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07 20:49:14 29字 ( 0/51)

公开信访--公开信访内容,公开办案结果,解决大部信访问题!

当前信访体制亟需改革

心事浩茫

        信访制度作为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参与和权利维护制度,在一定历史阶段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随着依法治国,全面建立法治社会的深入开展,这种以行政管理代替法治的信访体制由于自身存在的诸多弊端,已不适应形势的需要,信访体制亟需改革。

        一、对现存问题的分析

        1、信访案件的几种主要类型

        通过对近几年来基层信访案件的梳理,主要存在以下几种类型:一是涉法涉诉案件。如经济纠纷、刑事纠纷、医患纠纷、交通肇事处理问题等等。这类案件大多已经过司法判决但当事人对判决不服,转而走上了信访的路子;二是虽涉法但拒绝诉讼的信访案件。这类信访人往往是出于对司法公正不信任,或没有举证能力,或者害怕负担诉讼成本而拒绝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偏执的相信“权大于法”,迷信“清官”、“大官”三是反映干部处事不公或违法违纪问题的案件。如反映自己困难得不到解决的,反映一些干部不当作为的,反映有些干部挪用公款行贿受贿的等等,这类案件本应由纪检部门受理,但一些因种种原因难以解决的积案也流入信访渠道,以此“造势相压,以求速决”;三是因政策因素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如上世纪八十年代参加对越自卫反击的复员军人要求待遇问题,这些针对历史遗留问题的利益诉求大多并没有相关政策规定,从而造成信访难题。以上几类信访案件,除了少数案件可以由行政处理解决的以外,至少80%以上的案件需要走司法渠道才能最终化解,但历史形成的人治传统使很多上访人“信访不信法”、“信上(级)不信下(级)”“信大(官)不信小(官)”,而现行的信访体制又在客观上强化了这种落后意识。

        2、信访积案难以化解的原因

        从信访案件的几种主要类型来看,绝大多数都需要走司法渠道才能最终解决,一些缺乏相关政策规定的利益诉求更是基层政府所无能为力的,但当前的信访管理体制却将问责的利剑最终架在了最基层的乡镇政府头上,“分级负责,归口办理”的信访方针已经演化为蛮不讲理的“属地管理”原则,“分级负责”分到最后是由乡镇来负责,“归口办理”归到最后是到基层来办理,而实际上处于最基层的乡镇政府几乎没有什么行政执法权力,司法权力更是全部集中在了县级以上政府手中,责权严重分离,问题如何能够解决?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多年解决不了的信访积案往往都是超出乡镇权力的问题,因为在自上而下维稳问责的高压之下,凡属于乡镇的能力能够摆平的,乡镇没有理由不摆平,很多时候,乡镇宁愿“花钱买稳定”满足一些无理要求,但总有一些问题你无论如何都解决不了。事实上,很多信访积案即便在司法行政功能比较齐备的县级也难以处理,这里面不否认可能存在的司法腐败造成的冤案,但因时间长、牵扯面广、取证难等原因很难解决,在奉行法治的现代社会,让行政权力干涉司法是极其错误的程序选择。大量本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的问题,信访立案后让行政干部去化解,这本身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何况这种做法也确实催生了一些无理取闹的缠访闹访之人。

        3、信访考核机制的负作用

        信访工作的责任制、排名制、通报制、一票否决制等,不断强化着政治压力型的管理体制,以信访为重点的“维稳”已成为高悬在基层官员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为了应对上级考核排名特别是一票否决,地方和基层官员不得不采取堵截、打压、拖延、收买等饮鸩止渴的“非常手段”控制上访,在暂时缓解或掩盖一些矛盾的同时,付出了巨大的经济和政治成本,积累着更多的矛盾,阻碍着地方治理的转型,酝酿着社会冲突的隐患。更为荒唐的是,这种信访环境竟然催生了“截访职业”的产生,“截访”一个上访者要地方支付费用少则3-5千元,多则3-5万元,一些基层政府因为害怕遭“一票否决”丢掉“乌纱帽”,甘心情愿挨宰。信访追责已经让基层干部成为任人宰割的弱势群体。在笔者所在的乡镇发生过这样一件真实的事情:一起涉法涉诉的信访案件,告的是县公安局和县法院,且上访人已迁居县城多年,仅仅因为户籍还在我乡镇,就被按照”属地管理“原则确定为我乡镇的信访管控对象,乡镇安排人大主席负责具体稳控,这位人大主席安排两名干部在上访人家附近暗中看守,但防不胜防,上访人巧妙脱身,形成了在”特殊时期“进京上访的事实,结果这名人大主席被追责,给予党内警告处分。你说这位被处分的干部冤不冤?这种信访考核机制和管理体制还有何道理可言?

