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满嘴荒唐言爱听不听 发表于  2018-02-09 13:25:49 38字 ( 0/60)

“资本家协会舆论总监”,最近主要任务:1、鼓吹私有制是天堂。2、不承认剥削。


马云在说明支付宝在美国遭冷遇的视频中提到互联网金融的敏感性。说对此中国关注,美国也关注。这主要说的是网络金融特别是移动支付业的安全性。数字经济还在初级阶段,缺陷本来就很多。移动支付虽然快捷方便,却是一把双刃剑:活跃社会经济,滋生安全漏洞。网络作为虚拟的数字大平台,其发展传播速度之快,其产品流通和使用门槛之低,较实体环境具有更加难以监管的特征。最有说服力的实例是黑客行为、木马技术,以及虚拟状态的搜索、复制、置换、隐秘、伪装、解密、违约、入侵、侵权和欺骗、诈骗等等,几乎可以让人防不胜防。与个人信息财产密切相关的互联网金融,特别是近年井喷式发展的移动互联网金融(主要工具是手机)已经红红火火,但究竟什么是互联网金融却还没有一个有清晰共识的定义,也没有一整套科学完整的分类,更没有一个能够驾驭大数据的权威管理机构和平台。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个人和集体信息、财产安全的严峻局面。更现实的是,当商业银行和支付平台结伴时如果只讲“合作共赢”,用户很可能丧失自卫的权利和能力。美国挡住马云,当然主要是出于贸易保护主义。但我们这个新兴产业先天不足也是事实,被人家怀疑一下也好,有利于改进和发展。


支付宝、微信支付属于第三方支付,比网上银行、网购多了一个环节,实际上是个虚拟银行、虚拟支付与虚拟商业合三而一的结构体制,你从蚂蚁金服公司的部门结构就可看得清清楚楚。这是既带有原生态的产业结构特征又有现代化管理结构的模式。这模式,用现代管理的专业化指导原则看,专业化就是要分,分工出技术、出质量、出效率、出安全,“你支付宝背道而驰,想干嘛?”所以银行想都不敢想,为什么?——起码是违规,何况你要和银行争饭碗!这也是支付宝开始受了点打压的原因。马云说美国没有互联网金融是不准确的。美国第三方支付也是有的,最知名的是“宝贝”(Paypal),也是国际品牌,主要是对外支付,也是阿里的战略伙伴,只是没支付宝好用。美国人购物一般还是用信用卡,信用卡也可绑定手机的,当然不需要第三方支付。他们现在很难接受马云,除了“习惯了”,恐怕也有安全感的考量。可见,因为美国的银行体系几乎达到了无所不包,拆开来看,支付宝做的事,美国的银行都能做,就是没有支付宝那么简单、方便从而快捷。最有吸引力的是免费使用。其实,这仅仅是一种营销手段,羊毛终归还是出在羊身上的。这个,银行是不敢做的,也不稀罕这样做。所以马云才敢说“你们银行没做的事,支付宝做了。”问题是,你多了一个环节,就多了二的三次方即8倍的风险。马云是个实在的商人,他说如果美国实在不好进,我去找秘鲁、巴西、俄罗斯、挪威、阿根廷……等于是说,那里的金融体制和管理都很薄弱,但需求迫切,好进。可以把他的话看成是一种提醒。


第三方支付包含着网络、资金和信息等三个方面的安全问题。在网络方面,第三方支付是以开放的互联网为基础的,因此在系统运行方面面临着网络硬件安全、网络运行安全、数据传递安全等多方面的问题。目前,第三方支付组织在应对、处置危机方面的能力是微不足道的。网络运行的安全性是一个永恒的课题,也不是办理支付业务的企业可以独自办得好的。在资金方面,资金大量存放于第三方支付平台中的沉淀,如果缺乏有效的管理,就可能发生支付风险和道德风险。由于第三方支付平台开设的是虚拟账户,没有实物,也不像网上银行那样有“电子银行口令卡”、“U盾”等安全介质做保障。当业务系统存在安全隐患时,不法分子可能通过黑客等手段盗取到客户账号、密码等信息,进而盗取资金,不仅给客户造成经济损失,甚至会诱发信用危机。信息安全指的是第三方支付组织掌握着大量的客户资料,包括姓名、银行账户、电话号码、身份证(这里啥都有哇)等重要信息,客户信息很容易被窃取,如果被利用,造成的金融损失、社会影响无法估量。此外,在整个社会诚信发展水平还不够高的环境下,第三方支付组织可能存在泄露出卖客户信息的道德风险等问题。从大数据的角度看,这些问题的积累还可能引发国家安全问题。例如,限制担负重要工作的人员用本人的银行卡参与移动支付等业务,审查在实施相关业务界面出现不当广告、配图等等,都很有说服力。


