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famaoling 发表于  2018-08-10 10:02:14 44字 ( 0/147)

学术界的“官本位”直接或间接产生学术腐败,不铲除官本位对学士界的凌驾,会阻碍学术的发展。

官本位的观念在当前中国仍然根深蒂固,大学也深受毒害,这样的毒害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学和科研机构都追求官位,官位就是地位,当了官什么都有了,官越大得到的东西就越大越多,中科院院士朱清时说现自己当校长的时候,学术会完全变形了,开学术大会都是官本位,大家都在崇拜权力,作第一个大报告的人,一定是官最大,地位最高,哪怕他学问上大家都知道没有什么,一开大会就洋洋洒洒长时间作主题发言,随后都是按照级别、权威程度排,真正一线年轻人没有机会表述。

要出大师,必须有好氛围。现在大学的官本位思想越来越严重了!”顾秉林说,以前学者都是一辈子做学问,现在有些人是什么都想做,既教书、搞科研,还当官、经商,精力非常旺盛。

在大学里,各种学术委员会按行政级别为大学行政官员所瓜分,大学教授的学术权力得不到充分重视,谁的权力大谁的学问就高。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所以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要做好配置,学术问题由学术骨干说了算,行政问题党政领导说了算,真正实现“教授治校”。

现在大学和科研机构里的领导都很容易评成教授,最容易评为两院院士,最容易评为劳模标兵,获得奖章和奖励,也最容易得到房子票子。

这叫什么,叫权力通吃。学术地位一落千丈,这样学术气氛就全完了,其结果就是只要有点权力的人都能指挥其他任何人人,哪怕自己没有什么学问,而学术优秀的人反成为地位最低的,最没有发言权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大学培养不出优秀人才的一个原因。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官本位的校长一定不会把大学当作一个社会公共功能很特殊的机构,而只是把它当作衙门,甚至更糟糕的,是衙门的附属物来管理。”

周光召也曾痛斥过科研系统官本位:“要搞科研就不要当官,要当官就不要搞科研,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既想当官又想搞科研肯定什么都做不好。”

大学里和科研机构里的人如果都崇尚的都是当官做老爷,把这个当成自己的追求,学术怎么能搞好呢?又能有什么创新呢?

famaoling 发表于  2018-08-10 10:03:56 11字 ( 0/145)

好帖文。问候梅花先生。

官本位的观念在当前中国仍然根深蒂固,大学也深受毒害,这样的毒害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学和科研机构都追求官位,官位就是地位,当了官什么都有了,官越大得到的东西就越大越多,中科院院士朱清时说现自己当校长的时候,学术会完全变形了,开学术大会都是官本位,大家都在崇拜权力,作第一个大报告的人,一定是官最大,地位最高,哪怕他学问上大家都知道没有什么,一开大会就洋洋洒洒长时间作主题发言,随后都是按照级别、权威程度排,真正一线年轻人没有机会表述。

要出大师,必须有好氛围。现在大学的官本位思想越来越严重了!”顾秉林说,以前学者都是一辈子做学问,现在有些人是什么都想做,既教书、搞科研,还当官、经商,精力非常旺盛。

在大学里,各种学术委员会按行政级别为大学行政官员所瓜分,大学教授的学术权力得不到充分重视,谁的权力大谁的学问就高。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所以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要做好配置,学术问题由学术骨干说了算,行政问题党政领导说了算,真正实现“教授治校”。

现在大学和科研机构里的领导都很容易评成教授,最容易评为两院院士,最容易评为劳模标兵,获得奖章和奖励,也最容易得到房子票子。

这叫什么,叫权力通吃。学术地位一落千丈,这样学术气氛就全完了,其结果就是只要有点权力的人都能指挥其他任何人人,哪怕自己没有什么学问,而学术优秀的人反成为地位最低的,最没有发言权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大学培养不出优秀人才的一个原因。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官本位的校长一定不会把大学当作一个社会公共功能很特殊的机构,而只是把它当作衙门,甚至更糟糕的,是衙门的附属物来管理。”

周光召也曾痛斥过科研系统官本位:“要搞科研就不要当官,要当官就不要搞科研,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既想当官又想搞科研肯定什么都做不好。”

大学里和科研机构里的人如果都崇尚的都是当官做老爷,把这个当成自己的追求,学术怎么能搞好呢?又能有什么创新呢?

