥趸的现蜚声大江南北声誉鹊起的"濠滨夏夜",对我市有着特殊的意义。濠滨夏夜文艺晚会寓教于乐,老少皆宜,雅俗共赏,对丰富市民业余文化生活,推进两个文明建设,可圈可点,功不可没。

   三十八年前,濠滨夏夜刚刚诞生,就成了市民夏日消暑纳凉的好去处。一到周末,市民们便早早地来到文化宫小广场,抢先占得最佳位置。所以还不等夜幕降临,黑压压的人群就将广场里三层外三层四周围得水泄不通,来得晚的就只好站在自备的凳子上观看,偶尔也会看到,在广场的梧桐树上还趴着不少淘气鬼,不顾工作人员的劝阻,坐在树杈上,摇头晃脑做着鬼脸,成为一道独特的市井风俗画。

   当时,我还是个笔耕不辍风华正茂的文学青年,本人创作的歌词《春风从我们吹起》、《党啊,我心中的妈妈》、《暖流》、《闪光的明珠,彩色窗口》、《小城风情》、《盛世中华情》等等被作曲家插上音乐翅膀,有幸陆续地被本市职工演员声情并茂地演绎,在濠滨夏夜舞台上演唱,一旦打开记忆的闸门,心潮澎湃,百感交集。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可以说,三十八年来,我与"濠滨夏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记得有一年夏天,正值七月流火溽暑难捱的季节,在文化宫露天广场上搭起一个小舞台,因为听说晚上有文艺演出,下午还不到六点半,广场上已是人头攒动,人山人海,只见舞台上方挂着一条"濠滨夏夜"的醒目横幅。由于拥挤,不要说要找个视角良好的座位,连挤进广场都不容易。很多人都是全家拖儿带女,"倾巢出动"。夜幕降临,演出开始。节目丰富多彩,各有千秋,相声插浑打科、妙语连珠,让人捧腹,忍俊不禁;京剧清唱《玉堂春》字正腔圆、有板有眼,似有大家风范。男女声独唱富有感染力、穿透力、仿佛天籁之声;大合唱《英雄赞歌》荡气回肠,大气磅礴;等等。但大多数节目我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不过我还是听到自己的作品名称,以及稔熟的歌词和优美的旋律。我陶醉其间,顿生成就感,给我以强烈的心灵震撼,激起情感的涟漪,心里比吃蜜还要甜。

   一听主持人报出女声独唱《春风从我们这里吹起》,我马上激动起来,伸长了脖子,踮起脚,左顾右盼,恨不得削尖了脑袋往里挤,将原来井然有序的平衡给打破了,难免会招来一顿劈头盖脑的詈骂。"急什么,找死?""是不是骨头痒,要吃'生活'"我自知理亏,默不吱声,终于在密不透风的人缝里窥探到舞台。只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裙曳地的年轻女歌手,款款的走上前台,一见到该歌手,观众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经验告诉我,大凡尚未开唱,就闻到的掌声的肯定唱功了得,不同凡响。不过我对演艺界孤陋寡闻,不知她是何方神圣。有何绝招,能召来这么多粉丝的热捧。只是屏声静气的欣赏她的风姿,只生怕漏掉这美妙的时刻。可对方却有大将风度,不紧不慢地显得那样从容自若,还有几分姑娘的矜持。反复熟练的调试着麦克风的高度,然后脸转向后面的音响师,做了一个"开始"的示意,马上音乐伴奏响起,只见女歌手轻启朱唇,天籁般的纯美的嗓音悠悠的飘来,仿佛一泓清冽的甘泉流入我的心田,驱走了方才的燥热,因拥挤带来的不快也随之烟消云散。原先嘻嘻哈哈的观众也安静了下来,都沉浸在这曼妙的歌声中。她将我的作品演绎的声情并茂,富有感染力。尤其是在花腔部分,充分的调动了她的声乐技巧,利用她两个高达八度的宽广音域,演唱起来驾轻就熟,游刃有余,整个作品经过她很投入的二度创作,折射出迷人的艺术魅力。而没有一点声嘶力竭的瑕疵。

   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当时"濠滨夏夜"的当红花腔女高音石晓燕。不但有一副好歌喉,而且有很深的艺术造诣。据说她连意大利歌剧《茶花女》的咏叹调也能演绎得丝丝入扣,余音绕梁,惟妙惟肖,难怪她有这么多热捧的粉丝。按现在时髦的话讲,对我而言,不啻是一场"视听盛宴"。 一个字""!因为在这之前,我创作的歌词都只能见于报端和杂志,从来没有被谱曲,更没有在大庭广众中演出。