第三方支付大包大揽,把简便和快捷集于一身的同时,也把漏洞和风险集于一身。我们说加强监管,指的是对平台内部管理的监管,而这个平台所赖以运行的客观环境和条件,总不该由平台负责吧?再说,由外部环境影响,造成内部运行的混乱,那个责任也不容易划定啊!换一个角度看,过去的银行在某些方面确实没做好,思想僵化,重城轻乡,“嫌贫爱富”,“抓大放小”,如轻视小客户,漠视小微企业等等,这些“小事”已经成了大事。支付宝们承担了这些大事,帮政府大忙了不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马云说,中国要建成美国那样的银行体系已经不可能了。没错。一是社会制度不同,二是来不及了,三是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已经初具规模,这条路纵然有风险,这路还只能和应该走下去。这叫做同传统金融大国的不对称竞争,我们也有优势,应该有信心。同时一定要抓好抓实安全防范。在战略上,要抓紧制定互联网发展的整体规划和布局,用证监会副主席姜洋的话说,我们首先要确立金融业为实体服务的理念;在这个理念指导下引导新兴的金融工具、金融市场的发展,它可能是颠覆性的;用我们传统的监管理念做这些事情,首先要先去试点,逐步认识它的规律,有一定的包容度;但是法规、规则要先订立起来,要给市场一个明确的预期,要确立相应的市场行为规范,让市场主体事先明白什么可干,什么不可干;监管人员的技能和人力资源要配上,否则不知道市场在做什么,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没有这方面的技能,没有应对金融科技监管的科技手段,那就会无的放矢或有的无矢。这是一幅完整的战略路线图。


在战术上,我们至少要做好下面一些事。第一、从现在开始就着手在三、两年内建立起一个能够驾驭大数据的权威管理机构和平台,这个管理机构隶属于央行,可称作大数据国库。要论证大数据属于社会公有的性质。要确定国家大数据与企业大数据的隶属关系与分享、使用、保密的原则及其相应法规。第二、可以从现有的国企银行中象军改那样拔尖组成一个以互联网金融为服务内容的政策性专业银行,执行相关职能,探索营业模式,提出政策建议。这有利于树立国有经济在这全新领域的主导地位。第三、央行要密切注视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新动向、新问题,提前出台相应的法规,“打技术补丁(手段和规矩),堵制度漏洞”,必要时建议立法,促成相关的商业银行自重自律,完善管理程序,以防网络金融平台内外资本在站稳脚跟之后,弄出更多更大的麻烦来。第四、鉴于支付宝、微信支付等资金、人才、管理实力雄厚的知名品牌在国内已经拥有占人口80%以上的客户,银行要大气一点,适当、小步地放宽对他们的资金额度和新产品上市的限制,以利其发展壮大,增强国际竞争力 。应该控制相关企业的市场准入。暂时把这个行业列入负面清单,保证纯洁性,警惕狼外婆。第五、政府要督促国安、公安、互联网管理部门重视掌握互联网金融的安全动向和办理相关案例,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告,有选择地公开通报,以确保网络运行的安全。第六、宣传部门要把互联网金融常识的普及放在重要位置。偶尔发个手机短信,公布一些典型动态提醒固然很好,但用“深入扎实”、“形式多样"、“持之以恒",“家喻户晓”这些“形容词”一点也不过分。万事开头难,难免有风险,我们不必草木皆兵,畏首畏尾,失去信心和机会。同时也要认真对待风险,有备才无患。


(zqazy  2018-02-09)

