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bbfactor 发表于  2017-10-07 12:22:41 11字 ( 0/24)

多谢版主给予审核通过!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7-10-07 12:27:46 64字 ( 0/40)

麻子观感:辩证法这东西,其实不是黑格尔首创,它的祖师爷就是老子,只不过老子发明了朴素唯心辩证法,而马克思的则是唯物辩证法[YY]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7-10-07 12:32:10 55字 ( 0/27)

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儒家学说的“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西方思想的核心是“民主与科学”。[哈哈]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海之宁 发表于  2017-10-07 14:01:14 79字 ( 0/28)

中国文化!真正的中国文化!【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呵呵!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海之宁 发表于  2017-10-07 14:08:13 74字 ( 0/23)

中国文化!真正的中国文化!【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呵呵!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7-10-07 14:12:00 46字 ( 0/25)

真正的中华文化,智慧存于广大百姓的生活中,而不是易学家们所能代表的。[大笑][大笑][大笑]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7-10-07 14:13:59 33字 ( 0/32)

马克思主义主张科学,与易家的玄学格格不入。[大笑][大笑][大笑]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7-10-07 14:31:48 45字 ( 0/32)

新中国文化变革实践最重要的就是破除封建迷信,这个与易家关系不小吧?[大笑][大笑][大笑]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7-10-07 15:15:04 66字 ( 0/43)

马克思主义的最大特点,是其鲜明的阶级性。不承认阶级和阶级斗争,不承认无产阶级专政,就不是马克思主义,更发现不了马克思主义的“宝藏”。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5:23:13 87字 ( 0/37)

[调皮]差点火侯!能量变物质不靠谱;阴阳没搞清:阴阳不是对立统一、量变质变、否定之否定可以概括的,阴阳相生相克相互转化相互依存保持平衡,“阴平阳秘”“孤阴不生,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7-10-07 16:52:36 29字 ( 0/30)

看了下面的辩论,老夫这一票投给bbfactor胜。[哈哈]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强国梦已被惊醒 发表于  2017-10-07 20:14:49 49字 ( 0/39)

我们对世界的描绘或诠释,与人脑的神经网络结构有关。应该说,我们所描绘的世界,是真实世界的一种映射。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尤德才 发表于  2017-10-07 23:27:38 31字 ( 0/33)

楼主真的读懂中华文化?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能兼容?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bbfactor 发表于  2017-10-08 11:34:44 73字 ( 0/37)

[蒙面]这里的讨论栏设计不是太好,新跟帖很难找,像大海捞针。相比较而言,还是草根网的好,新跟帖总是排在最前面,一目了然,也能直接找到文章,很方便。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寻路复员兵 发表于  2017-10-08 12:27:11 64字 ( 0/56)

生物进化论和人类进化论是两个范畴,不可同语,更不能套在一起。把社会发展的生产力和阶级斗争的作用尘封起来大谈哲学,属于经院作风了。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bbfactor 发表于  2017-10-11 15:49:26 140字 ( 0/3)

版主:上午提交给你们的《运用唯物论对中西方“人、劳动与人性”概念予以辨析》被退稿了。由此,自己又对其进行了反复修改。现在,这篇稿子已在“乌有之乡网刊”给发布了出

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教育等的全球化越来越成为必然。但各种理论或科学文化以及思维又互相激荡,难于融合,尤其是中西方理论及思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怎样统合这些矛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迫切需要一种基础理论和思维。

这个问题在自己以前的稿件中曾不止一次提起过,但人们似乎都不太重视马哲的“唯物”与“本原”问题,也不重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以及思维问题,故将其专门写篇稿子郑重其事地强调一下。

根据对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际的考察,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属于客观存在。基础理论能够决定应用理论,它反映的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运动和梗概,而应用理论则是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研究具体事物的特殊矛盾运动。如果运用应用理论生拉硬扯地去对接基础理论,当然会南辕北辙,就像将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与以物质观为理论基础的西医搞中西医结合一样,怎么也对不上号。所以,在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上,先搞清楚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才能事半功倍,从而实现其深度结合。

中国传统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它们本身都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而其真正宝藏,就在于其基础理论和思维。然而,它们所反映的基础理论也有区别,一个侧重于自然科学,而另一个则侧重于社会科学,并且其完善程度也有所不同。但结合现代科学,它们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互相借鉴,互相补充与完善。

如同以往稿件一样,本文主谈基础理论(应用理论较少涉及),并将中国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进一步明确出来。

一、运动的自然分类

若区分不开矛盾,便不能区分运动。而研究矛盾,这是理论研究的最基本原则。

根据事物“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与逻辑(决定着纵横运动与思维),那么,它必然存在着两种运动。

