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2-12 09:21:17 0字 ( 0/124)

人工智能时代即将来临,某些人的思维还停留在死记硬背框框中……

人工智能时代即将来临,某些人的思维还停留在死记硬背框框中……

三平: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2018-01-19 08:41英语

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张三平

湖南省特级教师,新浪教育博主,微博头条作者

1980年高考有英语,但本科以上以30%计入总分,本科以下英语不计分。三平高中毕业那年才听了几堂英语课,高考只考了二十几分(100分制)。我很感谢当时计分规则的制定者,我有幸超过了重点线。大学毕业考研,因英语原因没考上,说起英语就非常痛恨,但本文不是发泄个人对英语学科或外语教学情绪的檄文。

高考语、数、外三个必考科目中,外语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引发巨大的反对声。

文革后恢复高考初期,高考分为文科理科两大类,文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理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报考外语专业才加试外语。1997年试行“3+X”方案,并率先在广东试点,后在全国推广,高考改革“3+”模式延续至今,包括最近沪浙新高考试点,20年没有撼动。

在长期高考的必考科目语数外三个科目中,外语似乎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对中国学生来说,作为一门从小学到高中的必修课,外语(主要是英语)是不少人的梦魇。一个人一生要经历多少考试,基本上就要经历多少外语考试。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会引发巨大的热议,本文也仅作抛砖引玉吧。

三平不是盲目排外主义者,面对未来全球化的格局,人们需要掌握几门外语。但中国人需要的外语,不能仅限于英语。俄语、法语、德语、日语、阿拉伯语等(五六十年代,中国人基本上是全面主推俄语教育的),无论是哪种语言,对中国人而言应该都有一种自由选择,英语作为高考必考科目,无疑压制了人的选择性。

某大型门户网站曾就关于高考外语发起投票:你赞成外语退出高考吗?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投了赞成票。据中青报微信报道,在网上的一份投票中,表示赞成高考取消英语科目的网友比例高达82%。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宇华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就建议高考取消英语科目,把中小学生的英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

外语是我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最长,学习负担最重,学习压力最大,学习效果最差,也是学生学习费用花的最多的学科。

中等以上城市中小学生,每天在学英语科目上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保守估计:把上英语课、早读、自习、写作业、课外辅导的时间加起来,小学生每天至少要花1小时用于学习英语,初中生1.5小时,高中生2小时。以高考为导向的英语学习,大大加重学生负担。他们学习英语,更多是高考指挥棒下一种无奈的选择。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每个学生至少要在英语学习上花费5千多个小时。如果按照每天8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来计算,在一个孩子最美好的10年时光里,竟然有近五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了英语学习上。可是,绝大部分学生在经过了10年以上英语学习之后,依然无法熟练使用英语交流,也无法阅读英文书籍和文献。

大多数人学英语只是为应付高考,离开学校后迅速遗忘,曾经为学英语付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成为一种资源浪费。有人说要取消高考英语,三平以为过于极端,同时过于天真,毕竟有各种利益集团的博弈绞杀。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我觉得取消英语考试这个建议有点仓促,甚至比较鲁莽。

虽然俞敏洪不赞成取消英语考试,但他提出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比重,或者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难度。俞敏洪举例说,北京学生的英语水平较高,山西、四川山区学生的英语水平较低,但是高考却使用同样的英语试题,这就会导致对孩子的不公平竞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是主张英语难度下降,但我不主张取消。

一个国家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正当三平在撰写本文的时候,发现近日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称,伊朗一名资深教育官员表示,伊朗已经禁止小学教授英文。政府和私人小学把英文教学列为正式课程,将违反法律与条规。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称,过早的学习英文为西方文化的入侵开辟了道路。伊朗禁止全国小学教英文,其目的是避免西方文化入侵。

美国不会把中文与英语相其并论,英国不会俄罗斯也不会,阿拉伯世界更不会。难道这些国家都是在极端排外、闭关锁国吗?当然不是。语言是文明的基本载体,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存在的根本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全部打破,就会彻底地沦为别人的精神奴隶和文化殖民地,我们所有的奋斗和努力都将失去意义。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重视外语教学,高考分值比例如此之高。现在,中小学外语教学占用学生过多的学习时间、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而教育与实际生活和工作严重脱节,一直饱受诟病。随着科学技术进步,同步翻译普及,外语对人的终生发展需要作用甚微。可是外语一直占据高考至高地位,至今无法撼动。

一个国家和民族,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一些地方,连幼儿园都有双语教学了,这是可怕的现象。人们认为学好英语比学好中文都重要,造成语文教学水平大幅下滑,不利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递,不利于民族自信,文化自信。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中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的内在要求,是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必然选择。

我国城乡差距一直存在,英语教学差异大于其他任何科目,英语学科特殊地位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差距。在高考实际过程中,由于外语是必考科目,很多的考生仅仅因为外语科目不佳,而与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外语考试以及增加的听力、口语测试,忽略学生的起点差异,公平的考试标准实际包含了事实上的不公平。

上海市为了与高考英语听说测试配套,各区自2015年起就陆续开展英语听说测试标准化考场建设工作,共建成了近百个考点、两三百个考场。每间标准化考场由学生机、教师机和监控摄像头,无线信号屏蔽器、拾音器等组成。上海经济发达,考生人数少,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市的硬件设施水平难以承担外语考试的需要。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内在要求;是增强民族自豪感,彰显四个自信的宏伟体现。在本轮新高考中,应重新审视外语学科的准确定位,切实减轻学生负担,节约学习成本,达到新课程全面而有个性发展基本要求,体现对学生个性发展的充分尊重。

由于功利性的导向,高考科目设置偏颇,容易使学生形成对学科课程主次、轻重的认识,从而对不同学科持有不同学习态度。外语作为必修课程有必要,其重要地位不应高于理化生、政史地等学科。作为高考选考科目是恰当的,与语文并论,20年前也许是对的,今天它已超额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已经到了该退出的时候。

洣崽 发表于  2018-02-12 09:41:32 13字 ( 0/42)

强烈支持!!!!!!!!!