老沉香 发表于  2018-02-09 15:30:00 33字 ( 0/35)

货币结算是央行的主权责任,不能随便让渡给资本,尤其不能让渡给外资。


马云在说明支付宝在美国遭冷遇的视频中提到互联网金融的敏感性。说对此中国关注,美国也关注。这主要说的是网络金融特别是移动支付业的安全性。数字经济还在初级阶段,缺陷本来就很多。移动支付虽然快捷方便,却是一把双刃剑:活跃社会经济,滋生安全漏洞。网络作为虚拟的数字大平台,其发展传播速度之快,其产品流通和使用门槛之低,较实体环境具有更加难以监管的特征。最有说服力的实例是黑客行为、木马技术,以及虚拟状态的搜索、复制、置换、隐秘、伪装、解密、违约、入侵、侵权和欺骗、诈骗等等,几乎可以让人防不胜防。与个人信息财产密切相关的互联网金融,特别是近年井喷式发展的移动互联网金融(主要工具是手机)已经红红火火,但究竟什么是互联网金融却还没有一个有清晰共识的定义,也没有一整套科学完整的分类,更没有一个能够驾驭大数据的权威管理机构和平台。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个人和集体信息、财产安全的严峻局面。更现实的是,当商业银行和支付平台结伴时如果只讲“合作共赢”,用户很可能丧失自卫的权利和能力。美国挡住马云,当然主要是出于贸易保护主义。但我们这个新兴产业先天不足也是事实,被人家怀疑一下也好,有利于改进和发展。


支付宝、微信支付属于第三方支付,比网上银行、网购多了一个环节,实际上是个虚拟银行、虚拟支付与虚拟商业合三而一的结构体制,你从蚂蚁金服公司的部门结构就可看得清清楚楚。这是既带有原生态的产业结构特征又有现代化管理结构的模式。这模式,用现代管理的专业化指导原则看,专业化就是要分,分工出技术、出质量、出效率、出安全,“你支付宝背道而驰,想干嘛?”所以银行想都不敢想,为什么?——起码是违规,何况你要和银行争饭碗!这也是支付宝开始受了点打压的原因。马云说美国没有互联网金融是不准确的。美国第三方支付也是有的,最知名的是“宝贝”(Paypal),也是国际品牌,主要是对外支付,也是阿里的战略伙伴,只是没支付宝好用。美国人购物一般还是用信用卡,信用卡也可绑定手机的,当然不需要第三方支付。他们现在很难接受马云,除了“习惯了”,恐怕也有安全感的考量。可见,因为美国的银行体系几乎达到了无所不包,拆开来看,支付宝做的事,美国的银行都能做,就是没有支付宝那么简单、方便从而快捷。最有吸引力的是免费使用。其实,这仅仅是一种营销手段,羊毛终归还是出在羊身上的。这个,银行是不敢做的,也不稀罕这样做。所以马云才敢说“你们银行没做的事,支付宝做了。”问题是,你多了一个环节,就多了二的三次方即8倍的风险。马云是个实在的商人,他说如果美国实在不好进,我去找秘鲁、巴西、俄罗斯、挪威、阿根廷……等于是说,那里的金融体制和管理都很薄弱,但需求迫切,好进。可以把他的话看成是一种提醒。


第三方支付包含着网络、资金和信息等三个方面的安全问题。在网络方面,第三方支付是以开放的互联网为基础的,因此在系统运行方面面临着网络硬件安全、网络运行安全、数据传递安全等多方面的问题。目前,第三方支付组织在应对、处置危机方面的能力是微不足道的。网络运行的安全性是一个永恒的课题,也不是办理支付业务的企业可以独自办得好的。在资金方面,资金大量存放于第三方支付平台中的沉淀,如果缺乏有效的管理,就可能发生支付风险和道德风险。由于第三方支付平台开设的是虚拟账户,没有实物,也不像网上银行那样有“电子银行口令卡”、“U盾”等安全介质做保障。当业务系统存在安全隐患时,不法分子可能通过黑客等手段盗取到客户账号、密码等信息,进而盗取资金,不仅给客户造成经济损失,甚至会诱发信用危机。信息安全指的是第三方支付组织掌握着大量的客户资料,包括姓名、银行账户、电话号码、身份证(这里啥都有哇)等重要信息,客户信息很容易被窃取,如果被利用,造成的金融损失、社会影响无法估量。此外,在整个社会诚信发展水平还不够高的环境下,第三方支付组织可能存在泄露出卖客户信息的道德风险等问题。从大数据的角度看,这些问题的积累还可能引发国家安全问题。例如,限制担负重要工作的人员用本人的银行卡参与移动支付等业务,审查在实施相关业务界面出现不当广告、配图等等,都很有说服力。


