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管理顾问-李 发表于  2018-07-21 19:02:00 28字 ( 0/192)

洪水猛兽不可怕、有计划有预防有人负责防洪治理让人放心啊!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1 19:05:09 59字 ( 0/866)

“七下八上”来临,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1216789 发表于  2018-07-21 19:11:09 57字 ( 0/237)

城市热岛效应,造成大气气流紊乱,大雨,暴雨集中再某个地方下,以后会是常态化,只能每年做好预防工作,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1 19:11:17 84字 ( 0/446)

“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 今年,自6月30日至7月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再次证实了上述论述,国人都是见证者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2 10:56:23 94字 ( 0/250)

2018年7月21日:未来三天全国天气预报--西北地区东部至东北地区将有较强降水,甘肃中部黑龙江等地出现大雨或暴雨, 台风“安比”将影响东部沿海。事实上,21日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2 21:17:30 257字 ( 0/135)

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7月以来,全国因灾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灾情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4 12:18:19 442字 ( 0/35)

少有的对重庆洪水的成功预言。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预言为何能够成功?7月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4 18:42:21 334字 ( 0/37)

对眼下“七下八上”关键时段防洪之预言一:7月21日至8月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水利部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4 21:17:40 294字 ( 0/44)

对眼下“七下八上”关键时段防洪之预言二: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如对重庆。在重庆,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4 22:00:38 194字 ( 0/51)

24日,黄河上游2号洪水形成 . 黄河水面距兰州中山桥面约1米;宁夏银川:强降雨致多地出现险情——特大暴雨引发山洪;内蒙古乌拉特前旗发生山洪——暴雨来袭 河水倒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6 11:41:42 312字 ( 0/18)

25日:人民网-人民日报发表文章:7月下旬8月上旬是大洪水频发重发期,汛情紧要时 防灾松不得。文中再次指出 “我国大部分地区降雨集中在7—8月,加之沿海地区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7 09:09:57 132字 ( 0/149)

今(27日)晨北京电视台报道:永定河数水库开闸放水,腾出库容,防止事故。泄洪时,巡查员自源头向下巡查,防止发生意外,值得肯定。当然,北方水贵如油,各水库要不要开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7 11:23:12 48字 ( 0/23)

26日中午12时左右,一场急雨袭击河北省邯郸市,致使多个路段积水,部分路段开启“看海”模式。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8 10:27:57 20字 ( 0/35)

27日晚,四川彭山岷江大桥发生部分垮塌。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8 11:01:47 22字 ( 0/15)

27日,强降雨致黑龙江省内多趟列车停运。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8 11:03:23 24字 ( 0/60)

26日,六安遭遇暴风雨袭击 一板房坍塌致6死多伤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9 10:08:19 164字 ( 0/11)

27日,国家防总、水利部通报防汛抗洪防台风情况:28省受灾 减灾已见效。7月中旬……,长江重庆江段水位超过保证水位。今后一段时间我国正处于防汛关键期,容易发生流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9 10:22:09 282字 ( 0/10)

汛情、灾情及相关灾情1,7月以来,内蒙古旱涝急转,连续出现降水天气,尤其是14日开始,全区多地降暴雨和大暴雨,多地遭受洪涝灾害。截至27日7时统计,灾害已造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29 10:24:37 179字 ( 0/64)

1,29日人民网-人民日报发表:暴雨中的坚守(点赞中国•全力开展防汛救灾),介绍7月8日至13日,四川德阳市罗江区普降大暴雨,洪水漫堤,10个镇不同程度受灾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7-30 15:47:56 64字 ( 0/23)

8月1日呼兰河洪峰将汇入松花江干流---7月中旬以来,受降雨影响,呼兰河流域发生洪水,预计呼兰河洪峰将于8月1日汇入松花江干流。

“七下八上”来临,发表阶段总结与新防洪预言。兼及有关科技、人才政策。再次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与往年相近,今年630日,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及深入讨论区发表了“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分别有1600多位网友和3300多位网友阅读了这篇文章,并有若干点赞。

 

今天,720日,已经到了文章所写我国防汛最重要的“七下八上”时段,因此对前一时段(630-720日)汛情与防汛做一总结,特别是检查一下文中所做预言是否都被兑现,或曰是否都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然后再对更关键的下一阶段防汛做某些预言,显然十分重要。故草成此文,欢迎审查、指正。

 

 

一、           阶段总结(2018630-720日)

 

1“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判断完全正确、完全符合实际。这一论断是科学的、有价值的、值得做为全民族共识,世代传流---

 

我在“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一文的开宗明义第一句便写道:“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说法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历年已有介绍……。

 

今年,自630日至720日,计20天的雨情、汛情完全证实了上述论断,国人都是见证者。

 

我在文章主帖之后,借鉴竺可桢院士的方法,记载和摘录了630日起20日里逐日雨情、汛情、灾情。人民网自711日开辟了“2018夏汛全直播”。新华社报道的同样是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的大到暴雨的雨情、汛情。凡此,应该说,均与全体国人所触、所见一致。

 

与此同时,近日,黄河防总会商部署了“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黑龙江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北京迎战 “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河北迎战“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形成我国上下有关“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的少有的高度共识。因此,这一论断值得做为民族共识,世代重视!