        4、信访体制弊端造成的危害

现行的信访体制已经逐步走向异化,不但没有起到“降压器”和“安全阀”的作用,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成了社会矛盾的“加压泵”和官民双方非规范行为的“催化剂”,既催生了截访赌访,又鼓励了缠访闹访。现行信访体制是典型的人治,它的危害是深远的。一方面,它助长了老百姓“信访不信法”的错误理念。固然,一些老百姓对可能存在的司法不公和高昂的司法成本望之却步,“信访不信法”又反过来强化了“权大于法”、“人治大于法治”的陈腐传统。由于信访体制的高压,一些信访问题虽然并没有真正化解,但上访人却有可能通过信访尝到甜头,不少上访人吃准了政府要稳定的“软肋”,将越级上访、群体上访、重复上访、非法上访当作解决自己“利益诉求”的方式和手段,以此扩大影响给政府施加压力,一些人专门在每年的“两会”期间以及国家重大活动时期择机信访,已经成为当前影响社会政治稳定的一个突出因素。另一方面,它造成了公共资源浪费及社会文明的退步。公检法司政法体系本身就是伸张正义的单位,是调整社会关系的机构,本应成为化解社会矛盾的主要渠道,但是,一些本应该由司法部门来解决的事情,都闹到信访局,把诉讼及相关职能部门办理的的案件变成信访案件,法院、检察院等单位和部门的职能不能充分发挥,实际上造成了司法公共资源浪费,也失去了法律的尊严,这在本质上与建设法治社会的精神是相悖的。

        二、对策建议

        1、改革信访考核机制,淡化处理上访事件

        为基层减压,取消记账通报,不搞信访量排名;取消一票否决并大幅度减少信访工作在目标考核中的分值;不要求下级官员到上级接回信访人员,更不能允许以控制上访为理由对地方和基层官员不近情理的处分。以淡定的态度对待上访和群体事件。上级召开重要会议或有重大活动,不允许下级来人驻守接访,由大会或活动举办地安排专门人员接待上访,由本地公安部门依法维护大会或重大活动秩序,妥善处理公共场所可能发生的集会、请愿事件。对正常上访只需按照正常程序接访,不允许下级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截访,对越级上访只需退回原地,对缠访闹访干扰妨碍公共秩序的由本地公安部门处理,总之,一切只需依法办理,严守法治精神的要义。

    2、建立起人大有效监督、司法调处为主的信访工作体系

        国家应确立“人大有效监督,司法调处为主,部门配合,依法信访”的信访方针,建立依法信访的新体制。将隶属于政府的信访机构改设在人大常委会,适当压缩编制。人大要充分发挥权力机关职能,对行政和司法机关接待处理公民诉求的情况进行依法监督,对渎职侵权行为进行依法查处。厘清上下级之间、行政机关与司法机关之间、各行政机关之间的权力边界和职责,各负其责地处理信访积案和公民各种诉求。严格执行党委不干预具体案件和行政机关不受理涉诉案件的规定,同时,扩大诉讼受案范围,将绝大部分信访案件纳入司法轨道。实行重点案件直接查办及按责追究制度。中央和省级信访部门,不给下级开信访移办单。对特别重要的案件,可以直接组织人力查处,也可转交给同级相关行政部门或司法部门查办。对查办过程中发现的官员渎职行为,可以根据干部管理权限移交纪检或司法机关追查责任。对上访人的违法行为,由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3、建立健全法律援助机制和司法救助机制,强化解决群众诉求纷争的其他渠道