第三方支付大包大揽,把简便和快捷集于一身的同时,也把漏洞和风险集于一身。我们说加强监管,指的是对平台内部管理的监管,而这个平台所赖以运行的客观环境和条件,总不该由平台负责吧?再说,由外部环境影响,造成内部运行的混乱,那个责任也不容易划定啊!换一个角度看,过去的银行在某些方面确实没做好,思想僵化,重城轻乡,“嫌贫爱富”,“抓大放小”,如轻视小客户,漠视小微企业等等,这些“小事”已经成了大事。支付宝们承担了这些大事,帮政府大忙了不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马云说,中国要建成美国那样的银行体系已经不可能了。没错。一是社会制度不同,二是来不及了,三是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已经初具规模,这条路纵然有风险,这路还只能和应该走下去。这叫做同传统金融大国的不对称竞争,我们也有优势,应该有信心。同时一定要抓好抓实安全防范。在战略上,要抓紧制定互联网发展的整体规划和布局,用证监会副主席姜洋的话说,我们首先要确立金融业为实体服务的理念;在这个理念指导下引导新兴的金融工具、金融市场的发展,它可能是颠覆性的;用我们传统的监管理念做这些事情,首先要先去试点,逐步认识它的规律,有一定的包容度;但是法规、规则要先订立起来,要给市场一个明确的预期,要确立相应的市场行为规范,让市场主体事先明白什么可干,什么不可干;监管人员的技能和人力资源要配上,否则不知道市场在做什么,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没有这方面的技能,没有应对金融科技监管的科技手段,那就会无的放矢或有的无矢。这是一幅完整的战略路线图。


在战术上,我们至少要做好下面一些事。第一、从现在开始就着手在三、两年内建立起一个能够驾驭大数据的权威管理机构和平台,这个管理机构隶属于央行,可称作大数据国库。要论证大数据属于社会公有的性质。要确定国家大数据与企业大数据的隶属关系与分享、使用、保密的原则及其相应法规。第二、可以从现有的国企银行中象军改那样拔尖组成一个以互联网金融为服务内容的政策性专业银行,执行相关职能,探索营业模式,提出政策建议。这有利于树立国有经济在这全新领域的主导地位。第三、央行要密切注视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新动向、新问题,提前出台相应的法规,“打技术补丁(手段和规矩),堵制度漏洞”,必要时建议立法,促成相关的商业银行自重自律,完善管理程序,以防网络金融平台内外资本在站稳脚跟之后,弄出更多更大的麻烦来。第四、鉴于支付宝、微信支付等资金、人才、管理实力雄厚的知名品牌在国内已经拥有占人口80%以上的客户,银行要大气一点,适当、小步地放宽对他们的资金额度和新产品上市的限制,以利其发展壮大,增强国际竞争力 。应该控制相关企业的市场准入。暂时把这个行业列入负面清单,保证纯洁性,警惕狼外婆。第五、政府要督促国安、公安、互联网管理部门重视掌握互联网金融的安全动向和办理相关案例,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告,有选择地公开通报,以确保网络运行的安全。第六、宣传部门要把互联网金融常识的普及放在重要位置。偶尔发个手机短信,公布一些典型动态提醒固然很好,但用“深入扎实”、“形式多样"、“持之以恒",“家喻户晓”这些“形容词”一点也不过分。万事开头难,难免有风险,我们不必草木皆兵,畏首畏尾,失去信心和机会。同时也要认真对待风险,有备才无患。


(zqazy  2018-02-09)

zqazy0 发表于  2018-02-10 18:25:29 172字 ( 0/227)