一是1 发表于  2018-08-10 10:10:56 16字 ( 0/154)

“官本位”,金本位,一般等价物。

官本位的观念在当前中国仍然根深蒂固,大学也深受毒害,这样的毒害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学和科研机构都追求官位,官位就是地位,当了官什么都有了,官越大得到的东西就越大越多,中科院院士朱清时说现自己当校长的时候,学术会完全变形了,开学术大会都是官本位,大家都在崇拜权力,作第一个大报告的人,一定是官最大,地位最高,哪怕他学问上大家都知道没有什么,一开大会就洋洋洒洒长时间作主题发言,随后都是按照级别、权威程度排,真正一线年轻人没有机会表述。

要出大师,必须有好氛围。现在大学的官本位思想越来越严重了!”顾秉林说,以前学者都是一辈子做学问,现在有些人是什么都想做,既教书、搞科研,还当官、经商,精力非常旺盛。

在大学里,各种学术委员会按行政级别为大学行政官员所瓜分,大学教授的学术权力得不到充分重视,谁的权力大谁的学问就高。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所以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要做好配置,学术问题由学术骨干说了算,行政问题党政领导说了算,真正实现“教授治校”。

现在大学和科研机构里的领导都很容易评成教授,最容易评为两院院士,最容易评为劳模标兵,获得奖章和奖励,也最容易得到房子票子。

这叫什么,叫权力通吃。学术地位一落千丈,这样学术气氛就全完了,其结果就是只要有点权力的人都能指挥其他任何人人,哪怕自己没有什么学问,而学术优秀的人反成为地位最低的,最没有发言权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大学培养不出优秀人才的一个原因。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官本位的校长一定不会把大学当作一个社会公共功能很特殊的机构,而只是把它当作衙门,甚至更糟糕的,是衙门的附属物来管理。”

周光召也曾痛斥过科研系统官本位:“要搞科研就不要当官,要当官就不要搞科研,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既想当官又想搞科研肯定什么都做不好。”

大学里和科研机构里的人如果都崇尚的都是当官做老爷,把这个当成自己的追求,学术怎么能搞好呢?又能有什么创新呢?

政治教师4 发表于  2018-08-10 10:28:04 75字 ( 0/231)

确实如此,都想当官。。本来学校,教师教授,是基础,可是都不如当官的,很多当官的都是带家属带过来,低学历,。但都自以为聪明,走了行政,感觉看不起老师。哎

官本位的观念在当前中国仍然根深蒂固,大学也深受毒害,这样的毒害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学和科研机构都追求官位,官位就是地位,当了官什么都有了,官越大得到的东西就越大越多,中科院院士朱清时说现自己当校长的时候,学术会完全变形了,开学术大会都是官本位,大家都在崇拜权力,作第一个大报告的人,一定是官最大,地位最高,哪怕他学问上大家都知道没有什么,一开大会就洋洋洒洒长时间作主题发言,随后都是按照级别、权威程度排,真正一线年轻人没有机会表述。

要出大师,必须有好氛围。现在大学的官本位思想越来越严重了!”顾秉林说,以前学者都是一辈子做学问,现在有些人是什么都想做,既教书、搞科研,还当官、经商,精力非常旺盛。

在大学里,各种学术委员会按行政级别为大学行政官员所瓜分,大学教授的学术权力得不到充分重视,谁的权力大谁的学问就高。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所以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要做好配置,学术问题由学术骨干说了算,行政问题党政领导说了算,真正实现“教授治校”。

现在大学和科研机构里的领导都很容易评成教授,最容易评为两院院士,最容易评为劳模标兵,获得奖章和奖励,也最容易得到房子票子。

这叫什么,叫权力通吃。学术地位一落千丈,这样学术气氛就全完了,其结果就是只要有点权力的人都能指挥其他任何人人,哪怕自己没有什么学问,而学术优秀的人反成为地位最低的,最没有发言权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大学培养不出优秀人才的一个原因。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官本位的校长一定不会把大学当作一个社会公共功能很特殊的机构,而只是把它当作衙门,甚至更糟糕的,是衙门的附属物来管理。”

周光召也曾痛斥过科研系统官本位:“要搞科研就不要当官,要当官就不要搞科研,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既想当官又想搞科研肯定什么都做不好。”

大学里和科研机构里的人如果都崇尚的都是当官做老爷,把这个当成自己的追求,学术怎么能搞好呢?又能有什么创新呢?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8-08-10 10:38:47 24字 ( 0/153)

