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07:46:24 0字 ( 0/123)

不要继续放着巨大的宝藏不用而在细枝末节上找零头!

不要继续放着巨大的宝藏不用而在细枝末节上找零头!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09:08:16 37字 ( 0/138)

大量安全有效低成本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而无法进入临床应用![上火]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爱登高山 发表于  2018-07-12 09:15:39 248字 ( 0/140)

我是一个对多数西药过敏的人,从二十四岁那一次吃西药治感冒,但发生了严重磺胺过敏反应,自那以后,我发现我对很多种西药过敏,从那以后我就一直不敢用西药治病而改用中药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09:37:24 0字 ( 0/138)

请结合本人之《捋顺逻辑……》思考……

请结合本人之《捋顺逻辑……》思考……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09:41:07 0字 ( 0/128)

中医药疗法再有效,医疗机构无法收费或收费与诊疗价值不匹配,再怎么鼓励也无法让从业人员和机构找到持续弘扬的动力。

中医药疗法再有效,医疗机构无法收费或收费与诊疗价值不匹配,再怎么鼓励也无法让从业人员和机构找到持续弘扬的动力。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09:43:56 0字 ( 0/128)

如果换个逻辑,省到即赚到,中医药诊疗成本低,效果又好,医疗机构不就会争着用了?

如果换个逻辑,省到即赚到,中医药诊疗成本低,效果又好,医疗机构不就会争着用了?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09:55:45 0字 ( 0/140)

现代医学最尖端的靶向疗法在中医药中早已有之,引经药即是也!

现代医学最尖端的靶向疗法在中医药中早已有之,引经药即是也!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一是1 发表于  2018-07-12 10:00:50 12字 ( 0/125)

“有医无类”,健康人类。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07-12 10:01:50 72字 ( 0/115)

宋朝的宋徽宗和宋钦宗中国能力不强,对中医药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为中国人民健康有不可磨灭的功勋。没有他们今天的《伤寒论》《金匮要略》可能要失传了。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10:04:37 0字 ( 0/139)

常用的引经药,按部位来归类:1、引药达头面:菊花、川芎、蔓荆子、苍耳子、辛夷花、藁本等。引药达额头:白芷引药达头两侧:川芎引药达目:菊花引药达鼻部:苍

常用的引经药,按部位来归类:1、引药达头面:菊花、川芎、蔓荆子、苍耳子、辛夷花、藁本等。引药达额头:白芷引药达头两侧:川芎引药达目:菊花引药达鼻部:苍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07-12 10:06:09 73字 ( 0/168)

最近几十年只有跨世纪中医有紫气东来几年,现在的远程教育视频都处于那个时期,之后就是支持西医仇恨中医。现在的临床西医听到中医二字像毒蛇咬了一样痉挛。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07-12 10:10:12 73字 ( 0/143)

西医怕中医的原因,就是中医能把他们除了手术就治不好的病轻而易举的治好了,他们失去了挣大钱的机会。遗憾的是国人被西医洗脑宁死也不相信中医愚蠢的死去。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10:16:57 0字 ( 0/127)

回复@老鹰2014:关键是现在的运行机制不适合中医药的发展!

回复@老鹰2014:关键是现在的运行机制不适合中医药的发展!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10:18:51 0字 ( 0/131)

回复@老鹰2014:也不能把现代医学贬得一钱不值!把现代医学纳入中医药,也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回复@老鹰2014:也不能把现代医学贬得一钱不值!把现代医学纳入中医药,也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10:21:54 0字 ( 0/174)

回复@老鹰2014:中医药的价值无法体现,谁愿意多花心思呢?医生也是人,要吃饭要养家糊口,有各种需求要满足……

回复@老鹰2014:中医药的价值无法体现,谁愿意多花心思呢?医生也是人,要吃饭要养家糊口,有各种需求要满足……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10:28:06 0字 ( 0/112)

小萌们总想别人白干自己白享,也是阻碍中医药复兴的重要因素。

小萌们总想别人白干自己白享,也是阻碍中医药复兴的重要因素。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艾鸣1 发表于  2018-07-12 10:56:20 21字 ( 0/169)

“中医”就是让你中医的“江湖郎中”吹死的!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11:28:49 0字 ( 0/138)

回复@艾鸣1:把祖宗都算没了的不孝子又来卖萌?