横向运动:各种事物(万物)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影响与作用,即互动或“普遍联系”,并且互为“参照系”,所以将这种运动称为横向的相对运动。就目前的现代科学来讲,其所研究和揭示的都属于这种运动。

先说横向的相对运动,然后再说纵向的绝对运动,这样会容易理解些。

纵向运动:就宇宙和人类社会来讲,它是沿着“0→历史现在”逻辑而一直在运行的一种运动,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的,由此可以将其称为纵向的绝对运动。比如宇宙在膨胀,正是这种膨胀使宇宙产生了其纵向的绝对运动,也由此而形成了其四维时空(历史维+长宽高三维)。现在仍在盛行的一些宗教,就是因为解释不清宇宙本原及其纵向的绝对运动所致(中国没有政教合一的历史,就是因为其文明能解释这层神秘)。如果人们都清楚了这层秘密,宗教及一些唯心主义会慢慢自动消除。

根据中国古代的“气一元论”和大爆炸理论,宇宙的性质属于能量。大爆炸发生后,随着能量的逐步稀释和冷却,有一部分凝聚而形成了物质,由此而产生了万物。而万物产生后,宇宙继续膨胀,能量继续稀释,由此而形成了承载万物的基本或背景时空。这种背景时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即中国的“阴阳”(这属于自己的考察结果,还有待于科学界最终认可。为叙述方便,在此先这样介绍,用以说明宇宙的绝对运动)。而宇宙的基本或背景时空不同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它属于更深一层的时空,属于相对论时空产生并存在的基本背景,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真空”或“太空”。

由于承载“万物”的基本时空一直在宇宙历史纵向上处于绝对运动中,所以,以其为基础的万物哪能不处于绝对运动中?由此,万物的相对运动都是在绝对运动基础上诞生并存在的,没有绝对运动就没有相对运动。

    通过对运动的纵横分类,然后再对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挖掘,不但会挖掘出它们的四维时空和绝对运动,也能够挖掘出它们各自被尘封多年的基础理论。

二、中华文化深藏至宝

    中华文化,既具有明确的基本骨架,也具有鲜明的层次,属于标准的四维时空和纵横思维。

(一)中华文化的基本骨架与层次

大家恐怕早就注意到,在对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理解与阐释中,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但最起码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0→历史现在”这一自然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也没有四维时空的概念,更没有纵横思维,而是将一切都放在三维时空中予以理解并思考。所以自己前文中曾说,现在许多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局限于三维时空的相对运动中而无以自拔,都自觉与不自觉的运用着西方思维,并且也将中国的古代科学与哲学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予以理解并解释,并且越解释越乱,也越加深陷入西方思维的窠臼中出不来,事实上是在扼杀中华文明。

中国古代理论是分层次的,其体现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如果读不懂中国哲学的这三个层次,就等于没有读懂中华文化,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考察,古今中外没有一种理论或哲学存在着这种层次和基本骨架,只有中国,所以说这才是中华文明最珍贵的宝藏。这在《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中都有介绍,但我们后人则很多都不这样理解,也不这样运用,令人不胜唏嘘。尤其近现代西学东渐以来,随着西方物质观和思维占据了科学的主阵地,在科教界更是形成了一种板结的三维思维土壤,致使中国的四维哲学和纵横思维进一步被尘封了起来,更难以得见天日。

(二)中国哲学的现代试解

根据宇宙和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层次和逻辑,中国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与其基本相符,由此就可以根据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其做出现代解读。

太极:它指的是宇宙运动的起始点,由此也是宇宙本原“气”之诞生的起始点(剔除了“混沌”说)。严复先生认为,“元气即能量”,这与现代科学考察结果相符(一开始属于大爆炸能量,后续产生的一切能量、物质、信息都属于由其所派生)。

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古代称之为“阴气与阳气”,现代应该称其为“正能与负能”。

由此,宇宙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运动(绝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理论。

五行八卦:正如刘明武先生所讲,“八卦所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世界”,它是在阴阳运动基础上所派生的,属于宇宙运动的第三个层次,即“历史”纵向运动中的横截面,阐释的是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就属于这个层次。

由此,宇宙的特殊矛盾和特殊运动(相对运动),便属于自然科学的应用理论。

(三)中华文明几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宇宙或自然的真实。尤其是其“阴阳”,它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当于西方宗教或上帝那个层次。但阴阳与宗教不同,它是“唯物”的,直接从宇宙之根上诞生并贯穿宇宙运动的始终,最具有科学性。