   秋叶缱绻,似水流年,尽管现在的"濠滨夏夜"已搬到环西文化广场,舞美、灯光、音响各方面的条件都有了很大的改善和提高,与当年已不可同日而语,可我还是怀念流金岁月,纯真年代的"濠滨夏夜"。许多演职人员无怨无悔地奉献和敬业精神,以及"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的演出宗旨,更加值得称道是"濠滨夏夜"的舞台,是我市职工艺术人才选拔和成长的摇篮。过去那些曾"小荷刚露尖尖角"的文艺新秀有的已成为德艺双馨的职工艺术家,有的成为文化部门的领导,有的成为闻名遐迩的作曲家、演唱家。正像一朵朵艺术奇葩,为营造人们的心灵家园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喷香吐蕊。

   !"濠滨夏夜"我心中永不闭幕的舞台,如果说,三十八年前,你还是一棵破土萌发的幼苗,那么,今天你已长成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参天大树。如果说,三十八年前,你还是蹒跚学步的丑小鸭,那么,今天你已打造成红氍毹上羽翼丰满、踏歌起舞的白天鹅。我愿你常办常新,青春永驻!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背景下,践行科学发展观,与时俱进,永远在广场文化艺坛占有一席之地,为培养艺术人才、丰富市民文化生活一路高歌,再铸辉煌!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15:53:24 5字 ( 0/128)

流金岁月。

永不幕的舞台(原创)

马鼎奇

春风无痕,岁月如歌。三十八年,在时间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但是,受到广大市民拥趸的现蜚声大江南北声誉鹊起的"濠滨夏夜",对我市有着特殊的意义。濠滨夏夜文艺晚会寓教于乐,老少皆宜,雅俗共赏,对丰富市民业余文化生活,推进两个文明建设,可圈可点,功不可没。

   三十八年前,濠滨夏夜刚刚诞生,就成了市民夏日消暑纳凉的好去处。一到周末,市民们便早早地来到文化宫小广场,抢先占得最佳位置。所以还不等夜幕降临,黑压压的人群就将广场里三层外三层四周围得水泄不通,来得晚的就只好站在自备的凳子上观看,偶尔也会看到,在广场的梧桐树上还趴着不少淘气鬼,不顾工作人员的劝阻,坐在树杈上,摇头晃脑做着鬼脸,成为一道独特的市井风俗画。

   当时,我还是个笔耕不辍风华正茂的文学青年,本人创作的歌词《春风从我们吹起》、《党啊,我心中的妈妈》、《暖流》、《闪光的明珠,彩色窗口》、《小城风情》、《盛世中华情》等等被作曲家插上音乐翅膀,有幸陆续地被本市职工演员声情并茂地演绎,在濠滨夏夜舞台上演唱,一旦打开记忆的闸门,心潮澎湃,百感交集。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可以说,三十八年来,我与"濠滨夏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记得有一年夏天,正值七月流火溽暑难捱的季节,在文化宫露天广场上搭起一个小舞台,因为听说晚上有文艺演出,下午还不到六点半,广场上已是人头攒动,人山人海,只见舞台上方挂着一条"濠滨夏夜"的醒目横幅。由于拥挤,不要说要找个视角良好的座位,连挤进广场都不容易。很多人都是全家拖儿带女,"倾巢出动"。夜幕降临,演出开始。节目丰富多彩,各有千秋,相声插浑打科、妙语连珠,让人捧腹,忍俊不禁;京剧清唱《玉堂春》字正腔圆、有板有眼,似有大家风范。男女声独唱富有感染力、穿透力、仿佛天籁之声;大合唱《英雄赞歌》荡气回肠,大气磅礴;等等。但大多数节目我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不过我还是听到自己的作品名称,以及稔熟的歌词和优美的旋律。我陶醉其间,顿生成就感,给我以强烈的心灵震撼,激起情感的涟漪,心里比吃蜜还要甜。

