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澜沧江船夫 发表于  2018-07-05 08:51:13 67字 ( 0/125)

用激励吗?不干事就下!有事业心、有责任心、有能力、有工作激情的人有的是。用干部靠激励、靠爱护、靠关心,是平庸的旧观念,本身就是不作为!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轩楚 发表于  2018-07-05 09:15:09 0字 ( 0/96)

回复@澜沧江船夫:人的行为都是有理由的,理想主义解决不了问题。

回复@澜沧江船夫:人的行为都是有理由的,理想主义解决不了问题。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8-07-05 10:45:09 17字 ( 0/116)

许官帽,撤廉政,官员的积极性最大。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龙翔天下 发表于  2018-07-05 10:48:44 15字 ( 0/135)

能者多劳是个多么不公平的谬论!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8-07-05 19:52:09 97字 ( 0/103)

个人认为,在【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之前,需要了解其【是一个什么样的领导干部?】,是想使其【干坏事】,还是想使其【干好事】?然后,才能够通过相应的【制度】,来【激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暮喜晚阳 发表于  2018-07-05 20:36:18 33字 ( 0/101)

想多干事,多干事,最后 就是领导心里不舒服,就你能干,显摆你能干,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学童2015 发表于  2018-07-05 22:08:14 18字 ( 0/108)

需要激励才可以想干事的,还叫干部吗?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书生无语笑落魄 发表于  2018-07-12 21:12:53 0字 ( 0/18)

选拔一批德才兼备的青年才骏,随时准备替掉他或(她),这是最好的,激励方式!!!

选拔一批德才兼备的青年才骏,随时准备替掉他或(她),这是最好的,激励方式!!!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不了斋 发表于  2018-07-12 21:27:51 0字 ( 0/16)

绕过来绕过去…直接说,利益激励!什么制度什么出错多干的…犯罪了都不追究就干了?不就是利益嘛,否则说一句犯罪都不追究不就全体干革命了,何来激励一说?

绕过来绕过去…直接说,利益激励!什么制度什么出错多干的…犯罪了都不追究就干了?不就是利益嘛,否则说一句犯罪都不追究不就全体干革命了,何来激励一说?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不了斋 发表于  2018-07-12 21:39:14 0字 ( 0/14)

回复@不了斋:比如,我多干该如何?如果出错了是否可以以干革命的理由免于处罚?等等诸如此类!

回复@不了斋:比如,我多干该如何?如果出错了是否可以以干革命的理由免于处罚?等等诸如此类!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轩楚 发表于  2018-07-12 21:42:58 0字 ( 0/14)

回复@不了斋:你错了,体制内能干事,也能干好事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同样的收入干与不干一个样,多干多挨批,谁选择干?

回复@不了斋:你错了,体制内能干事,也能干好事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同样的收入干与不干一个样,多干多挨批,谁选择干?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书生无语笑落魄 发表于  2018-07-12 22:07:58 0字 ( 0/19)

回复@轩楚:打破各限制唯才适举,公平竞争阳光透明,选拔赛制!

回复@轩楚:打破各限制唯才适举,公平竞争阳光透明,选拔赛制!

如何激励领导干部想干事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过,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 。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过,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

由此看出,制度对个人的成长进步影响非常大。

最近看到一些地方接连有公务员主动辞职的、辞去领导职务的,如果说八项规定以来的严要求,逐步把公职人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对一些不适合者产生挤出效应属于正常。但是,那些混日子不作为的,那些把权力视同私产习惯乱作为的,倒是影响不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旧我行我素。辞职的往往都是些比较优秀的干部,在制度内的老黄牛和年轻的高材生,这些人事情做得多,错得必然多,上级的严要求传导下去得罪人,不按要求来有担心问责,只有一辞了之。

从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理论来看,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尊重(Esteem)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五类。按照中央好干部的标准要求,公务员就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一份事业,在工作中不仅有满足个人和家庭生活的收入,还要有尊严、幸福感和成就感,如果说八项规定出台前,那些习惯乱作为的,权力张扬无所顾忌,八项规定后变成不作为模式,这怕风险,那怕担责,但是等到人家主动找上门,拿人好处,又是一副无所顾忌的嘴脸。那些不作为者依旧混日子,踢皮球。只是苦了那些做实事有担当的,责任心让他们工作上一丝不苟,一方面要对应上级越来越多的要求,越来越多的检查,越来越多的改革,工作推进困难,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人阻扰,不做事还冠冕堂皇,上级要求又高,压力非常大依靠越来越微薄的收入,连生活都过得有些勉强,更别说事业心、成就感。

很奇怪的是,制度的初衷是对不作为乱作为者形成挤出效应,却实际上被挤出者都是那些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同志被挤出,多干少干一个样,少干少出错,多干多出错。到底制度执行的那个环节错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