回复@艾鸣1:把祖宗都算没了的不孝子又来卖萌?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11:41:50 0字 ( 0/171)

回复@艾鸣1:算术都不会,你还好意思出来现?丢先人脸!

回复@艾鸣1:算术都不会,你还好意思出来现?丢先人脸!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12 11:58:48 0字 ( 0/124)

捋顺逻辑,中医药自然就能复兴,不需要这鼓励那刺激。

捋顺逻辑,中医药自然就能复兴,不需要这鼓励那刺激。        中医药学是中国历代先人在几千年的实践中,通过长期观察、总结、归纳、推演、验证、实践积累并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判断人体的不同状态(内、外、表、里、寒、热、虚、实),就地取材,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万物按“性味归经”遵循“君、臣、佐、使”进行搭配以行“汗、吐、下、和、温、清、消、补”之功,达到调理生机和治病救人的目的,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驾护航。中医药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暂时还不能用现代科学进行完全的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关键,中医药得以长期流传的支撑是其有效性。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范围有限,并不能涵盖全部。

       但是,中医药学也有自己的硬伤,不利于在当下快节奏的市场经济环境中继续获取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根据中医药学的具体特点制订出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才能真正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中医药在不断发展中还能保持本真。

       一、中医药强调辩证施治,针对不同的人都需要通过“望、闻、问、切”全面分析并提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件非常耗心神、考经验的事,导致中医诊疗的效率始终存在瓶颈而不能跟上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医患双方都很难满意,相应的交易价值(比如拿个脉,可以收多少钱?而西医的一系列检查都有规定的价格)也难以达成一致; 
       二、基于第一条原因,中医药在治法上遵循“一人一方”,很难与工业化流水线相融合形成制式化的“千人一方”,在很难提升医者诊疗效率的弊病之上,又多了一个给药不方便的硬伤;有很多急性病,等你把药熬出来,病情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甚至已不可挽救;
       三、中医药的给药方式非常原始,通常只能通过汤、散、丸剂胃肠道给药,一是非常不方便,二是血药浓度很难精确掌握,以致治疗效果千差万别;同时,也很难对急性病即时起效;
       四、药材的生长地,生长方式对药效影响较大,同一种药材,因产地不同,培育方式,生长周期等不同,药效就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导致临床医生在方剂配伍时很难掌握药材的准确用量;
       五、中医药对从业者的智商要求很高,但受个体差异及修炼的影响,很难整体性地达到比较高的水平;
       六、中医药理论比较难懂,需要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医古籍数量巨大,难以记忆;
       ……还有很多原因。

       那么,中医药该如何发展呢?是不是该向西医靠拢走分析药材有效成份并进行提纯使用的方式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医药学要发扬光大,必须根据自身的特点和现实的需要找到合适的道路……

       1、部分疗效稳定具有普适性的配方可以用现代工艺制成成药(丸、散、胶囊、膏、浆、酒等),提高服用的方便性;
       2、对单味药的有效成份进行分析和提纯(比如青蒿素、丹参注射液),改变剂型和给药方式,提高给药量的精确和疗效的即时性;对于部分疗效确切稳定的复方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比如香丹、血塞通、清开灵注射液);
       3、对中药进行同类性分析,构建功能模块(比如补血模块、补气模块、养阳模块、滋阴模块、清热模块、逐水模块等),临床采用搭积木的方式进行组方;
       4、研究、开发标准化中医诊断设备(比如舌诊仪、脉诊仪),降低中医师的临床工作量(基本数据采集由机器完成,医生主攻综合、分析、诊断和提出治疗思路、方案);
       5、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其实所谓的功力就是可以外放的场、磁、波、信息等,这个完全可以利用现代科技研发制造标准化的中医治疗设备(比如低频、光治疗设备、磁治疗设备等)进行模拟;
       6、全面介入预防医学领域,治养兼行,增强体质,降低国民的发病机率(治未病);
       7、缩小临床的覆盖范围,回归中医药的长项(复杂病、慢性病、功能病、保健养生),不在急性病、器质性疾病领域和西医争高下;
       8、在中医药人才的培养方面,注重辩证思维和实践经验的培养和训练,而不是让他们陷于海量的死记硬背中(中医古籍、中药学、方剂学等需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学两年基础理论、当二年学徒、再一年提高)
      
       当然,要达成这些目的,必须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不然有很多安全有效成本低的中医药疗法,因为没有收费标准就无法开展临床运用,尤其是中医药的治未病、治预病优势,如果没有合适的制度,也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