   一听主持人报出女声独唱《春风从我们这里吹起》,我马上激动起来,伸长了脖子,踮起脚,左顾右盼,恨不得削尖了脑袋往里挤,将原来井然有序的平衡给打破了,难免会招来一顿劈头盖脑的詈骂。"急什么,找死?""是不是骨头痒,要吃'生活'"我自知理亏,默不吱声,终于在密不透风的人缝里窥探到舞台。只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裙曳地的年轻女歌手,款款的走上前台,一见到该歌手,观众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经验告诉我,大凡尚未开唱,就闻到的掌声的肯定唱功了得,不同凡响。不过我对演艺界孤陋寡闻,不知她是何方神圣。有何绝招,能召来这么多粉丝的热捧。只是屏声静气的欣赏她的风姿,只生怕漏掉这美妙的时刻。可对方却有大将风度,不紧不慢地显得那样从容自若,还有几分姑娘的矜持。反复熟练的调试着麦克风的高度,然后脸转向后面的音响师,做了一个"开始"的示意,马上音乐伴奏响起,只见女歌手轻启朱唇,天籁般的纯美的嗓音悠悠的飘来,仿佛一泓清冽的甘泉流入我的心田,驱走了方才的燥热,因拥挤带来的不快也随之烟消云散。原先嘻嘻哈哈的观众也安静了下来,都沉浸在这曼妙的歌声中。她将我的作品演绎的声情并茂,富有感染力。尤其是在花腔部分,充分的调动了她的声乐技巧,利用她两个高达八度的宽广音域,演唱起来驾轻就熟,游刃有余,整个作品经过她很投入的二度创作,折射出迷人的艺术魅力。而没有一点声嘶力竭的瑕疵。

   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当时"濠滨夏夜"的当红花腔女高音石晓燕。不但有一副好歌喉,而且有很深的艺术造诣。据说她连意大利歌剧《茶花女》的咏叹调也能演绎得丝丝入扣,余音绕梁,惟妙惟肖,难怪她有这么多热捧的粉丝。按现在时髦的话讲,对我而言,不啻是一场"视听盛宴"。 一个字""!因为在这之前,我创作的歌词都只能见于报端和杂志,从来没有被谱曲,更没有在大庭广众中演出。

   秋叶缱绻,似水流年,尽管现在的"濠滨夏夜"已搬到环西文化广场,舞美、灯光、音响各方面的条件都有了很大的改善和提高,与当年已不可同日而语,可我还是怀念流金岁月,纯真年代的"濠滨夏夜"。许多演职人员无怨无悔地奉献和敬业精神,以及"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的演出宗旨,更加值得称道是"濠滨夏夜"的舞台,是我市职工艺术人才选拔和成长的摇篮。过去那些曾"小荷刚露尖尖角"的文艺新秀有的已成为德艺双馨的职工艺术家,有的成为文化部门的领导,有的成为闻名遐迩的作曲家、演唱家。正像一朵朵艺术奇葩,为营造人们的心灵家园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喷香吐蕊。

   !"濠滨夏夜"我心中永不闭幕的舞台,如果说,三十八年前,你还是一棵破土萌发的幼苗,那么,今天你已长成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参天大树。如果说,三十八年前,你还是蹒跚学步的丑小鸭,那么,今天你已打造成红氍毹上羽翼丰满、踏歌起舞的白天鹅。我愿你常办常新,青春永驻!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背景下,践行科学发展观,与时俱进,永远在广场文化艺坛占有一席之地,为培养艺术人才、丰富市民文化生活一路高歌,再铸辉煌!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16:31:48 64字 ( 0/139)

那时候的人十分纯朴,心地善良,没有钩心斗角,没有城府,也多少经济头脑,很多创作与演出都是无偿劳动。观众的热烈掌声就是最好的回报!

永不幕的舞台(原创)

马鼎奇

春风无痕,岁月如歌。三十八年,在时间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但是,受到广大市民拥趸的现蜚声大江南北声誉鹊起的"濠滨夏夜",对我市有着特殊的意义。濠滨夏夜文艺晚会寓教于乐,老少皆宜,雅俗共赏,对丰富市民业余文化生活,推进两个文明建设,可圈可点,功不可没。

   三十八年前,濠滨夏夜刚刚诞生,就成了市民夏日消暑纳凉的好去处。一到周末,市民们便早早地来到文化宫小广场,抢先占得最佳位置。所以还不等夜幕降临,黑压压的人群就将广场里三层外三层四周围得水泄不通,来得晚的就只好站在自备的凳子上观看,偶尔也会看到,在广场的梧桐树上还趴着不少淘气鬼,不顾工作人员的劝阻,坐在树杈上,摇头晃脑做着鬼脸,成为一道独特的市井风俗画。