三平: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2018-01-19 08:41英语

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张三平

湖南省特级教师,新浪教育博主,微博头条作者

1980年高考有英语,但本科以上以30%计入总分,本科以下英语不计分。三平高中毕业那年才听了几堂英语课,高考只考了二十几分(100分制)。我很感谢当时计分规则的制定者,我有幸超过了重点线。大学毕业考研,因英语原因没考上,说起英语就非常痛恨,但本文不是发泄个人对英语学科或外语教学情绪的檄文。

高考语、数、外三个必考科目中,外语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引发巨大的反对声。

文革后恢复高考初期,高考分为文科理科两大类,文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理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报考外语专业才加试外语。1997年试行“3+X”方案,并率先在广东试点,后在全国推广,高考改革“3+”模式延续至今,包括最近沪浙新高考试点,20年没有撼动。

在长期高考的必考科目语数外三个科目中,外语似乎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对中国学生来说,作为一门从小学到高中的必修课,外语(主要是英语)是不少人的梦魇。一个人一生要经历多少考试,基本上就要经历多少外语考试。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会引发巨大的热议,本文也仅作抛砖引玉吧。

三平不是盲目排外主义者,面对未来全球化的格局,人们需要掌握几门外语。但中国人需要的外语,不能仅限于英语。俄语、法语、德语、日语、阿拉伯语等(五六十年代,中国人基本上是全面主推俄语教育的),无论是哪种语言,对中国人而言应该都有一种自由选择,英语作为高考必考科目,无疑压制了人的选择性。

某大型门户网站曾就关于高考外语发起投票:你赞成外语退出高考吗?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投了赞成票。据中青报微信报道,在网上的一份投票中,表示赞成高考取消英语科目的网友比例高达82%。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宇华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就建议高考取消英语科目,把中小学生的英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

外语是我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最长,学习负担最重,学习压力最大,学习效果最差,也是学生学习费用花的最多的学科。

中等以上城市中小学生,每天在学英语科目上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保守估计:把上英语课、早读、自习、写作业、课外辅导的时间加起来,小学生每天至少要花1小时用于学习英语,初中生1.5小时,高中生2小时。以高考为导向的英语学习,大大加重学生负担。他们学习英语,更多是高考指挥棒下一种无奈的选择。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每个学生至少要在英语学习上花费5千多个小时。如果按照每天8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来计算,在一个孩子最美好的10年时光里,竟然有近五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了英语学习上。可是,绝大部分学生在经过了10年以上英语学习之后,依然无法熟练使用英语交流,也无法阅读英文书籍和文献。

大多数人学英语只是为应付高考,离开学校后迅速遗忘,曾经为学英语付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成为一种资源浪费。有人说要取消高考英语,三平以为过于极端,同时过于天真,毕竟有各种利益集团的博弈绞杀。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我觉得取消英语考试这个建议有点仓促,甚至比较鲁莽。

虽然俞敏洪不赞成取消英语考试,但他提出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比重,或者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难度。俞敏洪举例说,北京学生的英语水平较高,山西、四川山区学生的英语水平较低,但是高考却使用同样的英语试题,这就会导致对孩子的不公平竞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是主张英语难度下降,但我不主张取消。

一个国家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正当三平在撰写本文的时候,发现近日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称,伊朗一名资深教育官员表示,伊朗已经禁止小学教授英文。政府和私人小学把英文教学列为正式课程,将违反法律与条规。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称,过早的学习英文为西方文化的入侵开辟了道路。伊朗禁止全国小学教英文,其目的是避免西方文化入侵。

美国不会把中文与英语相其并论,英国不会俄罗斯也不会,阿拉伯世界更不会。难道这些国家都是在极端排外、闭关锁国吗?当然不是。语言是文明的基本载体,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存在的根本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全部打破,就会彻底地沦为别人的精神奴隶和文化殖民地,我们所有的奋斗和努力都将失去意义。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重视外语教学,高考分值比例如此之高。现在,中小学外语教学占用学生过多的学习时间、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而教育与实际生活和工作严重脱节,一直饱受诟病。随着科学技术进步,同步翻译普及,外语对人的终生发展需要作用甚微。可是外语一直占据高考至高地位,至今无法撼动。

一个国家和民族,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一些地方,连幼儿园都有双语教学了,这是可怕的现象。人们认为学好英语比学好中文都重要,造成语文教学水平大幅下滑,不利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递,不利于民族自信,文化自信。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中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的内在要求,是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必然选择。

我国城乡差距一直存在,英语教学差异大于其他任何科目,英语学科特殊地位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差距。在高考实际过程中,由于外语是必考科目,很多的考生仅仅因为外语科目不佳,而与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外语考试以及增加的听力、口语测试,忽略学生的起点差异,公平的考试标准实际包含了事实上的不公平。

上海市为了与高考英语听说测试配套,各区自2015年起就陆续开展英语听说测试标准化考场建设工作,共建成了近百个考点、两三百个考场。每间标准化考场由学生机、教师机和监控摄像头,无线信号屏蔽器、拾音器等组成。上海经济发达,考生人数少,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市的硬件设施水平难以承担外语考试的需要。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内在要求;是增强民族自豪感,彰显四个自信的宏伟体现。在本轮新高考中,应重新审视外语学科的准确定位,切实减轻学生负担,节约学习成本,达到新课程全面而有个性发展基本要求,体现对学生个性发展的充分尊重。

由于功利性的导向,高考科目设置偏颇,容易使学生形成对学科课程主次、轻重的认识,从而对不同学科持有不同学习态度。外语作为必修课程有必要,其重要地位不应高于理化生、政史地等学科。作为高考选考科目是恰当的,与语文并论,20年前也许是对的,今天它已超额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已经到了该退出的时候。

中华范 发表于  2018-02-12 11:03:50 90字 ( 0/50)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每个学生至少要在英语学习上花费5千多个小时。如果8个小时/日的学习时间来计算,在一个孩子最美好的10年时光里,竟然有近五分之一的时间

三平: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2018-01-19 08:41英语

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张三平

湖南省特级教师,新浪教育博主,微博头条作者

1980年高考有英语,但本科以上以30%计入总分,本科以下英语不计分。三平高中毕业那年才听了几堂英语课,高考只考了二十几分(100分制)。我很感谢当时计分规则的制定者,我有幸超过了重点线。大学毕业考研,因英语原因没考上,说起英语就非常痛恨,但本文不是发泄个人对英语学科或外语教学情绪的檄文。

高考语、数、外三个必考科目中,外语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引发巨大的反对声。

文革后恢复高考初期,高考分为文科理科两大类,文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理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报考外语专业才加试外语。1997年试行“3+X”方案,并率先在广东试点,后在全国推广,高考改革“3+”模式延续至今,包括最近沪浙新高考试点,20年没有撼动。

在长期高考的必考科目语数外三个科目中,外语似乎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对中国学生来说,作为一门从小学到高中的必修课,外语(主要是英语)是不少人的梦魇。一个人一生要经历多少考试,基本上就要经历多少外语考试。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会引发巨大的热议,本文也仅作抛砖引玉吧。

三平不是盲目排外主义者,面对未来全球化的格局,人们需要掌握几门外语。但中国人需要的外语,不能仅限于英语。俄语、法语、德语、日语、阿拉伯语等(五六十年代,中国人基本上是全面主推俄语教育的),无论是哪种语言,对中国人而言应该都有一种自由选择,英语作为高考必考科目,无疑压制了人的选择性。

