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心静剩哥 发表于  2018-07-11 19:44:26 22字 ( 0/117)

武媚娘,武则天,武昭仪才是中国真正的女权先锋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7-11 19:46:08 19字 ( 0/114)

武则天会气疯。吼一声:哪只春货在发癫?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8-07-11 19:48:14 39字 ( 0/120)

无知到了发昏程度,连武则天都不认识。关键是那时山姆的基因还在地里长着呢[YY]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07-11 19:49:03 12字 ( 0/102)

这种文章,适合弱智群体。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07-11 19:49:31 67字 ( 0/103)

美媒歪曲历史事实,颠倒黑白,胡说八道,荒唐透顶。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八胡子爷 发表于  2018-07-11 20:00:32 29字 ( 0/107)

把武则天往哪儿搁?中国的女人街坊发生在武则天时代。哈哈哈。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07-11 20:53:53 37字 ( 0/117)

说得对啊。哈哈哈。所以中国要多出禧禧,就崛起了。还要多找义和团,就和谐了。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7-11 21:02:28 24字 ( 0/111)

[调皮]台湾的国民党,如今还真传承了慈禧的真传。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去伪求真 发表于  2018-07-11 21:06:13 63字 ( 0/165)

《纽约时报》选择这个时间节点发表这样一篇文章,表面是谈“女权”,潜意识是“中国的崛起”要学慈禧“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刘大鹏 发表于  2018-07-11 21:18:27 21字 ( 0/102)

也许,我们会带有很大偏见,去看待那段历史。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刘功勤 发表于  2018-07-11 21:31:43 119字 ( 0/143)

回答错误0分。建设祖国必须以人为本,依靠科学技术——科教兴国;依靠民主法制——依法治国。这是硬道理!在历史上慈禧太后‘’垂帘听政”把中国搞的是一团糟糕。这是因为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栲槃 发表于  2018-07-11 21:45:59 15字 ( 0/92)

武则天呢?说这话就是无知之极!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余青山 发表于  2018-07-12 09:35:33 8字 ( 0/151)

真正的一孔之见。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8-07-12 10:36:20 30字 ( 0/154)

当秦桧、慈禧、老蒋都成了民族英雄、楷模,中国就被彻底演化了。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 中国的崛起全靠她

  原标题:美媒称慈禧是中国女权先锋,挑战国人底线?

  [文/观察者网 马雪]

  “这位权倾天下的中国太后是女权主义者先锋?”7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如题文章。

  慈禧,女权主义先锋??是的,你没看错↓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作者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

  文章称,“铁腕”慈禧可与维多利亚女王比肩,修正主义者们正将慈禧视作女权主义者,至少在19世纪晚期的语境中——“那时中国女人的待遇也就比痰盂好一点点”。

  在中国,强势的女人常被刻画成渴望权力的人,有时甚至是非理性的,并缺席于政府高层。而像希拉里和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女强人,当代中国没这号人物。

  如果希拉里才能作为女权主义的代表,那顺着这个逻辑,找到慈禧也确实是题中之义了。(估计有人要问了,那武则天呢……)

  文章写道,

  “从1861年到1908年去世,把这个统治清朝近50年的女人,作为女权主义理想范式,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园作为慈禧挪用巨额军费满足自我享乐的标志,文章却轻描淡写地写道,

  “也许是为了那些摆脱压迫性限制,作为清王朝最后几十年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重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仙境——颐和园。”

  作者念兹在兹地让我们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语境中重审慈禧,到底是谁该醒醒,看看当时的中国处于怎样的绝地?

  不过,这样的慈禧还是被作者diss了一下,认为她未受过教育,从未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过,能否满足女权主义先锋的条件仍存在争议。

  中国崛起也靠慈禧??

  将慈禧鼓吹成女权主义者先锋的,此文并非头一个。

  2013年,英籍华人作家张戎写了一本名为《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Empress Dowager Cixi: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的书,就试图为慈禧“正名”。

  在张戎笔下,慈禧聪明、爱国、思想开明,具备一个“女权主义者的雏形”。虽然清朝的官僚系统充斥着狭隘的、厌恶女人的男性精英,但是她顶着压力,“带领原始的中国步入了现代”。

  张戎得出结论称,慈禧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amazing stateswoman),是一位“卓越”的人物,“过去百年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

《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作者张戎

  根据张戎的新书,慈禧手握重权,意志坚定,其治下的大部分现代化项目都应归功于她,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慈禧太后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挠,这些人有时是外国势力收买的爪牙。

  张戎的这本书如此赞扬慈禧,一些历史学家感到难以深信。《纽约时报》介绍称,在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和回答问题时,张戎曾辩称自己的作品持论公允,同时也承认她“确实产生了对慈禧的同情”,“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慈禧的内心”。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不止一次推荐张戎的新书,发表过《昏庸的慈禧也有开明进步的一面》、《中国的繁荣归功于慈禧太后?》等多篇文章。

  在《纽约时报》的转述下,张戎甚至想将中国崛起归功于慈禧……

  文章宣称,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超过了印度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且充满政治意味的问题,是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张戎给出的答案——是慈禧。

  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在挑战中国人底线?