   当时,我还是个笔耕不辍风华正茂的文学青年,本人创作的歌词《春风从我们吹起》、《党啊,我心中的妈妈》、《暖流》、《闪光的明珠,彩色窗口》、《小城风情》、《盛世中华情》等等被作曲家插上音乐翅膀,有幸陆续地被本市职工演员声情并茂地演绎,在濠滨夏夜舞台上演唱,一旦打开记忆的闸门,心潮澎湃,百感交集。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可以说,三十八年来,我与"濠滨夏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记得有一年夏天,正值七月流火溽暑难捱的季节,在文化宫露天广场上搭起一个小舞台,因为听说晚上有文艺演出,下午还不到六点半,广场上已是人头攒动,人山人海,只见舞台上方挂着一条"濠滨夏夜"的醒目横幅。由于拥挤,不要说要找个视角良好的座位,连挤进广场都不容易。很多人都是全家拖儿带女,"倾巢出动"。夜幕降临,演出开始。节目丰富多彩,各有千秋,相声插浑打科、妙语连珠,让人捧腹,忍俊不禁;京剧清唱《玉堂春》字正腔圆、有板有眼,似有大家风范。男女声独唱富有感染力、穿透力、仿佛天籁之声;大合唱《英雄赞歌》荡气回肠,大气磅礴;等等。但大多数节目我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不过我还是听到自己的作品名称,以及稔熟的歌词和优美的旋律。我陶醉其间,顿生成就感,给我以强烈的心灵震撼,激起情感的涟漪,心里比吃蜜还要甜。

   一听主持人报出女声独唱《春风从我们这里吹起》,我马上激动起来,伸长了脖子,踮起脚,左顾右盼,恨不得削尖了脑袋往里挤,将原来井然有序的平衡给打破了,难免会招来一顿劈头盖脑的詈骂。"急什么,找死?""是不是骨头痒,要吃'生活'"我自知理亏,默不吱声,终于在密不透风的人缝里窥探到舞台。只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裙曳地的年轻女歌手,款款的走上前台,一见到该歌手,观众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经验告诉我,大凡尚未开唱,就闻到的掌声的肯定唱功了得,不同凡响。不过我对演艺界孤陋寡闻,不知她是何方神圣。有何绝招,能召来这么多粉丝的热捧。只是屏声静气的欣赏她的风姿,只生怕漏掉这美妙的时刻。可对方却有大将风度,不紧不慢地显得那样从容自若,还有几分姑娘的矜持。反复熟练的调试着麦克风的高度,然后脸转向后面的音响师,做了一个"开始"的示意,马上音乐伴奏响起,只见女歌手轻启朱唇,天籁般的纯美的嗓音悠悠的飘来,仿佛一泓清冽的甘泉流入我的心田,驱走了方才的燥热,因拥挤带来的不快也随之烟消云散。原先嘻嘻哈哈的观众也安静了下来,都沉浸在这曼妙的歌声中。她将我的作品演绎的声情并茂,富有感染力。尤其是在花腔部分,充分的调动了她的声乐技巧,利用她两个高达八度的宽广音域,演唱起来驾轻就熟,游刃有余,整个作品经过她很投入的二度创作,折射出迷人的艺术魅力。而没有一点声嘶力竭的瑕疵。

   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当时"濠滨夏夜"的当红花腔女高音石晓燕。不但有一副好歌喉,而且有很深的艺术造诣。据说她连意大利歌剧《茶花女》的咏叹调也能演绎得丝丝入扣,余音绕梁,惟妙惟肖,难怪她有这么多热捧的粉丝。按现在时髦的话讲,对我而言,不啻是一场"视听盛宴"。 一个字""!因为在这之前,我创作的歌词都只能见于报端和杂志,从来没有被谱曲,更没有在大庭广众中演出。

   秋叶缱绻,似水流年,尽管现在的"濠滨夏夜"已搬到环西文化广场,舞美、灯光、音响各方面的条件都有了很大的改善和提高,与当年已不可同日而语,可我还是怀念流金岁月,纯真年代的"濠滨夏夜"。许多演职人员无怨无悔地奉献和敬业精神,以及"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的演出宗旨,更加值得称道是"濠滨夏夜"的舞台,是我市职工艺术人才选拔和成长的摇篮。过去那些曾"小荷刚露尖尖角"的文艺新秀有的已成为德艺双馨的职工艺术家,有的成为文化部门的领导,有的成为闻名遐迩的作曲家、演唱家。正像一朵朵艺术奇葩,为营造人们的心灵家园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喷香吐蕊。