某大型门户网站曾就关于高考外语发起投票:你赞成外语退出高考吗?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投了赞成票。据中青报微信报道,在网上的一份投票中,表示赞成高考取消英语科目的网友比例高达82%。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宇华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就建议高考取消英语科目,把中小学生的英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

外语是我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最长,学习负担最重,学习压力最大,学习效果最差,也是学生学习费用花的最多的学科。

中等以上城市中小学生,每天在学英语科目上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保守估计:把上英语课、早读、自习、写作业、课外辅导的时间加起来,小学生每天至少要花1小时用于学习英语,初中生1.5小时,高中生2小时。以高考为导向的英语学习,大大加重学生负担。他们学习英语,更多是高考指挥棒下一种无奈的选择。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每个学生至少要在英语学习上花费5千多个小时。如果按照每天8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来计算,在一个孩子最美好的10年时光里,竟然有近五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了英语学习上。可是,绝大部分学生在经过了10年以上英语学习之后,依然无法熟练使用英语交流,也无法阅读英文书籍和文献。

大多数人学英语只是为应付高考,离开学校后迅速遗忘,曾经为学英语付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成为一种资源浪费。有人说要取消高考英语,三平以为过于极端,同时过于天真,毕竟有各种利益集团的博弈绞杀。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我觉得取消英语考试这个建议有点仓促,甚至比较鲁莽。

虽然俞敏洪不赞成取消英语考试,但他提出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比重,或者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难度。俞敏洪举例说,北京学生的英语水平较高,山西、四川山区学生的英语水平较低,但是高考却使用同样的英语试题,这就会导致对孩子的不公平竞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是主张英语难度下降,但我不主张取消。

一个国家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正当三平在撰写本文的时候,发现近日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称,伊朗一名资深教育官员表示,伊朗已经禁止小学教授英文。政府和私人小学把英文教学列为正式课程,将违反法律与条规。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称,过早的学习英文为西方文化的入侵开辟了道路。伊朗禁止全国小学教英文,其目的是避免西方文化入侵。

美国不会把中文与英语相其并论,英国不会俄罗斯也不会,阿拉伯世界更不会。难道这些国家都是在极端排外、闭关锁国吗?当然不是。语言是文明的基本载体,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存在的根本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全部打破,就会彻底地沦为别人的精神奴隶和文化殖民地,我们所有的奋斗和努力都将失去意义。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重视外语教学,高考分值比例如此之高。现在,中小学外语教学占用学生过多的学习时间、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而教育与实际生活和工作严重脱节,一直饱受诟病。随着科学技术进步,同步翻译普及,外语对人的终生发展需要作用甚微。可是外语一直占据高考至高地位,至今无法撼动。

一个国家和民族,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一些地方,连幼儿园都有双语教学了,这是可怕的现象。人们认为学好英语比学好中文都重要,造成语文教学水平大幅下滑,不利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递,不利于民族自信,文化自信。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中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的内在要求,是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必然选择。

我国城乡差距一直存在,英语教学差异大于其他任何科目,英语学科特殊地位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差距。在高考实际过程中,由于外语是必考科目,很多的考生仅仅因为外语科目不佳,而与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外语考试以及增加的听力、口语测试,忽略学生的起点差异,公平的考试标准实际包含了事实上的不公平。

上海市为了与高考英语听说测试配套,各区自2015年起就陆续开展英语听说测试标准化考场建设工作,共建成了近百个考点、两三百个考场。每间标准化考场由学生机、教师机和监控摄像头,无线信号屏蔽器、拾音器等组成。上海经济发达,考生人数少,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市的硬件设施水平难以承担外语考试的需要。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内在要求;是增强民族自豪感,彰显四个自信的宏伟体现。在本轮新高考中,应重新审视外语学科的准确定位,切实减轻学生负担,节约学习成本,达到新课程全面而有个性发展基本要求,体现对学生个性发展的充分尊重。

由于功利性的导向,高考科目设置偏颇,容易使学生形成对学科课程主次、轻重的认识,从而对不同学科持有不同学习态度。外语作为必修课程有必要,其重要地位不应高于理化生、政史地等学科。作为高考选考科目是恰当的,与语文并论,20年前也许是对的,今天它已超额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已经到了该退出的时候。

中华范 发表于  2018-02-12 11:04:22 44字 ( 0/115)

花费如此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的应试英语,依然无法熟练使用英语交流,也无法阅读英文书籍和文献。

三平: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2018-01-19 08:41英语

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张三平

湖南省特级教师,新浪教育博主,微博头条作者

1980年高考有英语,但本科以上以30%计入总分,本科以下英语不计分。三平高中毕业那年才听了几堂英语课,高考只考了二十几分(100分制)。我很感谢当时计分规则的制定者,我有幸超过了重点线。大学毕业考研,因英语原因没考上,说起英语就非常痛恨,但本文不是发泄个人对英语学科或外语教学情绪的檄文。

高考语、数、外三个必考科目中,外语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引发巨大的反对声。

文革后恢复高考初期,高考分为文科理科两大类,文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理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报考外语专业才加试外语。1997年试行“3+X”方案,并率先在广东试点,后在全国推广,高考改革“3+”模式延续至今,包括最近沪浙新高考试点,20年没有撼动。

在长期高考的必考科目语数外三个科目中,外语似乎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对中国学生来说,作为一门从小学到高中的必修课,外语(主要是英语)是不少人的梦魇。一个人一生要经历多少考试,基本上就要经历多少外语考试。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会引发巨大的热议,本文也仅作抛砖引玉吧。

三平不是盲目排外主义者,面对未来全球化的格局,人们需要掌握几门外语。但中国人需要的外语,不能仅限于英语。俄语、法语、德语、日语、阿拉伯语等(五六十年代,中国人基本上是全面主推俄语教育的),无论是哪种语言,对中国人而言应该都有一种自由选择,英语作为高考必考科目,无疑压制了人的选择性。

某大型门户网站曾就关于高考外语发起投票:你赞成外语退出高考吗?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投了赞成票。据中青报微信报道,在网上的一份投票中,表示赞成高考取消英语科目的网友比例高达82%。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宇华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就建议高考取消英语科目,把中小学生的英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

外语是我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最长,学习负担最重,学习压力最大,学习效果最差,也是学生学习费用花的最多的学科。