  中国游客给出不同答案

  《纽约时报》还介绍,另一位中国学者张宏杰,以颇富同情的笔调写了一篇题为《女人慈禧》的文章,介绍了她的事业,并收录在一本名为《千年悖论》的文集中。

  文章开篇是这么引入慈禧的:

  “然而,正当中国几千年来首次因为文化碰撞而陷入空前的困难之时,却有一个女人,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量和聪明,绕过重重阻碍,出现在历史的聚光灯下。”

  《纽约时报》称,张宏杰强调,慈禧是吃了没受教育的亏,而且她在统治的最后阶段还为自己的错误做了补救。

  “慈禧仍是个负面人物”,张宏杰认为,尽管他正面地刻画了慈禧,但没什么影响力。

  裴若思的文章称,慈禧将维系清王朝放在第一位,就像一切为了家族的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主角,黑手党家族首领)。

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克尔·柯里昂

  “她有着最无情、最精明的政治头脑,就像一个黑帮老大。”2002年来到北京的美国作家、历史学家章志劢(Jeremiah Jenn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么形容。

  章志劢正作为导游带着游客参看颐和园,他向外国游客讲解道,慈禧太后为了庆祝自己60岁生日,重建了颐和园。

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游客游览颐和园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在颐和园采访了一些游客,询问对慈禧的看法。

  一位姓叶的小学女教师表示,她并不同情慈禧:“她过着骄奢的生活,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正饱受苦难……当你像中国那时那样落后,人们就会欺负你。”

  《纽约时报》记者还叹息道,颐和园礼品店里都没有卖慈禧的画像,只有印着她书法的几件粉红色丝绸,作为挂饰售卖。

  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表示,“没人喜欢她,她在历史上很糟,谁会买关于慈禧的纪念品?”

  不过,《纽约时报》还是“找”到了所谓能“理解”慈禧的人。

  一位18岁的大一女学生受访称,“慈禧作为一名女性,不能像男人那样在政治上做决断。我认为应该把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有她的缺陷,我们应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美媒粉饰慈禧,为了啥?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Sterling Seagrave)在1993年的传记作品《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Dragon Lad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Last Empress of China)中写道,在慈禧生命最后的十年,她试图通过使自己更平易近人来改善形象,尤其是对西方外交官。然而这份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她无法摆脱这样的形象——和西方许多皇室成员一样,最能提起她兴致的,还是她的狗、园艺和考究的衣服。

《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神秘的龙女:慈禧太后》

  这种看法很可能受美国公使夫人萨拉·康格写的《北京信札:特别是关于慈禧太后和中国妇女》所影响。这本书对慈禧好评有加,书中描写了康格被招待的场景——慈禧邀请她们进餐、用茶、游船,赐予了厚赏,还亲自给夫人们戴上了珍珠戒指。

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慈禧和外国公使夫人、贵妇合影。

  可是,用这种说法为慈禧“洗白”合适吗?难道不是更折射出,慈禧对待国人和洋人的迥异态度?

  慈禧在世的最后几年,她以“老佛爷”(old Buddha)著称。《纽约时报》称,一个相对友好的传记作家把这说成是一个“爱称”,而其他人则将之视为一个恰当的“蔑称”。因为慈禧几乎未受过教育,无法被其他女性效仿,并导致清王朝的分崩离析。

  作为清朝晚期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当然是一个有功有过,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但《纽约时报》硬要和女权扯起来,并鼓吹成一个“起源”式的人物,用意也是司马昭之心……

  这种所谓的政治女精英才算女权主义代表,女权主义者们也不可能苟同吧。试问,慈禧的垂帘听政,对中国女性地位提高有所帮助吗?

  而这番“重述”历史的潜台词,也在于对中国当代妇女解放事业的否定。

  “妇女能顶半边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妇女地位的变化有目共睹,作者不从各个角度做对比,仅拿一个并无代表性的女性说事?

  观察者网去年报道过一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下。

  去年5月,微信号“郁闷头头”在“数据惊奇:强悍的中国娘们儿---碾压世界的中国妇女劳动数据”一文中提到,在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2012年发布的“国际劳动力对比图表”中(用了2010年的数据,且之后没有发布过新的此类数据),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68%,这一数值远高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约59%,德国约52%,法国约51%,日本约48%,印度约29%)。

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图源:美国国家劳工部网站(观察者网汉化)

  虽然劳动参与率只能反映出女性地位的一小部分面貌,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也任重道远,尤其是政治参与度有待提高。但要拿女权说事,还是关心下广大的中国妇女同胞吧,一两个所谓的政治女强人并不值得女权主义者们的小确幸,祭出慈禧就更扯了。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先锋慈禧张戎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