   !"濠滨夏夜"我心中永不闭幕的舞台,如果说,三十八年前,你还是一棵破土萌发的幼苗,那么,今天你已长成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参天大树。如果说,三十八年前,你还是蹒跚学步的丑小鸭,那么,今天你已打造成红氍毹上羽翼丰满、踏歌起舞的白天鹅。我愿你常办常新,青春永驻!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背景下,践行科学发展观,与时俱进,永远在广场文化艺坛占有一席之地,为培养艺术人才、丰富市民文化生活一路高歌,再铸辉煌!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16:48:54 71字 ( 0/168)

那时节目风清气正,激浊扬清,文化宫文艺领导与群艺演员对我言必称:"马老师!"其实文艺创作只是我的业余爱好,我的专业是电子技术与半导体器件制造。

永不幕的舞台(原创)

马鼎奇

春风无痕,岁月如歌。三十八年,在时间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但是,受到广大市民拥趸的现蜚声大江南北声誉鹊起的"濠滨夏夜",对我市有着特殊的意义。濠滨夏夜文艺晚会寓教于乐,老少皆宜,雅俗共赏,对丰富市民业余文化生活,推进两个文明建设,可圈可点,功不可没。

   三十八年前,濠滨夏夜刚刚诞生,就成了市民夏日消暑纳凉的好去处。一到周末,市民们便早早地来到文化宫小广场,抢先占得最佳位置。所以还不等夜幕降临,黑压压的人群就将广场里三层外三层四周围得水泄不通,来得晚的就只好站在自备的凳子上观看,偶尔也会看到,在广场的梧桐树上还趴着不少淘气鬼,不顾工作人员的劝阻,坐在树杈上,摇头晃脑做着鬼脸,成为一道独特的市井风俗画。

   当时,我还是个笔耕不辍风华正茂的文学青年,本人创作的歌词《春风从我们吹起》、《党啊,我心中的妈妈》、《暖流》、《闪光的明珠,彩色窗口》、《小城风情》、《盛世中华情》等等被作曲家插上音乐翅膀,有幸陆续地被本市职工演员声情并茂地演绎,在濠滨夏夜舞台上演唱,一旦打开记忆的闸门,心潮澎湃,百感交集。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可以说,三十八年来,我与"濠滨夏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记得有一年夏天,正值七月流火溽暑难捱的季节,在文化宫露天广场上搭起一个小舞台,因为听说晚上有文艺演出,下午还不到六点半,广场上已是人头攒动,人山人海,只见舞台上方挂着一条"濠滨夏夜"的醒目横幅。由于拥挤,不要说要找个视角良好的座位,连挤进广场都不容易。很多人都是全家拖儿带女,"倾巢出动"。夜幕降临,演出开始。节目丰富多彩,各有千秋,相声插浑打科、妙语连珠,让人捧腹,忍俊不禁;京剧清唱《玉堂春》字正腔圆、有板有眼,似有大家风范。男女声独唱富有感染力、穿透力、仿佛天籁之声;大合唱《英雄赞歌》荡气回肠,大气磅礴;等等。但大多数节目我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不过我还是听到自己的作品名称,以及稔熟的歌词和优美的旋律。我陶醉其间,顿生成就感,给我以强烈的心灵震撼,激起情感的涟漪,心里比吃蜜还要甜。

   一听主持人报出女声独唱《春风从我们这里吹起》,我马上激动起来,伸长了脖子,踮起脚,左顾右盼,恨不得削尖了脑袋往里挤,将原来井然有序的平衡给打破了,难免会招来一顿劈头盖脑的詈骂。"急什么,找死?""是不是骨头痒,要吃'生活'"我自知理亏,默不吱声,终于在密不透风的人缝里窥探到舞台。只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裙曳地的年轻女歌手,款款的走上前台,一见到该歌手,观众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经验告诉我,大凡尚未开唱,就闻到的掌声的肯定唱功了得,不同凡响。不过我对演艺界孤陋寡闻,不知她是何方神圣。有何绝招,能召来这么多粉丝的热捧。只是屏声静气的欣赏她的风姿,只生怕漏掉这美妙的时刻。可对方却有大将风度,不紧不慢地显得那样从容自若,还有几分姑娘的矜持。反复熟练的调试着麦克风的高度,然后脸转向后面的音响师,做了一个"开始"的示意,马上音乐伴奏响起,只见女歌手轻启朱唇,天籁般的纯美的嗓音悠悠的飘来,仿佛一泓清冽的甘泉流入我的心田,驱走了方才的燥热,因拥挤带来的不快也随之烟消云散。原先嘻嘻哈哈的观众也安静了下来,都沉浸在这曼妙的歌声中。她将我的作品演绎的声情并茂,富有感染力。尤其是在花腔部分,充分的调动了她的声乐技巧,利用她两个高达八度的宽广音域,演唱起来驾轻就熟,游刃有余,整个作品经过她很投入的二度创作,折射出迷人的艺术魅力。而没有一点声嘶力竭的瑕疵。

