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01 11:45:04 259字 ( 0/305)

“让劳动者得实惠、享荣光,是激发劳动创造力的必由之路。”——2018年05月01日08:5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用劳动书写我们的新时代——写在“五一”国际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01 12:24:06 549字 ( 0/339)

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抓住了解决劳资矛盾的“牛鼻子”.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8-05-01 14:19:09 49字 ( 0/263)

天天说劳动最光荣,可工人福利待遇最差,如此还能谈得上最光荣了吗,还能记住《工人的手》了呢???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05-02 10:03:28 93字 ( 0/188)

世界各国工资总额与GDP之比:欧美55%;南美平均38%;菲律宾泰国28%;伊朗土耳其25%;非洲国家多在20%以下。 2014年,我国GDP:63.59万亿元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02 12:12:15 1924字 ( 0/184)

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是对马克思的思想的继承、发展和创新.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02 12:14:16 1345字 ( 0/150)

让劳动者得实惠、享荣光,是激发劳动创造力的必由之路!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02 23:01:55 247字 ( 0/152)

初次分配改革必须直面的质疑:“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04 16:58:58 50字 ( 0/35)

创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能真正提高初次分配劳动所得的“游戏规则”——刻不容缓.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05 19:05:24 11856字 ( 0/39)

转:答“人大经济论坛”网友给“楼主”的两个提问: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05 19:34:25 12266字 ( 0/57)

转:《对“那些人”再说几句:》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06 20:23:07 287字 ( 0/47)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06 21:54:03 410字 ( 0/93)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分配不公问题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09 16:01:47 18551字 ( 0/19)

转一个旧帖——读《美国人如何看待“按劳分配”》有感!(原创首发)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5-12 14:04:33 5861字 ( 0/49)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解决好劳资矛盾的正确决策.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6-16 13:08:58 119字 ( 0/15)

近日有人在这个论坛发帖操心共产主义分配的事,引来“热议”。笔者以为,与其为遥远的未来(那时的人们一定能凭比前人更好的聪明才智“搞定”自己的事情)咸吃萝卜淡操心,

 劳动最光荣 劳动最崇高 劳动最伟大 劳动最美丽

         又是一年劳动节,谈谈要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
      为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
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这些年来,“蛋糕”虽然不断做大了,但分得并不好。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突出就突出在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多年来,”蛋糕“在不断做大,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并未真正把”蛋糕“分好——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0.4790.4730.4850.4870.484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0.49020100.48120110.47720120.47420130.47320140.469,20150.462,2016年0.465,2017年(未公布),但仍一直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

      以数以亿计的广大农民工为例:

     2009年底, 农民工朱孔孟说:“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年来也没涨过工资。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人民日报 》(2009年12月3日18 版). 
       
       八年后,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
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
3485。也就是说,八年过去了,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

                                                                        

        这幅曾在人民网刊发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初次分配中依据旧的“游戏规则”劳资双方所分得的“蛋糕”——在总“蛋糕”中,劳动者群体(广大朱孔孟们)只能获得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块“蛋糕”——即勉强能养家糊口的工薪。而高扬V字手势的资本所有者(朱孔孟兄弟所说的“老板”们)不仅要从总“蛋糕”中收回各项成本,而且还独享全部收益——全部剩余劳动成果,即全部“利润”。

         为什么使党和国家关于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决策落地生根很重要?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的收入差别那么大的根源是什么?连朱孔孟兄弟都不得不质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就这么大? 图片很形象地告诉大家:广大“朱孔孟”们与“老板”们之间的鸿沟,决不是人和人的劳动差别有这么大,而是现实的初次分配中所依据的仍然是旧的、只利资不利劳、必然富资穷劳的“游戏规则”,正如2013年11月22日人民网评:《再切收入蛋糕,为劳动赢得尊严》所言:“通俗讲,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

        八年,在逐步有所提高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辛辛苦苦大一年工,平均收入依然还不到3.5万元。有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每年几百万与几万的差别“累积”的结果贫富差距会是个什么情况?不错,中国可以称是富起来了,但有没有设想和计算过,这些年来,称得上真正富起来的是些谁?到底有多少人口?恐怕还只是是极少数吧?而月均收入三千多块的近三亿朱孔孟们身后是多少个家庭?多少人口?虽然收入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但总还不至于够得上富起来了吧?

     八年,那些“一年赚几百万”的一共赚了多少万?而朱孔孟们一共赚了多少万?“累积”下来的
差距是该依旧称为贫富差距依然较大还是该说贫富已经两极分化了?不断做大的“蛋糕”如果仍旧照朱孔孟兄弟所言的这样继续分下去,若干年后贫富分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长此以往,能避免得了重蹈两极分化的覆辙吗?

        走社会主义道路——共同富裕之路,就是要在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的不断做大,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坚持小平同志当年所讲的“这个道理”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是从分配上逐步“消灭剥削”从而“消除两极分化”,解决好劳动受资本剥削这个历史课题的“牛鼻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摘自新华网北京2013年12月31日电 习近平: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 

      俗话说,机不可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在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路上,我们应该坚持问题导向,努力补齐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这块“短板”,把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抓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物质基础和有利条件的历史机遇,抓紧解决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初次分配对劳动的不公——“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这个突出问题为突破口积极推进分配特别是初次分配方式、制度的变革、创新,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战略决策的落地生根提供制度保障。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