确立新的信访体制,实施依法信访后,对老百姓合理诉求的保护必须建立一系列的保护体制及运行机制,在全社会全面实施法律援助机制,做到应援尽援,同时建立健全司法救助机制,对涉及民众生产生活及弱势群体的案件要全面救助,由国家财政进行专款专拨专用。强化建全劳动仲裁、农村土地仲裁、纪委监察机制,并充分发挥其作用。在推进司法制度改革的同时,对现有的人民调解组织应该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并使之法制化。实行人民调解由政府买单制度,建立基层化解矛盾纠纷的长效机制。同时加大基层司法行政体制改革,加强基层司法所的建设,强化司法所指导处理基层矛盾纠纷调处化解的作用,使矛盾纠纷化解在源头,从而大幅度减少信访量。

        4、综合配套,加快依法治国和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改革步伐

如果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和横向权力制约的机制不健全,向地方下放权力和为基层减负降压,很可能导致某些恶质化的官员更加肆无忌惮地侵犯公民权利,司法独立也可能加剧司法腐败。所以,在信访制度由行政主导向民主法治转变过程中,应全面推进其他领域的民主法治建设,实现地方治理的全面转型,加快依法治国和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改革步伐。如:健全党内民主制度,进一步改善党的领导;推进人大制度改革,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权力机关;提高各级官员选举的透明度和竞争性,试行县以下官员直接选举,保证官员执政为民,对下负责;推进司法改革,促进司法公平与公正;改革工会制度,使工会既不脱离党的领导,又成为名副其实的群众团体;发育民间组织,做实基层自治,等等。


        参考文章:李克军《信访制度亟待改革》、李万友《对目前信访体制的思考》、雷人《乡镇的出路》


13年起向最高检申诉无果 发表于  2017-10-07 20:50:59 52字 ( 0/39)

“属地管理”原则是最不责任的原则。[上火][上火] 把矛盾交给制造矛盾的能解决什么问题。[上火][上火]

当前信访体制亟需改革

心事浩茫

        信访制度作为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参与和权利维护制度,在一定历史阶段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随着依法治国,全面建立法治社会的深入开展,这种以行政管理代替法治的信访体制由于自身存在的诸多弊端,已不适应形势的需要,信访体制亟需改革。

        一、对现存问题的分析

        1、信访案件的几种主要类型

        通过对近几年来基层信访案件的梳理,主要存在以下几种类型:一是涉法涉诉案件。如经济纠纷、刑事纠纷、医患纠纷、交通肇事处理问题等等。这类案件大多已经过司法判决但当事人对判决不服,转而走上了信访的路子;二是虽涉法但拒绝诉讼的信访案件。这类信访人往往是出于对司法公正不信任,或没有举证能力,或者害怕负担诉讼成本而拒绝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偏执的相信“权大于法”,迷信“清官”、“大官”三是反映干部处事不公或违法违纪问题的案件。如反映自己困难得不到解决的,反映一些干部不当作为的,反映有些干部挪用公款行贿受贿的等等,这类案件本应由纪检部门受理,但一些因种种原因难以解决的积案也流入信访渠道,以此“造势相压,以求速决”;三是因政策因素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如上世纪八十年代参加对越自卫反击的复员军人要求待遇问题,这些针对历史遗留问题的利益诉求大多并没有相关政策规定,从而造成信访难题。以上几类信访案件,除了少数案件可以由行政处理解决的以外,至少80%以上的案件需要走司法渠道才能最终化解,但历史形成的人治传统使很多上访人“信访不信法”、“信上(级)不信下(级)”“信大(官)不信小(官)”,而现行的信访体制又在客观上强化了这种落后意识。

        2、信访积案难以化解的原因

        从信访案件的几种主要类型来看,绝大多数都需要走司法渠道才能最终解决,一些缺乏相关政策规定的利益诉求更是基层政府所无能为力的,但当前的信访管理体制却将问责的利剑最终架在了最基层的乡镇政府头上,“分级负责,归口办理”的信访方针已经演化为蛮不讲理的“属地管理”原则,“分级负责”分到最后是由乡镇来负责,“归口办理”归到最后是到基层来办理,而实际上处于最基层的乡镇政府几乎没有什么行政执法权力,司法权力更是全部集中在了县级以上政府手中,责权严重分离,问题如何能够解决?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多年解决不了的信访积案往往都是超出乡镇权力的问题,因为在自上而下维稳问责的高压之下,凡属于乡镇的能力能够摆平的,乡镇没有理由不摆平,很多时候,乡镇宁愿“花钱买稳定”满足一些无理要求,但总有一些问题你无论如何都解决不了。事实上,很多信访积案即便在司法行政功能比较齐备的县级也难以处理,这里面不否认可能存在的司法腐败造成的冤案,但因时间长、牵扯面广、取证难等原因很难解决,在奉行法治的现代社会,让行政权力干涉司法是极其错误的程序选择。大量本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的问题,信访立案后让行政干部去化解,这本身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何况这种做法也确实催生了一些无理取闹的缠访闹访之人。