“阴阳”高于五行八卦,它属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由于邪不压正,所以,历史上各种宗教理论都无法撼动阴阳的正统地位,而现代的物质科学,也就只能在五行八卦层面与中华文化发生交集,根本够不到阴阳层次。由于“阴阳”高于其它理论、文化或思维,所以,中华文化既能够兼容并蓄,又能在与其它理论的交互中屹立不倒,不像西方那些文明一样,动不动一碰就碎(其它几大文明灭绝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它们都属于横向运动思维,无法互相兼容)。

所以,阐释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阴阳”,这属于中华文明的传家至宝。而现代科学所缺失的,正是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遗憾的是,由于古代科技发展的局限,中国的社会科学却一直也缺失着这样的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

三、马克思主义也深藏至宝

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与阐释问题上,无论如何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难以像恩格斯自己解释得那样敞亮而透彻。

(一)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

在前文中,曾通过引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揭开了导师为基础理论留出的空间。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现将恩格斯的原话再次引用如下:

恩格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段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

1)人类的社会活动,必须要以“吃、喝、住、穿”为基础,意味着社会科学必须要将改造自然或劳动放在首位,因为社会活动“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事实上已经提出了基础理论问题。

2)“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这更进一步强调了基础理论的基础作用。

3)“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应该包括马恩两人前期的著述。

(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特殊矛盾问题

恩格斯接着说,“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说成“特殊的运动规律”,意味着阶级社会的生产方式都应该属于“特殊的运动规律”,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存在着基本的运动规律。而基本的运动规律就意味着属于基础理论,“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意味着属于应用理论。

在这里,恩格斯已经为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留出了空间。

(三)恩格斯开创了人类进化论

在读马列时,人们看到“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强调一下劳动价值论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点睛之笔。

在马克思逝世前,恩格斯就已经着手研究《自然辩证法》,并写出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所以他才能《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出那番话,并暗示基础理论问题。

他们前期的共同研究与著述,事实上形成了恩格斯后期研究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通过研究《自然辩证法》进一步开阔了视野,结合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从而在纵向上阐释了人类起源及其绝对运动,进一步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并从应用理论研究转向了基础理论研究。

在人类进化史上,恩格斯这句话可非同小可,它揭示了人类本原,由此而真正将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落到了实底,从而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诞生了真正的社会哲学,如: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

社会科学特殊矛盾=人性与动物性(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对立统一

这种社会哲学,事实上是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第一次开创了人类进化论。而这种人类进化论,将重写人类历史,并将重写人类的现在与将来。

恩格斯的这一历史功绩,才真正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了高峰,它具有不世之功。但由于一些“本本主义”者们只知道念经,它却一直被尘封于那些阶级斗争的“之乎者也”之中,没能使其放射出应有的光芒。

根据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不但真正揭示了人性的基本含义,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进一步明确为劳动,由此更加明明白白地为劳动说话,使马克思主义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劳动人民的理论。

四、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势在必然

纵观古今中外各种理论,只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才具备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并具备了四维哲学的基本内容。而中国哲学本身就属于拥有纵横思维的四维哲学,具备着完整的哲学框架。所以,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中华文明体系中来,是大势所趋。由此,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就可以弥补我们传统社会科学缺失基础理论与绝对运动的短板,也以其辩证法弥补我们应用理论的不足,并使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共同升级换代,获得新生。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解决的正是恩格斯所说社会的“吃、喝、住、穿”等基本问题,所践行的正是这一基本原理。所以,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入追究,不得不大书特书,我国的改革开放才属于真正践行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将其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两者结合成功后,其理论也不用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转化了,而是老百姓可以直接运用,因为它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阐释的就是老百姓的劳动之理;对于四项基本原则,老百姓会自觉地予以维护,并会自动纠偏;而对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其世界霸权问题,更用不着担心被其“颜色”,劳动之理会自动反戈,自然会爆发大面积革命,推翻资本的统治。在整个社会中,劳动和人性会蔚然成风,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等动物寄生性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创造会得到有力的促进,并进一步快速发展。

由此,也正如严复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先贤开辉煌之头”,而我们的社会主义也就续上了“辉煌之尾”。

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相结合,才能将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之宝进一步挖掘出来,并会在原有基础上产生一种现代化新的科学体系,它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科学,也会带动自然科学发生革命,并且是一次深刻地大革命。它不但会改变世界格局,也会推动人类进一步进化。这是中国建立自己话语体系的绝好机会,希望我国理论界积极行动起来,千万不要让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中,以中国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为基础,先让我们用劳动书写人性、书写人生、书写社会、书写历史、也书写辉煌!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