美国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宝贝”(Paypal),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注册,用户无需提供自己的任何银行帐户或信用卡信息给卖家,交易双方均无披露自己信息的义务,不允许通过


马云在说明支付宝在美国遭冷遇的视频中提到互联网金融的敏感性。说对此中国关注,美国也关注。这主要说的是网络金融特别是移动支付业的安全性。数字经济还在初级阶段,缺陷本来就很多。移动支付虽然快捷方便,却是一把双刃剑:活跃社会经济,滋生安全漏洞。网络作为虚拟的数字大平台,其发展传播速度之快,其产品流通和使用门槛之低,较实体环境具有更加难以监管的特征。最有说服力的实例是黑客行为、木马技术,以及虚拟状态的搜索、复制、置换、隐秘、伪装、解密、违约、入侵、侵权和欺骗、诈骗等等,几乎可以让人防不胜防。与个人信息财产密切相关的互联网金融,特别是近年井喷式发展的移动互联网金融(主要工具是手机)已经红红火火,但究竟什么是互联网金融却还没有一个有清晰共识的定义,也没有一整套科学完整的分类,更没有一个能够驾驭大数据的权威管理机构和平台。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个人和集体信息、财产安全的严峻局面。更现实的是,当商业银行和支付平台结伴时如果只讲“合作共赢”,用户很可能丧失自卫的权利和能力。美国挡住马云,当然主要是出于贸易保护主义。但我们这个新兴产业先天不足也是事实,被人家怀疑一下也好,有利于改进和发展。


支付宝、微信支付属于第三方支付,比网上银行、网购多了一个环节,实际上是个虚拟银行、虚拟支付与虚拟商业合三而一的结构体制,你从蚂蚁金服公司的部门结构就可看得清清楚楚。这是既带有原生态的产业结构特征又有现代化管理结构的模式。这模式,用现代管理的专业化指导原则看,专业化就是要分,分工出技术、出质量、出效率、出安全,“你支付宝背道而驰,想干嘛?”所以银行想都不敢想,为什么?——起码是违规,何况你要和银行争饭碗!这也是支付宝开始受了点打压的原因。马云说美国没有互联网金融是不准确的。美国第三方支付也是有的,最知名的是“宝贝”(Paypal),也是国际品牌,主要是对外支付,也是阿里的战略伙伴,只是没支付宝好用。美国人购物一般还是用信用卡,信用卡也可绑定手机的,当然不需要第三方支付。他们现在很难接受马云,除了“习惯了”,恐怕也有安全感的考量。可见,因为美国的银行体系几乎达到了无所不包,拆开来看,支付宝做的事,美国的银行都能做,就是没有支付宝那么简单、方便从而快捷。最有吸引力的是免费使用。其实,这仅仅是一种营销手段,羊毛终归还是出在羊身上的。这个,银行是不敢做的,也不稀罕这样做。所以马云才敢说“你们银行没做的事,支付宝做了。”问题是,你多了一个环节,就多了二的三次方即8倍的风险。马云是个实在的商人,他说如果美国实在不好进,我去找秘鲁、巴西、俄罗斯、挪威、阿根廷……等于是说,那里的金融体制和管理都很薄弱,但需求迫切,好进。可以把他的话看成是一种提醒。


第三方支付包含着网络、资金和信息等三个方面的安全问题。在网络方面,第三方支付是以开放的互联网为基础的,因此在系统运行方面面临着网络硬件安全、网络运行安全、数据传递安全等多方面的问题。目前,第三方支付组织在应对、处置危机方面的能力是微不足道的。网络运行的安全性是一个永恒的课题,也不是办理支付业务的企业可以独自办得好的。在资金方面,资金大量存放于第三方支付平台中的沉淀,如果缺乏有效的管理,就可能发生支付风险和道德风险。由于第三方支付平台开设的是虚拟账户,没有实物,也不像网上银行那样有“电子银行口令卡”、“U盾”等安全介质做保障。当业务系统存在安全隐患时,不法分子可能通过黑客等手段盗取到客户账号、密码等信息,进而盗取资金,不仅给客户造成经济损失,甚至会诱发信用危机。信息安全指的是第三方支付组织掌握着大量的客户资料,包括姓名、银行账户、电话号码、身份证(这里啥都有哇)等重要信息,客户信息很容易被窃取,如果被利用,造成的金融损失、社会影响无法估量。此外,在整个社会诚信发展水平还不够高的环境下,第三方支付组织可能存在泄露出卖客户信息的道德风险等问题。从大数据的角度看,这些问题的积累还可能引发国家安全问题。例如,限制担负重要工作的人员用本人的银行卡参与移动支付等业务,审查在实施相关业务界面出现不当广告、配图等等,都很有说服力。