        3、信访考核机制的负作用

        信访工作的责任制、排名制、通报制、一票否决制等,不断强化着政治压力型的管理体制,以信访为重点的“维稳”已成为高悬在基层官员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为了应对上级考核排名特别是一票否决,地方和基层官员不得不采取堵截、打压、拖延、收买等饮鸩止渴的“非常手段”控制上访,在暂时缓解或掩盖一些矛盾的同时,付出了巨大的经济和政治成本,积累着更多的矛盾,阻碍着地方治理的转型,酝酿着社会冲突的隐患。更为荒唐的是,这种信访环境竟然催生了“截访职业”的产生,“截访”一个上访者要地方支付费用少则3-5千元,多则3-5万元,一些基层政府因为害怕遭“一票否决”丢掉“乌纱帽”,甘心情愿挨宰。信访追责已经让基层干部成为任人宰割的弱势群体。在笔者所在的乡镇发生过这样一件真实的事情:一起涉法涉诉的信访案件,告的是县公安局和县法院,且上访人已迁居县城多年,仅仅因为户籍还在我乡镇,就被按照”属地管理“原则确定为我乡镇的信访管控对象,乡镇安排人大主席负责具体稳控,这位人大主席安排两名干部在上访人家附近暗中看守,但防不胜防,上访人巧妙脱身,形成了在”特殊时期“进京上访的事实,结果这名人大主席被追责,给予党内警告处分。你说这位被处分的干部冤不冤?这种信访考核机制和管理体制还有何道理可言?

        4、信访体制弊端造成的危害

现行的信访体制已经逐步走向异化,不但没有起到“降压器”和“安全阀”的作用,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成了社会矛盾的“加压泵”和官民双方非规范行为的“催化剂”,既催生了截访赌访,又鼓励了缠访闹访。现行信访体制是典型的人治,它的危害是深远的。一方面,它助长了老百姓“信访不信法”的错误理念。固然,一些老百姓对可能存在的司法不公和高昂的司法成本望之却步,“信访不信法”又反过来强化了“权大于法”、“人治大于法治”的陈腐传统。由于信访体制的高压,一些信访问题虽然并没有真正化解,但上访人却有可能通过信访尝到甜头,不少上访人吃准了政府要稳定的“软肋”,将越级上访、群体上访、重复上访、非法上访当作解决自己“利益诉求”的方式和手段,以此扩大影响给政府施加压力,一些人专门在每年的“两会”期间以及国家重大活动时期择机信访,已经成为当前影响社会政治稳定的一个突出因素。另一方面,它造成了公共资源浪费及社会文明的退步。公检法司政法体系本身就是伸张正义的单位,是调整社会关系的机构,本应成为化解社会矛盾的主要渠道,但是,一些本应该由司法部门来解决的事情,都闹到信访局,把诉讼及相关职能部门办理的的案件变成信访案件,法院、检察院等单位和部门的职能不能充分发挥,实际上造成了司法公共资源浪费,也失去了法律的尊严,这在本质上与建设法治社会的精神是相悖的。

        二、对策建议

        1、改革信访考核机制,淡化处理上访事件

        为基层减压,取消记账通报,不搞信访量排名;取消一票否决并大幅度减少信访工作在目标考核中的分值;不要求下级官员到上级接回信访人员,更不能允许以控制上访为理由对地方和基层官员不近情理的处分。以淡定的态度对待上访和群体事件。上级召开重要会议或有重大活动,不允许下级来人驻守接访,由大会或活动举办地安排专门人员接待上访,由本地公安部门依法维护大会或重大活动秩序,妥善处理公共场所可能发生的集会、请愿事件。对正常上访只需按照正常程序接访,不允许下级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截访,对越级上访只需退回原地,对缠访闹访干扰妨碍公共秩序的由本地公安部门处理,总之,一切只需依法办理,严守法治精神的要义。