中等以上城市中小学生,每天在学英语科目上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保守估计:把上英语课、早读、自习、写作业、课外辅导的时间加起来,小学生每天至少要花1小时用于学习英语,初中生1.5小时,高中生2小时。以高考为导向的英语学习,大大加重学生负担。他们学习英语,更多是高考指挥棒下一种无奈的选择。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每个学生至少要在英语学习上花费5千多个小时。如果按照每天8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来计算,在一个孩子最美好的10年时光里,竟然有近五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了英语学习上。可是,绝大部分学生在经过了10年以上英语学习之后,依然无法熟练使用英语交流,也无法阅读英文书籍和文献。

大多数人学英语只是为应付高考,离开学校后迅速遗忘,曾经为学英语付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成为一种资源浪费。有人说要取消高考英语,三平以为过于极端,同时过于天真,毕竟有各种利益集团的博弈绞杀。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我觉得取消英语考试这个建议有点仓促,甚至比较鲁莽。

虽然俞敏洪不赞成取消英语考试,但他提出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比重,或者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难度。俞敏洪举例说,北京学生的英语水平较高,山西、四川山区学生的英语水平较低,但是高考却使用同样的英语试题,这就会导致对孩子的不公平竞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是主张英语难度下降,但我不主张取消。

一个国家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正当三平在撰写本文的时候,发现近日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称,伊朗一名资深教育官员表示,伊朗已经禁止小学教授英文。政府和私人小学把英文教学列为正式课程,将违反法律与条规。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称,过早的学习英文为西方文化的入侵开辟了道路。伊朗禁止全国小学教英文,其目的是避免西方文化入侵。

美国不会把中文与英语相其并论,英国不会俄罗斯也不会,阿拉伯世界更不会。难道这些国家都是在极端排外、闭关锁国吗?当然不是。语言是文明的基本载体,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存在的根本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全部打破,就会彻底地沦为别人的精神奴隶和文化殖民地,我们所有的奋斗和努力都将失去意义。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重视外语教学,高考分值比例如此之高。现在,中小学外语教学占用学生过多的学习时间、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而教育与实际生活和工作严重脱节,一直饱受诟病。随着科学技术进步,同步翻译普及,外语对人的终生发展需要作用甚微。可是外语一直占据高考至高地位,至今无法撼动。

一个国家和民族,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一些地方,连幼儿园都有双语教学了,这是可怕的现象。人们认为学好英语比学好中文都重要,造成语文教学水平大幅下滑,不利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递,不利于民族自信,文化自信。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中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的内在要求,是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必然选择。

我国城乡差距一直存在,英语教学差异大于其他任何科目,英语学科特殊地位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差距。在高考实际过程中,由于外语是必考科目,很多的考生仅仅因为外语科目不佳,而与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外语考试以及增加的听力、口语测试,忽略学生的起点差异,公平的考试标准实际包含了事实上的不公平。

上海市为了与高考英语听说测试配套,各区自2015年起就陆续开展英语听说测试标准化考场建设工作,共建成了近百个考点、两三百个考场。每间标准化考场由学生机、教师机和监控摄像头,无线信号屏蔽器、拾音器等组成。上海经济发达,考生人数少,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市的硬件设施水平难以承担外语考试的需要。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内在要求;是增强民族自豪感,彰显四个自信的宏伟体现。在本轮新高考中,应重新审视外语学科的准确定位,切实减轻学生负担,节约学习成本,达到新课程全面而有个性发展基本要求,体现对学生个性发展的充分尊重。

由于功利性的导向,高考科目设置偏颇,容易使学生形成对学科课程主次、轻重的认识,从而对不同学科持有不同学习态度。外语作为必修课程有必要,其重要地位不应高于理化生、政史地等学科。作为高考选考科目是恰当的,与语文并论,20年前也许是对的,今天它已超额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已经到了该退出的时候。

中华范 发表于  2018-02-12 11:07:37 42字 ( 0/95)

据中青报微信报道,在网上的一份投票中,表示赞成高考取消英语科目的网友比例高达82%。

三平: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2018-01-19 08:41英语

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张三平

湖南省特级教师,新浪教育博主,微博头条作者

1980年高考有英语,但本科以上以30%计入总分,本科以下英语不计分。三平高中毕业那年才听了几堂英语课,高考只考了二十几分(100分制)。我很感谢当时计分规则的制定者,我有幸超过了重点线。大学毕业考研,因英语原因没考上,说起英语就非常痛恨,但本文不是发泄个人对英语学科或外语教学情绪的檄文。

高考语、数、外三个必考科目中,外语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引发巨大的反对声。

文革后恢复高考初期,高考分为文科理科两大类,文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理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报考外语专业才加试外语。1997年试行“3+X”方案,并率先在广东试点,后在全国推广,高考改革“3+”模式延续至今,包括最近沪浙新高考试点,20年没有撼动。

在长期高考的必考科目语数外三个科目中,外语似乎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对中国学生来说,作为一门从小学到高中的必修课,外语(主要是英语)是不少人的梦魇。一个人一生要经历多少考试,基本上就要经历多少外语考试。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会引发巨大的热议,本文也仅作抛砖引玉吧。

三平不是盲目排外主义者,面对未来全球化的格局,人们需要掌握几门外语。但中国人需要的外语,不能仅限于英语。俄语、法语、德语、日语、阿拉伯语等(五六十年代,中国人基本上是全面主推俄语教育的),无论是哪种语言,对中国人而言应该都有一种自由选择,英语作为高考必考科目,无疑压制了人的选择性。

某大型门户网站曾就关于高考外语发起投票:你赞成外语退出高考吗?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投了赞成票。据中青报微信报道,在网上的一份投票中,表示赞成高考取消英语科目的网友比例高达82%。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宇华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就建议高考取消英语科目,把中小学生的英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

外语是我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最长,学习负担最重,学习压力最大,学习效果最差,也是学生学习费用花的最多的学科。

中等以上城市中小学生,每天在学英语科目上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保守估计:把上英语课、早读、自习、写作业、课外辅导的时间加起来,小学生每天至少要花1小时用于学习英语,初中生1.5小时,高中生2小时。以高考为导向的英语学习,大大加重学生负担。他们学习英语,更多是高考指挥棒下一种无奈的选择。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每个学生至少要在英语学习上花费5千多个小时。如果按照每天8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来计算,在一个孩子最美好的10年时光里,竟然有近五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了英语学习上。可是,绝大部分学生在经过了10年以上英语学习之后,依然无法熟练使用英语交流,也无法阅读英文书籍和文献。

大多数人学英语只是为应付高考,离开学校后迅速遗忘,曾经为学英语付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成为一种资源浪费。有人说要取消高考英语,三平以为过于极端,同时过于天真,毕竟有各种利益集团的博弈绞杀。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我觉得取消英语考试这个建议有点仓促,甚至比较鲁莽。