第三方支付大包大揽,把简便和快捷集于一身的同时,也把漏洞和风险集于一身。我们说加强监管,指的是对平台内部管理的监管,而这个平台所赖以运行的客观环境和条件,总不该由平台负责吧?再说,由外部环境影响,造成内部运行的混乱,那个责任也不容易划定啊!换一个角度看,过去的银行在某些方面确实没做好,思想僵化,重城轻乡,“嫌贫爱富”,“抓大放小”,如轻视小客户,漠视小微企业等等,这些“小事”已经成了大事。支付宝们承担了这些大事,帮政府大忙了不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马云说,中国要建成美国那样的银行体系已经不可能了。没错。一是社会制度不同,二是来不及了,三是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已经初具规模,这条路纵然有风险,这路还只能和应该走下去。这叫做同传统金融大国的不对称竞争,我们也有优势,应该有信心。同时一定要抓好抓实安全防范。在战略上,要抓紧制定互联网发展的整体规划和布局,用证监会副主席姜洋的话说,我们首先要确立金融业为实体服务的理念;在这个理念指导下引导新兴的金融工具、金融市场的发展,它可能是颠覆性的;用我们传统的监管理念做这些事情,首先要先去试点,逐步认识它的规律,有一定的包容度;但是法规、规则要先订立起来,要给市场一个明确的预期,要确立相应的市场行为规范,让市场主体事先明白什么可干,什么不可干;监管人员的技能和人力资源要配上,否则不知道市场在做什么,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没有这方面的技能,没有应对金融科技监管的科技手段,那就会无的放矢或有的无矢。这是一幅完整的战略路线图。


在战术上,我们至少要做好下面一些事。第一、从现在开始就着手在三、两年内建立起一个能够驾驭大数据的权威管理机构和平台,这个管理机构隶属于央行,可称作大数据国库。要论证大数据属于社会公有的性质。要确定国家大数据与企业大数据的隶属关系与分享、使用、保密的原则及其相应法规。第二、可以从现有的国企银行中象军改那样拔尖组成一个以互联网金融为服务内容的政策性专业银行,执行相关职能,探索营业模式,提出政策建议。这有利于树立国有经济在这全新领域的主导地位。第三、央行要密切注视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新动向、新问题,提前出台相应的法规,“打技术补丁(手段和规矩),堵制度漏洞”,必要时建议立法,促成相关的商业银行自重自律,完善管理程序,以防网络金融平台内外资本在站稳脚跟之后,弄出更多更大的麻烦来。第四、鉴于支付宝、微信支付等资金、人才、管理实力雄厚的知名品牌在国内已经拥有占人口80%以上的客户,银行要大气一点,适当、小步地放宽对他们的资金额度和新产品上市的限制,以利其发展壮大,增强国际竞争力 。应该控制相关企业的市场准入。暂时把这个行业列入负面清单,保证纯洁性,警惕狼外婆。第五、政府要督促国安、公安、互联网管理部门重视掌握互联网金融的安全动向和办理相关案例,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告,有选择地公开通报,以确保网络运行的安全。第六、宣传部门要把互联网金融常识的普及放在重要位置。偶尔发个手机短信,公布一些典型动态提醒固然很好,但用“深入扎实”、“形式多样"、“持之以恒",“家喻户晓”这些“形容词”一点也不过分。万事开头难,难免有风险,我们不必草木皆兵,畏首畏尾,失去信心和机会。同时也要认真对待风险,有备才无患。


(zqazy  2018-02-09)

zqazy0 发表于  2018-02-13 20:41:22 131字 ( 0/142)