    2、建立起人大有效监督、司法调处为主的信访工作体系

        国家应确立“人大有效监督,司法调处为主,部门配合,依法信访”的信访方针,建立依法信访的新体制。将隶属于政府的信访机构改设在人大常委会,适当压缩编制。人大要充分发挥权力机关职能,对行政和司法机关接待处理公民诉求的情况进行依法监督,对渎职侵权行为进行依法查处。厘清上下级之间、行政机关与司法机关之间、各行政机关之间的权力边界和职责,各负其责地处理信访积案和公民各种诉求。严格执行党委不干预具体案件和行政机关不受理涉诉案件的规定,同时,扩大诉讼受案范围,将绝大部分信访案件纳入司法轨道。实行重点案件直接查办及按责追究制度。中央和省级信访部门,不给下级开信访移办单。对特别重要的案件,可以直接组织人力查处,也可转交给同级相关行政部门或司法部门查办。对查办过程中发现的官员渎职行为,可以根据干部管理权限移交纪检或司法机关追查责任。对上访人的违法行为,由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3、建立健全法律援助机制和司法救助机制,强化解决群众诉求纷争的其他渠道

确立新的信访体制,实施依法信访后,对老百姓合理诉求的保护必须建立一系列的保护体制及运行机制,在全社会全面实施法律援助机制,做到应援尽援,同时建立健全司法救助机制,对涉及民众生产生活及弱势群体的案件要全面救助,由国家财政进行专款专拨专用。强化建全劳动仲裁、农村土地仲裁、纪委监察机制,并充分发挥其作用。在推进司法制度改革的同时,对现有的人民调解组织应该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并使之法制化。实行人民调解由政府买单制度,建立基层化解矛盾纠纷的长效机制。同时加大基层司法行政体制改革,加强基层司法所的建设,强化司法所指导处理基层矛盾纠纷调处化解的作用,使矛盾纠纷化解在源头,从而大幅度减少信访量。

        4、综合配套,加快依法治国和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改革步伐

如果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和横向权力制约的机制不健全,向地方下放权力和为基层减负降压,很可能导致某些恶质化的官员更加肆无忌惮地侵犯公民权利,司法独立也可能加剧司法腐败。所以,在信访制度由行政主导向民主法治转变过程中,应全面推进其他领域的民主法治建设,实现地方治理的全面转型,加快依法治国和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改革步伐。如:健全党内民主制度,进一步改善党的领导;推进人大制度改革,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权力机关;提高各级官员选举的透明度和竞争性,试行县以下官员直接选举,保证官员执政为民,对下负责;推进司法改革,促进司法公平与公正;改革工会制度,使工会既不脱离党的领导,又成为名副其实的群众团体;发育民间组织,做实基层自治,等等。


        参考文章:李克军《信访制度亟待改革》、李万友《对目前信访体制的思考》、雷人《乡镇的出路》


WSZGROK 发表于  2017-10-07 21:08:55 98字 ( 0/30)

泸州江阳区拆迁部门一直以我未在规定时间内提出复核申请,不再受理为由不再受理。其实无论在拆迁前或拆迁后我都反映了情况,信访也按部就班地反映了,对地方政府部门的这种

当前信访体制亟需改革

心事浩茫

        信访制度作为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参与和权利维护制度,在一定历史阶段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随着依法治国,全面建立法治社会的深入开展,这种以行政管理代替法治的信访体制由于自身存在的诸多弊端,已不适应形势的需要,信访体制亟需改革。

        一、对现存问题的分析

        1、信访案件的几种主要类型

        通过对近几年来基层信访案件的梳理,主要存在以下几种类型:一是涉法涉诉案件。如经济纠纷、刑事纠纷、医患纠纷、交通肇事处理问题等等。这类案件大多已经过司法判决但当事人对判决不服,转而走上了信访的路子;二是虽涉法但拒绝诉讼的信访案件。这类信访人往往是出于对司法公正不信任,或没有举证能力,或者害怕负担诉讼成本而拒绝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偏执的相信“权大于法”,迷信“清官”、“大官”三是反映干部处事不公或违法违纪问题的案件。如反映自己困难得不到解决的,反映一些干部不当作为的,反映有些干部挪用公款行贿受贿的等等,这类案件本应由纪检部门受理,但一些因种种原因难以解决的积案也流入信访渠道,以此“造势相压,以求速决”;三是因政策因素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如上世纪八十年代参加对越自卫反击的复员军人要求待遇问题,这些针对历史遗留问题的利益诉求大多并没有相关政策规定,从而造成信访难题。以上几类信访案件,除了少数案件可以由行政处理解决的以外,至少80%以上的案件需要走司法渠道才能最终化解,但历史形成的人治传统使很多上访人“信访不信法”、“信上(级)不信下(级)”“信大(官)不信小(官)”,而现行的信访体制又在客观上强化了这种落后意识。

