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高山美(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8-06-13 14:06:40 46字 ( 0/79)

至少社会主义的公有经济应该切实贯彻“按劳分配”的原则!不断提高劳动者的收入,缩小贫富差距吧!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对立统一规律 发表于  2018-06-13 14:18:22 27字 ( 0/60)

想法不错,经济学上有道理,请问谁来操作?否则就是空谈。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大雨582 发表于  2018-06-13 14:59:56 28字 ( 0/75)

“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此言完全正确。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06-13 15:10:01 51字 ( 0/105)

中国的GDP中劳动报酬不到欧美国家的三分之一,略低于非洲。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时,也不加入世界劳工条约。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06-13 15:14:05 92字 ( 0/90)

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资本已不复存在,劳资关系已不复存在,所谓“资本”和“劳资矛盾”纯属虚构,荒唐透顶。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6-13 18:10:04 8字 ( 0/64)

怎样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强国社区>深入讨论【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即工资,是劳动成本补偿,而不参加利润的分配,利润几乎为资本独占,这不能算是社会主义应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6-13 19:08:38 267字 ( 0/96)

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这针对的是近年来国民收入分配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主要着眼于扭转收入差距不断拉大的趋势,解决普通劳动者包括城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ghjhk 发表于  2018-06-13 21:12:09 5字 ( 0/47)

消灭两极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6-13 21:18:19 1380字 ( 0/182)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我们要在不断发展的基础上尽量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事情做好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6-14 14:01:32 3917字 ( 0/345)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改革开放40年,简而言之: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7-22 17:49:01 242字 ( 0/9)

马克思主义告诉人们:劳动与资本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资本成为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永胜龙须村 发表于  2018-07-22 20:03:42 0字 ( 0/9)

分配方式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例,难点在哪里

分配方式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例,难点在哪里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永胜龙须村 发表于  2018-07-22 20:05:12 0字 ( 0/5)

希望盼铁成钢先生能深入研究一下,期待您的分析,如果有了作品希望能通知我

希望盼铁成钢先生能深入研究一下,期待您的分析,如果有了作品希望能通知我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7-25 11:43:21 309字 ( 0/43)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9-04 17:54:58 22字 ( 0/24)

“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不能做超越阶段的事情。”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9-12 13:27:35 1704字 ( 0/35)

朱孔孟兄弟的质疑……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9-19 14:41:09 250字 ( 0/25)

必须警惕的是:朱孔孟兄弟所质疑的初次分配不公——对普通劳动者的不公,并非只是在私有制经济中的现象,在公有制经济中,年薪百万乃至更多的少数“老板”与年收入仅几万的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是从分配方面解决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劳资矛盾的必须遵循的总的方向和基本原则.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摘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2018-05-01 11:32:21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与参与了生产经营活动的“老板”们一样,同是劳动者,虽然人与人的劳动有差别,所得也应该有差别,但所得差别这么大,原因显然谁都心知肚明,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资本奴役劳动【从而奴役人(不仅雇佣劳动者而且奴役一切“有教养的等级”)】的工具,是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产物。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以资本为工具从分配上对劳动进行剥削,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经济改造”的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一切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形式”共同面对和亟待探索、解决的重大理论、实践课题。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明确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乃至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从分配方面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逐步增加、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所得,也就是逐步减少、降低初次分配中的资本所得——即抓住了分配的基础环节,从初次分配入手,逐步消灭剥削。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要逐步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就是要使劳动从受资本的奴役中逐步解放出来。这是从实际出发,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的“政治形式”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践行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具体部署,是对马克思关于使劳动从经济上获得解放,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十七大提出、十八大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的“牛鼻子”,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整个“经济改造”过程中,解决好分配方面的劳资矛盾,解决好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的矛盾,逐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逐步“把劳动从奴役下解放出来”总的方向、基本原则。 决不可以因为有人说这“违反”、“背离”了所谓的经济学“常识”、“规律”,而偏离了这个总的方向,而动摇、放弃个基本原则。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