阿里发现“微信克隆漏洞”:一条消息可盗刷你的微信钱包2月12日,腾讯微信团队通过公号“微信派”对外推文承认漏洞存在,并表示已于2月9日针对该漏洞紧急进行了版


马云在说明支付宝在美国遭冷遇的视频中提到互联网金融的敏感性。说对此中国关注,美国也关注。这主要说的是网络金融特别是移动支付业的安全性。数字经济还在初级阶段,缺陷本来就很多。移动支付虽然快捷方便,却是一把双刃剑:活跃社会经济,滋生安全漏洞。网络作为虚拟的数字大平台,其发展传播速度之快,其产品流通和使用门槛之低,较实体环境具有更加难以监管的特征。最有说服力的实例是黑客行为、木马技术,以及虚拟状态的搜索、复制、置换、隐秘、伪装、解密、违约、入侵、侵权和欺骗、诈骗等等,几乎可以让人防不胜防。与个人信息财产密切相关的互联网金融,特别是近年井喷式发展的移动互联网金融(主要工具是手机)已经红红火火,但究竟什么是互联网金融却还没有一个有清晰共识的定义,也没有一整套科学完整的分类,更没有一个能够驾驭大数据的权威管理机构和平台。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个人和集体信息、财产安全的严峻局面。更现实的是,当商业银行和支付平台结伴时如果只讲“合作共赢”,用户很可能丧失自卫的权利和能力。美国挡住马云,当然主要是出于贸易保护主义。但我们这个新兴产业先天不足也是事实,被人家怀疑一下也好,有利于改进和发展。


支付宝、微信支付属于第三方支付,比网上银行、网购多了一个环节,实际上是个虚拟银行、虚拟支付与虚拟商业合三而一的结构体制,你从蚂蚁金服公司的部门结构就可看得清清楚楚。这是既带有原生态的产业结构特征又有现代化管理结构的模式。这模式,用现代管理的专业化指导原则看,专业化就是要分,分工出技术、出质量、出效率、出安全,“你支付宝背道而驰,想干嘛?”所以银行想都不敢想,为什么?——起码是违规,何况你要和银行争饭碗!这也是支付宝开始受了点打压的原因。马云说美国没有互联网金融是不准确的。美国第三方支付也是有的,最知名的是“宝贝”(Paypal),也是国际品牌,主要是对外支付,也是阿里的战略伙伴,只是没支付宝好用。美国人购物一般还是用信用卡,信用卡也可绑定手机的,当然不需要第三方支付。他们现在很难接受马云,除了“习惯了”,恐怕也有安全感的考量。可见,因为美国的银行体系几乎达到了无所不包,拆开来看,支付宝做的事,美国的银行都能做,就是没有支付宝那么简单、方便从而快捷。最有吸引力的是免费使用。其实,这仅仅是一种营销手段,羊毛终归还是出在羊身上的。这个,银行是不敢做的,也不稀罕这样做。所以马云才敢说“你们银行没做的事,支付宝做了。”问题是,你多了一个环节,就多了二的三次方即8倍的风险。马云是个实在的商人,他说如果美国实在不好进,我去找秘鲁、巴西、俄罗斯、挪威、阿根廷……等于是说,那里的金融体制和管理都很薄弱,但需求迫切,好进。可以把他的话看成是一种提醒。


第三方支付包含着网络、资金和信息等三个方面的安全问题。在网络方面,第三方支付是以开放的互联网为基础的,因此在系统运行方面面临着网络硬件安全、网络运行安全、数据传递安全等多方面的问题。目前,第三方支付组织在应对、处置危机方面的能力是微不足道的。网络运行的安全性是一个永恒的课题,也不是办理支付业务的企业可以独自办得好的。在资金方面,资金大量存放于第三方支付平台中的沉淀,如果缺乏有效的管理,就可能发生支付风险和道德风险。由于第三方支付平台开设的是虚拟账户,没有实物,也不像网上银行那样有“电子银行口令卡”、“U盾”等安全介质做保障。当业务系统存在安全隐患时,不法分子可能通过黑客等手段盗取到客户账号、密码等信息,进而盗取资金,不仅给客户造成经济损失,甚至会诱发信用危机。信息安全指的是第三方支付组织掌握着大量的客户资料,包括姓名、银行账户、电话号码、身份证(这里啥都有哇)等重要信息,客户信息很容易被窃取,如果被利用,造成的金融损失、社会影响无法估量。此外,在整个社会诚信发展水平还不够高的环境下,第三方支付组织可能存在泄露出卖客户信息的道德风险等问题。从大数据的角度看,这些问题的积累还可能引发国家安全问题。例如,限制担负重要工作的人员用本人的银行卡参与移动支付等业务,审查在实施相关业务界面出现不当广告、配图等等,都很有说服力。