        2、信访积案难以化解的原因

        从信访案件的几种主要类型来看,绝大多数都需要走司法渠道才能最终解决,一些缺乏相关政策规定的利益诉求更是基层政府所无能为力的,但当前的信访管理体制却将问责的利剑最终架在了最基层的乡镇政府头上,“分级负责,归口办理”的信访方针已经演化为蛮不讲理的“属地管理”原则,“分级负责”分到最后是由乡镇来负责,“归口办理”归到最后是到基层来办理,而实际上处于最基层的乡镇政府几乎没有什么行政执法权力,司法权力更是全部集中在了县级以上政府手中,责权严重分离,问题如何能够解决?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多年解决不了的信访积案往往都是超出乡镇权力的问题,因为在自上而下维稳问责的高压之下,凡属于乡镇的能力能够摆平的,乡镇没有理由不摆平,很多时候,乡镇宁愿“花钱买稳定”满足一些无理要求,但总有一些问题你无论如何都解决不了。事实上,很多信访积案即便在司法行政功能比较齐备的县级也难以处理,这里面不否认可能存在的司法腐败造成的冤案,但因时间长、牵扯面广、取证难等原因很难解决,在奉行法治的现代社会,让行政权力干涉司法是极其错误的程序选择。大量本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的问题,信访立案后让行政干部去化解,这本身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何况这种做法也确实催生了一些无理取闹的缠访闹访之人。

        3、信访考核机制的负作用

        信访工作的责任制、排名制、通报制、一票否决制等,不断强化着政治压力型的管理体制,以信访为重点的“维稳”已成为高悬在基层官员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为了应对上级考核排名特别是一票否决,地方和基层官员不得不采取堵截、打压、拖延、收买等饮鸩止渴的“非常手段”控制上访,在暂时缓解或掩盖一些矛盾的同时,付出了巨大的经济和政治成本,积累着更多的矛盾,阻碍着地方治理的转型,酝酿着社会冲突的隐患。更为荒唐的是,这种信访环境竟然催生了“截访职业”的产生,“截访”一个上访者要地方支付费用少则3-5千元,多则3-5万元,一些基层政府因为害怕遭“一票否决”丢掉“乌纱帽”,甘心情愿挨宰。信访追责已经让基层干部成为任人宰割的弱势群体。在笔者所在的乡镇发生过这样一件真实的事情:一起涉法涉诉的信访案件,告的是县公安局和县法院,且上访人已迁居县城多年,仅仅因为户籍还在我乡镇,就被按照”属地管理“原则确定为我乡镇的信访管控对象,乡镇安排人大主席负责具体稳控,这位人大主席安排两名干部在上访人家附近暗中看守,但防不胜防,上访人巧妙脱身,形成了在”特殊时期“进京上访的事实,结果这名人大主席被追责,给予党内警告处分。你说这位被处分的干部冤不冤?这种信访考核机制和管理体制还有何道理可言?

        4、信访体制弊端造成的危害

现行的信访体制已经逐步走向异化,不但没有起到“降压器”和“安全阀”的作用,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成了社会矛盾的“加压泵”和官民双方非规范行为的“催化剂”,既催生了截访赌访,又鼓励了缠访闹访。现行信访体制是典型的人治,它的危害是深远的。一方面,它助长了老百姓“信访不信法”的错误理念。固然,一些老百姓对可能存在的司法不公和高昂的司法成本望之却步,“信访不信法”又反过来强化了“权大于法”、“人治大于法治”的陈腐传统。由于信访体制的高压,一些信访问题虽然并没有真正化解,但上访人却有可能通过信访尝到甜头,不少上访人吃准了政府要稳定的“软肋”,将越级上访、群体上访、重复上访、非法上访当作解决自己“利益诉求”的方式和手段,以此扩大影响给政府施加压力,一些人专门在每年的“两会”期间以及国家重大活动时期择机信访,已经成为当前影响社会政治稳定的一个突出因素。另一方面,它造成了公共资源浪费及社会文明的退步。公检法司政法体系本身就是伸张正义的单位,是调整社会关系的机构,本应成为化解社会矛盾的主要渠道,但是,一些本应该由司法部门来解决的事情,都闹到信访局,把诉讼及相关职能部门办理的的案件变成信访案件,法院、检察院等单位和部门的职能不能充分发挥,实际上造成了司法公共资源浪费,也失去了法律的尊严,这在本质上与建设法治社会的精神是相悖的。