虽然俞敏洪不赞成取消英语考试,但他提出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比重,或者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难度。俞敏洪举例说,北京学生的英语水平较高,山西、四川山区学生的英语水平较低,但是高考却使用同样的英语试题,这就会导致对孩子的不公平竞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是主张英语难度下降,但我不主张取消。

一个国家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正当三平在撰写本文的时候,发现近日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称,伊朗一名资深教育官员表示,伊朗已经禁止小学教授英文。政府和私人小学把英文教学列为正式课程,将违反法律与条规。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称,过早的学习英文为西方文化的入侵开辟了道路。伊朗禁止全国小学教英文,其目的是避免西方文化入侵。

美国不会把中文与英语相其并论,英国不会俄罗斯也不会,阿拉伯世界更不会。难道这些国家都是在极端排外、闭关锁国吗?当然不是。语言是文明的基本载体,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存在的根本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全部打破,就会彻底地沦为别人的精神奴隶和文化殖民地,我们所有的奋斗和努力都将失去意义。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重视外语教学,高考分值比例如此之高。现在,中小学外语教学占用学生过多的学习时间、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而教育与实际生活和工作严重脱节,一直饱受诟病。随着科学技术进步,同步翻译普及,外语对人的终生发展需要作用甚微。可是外语一直占据高考至高地位,至今无法撼动。

一个国家和民族,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一些地方,连幼儿园都有双语教学了,这是可怕的现象。人们认为学好英语比学好中文都重要,造成语文教学水平大幅下滑,不利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递,不利于民族自信,文化自信。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中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的内在要求,是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必然选择。

我国城乡差距一直存在,英语教学差异大于其他任何科目,英语学科特殊地位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差距。在高考实际过程中,由于外语是必考科目,很多的考生仅仅因为外语科目不佳,而与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外语考试以及增加的听力、口语测试,忽略学生的起点差异,公平的考试标准实际包含了事实上的不公平。

上海市为了与高考英语听说测试配套,各区自2015年起就陆续开展英语听说测试标准化考场建设工作,共建成了近百个考点、两三百个考场。每间标准化考场由学生机、教师机和监控摄像头,无线信号屏蔽器、拾音器等组成。上海经济发达,考生人数少,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市的硬件设施水平难以承担外语考试的需要。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内在要求;是增强民族自豪感,彰显四个自信的宏伟体现。在本轮新高考中,应重新审视外语学科的准确定位,切实减轻学生负担,节约学习成本,达到新课程全面而有个性发展基本要求,体现对学生个性发展的充分尊重。

由于功利性的导向,高考科目设置偏颇,容易使学生形成对学科课程主次、轻重的认识,从而对不同学科持有不同学习态度。外语作为必修课程有必要,其重要地位不应高于理化生、政史地等学科。作为高考选考科目是恰当的,与语文并论,20年前也许是对的,今天它已超额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已经到了该退出的时候。

中华范 发表于  2018-02-12 11:08:02 54字 ( 0/43)

一个国家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三平: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2018-01-19 08:41英语

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张三平

湖南省特级教师,新浪教育博主,微博头条作者

1980年高考有英语,但本科以上以30%计入总分,本科以下英语不计分。三平高中毕业那年才听了几堂英语课,高考只考了二十几分(100分制)。我很感谢当时计分规则的制定者,我有幸超过了重点线。大学毕业考研,因英语原因没考上,说起英语就非常痛恨,但本文不是发泄个人对英语学科或外语教学情绪的檄文。

高考语、数、外三个必考科目中,外语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引发巨大的反对声。

文革后恢复高考初期,高考分为文科理科两大类,文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理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报考外语专业才加试外语。1997年试行“3+X”方案,并率先在广东试点,后在全国推广,高考改革“3+”模式延续至今,包括最近沪浙新高考试点,20年没有撼动。

在长期高考的必考科目语数外三个科目中,外语似乎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对中国学生来说,作为一门从小学到高中的必修课,外语(主要是英语)是不少人的梦魇。一个人一生要经历多少考试,基本上就要经历多少外语考试。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会引发巨大的热议,本文也仅作抛砖引玉吧。

三平不是盲目排外主义者,面对未来全球化的格局,人们需要掌握几门外语。但中国人需要的外语,不能仅限于英语。俄语、法语、德语、日语、阿拉伯语等(五六十年代,中国人基本上是全面主推俄语教育的),无论是哪种语言,对中国人而言应该都有一种自由选择,英语作为高考必考科目,无疑压制了人的选择性。

某大型门户网站曾就关于高考外语发起投票:你赞成外语退出高考吗?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投了赞成票。据中青报微信报道,在网上的一份投票中,表示赞成高考取消英语科目的网友比例高达82%。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宇华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就建议高考取消英语科目,把中小学生的英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

外语是我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最长,学习负担最重,学习压力最大,学习效果最差,也是学生学习费用花的最多的学科。

中等以上城市中小学生,每天在学英语科目上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保守估计:把上英语课、早读、自习、写作业、课外辅导的时间加起来,小学生每天至少要花1小时用于学习英语,初中生1.5小时,高中生2小时。以高考为导向的英语学习,大大加重学生负担。他们学习英语,更多是高考指挥棒下一种无奈的选择。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每个学生至少要在英语学习上花费5千多个小时。如果按照每天8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来计算,在一个孩子最美好的10年时光里,竟然有近五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了英语学习上。可是,绝大部分学生在经过了10年以上英语学习之后,依然无法熟练使用英语交流,也无法阅读英文书籍和文献。

大多数人学英语只是为应付高考,离开学校后迅速遗忘,曾经为学英语付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成为一种资源浪费。有人说要取消高考英语,三平以为过于极端,同时过于天真,毕竟有各种利益集团的博弈绞杀。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我觉得取消英语考试这个建议有点仓促,甚至比较鲁莽。

虽然俞敏洪不赞成取消英语考试,但他提出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比重,或者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难度。俞敏洪举例说,北京学生的英语水平较高,山西、四川山区学生的英语水平较低,但是高考却使用同样的英语试题,这就会导致对孩子的不公平竞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是主张英语难度下降,但我不主张取消。

一个国家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正当三平在撰写本文的时候,发现近日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称,伊朗一名资深教育官员表示,伊朗已经禁止小学教授英文。政府和私人小学把英文教学列为正式课程,将违反法律与条规。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称,过早的学习英文为西方文化的入侵开辟了道路。伊朗禁止全国小学教英文,其目的是避免西方文化入侵。

美国不会把中文与英语相其并论,英国不会俄罗斯也不会,阿拉伯世界更不会。难道这些国家都是在极端排外、闭关锁国吗?当然不是。语言是文明的基本载体,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存在的根本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全部打破,就会彻底地沦为别人的精神奴隶和文化殖民地,我们所有的奋斗和努力都将失去意义。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重视外语教学,高考分值比例如此之高。现在,中小学外语教学占用学生过多的学习时间、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而教育与实际生活和工作严重脱节,一直饱受诟病。随着科学技术进步,同步翻译普及,外语对人的终生发展需要作用甚微。可是外语一直占据高考至高地位,至今无法撼动。