第三方支付大包大揽,把简便和快捷集于一身的同时,也把漏洞和风险集于一身。我们说加强监管,指的是对平台内部管理的监管,而这个平台所赖以运行的客观环境和条件,总不该由平台负责吧?再说,由外部环境影响,造成内部运行的混乱,那个责任也不容易划定啊!换一个角度看,过去的银行在某些方面确实没做好,思想僵化,重城轻乡,“嫌贫爱富”,“抓大放小”,如轻视小客户,漠视小微企业等等,这些“小事”已经成了大事。支付宝们承担了这些大事,帮政府大忙了不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马云说,中国要建成美国那样的银行体系已经不可能了。没错。一是社会制度不同,二是来不及了,三是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已经初具规模,这条路纵然有风险,这路还只能和应该走下去。这叫做同传统金融大国的不对称竞争,我们也有优势,应该有信心。同时一定要抓好抓实安全防范。在战略上,要抓紧制定互联网发展的整体规划和布局,用证监会副主席姜洋的话说,我们首先要确立金融业为实体服务的理念;在这个理念指导下引导新兴的金融工具、金融市场的发展,它可能是颠覆性的;用我们传统的监管理念做这些事情,首先要先去试点,逐步认识它的规律,有一定的包容度;但是法规、规则要先订立起来,要给市场一个明确的预期,要确立相应的市场行为规范,让市场主体事先明白什么可干,什么不可干;监管人员的技能和人力资源要配上,否则不知道市场在做什么,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没有这方面的技能,没有应对金融科技监管的科技手段,那就会无的放矢或有的无矢。这是一幅完整的战略路线图。


在战术上,我们至少要做好下面一些事。第一、从现在开始就着手在三、两年内建立起一个能够驾驭大数据的权威管理机构和平台,这个管理机构隶属于央行,可称作大数据国库。要论证大数据属于社会公有的性质。要确定国家大数据与企业大数据的隶属关系与分享、使用、保密的原则及其相应法规。第二、可以从现有的国企银行中象军改那样拔尖组成一个以互联网金融为服务内容的政策性专业银行,执行相关职能,探索营业模式,提出政策建议。这有利于树立国有经济在这全新领域的主导地位。第三、央行要密切注视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新动向、新问题,提前出台相应的法规,“打技术补丁(手段和规矩),堵制度漏洞”,必要时建议立法,促成相关的商业银行自重自律,完善管理程序,以防网络金融平台内外资本在站稳脚跟之后,弄出更多更大的麻烦来。第四、鉴于支付宝、微信支付等资金、人才、管理实力雄厚的知名品牌在国内已经拥有占人口80%以上的客户,银行要大气一点,适当、小步地放宽对他们的资金额度和新产品上市的限制,以利其发展壮大,增强国际竞争力 。应该控制相关企业的市场准入。暂时把这个行业列入负面清单,保证纯洁性,警惕狼外婆。第五、政府要督促国安、公安、互联网管理部门重视掌握互联网金融的安全动向和办理相关案例,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告,有选择地公开通报,以确保网络运行的安全。第六、宣传部门要把互联网金融常识的普及放在重要位置。偶尔发个手机短信,公布一些典型动态提醒固然很好,但用“深入扎实”、“形式多样"、“持之以恒",“家喻户晓”这些“形容词”一点也不过分。万事开头难,难免有风险,我们不必草木皆兵,畏首畏尾,失去信心和机会。同时也要认真对待风险,有备才无患。


(zqazy  2018-02-09)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