        二、对策建议

        1、改革信访考核机制,淡化处理上访事件

        为基层减压,取消记账通报,不搞信访量排名;取消一票否决并大幅度减少信访工作在目标考核中的分值;不要求下级官员到上级接回信访人员,更不能允许以控制上访为理由对地方和基层官员不近情理的处分。以淡定的态度对待上访和群体事件。上级召开重要会议或有重大活动,不允许下级来人驻守接访,由大会或活动举办地安排专门人员接待上访,由本地公安部门依法维护大会或重大活动秩序,妥善处理公共场所可能发生的集会、请愿事件。对正常上访只需按照正常程序接访,不允许下级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截访,对越级上访只需退回原地,对缠访闹访干扰妨碍公共秩序的由本地公安部门处理,总之,一切只需依法办理,严守法治精神的要义。

    2、建立起人大有效监督、司法调处为主的信访工作体系

        国家应确立“人大有效监督,司法调处为主,部门配合,依法信访”的信访方针,建立依法信访的新体制。将隶属于政府的信访机构改设在人大常委会,适当压缩编制。人大要充分发挥权力机关职能,对行政和司法机关接待处理公民诉求的情况进行依法监督,对渎职侵权行为进行依法查处。厘清上下级之间、行政机关与司法机关之间、各行政机关之间的权力边界和职责,各负其责地处理信访积案和公民各种诉求。严格执行党委不干预具体案件和行政机关不受理涉诉案件的规定,同时,扩大诉讼受案范围,将绝大部分信访案件纳入司法轨道。实行重点案件直接查办及按责追究制度。中央和省级信访部门,不给下级开信访移办单。对特别重要的案件,可以直接组织人力查处,也可转交给同级相关行政部门或司法部门查办。对查办过程中发现的官员渎职行为,可以根据干部管理权限移交纪检或司法机关追查责任。对上访人的违法行为,由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3、建立健全法律援助机制和司法救助机制,强化解决群众诉求纷争的其他渠道

确立新的信访体制,实施依法信访后,对老百姓合理诉求的保护必须建立一系列的保护体制及运行机制,在全社会全面实施法律援助机制,做到应援尽援,同时建立健全司法救助机制,对涉及民众生产生活及弱势群体的案件要全面救助,由国家财政进行专款专拨专用。强化建全劳动仲裁、农村土地仲裁、纪委监察机制,并充分发挥其作用。在推进司法制度改革的同时,对现有的人民调解组织应该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并使之法制化。实行人民调解由政府买单制度,建立基层化解矛盾纠纷的长效机制。同时加大基层司法行政体制改革,加强基层司法所的建设,强化司法所指导处理基层矛盾纠纷调处化解的作用,使矛盾纠纷化解在源头,从而大幅度减少信访量。

        4、综合配套,加快依法治国和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改革步伐

如果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和横向权力制约的机制不健全,向地方下放权力和为基层减负降压,很可能导致某些恶质化的官员更加肆无忌惮地侵犯公民权利,司法独立也可能加剧司法腐败。所以,在信访制度由行政主导向民主法治转变过程中,应全面推进其他领域的民主法治建设,实现地方治理的全面转型,加快依法治国和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改革步伐。如:健全党内民主制度,进一步改善党的领导;推进人大制度改革,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权力机关;提高各级官员选举的透明度和竞争性,试行县以下官员直接选举,保证官员执政为民,对下负责;推进司法改革,促进司法公平与公正;改革工会制度,使工会既不脱离党的领导,又成为名副其实的群众团体;发育民间组织,做实基层自治,等等。


        参考文章:李克军《信访制度亟待改革》、李万友《对目前信访体制的思考》、雷人《乡镇的出路》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