   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当时"濠滨夏夜"的当红花腔女高音石晓燕。不但有一副好歌喉,而且有很深的艺术造诣。据说她连意大利歌剧《茶花女》的咏叹调也能演绎得丝丝入扣,余音绕梁,惟妙惟肖,难怪她有这么多热捧的粉丝。按现在时髦的话讲,对我而言,不啻是一场"视听盛宴"。 一个字""!因为在这之前,我创作的歌词都只能见于报端和杂志,从来没有被谱曲,更没有在大庭广众中演出。

   秋叶缱绻,似水流年,尽管现在的"濠滨夏夜"已搬到环西文化广场,舞美、灯光、音响各方面的条件都有了很大的改善和提高,与当年已不可同日而语,可我还是怀念流金岁月,纯真年代的"濠滨夏夜"。许多演职人员无怨无悔地奉献和敬业精神,以及"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的演出宗旨,更加值得称道是"濠滨夏夜"的舞台,是我市职工艺术人才选拔和成长的摇篮。过去那些曾"小荷刚露尖尖角"的文艺新秀有的已成为德艺双馨的职工艺术家,有的成为文化部门的领导,有的成为闻名遐迩的作曲家、演唱家。正像一朵朵艺术奇葩,为营造人们的心灵家园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喷香吐蕊。

   !"濠滨夏夜"我心中永不闭幕的舞台,如果说,三十八年前,你还是一棵破土萌发的幼苗,那么,今天你已长成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参天大树。如果说,三十八年前,你还是蹒跚学步的丑小鸭,那么,今天你已打造成红氍毹上羽翼丰满、踏歌起舞的白天鹅。我愿你常办常新,青春永驻!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背景下,践行科学发展观,与时俱进,永远在广场文化艺坛占有一席之地,为培养艺术人才、丰富市民文化生活一路高歌,再铸辉煌!

弯阅 发表于  2018-08-10 17:38:48 3字 ( 0/122)

[赞]

永不幕的舞台(原创)

马鼎奇

春风无痕,岁月如歌。三十八年,在时间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但是,受到广大市民拥趸的现蜚声大江南北声誉鹊起的"濠滨夏夜",对我市有着特殊的意义。濠滨夏夜文艺晚会寓教于乐,老少皆宜,雅俗共赏,对丰富市民业余文化生活,推进两个文明建设,可圈可点,功不可没。

   三十八年前,濠滨夏夜刚刚诞生,就成了市民夏日消暑纳凉的好去处。一到周末,市民们便早早地来到文化宫小广场,抢先占得最佳位置。所以还不等夜幕降临,黑压压的人群就将广场里三层外三层四周围得水泄不通,来得晚的就只好站在自备的凳子上观看,偶尔也会看到,在广场的梧桐树上还趴着不少淘气鬼,不顾工作人员的劝阻,坐在树杈上,摇头晃脑做着鬼脸,成为一道独特的市井风俗画。