一个国家和民族,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一些地方,连幼儿园都有双语教学了,这是可怕的现象。人们认为学好英语比学好中文都重要,造成语文教学水平大幅下滑,不利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递,不利于民族自信,文化自信。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中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的内在要求,是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必然选择。

我国城乡差距一直存在,英语教学差异大于其他任何科目,英语学科特殊地位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差距。在高考实际过程中,由于外语是必考科目,很多的考生仅仅因为外语科目不佳,而与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外语考试以及增加的听力、口语测试,忽略学生的起点差异,公平的考试标准实际包含了事实上的不公平。

上海市为了与高考英语听说测试配套,各区自2015年起就陆续开展英语听说测试标准化考场建设工作,共建成了近百个考点、两三百个考场。每间标准化考场由学生机、教师机和监控摄像头,无线信号屏蔽器、拾音器等组成。上海经济发达,考生人数少,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市的硬件设施水平难以承担外语考试的需要。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内在要求;是增强民族自豪感,彰显四个自信的宏伟体现。在本轮新高考中,应重新审视外语学科的准确定位,切实减轻学生负担,节约学习成本,达到新课程全面而有个性发展基本要求,体现对学生个性发展的充分尊重。

由于功利性的导向,高考科目设置偏颇,容易使学生形成对学科课程主次、轻重的认识,从而对不同学科持有不同学习态度。外语作为必修课程有必要,其重要地位不应高于理化生、政史地等学科。作为高考选考科目是恰当的,与语文并论,20年前也许是对的,今天它已超额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已经到了该退出的时候。

中华范 发表于  2018-02-12 11:10:25 51字 ( 0/38)

大多数人学英语只是为应付高考,离开学校后迅速遗忘,曾经为学英语付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成为一种资源浪费。

三平: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2018-01-19 08:41英语

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张三平

湖南省特级教师,新浪教育博主,微博头条作者

1980年高考有英语,但本科以上以30%计入总分,本科以下英语不计分。三平高中毕业那年才听了几堂英语课,高考只考了二十几分(100分制)。我很感谢当时计分规则的制定者,我有幸超过了重点线。大学毕业考研,因英语原因没考上,说起英语就非常痛恨,但本文不是发泄个人对英语学科或外语教学情绪的檄文。

高考语、数、外三个必考科目中,外语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引发巨大的反对声。

文革后恢复高考初期,高考分为文科理科两大类,文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理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报考外语专业才加试外语。1997年试行“3+X”方案,并率先在广东试点,后在全国推广,高考改革“3+”模式延续至今,包括最近沪浙新高考试点,20年没有撼动。

在长期高考的必考科目语数外三个科目中,外语似乎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对中国学生来说,作为一门从小学到高中的必修课,外语(主要是英语)是不少人的梦魇。一个人一生要经历多少考试,基本上就要经历多少外语考试。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会引发巨大的热议,本文也仅作抛砖引玉吧。

三平不是盲目排外主义者,面对未来全球化的格局,人们需要掌握几门外语。但中国人需要的外语,不能仅限于英语。俄语、法语、德语、日语、阿拉伯语等(五六十年代,中国人基本上是全面主推俄语教育的),无论是哪种语言,对中国人而言应该都有一种自由选择,英语作为高考必考科目,无疑压制了人的选择性。

某大型门户网站曾就关于高考外语发起投票:你赞成外语退出高考吗?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投了赞成票。据中青报微信报道,在网上的一份投票中,表示赞成高考取消英语科目的网友比例高达82%。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宇华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就建议高考取消英语科目,把中小学生的英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

外语是我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最长,学习负担最重,学习压力最大,学习效果最差,也是学生学习费用花的最多的学科。

中等以上城市中小学生,每天在学英语科目上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保守估计:把上英语课、早读、自习、写作业、课外辅导的时间加起来,小学生每天至少要花1小时用于学习英语,初中生1.5小时,高中生2小时。以高考为导向的英语学习,大大加重学生负担。他们学习英语,更多是高考指挥棒下一种无奈的选择。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每个学生至少要在英语学习上花费5千多个小时。如果按照每天8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来计算,在一个孩子最美好的10年时光里,竟然有近五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了英语学习上。可是,绝大部分学生在经过了10年以上英语学习之后,依然无法熟练使用英语交流,也无法阅读英文书籍和文献。

大多数人学英语只是为应付高考,离开学校后迅速遗忘,曾经为学英语付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成为一种资源浪费。有人说要取消高考英语,三平以为过于极端,同时过于天真,毕竟有各种利益集团的博弈绞杀。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我觉得取消英语考试这个建议有点仓促,甚至比较鲁莽。

虽然俞敏洪不赞成取消英语考试,但他提出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比重,或者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难度。俞敏洪举例说,北京学生的英语水平较高,山西、四川山区学生的英语水平较低,但是高考却使用同样的英语试题,这就会导致对孩子的不公平竞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是主张英语难度下降,但我不主张取消。

一个国家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正当三平在撰写本文的时候,发现近日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称,伊朗一名资深教育官员表示,伊朗已经禁止小学教授英文。政府和私人小学把英文教学列为正式课程,将违反法律与条规。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称,过早的学习英文为西方文化的入侵开辟了道路。伊朗禁止全国小学教英文,其目的是避免西方文化入侵。

美国不会把中文与英语相其并论,英国不会俄罗斯也不会,阿拉伯世界更不会。难道这些国家都是在极端排外、闭关锁国吗?当然不是。语言是文明的基本载体,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存在的根本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全部打破,就会彻底地沦为别人的精神奴隶和文化殖民地,我们所有的奋斗和努力都将失去意义。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重视外语教学,高考分值比例如此之高。现在,中小学外语教学占用学生过多的学习时间、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而教育与实际生活和工作严重脱节,一直饱受诟病。随着科学技术进步,同步翻译普及,外语对人的终生发展需要作用甚微。可是外语一直占据高考至高地位,至今无法撼动。

一个国家和民族,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一些地方,连幼儿园都有双语教学了,这是可怕的现象。人们认为学好英语比学好中文都重要,造成语文教学水平大幅下滑,不利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递,不利于民族自信,文化自信。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中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的内在要求,是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必然选择。

我国城乡差距一直存在,英语教学差异大于其他任何科目,英语学科特殊地位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差距。在高考实际过程中,由于外语是必考科目,很多的考生仅仅因为外语科目不佳,而与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外语考试以及增加的听力、口语测试,忽略学生的起点差异,公平的考试标准实际包含了事实上的不公平。