中国社会依然是在欧洲中世纪的‘教父哲学’的时代。

官本位的观念在当前中国仍然根深蒂固,大学也深受毒害,这样的毒害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学和科研机构都追求官位,官位就是地位,当了官什么都有了,官越大得到的东西就越大越多,中科院院士朱清时说现自己当校长的时候,学术会完全变形了,开学术大会都是官本位,大家都在崇拜权力,作第一个大报告的人,一定是官最大,地位最高,哪怕他学问上大家都知道没有什么,一开大会就洋洋洒洒长时间作主题发言,随后都是按照级别、权威程度排,真正一线年轻人没有机会表述。

要出大师,必须有好氛围。现在大学的官本位思想越来越严重了!”顾秉林说,以前学者都是一辈子做学问,现在有些人是什么都想做,既教书、搞科研,还当官、经商,精力非常旺盛。

在大学里,各种学术委员会按行政级别为大学行政官员所瓜分,大学教授的学术权力得不到充分重视,谁的权力大谁的学问就高。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所以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要做好配置,学术问题由学术骨干说了算,行政问题党政领导说了算,真正实现“教授治校”。

现在大学和科研机构里的领导都很容易评成教授,最容易评为两院院士,最容易评为劳模标兵,获得奖章和奖励,也最容易得到房子票子。

这叫什么,叫权力通吃。学术地位一落千丈,这样学术气氛就全完了,其结果就是只要有点权力的人都能指挥其他任何人人,哪怕自己没有什么学问,而学术优秀的人反成为地位最低的,最没有发言权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大学培养不出优秀人才的一个原因。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官本位的校长一定不会把大学当作一个社会公共功能很特殊的机构,而只是把它当作衙门,甚至更糟糕的,是衙门的附属物来管理。”

周光召也曾痛斥过科研系统官本位:“要搞科研就不要当官,要当官就不要搞科研,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既想当官又想搞科研肯定什么都做不好。”

大学里和科研机构里的人如果都崇尚的都是当官做老爷,把这个当成自己的追求,学术怎么能搞好呢?又能有什么创新呢?

管理顾问-李 发表于  2018-08-10 11:05:21 85字 ( 0/184)

揭露的好!----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都快忘干净了!权力和当官这个楷念就应该重新定位!搞学术研究教授讲师学者才是台上的嘉宾和演讲者!要把这些官僚和官僚主义打倒还社会

官本位的观念在当前中国仍然根深蒂固,大学也深受毒害,这样的毒害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学和科研机构都追求官位,官位就是地位,当了官什么都有了,官越大得到的东西就越大越多,中科院院士朱清时说现自己当校长的时候,学术会完全变形了,开学术大会都是官本位,大家都在崇拜权力,作第一个大报告的人,一定是官最大,地位最高,哪怕他学问上大家都知道没有什么,一开大会就洋洋洒洒长时间作主题发言,随后都是按照级别、权威程度排,真正一线年轻人没有机会表述。

要出大师,必须有好氛围。现在大学的官本位思想越来越严重了!”顾秉林说,以前学者都是一辈子做学问,现在有些人是什么都想做,既教书、搞科研,还当官、经商,精力非常旺盛。

在大学里,各种学术委员会按行政级别为大学行政官员所瓜分,大学教授的学术权力得不到充分重视,谁的权力大谁的学问就高。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所以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要做好配置,学术问题由学术骨干说了算,行政问题党政领导说了算,真正实现“教授治校”。

现在大学和科研机构里的领导都很容易评成教授,最容易评为两院院士,最容易评为劳模标兵,获得奖章和奖励,也最容易得到房子票子。

这叫什么,叫权力通吃。学术地位一落千丈,这样学术气氛就全完了,其结果就是只要有点权力的人都能指挥其他任何人人,哪怕自己没有什么学问,而学术优秀的人反成为地位最低的,最没有发言权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大学培养不出优秀人才的一个原因。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官本位的校长一定不会把大学当作一个社会公共功能很特殊的机构,而只是把它当作衙门,甚至更糟糕的,是衙门的附属物来管理。”

周光召也曾痛斥过科研系统官本位:“要搞科研就不要当官,要当官就不要搞科研,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既想当官又想搞科研肯定什么都做不好。”