   当时,我还是个笔耕不辍风华正茂的文学青年,本人创作的歌词《春风从我们吹起》、《党啊,我心中的妈妈》、《暖流》、《闪光的明珠,彩色窗口》、《小城风情》、《盛世中华情》等等被作曲家插上音乐翅膀,有幸陆续地被本市职工演员声情并茂地演绎,在濠滨夏夜舞台上演唱,一旦打开记忆的闸门,心潮澎湃,百感交集。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可以说,三十八年来,我与"濠滨夏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记得有一年夏天,正值七月流火溽暑难捱的季节,在文化宫露天广场上搭起一个小舞台,因为听说晚上有文艺演出,下午还不到六点半,广场上已是人头攒动,人山人海,只见舞台上方挂着一条"濠滨夏夜"的醒目横幅。由于拥挤,不要说要找个视角良好的座位,连挤进广场都不容易。很多人都是全家拖儿带女,"倾巢出动"。夜幕降临,演出开始。节目丰富多彩,各有千秋,相声插浑打科、妙语连珠,让人捧腹,忍俊不禁;京剧清唱《玉堂春》字正腔圆、有板有眼,似有大家风范。男女声独唱富有感染力、穿透力、仿佛天籁之声;大合唱《英雄赞歌》荡气回肠,大气磅礴;等等。但大多数节目我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不过我还是听到自己的作品名称,以及稔熟的歌词和优美的旋律。我陶醉其间,顿生成就感,给我以强烈的心灵震撼,激起情感的涟漪,心里比吃蜜还要甜。

   一听主持人报出女声独唱《春风从我们这里吹起》,我马上激动起来,伸长了脖子,踮起脚,左顾右盼,恨不得削尖了脑袋往里挤,将原来井然有序的平衡给打破了,难免会招来一顿劈头盖脑的詈骂。"急什么,找死?""是不是骨头痒,要吃'生活'"我自知理亏,默不吱声,终于在密不透风的人缝里窥探到舞台。只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裙曳地的年轻女歌手,款款的走上前台,一见到该歌手,观众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经验告诉我,大凡尚未开唱,就闻到的掌声的肯定唱功了得,不同凡响。不过我对演艺界孤陋寡闻,不知她是何方神圣。有何绝招,能召来这么多粉丝的热捧。只是屏声静气的欣赏她的风姿,只生怕漏掉这美妙的时刻。可对方却有大将风度,不紧不慢地显得那样从容自若,还有几分姑娘的矜持。反复熟练的调试着麦克风的高度,然后脸转向后面的音响师,做了一个"开始"的示意,马上音乐伴奏响起,只见女歌手轻启朱唇,天籁般的纯美的嗓音悠悠的飘来,仿佛一泓清冽的甘泉流入我的心田,驱走了方才的燥热,因拥挤带来的不快也随之烟消云散。原先嘻嘻哈哈的观众也安静了下来,都沉浸在这曼妙的歌声中。她将我的作品演绎的声情并茂,富有感染力。尤其是在花腔部分,充分的调动了她的声乐技巧,利用她两个高达八度的宽广音域,演唱起来驾轻就熟,游刃有余,整个作品经过她很投入的二度创作,折射出迷人的艺术魅力。而没有一点声嘶力竭的瑕疵。

   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当时"濠滨夏夜"的当红花腔女高音石晓燕。不但有一副好歌喉,而且有很深的艺术造诣。据说她连意大利歌剧《茶花女》的咏叹调也能演绎得丝丝入扣,余音绕梁,惟妙惟肖,难怪她有这么多热捧的粉丝。按现在时髦的话讲,对我而言,不啻是一场"视听盛宴"。 一个字""!因为在这之前,我创作的歌词都只能见于报端和杂志,从来没有被谱曲,更没有在大庭广众中演出。

   秋叶缱绻,似水流年,尽管现在的"濠滨夏夜"已搬到环西文化广场,舞美、灯光、音响各方面的条件都有了很大的改善和提高,与当年已不可同日而语,可我还是怀念流金岁月,纯真年代的"濠滨夏夜"。许多演职人员无怨无悔地奉献和敬业精神,以及"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的演出宗旨,更加值得称道是"濠滨夏夜"的舞台,是我市职工艺术人才选拔和成长的摇篮。过去那些曾"小荷刚露尖尖角"的文艺新秀有的已成为德艺双馨的职工艺术家,有的成为文化部门的领导,有的成为闻名遐迩的作曲家、演唱家。正像一朵朵艺术奇葩,为营造人们的心灵家园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喷香吐蕊。

   !"濠滨夏夜"我心中永不闭幕的舞台,如果说,三十八年前,你还是一棵破土萌发的幼苗,那么,今天你已长成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参天大树。如果说,三十八年前,你还是蹒跚学步的丑小鸭,那么,今天你已打造成红氍毹上羽翼丰满、踏歌起舞的白天鹅。我愿你常办常新,青春永驻!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背景下,践行科学发展观,与时俱进,永远在广场文化艺坛占有一席之地,为培养艺术人才、丰富市民文化生活一路高歌,再铸辉煌!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