 

此前,防汛期偏长、主防汛期不够突出,“七月上旬、八月下旬(特别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句不如“七上八下”( 特别是“七下八上” )句简洁有力。故今后宜遍用后者。

 

2指出“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是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完全正确,十分必要

 

新华社报道:7月以来,长江发生2次编号洪水,嘉陵江上游、涪江上游、沱江上游发生特大洪水,大渡河上中游发生大洪水,黄河发生1次编号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今年截至718日,我国已有27个省(区、市)遭受洪涝灾害,造成2053万人、1759千公顷农作物受灾,因灾死亡54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2.3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16亿元。人民网和我所做的“灾情显示”表明:被灾地区,有的固然是因为遇到多年不遇暴雨、洪水,如甘肃东乡,但许多地方是没有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7月初的四川南充、江苏南京到7月中的山西太原、甘肃兰州都有类似情况。这是因为河谷盆地中的太原、兰州等本来就空间有限,加上人口、车辆数量膨胀,洪水出路大受挤压,自然就要呈灾了。其实,即使是东乡,也应该预防我国西北降雨的不均匀性----多年干旱与偶尔猛降暴雨交替,并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当代科技再进步,能够宏观提请注意“七上八下(特别是七下八上),我国进入主防汛期”并加强这一阶段雨情、水情预报已经很不错了,而防洪和避免呈灾的关键还是在于“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去年长沙就有教训,今年南充、南京……太原、兰州又是教训!

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政府担起责任,从规划抓起。只有这样,才能把前一时段的516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减下来!

 

要使全民族形成共识:给洪水留出足够出路!

 

3,有关重庆洪水的预言

 

75日,看过“重庆迎来今年长江最强过境洪水, 沿江步道险被淹”和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画面后,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一个题目为“结论和预言”的跟帖,写道:主防汛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洪水留够出路。 从照片、图像材料可以看出,今年尽管尚未造成洪灾巨大损失,但打了不少擦边球,如南充绿地已被洪水淹没,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今年主汛期只是刚到,合乎科学的推断应该是:未来汛情可能更为严重,现在几个地方的防汛只达到刚刚避免呈灾的、很低的程度。因此必须更加警觉,下大力气,以防呈灾。结果 13日,重庆主城便迎来最大洪峰, 朝天门门洞、滨江步道接连被淹。从75日的重庆沿江步道险些被淹到713日的滨江步道接连被淹,朝天门门洞险些被淹到朝天门门洞一半被淹,5日预言完全吻合

 

当然,这还是表象。

气象、水文、地震……等领域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预测什么都容易,唯独预测当前最难,所以极少有大师、名家愿意对当前形势发表意见。但最有价值的预测恰恰是预测当前。所以要认真总结上述成功预测经验。

 

二、           新的防洪预言

 

 1,必须严密注意“七下八上”主防汛时段

“七下八上”(七月下旬、八月上旬)是我国主防汛时段,是有充分科学(大气环流、海陆分布、我国地形……)依据的。

即使不讲理论,单就实践经验而言:1975.8我国最大暴雨天气引发的灾难、2012.7.21-22北京暴雨造成的灾害都是人民熟悉的“七下八上”汛情严重的力证。

 

因此, 721日至810日(甚至更晚)必须像黄河防总会商部署的那样: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毫不松懈、再接再厉,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做好今年“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防汛工作。

 

2,特别注意多种致灾因素导致的洪灾

以重庆为例,除去降雨,还要考虑三峡水库库尾淤积问题与上游向家坝、溪洛渡汛期排洪问题。四川是多河流的天府之国,必须考虑各河下游侵蚀基准面抬高、流水减缓后,对中游(四川盆地内部低地)排水(不畅)的影响。有关三峡水库蓄水对库尾重庆的(淤积)影响请阅读1992年我提交三峡工程论证办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有重大失误,亟需进行针对性学术辩论》一文 “三、水库50年‘淤死’严重后果之一-----毁掉重庆”一节。

 

四川、重庆安危,是国家大事,必须下极大力气研究!

 

三、           有关科技、人才政策

 

防洪需要的不止是三脚猫人才、甚至不止是科班出身的精通某个专业的四脚猫人才,而且更需要四脚虎、四爪龙……这样的杰出治水人才,例如,四川、重庆的防洪就必须了解这里的气象、水文、河流地貌……,且不仅要有理论,更要了解实际。

否则,既无法成功预言南充和重庆朝天门已发生灾情,更无法预测重庆、四川未来面临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则远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的人才与我国现行的海归引领、学衔(院士、教授、计划……)引领、论文引领、年轻化、(革命化)……的科技、人才体制恐怕就格格不入了。

 

所以,需要修改的是我们现行科技、人才政策、现行的科技人才、成果评价机制,至少在这一领域。要改为重宏观、重实际、重现实需要

1 2 3 页号:1/3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