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98988989 发表于  2018-08-08 20:18:50 21字 ( 0/188)

解决人民温饱问题同解决贫穷是两个概念!!!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98988989 发表于  2018-08-08 20:24:27 41字 ( 0/135)

现在,中国人还有吃不饱饭,穿不暖衣的,除非重大疾病和丧失劳动能力者,或好吃懒做者!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8-08 20:30:55 0字 ( 0/124)

建议学学边际理论!

建议学学边际理论!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98988989 发表于  2018-08-08 20:31:40 34字 ( 0/162)

看一看,中国人患“西方富贵病(营养过剩)的人数增长率,多么骇人!!!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luominshen 发表于  2018-08-08 21:04:08 29字 ( 0/145)

改革就是要解决社会主义的政治上自由民主,经济上平等富裕!!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泗水亭~ 发表于  2018-08-08 21:13:47 34字 ( 0/150)

我去,俺怎么看着这么绕口哪?让人民群众过上幸福生活是党的奋斗目标呀。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老汉今年酒十酒 发表于  2018-08-08 21:42:22 26字 ( 0/128)

解决贫穷问题是改革任务之一,改革目标之一不是取消贫穷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弯阅 发表于  2018-08-08 22:02:29 12字 ( 0/118)

是要解决感谢贫穷的问题?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xfmingzi 发表于  2018-08-08 22:05:57 79字 ( 0/152)

“瑞典的改革类型”(搜狗略懂)不是为了让人们变成看不起病、读不起书、养不起老的穷人,而是要人们拥有免费医疗、免费读大学、“养老金人人都差不多的”“共产主义”。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世界公民。 发表于  2018-08-09 07:35:16 25字 ( 0/102)

不取消贫困,改革就失去意义。任何进步都要以人为中心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赵州桥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8-08-09 08:15:52 34字 ( 0/130)

为解决贫穷问题而解决贫穷问题,只能导致贫穷越来越多,而不会越来越少。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政治教师4 发表于  2018-08-09 08:26:32 21字 ( 0/117)

当贫穷指的是相对贫穷时,那么几乎不可能解决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laserbomb 发表于  2018-08-09 08:35:09 16字 ( 0/141)

对!改革就是要让一部分人富起来。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xfmingzi 发表于  2018-08-09 08:39:02 19字 ( 0/173)

谁说中国的改革跟 “瑞典的改革”相反?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一是1 发表于  2018-08-09 08:39:14 25字 ( 0/130)

贫穷与富裕是相对的,只有到达人类高级阶段才能解决。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xfmingzi 发表于  2018-08-09 09:00:02 25字 ( 0/126)

印度的基本医疗免费、大学免学费算不算人类高级阶段?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一而二 发表于  2018-08-09 12:05:14 20字 ( 0/111)

一搞市场经济,“解决贫穷问题”根本就玄乎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xfmingzi 发表于  2018-08-09 19:20:54 52字 ( 0/156)

“瑞典的改革类型”(搜狗略懂)是要人们拥有免费医疗、免费读大学、“养老金人人都差不多的”“共产主义”。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思考之间 发表于  2018-08-09 21:32:38 93字 ( 0/166)

我总在想,到底什么是贫穷,其实贫穷是相对富裕而言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贫穷是消灭不了的,但可以自行消亡。我们真正要解决的应是人人有稳定的工作,安定的生活,具备基本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18-08-10 10:45:10 51字 ( 0/41)

[尴尬]小平同志说:如果富的愈来愈富,穷的愈来愈穷,两极分化就会产生。。。。。(P374)《南巡谈话》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穷问题,更不是要取消贫穷


因为贫穷对于一个国家是不是都有积极意义,消极意义,其实这并不由贫穷本身决定。或者说贫穷问题如果能解决得好,处理得好,那不仅不会拖国家发展建设的后腿,而且可能还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像改革前,中国的农村是贫困的,但贫困的农村却是为国家储藏了大量的有生劳动力。而今天虽然农村好似不那么贫困了,但事实表明,由于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实际已使农村更被严重的边缘化了。典型的农民工到底是算农民,还是算工人?其实可能就一点也说不清。而说不清,由农民工,由半农半工所引起种种的复杂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等等问题,其实就此起彼伏。乃至导致今天有钱人不像有钱人,倒像个暴发户。而没钱人,没钱人今天是不是真没钱,这谁又能说得清呢?所以国家从改革一开始,就把改革的目标定位于要发展经济也许不致太要紧,但如把改革的目标继续偏移,比如不是移到怎样对国家的发展越有利就怎样移,而是简单、片面的理解成,今天要补这个短板,明天要还那个欠账,那就等于越补可能窟窿越大,越还,要账的人可能要越多。


改革不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但也绝不是一点不要重视贫困的问题。因为终归中国有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也终归有十四亿人口。而面临这么大的国土,这么多的人员,不致力于发展的平衡与平均肯定是不行。但问题什么是平衡,什么是平均?是不是只要由政府搞个类似的一平二调,中国的所有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就统统均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了?我以为,其实可能也还是差矣。


因为平衡的问题,看似有时很严重,但事实上,如仔细的分析,其实有的不平衡可能是属于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动,或国家政策的更改,不到位等等形成。但更多我则以为,主要可能还是人们对发展的问题,理解各有不一。比如有的认为发展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自己发展不发展,主要看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一定的定力即可。而有的则认为,任何发展不跟随大形势,盲目搞自己的不同,最终只能导致越发展越没有什么希望。所以就发展问题,如果不能有一个客观的理解,不仅发展平衡不了,就是即使暂时平衡了,日后能不能又发生严重的倾斜,其实也是不言而喻的。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