大学里和科研机构里的人如果都崇尚的都是当官做老爷,把这个当成自己的追求,学术怎么能搞好呢?又能有什么创新呢?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8-08-10 20:11:50 32字 ( 0/123)

由此,【路线】不对头,【知识】也就越多越不正常。。。[福尔摩斯]

官本位的观念在当前中国仍然根深蒂固,大学也深受毒害,这样的毒害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学和科研机构都追求官位,官位就是地位,当了官什么都有了,官越大得到的东西就越大越多,中科院院士朱清时说现自己当校长的时候,学术会完全变形了,开学术大会都是官本位,大家都在崇拜权力,作第一个大报告的人,一定是官最大,地位最高,哪怕他学问上大家都知道没有什么,一开大会就洋洋洒洒长时间作主题发言,随后都是按照级别、权威程度排,真正一线年轻人没有机会表述。

要出大师,必须有好氛围。现在大学的官本位思想越来越严重了!”顾秉林说,以前学者都是一辈子做学问,现在有些人是什么都想做,既教书、搞科研,还当官、经商,精力非常旺盛。

在大学里,各种学术委员会按行政级别为大学行政官员所瓜分,大学教授的学术权力得不到充分重视,谁的权力大谁的学问就高。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所以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要做好配置,学术问题由学术骨干说了算,行政问题党政领导说了算,真正实现“教授治校”。

现在大学和科研机构里的领导都很容易评成教授,最容易评为两院院士,最容易评为劳模标兵,获得奖章和奖励,也最容易得到房子票子。

这叫什么,叫权力通吃。学术地位一落千丈,这样学术气氛就全完了,其结果就是只要有点权力的人都能指挥其他任何人人,哪怕自己没有什么学问,而学术优秀的人反成为地位最低的,最没有发言权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大学培养不出优秀人才的一个原因。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官本位的校长一定不会把大学当作一个社会公共功能很特殊的机构,而只是把它当作衙门,甚至更糟糕的,是衙门的附属物来管理。”

周光召也曾痛斥过科研系统官本位:“要搞科研就不要当官,要当官就不要搞科研,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既想当官又想搞科研肯定什么都做不好。”

大学里和科研机构里的人如果都崇尚的都是当官做老爷,把这个当成自己的追求,学术怎么能搞好呢?又能有什么创新呢?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8-10 21:13:38 6字 ( 0/122)

!!!!!!

官本位的观念在当前中国仍然根深蒂固,大学也深受毒害,这样的毒害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学和科研机构都追求官位,官位就是地位,当了官什么都有了,官越大得到的东西就越大越多,中科院院士朱清时说现自己当校长的时候,学术会完全变形了,开学术大会都是官本位,大家都在崇拜权力,作第一个大报告的人,一定是官最大,地位最高,哪怕他学问上大家都知道没有什么,一开大会就洋洋洒洒长时间作主题发言,随后都是按照级别、权威程度排,真正一线年轻人没有机会表述。

要出大师,必须有好氛围。现在大学的官本位思想越来越严重了!”顾秉林说,以前学者都是一辈子做学问,现在有些人是什么都想做,既教书、搞科研,还当官、经商,精力非常旺盛。

在大学里,各种学术委员会按行政级别为大学行政官员所瓜分,大学教授的学术权力得不到充分重视,谁的权力大谁的学问就高。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所以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要做好配置,学术问题由学术骨干说了算,行政问题党政领导说了算,真正实现“教授治校”。

现在大学和科研机构里的领导都很容易评成教授,最容易评为两院院士,最容易评为劳模标兵,获得奖章和奖励,也最容易得到房子票子。

这叫什么,叫权力通吃。学术地位一落千丈,这样学术气氛就全完了,其结果就是只要有点权力的人都能指挥其他任何人人,哪怕自己没有什么学问,而学术优秀的人反成为地位最低的,最没有发言权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大学培养不出优秀人才的一个原因。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官本位的校长一定不会把大学当作一个社会公共功能很特殊的机构,而只是把它当作衙门,甚至更糟糕的,是衙门的附属物来管理。”

周光召也曾痛斥过科研系统官本位:“要搞科研就不要当官,要当官就不要搞科研,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既想当官又想搞科研肯定什么都做不好。”

大学里和科研机构里的人如果都崇尚的都是当官做老爷,把这个当成自己的追求,学术怎么能搞好呢?又能有什么创新呢?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