上海市为了与高考英语听说测试配套,各区自2015年起就陆续开展英语听说测试标准化考场建设工作,共建成了近百个考点、两三百个考场。每间标准化考场由学生机、教师机和监控摄像头,无线信号屏蔽器、拾音器等组成。上海经济发达,考生人数少,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市的硬件设施水平难以承担外语考试的需要。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内在要求;是增强民族自豪感,彰显四个自信的宏伟体现。在本轮新高考中,应重新审视外语学科的准确定位,切实减轻学生负担,节约学习成本,达到新课程全面而有个性发展基本要求,体现对学生个性发展的充分尊重。

由于功利性的导向,高考科目设置偏颇,容易使学生形成对学科课程主次、轻重的认识,从而对不同学科持有不同学习态度。外语作为必修课程有必要,其重要地位不应高于理化生、政史地等学科。作为高考选考科目是恰当的,与语文并论,20年前也许是对的,今天它已超额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已经到了该退出的时候。

中华范 发表于  2018-02-12 18:19:20 0字 ( 0/89)

日本人英语不怎好,但现代化搞得很好,津巴布韦全民英语但也创造了世界经济奇迹通贷膨胀第一,曾被完全殖民地的印度13亿人每天讲英语也才1亿左右。

日本人英语不怎好,但现代化搞得很好,津巴布韦全民英语但也创造了世界经济奇迹通贷膨胀第一,曾被完全殖民地的印度13亿人每天讲英语也才1亿左右。

三平: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2018-01-19 08:41英语

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张三平

湖南省特级教师,新浪教育博主,微博头条作者

1980年高考有英语,但本科以上以30%计入总分,本科以下英语不计分。三平高中毕业那年才听了几堂英语课,高考只考了二十几分(100分制)。我很感谢当时计分规则的制定者,我有幸超过了重点线。大学毕业考研,因英语原因没考上,说起英语就非常痛恨,但本文不是发泄个人对英语学科或外语教学情绪的檄文。

高考语、数、外三个必考科目中,外语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引发巨大的反对声。

文革后恢复高考初期,高考分为文科理科两大类,文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理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报考外语专业才加试外语。1997年试行“3+X”方案,并率先在广东试点,后在全国推广,高考改革“3+”模式延续至今,包括最近沪浙新高考试点,20年没有撼动。

在长期高考的必考科目语数外三个科目中,外语似乎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对中国学生来说,作为一门从小学到高中的必修课,外语(主要是英语)是不少人的梦魇。一个人一生要经历多少考试,基本上就要经历多少外语考试。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会引发巨大的热议,本文也仅作抛砖引玉吧。

三平不是盲目排外主义者,面对未来全球化的格局,人们需要掌握几门外语。但中国人需要的外语,不能仅限于英语。俄语、法语、德语、日语、阿拉伯语等(五六十年代,中国人基本上是全面主推俄语教育的),无论是哪种语言,对中国人而言应该都有一种自由选择,英语作为高考必考科目,无疑压制了人的选择性。

某大型门户网站曾就关于高考外语发起投票:你赞成外语退出高考吗?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投了赞成票。据中青报微信报道,在网上的一份投票中,表示赞成高考取消英语科目的网友比例高达82%。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宇华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就建议高考取消英语科目,把中小学生的英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

外语是我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最长,学习负担最重,学习压力最大,学习效果最差,也是学生学习费用花的最多的学科。

中等以上城市中小学生,每天在学英语科目上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保守估计:把上英语课、早读、自习、写作业、课外辅导的时间加起来,小学生每天至少要花1小时用于学习英语,初中生1.5小时,高中生2小时。以高考为导向的英语学习,大大加重学生负担。他们学习英语,更多是高考指挥棒下一种无奈的选择。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每个学生至少要在英语学习上花费5千多个小时。如果按照每天8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来计算,在一个孩子最美好的10年时光里,竟然有近五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了英语学习上。可是,绝大部分学生在经过了10年以上英语学习之后,依然无法熟练使用英语交流,也无法阅读英文书籍和文献。

大多数人学英语只是为应付高考,离开学校后迅速遗忘,曾经为学英语付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成为一种资源浪费。有人说要取消高考英语,三平以为过于极端,同时过于天真,毕竟有各种利益集团的博弈绞杀。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我觉得取消英语考试这个建议有点仓促,甚至比较鲁莽。

虽然俞敏洪不赞成取消英语考试,但他提出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比重,或者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难度。俞敏洪举例说,北京学生的英语水平较高,山西、四川山区学生的英语水平较低,但是高考却使用同样的英语试题,这就会导致对孩子的不公平竞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是主张英语难度下降,但我不主张取消。

一个国家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正当三平在撰写本文的时候,发现近日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称,伊朗一名资深教育官员表示,伊朗已经禁止小学教授英文。政府和私人小学把英文教学列为正式课程,将违反法律与条规。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称,过早的学习英文为西方文化的入侵开辟了道路。伊朗禁止全国小学教英文,其目的是避免西方文化入侵。

美国不会把中文与英语相其并论,英国不会俄罗斯也不会,阿拉伯世界更不会。难道这些国家都是在极端排外、闭关锁国吗?当然不是。语言是文明的基本载体,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存在的根本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全部打破,就会彻底地沦为别人的精神奴隶和文化殖民地,我们所有的奋斗和努力都将失去意义。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重视外语教学,高考分值比例如此之高。现在,中小学外语教学占用学生过多的学习时间、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而教育与实际生活和工作严重脱节,一直饱受诟病。随着科学技术进步,同步翻译普及,外语对人的终生发展需要作用甚微。可是外语一直占据高考至高地位,至今无法撼动。

一个国家和民族,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一些地方,连幼儿园都有双语教学了,这是可怕的现象。人们认为学好英语比学好中文都重要,造成语文教学水平大幅下滑,不利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递,不利于民族自信,文化自信。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中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的内在要求,是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必然选择。

我国城乡差距一直存在,英语教学差异大于其他任何科目,英语学科特殊地位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差距。在高考实际过程中,由于外语是必考科目,很多的考生仅仅因为外语科目不佳,而与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外语考试以及增加的听力、口语测试,忽略学生的起点差异,公平的考试标准实际包含了事实上的不公平。

上海市为了与高考英语听说测试配套,各区自2015年起就陆续开展英语听说测试标准化考场建设工作,共建成了近百个考点、两三百个考场。每间标准化考场由学生机、教师机和监控摄像头,无线信号屏蔽器、拾音器等组成。上海经济发达,考生人数少,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市的硬件设施水平难以承担外语考试的需要。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内在要求;是增强民族自豪感,彰显四个自信的宏伟体现。在本轮新高考中,应重新审视外语学科的准确定位,切实减轻学生负担,节约学习成本,达到新课程全面而有个性发展基本要求,体现对学生个性发展的充分尊重。

由于功利性的导向,高考科目设置偏颇,容易使学生形成对学科课程主次、轻重的认识,从而对不同学科持有不同学习态度。外语作为必修课程有必要,其重要地位不应高于理化生、政史地等学科。作为高考选考科目是恰当的,与语文并论,20年前也许是对的,今天它已超额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已经到了该退出的时候。

反斗明月刀 发表于  2018-02-13 16:06:11 6字 ( 0/141)

好贴必须顶!

三平: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2018-01-19 08:41英语

我为什么主张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

|张三平

湖南省特级教师,新浪教育博主,微博头条作者

1980年高考有英语,但本科以上以30%计入总分,本科以下英语不计分。三平高中毕业那年才听了几堂英语课,高考只考了二十几分(100分制)。我很感谢当时计分规则的制定者,我有幸超过了重点线。大学毕业考研,因英语原因没考上,说起英语就非常痛恨,但本文不是发泄个人对英语学科或外语教学情绪的檄文。

高考语、数、外三个必考科目中,外语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引发巨大的反对声。

文革后恢复高考初期,高考分为文科理科两大类,文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理科五个科目为: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报考外语专业才加试外语。1997年试行“3+X”方案,并率先在广东试点,后在全国推广,高考改革“3+”模式延续至今,包括最近沪浙新高考试点,20年没有撼动。

在长期高考的必考科目语数外三个科目中,外语似乎成了最具争议性的科目。对中国学生来说,作为一门从小学到高中的必修课,外语(主要是英语)是不少人的梦魇。一个人一生要经历多少考试,基本上就要经历多少外语考试。把外语从必考科目中移出,这个话题必将会引发巨大的热议,本文也仅作抛砖引玉吧。

三平不是盲目排外主义者,面对未来全球化的格局,人们需要掌握几门外语。但中国人需要的外语,不能仅限于英语。俄语、法语、德语、日语、阿拉伯语等(五六十年代,中国人基本上是全面主推俄语教育的),无论是哪种语言,对中国人而言应该都有一种自由选择,英语作为高考必考科目,无疑压制了人的选择性。

某大型门户网站曾就关于高考外语发起投票:你赞成外语退出高考吗?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投了赞成票。据中青报微信报道,在网上的一份投票中,表示赞成高考取消英语科目的网友比例高达82%。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宇华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就建议高考取消英语科目,把中小学生的英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

外语是我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最长,学习负担最重,学习压力最大,学习效果最差,也是学生学习费用花的最多的学科。

中等以上城市中小学生,每天在学英语科目上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保守估计:把上英语课、早读、自习、写作业、课外辅导的时间加起来,小学生每天至少要花1小时用于学习英语,初中生1.5小时,高中生2小时。以高考为导向的英语学习,大大加重学生负担。他们学习英语,更多是高考指挥棒下一种无奈的选择。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每个学生至少要在英语学习上花费5千多个小时。如果按照每天8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来计算,在一个孩子最美好的10年时光里,竟然有近五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了英语学习上。可是,绝大部分学生在经过了10年以上英语学习之后,依然无法熟练使用英语交流,也无法阅读英文书籍和文献。

大多数人学英语只是为应付高考,离开学校后迅速遗忘,曾经为学英语付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成为一种资源浪费。有人说要取消高考英语,三平以为过于极端,同时过于天真,毕竟有各种利益集团的博弈绞杀。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我觉得取消英语考试这个建议有点仓促,甚至比较鲁莽。

虽然俞敏洪不赞成取消英语考试,但他提出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比重,或者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难度。俞敏洪举例说,北京学生的英语水平较高,山西、四川山区学生的英语水平较低,但是高考却使用同样的英语试题,这就会导致对孩子的不公平竞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是主张英语难度下降,但我不主张取消。

一个国家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正当三平在撰写本文的时候,发现近日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称,伊朗一名资深教育官员表示,伊朗已经禁止小学教授英文。政府和私人小学把英文教学列为正式课程,将违反法律与条规。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称,过早的学习英文为西方文化的入侵开辟了道路。伊朗禁止全国小学教英文,其目的是避免西方文化入侵。

美国不会把中文与英语相其并论,英国不会俄罗斯也不会,阿拉伯世界更不会。难道这些国家都是在极端排外、闭关锁国吗?当然不是。语言是文明的基本载体,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存在的根本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全部打破,就会彻底地沦为别人的精神奴隶和文化殖民地,我们所有的奋斗和努力都将失去意义。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重视外语教学,高考分值比例如此之高。现在,中小学外语教学占用学生过多的学习时间、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而教育与实际生活和工作严重脱节,一直饱受诟病。随着科学技术进步,同步翻译普及,外语对人的终生发展需要作用甚微。可是外语一直占据高考至高地位,至今无法撼动。

一个国家和民族,把一门外国语言当成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基础学科,享受和自己语言文化同等地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一些地方,连幼儿园都有双语教学了,这是可怕的现象。人们认为学好英语比学好中文都重要,造成语文教学水平大幅下滑,不利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递,不利于民族自信,文化自信。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中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的内在要求,是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必然选择。

我国城乡差距一直存在,英语教学差异大于其他任何科目,英语学科特殊地位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差距。在高考实际过程中,由于外语是必考科目,很多的考生仅仅因为外语科目不佳,而与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外语考试以及增加的听力、口语测试,忽略学生的起点差异,公平的考试标准实际包含了事实上的不公平。

上海市为了与高考英语听说测试配套,各区自2015年起就陆续开展英语听说测试标准化考场建设工作,共建成了近百个考点、两三百个考场。每间标准化考场由学生机、教师机和监控摄像头,无线信号屏蔽器、拾音器等组成。上海经济发达,考生人数少,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市的硬件设施水平难以承担外语考试的需要。

把外语从高考必考科目移出,是促进高考科学与公平、理顺中小学教育与人的终生发展关系的内在要求;是增强民族自豪感,彰显四个自信的宏伟体现。在本轮新高考中,应重新审视外语学科的准确定位,切实减轻学生负担,节约学习成本,达到新课程全面而有个性发展基本要求,体现对学生个性发展的充分尊重。

由于功利性的导向,高考科目设置偏颇,容易使学生形成对学科课程主次、轻重的认识,从而对不同学科持有不同学习态度。外语作为必修课程有必要,其重要地位不应高于理化生、政史地等学科。作为高考选考科目是恰当的,与语文并论,20年前也许是对的,今天它已超额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已经到了该退出的时候。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